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ini的博客  
随便聊点啥  
我的网络日志
俗人走麦城10 2017-06-26 19:12:23

10

我无法自己。连续哭了六天,头七的早晨,醒来后没有像往常一样泪流满面,我以为挺过来了,韩君已走,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不希望我再悲伤。

但一个多月后,我却越来越痛苦,不能自拔。一个美丽的景色,一个美好的天气,一段优美的音乐,或者一份美味的食物,都会勾起对韩君的回忆。一想到再也无法和其共享这所有的美好,就止不住地泪流满面。每见到一个人,就要诉说自己的难过,就和祥林嫂一样:我真傻,我真不知道他会走得这么快,否则的话,那两个月我绝不会离开他。经常以泪洗面。朋友,同事都不知道怎样劝我。

我少时看鲁迅,对祥林嫂的故事不理解。认为祥林嫂那么一个能干,利落,讨人喜欢,令人信任的人,怎么会变成那么一个絮絮叨叨,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可怜之人呢。人们都知道她的痛苦了,她为何要没完没了呢?她只要停止叨叨,大家不就又喜欢她了吗?

韩君去世后,我突然理解了祥林嫂。那一种心中的痛,无时无刻不嗤咬着神经,那是一种无法宣泄的难过,无法挽回的失去,我只想大声喊:祥林嫂苦啊!!!

要说祥林嫂真不是特例,人到至哀至痛时,真的会絮絮叨叨,而不自觉。鲁迅在写祥林嫂时,一定只在意了她的“我真傻,我不知道春天会有狼。。。”的絮叨。而没体会到她的无边无际的痛苦。而现在,我才知道那切肤挫骨的痛,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小乔从阿市过来陪我,最后也不耐地说,你够对得起他了,即使你陪了他那两个月,他就不走了吗?我说,起码他不那么孤单呀。小乔说,他活该,谁让他缠上那个狐狸精,最后众叛亲离,自食其果。我说,你不懂,只要他在世,和谁在一起,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他活着。一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没他了,他真的不存在了,我就心如刀绞。现在我只想死,我只想到那个世界去陪伴他。没有了他的这个世界,我还有什么快乐?

小乔气道:你这个人平时不傻不蔫的,事事明白,怎么就一个“情”字迈不过去。他再好,也是背叛了你的人,也是到另一个世界去了的人,难不成你还真陪葬了不成?

我只是掉泪。

小乔也只是叹气。

我咳嗽了两天,发起了高烧,兼伴胸痛。去急诊,以急性肺炎住了院。胸透时,发现阴影,很小,活检后,确认为早期肺癌。医生说,幸亏得了肺炎,才会发现肺癌,一般发现后都是中晚期了。我满脸的释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恨的小乔牙痒痒。说,你非要陪葬,我不拦着你,但你想过你的女儿没有?你只顾追求你自己的爱情,置你女儿,父母于不顾,你也太自私了吧。哪一天那个臭雨萱要放弃卡卡了,谁来抚养她?到了那个世界,你又怎样面对韩君,那才是真正的对不起他了。

我有些醒悟,尊医嘱接受了介入治疗和化疗。因是早期,预后很好。

 

我为韩君买了块墓地,碑上刻了两个人的名字,嘱咐女儿:我百年后要和你父亲合葬,省的他孤单。

 

从此我将失去韩君的悲伤埋在心底,让生活继续。



浏览(59) (0) 评论(1)
发表评论
俗人走麦城9 2017-06-24 09:41:48

9

孩子出生后,韩君打电话告诉我,说是个女儿,很漂亮,起名叫卡卡,一点都不像猴子。我寄去一笔钱表示祝贺。孩子会说话时,雨萱让孩子叫我“大妈”,我说,算了,就叫姑姑吧。每年,他们都到我工作的州来玩一个月左右。卡卡和“姑姑”很亲热,每次离开都难舍难分。有次在飞机场,韩君他们安检完了,小卡卡竟从隔离线下钻出来,拉着我的手,掉眼泪。我心大恸,咬着嘴唇不敢哭出来,好可怜的卡卡,太缺乏母爱了。机场的工作人员都注视着这个场面,不说话。韩君跑过来将卡卡抱回。

孩子七岁时,雨萱打电话告诉我,韩君大吐血,在医院抢救。医生说是肺癌晚期,没有好久的生命了。

我立刻飞回阿市,来到韩君的病床前,拉着他的手说,没关系,这病没什么了不起,医生是嫌你生活太没规律,吓唬你呢。

韩君道,医生吓不到我,你来才吓我一跳。我以为今生再也看不到你了。

我说,不会的,咱俩还没去过卢浮宫呢,你怎么可以走。

韩君道,卢浮宫可能去不成了,就我这身板,无法走那么远的路。

我说,怎么不能?卢浮宫有轮椅,我推着你。你安心养几天,等稳定了,我们就去。

医生为韩君做了介入治疗,并把破裂的血管栓住。住院的十几天,雨萱来过一次,没带孩子,说医院的气味不好,怕伤了孩子。我表示理解,但也感觉出,雨萱想逃离韩君的意向,就像当年逃离那个印度人一样。

我想,既然如此,我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在等待韩君出院的时候,预定了两张去巴黎的机票,预约好了旅馆。韩君一出院,就一起去了巴黎。

当年年轻的时候,不仅韩君,我的许多同事都批评我不事打扮,说我没有物欲,对世界没欲望。我笑道,谁说我没欲望?我的最大欲望就是参观卢浮宫,及拥有自己的游泳池。大家哄笑散开,说我是痴人说梦。在没开放的时代,这种愿望确实有点异想天开。

后来韩君出了国,又把我拽了来,这两项都不再是天方夜谭。但移民的初始几年,俩人都疲于奔命,欲望被束之高阁。稳定后,还没来得及展翅,就被小三盗了墓。虽然这愿望不是韩君的,但当年说这话时,我看到韩君的眼睛一亮,知道我俩的愿望是相通的。

 

在巴黎,我推着轮椅,和韩君一起漫步在塞纳河畔,在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留影,在香榭丽大道流连,在卢浮宫的镇馆之宝前凝望,揣测着蒙娜丽莎微笑背后的内容。在军博的拿破仑大理石棺前,韩君说起了我俩常互相取笑的笑话:亚历山大哪去了?拿破仑哪去了?你爸爸借我的钱哪去了?我接道:你许我的一生幸福哪去了?说罢泪流满面。

 

韩君最担心的是他小女儿卡卡。他说雨萱自从有过那个小猴子似的孩子后,对孩子有种莫名的抗拒,即使这个女儿很漂亮,她也不亲近。所以这七年,卡卡都是他一人带。有次他带卡卡在超市逛,他在卡卡注视一个玩具时,躲了起来。卡卡回头没看见他,就使出她能发出的最大音量哭叫:爸爸,你在哪呀,你不要我了吗?那叫声的凄厉,将韩君的心撕的滴血。而他真的有一天不在了,卡卡怎么办?他和卡卡坐在屋前的台阶上,望着天上的云。说,有一天爸爸会到天上的云里去,看着我可爱的卡卡。卡卡问,为什么你不带我一起去?一会儿后,卡卡又问,爸爸,你哭了么?卡卡听话,不惹爸爸难过,不让爸爸丢下卡卡,自己一个人到白云上去。

 

 

我离开阿市两个月,一天清晨,电话急剧响起,惊醒的抓起电话,是韩君。他断断续续的说,我可能不行了,帮我照看卡卡呀。我说,不要说不行,卡卡就得你照顾,为了卡卡,你也得坚持!韩君有些哽咽,说,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我欠你那么多,但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有求必应。你就是现代的张幼仪,可惜我非徐志摩呀。

 

我立刻买了当日的飞机票,赶到韩君的病床前。病床上孤零零的他,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我问过医生,说就是眼前的事了。

我一手轻轻握住韩君的手,另一手柔柔地抚摸着,嘴里念念地说:我来了,我会一直陪着你,别害怕,别担心,卡卡我会照顾的。等你好点,我们回国。

他的手上有了劲,眼角流下一滴泪。我去擦拭时,他的手松了。静静地离开了人世。仿佛一滴水,落入了沙漠,再无痕迹。

我握着他渐渐冷却的手,泪流满面。韩君呀,你怎么舍得离开这个世界呢?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我们没有共同经历呢,女儿还没有结婚,卡卡还没有长大,婆婆还等着你颐养天年。。。。。而你许我的一生幸福就这么给带走了么?

医生,护士进来,确定韩君已离开人世。但我看不到这一切,只是抓着他的手不放。一个护士轻轻拍着我的背,说,他去了一个更好的世界,在那至少他没有痛苦了。我哭道:他把所有的痛苦留给了我呀。

在后事处理过程中,雨萱没有出面。我准备带韩君的骨灰回国,安葬在他父亲的墓旁前,雨萱见了我一面,说,卡卡她会抚养,不用我操心,但韩君的一切财产,包括他父母的遗产都要归到卡卡名下。我说,韩君在美国的所有,我可以不要,但他父母的在中国的遗产,我不能做主,因为他有三个姊妹呢。卡卡最多可得四分之一,我们的女儿可以不要一分钱。雨萱气愤离去,拉黑了所有联系方式,从此再不见面,也就断了我想照顾卡卡的念想。

 



浏览(387) (6) 评论(0)
发表评论
俗人走麦城8 2017-06-22 20:19:42

8

我有个同学叫雨萱,来自台湾,温柔秀丽,和大陆女孩有很多的不同。大陆的人比较大气,豪爽;台湾的则比较细腻,精致,而且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当年蒋介石将大陆的财富带到台湾,富养了这些小姐太太们,所以他们看大陆人很有些小姐看丫鬟,少爷看小二的态势,虽然她们的小姐,少爷德行带着十足的小家子气。接触多了,只要不谈论政治,还算相安无事。

无论是大陆同学还是台湾同学,身份都是麻烦的问题。我的许多大陆同学,都是随读博的丈夫来的。有一个女同学,读了一年JAVA,考了两次,才拿到证书。她先生嘲笑她弱智,取了本JAVA书,看了俩星期,考证一次通过,分数比太太还高十分。那时的博士,真的货真价实,和现在满大街的用簸箕撮的博士,不可同日而语。所以那时只要是大陆去读博士的,学校教授就帮他们申请绿卡。这种高智商的人要放回中国去,美国才不会那么傻呢。

雨萱没有读博的先生,为了身份,就嫁给了一个有身份的印度人。仅此,就够让人大跌眼镜的。因为在美国,异族通婚很普遍。但很少有和印度人通婚的,即使他们很有钱。他们的卫生习惯和身上的味道,即使重口味的人也受不了。那么水灵白净的一女子,怎么忍受那味道荼毒呢。后来 生了一个孩子,休学半年。半年后,雨萱抱孩子来学校玩,第一眼,吓了我一跳,以为她抱着一个小猴呢:圆圆的突出的眼睛,大大的眼泡,鼻孔嵌在脸上直视着人们,两扇单薄透明的兜风耳,及典型的雷公嘴,黑棕色的皮肤,和小猴子绝无二致。孩子的长相不像是汲取了俩人的缺点,因为俩人长的都不丑,可能是杂交劣势不幸发生在他们身上。

因为逗孩子,雨萱的话就多起来。诉说老公不疼她,生了孩子,连块糖都舍不得给她吃,婆家也一点彩礼都没给。我很吃惊,不信她所说。在“万恶的旧社会”吧,穷的吃不起糖,还情有可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连糖块也吝啬,真不可思议。旁边方小艾打岔说,那是为你好,怕你得糖尿病。

看她说的可怜,我就邀请她到家去玩,说自己可以做几样拿手菜给她吃。

我的红烧茄子在同学中是有名的。先把茄子用油炸成焦黄,然后用葱蒜将肉末煸香,放入炸好的茄子,再切一个西红柿,倒入酱油和少许白糖,盖盖焖几分钟,拍半头蒜,起锅时撒进去。味道那叫一个正。还有生煎包,排骨藕,拔丝苹果等,都做的有模有样的。另外像香酥鸭,醉猪蹄,糟鸭掌,酿米酒,包粽子,烧卖,肉饼等,都让人拍手叫绝。

 

韩君下班后,回到家里,见到雨萱,愣了一下,或说眼睛一亮。吃完饭,喝茶聊天,雨萱就又诉起了苦。韩君说,蹬了那阿三,和我们一起过吧,做我的小老婆。

雨萱含泪笑道,那怎么行,那样对不起我NINI姐。我说,别瞎开玩笑,有点不尊重人。心道,这雨萱到禁的起玩笑,也回转的来。又对雨萱道,你要不嫌这简陋,没事就常来,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

以后每次韩君见到雨萱,都以“小老婆”相称,雨萱也不急不恼,挺心安自然的。

 

转眼毕业,赶上美国经济萧条,发了上百份简历,面试几十次,都石沉大海。

我认识一个公司的人事主管,就对他说,把我招到你们公司吧,多低工资我都干,我要保持身份呀。这个人说,我们公司的人事早就冻结了,我都不知道还能干几天呢。我不相信:怎么会呢,你们公司一直在面试人呢。这人笑道,那是虚的,是做给人看的,表示我们还有活力,还在喘气。昨天我面试的三个人,个个出类拔萃,能力很强,可惜呀,我们公司根本就不招人。我说,这不是在耍人玩儿呢吗?这人道,没办法,很多公司都在这么做,一边裁人,一边假惺惺地招人。

过了一个星期,这人果然失业。

一天,和雨萱聊天,她问我和韩君的性生活协调么。我问,你怎么想起问这个?我觉得床上的活动,属于个人隐私,大庭广众地交谈,和赤身裸体示人有什么区别,人类还是应含蓄一些为好。所以当雨萱问此话时,我就有些不自在。

雨萱说,NINI姐,你哪都挺好的,但就是女人味少了点,我从没看你和男人发嗲。

我说,是呀,生活如此艰辛,哪有精神劲发嗲呀,发嗲要有本钱的。

雨萱说,可男人就喜欢发嗲的女人呀。你各方面再好,别人会觉得你像男人婆,会吃亏的。

我说,哪个女人不想小鸟依人,可现实生活使你没有机会去依,使出全身解数还生活如此,要依靠别人,下场会很惨的。

 

一个先我毕业,在外州工作的同学,给我介绍了个工作。在美国许多公司,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招聘都是关系介绍的,靠简历中招的不到25%。所以我赶紧就奔了外州,公司给了三千元的搬家费。

韩君没有跟去,因为他的餐馆,歌厅和办公室无法离开人。

 

半年后,韩君打电话给我,说离婚吧,我和雨萱有了孩子。

我立刻飞回阿市,看问题发展到什么程度,有无挽回的可能。韩君说,当他知道雨萱有了身孕后,劝她做掉,因为他还爱着自己的太太。雨萱不哭不闹,喝下一大瓶杀蟑螂药,口吐白沫。韩君惊慌失措地将她弄到医院,医生一边给雨萱洗胃,一边就叫了警察。要不是雨萱已醒,说是自杀,韩君就被铐走了。事后韩君又对雨萱说,你非要这个孩子,你自己养,我不会和你结婚的。雨萱一把刀就割了腕。韩君说,我背着她往医院跑,眼前发黑,心里憋着一口血。我知道这是自作自受,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我没想到雨萱就这么被自己领进了家门,并把自己踢了出去。事情已无可转圜。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我带着女儿,净身出户,家产全留给了他们。

临走时对他说,你好自为之,只要你过的好,我也就会好。



浏览(530) (2) 评论(4)
发表评论
俗人走麦城7 2017-06-21 20:36:39

7

我进了一所普通州立大学,这时,中国的同学开始多了起来。转眼望去,同学们比我小至少五岁以上。我第一次感到学习吃力,也是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所里的那些老人们败在我们这些年轻人的手下的无奈。岁数不饶人,这是真理。

班上有个印度女孩,据说和教数据库的教授来自一个城镇,在班里就觉得高人一等似的。经常指点我们几个中国同学应该这样,应该那样的,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一次上课前,隔着这个印度女孩的一个中国同学,叫方小艾的,递给我一页备忘录,两个人手伸开,一个递,一个接,在中途就被印度女孩一把抢了过去,既不向递者打招呼,也不向接者说抱歉,自顾自地看了起来,我的手就生生地悬在半空中。看完了,才将这页纸递给我。我老大不乐意地说,你是在接受教育的吧?印度女孩不解,问什么意思,我说,你有点教养好不好,不是你的,没经过允许是不应该碰的,最基本的礼貌,你不懂吗?印度女孩两手一摊,做了个无所谓的姿势。我觉得她讨嫌透了。日后的课程里,尽量躲着她,免得生闲气。

放学后,印度女孩问我家在哪里,非要搭我的车。这可不是我小心眼了,我真的不敢开车带人。自己开车就战战兢兢,带个人就更糟了。

本来就不喜欢她,出了事还以为是我故意的了。但印度女孩不管,一下课就跟着我,非要搭我的车不可。拒绝了很多次,印度女孩弃而不舍,给人的印象似乎我欠了她,赖着不还似的。

班里的同学方小艾,为人耿直,善良。主动对印度女孩说,我来带你吧。总算解了我被骚扰之忧。我的数学底子好,在学算法和结构时,有点轻车熟路。印度女孩就命令我道:以后你的作业都要发到我的EMAIL上,而且也不征得同意,拿起笔就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EMAIL地址。我厌恶透了,你他妈的谁呀,就这么对我颐指气使的,直楞楞地问“WHY?”印度女孩的表情展示出如此不可理解:这还用为什么吗,你的就是我的,就这么简单嘛。

我将写有印度女孩EMAIL地址的那页笔记撕下,揉成一团,扔到字纸篓里。印度女孩直接跑到教授那去告状了。

方小艾劝道,何苦这么直接,不给她发就是了。我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犯不上装。我最受不了的是,她哪来的优越感,敢那么无视我们的尊严和保持基本的礼貌。好像我们欠她的,还不是一星半点。

期中考试,教授布置的题目是用JAVA编一个网上界面,可以接email,回答问题以及和其他页面链接。当时大部分同学没学过JAVA,所以只好买本书,现学现编,页面做的很难看也很生涩。其实做过两回的人就知道,把页面做漂亮只需一些小技巧,小链接。但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就应在这了。临交卷前,印度女孩突然向班里同学展示她老公为她做的页面,花里胡哨的,很多按键,让大多数同学很羡慕。但她不展示细节,更不让看程序。班里老中,老外,及她的印度老乡,都难见庐山真面目,个个被顶了回来。

方小艾觉得,她一个学期的开车接送,这点面子总该挣下了吧,谁知刚一张口,就听印度女孩说:这是我先生做给我的,凭什么我要给你看?

气的方小艾语噎,这么些日子,就喂了这么一个白眼狼。

方小艾和我说,当初我觉得你对她过了点,现在想来,还觉得不够,这东西是喝狼奶长大的吧。我说,我从第一眼起就不喜欢她,因为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尖酸,刻薄及毫不掩饰的贪婪和无耻。平时她根本就无视我们的存在和尊严,所以才会那么目中无人地从别人手中抢纸;当她视我们存在时,只是她需要我们为她服务了,如你的接送,我的作业,她都认为理所应当的占用,毫无感恩之心。我拒绝开车载她,一是我的开车技术差,二是她让我载她时的那副理所应当,她坐我的车是给我面子的德行,让人心生厌恶。一次,我做了一个paper,正给同学看,她走过来,二话不说,就抢了过去。我说,誒,那是我的作业。她无耻地说,这个是我的了,你自己再打一份。我和她有这交情吗。因那份作业,她全部抄袭,教授给了我一个100分,在100 分上打个叉,又给了一个50分,课堂上还愤怒地谴责了这种抄袭行为。使我那门课得了个B。美国学校最恨抄袭作弊行为,有的学校会开除学籍,或上报校方,给予处分。这个教授还算仁慈的。发现了,仅各打五十大板,不给任何解释机会,所以我也无法和教授解释清。她这种无耻之人更不会去教授那坦白。她能得A,我不在乎,但她别来求我呀,举着手非要和我一个Team,我就不要她。对这种恶人,我治不了她,但我可以不沾惹她,离她远远的。对她的任何事,NoNo No!以前在国内,学习好,同学老师都宠着你,维着你,哄着你。可这个喝狼血长大的东西呢,用着你,沾着你,还坑着你。我不是不善良,不容人,而善良和宽容是对人的,而不是对这种狼羔子的。眼里能闪烁着贪婪无耻的火苗,则此人的人格绝对有缺陷。

而这种眼神,后来在国内来的访问学者们的眼里,就常常闪动。我就不明白,国家为何要花如此多的钱,送些人渣出来,到国外丢中国的脸,回去却多了攫取百姓血汗的资本,真是一着烂棋。



浏览(527) (1) 评论(3)
发表评论
俗人走麦城6 2017-06-20 19:41:00

6

我在学语言时,认识了一个台湾的“董事长”。董事长姓林,自称林博士。之所以打引号,是他的公司只是一个咨询机构,业务包括心理辅导,职业培训,计算机学习班和英语课程等。我在他的英语班里上过几天课。他就不管不顾地向我示起好来,即使他有妇,我有夫。我很不习惯他的做派,都是中国人,一个传统道德观念。自恃在美国待了20 多年,就可以这么没有底线了吗?我转到一个正规大学去学英语后,林博士追了来。在同学们排队注册时,他殷勤地给我送咖啡,聊天。在一堆初到美国的雏儿面前,他西服革履,道貌岸然的,我知道他的自我感觉一定非常良好。我中午下课,他就等在教室门口,当着同学的面接我走,去吃饭。我觉的很累,每天都要面对他那色咪咪的眼睛,不知如何相处。持续了三个月,我对林博士说:真的感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帮助,但我一生只爱过一个人,那就是我的丈夫。所以我不会对你有感情的。你不要再到学校找我了,同学都已经在议论我了。林博士说:这是美国,怕什么议论?我就是爱你,才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等你三月,你不应,我就等你三年,三年不应,我就等你三十年,那时你我都老了,我还怕你不是我的吗。再者,我已为你的今后准备好了。我进了20台新计算机,没开封,等你一毕业,就到我那去工作,我帮你办绿卡,你不用为身份发愁。我真的,整天都想着你,为你谋划。你就一点都不动心吗?我不再说话。回到公寓,在阳台上,看到林博士的车还停在楼下没走。我动了转学的念头。

那个林博士虽然还没触碰过我,但那眼睛的杀伤力,已让我忍无可忍。一想到以后要为他工作,就不寒而栗。所以不顾韩君的建议,私下转到另一所大学。

一天下课,走出教学楼,见林博士的车停在门口。林博士打开车门,请我上了车,然后说,我的办公室文件出了点问题,请你去帮忙。我问,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林博士笑笑说,这里的华人就这么多,用点心,没有找不到的。

到了林博士的办公室,我便着手在电脑上整理文件。这次林博士看我的眼神没有以前那么色了, 心里松了口气。半个小时后从另外一个办公室出来一个女人,林博士向我介绍道:索菲亚,我的秘书。然后就色眯眯地盯着索菲亚,扯起闲篇了。索菲亚来到我身后,看怎样修改文本。眼看就要完成,索菲亚一个转身,不小心将电源线踢掉,两个小时的工作白干了。我还没来到及哎呦,林博士就喊了起来:你怎么搞的?为什么不及时存盘,连这种基本操作都不懂?我懵了一下,然后很冷静地答说:我在修改文件,不可能分分钟都在存盘,我无论怎么做,也提防不了突然掉电的。

修改后,林博士送我回家,上车后我说:你讨好索菲亚,犯不上拿我当靶子。我没指望你等我三十年,从你说那话到现在,还没三百天呢吧,就这么穷凶极恶地对我。今天我是在帮你忙,你就敢如此对我,如果将来有一天,我在你手底下讨生活,真想象不出你会是什么样子。现在知道我为何躲开你,为何不信任你了吧?谚语说的好,男人靠的住,母猪能上树。

我开门下车,留下目瞪口呆的林博士。

 

我不是一个生料。别人对我好,我不会不体会。但林博士对我的追求,不是体现在对我的尊重上,而完全体现在他的自我感觉上。一个有妇之夫,首先就是不道德的。其次是对新来的人的一种欺辱:知道他们英语不行,需要工作,需要身份,就用这些做诱饵,以满足他的私欲。一个人能有那么色咪咪的眼睛,那得多少年的修行才能积成的呀。

 

我很生气,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              



浏览(497) (2)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15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