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特有理
  有感而发
网络日志正文
在不同的知识层次上看三峡大坝的溃坝风险 2020-06-29 18:30:55

在不同的知识层次上看三峡大坝的溃坝风险

特有理

2020-6-29


如今,个体的知识水平越来越成为影响他人命运的关键。面对一个对亿万人生死攸关的问题,不同的知识水平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在一元化的社会结构中,顶层人物的知识水平决定了群体的命运,这是一个很好理解的逻辑关系。而当社会进入到多元化的环境,个体的知识水平表面上似乎不那么重要了。可其实深入分析进去,当知识水平的低下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多元化社会的发展就会明显表现出“短板效应”。也就是群体的平均知识水平会决定社会的走向。因为傻逼提出的理念和方案会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和支持。特别是当信息传播泛滥化,信息格式世俗化之后,当大多数人信了谬误,真理就会变成没娘的孩子。

关于三峡大坝,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认同那个坝不会崩溃?其实现在很多人连信息的解读都无法做到准确。比如本人之前关于大坝变形的分析,带有政治倾向的人就马上将变形的分析引申到溃坝的结论。其实本人那篇文章根本没涉及溃坝的议题。因为溃坝的分析比单单一个形变问题复杂得多;形变只是可能导致溃坝的因素之一。但是,有人以极为低端的知识结构来论证大坝不会崩溃,这就是比否认大坝变形更恶劣的行为了。

大坝做为一个复杂的水利工程,是一个涉及多知识层次、多科技体系的大型动态系统。仅就大坝的安全性而言,至少涉及了地质学、建筑学、材料学、流体力学、动态系统学等高层次的科学理论和知识。绝不是靠几点静态的物理力学知识就可以予以正确分析判断的。本人在此从地质学、建筑学、材料学、动态系统学四个方面来做出问题的提示,来展示大坝安全问题的复杂性。明确地说,本文将讨论三峡大坝崩溃的可能性问题。

1|

在地质学角度,大坝与河床的衔接之间受到了高压流体的影响。这是大坝与普通陆地建筑最关键的区别。因此,所谓的“大坝地基”就是反科学的一派胡言。如果大坝下面的河床是土质或碎石成份,再做地基或打桩都是徒劳的。因为巨大的水压可以将基础以下或之间的土质逐渐冲走。看看大峡谷就知道水流的力量了。因此,三峡大坝所选的地质是岩石分布,大坝的坝块是靠重力坐落到河底的岩层上。这就是专业中所说的重力坝。那么,所谓地基打桩保稳固的说法就是在信口开河。

2|

在建筑学角度,大坝最突出的设计就是拼接式结构。也就是坝体并非做成一个整体,而是由许多坝块单元衔接而成。这除了从材料力学的方面考虑,更主要的是降低剪切力对坝体的损坏。这些剪切力来自于地震,以及坝体下面地质结构的差异。可以说,块状结构本身就是考虑到坝体形变的。合理的形变反而是设计的效果体现,这是剪切力被形变释放的结果。但是过度的形变说明坝体下面的地质结构一致性很差,各种物理作用力的结果使得坝块之间的受力很不均匀,这才会造成大坝整体的明显变形。而这种导致大坝变形的不均匀作用力,是大坝存在的隐患风险之一。对于溃坝的风险而言,局部地质状况的恶化将是一个主要因素。因为巨大的水压无法穿透坝体的时候,它对坝块下面的地质结构就会产生巨大的压力。最危险的就是坝块与坝基之间的流体穿透。当坝块下面的地质产生断裂,水滴石穿的结果将导致坝体下面出现蜂窝化,最终无法承受坝块的重量而使坝块彻底塌陷或翻滚。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瀑布的边缘是会因水流的长期冲刷不断退缩的。而且,在瀑布的下面,水流会将坚硬的岩石上冲出一个深深的窝穴。当有人接近这个区域时,强大的压力就会将人压到窝穴底部而无法脱身。水流强劲的,几个人都无法把下面的人拉出来。这就是普通水流的力量,更何况百米高的水压对地质的影响?

3|

在材料力学角度,除了几种简单的物理力量,影响材料寿命的因素更包括了材料的疲劳期限,以及动态环境压力所导致的材料强度降解和微结构解体。对于大坝而言,就是长期的高压流体对坝体的侵蚀和渗透,很有可能导致材料在微观层次的结合力崩解。当液体在大坝内靠高压渗透时,除了降低材料分子之间的结合力,还会随着温度变化产生收缩或膨胀力,使建材微观结构产生崩裂。而当围观的崩坏向宏观演变,大坝就会从内部解构并最终导致外部可见的裂痕。现实中,三峡大坝已经被发现有外部的破裂。这就是内部产生材料崩裂的征兆。俗话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坝体内部的碎裂在高压流体的长期作用下,将会把局部裂缝推进至整个坝块,从而极大地降低了大坝的抗压能力。这也是为什么在汛期三峡大坝已经不敢多蓄水的一个原因。然而悲惨的是,这种内部的损坏在目前科技水平下,是无法全面地检测出来的。所有的征兆,只能从外部的变化来推论。比如内部隧道的漏水、坝体外部的破裂。不幸的是,这些现象都已经在三峡大坝出现了!这不是靠所谓的用料应该好、政府不会不重视、施工不会不认真来口头上保险的。

4|

从动态系统角度,大坝受力的数学模型建立就不是积分形式的叠加概念;而是微分形式的冲击概念。打个比方:几节电池的直流电压也就十几伏,这对人体没有直接的伤害。可当把这个直流能量转换成交流的高压状态,这点电池的能量就可以把一个人击瘫甚至心脏停跳。对于大坝,同样要应用动态系统分析才能符合真实的自然作用状况。如果把水库的静态势能看作是直流电压,那么在激荡型的外力作用下,水的压力就会被调制在更大的能量之上。这种更大的能量可能是动态的洪水或地震,还有可能是瞬时的大风。当巨大的库容水能量进入到激荡状态,其作用力就是一个跳变状态。前不久广泛流传的广州虎门大桥波浪式抖动的视频,表现的就是当空气激荡时产生的作用力是如何巨大。一个高强度的钢结构大桥居然会像面片一样波动起伏。

一个动态系统的作用力,其微分态的作用力往往是积分态的千万倍。就像十几伏的直流电可以变成几千甚至上万伏的交流电一样。如果你曾留意的话,当电炉关掉电源的时候,原本烧开的水就会突然更加沸腾起来。这就是电能的微分效应在电热圈上的作用结果,而那个时候,电源是已经切断了的。考虑到大坝在动态模式下,水的瞬时作用力就有可能高出静态的许多倍;而当大坝的结构再有瑕疵,水的激波效应就会彻底破坏坝块的材料结构,或大坝下面的地质结构。一旦某一个坝块出现损坏,整体上就会形成溃坝的局面。不是说三峡大坝肯定马上就垮;而是从多种迹象来分析,三峡水库溃坝的风险在明显提高,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因此,正常的蓄水防洪功能已经彻底废掉,随之而来的是对上下游的进一步环境破坏和不断的水害。整个工程从水利的初衷,变成了水害的祸根。

所以,对大坝的分析如果没有到达动态系统的层次,可以肯定地说,那种分析必定是一种无知的荒唐。自己家里弄得房倒屋塌那是个人的事,在一个涉及亿万人性命的大话题上,仅以中学水平的知识来做分析,下结论,这种态度就实在让人难以容忍。而在如今的现实中,个体知识水平的低下,往往可以通过信息网络引起广大低素质群体的认知共鸣。而低素质群体的人数优势,就形成了人类社会发展的短板效应。这无疑是智力不平衡对社会发展所带来的威胁。

而且这种威胁正随着智力和知识水平差异的不断扩大,而变得越来越严重。

 


浏览(1347) (12) 评论(1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0-07-02 22:54:59

特博,你浪费才能了。。。还是博一篇关于Jeffrey Epstein 女友 Ghislaine Maxwell 被捕的东西吧。

Bill Clinton,Barack Obama 都在坐飞机去Pedo岛的名单上。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7-01 02:28:37

哈,哈,难怪老狼闷声不响:难度大了些。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7-01 00:06:45

不错的深入浅出的文章,适合高中文化以上的科普。

会英文的建议看

Big, Bigger and Biggest: Dam.

回复 | 1
作者:特有理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0-06-30 23:50:36

不要你停留在耍大刀的层次就以己度人。有本事针对具体工程问题挑刺,别净来些虚张声势的。中国的逆向淘汰还挺给你长脸咋滴?

回复 | 1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06-30 21:07:12

工程行业和文科理科都不同。算不上算文人。没有点干货,向你这样耍大刀,早被淘汰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摩诃笨蛋 留言时间:2020-06-30 19:33:54

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三峡根本不是防洪用的,汛期下游需要上游限制流量的时候,它却要泄洪,旱期需要它补水的时候它却要限制流量提高水位让它能多发电。至于工程质量合格,嘿嘿,不管谁信,反正我不信。

回复 | 2
作者:特有理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0-06-30 19:26:40

读书人对知识应该理性,对走狗文人不必理性。中国的体制下,爬到高位的少有真才实学,唯精通溜须拍马,剽窃造假。

回复 | 1
作者:特有理 回复 三光政策 留言时间:2020-06-30 19:20:12

共产党最会造孽,三峡算是一个典型。

回复 | 1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06-30 15:58:00

你这句话可以很典型的反映中国读书人的理性水平。没有超过老毛大跃进的时代

回复 | 0
作者:三光政策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06-29 23:09:29

三峽大壩是一個愚蠢決定的結果是確定無疑的。看長江流域圖。從重慶到上海入海口,沒有一處是合理修建水壩的地址。長江4000多公里長。這樣大水量的河流最適合在上游高山処建立以發電爲主的水壩。三峽大壩的建立正好是在幾乎主流中間位置。平時多積蓄的水量給汛期造成負擔。防汛作用完全沒有,多余的水量還給上下游添亂。如果汛期前將庫容放空又會造成下游泥沙堵塞河道,也造成大壩應力應變變化過大造成霸體强度問題。總之,除了發電點以外。這個工程就是鷄肋。而且潛在安全風險太大。凡是人造的工程都有壽命問題。一旦使用維護欠周,災難就會發生。所以,最終的結果一定會是拆掉。這又是一個千億級的工程!首先要重新改道截流,然後清理泥沙,炸毀重力塊,然後清空的水庫造成的地殼壓力差會造成一系列山搖地動的效應,......。還有許多想不到的各種社會問題。如此等等!所以決定上馬三峽工程的人真不是簡單的“罪人”二字可以承載的!這是中國全國人民的災難!

回复 | 7
作者:三光政策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06-29 22:52:34

關於你說的第二點,我認爲現在發生的可能性不大。大壩底部很高的一段現在早已被泥沙堆積。而且,這種堆積的泥沙在巨大壓力下已經比較堅硬。水分很少。其泥沙堆積長度也會向庫區延申。因此,我不認爲會在大壩底部形成沙漏。因爲這些泥沙比較細小,所以可以將底部任何可以滲水的空隙填滿。加上壓力的作用,底部泥沙非常堅硬。現在水庫裏面的泥沙肯定有幾萬立方米不止。我相信大壩管理者們應該有個數。否則他們太不像樣子了。

我同意你的觀點,就是外行總是拿大壩潰壩説事。實際上三峽大壩管理方不發言也是心裏打鼓。從表面上看大壩是不太可能潰壩的。但是,從力學的角度來看。只要有一處出事,就可能引起整個大壩垮掉。管理者不説話是因爲不瞭解霸體内部的結構變化是什麽樣子。變化的速率如何。我們外人沒有大壩施工圖,沒有重力塊的截面尺寸數據,很難定量評估。即使同樣計算沒有問題的尺寸,由於施工質量問題也不能保證大壩安全。

三峽大壩是一個愚蠢決定的結果是確定無疑的。看長江流域圖。從重慶到上海入海口,沒有一處是合理修建水壩的地址。長江4000多公里長。這樣大水量的河流最適合在上游高山処建立以發電爲主的水壩。三峽大壩的建立正好是在幾乎主流中間位置。平時多積蓄的水量給汛期造成負擔。防汛

回复 | 1
作者:特有理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0-06-29 21:09:15

这玩笑开大了。跟他们学又得多几个烂工程。

回复 | 3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0-06-29 20:40:37

国内有一批专门研究大坝安全的专家,还有几个工程院院士。有兴趣可以去报考研究生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