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潇潇飞云  
家史-教育-随想  
        http://blog.creaders.net/u/179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左派控枪,天真还是邪恶? 2018-02-20 19:36:29

过去以及最近的佛州枪杀案给我们几点启示:

1.
减少犯罪杀人,可能!

完全禁绝枪案,不可能 。因为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邪恶,就会有杀戮。
2. 扣动扳机杀害无辜的,是内心的仇恨、脑中的邪恶。
3. 防身武器可以被坏人用来行凶; 交通工具、乃至石头、高压锅也可被恶人用来杀人。
4. 结论:要以70%的精力弘扬真理与美善、培养感恩和仁爱;去除
恶念邪行因为充满爱心没有恶念就不会杀人。25%的精力提防邪恶之徒,阻止坏人获取武器。关注少量漏网坏人,即如罪犯被关入监狱能制止杀人一样, 值得我们1/4的努力。最后也许可以花5%的精力关注本身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武器类:机枪、步枪、手枪; 以及非武器但被巧妙用作武器类:卡车、飞机, ... ...还有石头、高压锅?

让我们以斗牛场上的斗牛做参考。人类都知道斗牛士手中的红布是用来骗牛的,然而当斗牛士手中的红布脱落;或者遇上比较聪明而悟性佳的牛
一再戏弄的情况下,牛会发现原来欺骗和伤害自己的,并非红布,甚至不是尖枪。特别是:即使尖枪深深伤害了自己,如果斗牛士失手把枪掉落地上的时候,最笨的牛亦决然不会、永远不会用牛角猛戳躺在地上的尖枪。因为即便是笨牛,也知道刺伤自己的是人,报复的牛角会毫不犹豫地冲向斗牛士,而非矛枪。

自命不凡的左派,其智商至少不会低于斗牛。但奇怪的是每当有枪案发生,他们一贯对杀人罪犯
讳莫如深 ;更不会提罪犯心中的仇恨和邪恶。他们不提或淡化导致悲剧的至关重要的因素:FBI严重渎职。他们不提与犯罪密切相关的人与事,每次总是首先想到“枪”、念念不忘“枪”;就像斗牛放弃刺伤自己的斗牛士却用牛角猛烈攻击地上的尖枪一样。是不是非常奇怪,恰似精神失常? ——左派做的事连牛都不屑。

当凶犯驾驶卡车平推无辜路人死伤无数的时候,
按逻辑自洽原理,照左派的智商,他们应该谴责卡车、制止卡车生产和销售才对,可他们这个时候既不谴责卡车,当然更舍不得责备作恶的多元化心肝宝贝。是不是更显怪异?

左派
智商难道真的低于笨牛?显然不是! 那么他们为什么不提罪恶、不提罪犯、不提渎职,单提“枪”之恶?好像枪自己长腿,自己飞去现场,自己射击那样;人工智能枪滥杀无辜好像现在只有好烂污在幻想?由此看来左派明明知道罪犯杀人,却避重就轻、南辕北辙控“枪”;左派不会不知军营的枪最多威力最大却极少有士兵对自己人大开杀戒;左派明明知道罪犯杀人,却诱骗少不更事的年轻人去华盛顿逼迫总统和政治人物不控罪犯却控枪

好比左派假若真的在乎“梦想生”, 他们就会同意川普总统建墙、取消链式移民等一揽子方案。总统的方案像一面照妖镜:照出了自由派需要大量进口选票、无限制扩大非法移民票仓的战略方案。建墙和取消链式移民虽然有益于国,却会打破自由派的票仓战略,与之相比“梦想生”何足道哉?

与此类似,如果左派真的在乎年轻学生的生命,他们就应该首先追究罪犯、追查渎职、追求真理;战略上就应该把被他们左派赶出校园的基督信仰重新请回校园。因为耶稣就是爱,爱人就不会杀戮。所有这些做完了,最后才是“枪”的问题。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其实除了被利用的左派之外,左派首脑心理明镜似的亮堂,他们凡事皆有既定目标和所采用之手段:夺取民众手中枪
才能最少遇到反抗;自己的枪才能发挥最大效益,夺取民众手中枪才能用自己的枪强制施行“为人民服务”之“崇高”使命。学生的生命仅仅是他们用来实现自己“伟大”战略目标的牺牲品、小棋子,仅此而已。

由此我们得知:左派回避邪恶,专注武器绝非智商有问题,亦非悟性比牛差;而是头脑中有邪恶在作祟。
























浏览(913) (11) 评论(11)
发表评论
英雄出少年,华裔王彼得 2018-02-18 13:52:29


P Wang.jpg


佛州高中发生枪击案,凶徒残忍杀害无辜孩子,致17死15伤。

事后录像显示,罪恶枪声嘡嘡,学生们惊惧、哭喊奔逃。本来安静祥和的校园一片混乱;教室、楼道狼藉;
凝固了的空气、三个弹孔的笔记本电脑。恐怖情景持续了十多分钟,那十多分钟的时间太、太、太漫长了.......;实在难以想象。

就在这段时间里,学校的一间教室内。当枪声越来越临近,死亡阴影向每一个年轻生命袭来的时候;当教室里充满恐惧和绝望、充满不知所措的当口;一个幼小的身影,非但没有慌乱逃跑,反却临危不惧、沉着冷静、挺身而出冲向教室大门。

他就是少年华裔小英雄王彼得(Peter Wang)。

小彼得用他的身体极力顶住教室大门,试图阻止罪犯进入教室杀害同学, 同时也为让同学们有逃生的机会和时间。

罪犯打不开门,就直接开枪。常规木门如何抵挡无情的子弹和疯狂的邪恶?那平时看似坚固的木门,此时竟如此不堪一击,哪能护住我们的小彼得?

彼得倒在教室门下,躺卧在血泊中。

放眼仰望,穹苍垂泪;新春未及,忧伤哀痛;白雪弥茫,大地动容。

Snow.jpg


小彼得的壮举,显示出他舍己为人之高贵品格;知难无畏、奋不顾身之勇敢精神。彼得稚嫩
无邪的脸,展现着天真、淳朴和正气,将永远存于我们的脑海之中。

透过彼得的脸庞、他的壮举,彼得父母的正派和良善、彼得父母的热心与担当, 呼之欲出。

彼得是美国华裔的典范,甚至为成人所不能。彼得虽然去了,但是他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15岁的生命虽短暂,历史长河将留下小彼得的英名,坚实而辉煌。

让我们拥抱彼得的父母,一起分担失去彼得的哀伤,与他们同声悲哭。


































浏览(829) (25) 评论(1)
发表评论
GC理念 vs. 当代西方自由派理念 2018-01-29 19:45:33


西方当代左派与当年欧洲上空飘荡的那个幽灵,其理念本质完全相同,因为它们都源于同一个恶者。 然而许多左派知识分子仍旧高谈阔论于一些不知所云的哲学,自以为高。孰不知,离开真理和常识的哲学除了忽悠自己外带误导他人之外,百无一用。这些左知,一方面批评布尔什维克,另一方面却抱持与布尔理念一脉相承之西方当代自由派理念。这些崇尚西方哲学之左派,若能在此生明白真理,他们将必然后悔;因为有相当部分的右派乃是从左派转化而来,而右派转化为左派的只有希拉里这样的投机客。否则只能左派一场,自欺一生、糊涂一世。


 
社会//主义终极目标是经济平等贫富大同。西方自由派:终极目标在左派鼻祖贫富大同基础上已经与时俱进发展到了新境界——“种族大同,再时髦一点的说法是“国际化”。

社会//主义的“平等”观,本需淡化贫富差别。但事实上他们却反向以贫富量化细分阶级,财富越多越,财富越少道德越高、政治正确度越高。小说《活着》就无情地道明了以财富论是非之荒诞不经。


 
同理按照自由派的“种族平等”观,种族差别本需淡化,但事实上他们却反而专以肤色种族量化细分,言必谈肤色,   口必称种族。肤色越浅越,肤色越深道德越高、政治正确度越高。连少数族裔之亚裔,他们也要进一步细分,以利分割打击。


 
社会//主义理念是无产阶级无国界,为了全世界实现GC主义,大家不分国家共同帮助。为了实现GC主义,在朝鲜也可以成立苏维埃分支。抵制苏维埃的就是人民的敌人,是反革命分子,需要消灭。


 
自由派理念:全世界不分种族一家“亲”,不要国界,要国际化,特别鼓励肤色深的人随便(不要移民法)进入欧洲、美国实现世界种族、宗教大同。好比布尔党鼓励流氓无产者到小姐的床上滚一滚。为了实现种族宗教大同,政治正确的首都虽然在法国,但政治正确可以推广到德国、英国、加拿大,还有美国。抵制政治正确的,比如波兰、匈牙利、捷克;当然还有川普以及美国保守派就是文明的敌人,就是种族主义(反革命)分子。

 

GC扣帽子, 打棍子;动不动就说“反革命”;西方左派,扣帽子、揪辫子,动不动就是种族主义、没有爱心。

GC国家:工人阶级、贫下中农为领导阶级,天然正确。MSL就是西方国家对应的工人领导阶级,一言九鼎无比正确。美国白人好比当年具有“原罪”的地主资本家,白左即为当年背叛家庭、自以为“高尚”而自恨的丁玲、巴金们。华裔相当于当年的富农, 比不上地主但却分别是阶级斗争、种族斗争中不可调和之斗争对象。GC国家质疑工人阶级就是反动派,在西方文明国家恐惧YSL教则罪大恶极(单列罪名,“YSL恐惧症”。列柠使大林表示不服:俺们当年可是没有 “工人阶级恐惧症” “农民阶级恐惧症” 这个罪名)。非裔为当今之“贫农”,墨裔乃是“下中农”。   在GC国家,工人阶级、贫下中农说话下流是质朴可爱,资产阶级则不许乱说乱动。贫农偷窃生产队瓜果理直气壮;批评贫农就是思想落后。凭借工人阶级、贫下中农身份可以入北大,外行领导内行,指挥工厂作业、调配农业生产。在美加和西欧国家,MSL、非裔有撒谎、抢劫各项特权;凭着MSL身份可以优先进入斯坦福;凭借肤色可以破格上哈佛、进高科技、入医疗行业草菅人命 。这和GC国家凭老茧上农学院,交白卷上大学比起来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贫农穷苦是地主的过,非裔杀人乃是白人错,墨裔偷窃是社会的过,MSL恐怖则是十字军错。

社会//主义没有新闻,只有宣传宣传不要真理、不要常识、不要逻辑。“宣传”只为实现自己的理念而服务,“宣传”可以颠倒黑白。因此,丁玲们在找不到乡绅欺负农民这样的素材之时,不惜编造白毛女故事煽动阶级仇恨。自由派也是如此,面对刻意引入的“多元化”仇视西方文明,在美国欧洲大开杀戒。他们的媒体却在谈论那个作案的多元化分子家里有个可爱的小宝宝在等着父亲回家。自由派媒体无视某些族裔杀人如麻的事实,整天宣传警察打死某坏人之个例以诱导大家接受它们的理念:某族裔是天使,警察是魔鬼。右派讲的是逻辑、事实和真理。左派从来只宣传自己头脑中产生的理念:伊州某牛吃肉所以牛吃肉,西郊某虎吃草故此虎乃食草动物;雄鸡一唱天下黑,东方红靠的是蟑螂打鸣老鼠吹号;世界文明与白人无关,全球道德高尚实源于中东蟒蛇咿呀讲道。

 

布尔国家宣传:历史上低层阶级“智慧”、巧斗资产阶级的故事;使人们相信原来连自己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的底层阶级,一旦让他们领导世界,立刻脱胎换骨不仅自己吃饱足,还能实现所有人各取所需人人土豆加肉汤。美国的Google首页、CNN、纽约时报则挖掘二百年前非裔“科学家”领导美国科技潮流、令牛顿汗颜;MSL作家秒胜西方,使莎士比亚惊叹下拜的战天斗地史,使人们改变思想、重新了解,西方“工人阶级”MSL、西方“贫下中农”非裔、墨裔才是美国发达富强的源泉、才是创造历史的根本动力。主流媒体批评传统的(资产阶级)白人历史观,树立“正确”的多元历史观。主流媒体力图使全世界相信,MSL虽然在中东大乱,但世界未来文明有赖于他们;非洲自己虽然贫穷,但欧洲的富足未来依靠他们;中南美洲虽然混乱,但美国的安宁、幸福指数绝对离不开那里的非法移民。 

GC国家政治正确排序、阶级//压迫金字塔大致是: 工人、雇农、贫农、下中农、中农、上中农、富农、地主。越在上面的越可以有批判下面之特权, 反之大逆不道!

西方国家政治正确金字塔排序为:MSLLGBTQ,MRNGFFDFGGHJJHGFFGJ….此后种类九千九百九十九),非裔,墨裔,亚裔,白人女性、白人男性。越在上面的越可以有批判下面之特权, 反之就是种族主义!

右派强调个人责任和义务,左派对权力有狂热之嗜好。


 
故此社会//主义者认为人需要比天还大的政府帮助,因为拥有大政府才能拥有大权力!毛以及他的同志们的权力扩展到这样一种程度, 以至于要亲自指导农民如何种地,每人每天吃几两粮,一年几斤肉,某男某女是否适合结婚,他们只能生一个孩子(或者将来必须生至少俩孩子)。西方自由派同样偏爱巨大政府,   他们制定企业规范,指导家庭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热衷于大税收、大福利重新分配财富;左派政客如侯赛因奥巴马及左派大法官还强制别人接受性别千种,逼迫当年左派“最爱”之妇女(如今左派眼中之弊履、鸡肋)不能拒绝男人自由进出女厕所。

 

社会//主义和西方左派大政府的终极目标都是为了攫取终极绝对权力。一个是战争砍脑袋夺权绝对权力,另一个则是先诱骗选票“数脑袋”获取相对权力,最后过渡到枪“指脑袋”获取选票得到绝对权力。殊途同归!。


 
社会//主义反传统,破传统道德体系,砸孔家店;为的是建立GC主义阶级//斗争世界观:夺权前爱穷人恨富人,夺权后爱富人恨穷人;夺权前恨当权者,夺权后舔当权者。故历史人物里面,和布尔人物经历相似者要弘扬,比如秦始皇、洪秀全;一句话:我正反都是绝对真理、永远正确,顺我者跪安,逆我者灭亡。


 
西方自由派也反传统、砸雕像;华盛顿是奴隶主,李将军也是坏人;连马丁路德金都是坏蛋,虽为非裔,但因他居然反对通信练故为坏人无疑。好比说了“反动”话的贫农就是现行“反革命”一样。贫农身份不能免除反革命罪,黑色皮肤难以遮盖政治不正确大过。 一言以蔽之,凡是与我自由派理念不同者, 皆属坏人之列。


 
中国传统保守派的理念源于中国传统文化,孔孟之道;西方保守派理念乃是圣经价值观。 中西方保守派讲究稳定生活,做人做事有章可循。


  GC
和当今西方自由派,不要传统。 他们有源于自己头脑的规臬:布尔什维克使用源于欧洲左派老祖宗的《GCD宣言》;西方现代左派使用各哲学名流,各种混乱宗教做自己的船舵,在没有航标的大海上如鬼船游荡;他们从来不谈现实问题,上不着天、下不接地。

GC和西方左派既然不要传统, 那就要寻求“革命”或曰“改变”。东方叫做移风易俗、文化革命,从建筑到用品、思想、传统都要改变(需要特别指出:文化//革命就是毛欲以GC道德理论体系置换儒家传统之“革命”)。GC和西方左派同时还都热衷于破坏一切现有秩序,东方破坏现有秩序为的是武力夺权, 西方自由派主要是以非法移民和福利破坏秩序绑定选票永固政权(限制枪支也是配合将来武力夺权,也为了暴力政权之稳定)。

 

GC消灭经济阶级、终极消灭家庭、消灭天理人欲,实际是为了实现工人阶级领导的,贫下中农为基础联盟的专政。自由派消灭贫富差距和男女性别差异、实现种族、宗教、性别、财富“平等”,实际是借“平等”之名,行MSL领导的、非裔和墨裔为基础的联盟专政。看官牢记,“专政”二字。东方专政代表是一党八配; 西方一党专政先锋是加州民主党无法无天把椅子坐烂。

民主党众议员领袖破落稀,毫不掩饰地强烈批评川普的移民政策说:其移民政策导致美国“White Again”。 换句话说, 号称种族平等的民主党人反而言必谈肤色,岂不怪哉?其实就像布尔党消灭地主资本家一样,婆罗稀、侯赛因们的目标是美国去白人化。去白人化同时将美国黑墨MSL化乃是它们坚定不移的“大同”目标。

右派眼里的“多元化”乃是承认美国现实, 尊重既有多元文化。虽然新移民应该入乡随俗,但是美国并不强求。左派眼里的 “多元化”是说美国太白了,需要打开边界,鼓励非法移民自由涌入,鼓励异教强行进入美国。自由派的“多元化”乃是要强力压制西方文明基石基督教,高举中东YSL宗教;高举非洲、墨西哥人文习俗,强行改造既有美国基督文明、侵蚀西方自由。婆罗稀的发言,侯赛因奥巴马的所作所为;加拿大土豆不顾事实无条件为MSL撑腰辩护,恨不得立刻使加拿大YSL化的言谈举止,都说明了这一切。 因为认为政治正确,他们自己完全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倒是少数哲学左派一贯掩耳盗铃,见了棺材也不落泪罢了。内心充满自卑的哲学左派恐惧白人至上,恰似在布满响尾蛇的山顶上恐惧、痛批史前恐龙一样令人忍俊不禁

再说了, 当年的白人至上这只“恐龙”, 始作俑者也是自由派。   要提防也别弄错对象。右派追随耶稣者多, 舍身非洲传教者众, 种族主义与右派关系不大。

100年社会//主义实践结果,死人无数饿殍遍野,所有人失去自由而被奴役,连专政//机器部件也被绞肉,死无真名。斯//大林自己死的凄惨,身后鞭尸。实践国家要么彻底失败而改弦更张(苏东),要么利用已经得到的绝对权力行垄断利益之实(土地、房屋、就学、就医、资源以及几乎全部民生皆为垄断利益),少数继续搞社会主义(悲朝)。社会//主义失败的原因很简单:均贫富是一件人类社会绝对不可能完成的工作。换言之:均贫富不是真理!


 
西方国家,美国加拿大:实践正在进行当中。初级恶果已经显现,但是左派和他们的极左GC祖宗一样,概不承认。当年均贫富搞GC导致饿殍千万是因为没有认真贯彻主席精神;今天输入大爱“难民”导致西方恐怖不断乃是因为政治正确做得还不到位,需要进一步加强输入!

西方左派的种族宗教平等之新社会//主义国际化也注定要失败。因为正如均贫富不可能实现那样, 种族平等 宗教平等,乃人定胜天之新变种,实为天方夜谭,荒诞不经,不仅不可能实现,而且带来的必是灾难。天下大同绝非真理,岂能成功?


 
飞云一再讲, 西方美国左右之争,不是太左或太右的问题。是太左太荒谬与真理相争的问题。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右,右 = RIGHT 太右就是太正确。正确还有之说吗?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而不自知,我们都需要向右、向RIGHT移动。

由此观止,无论过去的已经为人类带来灾难之左派,还是如今正在给人类带来祸患之自由派, 依照他们的理念前行必是彻底失败与不可逆转之惊天灾难、以及无情的杀戮在前方等待。

 












浏览(674) (8) 评论(13)
发表评论
总共有30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