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北京部落  
天南地北胡侃  
        http://blog.creaders.net/u/201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平安夜里的烤鸭 2016-12-24 22:38:30

今天是平安夜,在朋友家里过的。吃完饭,女人们收拾锅碗瓢盆,我用手机上网,继续写之前没写完的博客。

 

几个星期前,部落婆的会计女友邀请我们去她家过平安夜。我说,出去吃吧,太麻烦了。会计一再坚持,说出去吃没那个气氛。我就不强求了。

 

会计问想吃什麽?我答,圣诞节吃什麽都不知道,你这二三十年白在加拿大混了,当然离不开火鸡了。会计说她不会烤火鸡。听了,我要骂娘,心想不会烤火鸡,你TNND的请什麽客?

 

会计问我,你会吗?我转头看部落婆。这可吓坏了部落婆,说她可不会。会计知道部落婆没这本事,转头看着我。我对会计说,你想得美,烤火鸡要四五个小时,我不能提前四五个小时上你家吧?算了,我烤一只小火鸡带过去。会计说,那谢谢了。

 

得,还没作客,我就先赔了一只火鸡。其实,我巴不得不吃火鸡,已吃够了。这话我没说出口。

 

会计问,还吃什麽呢?这时我真想骂人了,可她是个娘们儿,骂不出口。会计说,吃饺子吧?我说这叫什麽事儿,平安夜家宴吃火鸡就饺子?没听说过。会计说,就这麽定了,中西式平安夜家宴。

 

离开会计後,部落婆埋怨我揽活。我说,你怕我累着,你做?部落婆说她去买火鸡。我说,买狗屁,不买!我自有办法。你那朋友不按规矩来,平安夜吃饺子和火鸡,这叫他妈的什麽事?部落婆笑,却帮不上忙。我又说,我这一辈子倒了邪霉,跟我的女人没一个比我会做饭的。部落婆说,包括白妞和西餐?我自豪地答,当然!

 

1223日到了,看我还没动静,部落婆着急了,便问到,明天就平安夜了,火鸡呢?我答,去他妈的火鸡,我才不烤呢!你去准备圣诞礼物。明天,我肯定带去一只两条腿的家伙,让你们丫的吃惊。部落婆终於明白点,问,是水里游的还是地上跑的?我答,也许跟火鸡沾点亲,今天不说,明天去的路上就知道了。

 

今天是1224日,平安夜赴宴的日子到了。部落婆准备好礼物,上了我的车问:火鸡呢?我笑笑,没吱声。车飞速上了高速,不一会儿下了高速,还有几公里就要到会计家了。部落婆急了,火鸡呢?我没搭理,拐进一餐馆停车场。部落婆认出来了,脸笑开了花,是家卖挂炉烤鸭的餐馆。

 

部落婆在车里等着,我走进餐馆要了一只烤鸭,要求砍去鸭头和鸭屁股,切成块放进两个餐盒里。之後,我提着烤鸭走出餐馆,跟部落婆说,阿弥陀佛,平安夜吃火鸡的表亲,行吧?部落婆点头笑。

 

到了会计家,我把车停在她家车库门前,下了车。会计赶快从房子里迎出来了。部落婆送上圣诞礼物和装着“火鸡”的口袋。会计接着热乎乎的“火鸡”口袋,部落婆马上说,我们都上他当了,这不是火鸡,是火鸡的表亲。我加了一句,对不起,我带来的是水里游的火鸡,不知这口袋里装的是火鸡的表弟还是表妹。会计反应过来,大笑。

 

平安夜赴宴,吃的是我自己带的挂炉烤鸭,就着饺子等几个菜。除了饺子,多数菜都是会计在外边餐馆订的。

 

这还叫平安夜家宴吗?

浏览(458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冬至里的饺子和汤圆 2016-12-21 09:26:17

昨日是加拿大的12月20日,中国那边是冬至。人在海外,有时间也过中国节日。


老梆子和部落婆从外面吃完晚饭回来。


部落婆:明天冬至,吃饺子吧。


老梆子:吃狗屁!包饺子都是我的活。(不是老梆子吹牛,论包饺子水平和速度,北方家长大的部落婆远远不如南方家长大的老梆子)。


部落婆:我给你和面。


老梆子:瞧不上,一会软,一会硬。我给你包汤圆吧。


部落婆:哪有冬至吃汤圆的?


老梆子:南方人吃。


部落婆:(不信老梆子,谷歌了一下) 还真是。


老梆子:北方人过冬至吃饺子,南方人也过冬至,难道也跟北方人学吃饺子?吃汤圆!你去洗把荠菜,切碎一块黑巧克力和一块白巧克力,我和点糯米面,绞点鸡胸肉。


部落婆:巧克力丶荠菜丶鸡胸肉?不是做汤圆吗?


老梆子:对,两种馅,巧克力和荠菜肉馅的 (笑)。


部落婆:不信!


完成布置的任务後,部落婆开车去练瑜伽了。老梆子打开电脑,在油管上选了一部法国故事片。和了点面粉,饧荂C之後,用搅拌机把荠菜和鸡胸肉绞成饺子馅。拿出一袋一磅装的泰国水磨糯米粉,和成汤圆面团,烤了一点点黑芝麻混在碎巧克力里。看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一边包汤圆一边听故事片。33分钟後,一共包了46个汤圆。之後包饺子。31分钟後,巧了,也包了46个,应该是47个,一个掉在地上,扔进了垃圾桶里。活干完,把拆开的搅拌机和锅碗瓢盆放进洗碗机里,按D动键,替老梆子干活。


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美国进口的冻柿子,一边接茯搌o管上的法国电影,一边吃冻柿子。还没看完,部落婆回来了。


部落婆:元宵包完了?


老梆子:不是元宵,是汤圆,荠菜馅的。还没包呢!


部落婆:谁信你 (打开冰箱,看到汤圆和饺子)。佩服!


老梆子:那是,要不那麽多女人喜欢我呢。


部落婆:吹吧。






















浏览(512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托關係 2016-11-24 23:37:48

昔日白人同事,有三十多年工作经验,与上司不和,欲寻他职。我脸书告知,我部门正在网上招聘,催其速申请。他照办,之後过面试,过背景调查,昔日同事又成了我的同事。他几次要请我去吃饭,都被我拒绝。今天是他生日,他见到我,又要请我,我答应了,并送给他一小礼物。其实,他获新职没走我的关系。

为谋职,托关系哪都存在。加拿大也一样,主要存在於私企里,特别是家族企业或小型私企。政府丶公营丶大型正规单位有条条框框束缚,托关系谋职少见,尤其是有工会的单位。未得到职位的申请人,觉得招聘中受到不公平对待,可投诉或打官司,有律师专门吃这碗饭。

在中国,谋职托关系更普遍,私企不用说了,党政军部门同样盛行。看看那些政治权斗出局的老虎们,之前有几个不是走关系上来的?其实,当今中国一把手也是托关系上来的。其人生履历,都与其家族关系和权力脱不了干系。再看那些具有在职研究生学历的高官,哪一个学历不是靠权力或关系获得的?哪一个是真的一门门课修来的?不是没有,而是太少了。

中国历来是个关系社会,关系高於法。以前是,现在仍是。托关系办事已深入人们的骨髓,成为人们的思维定势。遇到重要事,首先想到是找人托关系,而不是按章程办事。高层托关系,百姓同样托关系。人们在谋职丶晋升丶入学丶就医丶办案丶生意等方面,都要托关系。关系强,获利大;关系弱,获利小。那些无权无势无关系的,其利永远被侵占丶被盘剥。谁都知道,靠关系办事意味着腐蚀规矩丶蔑视公平,仗势欺人,欺负没有关系的人。

我们这些红旗下长大的人,一直被关系网左右着影响着,从吃喝丶入学到就业,皆如此。感受最深是中学和流亡海外前的这两段时间。中学结束,多数同学命若蝼蚁,有些插队,有些留城,有些当兵。当兵算是条体面的出路。去当兵的,有许多是托关系走後门。好在我赶上恢复高考,进了大学。毕业,进入关系复杂的中央单位,里面托关系进来的很多,几乎所有升迁都离不开关系。辛勤工作6年,快熬到手的蜗居被一个刚毕业托关系进来的抢去。没地方说理。之後,脱离了国内关系网,流亡海外。

海外近三十年,从留学到谋职,都是按部就班地走程序,没参杂一点人情味。海外肯定有人托关系找都工作的,但至少在我曾工作的部门里我没见过和听说过。



浏览(4676) (8) 评论(0)
发表评论
与感恩节无关的事 2016-10-10 22:46:35

今天是加拿大的感恩节,不说火鸡和南瓜派,而说说我今天见到的两件事:

事一:中午去台湾人主持的列治文的灵岩山寺吃斋饭。灵岩山寺是庵。既然是庵,里面的师傅们自然都是女性。庵对香客和食客无性别歧视,一律迎进来。香客和食客中,以大陆籍为多,女多男少,有老有少,也有非华裔面孔。虔诚的,着海清,跪拜在佛像前,嘴里念念有词;其他香客拜佛烧香,其目的不同,也许为家人祝福,也许思念逝去的亲人,也许是临时来抱佛脚的。进庵,迎面走来一个着海清的黑人弟兄香客,菩萨笑脸,双手向我行礼:阿弥陀佛。我立刻有样学样,回礼,不想让人有中国大陆人不会笑的坏印象。

事二:饭後,回家路上,停在一华人超市前。部落婆在店里东看西看,查看东西的价格。我在店里东看西看,查看客人的面孔,没看见一张笑脸,却看到三张丑陋的猪脸:三个大猪头。猪头被放在白色货架上,每个4.99元。真便宜!我的脑子记忆芯片迅速往回倒,已记不得上一次是哪年吃猪头肉了,也许四十多年前了。我迅速拿出手机,像凶杀案现场的警察,以不同角度给猪头拍照存档。一像是南美的女人带着一个五六岁男孩走近我,女人和男孩同时看到了大猪头。女人一脸惊恐,男孩一脸笑容。男孩伸出手指去捅一猪头上的鼻孔,女人立刻把男孩的手拽了回来,加以训斥。部落婆来了,我指给她看猪头。她见怪不怪。我笑说,你开我车回去,我要买个猪头,拎着走回家,哪人多就往拿走。部落婆笑,肯定有人打911,几分钟内你就出名了,还有你手提猪头行走在温哥华的照片会传遍全世界。



浏览(78)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滑冰的记忆 2014-01-17 07:49:48
前不久,气温突然降到零下,持续了好几天。屋外有水洼的地方都了结冰。这在四季都是绿色的加拿大西海岸是不常见的。

下班路上,路过一个池塘。池塘旁停满了汽车。往常,很多野鸭和大雁在这里戏水寻食,今天都不见了。它们栖息地结了厚厚的冰,成了天然冰场,冰面被人类占领了。很多人在那里滑冰,男女老幼都有,以男性居多。,

看到滑冰的人,意识到自己多年没滑冰了。记得最后一次滑冰是在二十年前。之后,我改滑旱冰。旱冰不受条件和时间限制,随时随地可以滑。七、八年前,旱冰也不滑了。我的一双水冰鞋和一双旱冰鞋变成了记忆。去年整理储藏室时,我扔掉了那两双冰鞋。当时想,自己都老梆子了,加上腰有伤,以后不会再滑冰了。现在又想滑冰了,后悔不该把冰鞋扔掉。

第二天,走进离家不远的室内冰场,花六加元进门滑冰,包括租冰鞋的费用。我租了双球刀。穿上冰鞋,在通往冰场的橡胶道上走时,感觉身体还算灵活,尽管腰伤未好利索。冰场是标准的奥林匹克冰球场,有十来个人在滑冰,最大的看样子有七十多岁,是个穿著一双球刀的女人,滑技不错;最小的是个三、四岁的小妞,由大人带著,穿著一双迷你花样刀。进冰场前,我是准备摔跟头的,毕竟多年没在冰上玩了。一进冰场,过去滑冰感觉来了。我滑了一个小时左右,没摔一个跟头,中间歇了三次。对自己的冰上表现还算满意,回家后对太太还炫耀一番。之后的两个礼拜,我又去冰场几次。滑冰像游泳一样,一旦学会,是不会忘记的。其实,我的滑冰水平很一般。在会滑冰人面前,我是不会滑冰的。在不会滑冰人面前,我是会滑冰的。

滑冰是加拿大人喜爱的运动,尤其是男性。加拿大人是在冰上运动氛围中长大的。不会滑冰、不看冰球赛或叫不出一两个冰球球星的名字的人,可以说还没融入加拿大社会。加拿大人不会滑冰,就好像巴西人不会踢足球一样,会令人不可思议的。许多加拿大人是冰球粉丝,为看冰球赛常旷课、旷工、装病,我的同事里就有这样的人,包括女同事。我非加拿大出生,但会滑冰,水准不低于加拿大人男人的平均水准。

我不是在加拿大学会滑冰的,而是在北京,是童年时学的。那时的北京,滑冰是很时尚的运动,尤其对男孩来说。当今的孩子,无论在加拿大还是在中国,很多孩子学滑冰要花钱找老师教。我是无师自通,没人点拨。我并非自夸,至少在我那时交往的滑冰伙伴里,没人是靠老师教会滑冰的。说无师自通也不完全准确。我们有老师,他们是那些会滑冰的人。我们一边看他们滑冰,一边学他们的模样滑冰。我们是在反复摔跤的过程中学会滑冰的。我认为,孩子学滑冰会无师自通,不必花钱请老师,除非他们想以后靠滑冰吃饭。孩子们的免费老师很多,包括会滑冰的父母、同学和朋友。

滑冰需要一定的条件:冰场、冰鞋和冰车。


冰场分室外和室内。现在国际冰上比赛及运动一般在室内进行。我学滑冰时的北京还不具备为普通人提供室内冰场的条件。我那时知道的室内冰场只有首都体育馆。我进去过,但没资格滑冰,而是去看球赛。我童年时,北京只有冬天才有冰场,是老天爷制造的。冬天,老天爷在北京有水面的地方制造出大小不等的冰场。我是在老城里长大的。老城里有水面的地方不是很多,离我家较近的有筒子河(护城河)、北海和什刹海。记忆里,这些地方一到冬天都有对外开放的收费冰场,一般下午开放,晚上九、十点钟关门。冰场围墙是用苇席围起来的,非常简陋。即使这样简陋的冰场,我们这些孩子也很少进去,因付不起门票。我们滑冰的地方是在那些收费冰场外面的冰面上。那里禁止滑冰,岸边还有醒目的禁止标志,但我们这些孩子不把这些标志放在眼里。在这些地方滑冰叫“滑野冰”。据说这词在北京还在使用,仍有人爱“滑野冰”。“滑野冰”的冰场因无专人整理,冰面不是很平整光滑。为了改善冰面的质量,有些人会义务用自带笤帚、铁铲和水桶修整冰面。他们用笤帚扫走冰面上的冰渣,用铁铲铲平冰面上的冰疙瘩,用水桶从冰窟窿里舀水,然后泼到需要修补的冰面上。这是耗力的工作,一般在很晚或无人滑冰的时进行。修补冰面的水经过一夜的冷冻,会把冰面补平滑。


滑冰需要冰鞋。我童年时,有冰鞋的人很少。冰鞋属高档产品,哪怕一双旧冰鞋也要七、八块钱,对那时月工资只有几十块钱的普通人来说是个很大负担。有冰鞋的人令人羡慕,没冰鞋的人借冰鞋或攒钱买旧冰鞋。在冰场上常会看到几个孩子共享一双冰鞋。买旧冰鞋要到委托商行(旧货店)去。我的第一双冰鞋是在前门大街一家委托商行买的,自己攒的钱。体育用品店卖的新冰鞋我买不起。曾梦想有一天自已有一双新冰鞋,可惜这梦想没实现过。那时的孩子以拥有一双冰鞋而自豪,哪怕是双旧冰鞋。家长若送给孩子一双冰鞋,就如同现在送孩子iPad一样,会让孩子欣喜若狂的。当时最牛的冰刀叫“黑龙刀”。长大后,才知道比“黑龙刀”好的冰刀多了去了。冰刀分三种:球刀、跑刀和花样刀。球刀是打冰球用的,跑刀是速滑用的,花样刀是花样滑冰用的。无论什么冰刀,都要定期打磨。磨冰刀是一门技术,不能像磨菜刀那样磨。那时候冰场门口都有磨冰刀的服务点,都是国营的。会滑冰的男孩一般穿的是跑刀和球刀,女孩多滑花样刀和跑刀。我初学滑冰时用的花样冰刀,之后滑过跑刀和球刀。球刀是男性的专利,至少那时在北京我没看到穿球刀的女的。在加拿大,情况就不太一样。滑球刀的主要还是男的,但也有不少女的脚蹬球刀在冰场上驰骋。由此可见冰球在加拿大的普及。

没冰鞋或买不起冰鞋的孩子们,会自己动手或请人攒(自制)冰车。冰车制作工艺简单,用一块人可盘腿坐得下的木板,木板底部钉上两根平行的三角铁作为冰刀,一个冰车就做成了。讲究的冰车上面固定著一把小椅子。三角铁那时很难找到,许多人就用比较粗的建筑用钢筋条代替。滑冰车比穿冰鞋滑冰要简单。人盘腿坐在冰车上,手握两根等长的铁钎扎在冰上向前撑,冰车就滑动了。钢钎的作用相当于滑雪用的滑雪杆。钢钎一头磨尖,另一头镶木把或缠上布做手把。如想让冰车停下来,用铁钎用力叉在在冰车的前面的冰面上,冰车就会慢慢停下来。这是玩冰车的人必须要学会的,否则一不小心会滑到冰窟窿里。冰车可人拉,冰车前端系根绳,一个人坐在冰车上,一个人在前面拉。冰车也可推,一人坐冰车,一人在后面推。这样玩冰车的人,一般是大人带著小孩玩,或不会滑冰的人。
            
我童年时的北京,冰场是一些少男少女的出没的场地,是他们释放荷尔蒙的场地,是他们的拔份儿(争势力)和拍婆子(泡妞)的场地。有些人去冰场就是为了打架,经常是为女孩打架。打架时,脚上穿的冰鞋成了武器。冰鞋下的冰刀在与人体接触时,受伤的肯定是人了。我看到过用冰刀人砍人的暴力活动。我那时太小,没有能力从事暴力活动,但能看懂或看到一些人的行为。在冰场上,少男少女可以公开地手拉手亲热。滑冰技术好的,在这场合绝不谦虚,肯定要在人们面前卖弄技巧,尤其是在他们喜欢的女孩面前。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我在海外生活已二十多年了。加拿大西海岸一次冰冷的天气,让我想起了童年在北京滑冰的经历,想到了北京的筒子河,想到曾经滑野冰的地方。看来自己老了,开始怀旧了。可老了的我,最近又上冰场了。一个礼拜后,我又要回北京同父母过年了,当然还会去曾滑野冰的地方看看。从气候上讲,北京不具备推崇室外冰上运动的条件。中国东北或新疆,那是冰天雪地地方,那里人喜好滑冰不足为奇。可北京不具备自然条件,印象里北京的冰冻期也就两个多月,能滑冰的时间更短,然而滑冰的时尚却在“先天不足”的北京生根,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每年冬天我都回北京,都去筒子河,看那里的冰,看有没有人在滑野冰。记得多年前回北京过春节前,我特意往箱子里塞了双冰鞋,但在北京没有用上。曾去过什刹海看冰场,看后就没兴致滑冰了,那里已没滑冰的气氛了。什刹海冰场不像以前的冰场了,而变成了冰上游乐园,到处是人,到处是滑现代冰车的人,到处是不会滑冰的人。时代变了!滑冰似乎已不是当今北京孩子们的时尚运动了,更别提滑野冰了。滑野冰虽不是什么提倡的事,但我认为滑野冰更能体现滑冰的乐趣。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据说,北京现在有一帮老梆子冬天仍活跃在什刹海冰场,其中也许有我童年时一起滑野冰的伙伴。 





















浏览(314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8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