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ini的博客  
随便聊点啥  
我的网络日志
我的钱是钱,你的钱是纸 2018-01-17 20:21:26


这句话的表面意思就是我的财富才是财富,其他人的财富是粪土。

从两个方面解释这句话,会有完全相反的结论。正面的意思,我只在乎我兜里的钱,其他人的和我无关。不妒,不羡,安然过自己的日子。反面的意思便是, 我的钱真是钱,每花一分钱都肉疼,都要显示给人看,都在意的不得了;而他人的钱就不是钱,别人付出多少都装看不见,都心安理得,都无所谓。

很多穷人就这个心理,而这种心理又注定他们会穷酸,卑贱,没德行。

我经常去的一个GYM,一进女更衣室,左面是衣柜,中间一道隔墙,墙两面是镜子,右面是一排洗手池和镜子。镜子两边各有一个带拉把的擦手纸箱。一般人用擦手纸,压两下拉把,多的压七八下。一次见一大妈,压了十几下,我从那道隔墙探头看了一眼,她不好意思的停住了。一点纸,富不了人,但透着那么点没出息。更甚的是见一姑娘,压了三四十下还没停止的意思,整个更衣室突然变得很安静,就听她那哐哐的压,我探头看,她手里的纸已有半尺多厚。更衣室的安静使她意识到什么,这才停止动作,抱着那一大抱纸,塞进包里,走了。

其实这种卷纸,十几元一大包十卷,够使半年的,咱能不能有点出息呀。别人的纸不是钱呀?

说起纸,我自小就特别爱惜。到美国后,见他们对纸的浪费,真是心疼。我只是尽我的能力节约罢了。一不是为得标兵(也没人评),二不是为环保(没那么高觉悟),三更不是为提成(一百张纸不到一元钱),就一习惯而已。凡是文件用过一面的纸,我都会整理好,用背面拷贝那些必须有但又不面世的文件(存档用的),如果两面都用过,而有一半是空的,我就裁成条绑钱用。其实一箱纸5000张,也就三十元左右。这么多年,我省了有5000张?还不够一顿饭钱。但还是这么做,不是钱的事。

我认识一个人,借我办公室的厕所,小号,一次用了半卷厕纸,险些将厕所堵了。我问她,你在自己家也是这么用法吗?我没有得罪过你吧,干嘛要堵我厕所呢?让她有些尴尬。而她在学校,教室用手纸由教师提供,每次学生拽的稍长些,她心里就咒道:没家教的东西,拽那么多回家烧去!

真真的我的钱是钱,你的钱是纸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

某女士在天安门演讲说,就是要让学生的鲜血唤醒人民的民主意识。但我不能死,我父母养我不容易。是否是这句话的升级版?我的命是命,其他人的命是砝码。

据说《风筝》的原型,曾在文革后向某大领导求清白,但这领导不见,只让秘书给他买张机票回府。这就应该是这句话的顶级版了吧?我的信仰是崇高的,你的信仰是微不足道的,虽然我们信的是一个仰。

所以自己的钱,自己的命,自己的信仰,都要自己清楚,别忘了在别人眼里,那就是一张纸,一个卒,一个过了河要拆的桥。为了信仰抛命舍财,现代人里应该难寻了。

为视钱如纸的人叹息。

 




浏览(124) (2) 评论(1)
发表评论
由拦车女想开去 2018-01-11 20:54:39


群里发了个视频,一妇女为让其晚至的丈夫能登上火车,不顾乘务人员的劝阻,把住车门,阻止火车启动。好英勇啊。她彼时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一家三口,落下一个,肯定要极力挽救。也许你我,遇到此种情况,也有此冲动呢,只是不敢那么英勇罢了。但她彼时的行为,却是不可饶恕的,为了一己之私,罔顾一车人的时间及会给行车系统造成的混乱,太霸道太没规矩了!

被人肉后,据说被开除公职。我觉得应该一码是一码,犯的哪家法,就吃哪家罚。她延误火车出行,一分钟一千;误了整车人的事,酌情赔偿;扰乱整个系统,损失可能是天文数字;从此上了铁路黑名单,永远拒载。这种惩罚够她一辈子后悔的,同时也合情合理。让那些无视法规,以为老子天下最大,在规矩面前只认自己利益的人,少自以为是,少冲动些。

由此想到了当年的范跑跑。其实他的行为和这拦车女异曲同工。在灾难面前,他自己的命是最重要的,罔顾全班学生的性命,独自逃掉。如果他是一个水管工,没人会责备他,因为他没有责任。而范跑跑是老师,他对学生是有责任的,他挣的钱里就包括对学生的责任,就和士兵要上战场,要牺牲性命一样,这是他们的责任,如果逃跑,是要被枪毙的。范跑跑无法对地震负责(想起一件可笑的事:日本首相跑去地震区,向灾民跪地请罪,荒唐到可笑!地震,这是人类无法回避的灾难,和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也明知道这种请罪是请不来的罪,这种无厘头的表演还真有人做范例群发,进水的脑袋!),但喊孩子们和他一起跑是他的责任啊!最可恨的是范跑跑事后的大言不惭,不以为耻的自我肯定,完全无视了做人的底线和做人的规矩,毫无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感。当时大讨论时,还有许多人支持他,就是这种土壤,才有了拦车女的理直气壮。

我是比较赞成法制的。出了状况,依法办事,而不靠群情激愤。比如八达岭老虎伤人案,人死和受伤是在八达岭公园发生的,则公园应付丧葬费和治疗费(在美国人家里开party 受伤,主人都要赔偿的;小偷被困在车库里,主人也有责任呢)。但受伤者擅自下车,造成事故,使公园停业半年,这个责任应该受伤者负,赔偿公园的所有损失。大家心平气和,各掏各的,是你的责任你就要负。公园以后避免死人,而人们也学会在虎区避免下车了。

我们真的不能太鼓吹个人自由和个人意志了。人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就应获得尊重。现在大麻已经在几个州合法了,因为人们喜欢抽,就应该尊重他们的喜好。上个星期,我们公寓的一个白人男孩,二十七岁,因吸食过量,死在客厅地毯上,留有一个一岁半的女儿。没法约束的自由和自我,也许会成为我们的掘墓人。

 

 




浏览(2084) (5) 评论(0)
发表评论
说谎及代价 2018-01-04 20:48:14


谎言的俗称叫“瞎话”,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人敢说自己一生没说过谎话,再诚实的人至少说过善意的谎言,英语叫white lie.

我在十岁前没说过谎。现在想想,当时为何从不说谎,因为不需要吧。第一,我的父母和兄弟及周围的人对我很宠爱,我不用讨好任何人;第二,我没有可掩饰的行为,所有事我尽量做好,做错了,坦承就是了,没因错误受过责备,因此没有心理负担,不用找理由推卸责任;第三,不想获得额外的利益:金钱,名利和方便,因此不用使诈,本本分分的做人。反过来说,实际上这也就是说谎的基本理由了:献媚;推诿(难听点叫脱罪)和盈利。

第一次说谎,就连说了三个:自己写了反动标语;父亲指使的;母亲指使的。这三个谎言使我们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虽然事后父母并不怪我,说那是一个孩子所不能承受的,但我痛恨谎言比以往更甚。

插队时,有一个同学,在家是老大,不知她家是什么环境(大概父母总是指责她,迫她随时要为自己推诿辩护),瞎话张嘴就来,大部分瞎话没有任何意义,但让人很不舒服,甚至连上厕所有人没有这样简单的事,也要说谎。她要说厕所有人,你直接去就是了,保证没人;她要说没人,你去了,肯定要等半天。在这种谎话中,她得不到任何利益,但她就不告诉你实情。当时的感觉就像和一个棉花人打交道,嘘嘘囔囔的,闹心的很。依我的性子,就不再理她,连带其他人出来进去的孤立她。一段时间后,她很难过,流露出自杀的念头,我很害怕,赶紧主动示好,但还是提醒她,希望今后“实诚”点,没必要的谎话少说。她的谎话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玩进去。(被孤立的感觉比被批斗的感觉还要难过,这是我后来经历的。因此在看《芳华》时,看到集体践踏何小萍的自尊,便对他们的离别宴会无动于衷,这么冷酷的一个集体,不要也罢!而我们后来和这个同学成为朋友至今。但聊天时还是会自动剔除她不实诚的部分,因为这已是她生命的组成,说虚的已成为习惯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遇到了越来越多的不可实话实说的情况。于是就尽量保持缄默而不说瞎话。

来到美国,似乎诚信是做人的根本,一个人失去信用,便很难得到重用和尊重。当年的总统,不是因为他做的事多不好,而是因为他撒了谎。而我们上学时,老师让我们讨论 White Lie,让每个人讲自己说 White  Lie的经历。一个韩国男生说,他曾对他的女友说过 White Lie。大家追问他说什么了。他坦诚道:我对女友说,你真漂亮。全班连老师在内都大笑。而女生却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心想平时听到的夸赞,原来都是瞎话呀,当真不得。领情他们的善意就是了。

现在已过知天命之年,但做不到耳顺,更做不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瞎话要说一些,为的是免听唠叨;谎话也会听一些,尽量克制不去掰谎。仿佛多少明白了,这个世界就是由谎言组成的,穿帮不穿帮,就看说谎的水平了。而世界对谎言的容忍度已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总有一天,人类会被自己骗入地狱。




浏览(194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人善人欺 2017-12-19 20:13:45


《芳华》在中国和美国同期上映,电影院 里坐满了中国人,这场景仅在《战狼II》时遇到。

严歌苓的小说看过一些。觉得她真的挺了不起,能把握非常沉重的话题,如抗日,如大饥荒,如人性。故事生动,表述力透纸背。我个人认为,女作家无人能望其项背。

《芳华》其实是她很多中篇的集合,那段生活是她的经历,所以她翻来覆去的讲,当时给我一种大仲马小说作坊的感觉,不是很爽。记得她写过团里一个小提琴手,技术娴熟,人又萌萌哒,人见人爱,脏活累活都不让他干,好吃好喝都尽着他,头疼脑热的大家都呵护着。团里一个女兵喜欢他,他佯装不懂,但指使她团团转,为他做各种服务。事情败露于他写给他母亲的一封信,信上将团里人个个骂了个狗血淋头,称他们愚蠢,被他的表面憨厚蒙的团团转。尤其对那个女兵:就那傻叉样还想打他的主意,都不知道他在利用她的蠢物,追求他都是对他的侮辱。。。。。。。一个人恶毒如此,也是跪了。相对来讲,一个恶人在较善良的环境里会如鱼得水。

所以看《芳华》时,这些中篇的故事里的人物纷纷亮相,只是这个太让人齿冷的人物没有上场。这就是严歌苓成功的地方:将善与恶的岁月血淋淋地撕开给人们看,让人们一边看那逝去的青春,一边想自己的半生做了多少善事,多少恶事。

作为正常人,没有谁认为自己做过恶事,或故意做恶事。但很多人利用群体行为掩盖自己的不善良。如集体欺负何小萍,只因她偷用军装和有体味,在践踏小萍的自尊时,没人有罪恶感,假装正义,其实是掩饰一种欺侮人的快感。而对刘峰,就更彰显了人性的丑恶:人善人欺!在现实中,很多人不是这样吗?

有人认为这是时代的痛,我觉得和时代无关。这是人类的痛,古今中外概莫能免!

请看链接:

和住户那些事2




浏览(1424) (3) 评论(4)
发表评论
晒婚后几两狗粮 2017-10-31 08:29:02

韩君的朋友送韩君一只小狗,据说是板凳狗,长不大。每天下班回来,这狗就绕着俩人的腿窜来窜去。NINI逗狗玩时,韩君就在一边不无担心地说,以后咱们有孩子,你可别这么发肉筋,我总怕这小狗被你蹂躏死。

NINI切肉时,韩君就从案板上拿一块喂狗。NINI说,给狗吃生肉,它长大该咬人了。韩君道:你小时候不吃生肉吧,怎么现在也咬人?

这指的是NINI有时闹不过韩君时,就会咬他一口。有时韩君不让咬,NINI就不依不饶追着咬,韩君妥协道:咬哪?“咬手!”韩君就把耳朵让她咬一下。NINI要说咬耳朵,韩君就把手给她咬一下。

这下NINI被韩君堵个正着,词穷,恨呆呆地说:抽你,我。韩君就故意问:抽你还是抽我?NINI这次谨慎了,不带出那个随口的 “我”字来:踢你!韩君边向里屋跑,边道:驴怒,蹄之。

NINI觉得吃了大亏,但两手油乎乎的,总不好洗了手去追打,就乍着两只手来到里屋,说:让我咬一下。韩君自知占了便宜,这咬是躲不过的,就乖乖地把脸伸过来,哄孩子似的:咬一下,咬一下。

NINI对韩君的爱,是深入到骨子里的。爱到要生吞下他的程度。时常地咬他一下,是一种感知,是心理和生理的需要。当爱没有那么强烈时,NINI再没有“咬一下”的欲望了。

NINI不喜欢逛商场是常态。每次逛商场,去西单,王府井,常常是NINI在门外等着,韩君在里面逛。一次,NINI在外面等了 20 多分钟,还不见韩君出来,就进去找。见一穿军大衣的人,和韩君个头差不多,NINI就和往常一样,欺过身去,双手环绕着这人,并把手伸进军大衣兜里。那人回过头来,NINI吓了一跳,因为她搂着的是个陌生人,而她的手这时还在人家军大衣的兜里。好在NINI理智还在,赶紧说声对不起,认错人了。趁那人还没纳过闷来,抽出手来,逃之夭夭。

寒冬腊月,NINI激出一头汗。NINI找到韩君,告诉他刚才发生的尴尬事,韩君说,好啊,你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抱别的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来,让我搂着,补偿补偿我。NINI说,有人推论,说是街上走着的男女,如果是男的搂着女的腰,肯定是婚前;如果女的拉着男的胳膊,那就是婚后。韩君耳语道:咱俩是偷情。 

NINI常出差,时间超过一个月,韩君就去探班。厂家爱屋及乌,自然隆重接待。厂长,处长的作陪。席间,同事说起韩君的“名气”,说他特有艺术细胞,作词作曲,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小提琴是我们地区的头一把,指挥的合唱得过奖。。。。。NINI见同事没有停止的意思,就掀开桌布一角,问韩君,要不要躲一会儿韩君道,没关系,我脸皮厚,抗得住。众人大笑。都欣赏韩君的机智和幽默。 

NINI到基地出差一个月。回家几乎进不了屋。打开高压锅的盖,拉出一尺多长的毛,七八个盘子粘在一起,分也分不开。韩君一脸无辜地说,下次你再出差,一定要烙张大饼挂在我脖子上,放心,我肯定会转着吃。气的NINI哭笑不得。

有时韩君在外面玩过了时间,蹑手蹑脚地回到家,见NINI还没睡,但也不理他。于是韩君就自言自语道:“怎么回来这么晚?”“一个朋友买了架钢琴,帮忙搬,然后朋友请吃饭。”“得了吧,谁信,上次就说那朋友买钢琴,如今又买,他要几架钢琴?”“上次那是画的,这次是真的。”“反正你每次都有理由。”“就这一次,再没人买钢琴了。就有买的,我也不帮忙了。”“你说这话也不是一回两回了,鬼才信。。。。。。。”NINI若没笑出声,韩君就自己一路贫下去。每次如此,不了了之,所以俩人从没红过脸,吵过架。

请看联接《我就一俗人1,2,3》: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U3NzIy

浏览(562)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