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ini的博客  
随便聊点啥  
我的网络日志
良心拷问 2018-12-13 21:36:22


记得以前我说过一个白人妇女,四十多岁,没有工作,寄居在堂弟家。严寒酷暑,都在门廊那坐着。后来表弟跑中国去教英文,她成了房子的主人。半年后,她便交不起房租了。政府救济了两个月,便没了下文。

我问她,你为何不找个工作呢?她说她身体不好。我说你为何不把烟戒了呢?她不置可否。

后来她有两个月没交租金,我告诉她,要不你主动搬走,要不我上庭诉你。她求我再给她点时间,她找到工作了,时薪32 元。我也为她高兴,说送你一句话:保住工作!

她的工作保持了一个星期,就被开了。问她为何,她说太累,总要看图, 脖子太酸。我说你夏日坐在空调的出风口时,脖子没事。

她已连续三个月没交租金了,又不主动搬走。这已经是极限了。不得已将她诉上法庭。先三天通知,等到第四天上交诉状。两个星期后开庭。开庭后一个星期叫法警。再五天后法警执法。这又一个月了。她踏踏实实的在屋子里住着。

法警早上九点来,打开门,她还在一堆垃圾里睡着。法警将她叫醒,让她出屋,我们四个人把她的东西搬出。这几个月,我一直看她似乎在向外搬箱子,以为不会有太多的东西。谁知满满的一屋垃圾,我们四个人搬了整整两个钟头!光纸袋子就满满三箱!我对她的最后一点同情随着这几乎搬不完的垃圾的愤怒中消失殆尽。

法警告诉她,明天九点前,这堆垃圾,她可以把她想要的拿走,九点以后,就归公寓处置了。

当晚我经过那堆垃圾时,发现她卷缩在垃圾里。现在是快冬至了呀,我怎么面对?人是我轰出来的,现在再给她安排个房间?我问她为何不请求政府援助?为何不请求教会援助?她倒安慰我说,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我忐忑的回到宿舍,心有不忍,又无可奈何。整夜辗转反侧,睡卧不安。

第二天九点以后,她没有要离去的迹象,反而有在垃圾堆里打持久战的架势。我们给扔到垃圾箱的破锅烂碗什么的,她又都给翻了回来。而且有扩大垃圾占地面积的企图。晚上下起了蒙蒙细雨,我经过垃圾堆时,见又有三个纸箱占据了车道。我边往里踢纸箱,嘴里边骂道:混蛋,还有完没完啊。暗黑中,看到直接蜷伏在地上的她!

又是一夜无眠!管,还是不管?纠结的我无法入睡。管了,就变成我的责任;不管,人命关天呀!给维修工打电话,让他带她去洗衣房先避避雨。

早晨我带着黑眼圈来到办公室,给法警打电话。他问我要怎样,我说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打给你的呀。他说,简单,你就告诉她,今晚七点之前再不离开,就抓她进监狱! 我说,那到还真是一个对她来讲不错的去处。

她终于离开了。

这整个过程真是对良心的煎熬。让她走,是我的职责。但我在履职时似乎出现了残忍的场面,是我心太冷太硬吗?

记住一个真理:千万别把自己混到如此地步!




浏览(1868) (9) 评论(12)
发表评论
记一次自驾游 2018-12-05 20:23:44


前些日子,陪国内来的人做了一回自驾游。经过Texas, New Mexico, Arizona, California, Nevada, Utah, Colorado, 七个州,全程四千七百迈,历时15天。

出发前,换了轮胎和机油,加入AAA。一路西行,先走I-40号,后走101,最后I-80回程。

途径羚羊谷,大峡谷,胡佛大坝,拉斯维加斯,环球影城,一号公路,摩门教堂,滑雪圣地。。。。很多地方曾经去过,这次主要是陪人,没什么可记载的。

话说在加州101路行驶时,有点堵车,被后面一黑车追尾,我头碰到车座上,一大盒饼干冲出了盒盖,保温杯的铁环自己溜掉,车上其他人倒无大碍。我按常规把车开向路边,等待警察来处理,可那追尾的司机却向我摆摆手,表示歉意的笑笑,一拨把,跑了!我追了几百米,车上的人有说黑车,有说红车的,相片也没捞着一个,最后只好作罢。在一个出口下来,一看,车的后保险杠给撞烂了,一半在原位,一半吊吊着。几个人合力,撅把撅把,对上缝,大力用脚踹结实,竟也不影响开。后来在科罗拉多的山上(海拔有9000尺吧)开时,风太大,把它又兜了下来,哐当哐当的好不热闹,停车,下来,又是一顿踹,就乖乖地一路到家,没再犯滋拧。

走过新墨西哥,内华达,亚利桑那和克罗拉多州的人都知道,那一望无际的荒原,砂砾,百里无人烟的广漠,让人从内心敬畏大自然,也敬畏那些拓荒先烈们。那些从东海岸走到西海岸的人们啊,是怎么完成的呢?

这种路上千万别开错,错了一下,GPS就不知道把你指向何方了。通常它会把你引向小路,七拧八拐地就天黑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大睁双眼,紧握方向盘,生怕开沟里,更怕抄了近路直奔山下。黑灯瞎火,战战兢兢的,好不容易后面来辆车,不耐烦我的低速而超了过去。此等良机,怎能错过,赶紧厚着脸皮贴了过去。有人领着,就爽快多了,起码知道哪拐弯,哪上下坡。跟个三十多迈,人家也不高兴了,我就自觉的加点速,到他前面去,做会儿领路人。这是开长途夜车的潜规则,不能让一个人总在前面带,要倒换的。互相虽不认识,但要懂规矩的。对带我一程的人,是要感恩的。

白天在一眼能望到地平线的路上开,常常几十迈看不到个活物。脚底就容易失去准头,九十到一百迈的时速是常事,而且一口气开个三四个小时。人倒没事,车不乐意了,离家一千迈左右的时候,离合器烧了,但只是小烁,车能前行,不能倒车了!把车推出停车位,开到修车铺,说要换变速箱,四千刀。想想,算算,还是算了吧,老车不倒只管推吧,这可是名副其实的推!于是在加油站,在旅馆停车场,就能看到一道靓丽的风景:一男二女推着车儿跑。这一千多迈,我们就生生的没有倒车功能的开回来了。也算苍天垂青我们,没有让车只能倒车不能前行(那该是一个多么有趣的场面呀),让我们平安到家。上帝啊,佛祖啊,还是穆罕默德啊,甭管谁啦,保佑我们没出大事,这厢有礼啦。

外面的世界真好,回到家,更好!诗和远方,我更喜欢家。

经验一,以后再出行这么远的路,一定要租车,出了问题,车行会帮你解决;

经验二,再也别冒傻气开这么远的路了。




浏览(2040)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同命不同运 2018-09-25 21:18:17


昨天讲了我一个闺蜜的故事,叙述要从简单的开始。在我要讲其他两个闺蜜的故事前,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靠自己的智力不得其解。也没做调研,没有大数据的支撑,只好存疑如下:

我们四个人,只有小兰的先生是靠人介绍的。小霞的前夫在她高中时就追求她,追了八年,和抗战有一比,才成正果。小敏的前夫是她的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前夫工作,小敏读研,前后也有六年的拖拍期。我的短,虽就两年,但狗血的很,血书呀,蓄须的,挺闹腾。

可结局却很蹊跷:婚前被追求时间最长的,婚期最短。小霞的婚姻在第八年就夭折了。小敏的婚姻维持了十二年。我的勉强维持了二十年。

要说在内慧外秀上,我们几个都不输小兰。作为知识女性,我们都很明理。在家务处理方面,也要高出小兰一筹。而且我们都是先生出轨,我们都进行了全力抢救,但都败得溃不成军。

说不通呀。

小霞的前夫劈腿一富婆(小霞后来自己成了富婆),小霞极力劝回,只要先生回头,她不计前嫌。而先生罔顾八年的艰苦追逐,定要离婚。最后说,你不离也可以,我便有两个妻室,但她是大,你是小。小霞气得住院两个月,神情恍惚,人暴瘦。亏我们几个全力相扶,才慢慢走出阴霾。现在小霞笃信佛教,看淡世间俗务,为当年自己的寻死觅活感到不值。

小敏的先生更绝,直接把离婚的决定告诉小敏,看着小敏惊诧的表情,说:别那么看着我,我从来就没爱过你!  这句话对小敏的打击无异于核爆。她就这样怔怔的三个多月,无休无眠,逢人就问:他真的就从没爱过我吗?他真的就从没爱过我吗?我们谈朋友六年,他就没爱过我吗?我们结婚度蜜月,他就没爱过我吗?我们生了个健康英俊的儿子,他就没爱过我吗?完完全全的一个现代版的祥林嫂。最后朋友不得已送她去了安定医院。当时看着小敏那种痛苦和凄惶,剐了他前夫的心都有了。

男人有了外心,就可以如此残忍吗?

小敏恢复后,努力工作,官拜正厅级。有次我们讨论对前夫的原谅否,小敏说,我没有那么高尚。当他踩我入尘埃时,我满目的黑暗,浑身的冰凉,致命的绝望,谁原谅了我? 我从泥泞的黑暗里,一点点爬出来,把被他碾碎的自尊,美好,一点点粘合起来,让绝望一点点消失,重新站立起来。我所经历的痛苦和凄冷,都拜他所赐,让我如何原谅?听说他现在过的不好,我挺高兴的。

我说你这个前夫真够混蛋的,自己不遵守信义,道德和约束,还口吐毒液如此伤人,自该被诅咒。我的前夫嘴就特甜,分手时还对我说,这世界上他最爱的就是我,而且只爱我一个,他不忍心再祸害我,今后就要吞食他自酿的苦酒,在地狱里挣扎了。就为这一句,我对他念念不忘,照看他终生。女人傻起来也是没底线的啊。

我们知书达理,贤淑优雅,在家相夫教子,在外事业有成。我们的婚姻是始于自由恋爱,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局却如此不堪,错出在那里呢?

我们都往前走了一步,我们也过了怨妇的年龄,目前生活得也算得意(但不敢太得意哈,怕说嘴打嘴)。但我们还是对原配的夫妻心生羡慕。可叹我们同命不同运也。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MwODg3





浏览(1929) (13) 评论(13)
发表评论
个人崇拜区 2018-09-19 21:12:41


我有三个闺蜜,小兰,小敏和小霞。

小兰和小敏是早期的研究生,当时应算少年天才,十六岁上大学,二十二岁研究生毕业。小霞和我是同学。

今天先讲小兰的故事。

小兰单纯,漂亮,浑身充满朝气,如今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还像二十岁的小姑娘。像那些演员啦, 冻龄啦什么的,和她没法比。(有相片为证)

小兰是外省人,嫁给京城一官宦人家。丈夫虽高大英俊,但性格柔软,对家母和姑姐唯唯诺诺,不敢忤逆。小兰十六岁上大学,又是家中五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小,除了读书外,她于家务是一窍不通。让她蒸米饭,她就放了一碗干米于蒸屉中。蒸了两个小时,尝着还那么生。婆母发现后大怒:没见过世上还有这么笨的人!小姑也不甘寂寞的补上一句:读书都读傻了,我哥哥真倒霉,找了这么个笨旦!

和姑婆闹矛盾,丈夫虽心疼她,却不敢明目张胆的为她辩护。委屈的小兰常常以泪洗面。一次小姑又甩趔子损她,说她外省人,土,读个研究生也不配给她们家当媳妇。一气之下,小兰跑到了我们家。在我家住了三天,她姑婆的恶语相向,我几乎倒背如流。

后来我也遭逢家变,她挺着孕肚,陪我在长安街走了两个来回,听我的婆婆妈妈的絮叨,现在还记得我当时的金句:我也是女人,我怎么就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那时家境算好的,有车有录像机。我们几个的孩子相差不多,周末和节假日在一起玩,为他们录了一些带子。去年小兰将这些带子制成光碟。看到幼儿时的孩子们,感叹时光的流逝。孩子小时候真可爱,那时盼着他们长大。如今都结婚了,而我们也老了。

我第一次回国,小兰驱车两小时赶到我的驻地看我。我出国这些年,她们都发展的很好。我每年回国,小兰都要送我一部手机,配置是当时最高的。小兰出过一次车祸,是她正开车时,来了个广告电话,她一接听,撞到了隔离墩上。车子完全报废,人到无大碍,住了两天院。从此再不敢开车。我们四个人每次聚会,都是他先生驾车送她。我们几个唧唧喳喳的谈天说地,她先生默默的在一旁陪着,并负责照相。无半句怨言也无半点不耐。

我们四个人,三人都再婚,只有她一人原配。所以时不常的为我们撒点“狗粮”:她说有一次她俩言语不和,她不依不饶,絮絮叨叨的变得越来越气,喊着非要离婚不可。他先生沉默不语,在她的催逼下,突然大吼一声:打死我也不离!笑翻了我们几个:小兰呀,你厉害,哑巴都让你挤出了话。别太嘬,我们三个的路你不要走,这世上还是原配最好。

小兰和先生周游列国,先生即为御用摄影师,且技术日臻成熟。小兰在照片上犹如少女,各地风景衬托,就是一幅幅美轮美奂的图片。前几日他先生买来五个镜框,精选了几张镶于框中挂在墙上,自语曰:这是我的个人崇拜区!

呜哉,婚姻已近三十载,还能如此爱恋,爱护,爱怜。我辈弗如。羡慕嫉妒呀。

image.png

 




浏览(2499) (14) 评论(2)
发表评论
与贼共舞 2018-08-06 20:59:39


以前说过一个烂白人,不交房钱,还说种族歧视的话。害我在院子里和他大吼,骂他不知廉耻,自己也气得呼呼半天。吵过后,相安无事了一年多。上个星期,我给住户发通知,他截住我和我抱怨停车的问题。我说知道了,发完通知再处理。谁知他就跟着我转了一座楼,边走边喊,我要回答,他就愤怒地让我闭嘴,说他还没说完。但我感觉他没有说完的时候,就不理他,自己走自己的。他更加愤怒,说要到法院去起诉我和我的老板。我忍了半天的气爆发了,我说你随便! 你有权利到任何地方,但你没权利对别人大吼大叫,也没权利去判决什么。没人欠你的,你也不是上帝。不满意这里,可以滚蛋!(我说的是“Get  Out!” 而不是“Move Out)

这个白垃圾,生在美国,长在美国,六十多岁,不缺胳膊不缺腿的,现在还住公寓,可见其垃圾性格决定他的垃圾人生。他所赖以自豪的唯一优势:他披着张白人皮!

他的养子女是中国人,在我这里住了好几年了,是非常好的孩子。当他们介绍他们的父母来这里时,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那里知道给自己找了这么个大麻烦。他的养子女后来告诉我,他就是被以前的公寓轰出来的,是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混蛋。我也是太信任善良的人了,那里想到他们有这么悲催的一个养父!

他的华人太太,年轻漂亮,每天早出晚归地上班养活他,他却在家里无事生非。开始时到办公室,语言动作齐上阵地挑逗我,恨的我牙痒痒:你以为你是谁?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以为披张白皮就可以扫华女如探囊取物?以为他勾个小指头,华女就乌囊乌囊的向上扑?他还真看错了人!我面沉似水,对他说这是办公室,我很忙,没时间扯闲篇。他讨个没趣,走了。后来又试图几次,但我每次见到他就“面部肌肉死亡”,拉个长脸给他。我们在院子里大吼一场后,他才彻底死了心。

前天一个新搬进的女孩,将车停在他家附近的树荫下,他让女孩把车挪走。女孩抱歉的说,不知道有定位停车(其实没有),我马上挪。可他就那么一付见了怂人搂不住火的德行,话越说越多,声音越喊越高,吓的女孩直哆嗦,不知怎么办才好。这时,一个路过的白人小伙子,看不下去了,说他不该这样说话,更不该对女人吼叫。他立刻把矛头转向小伙子,锤子,剪刀,枪的就干上了。声音之大,我在办公室都听到了。那女孩躲进屋里不敢出来。我怕出人命,冲过去,强令小伙子冷静,克制,回屋。自始至终没理会这混蛋一下:你不是刷存在感吗?我视你如无物!

回到办公室,我准备文件,勒令他搬走,我不能留这么一匹害群之马,把我的住户们吓跑了。

以前提到过一个白人维修工,因家庭的悲剧当过流浪汉,老板雇佣他时,他正睡在楼道的过道里,而彼时我正回国休假。因他有技术,报酬又低,所以老板捡了个便宜。而这便宜派生出来的所有烂事就都堆到我的头上。在头三个月,几乎所有的住户都来抱怨,说怎么雇了这么糟糕的一个维修工,为什么不开除他:因他邋遢,因他言而无信,因他每件活干一半,因他总留下一大堆垃圾。。。。

而以前,我对维修工一直很尊敬,知道他们的工作辛苦,肮脏,从不和他们说重话,每到一段工作告一段落后,我就自己掏钱请他们一顿,没有任何目的,就是为了感谢。而这位,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会被他的谎言,奸诈,猥琐气得七窍生烟。而此时,只有那个烂白人说他好话,说他不容易。可见天下哪都一样,臭味相投者友。

这个维修工,因当过流浪汉,所有流浪汉的品性他一样不落,瞎话张嘴就来,被戳穿了,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抱歉,下次仍如法炮制。偷东西,骗钱,推诿,落井下石,投机取巧,瞒天过海。。。。中国的三十六计,他没学过,但样样玩的娴熟。时间长了,就觉得身边有条蛇一样,浑身不自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咬一口。

有个住户厕所房顶漏水,让维修工去修,回来报告说是楼上洗澡浴帘没拉严。和楼上的住户打过招呼,但水还是漏,维修工咬定是楼上洗澡造成的。如是几回。楼下住户真是可怜,在坐厕上方吊块塑料布,接到一定量的水,再给翻出去。我去看了后,真想找谁抡圆了给他一个大嘴巴。我让维修工在楼上,我在楼下,他一冲水,问题就判定出来了,是楼上坐厕下面的水管坏了。半个小时就修好了,愣让人遭了四个月的罪,还每次去都和人家要午饭钱,还害的楼上住户不敢洗澡。我说你叫另一个维修工,一分钟就判定的事,你竟拖了四个月。也就是人家老实,遇见厉害的,打出你的屎来。

他竟厚着脸皮说,他们英文不好,和他们说不明白。我说,你放屁,他们说不明白,我也说不明白吗?这是个事实,需要说吗?明明是你的责任,你却推给其他人,这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还敢和住户要钱,买了吃的不怕噎死你! 还人家英文不好,这里英文好的,除了那个恶棍,全都强烈要求我开除你。你一个美国本土人,除了会说英文,你能不能会点别的,也让人们尊重你一下?

开始时,我可怜他,希望他能保持住这份工作,给他儿子和他自己一个稳定的生活,别再流浪,别再给社会添麻烦。所以很多事没有告诉老板,我尽所能的督促他。而他却是一个狗屎扶不上墙的邪恶之人。他察言观色,利用员工和老板的矛盾,极尽挑唆之能事,和张三说李四,和李四说王五,他自己游刃其间,自以为可以得利。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任你奸如鬼,喝老板的洗脚水。老板不把你榨成干丝,他们能成老板吗?笑话!他们就喜闻乐见雇员们内讧,他们好收渔翁之利呢。

自从他来后,办公室丢过小额现金,工作间丢了上千元的工具。几乎不设防的我对他有了戒心。有次他招呼我去机房看马达,我心有疑虑,这不是我的工作范畴呀。机房就在我办公室旁边,但我出门还是落了锁。到机房,他莫名其妙的指个马达给我看,我回头,看到他的儿子突然出现在我背后。他的调虎离山的计谋在我落锁时就流产了。这贼性,连儿子也传染了。二十岁的小伙子,不上学也不上班,整天嘴里叼个烟卷,到处晃悠。他爹偷东西,做儿子的当下手。真的无可救药了。灯泡,铜管,水龙头,佛利昂。。。。被他顺手牵羊无数。现在别说我出门就锁门,就是在办公室上个厕所,都要把办公室门锁上。老板倒也心安,堤内损失堤外补,少给的工资用于丢失的东西补偿了。

可叹我与贼共舞,孽心呀。

我要整天防贼似的防着他偷东西,丢东西,和住户要钱,和我借钱或偷我钱;整天防他无事生非,造谣;整天听住户抱怨,听老板问责。早晚会被气死。等我死后,请在我的墓志铭上写:此人生前,挣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负着警察的责,受着童养媳的气。是气死的,气死的,气死的!重要的话刻三遍!

等墓志铭刻完,我也笑的差不多了。人生不就这样,时常笑笑别人,偶尔也被人笑笑。

他当他的贼,我保住本性就是了。

 




浏览(2331) (6)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