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ini的博客  
随便聊点啥  
我的网络日志
人性本贪 2017-04-22 12:01:30


吾不见好德如好色者也,亦不见好义如好利者也。说的是食色,性也;贪欲,性也。

看二月河的《康熙大帝》《雍正王朝》和《乾隆皇帝》,犹觉《雍正》写的好。田文镜在河南推行雍正的吏治改革,官绅一体纳粮,出差,引发治下怨声载道,举子罢考。“官不聊生”便由此而来。或曰:让我们和庶民一体纳粮,出差,还不许贪墨,那我们十年寒窗图的什么?做官还有什么意思?

这说的便是人不图利不早起的本性。陈佩斯的名言:没有好处谁叛变呀。

三十多年前,还是学生时,人民日报上一篇文章,是当时的一个厅局级或什么级的干部写的。他说开始当官时,也是一腔热血,想清正廉明地干一番事业。但进入官场后,就身不由己了。首先,是你的同级容不下你。别人都拿,你不拿,什么意思嘛?想向上爬?想显得我们脏?好啊,大家孤立你,诽谤你,掣肘你,让你举步维艰,寸步难行;你的下级也不喜欢你。和别的领导经常可以得到些好处,跟了你,连个黄花木耳都拿不着。所以就阳奉阴违,不给你玩活,有点抱负全磨没了。你不贪腐,哪来的钱财孝敬上级,润滑关系?加之同级和下级的口碑,别说提升,能在该位置上待多久都是问题。记得当时就一声长叹:此题无解呀。

其实人的本性就趋于贪婪。原始社会,人类只求温饱,进入农业社会,温饱解决了,就想奢侈,便有了商业和工业。人类的贪婪推动了社会发展,不满于现状者,想要更多者,使这个社会充满了竞争和掠夺。人民,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也是一切丑恶现象的温床。

有三分之二的官员来自人民,三分之二以上的官员贪腐。过去来自人民的官员都是学着孔孟之道,读着圣贤书入仕为僚的,结果鲜有不贪的。现在来自工农兵的子弟,一步步地从科员到科长,处长,厅长局长的爬上来,不让他贪,都对不起这些年的“爬”功。

有人说,人民恨贪官,不是恨贪官这个人,而是恨自己没爬到贪官那个位置上,贪腐一把。人民没贪,不是他们高尚纯洁,而是他们没机会,没能力,没资格去贪。对贪官最深恶痛绝的,也是最想贪而没机会的。有点损,但也是一部分事实。

因此,对《人民的名义》这部剧,仅看故事,还凑合。如果说意味着什么,就呵呵了。

那些反派人物都那么有理有据的:穷怕了。手里有权利的,用权力换利:凭什么我为你服务,让你获取巨大利益,我不可以分一杯羹?我好不容易混出个人样,怎么就不可以让我的七大姑,八大姨的沾点光? 一个人不能光宗耀祖,那和衣锦夜行有何区别?

而正面人物却表现的那么苍白。侯亮平一身正气,百毒不侵,靠的是就职时的誓词。这誓词出现过很多次,恰恰领他们宣誓的高育良是这誓词的彻底破坏者。因此,誓词的力量真有那么大,那么强吗?有点讽刺了。也有点不落听。

至于官场政治,我们就只能看看了。哪都一样。美国的纸牌屋,英国的是大臣,都一个德行。官场就是一个酱缸,想入局的,去读读《官场十二术》,包你左右逢源,官运亨通,金屋藏娇,寿比南山。。。。。

只是请你贪腐时,手软一点。

 




浏览(38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无言的结局 2017-03-15 22:04:31


室里来了一个新大学生。姓潘。白白净净,高挑的身材。关键点是齿白唇红。那时还不兴抹口红,但她的嘴唇永远是红通通的(后来知道那是胃有毛病)。见人笑咪咪的,挺可爱的。

我们室有嫉贤妒能的光荣历史,怎容的了这么一个神仙妹妹?背面挑她的各种不是,当面也不给什么好脸色。而我自然就成了她的好朋友,出来进去的跟着我,也常到我家吃饭聊天。

所里分期分批的组织到北戴河疗养。我俩计划最后一批。轿车上是其他科室的男男女女。没想到和她在一起,我俩成了车上最活跃的份子。先是掰腕子,一半的男士掰不过我,那个不服气呀。我说道,别不服,我一天整过十一点五立方土,那可不是白给的。掰的过我的就都偃旗息鼓了,没掰过的就转对她展开了追求。那奉承阿谀的话就别提了。这小潘也逗,来者不拒,全都应着。其中一个鬼精鬼精的男孩,看出我俩关系很好,就转而求我,和求灶王爷似的,让我上天言好话。我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别费劲了,你没戏。但这男孩不屈不挠的,最后还真和潘好过几天。

外室分来了两个男大学生。一高一矮。为分别起见,权就叫高的小高, 矮的小艾吧。小高是本市人,出身高知,长相英俊(说句不好意思的话,是我喜欢的类型),还拉得一手好提琴。小艾是外省人,长相清秀,家境一般,也会拉两下提琴,但水平般般(我先生语)。外在和背景迥异的两个人都对小潘展开了追求。小潘挺为难,问我的主意,我当然剑指小高了。

又是让我大跌眼镜(我都不知跌掉多少眼镜了),一段时间后,小潘确定地告知我,她和小艾做朋友了。见我大惑不解的样,小潘说,过几天我带他来见你,接触后你就知道我为何会选他了。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和先生吃完饭,有人敲门。打开门,只站着小艾一个人。让进屋,客套完毕,就坐在一起边看电视边闲聊。电视正播放一个棋类比赛节目。小艾便问我,NINI姐,你下棋吗?我说,不会,凡是对抗性质的游戏,我都不会。小艾接口道:那说明你善良,心地善良的人不忍心打败对手,所以干脆就不会。

天哪,这都哪和哪呀?我不会对抗性游戏,是因为我输不起,是因为我笨,我没耐心学呀,好不好?怎么到他这里,就成了心地善良啦?这话让别人听了,不美得飘飘然了?得,我甘拜下风。我赢不起他这张嘴。

事后我对小潘学说那晚的对话,当然没说内心独白。小潘说,NINI姐,这下你明白我为何选他了吧?谁能抵抗他的渗透灵魂的语言?

后来小艾到我家看望我的婆婆,那甜言蜜语说的,我婆婆乐的不行。恨不得当天就不让他走了。叫我让他常到家来玩。走后还常常提起他。

大约过了一年左右,觉出小潘和小艾进入了冰河期。小潘不再学说她的小艾如何博览群书,如何记忆超群,如何见解独到。。。。。她悄悄地通过关系,调到了一个更有权势的单位去了,以至都没和我告别一声。而更让人震惊的是,小艾失踪了!

所里关于小艾的传闻沸沸扬扬,有的说小艾自杀了;有的说小艾要追小潘到天涯海角;还有的说小艾失心疯,被接回老家去了。

小艾失踪一个多月后,有人敲我家门,打开门,是小艾!惊的我拉住他的胳膊就给拽进了屋里,生怕他再又跑掉。小艾笑着说,NINI姐,不必紧张,我只是出去游玩了一个多月。我和小潘分手是迟早的事,正好借这个由子我去散散心。所里会认为我是情种而不会处分我,反而会看我的脸色行事,生怕刺激了我,出人命。我说,你心真大呀。

后来还真如他所说,所里只是好言劝他,让他想开些,天下何处无芳草呀?那一个月,也没按旷工处理。他后来和我学舌,说所里人和他谈话时,他还做出一付凄苦相,心里偷偷的乐。

小艾定非池中之物,他肯定有他更广阔的天地,只是和小潘,就得到了这么样一个无言的结局。

 

 

 

 




浏览(672) (0) 评论(7)
发表评论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你不会成功 2017-03-08 22:02:42


今天看了芨芨草的《传销迷魂术》,觉得特别亲切,那些故事我们很多人遇到过。

最早对我传销的是我大学同学,也曾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毕业后我俩常有来往,我也去过她的单位为她建立框图和调试程序。后来不知她怎么着了安利的道,疯狂的做起传销来。每次给我打电话,没有两个小时,决不停歇。出于礼貌和友情,一般我会拿张报纸,用脑袋和肩膀夹着电话,边读报纸边嗯嗯着。往往一份报纸,从大标题到缝里的广告都看遍,她还在说。至于她说的什么,我全然不知。有一次,我刚拿起电话,她就用极兴奋的口气对我说: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安利的产品你可以放心的吃啦!我真一头雾水:安利是什么呀?我什么时候吃过安利产品呀?但我仍是嗯嗯着,拿起张报纸读起来。

电话在室公务员的办公室里,每次她打电话都是公务员叫我。后来我接电话前,就会问是谁的电话,一听是她,就干脆带本书去,两个小时,忒浪费了。再后来,公务员一听是她,干脆就不叫我,说NINI出差了,或没在。如是挡了几回,也就罢了,结果是朋友也没得做了。

再一个就有点霸王硬上弓了。我身体不好在所里是有名的。她就找到我先生,说和我是好朋友,她的产品可以助我健康。先生问我,我哂笑道,她必定有事于你。先生便回绝了她。她坚持不懈的打电话,还说可以和我先生共同发财(她提到了钱,而我同学没说过钱的事,抑或说了我没听?)。现在她已挣了好几万。她知道我有一个有名的亲戚,更加卖力的推销她的十几万的席梦思(那时普通的席梦思连床带架才八百)。有一次,我听到她和我先生说,是不是你想要,NINI不要,一个家里怎么能听女人的呢,男人该做主时就要做主。先生笑答,嘿,你别说,我们家真的是女人当家,我手里有十块钱的时候都少见。你就别劝我了。她说,你让NINI接电话。她直截了当的对我说:NINI,我现在手头有点紧,能先挪八千给我调一下头寸吗?我和她有那么熟吗?

从此,我对传销深恶痛绝。

来美国后,我的室友在国内是医生,在美国当外卖。有一天,说带我去一个聚会,很有意思。问他什么性质的聚会,他说保密,但要交五元门票。进门时,发现账上写的是四元。一元钱,让人有点恶心。进门后才发现是老鼠会(更恶心),推销一种锅。说是极省煤气或电。四套(俩蒸锅,一炒锅,一小汤锅),两千四百元(再省,我十年也用不了二千四百美元煤气做饭吧)。连蒸带煮的做出十几个人的饭。那四元钱就是饭钱。吃完后,十几个人围坐一圈,谈吃饭感想。在他们的口吐莲花的赞颂下,似乎家里有这四口锅,就夫妻和睦,子孝父慈,合家欢乐。这么好的锅,不买回家,岂非暴殄天物?陪着这些人在那胡说八道了半天,心里那个气,当他们逼我表态时,我就说,我和我的室友商量了,他负责买锅,我负责用锅,保证顿顿做的和今晚的一样美味。。。。。。室友,我就能帮你到此了。

后来我的工作需要一个助手。那个才女没来,来了个做传销的。人不错,开朗,正直,我不知道她干这行。后来知道了,觉得她只要把本职工作做好,业余捞点外快,是她的本事。但我绝不在她面前提一个字有关她业余的工作。慢慢熟了,她自己会把话题往她的业余工作上扯,而且一旦接上话茬,也是一个小时不停歇的。我明确表态,对传销和对政治一样,我不感兴趣。因为我觉得传销和政治一样丑恶肮脏。自己陷进去了,为了往外救自己,不惜坑蒙拐骗地把别人拉下水,为了自己那点利,什么瞎话都敢招呼。好好的一个人,都变扭曲了。她回我说: 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你不能成功呢?我现在没成功,是因为我努力不够。

真应该为传销发起人的励志词条刻个碑,了不起,让那么多人为你狂热,为你献身!

我遇到过很多做传销的,但大部分不会死缠烂打,发现你的冷淡,基本就退却了。怕就怕那些意识到自己“努力不够的人,拉你下不了水,就开始人身攻击:你就是一个失败者的思维;给你机会,你不要,和给脸不要脸有什么区别;。。。。。。哼哼

还有就是平白对你示好的人。芨芨草已说的很透彻,不再赘述。




浏览(1316) (7) 评论(8)
发表评论
契弟 2017-03-01 21:54:22


他的嗓音厚重,磁性,非常性感;眼睛清澈透明,看人带点笑意。

我是在漂泊的日子里流落到他的小四合院的。

四合院坐西望东,两进两出。正屋是三间水磨石砖对缝大瓦房,汉白玉台阶,有南北两间耳房。我家和另外一家分住南北厢房。外院两间门房加一个厕所。一间放杂物,一间住着一个孤寡老人。老人年轻时以给人挑水为生。我搬去时,老人已七十了,于是我和契弟为他挑水,直到他去世。

契弟是独生子,他的父母非常喜欢我。在他们嘴里,我就是那“别人家的孩子”,让契弟爱恨交加。那时我父母的问题还没落实,我还属狗崽子系列。我哥哥出门被几个红五类截住欺负,不想我哥哥会拳脚,打跑了两个,打进了医院一个。我哥哥反被送进派出所。

契弟知道后,不管不顾的跑到派出所要人。被警察打的鼻青脸肿,脾脏破裂(后来医院诊断的)。我去派出所接人时,看到全无了人样的契弟,当时就哭了出来。我质问警察道:打伤人的是我哥哥,他只是来接人,怎么被你们打成这个样子?警察说,我们没打他,是他自己较劲。我说,我要找地方说理去。

回来后,我写了无数的申诉信,寄给公安分局和公安局。那时赶上邓小平回潮,有些地方恢复了正常工作。大概一年后,终于得到了一封道歉信和一百元赔款。但这伤却最终要了他的命。

我参加工作后,他母亲和我母亲正式提亲。说她儿子从我一进院子就喜欢上我,一直等到现在,七八年了,互相都有了解,也算青梅竹马呗。我母亲问我的意见,我说,太熟悉了,没感觉。

契弟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和我哥哥拜了把兄弟,叫我母亲为干妈,从此成了我的契弟。

契弟小我一岁,喜爱文学,拜当时一个著名作家为师,经常写点小说什么的,常常被我嘲笑。但他不以为意。想我这一生,最放肆,最嘬的就是在契弟面前。最宠我,最忍我肆意胡来的也是他。我一生基本理性行事,只在他面前,我任性怪诞。他为我备些好吃的,我总找个岔说他做的不好;他讲述的所有事,我都要歪批一下;我参观画展时,看上一幅油画,他到处求人为我临摹了一幅,我嗤之以鼻,说找不到那意境。只有他借给我书时,我才会乖一点,像个邻家女孩。

后来我家搬出了那个小四合院。我俩也都分别结了婚。通过我哥哥,我们偶有来往。我作我的技术工作,而他弃文从了商。

我母亲过世时,我悲痛欲绝。他跑前跑后,照应所有杂事。他陪我到太平间为我母亲清洗,更衣。陪我去八宝山,陪我取骨灰盒。。。。。。我的先生那时正和一个幼儿园阿姨打的火热,我的工作也出了状况。在这三重重击下,是契弟帮我扛了过来。他带我吃遍当时北京所有有名的饭店:带我到郊区打猎;带我到威海散心。当我们站在威海的岩礁东望时,他用他那浑厚的男中音说,一旦我有了权力,一定先灭了小日本!在那一刻,我觉得我身边站着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他在我停止了对过往的絮叨后,知道我基本走出来了。就怂恿我和他一起著书立说。他对苏曼殊非常感兴趣,希望我做点研究。后来又告诉我找到了投资人,可以拍一个风华绝代大宗师的电影。一天,他带我见了编剧和投资人。坐在一起讨论苏曼殊的一生以及影片的立意和着手点。我和编剧坐在一个长沙发上。编剧不停地向我的方向挪动,我只好不停地向旁边躲。因为初次见面,又有对名人的敬畏,不好意思将恼怒写在脸上。契弟坐在侧面的沙发上,突然站了起来,说不讨论了,我看这事罢了。NINI,咱们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是我唯一一次离电影最近的机会,但我一点都不后悔,我很不喜欢那种场合。契弟知我。

契弟在商场上打拼,出相入将的,喝酒应酬是常事。但他的脾脏受过伤,一喝酒就引起胃出血。一次他因胃出血住院一个多月,病中人心理脆弱,就给我写了一封长信,交给我哥哥转给我。而我哥哥就做了一回封建卫道士,“留中不发”。

契弟知道我要出国了,就派他的司机接我一起去了琉璃厂,说送我一些中国的文物要我勿忘根本。此时我才知道他生病和信的事。

登机日,他和司机送我到机场,交给我一个厚厚的信封,说昨日整夜未眠,捉笔成文,在飞机上慢慢看吧。

厚厚的一打,是对他自己前半生的认知及对我的不舍。谁知这竟成了他给我的绝笔!我在国外一年时,他因胃出血猝然去世,享年三十五岁—————暗和了苏曼殊的生时,他和苏曼殊一样,都是性情中人。也是伟岸真男人。

翻出我年轻时的照片,真的说不上好看,就是看着舒服罢了。真替契弟不值。如果他没有英年早逝,现在的那些商贾巨鳄里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呢。

 

我俩相识二十余年,一起看过书,看过电影,吃过饭,打过猎,一起游山玩水,一起意气风发,指点江山,但从没拉过手,没有暧昧过。每当我有危难时,他就出现在我身边,毫无保留地支持着我,让我觉得理所当然。作为契弟,他却像大哥哥一样的呵护我,纵容我,理解我,直到我离开。他真正实践了《怎么办?》里爱情模式。我从来没有爱过他,但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我怎么j就没有关心过他呢?如果我对他说,少喝酒,注意身体,也许他会为了对我的承诺,而健康地活到现在呢?我觉得我上辈子欠了我先生的债,这辈子用命在还。而我这辈子又欠下契弟的债,下辈子,如果你们有人看到一个痴女人无底线地对一个男人好,那就是我在还债呢。

契弟走了二十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他对我的付出,换来的是对他一生的怀念。




浏览(2549) (10) 评论(25)
发表评论
美国的骗子 2017-02-15 21:59:59


去年,一个大陆学子,由她母亲陪她来找房,骑着单车来的。她们把车停在大院自动门的导轨边上,步行到办公室。结果自动门将她们的单车卡住。第二天请人给整出来,单车废了,大门也需重新调整。看现场时,真让人哭笑不得。我对她们说,放心吧,单车放这肯定安全,丢不了的。

大门整晚洞开。不是脑洞大开的人怎么选择在导轨上停车呢?

她们住下后,母亲几乎每天都要到办公室说几句,不放心把女儿一个人留在美国。我劝道,你女儿快三十了,应该能自立了。你这样事事帮办,她什么时候长大呢?不信你走后,她肯定能处理好她的学业和事业的。

没想到,我这句话还真说错了。知女莫如母呀。

上个月,女孩接到一个电话。说他们是政府教育部门的,给在校学者发放奖学金。每个合格者可获得两万美元的奖学金。据调查,女孩品学兼优,具备获得奖学金的资格。但名额有限,不可告诉其他人,连至亲也不可知道。

如此低劣的骗局拉开,但女孩坚信不疑且严格遵守嘱咐。她没有告诉她母亲,当然也没告诉我。

骗子给了女孩另一个电话号码,说是他的上司,由他最后决定是否给她奖学金。女孩打给“上司“,”上司“让她如实回答问题,并说回答的诚实程度决定是否能得到奖学金。”上司“问了她许多私人信息,包括父母职业,个人年龄,专业,住址及银行账号。然后祝贺她获得批准。让她和财会部门办理获取奖学金的手续。一个女人接了她的电话,说给她两万美元作为奖学金,她须先付二百五十美元的税。怎么付?到WALMART买五张五十美元的礼物卡。然后把卡号读给这女人。

傻丫头照办了。

上司又打电话给她,说奖学金已在转账,另需要两千元的转账费。傻丫头又买了四十张五十元的礼物卡读给他。(读四十张!双方都很耐心呀)

但凡傻丫头长个心眼,问任何人一下,也不会又买了四十张卡读给那伙人。前后共买了八十五张卡,这么大的动静竟保密的没让任何人知道!

我问她,你怎么不用脑子想一下,天下哪有掉馅饼的呢。你真认为你够优秀,钱会砸到你?你哪怕问你母亲一句,也不会损失四千多呀。她回说,我不认为美国有骗子。

这些骗子没想到中国人这么好骗,心里一定乐开了花。他们持续给傻丫头打电话,要钱转成要挟。傻丫头灵光闪现,报了警。得到个CASE  NUMBER, 如此而已。

朋友秀我警世恒言:不闻人非,不视人短,不言人过。我真愿如此,但世事险恶,流短飞长,做不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其实这个标题也可以改成“傻子一枚”, 因为那骗子的骗术实在低劣,只有傻到一定程度的人才会上当。




浏览(4154) (7) 评论(11)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