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武秦岭的博客  
以前在老冯家做研究,现在到山上来看看。  
网络日志正文
病毒攻陷北京网控中心,中国网民狂点赞。 2020-02-27 21:15:39

2月25日,中国“财新网”微博账号报道:

【北京连续两日无新增后又添1例确诊 防控形势依然严峻】2月24日0时至24时,北京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该病例有外省市接触史。根据北京发布官微,该病例曾在安贞街道裕民路甲3号活动。

这则看似平淡无奇的消息。却引发了中国网民迅速“暴动”:大家疯狂为该报道点赞,短时间内达到11,590个赞。网管当局似乎察觉到异常,随即锁住该文不允许再点赞了。

中国网友们这现象很不寻常。因为正常人不会为一个人生病而高兴到点赞。这样做有违基本伦理道德。因此,当成千上万网民无视基本伦理道德而为一个人得病的消息而疯狂点赞的时候,旁观者会感到很吃惊:为什么会这样?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如此遭人恨?

原报道并没有给出患者姓名。也就是说,网民们甚至都还不知道他或她是谁就要庆祝。这说明网民并不在乎谁得病了,而是在乎别的什么东西。那到底是什么?

读一读该文下面几则网民留言就会知道,网民们并不痛恨任何个人,而是痛恨那个坐落在“裕民路甲3号”的政府部门。留言的网民们用模糊隐晦的字符表达出自己想説的话:

northsheep:这个地址有点意思,头一次想对肺炎说… (这个“…”显然代表“感谢”)

刘鑫归来阿哩哩:中锅妄忄拌? (“中国网信办”的谐音)

周瑜BUAA:裕民路甲3号

海淀区黄景瑜:cncert?(cncert是“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的英文简称)

饭量大过胆量:主管部门中招,墙要塌了? (谁都明白他在说中共网络防火“墙”)


image.png 

 

看到这些一切都清楚了。中国网民们痛恨的,是中共网络控制中心“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

中文维基百科这样介绍该中心:


image.png


就是这个机构,几十年来用臭名昭着的“网络防火长城”封锁中国网民瞭解境外资讯的通道。同时并严密监控中国人民在网络上的活动,打压制网民的言论自由。大量中共网管官员们在这个中心的指挥下忙着删帖、封号、“训诫”、恐吓网民。甚至将他们拘押判刑。

难怪中国网民如此痛恨这个部门。以至于在里面的一个工作人员无辜染病也能激起大家喜庆的反应。民苦苛政久矣

事情还没完。两天之后,该中心又有十人中招:

新京报快讯(记者 沙雪良)2月26日0时至24时,北京市新增1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在27日北京市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这10例均为2月25日北京市公布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发病后诊断,经现场流行病学调查,判断该起疫情为输入性单位聚集性疫情。

此前,据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月25日消息,2月24日,北京市新发新冠肺炎1例。该病例活动小区或场所为朝阳区安贞街道裕民路甲3号

庞星火介绍,2月23日,北京市接到一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报告,2月24日4:00,该病例确诊,将其密切接触者均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截至2月26日,在其密切接触者中共确诊10例,故这起聚集性疫情共涉及确诊病例11例,其中10例是在京某事业单位外购服务的物业管理公司员工,1例是餐饮公司员工,11名病例发病前都住在所服务单位的集体宿舍,或在集体宿舍旁物业办公室办公。所有病例均已转至市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目前病情稳定。该起疫情已判定密切接触者178人,市、区疾控中心对该单位进行了全面消毒,并实施了健康监测等综合防控措施。

庞星火介绍,首发病例孙某某,一直在用工单位从事保洁服务。2月18日出现咳嗽症状,之后一直带病上班,2月22日晚自感畏寒,2月23日2:00自测体温38度,当日8:00赴医疗机构就诊,被诊断为疑似病例。对首发病例孙某某的感染来源进行追溯,发现该患者返京后在单位隔离期间曾密切接触河北返京一同事,该名同事2月3日自河北邯郸回京,2月7日出现呼吸道症状, 2月9日返回河北邯郸家中。经河北疾控中心采样,发现其新冠病毒抗体阳性,提示曾经被新冠病毒感染。

(原文网址:http://www.bjnews.com.cn/news/2020/02/27/695794.html)


这下网民们更爽了。但中国境内的网民在中共的严密监控下很难直白地表露心境。即便发了声,也会很快遭到删除。但在位于海外的“品葱网”上,网民就可以充分放开,直白呛声:


image.png 

(原文网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5287)


网民还发现中共当局发佈的疫情数字兜不拢


新京报网27日的报道提到:

对首发病例孙某某的感染来源进行追溯,发现该患者返京后在单位隔离期间曾密切接触河北返京一同事,该名同事2月3日自河北邯郸回京,2月7日出现呼吸道症状, 2月9日返回河北邯郸家中。经河北疾控中心采样,发现其新冠病毒抗体阳性,提示曾经被新冠病毒感染。

出于对疫情的警觉,有些网民想知道河北邯郸那个确诊病例更具体的情况。特别是邯郸市民,更想知道那个患者离自己的家有多远。但当他去核查河北邯郸疫情报告时,却找不到相应的信息:


image.png


京媒说有,河北省的疫情报告里却找不到。“行动轨迹都对不上啊”。叫世人怎么相信中共政府?

众所周知,中共长久以来都是靠着操纵数字以隐瞒真相维持社会稳定和政权安全的。显然这次没有例外,也不可能例外。

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昨天也发表独家报道:山东内部文件:确诊数是公布的数倍

该报道引用一份山东省政府内部文件的数字与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进行比对。发现两者差距甚大:

由于中共掩盖新冠肺炎疫情并导致病毒向全球扩散,外界对于中共发布的疫情数据普遍持怀疑态度。大纪元日前获得中共内部文件,证实了中共在疫情数据上造假。中共山东省卫健委文件显示,内部上报的“当日检测标本阳性数”——即确诊病例,是官方发布的新增确诊病例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浏览(610) (8)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2-28 03:12:33

防火墙中心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