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若慧的博客  
有感而发  
        http://blog.creaders.net/u/201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观Billy Graham 图书馆有感 2018-04-30 18:21:30

Billy Graham 图书馆有感


八十年代末我刚到美国不久,从电视屏幕上看到万人体育场上一位颇有修养的绅士正在慷慨激昂地演讲,他那具有感召力的演讲深深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的室友说: 他叫 Billy Graham 是很有影响力的宗教领袖。 从此我记住了他的名字,这几十年间时常能见到一些他的新闻报道,今年二月得知他与世长辞了,享年99岁。这么多年我虽知他的姓名,却对他的经历和生平知之甚少。


就在最近一个春光明媚的四月天,新结识的张牧师热情地带我参观 Billy Graham(比利·格雷厄姆)图书馆。时值他离世不到两个月,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图书馆位于北卡洲夏洛特市,于2007年建成开放。其建筑很有特色,象一处农场谷仓,主展馆前面襄嵌了巨大明亮的十字架窗,将宗教与他出生并长大在农场的背景完美地呈现了出来。


从图书馆的资料中我了解到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著名的牧师,他还和11位美国总统有交情,是他们的良师益友。他不仅在美国有巨大的影响力,看到他与世界各国政要们的照片,就知道他在整个世界范围的知名度很高。令我惊呀的是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包扩中国,前苏联,古巴和朝鲜等国的最高层领导人都与他会见过,他得到了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的邀请,我想他对世界的贡献一定不仅仅局限在宗教领域。从影像记录中看到他走遍世界各地,哪里有灾难,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他将毕生的精力致力于宗教与和平事业,是宣扬博爱的使者,深受民众尊敬和爱戴。图书馆还陈列了很多实物,让我感兴趣的是一张尼克松总统在1970年写给格雷厄姆的五美元支票。这其中有个小故事,在格雷厄姆主持的一次募捐活动中,尼克松发现自己的钱包中没有钱,格雷厄姆机智巧妙地给了尼克松现金而没有被人注意到,解了尼克松的尴尬之围。事后尼克松写了支票还给了格雷厄姆,但是支票从未兑现,现在保存在了他的图书馆。


从展览中我第一次了解到格雷厄姆牧师的夫人Ruth 。她出生在中国的江苏淮安,在中国渡过了童年。她的父亲在中国行医传教25年,他们一家有着深深的中国情。展厅中有一个很大的中国牌楼,展柜中陈列着Ruth 儿时在中国的玩具,文具,水彩画册,以及她喜爱和保存的中国艺术品。她一生抚育了五个儿女,她会作画,赋诗,写书,还是丈夫事业的贤内助。这位以“中国女儿”自居的美国人2007年去世,在她的墓碑上刻有中文繁体字  ”。我想这是她心中最崇尚的一个中文字吧,她一定对“义”字有深刻的理解,追求并发扬道义,正义,忠义和仁义的美德。我深深地被她的中国情结所感动。


在大厅中看到对格雷厄姆牧师的追悼和葬礼的录象和照片。他的棺木在葬礼前从北卡运到国会大厦接受民众瞻仰,是美国第四位获此殊荣的一般公民, 可见他的确是一位平民伟人。我注意到一张格雷厄姆牧师全家几代人在他棺椁旁的合影,几乎所有的家人都是面带笑容,无一悲伤面孔。这一反映西方或宗教文化的场景让我多少有点小小的惊呀,和国人办丧事多为悲哀沉重的表情有明显的不同。葬礼是按照格雷厄姆的遗愿在他的图书馆前一个临时搭建的白色帐蓬下召开的,随后他被安葬在已故妻子 Ruth的旁边。


从图书馆出来,顺着花园的十字形砖来到格雷厄姆牧师和妻子的墓地。我原以为墓地会是一片宽阔的地方,或会有一个高的纪念碑,然而却出乎我的意料。他们二人的长眠之地是那样的不显眼,两块石碑平躺着,占地面积很小,周围只有一小圈白花环绕,伟人的墓地如此平凡和简单。联想起刚在图书馆看到的一幕幕他们生前的影像画面,他们对社会奉献的一生,着实令我对他们肃然起敬。

 

图书馆还包括一处格雷厄姆牧师童年时期的住宅,在那里可以看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生活场景。当我离开图书馆时仍感到意犹未尽,这一天我了解到不少30年前我就知其名却不太知其人的比利·格雷厄姆牧师夫妇,很有收获。

 

Billy Graham 图书馆外景

20180403_115705.jpg



童年时的住房

20180403_115658.jpg



尼克松写给Billy Graham的支票

20180403_105000.jpg



Billy Graham在中国长城

20180403_110038.jpg



夫人Ruth展厅中的中国牌楼

20180403_103433.jpg



Ruth 的遗物

20180403_103201.jpg



Ruth 的遗物

20180403_103313.jpg



Billy Graham 的亲属合影

20180403_113529.jpg



Ruth的墓碑刻有中文“

20180403_114329.jpg



Billy Graham和夫人Ruth的墓地

20180403_114428.jpg



Billy Graham和夫人Ruth的墓地

20180403_114610.jpg



Billy Graham和夫人Ruth (网络照片)

TV-Special-Header-Img-11-16.png



































浏览(91) (3) 评论(2)
发表评论
写在出国三十年之际 2018-01-06 04:32:14

写在出国三十年之际

 

三十年前的今天,1988年1月6日,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一天,也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为了这一天我经过两年多的不懈努力,通过层层考试,真可谓是过五关斩六将过来的。这一天,乘坐在前往美国的飞机上,我兴奋,出国学习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好奇,知之甚少的美国会是什么样子?我忐忑不安,在异国他乡的学习生活我能适应吗?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三十年一晃而过。我在美国的三十年经历了苦读博士学位,生活的磨难和职场的拼博。我在国内的三十多年经历了知青插队,1977年高考和改革开放。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在这两个不同国度的三十年都是五味俱全,崎岖坎坷。

 

随着社会,时代的发展,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现在的留学与八十年代末的留学生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在来美三十年之际,我思续万千,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尤其是初到美国的日子历历在目。

 

我清楚地记得,三十年前的1月7日下午二时许,我只身一人在纽约机场侯机。由于目的地的天气状况,航班先是延迟,到天黑后取消改为第二天早7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这个初次走出国门的人束手无策。我在机场徘徊了很久,希望能找到中国人帮我想想办法,可是在那个年头,我连一个中国人也没见到。我很沮丧,已经三十多个小时几乎没能入睡,头疼脑涨,快坚持不住了,真的没有勇气在机场独自等到次日。在举目无亲的纽约,我想只有给领馆打电话,可是没有零钱,也根本不会用机场的自动付费的电话。我忍不住急的抹起眼泪来,一位好心的机场工作人员见状询问我,帮我打通了领馆的电话,而且是接通了三次,我先后和不同的人说明原因,才让我当晚能在领馆住下。第二天大早我冒着鹅毛大雪赶到机场,听到广播说飞行员因大雪赶不到,行程再度推迟。望着外面的积雪,我真担心那一天又走不成。还好,又几经波折改票,终于在中午12点半登上了飞机,下午2点半到达了所去城市,才知道那里遭遇了十年不遇的大雪。从1月6日早9点半从北京起飞,到8日下午2点半到达终点,历时63 小时,经过约五次改签。途中经历的细节远远不能由上述一段文字概括表达完整。那时没有手机,在这期间和家人完全是失联状态。在今天看来整个世界如同地球村,旅程曲折这可能算不上难关。但30年前的情况不同,那是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国度,独自一人前往美国对我来说是挑战,也算是我的历险记了。这一路闯过来,心理上经受了出国后的第一次严峻的考验。从那时起,我就想今后出远门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无所畏惧了!


我还清楚地记得,到校后第三天就坐在教室上课了。当时我们这一代人普遍英语基础薄弱,尤其是理科专业英语词汇量匮乏,对我来说上课如听天书。我国内的同学至今保存着三十年前我写给她的几封信,我写道:有天晚上复习当天学习的内容,我简直是看一页哭一会儿,一点点啃。有的课程没有书,只有老师的笔记,草体,很多字认不出来,都没法查字典。每天都在苦苦挣扎,读不完的书,记不完的词。第一个月我是在极度苦恼中度过的,心中无数次打退堂鼓,甚至后悔出国。但是深知没有退路,只有咬紧牙关硬着头皮读下去,拼命的努力,以超越自己以往的理解力和记忆力来学习,每当考完试我都摊在床上不能动了。功夫不负苦心人,一个学期下来我取得了理想的成绩。我在信中还写道:“在这里最大的快乐莫过于收到家信和取得好成绩了。”从第二年开始我获得了助教奖学金,每个学期带三个班的实验课。做助教每个学期学生要给我们评分,4分为满分,我曾得到的评分为3.71,居全系助教的第二名,学生们还给我写了很多好的评语。自从有了奖学金经济上不再桔据了,但学业上并非一帆风顺,压力从未消失过。要通过博士资格考试,确定研究课题,完成规定的所学课程,做一系列的实验,大量的阅读参考文献,写论文,毕业前的综合考试(分笔试和口试),最后论文答辩,这又是一番过五关斩六将的过程。无疑,要获得博士学位需经过长年的努力和拼博,有毅力,有恒心。最终我的第一篇博士论文在毕业前发表在所学专业的一流杂志。在读博的过程中,培养了我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奠定了搞科研的良好基础,在以后的大学和公司的工作中,相继发表了许多的论文,其中一篇做为合著者发表在了著名的《自然》杂志。

 

我还清楚地记得,刚到美国住在一个估计约百年的老房子,设施极为简陋。我们五个人住在一个大卧室,床垫是捡来的。那几天刚下过大雪,不巧暖气也坏了,一时修不好,我每晚半夜都冻的腿抽筋。有天早晨我从冰箱拿牛奶,忽然觉得伸到冰箱的手感到有点暖和,我很好奇,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正好桌上有个白色华盛顿纪念碑样式的温度计(标有华氏和摄氏),我一看是摄氏零下2度。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看看自己身着厚厚的羽绒服,嘴里呵出的热气,还有四面薄薄的墙壁,这意味着室外有多冷室内也几乎有多冷,难怪我会觉得冰箱里暖和呢!我不禁感叹这洋插队也真赶上当年在农村插队住在纸糊窗户的房子里,冬天怕鼻子冷,戴着口罩睡觉的日子了!在这座老房子居住一年的日子里,室友们都非常节俭,不仅冬天受冻,夏天还受着酷热的煎熬,只能每晚睡前开大约半小时空调。除了这些难处,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屋里住着不怕人的大大小小的老鼠。常常做饭时小黑老鼠们就在我们的脚边绕来绕去,我不敢低头看它们,可是不看说不定就踩到老鼠了,更可怕。我最讨厌并且最害怕老鼠,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生活状况。我告诉了导师,他马上带我去店里买了老鼠夹子,经过一段时间老鼠被全部消灭或逃走了。细想起来那一年生活中的“奇闻怪事”数不胜数,生活条件比我在国内时差的很多,谁能想到在发达国家留学居然会有这般的生活体验呢?

 

我还清楚地记得,出国前四岁多的女儿生怕我离开她,我特别发愁道别的那一刻。可能是我的母亲说服了她,临行前女儿特别乖,特别的开通,她站在床上用小手轻轻地推了我一把,说:“妈妈你走吧,可是要早点儿回来”。顿时我的鼻子发酸,眼里充满了泪水,扭头就走,谁料想这一别就是几年。刚到美国最初的一段时间,每当忙碌完一天,走在回往住处的路上,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唱着女儿喜欢唱的儿歌,边唱边留泪,眼泪一串串洒在路上。在离别多年的日子里我有一本写给女儿的日记,记录着我对她深深的爱和想念,记录着家人来信中对她成长的描述。女儿曾在7岁时写给我的信中说:“妈妈,我真想叫你 100 声妈妈”。毫无疑问,一家人长期分离,特别是对母亲和年幼的孩子都是难以言说的痛苦。尤其是在那个通讯不太发达的年代,思念之苦是现代用手机和视频的人们无法体会到的。直到我出国五年时,女儿才来到美国。在机场,女儿抱着我说:“妈妈,这不是在做梦吧,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相信我的这些经历也是八十年代末来美留学生的共同写照。那个年代留学生为数不算多,当时我所在的学校只有几十个中国学生。我们中的大多数是77,78级,年龄在30岁左右。我们这批人从小到大在国内就经受过艰难困苦的磨砺,来到美国在学业和生活中亦能吃苦耐劳,自强不息。

 

三十年磋跎岁月,脑海中有多少不能忘却的记忆。我感谢丈夫,和我心心相印,越洋往来的300余封家书是我精神的支柱;我感谢父母,悉心抚养照顾年幼的女儿长达五年,让我能安心专心地读书:感谢我的弟弟妹妹,亲朋好友的支持,帮助我渡过了来美最初几年的难关。在事业上,我感谢导师和多位教授在学术上的指导,感谢我的几位好同学好朋友在困难时鼎力相助。如今我的职业生涯已经画上了句号,纵观过去几十年,我在年轻时幸运地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政策,有机会选择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这些选择和改变是源于努力和在困难时的不放弃。我希望自己能像当年来美国一样,勇敢地迎接老年的挑战,谱写好老年生活的篇章。

 

 相关文章

缅怀恩师
家书抵万金

 




浏览(6129) (44) 评论(49)
发表评论
共享美味芒果 2015-05-31 11:01:44

院里种有芒果树,味道香甜可口。与亲朋好友共享美味芒果是我的快乐,让院里的小动物们分享,也是件开心的事。

成熟的芒果滚落到湖水中,一只乌龟两臂“捧”着芒果专注的享用香甜的果实

相机快门的卡嚓声惊扰了乌龟,它抬头侧耳倾听。又听到我连拍的声音,它迅速弃果游入水中

龟走鱼儿来分享,诺大的芒果管饱吃吧!

芒果美图







浏览(828) (1) 评论(0)
暂不接受评论
靓丽的蟹爪兰 (试镜头) 2014-12-10 14:20:48

丽的蟹爪兰 (试镜头)

新添了一个 50 mm 镜头,应该适合拍人像,先用花练习一下,也和18-200 mm 镜头比较一下。

150 mm 镜头, f/3.5, 1/50 sec, ISO-200

 

2. 50 mm 镜头, f/4.5, 1/80 sec, ISO-400

3. 18-200 mm 镜头, f/8, 1/250 sec, ISO-125, 105 mm

4. 18-200 mm 镜头, f/8, 1/1000 sec, ISO-200, 200 mm

浏览(478) (1) 评论(2)
发表评论
院里来了只美洲鬣蜥 2014-08-24 12:40:14

院里来了只美洲鬣蜥

晚饭间透过玻璃门突然看到一只特大绿蜥蜴在后院里漫步,此景可真少见呀。为了不惊动它,我只能从家里拍照。这个看似恐龙的爬行动物从头到尾有一米多长,样子好恐怖。这种小动物分布在中南美,和南佛洲,寿命长达十年,爱吃植物的叶子,果实。联想起近日菜叶被吃,没准就是它干的,可千万别在我家院里住下来。





顺便将一月在墨西哥拍到的此种大蜥蜴照片发出来























浏览(1127) (0) 评论(7)
发表评论
总共有11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