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特有理
  有感而发
网络日志正文
《测不准原理》到底有多不神秘 2019-11-06 17:52:36

《测不准原理》到底有多不神秘

特有理

2019-11-6


我始终有一种感觉,很多尖端神秘的科学原理其实是一种障眼法,为的是技术的保密。这就好像是认知领域的“点穴”,把绝大多数人忽悠晕为恰到好处。否则,窗户纸捅破了,科技的先进性如何保持?亦或有人为了混饭,搞出些玄妙烧脑的理论,一辈子倒也能名利兼收。

《测不准原理》源称《不确定性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al)。说的是量子尺度下的粒子不能同时确定位置和动量。一个确定,另一个就无法确定。很玄不是?单说这“量子”就够人喝一壶的。那咱就从量子说起。

《量子》这词儿起的,的确够玄妙、够深奥。有几个人见到过量子?咱知道世界上出现过老子和孙子,真不知道量子长啥样。眼瞧着量子科技都快排山倒海地卷钱了,咱还是不知道啥叫量子。然而,昨晚梦中忽然开了天眼,敢情量子的概念就是一个大陷阱。

省略一系列的哲理与科学知识的缠绕, “粒子”概念的本质,其实就是能量团(时空矩阵)在时空变化的状态表现。而所谓量子,就是能量团变化的最小分割状态。比如“电子”受到能量激发可以产生“光子”,光子的最小分割状态就是“光量子”。“量子”其实就是科技度的最基本因。原来“量子”在科技概念中,真顶“球”用了。

把《测不准原理》摊开来看,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因为量子本身就是人类在微观领域所能具有的最大分辨率。以光子为例,人对光只能分辨到光量子,而无法对光量子再进行分割。那么,根据动能的定义,确定“粒子”动能的观测必须要有足够的时间窗口。这就完全类似于相机的拍摄。当快门时间过长,移动的物体就是拖动的光影;当快门足够快时,高速的物体也可以有一个准确的位置。这其实是采样物体的运动速度与采样速率之间的关系问题。很明显的是:景物位置清晰,物体的运动状态就无法获得;如果运动状态有所显示,具体位置就无法确定。这么说,大多数人就都能理解了吧?

所谓的测不准公式,就是由光速或能量波的速度所限制的采样速度决定的。

 

《测不准原理》不但在微观领域适用,在人类社会同样适用。因为其本质是观测维度变化所导致的因素缺失。举一个生动的例子:一个女人要想准确掌握男人的钱,她就无法掌握男人的心;要想牢牢掌握男人的心,就没法准确掌握男人的钱。至于为什么,我都说了就没意思了。

自己琢磨一下挺好玩的。


浏览(954) (6) 评论(5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道还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19-11-09 07:40:09

有理兄好,在你这里聒噪,差开话题了,呵呵。同意【造成“不可诘”的原因并不是单一的,其中既有人的认知能力,也有自然的客观规律。】但我认为,应该分开讲,有的原因是人的认知能力,有的原因是客观规律, 有的是原因不单一。老子讲的,重心在第一点。这一点对于复杂现象或高级系统,尤为重要。老子讲的是象,属于认知领域的,形象是落在文字之后的样子。抽象,没有象,抽出来的是荒诞的;现象没有象,得到的数据而非理解。

盲人摸象,不知大象的样子,钻象牙尖很厉害,但仍不知大象的样子。据说卢瑟福说,除物理,其他科学都是收集邮票。将科学,包括物理等同于收集邮票,是现在的现实。邮票收集的差不多了,遇到瓶颈了,就开出数学,逻辑,方法,分辨率等等药方寻求新发现。这就有点儿击鼓传花的味道了。老子不会重视邮票,古希腊的哲学家也是,显然,那个时代这都属于体力活儿。

回复 | 0
作者:特有理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8 12:09:35

所谓的“不可诘”只是一种对现象的感觉,而非对本质的解析认知。这种思维是中国文化的特征,即形象思维。而理性和科学的基础是抽象思维,并以数学为基础的代表。造成“不可诘”的原因并不是单一的,其中既有人的认知能力,也有自然的客观规律。从客观角度,信息自身的分辨率就是一种超越认知的客观存在。这才是“不可诘”的根本。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8 12:03:30

不是卖傻是消毒。

回复 | 0
作者:特有理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8 11:59:37

这里就你处于起哄架秧子的精神状态。这不叫潇洒,这叫卖傻。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8 09:28:55

网上《道德经》专家仅猪八戒(博主名)而已,其余都近似于胡说八道。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8 09:15:46

不错,头还是疼,不过轻一点了,还是去火星或者等待,无名的等待。哈哈。离题太远,谢谢道兄治头疼,谢谢有理兄,让我胡扯一番。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8 09:02:35

欣赏一下泰戈尔,呵呵:

我用我的“名”把他圈禁起来,而他在这监狱里哭泣。我总是忙于在周围筑墙,墙垣一天天高入云霄,我就看不见在黑沉沉阴影里的真我了。

我以这伟大的城垣自豪,我用土和沙抹墙,深怕我这“名”之墙上还有一星半点的漏洞;尽管我煞费苦心,我可看不见真我了。

《吉檀加利》29-32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08 08:57:10

这个图很有意思。这个3rd,老庄说,就是吾。到了吾,头都没了,就不疼了。不是每个我都能吾,但吾各个不同---不绝对确定,哈哈。我曾与修地藏宗的朋友论及这个问题,他们似乎很惊讶于有这个问题。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8 08:48:45

另外就是god second coming,彻底解决头疼问题。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8 08:46:09

我想说,人类一直几千年吧,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有simulation理论出现。康德似乎是感到有第三种东西。也就是这个图里右面的Neutral Monism。要是有人能证明simulation,我们是游戏设计中的player就好了。特斯拉的马斯克恐怕一直在跃跃欲试。当然,下一问题会是,又是谁设计了我们这个游戏的设计者呢?头疼啊,我想为什么那么多聪明人只想搞power和财富是有道理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8 08:25:46

这就很棒。纠结不怕,怕的是头疼啊。这个问题现在转成了胚胎何时可以称为人的问题可不是原来那个框架范围。这是变啊。哈哈,我知道你是熟悉dualism。到底是dualism还是monism,对这个问题,目前我没有倾向性,我倒是很想去下火星,去了后,恐怕就能有倾向性。也许simulation就不用烦这个问题了。这也是我说的哪两种聪明人的选择。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8 08:24:37

中国的无法无天,渗透、腐蚀到科学界,造就了几代无知无耻的科技流氓。中国科技,不会有神马出路滴。

诸位不过起哄架秧子而已。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08 08:05:24

wow,这么多问题纠结。simulation很好,但缺乏伦理道德。恶也可有完美的理型。人总是要有个选择的,没选择就跟机器差不多,不如猴子。【年轻女性是坚持堕胎是她们的自由权利】不成立。这不是一个个人的问题,而是个人与人的关系问题,只有当认为孩子是自己的附属物,不是独立的人的时候,才成立。这就不是生而平等了。所以这个问题现在转成了胚胎何时可以称为人的问题。伦理之称为伦理,是轮转的,任何施予人也会反作用于人本身,这个轮转中的规则,形成伦理。这就不是个原子的人的问题,而是走出原子论才能真正开始讨论的问题。但【原子论到头】恐怕不是popular的认识。但老庄从来不是迎合popular的,而是common。common的人很少,commonsense很难得。确定性是个理想,so far属于奢谈,承认不确定,才能去思考如何处理。

如果绝对地认为物质存在,才是存在,那么人亡道熄是对的。如果认为世界是精神一元,或精神至少是二元之一,那么还有出路。路口在哪里?如何能立在物质之外的精神看世界?庄子说,吾丧我。黄鹤升解开了“吾丧我”这个关键。我已经得到他的同意,以后会转载他的解释。但老庄只提供了一些套路,他们讲的也是非常道,需要人自己去学而时习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08 07:23:17

。。。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8 07:22:57

所以在美国西方,有很多人渴望在古老的东方文化文明中寻找答案和明确性。美国西方有法治,但是法治是baseline,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问题不是法治的问题,而是人们的价值观问题。我举这个例子是配合你说的希腊原子论到头了。而美国西方顶级聪明人是知晓这个到头的,所以尽可能的获取power和财富来击鼓传花他们希望的。这些人的大多数倒不是真信仰东方,很多人把注意力转到simulation上面来了。美国西方公众人物中,很多绝顶聪明的人,不是进化论的信奉者,也不是宗教狂,他们认为一个更高级的文明创造了我们人类,我们人类是游戏中的player而已。好,如果我们从个人角度,不怕头疼的话,一直想想自己活着的意义,自己的意识和reality的关系,老庄梦蝶还是最经典的启示啊,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进一步让那些顶级聪明人选择相信simulation。当一个人的身体消失后,宇宙地球还在,但是这个人的reality也就不存在了。这让我想起,我十几岁时,有一天忽然我觉得,有一天我要死的。后来“我”这个字一直困扰我。这个世界就是“我”的世界,我死后,我的世界就不存在了。当我玩一个游戏,游戏结束后,就结束了。现在的一些聪明人试图搞出游戏重启方式。这种聪明人和前面提到的获取power的聪明人,似乎都是指向simulation。另外我个人是尊敬这两种聪明人的。人们经常辩论自由民主,等等,我觉得自己轻舟已过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8 07:22:45

最近我跟一些不同观点的人聊人类文明的演变,古希腊代表的西方文明起源,古罗马的衰亡,基督的兴起,犹太人不断寻找寄存处,中世纪,意大利文艺复习,英国,法国,德国的不同政治管控制度的尝试,到法国大革命衍生出的自由主义和后来的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在哲学和科学上并行演变,后来在经历一战,二战,和冷战,一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的人类社会一直还是在一个hierarchy的框架下,寻找人和社会,尤其是道德问题的答案。但是六七十年后就不同了。美国西方开始了要打破原来hierarchy的思想,行为以及伴随的道德和价值观。最典型的是女性的地位和权利,LGBQT群体的社会地位和权利,common good在原来的hierarchy的框架下和现在人们要打破和想建立的新的hierarchy是完全不同的目标和诉求。我跟一位思想深邃的基督徒聊,他的关于女性堕胎的观点还是遵循原来的hierarchy,这就出现了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大多数年轻女性是坚持堕胎是她们的自由权利。单单就这一个问题,整个西方文明,尤其是基督主导的hierarchy,就没有解决方案了。这个变化怎么才能回原到最初呢?最初的原则又是怎么规定和明确或者不明确的呢?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8 07:03:01

临事而惧,好谋而成。科学也是一样滴。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8 06:25:12

所以呢,我越来越倾向simulation。就像计算机操作系统,地球只是一个微软操作系统,而火星恐怕是Linux。地球人以为微软操作系统就是一切,比尔盖茨肯定是喜欢这样的power的。我呢,从一个科学爱好者,到complex系统设计者,感悟一点政治,哲学,社会学等等现象,让我可以跳出微软操作系统来看,所谓,自由,民主,市场,金融等等。我认为人的free will倾向性会希望自己要的变化,但是我是不信心想事成的。free will的free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也就是你说的没有免费午餐。那么这个will process就会一直下去,而顶级聪明知道需要的是power。有了power一切代价就都是值得的。至于研究明确还是不明确,业余爱好,或者职业都行,两种聪明人并行,其他能够当当player就不错了。那些不愿付代价的player能得到什么是自然的匹配。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08 06:11:45

远方兄,师傅不敢称。但相关问题我已经持续思考很多年了。这里面的基本问题是能不能从希腊人的机械理想里走出去。宏观的不确定,或者“新生”的东西,一定要还原到原初物质的不确定吗?宏观是原初物质的机械组合么?你和安博原来都转到了这个问题上。据说李约瑟也是从胚胎发育转到了这个问题上。阿那克西曼德所提出的“本原物质是无限定或无限制的”,是可以克服这个问题的。但如果这也意味着本原物质本身的规定性无限定,那么就没什么是可以确定了。我以为,测不准原理,不是无限定或无限制的,而是有限定或有限制的,只是不可致诘。这里面的区别很大,关系到“新”产生的来源,至少是保证性的来源之一。那么,变化的本身可不可以不依附于原初物质,而其本身就是原初设定的一种?即,变化不能完全还原到原初物质的运动,组合,燃烧一类的东西。时间也是不能量子化的呀。这个思路接近于《易》的思想,不讲阴阳爻是原初物质,只讲变易。假设变化是原初设定这个思路,需要一整套的东西才能讲清楚。嘿嘿,这个想法不是像希腊原子论那么容易理解,但精神上的午餐也没有免费的。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8 05:56:59

凡是认为自己明白的人,都不明白,

凡是认为自己不明白的人,就是不明白。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7 21:03:51

全民科盲加上二把刀、半吊子科普专家,变成全民科傻。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7 20:57:46

我师傅道兄点缀,我感觉自己不该说那么多。不过呢,我还是想补充,最聪明的人,不是那些科学家整体,而是像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越搞越觉得自己是渺小的,另外就是挂羊头,通过搞而获得power为所欲为。这两种最高智商的人让我明白,人类只是游戏者设计的游戏中的player。既然是游戏,就应该是所有人参与玩,民主是这个大家都可以玩的最好的体现。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7 20:26:25

全民科学的结果是全民科盲。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7 20:09:35

陈景润的1+2,使中国产生了成千上万的哥德巴赫猜想的专家,当时寄到中科院数学研究所的号称解决了“猜想”的信件,每天用麻袋装。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07 20:06:05

新一轮起哄架秧子的“中国科学”。

上世纪90年代,数学界发明(或发现?)一种“模糊数学”,中国如获至宝,很是大肆讨论、宣传了一阵子,跟现在差不多。

现代世界五维世界:时间、空间、能量、物质、信息。

特博慢慢儿玩儿,可以玩儿到死,或直至永远,哈哈……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9-11-07 19:00:20

讲个笑话:老子讲道, 这天来了三个人。一个人说:“我看看你的道。”他拿出了个显微镜看,说:“咦,看不见?”第二个说:“波怎么看得见?得用我这个仪器听。“没听见,说:“唏,这不科学?”第三个说:“这个得直接测。”测不准,说:“喂,你不是骗人的吧?”老子没理,这就是此三者不可致诘的故事。(《老子·14》视而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

回复 | 0
作者: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9-11-07 18:54:37

写得不错。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11-07 18:07:21

测不准原理是对土共洗脑产品的唯一解释:

仇恨民主自由,却又赖着不回/翻墙偷访。

它们的心理无法确定。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9-11-07 15:23:37

测不准原理最好的应用是定义民主和自由。一旦民主确立,自由就是虚无缥缈的状态。

回复 | 0
作者:中原王师 留言时间:2019-11-07 13:38:33

现实生活中也有女人既掌握男人的心也掌握男人的钱的例子,所以“测不准原理”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