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丁清扬的博客  
言论自由的空间  
我的网络日志
我把母亲推上了刑场 作者:冷暖人生 2019-07-09 20:16:28

001张红兵和母亲方忠谋.jpg

“在激烈的斗争中,我想到毛主席,浑身增添了无穷的力量。我打开收音机,收听毛主席的声音,让方忠谋发抖吧!”

——摘自张红兵检举母亲的材料

          被押赴刑场的母亲

  1970年4月11日,安徽固镇县,四里八乡的人们争相会聚到县政府旁的空地上,赶着看一场盛况空前的万人宣判大会。人们拥挤着,踮脚翘首望向主席台,上面正跪着一个五花大绑、短发、白净的40多岁妇女。


“挂着大木头牌子,上面写的是现行反革命犯方忠谋,然后是红笔大叉。抓住她的头发往下按,要向革命群众低头认罪。她脖子一梗,头一偏,又抬起来了。”

喧嚣的人群中,16岁的张红兵也远远地望着台上那个等待宣判的女人,那正是她的母亲。当宣读宣判结果的时候,整个万人会场安静了下来,张红兵清晰地听到“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方忠谋被拉上汽车,背后插着亡命旗,押赴刑场。刑场就在固镇县三八河东岸,距离县城两公里,那里有一块荒野洼地。人们奔跑着、追赶着刑车,生怕赶不上围观枪决的时刻,路上尘土飞扬。张红兵脚步沉重地裹在人流里。

“我都没到刑场去看母亲被枪打死那个血淋淋的场面,我真的不忍心去看。我离得很远。”

陈晓楠:你那个时候怕跟她的目光相对?”

“怕。”

  在母亲生命的终点,张红兵内心涌动的复杂情绪难以言表。因为正是他,亲手将母亲送上了断头台。

    那个黑色的夜晚

  1970年2月13日,正月初八。那天晚饭后,像往常一样,张红兵刷碗,方忠谋给丈夫和儿子洗着衣服,一家人对文化大革命开展家庭讨论。

“这时候母亲拿起一本赤脚医生手册,上面印了毛泽东的这样一句话: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她指着这一行字说,这是别人说过的话,毛泽东引用的。”


002印有毛泽东语录的手册.jpg

  听到母亲这样说,张红兵勃然作色:“你这不是在贬低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吗?毛主席语录怎么是别人的?我说方忠谋,你不能用语法问题来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

16岁的张红兵是大院里最积极的红卫兵之一,小学还没毕业,就加入了毛主席著作学习小队”,对毛主席极为崇拜。此刻,这个忠诚的红卫兵愤怒了。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张红兵立即对方忠谋进行了批判。但一向从不爱与人争辩的母亲,言辞却越来越激烈



“她说,我就是要为刘少奇翻案,这个可不得了。我就更对母亲不能容忍了,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都被关进大牢了,你还在为他翻案。到后来母亲又说出了一句让我们震惊万分的话:毛泽东为什么搞个人崇拜?到处都是他的像。这下就更不得了了,她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毛泽东。”


话音一落,一家人惊骇万分,攻击诬蔑伟大领袖,这样的反动行为足以招来最严酷的惩罚。深夜的张家小屋就像是惊涛骇浪里的小船。一直看着妻子和儿子争吵的丈夫张月升,此时再也无法沉默了,他站了起来:


“方忠谋,从现在起,你就是阶级敌人,我们要和你划清界限,你把你刚才说的话都给我写出来。母亲坐在藤椅上,拿起父亲的香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了。从小到大,我从没见过母亲抽烟,但是那天晚上她破例地抽起烟来了。她一边抽烟一边说,那还不好写吗?我敢说、敢想、敢干,就敢写。”

拿到了妻子的“罪证”,张月升立刻走出家门,向军代表揭发方忠谋的“反革命行径”。张红兵仍然不放心,他怕父亲还留恋夫妻之情,不是真的去举报,自己又匆匆写了一封检举信,并包上平日佩戴的红卫兵胸章,他也走出家门,把信塞进了县群众专政指挥部军代表的宿舍门缝里。


003张红兵揭发母亲材料.jpg

陈晓楠:你意识到你写的这个结果是什么?

“就是向军代表报案,把母亲抓起来。从幼儿园到小学所受到的教育,就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谁要是反对他,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陈晓楠:这个时候在面前的这个人?

“不是母亲了,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现行反革命,变成了一个阶级敌人了。”

陈晓楠:就因为那两句话?

“对,简直是青面獠牙的魔鬼,瞪着血盆大口,就在那一刻。”


“大义灭亲”之后

  由于父子二人的揭发,“重大反革命”方忠谋被当场缉获。在长长的揭发材料的结尾,张红兵和父亲都写上了“枪毙方忠谋”的字样。同日,张月升还写了离婚申请,和代表儿子脱离母子关系的申请,方忠谋毫不犹豫签上了“同意”。

  因为“大义灭亲”,张红兵被树立为革命典型,在母亲的批判大会上做演讲,他的“革命事迹”还被创作成漫画在县展览馆展出。张家父子一时风光无两,然而小县城里很多百姓,却对他们出卖亲人的行为,暗地里指指戳戳。有人说:张月升肯定在外面有女人了。

  1970年4月11日,在万人宣判大会之后,方忠谋被枪决,她也是固镇县在文革中第一个被处死的“反革命”。

004宣传张红兵“大义灭亲”的漫画.jpg

  方忠谋死后,张方两家也彻底断绝了往来。方忠谋娘家遭到了冲击,二妹忧愤而亡。而张家也并未因“大义灭亲”得到眷顾,“反革命家属“的政治帽子如影随形。张红兵兄弟二人,初中毕业后,没有获得进厂、升学或当兵的机会,被安排下乡插队劳动;张月升则又在后来的大小运动中,经历两次挨整和被免职,日子过得战战兢兢。
  1976年,十年动荡岁月结束,之后的两年,极左思潮统的统治开始松动,对于文革的反思、批判,逐渐蔚然成风。然而就在全中国的老百姓欢欣鼓舞的时候,张红兵却彻底茫然了:自己曾经坚信的革命理想,对伟大领袖的崇拜,难道都错了吗?
  1978年末,多年未见的方忠谋的弟弟方梅开突然找到张家。当时文革的平反工作,正从中央到地方陆续展开,方梅开决定给姐姐伸冤。不久,张红兵父子在报纸上读到了张志新的平反消息后,掩卷长叹,张红兵也终于明白,他对父亲说:“我们当年真的做错了”。

005张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右二张红兵,右三张月升,左三方忠谋.jpg

  母亲,是张红兵生命当中已经消失了近十年的一个词汇。方忠谋死后,张月升把和方忠谋有关的照片、字迹全部统统都毁掉了。而把这个几乎被抹去的母亲,重新“找回来”的过程,强烈地冲击着张红兵。当年他写的是揭发材料,而这一次写的,则是申诉和平反的材料。而更重要的是,母亲为何在那个黑色的夜晚忽然爆发?这一巨大谜团,也在张红兵的回顾中,呈现出惊人的答案。

            母亲的真相


  在张红兵的印象中,母亲方忠谋一直都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医务工作者和一个虔诚的革命者——她曾为一个大出血的产妇献血;一个小男孩患上白喉、被浓痰堵住气管,方忠谋冒着传染的危险,用嘴吸痰,救了对方一命。
  但为什么在1970年2月13日那个夜晚,她会突然歇斯底里、举止癫狂呢?在仔细翻阅了父亲、自己以及其他人的检举材料时,那些尘封的琐碎细节所揭示的真相,令张红兵五雷轰顶、如梦方醒。


006年轻时代的方忠谋.jpg

  1949年,23岁的方忠谋,受地下党父亲方雪吾的影响,加入了解放军,作为护士参加了渡江战役,荣立二等功。但一年后,在家乡的土改运动中,父亲却被当做”地主分子”和“匪特分子”镇压,方忠谋也受到牵连,被当做“特务嫌疑、内控对象”。为了证明自己的革命忠诚,早日入党,她也曾向组织检举揭发过父亲,要求与地主家庭划清界限,不断改造思想,工作上更是积极拼命,做到了固镇县医院门诊部副主任的职位。

  1966年文革伊始,是张家人政治生命最荣耀的一年——方忠谋的大女儿张芳被选为固镇县师生代表,参加了毛泽东第八次接见红卫兵。然而从北京回来不到一周,张芳就因为串联时传染了流脑而病发身亡。


  女儿的死极大地打击了方忠谋,她就像祥林嫂一样四处找人倾诉丧女之痛。据弟弟方梅开回忆,方忠谋曾对他说:“为什么要搞文革,要让学生串联?如果学生们都在学校里好好地上学,大胖(张芳)也不会得这个病死了。”


  然而还没有从丧女之痛中走出来,夫妻二人又先后遭受冲击。张月升首当其冲被打倒,作为固镇县卫生系统“头号走资产阶级路线当权派”,他被戴上高帽游行、批斗。方忠谋作为“走资当权派的臭老婆”,也经常被拉去陪斗。13岁的张红兵则站在台下,看着父母挨斗。父亲被打,母亲护着父亲,拳脚都落在了母亲身上。挨完批斗,方忠谋默默地陪着丈夫,在夜色中蹒跚着走回家。

“从我记事,从来没有看过父亲和母亲这样亲密过。他们走得很近,几乎是肩膀靠肩膀,我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他回家以后就觉得肾脏疼痛,然后就尿血了。父亲开始流眼泪啊,母亲就在旁边安慰他:你要想开一点,你算什么呀,彭德怀元帅那么大的功劳,不也是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吗?就从家里面找来一块布、一些棉花,一针一线的缝了厚厚的两只护膝。再罚跪的时候垫上,可能好受一些。”

007被批斗的张月升(右下角戴高帽者).jpg

  不久之后,方忠谋也在劫难逃——受父亲方雪吾的牵连,她被县医院隔离审查。每天一早一晚,方忠谋都要站在医院门前的大路边低头请罪,其余的时间就是在扫厕所、给医疗器械消毒,双脚胀得连鞋都穿不下。隔离一年之后,组织上终于允许她回家吃饭睡觉,这次回来之后,方忠谋的言行日渐怪异。

 张月升揭发材料——1970年2月7日以来,思想上、精神上、情绪上不正常,如:经常睡不着觉;几次提起已死的女儿张芳,哭哭啼啼;做家务时拿东忘西;她每天睡觉前有洗脸的习惯,有两晚洗了脸之后又洗一次;说话有些颠三倒四……

  炙热信仰的幻灭和残酷生活的双重打击,最终压垮了方忠谋。事发当晚,在讨论文革时,方忠谋和丈夫儿子争执起来,她激烈反常的言行,被惊骇不已的父子俩,完全当作了“猖狂的反动行径”加以举报、揭发,他们不明白,当时的方忠谋精神上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然而,在文革当中,一个“恶毒攻击伟大领袖”的疯子,就真的会被放过吗?


        无法放下的十字架

  张红兵当年写下的一切,把母亲钉上了十字架,而如今,每一个曾经钉子一样砸在母亲身上的词句都反弹回来,让他锥心彻骨。张红兵痛哭着写了近一个月,61页。他把申诉材料初稿读给父亲听,父亲沉思了半饷说,“我们当年的做法,也有点不讲人道了”。

008张红兵文革后参加高考的准考证.jpg

  1980年代,张红兵考上了当地电大中文系。一天,在上古代文学课的时候,他读到了明代散文家宋濂写的《猿说》,如遭雷击。


  “有一种猿猴,猎人把母猴捉到了,扒了皮,小猴子看到它母亲这样下场,抓、撞、反抗,最后这个小猴子也死了。文章最后说,猿猴尚且如此,何况人呢?我看到这些的时候,就在自己心里面痛骂自己:张红兵啊张红兵,你畜生不如啊,动物还有亲情,还有母子之情,你呢,你有吗?” 
  “有一天,母亲突然又出现在我的梦里,我担心她会马上消失,我就拉着母亲的手,哭着说:妈妈,你别走,儿子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啊。可是妈妈不说话,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消失了。”

  2013年,张红兵在网上看到某些人高喊:“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再搞一次文革”等言论,再也无法沉默了。他写下了一篇名为《一个文革“逆子”的忏悔》的文章。在文中,他像当年做“大义灭亲”报告一样,详细描述了1970年,那个残酷夜晚所发生的一切。


“我愿意作一个反面教员,把我家庭里面发生的这件惨绝人寰的惨剧,展现给世人来看。把这一块血淋淋的伤疤,揭开来给人看,让大家思考,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人间悲剧?怎样才能避免这个悲剧重演。”



009方忠谋之墓.jpg



陈晓楠:有的人会说因为它是时代造成的,并不是自己造成的。

“从负责来说,社会的归社会,家庭的归家庭,个人的归个人。”

陈晓楠:你并没有打算放过自己?

“没有,我应该背上这个沉重的十字架,它并不因为我现在公开地说出这件事情,它就消失了,它将永远由我肩负着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一直到我走进坟墓的那一天。”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转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柴静



文革过去了,但带给我们中国人的不仅仅是伤痛,它激发了人性中邪恶的一面并得到了加强。中共告密文化的流行,会影响很广很久。中国人即使彻底铲除了共产党,我们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揭发老师与揭发母亲只有一步之遥。





































































浏览(1283)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王岐山只说了一半的话 2019-07-08 18:20:04

王岐山说: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也离不开中国。

王岐山这是把中共当成中国了,这话说的没错。但是,如果中国和世界的发展离开中共,将会变得会更好。

浏览(1152) (7) 评论(0)
发表评论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发表长 2019-07-08 18:16:48


... ...他们所说的"中国防火墙长城"也越筑越高,严重限制着中国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到2020年,中国的统治者试图落实奥威尔式的体系,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信用分数",建立在几乎控制人们生活各个层面。套一句这个计划蓝图的官方说法,该体系"让守信者畅行天下,让失信者寸步难行"。在宗教自由的问题上,新一波的迫害正冲击着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上个月北京关闭了中国最大的地下教会之一。在全国各地,当局拆毁十字架、焚烧圣经、监禁信徒。北京如今还与梵蒂冈达成协议,让公开宣称不信神的共产党,在任命天主教方面,发挥直接作用。对中国的基督徒来说,这是绝望的时刻。北京也在打压佛教,过去十年来,超过150名藏僧为了抗议中共压制他们的信仰和文化而自焚。在新疆,共产党在政府拘留营内监禁了多达一百多万维吾尔族穆斯林,他们在那里接受昼夜不停的洗脑。拘留营的辛存者描述他们的经历说,这是北京当局蓄意要扼杀维吾尔文化并消灭穆斯林信仰。历史已经证明那些压迫本国人民的国家很少就此住手。
  北京还试图将其势力扩展到全世界各地,正如哈德逊研究所的白邦瑞博士所写的"中国反对美国政府的行动和目标,实际上中共正与美国的盟友和敌人建立自己的联系,这与北京的任何和平积极的意图背道而驰"。事实上,中国用所谓的"债务外交"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今天,中国提供数千亿美元的基础建设设施贷款给亚洲、非洲、欧洲以及拉丁美洲的政府,这些贷款是不透明的,带来的利益也压倒性的流向北京。问问斯里兰卡吧,他们借了巨额债务,让中共的国企建造商业价值存疑的港口。两年前,斯里兰卡无法偿还贷款,于是北京迫使斯里兰卡将新建的港口交到中国手里。这个港口可能很快就要成为中国不断壮大的蓝水海军的前沿基地了。在我们的半球内,北京向委内瑞拉腐败无能、一直在压迫自己人民的马杜罗政权提供了50亿美元的可以用石油偿还的贷款,中国还是该国最大的单一债权人。让委内瑞拉人民背上了超过500亿美元的债务,即使他们的民主已经名存实亡。北京还左右一些国家的政治,透过直接支持那些要承诺配合中国战略目标的政党和候选人。自去年以来,中共已经说服三个拉美国家与台湾断交转而承认北京。这些行动威胁到台湾海峡的稳定,美国对此予以谴责。尽管我们政府将遵守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所反映的一个中国政策,但美国始终相信台湾对民主的拥抱为所有华人展示了一条更好的道路(掌声)。这些只是中共试图在世界各地推动其战略利益的几种方式而已,且其强度和复杂程度都在提升。然而,前几届政府忽视了中国的行动,在很多情况下,还助长了中共。不过,这样的日子结束了。
  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一直在以重新焕发的美国实力来捍卫我们的利益。我们正在使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更为强大。今年早些时候,川普总统签署法律,让我们的国防经费有了里根时代以来最大的增长,拨款7160亿美元以加强美军在各个领域的实力。我们正在现代化我们的核武就军火库,我们正在部署和开发新的先进战斗机和轰炸机,我们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舰和战舰,我们对我们的武装部队的投资是前所未有的,包括启动建立美国太空部队的进程,以确保我们在太空的主导地位。
  此外,我们已经采取行动授权,加强在网络世界的能力,以建立对我们的对手的威慑力。在川普总统的指示下,几乎占我们全球贸易赤字的一半,我们还在落实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关税,最高额的关税特别对准了北京试图占领和控制的先进产业。总统叶明确指示,我们还将征收更多的关税,甚至可能大幅度提高一倍以上,除非能和中共达成公平与对等的协议(掌声)。
  这些以美国实力展开的行动带来重大冲击,中国最大的股市在今年头九个月跌落了25%,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本届行政当局对北京的贸易行为采取了坚定的立场,正如川普总统明确表示的,我们不希望中国的市场遭受损失,事实上,我们希望他们的市场繁荣,但是美国希望与北京寻求自由、公平和对等的贸易政策。我们将继续坚持要求他们这样做(掌声)。可悲的是,中共的统治者到目前为止,拒绝走那条道路,美国人民应该知道,作为对川普总统所采取的强硬立场的回应,北京正在推动一场全方位且计划周密的行动,以破坏我们对总统的支持、我们的议程和我们国家最珍贵的理想。
  今天我想告诉你们,你们了解到中共在美国国内所采取的行动,有些是我们从情报评估中收集的,有些是可以公开获取的,一切都是事实。就像我说过的那样,就在我们此时说话之际,北京正在利用全政府的方式来推进其影响力并谋取其利益。北京正在以更主动和胁迫性的方式使用这种力量,干涉我们国家的国内政策并且干预美国的政治。今天,中共政府正在奖赏或胁迫美国的工商企业、电影制片商、大学、智库、学者、记者、地方及各州和联邦政府官员。最恶劣的是,中共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以影响美国公众舆论,影响2018年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坦率的说,川普总统的领导正在奏效,因此中共希望我们有另外的不一样的总统。毫无疑问,中共正在干涉美国的民主运作,就像川普总统上星期所说的那样,我们"发现中共试图干预我们2018年的中期选举"。我们的情报界表示,"中共正在瞄准美国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员,利用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分歧,利用贸易关税等尖锐问题,来提升北京的政治影响力"。
  今年6月北京发布了一份名为"宣传管理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战略。这项通知的原文说中国"准确而谨慎的打击、分裂不同的美国国内团体"。为达此一目的,北京派遣秘密行动人员、影子组织和宣传机构,来改变美国人对中国政策的看法。我们情报界一位资深的官员最近告诉我说,与中国正在美国各地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罗斯的所为是小巫见大巫。美国人民应该要知道这些。一些中共高级官员试图影响一些美国商界领袖,利用他们维持在中国运营的愿望鼓励他们谴责我们的贸易行动。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中共威胁不批准一家美国大公司在中国的营业执照,如果他们拒绝公开反对美国政府的政策。当谈到影响中期选举时,只需要看看北京针对我们的关税政策所提出的反制关税。中共征收的关税针对的是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行业和州。据估计,中共瞄准的美国的郡有80%以上曾在2016年投票支持川普总统和我。如今,中共希望影响这些选民反对我们的行政当局。中共也直接吸引美国选民。上个星期,中共出资在《得梅因纪事报》中插入了一份多页的增刊,而那里是2018和2020选举的关键州。那些广告的版面设计看上去像是新闻报道,把我们的贸易政策说成是鲁莽的、对爱荷华州的人是有害的。幸运的是美国人不吃这一套。例如,美国农场主和总统站在一起,也正在看到川普总统所采取的强硬立场的真正结果。其中包括本星期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我们以实质性的方式为美国产品打开了北美市场。USMCA对美国的农场主和制造业来说是重大的胜利(掌声)。
  然而中共的行动并不仅仅专注于影响我们的政策和政治,北京还在采取措施利用其经济杠杆力和巨大市场的吸引力,提升对美国企业的影响力。北京如今要求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合资企业,在公司内部建立他们所说的"党支部",让共产党在雇人和投资决策上拥有发言权甚至否决权。中共当局还威胁那些美国公司,小心描述台湾或者妄议中共的西藏政策。北京迫使达美航空公开在网站上为没称台湾为"中国的一个省"而道歉。北京还迫使万豪国际开除了一名只是对一条西藏推特消息点赞的美国员工。北京经常要求好莱坞严格地正面描绘中国,那些没有这样做的片场和制片人就会受到惩罚。北京的审查人员对哪怕对中国只有小小批评的电影都迅速加以剪辑或取缔。影片《僵尸世界大战》必须删掉剧本里提到的一种病毒,因为这种病毒源自中国。电影《赤色黎明》利用数位技术处理,把反面人物变成朝鲜人而不是中国人。
  但是除了工商和娱乐领域之外,中共还在美国,坦白的说是在世界各地的宣传管道砸了数十亿美元。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如今在美国30多个电台播放对北京友好的节目,很多电台位于美国的大城市。中国国际电视台触及到7500万美国人,它直接从共产党领导人那里接受行动命令。中共的最高领导人视察央视总部说了这样的话,"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出于这些原因和这一现实,司法部在上月下令登记为外国代理人。共产党还威胁和拘押那些对问题挖掘太深的美国记者的中国家属。中共还封锁美国媒体机构的网站并让我们的记者更难取得签证,这发生在《纽约时报》发表了有关中共一些领导人的财富调查报告之后。但是媒体不是中共试图营造审查文化的唯一领域,学术界也是这样。只需看看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就够了,这个组织在美国各地校园有150多个分支。这些群体帮助为在美国学习的43万多中国国民中的一些人组织社会活动。当中国学生和美国学校偏离了共产党路线时,他们会向中国领事馆和大使馆报告。在马里兰大学,一名中国学生最近在毕业典礼上,谈到了她所说的"言论自由的清新空气",共产党的官方报纸立刻谴责了她。在中共控制的社交媒体上,她成为了一场批评风暴的受害者,她的家人在国内也受到了骚扰。而对马里兰大学而言,它与中国的交流项目也大幅度减少。
  中共还通过其它方式施加学术压力。北京慷慨地向大学、智库和学者提供资金,以规避中共认为危险或冒犯的观点。中国事务专家尤其知道,如果他们的研究与北京的口径相抵触,他们的签证将被延迟或拒绝。即使避免从中共拿钱的学者或组织,也成为中共打击的目标。哈德逊研究所就有亲身体会。在你邀请了一位北京不喜欢的演讲者之后,你的网站遭到了来自上海的网络攻击。哈德逊研究所比多数人都了解中共试图破坏美国今天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从整体上看,这些行动是为了不断加大力度转移美国公众舆论和公共政策以偏离川普总统坚持的"美国优先"政策。但是,我们想中国的统治者发出的信息是,本届总统不会让步(掌声)。美国人不会动摇,虽然我们希望改善与北京的关系,但是我们将继续坚定的捍卫我们的安全和我们的经济。本届行政当局将继续采取果断行动,保护美国的利益、美国的就业和美国的安全。在我们重建军队的同时,我们将继续维护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利益。
  在我们回应中国的贸易行为时,我们将继续要求与中国建立自由、公平和互惠的经济关系。我们将要求北京打破贸易壁垒,履行义务,全面开放经济,就像我们开放经济一样。我们将继续对北京采取行动,直到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永远消失。我们将坚定立场,直到中国政府停止强行技术转让的掠夺性做法。我们将保护美国企业的私有财产和利益(掌声)。
  为了推进我们对印度-太平洋自由开放的愿景,我们将同从印度到萨摩亚一带与我们有着共同价值体系的国家建构更加稳固的新纽带。我们的关系将源于伙伴关系的尊重而非统治。我们正在双边基础上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就像上周川普总统与韩国签署了一项改善后的贸易协议一样。我们不久还将与日本进行历史性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掌声)。我还高兴的报告,我们正在精简国际发展和金融项目,我们将给外国一个公正、透明的选择,以取代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事实上,本周川普总统将把《建设法案》签署成为法律。下周,我将有幸代表美国参加在新加坡举办的东盟峰会和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论坛。在那里,我们将公布新的措施和计划,支持一个自由开放的亚太地区。我将代表总统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美国对印太地区的承诺从未如此坚定(掌声)。在国内,为了保护我们的利益,我们最近加强了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权力,加强了我们对中国在美投资的审查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当涉及北京对美国政治和政策的恶意影响和干涉时,我们将继续揭露它。无论北京采取何种形式,我们将与社会各阶层领导人合作,捍卫我们的国家利益和最珍贵的理想。美国人民将发挥决定性作用,事实上,他们已经在起作用了。
  当我们聚集在这里的时候,一种新的对中共的共识正在全美兴起。越来越多的商界领袖考虑的是,进入中国市场如果意味着要交出他们的知识产权或协助北京对人民的压迫,他们会三思而后行。更多的企业会效仿。举例说,Google应立即终止"蜻蜓"应用的开发,该应用将加强共产党对中国消费者的审查并损害中国消费者的隐私(掌声)。我们也很高兴的看到更多的记者公正和不为恐惧的报道真相,深入挖掘中国任何干涉我们社会以及背后的原因。我们希望美国和全球的新闻机构继续努力。越来越多的学者也在大声疾呼,捍卫学术自由,越来越多的大学和智库也在鼓足勇气决绝中国政府的快钱,他们认识到每一美元都有相应的要求。我们相信,这个队伍会不断壮大。在全国范围内,美国人














浏览(1043) (6)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