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我的网络日志
忆海拾贝--大伯,永远的绅士 2017-07-07 12:21:44

  【最近在往这个系列加文章。写大伯,我挣扎了很久,终于找到落笔点。】

     大伯,父亲的大哥,出生于一九一三年。

     讲大伯,要回首的日子似乎太久远,远到我都不存在。这篇文章应该是《忆海拾贝》里,唯一的一篇由我借重父亲的眼睛看世界。当然,我跟大伯是有接触的,故事的里面还是会写到我眼里的大伯。

  大伯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毕业于奉天第一商科高中,大伯就读的是高中俄文班,那时的俄文课都是由白俄老师教授。当年的奉天城(今天的沈阳市)是没有大学的,这所商科学校就算是这座城市的最高学府了。大伯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校方把毕业生的前三名,推荐给了当年的官银号(后来的中央银行),所以大伯高中一毕业就有了一份非常理想的工作。据父亲讲,大伯在官银号一开始的收入就是几十块大洋,而那时两块大洋可以买一袋面,所以大伯的收入不低,是官银号的白领阶层。 

     大伯开始工作的时候,我的祖父还在,北方人称祖父为爷爷。

     爷爷是哥儿三个,他是老大。

    爷爷很聪明,也很会经营,他几乎是自己白手起家的。年轻的时候,爷爷给人家赶过马车。我家祖上爷爷的爷爷跑马圈地,在奉天市郊拥有一些土地,只不过这些地让不会持家的爷爷的父亲都给典了出去。到了爷爷这一辈,爷爷当机立断,干脆把那些地彻底卖断,爷爷用卖地所得,在奉天市里盖了很多房子出租,当然那些房子都不是什么高级房子,出租的对象也是下层老百姓,像登三轮车之类的人家。爷爷还在沈阳的中街附近开了一个箩圈铺子,而且当时他还是家里那一带的保长。也就是说爷爷不但自己做生意,也为四周的老百姓干一点管理工作。据父亲讲伪满时期,保下面还有甲,一个保长要管若干个甲长,甲下面还有若干个人家,所以爷爷大概要负责几十户人家,主要是替政府跑跑腿,干一些传达通知和收集苛捐杂税之类的活计。

     爷爷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人,他让他的五个孩子,大伯、二伯、三伯、父亲都去读书,甚至我唯一的姑姑,他的女儿,一个女孩子,爷爷也让她去上学。这在当时的中国是非常罕见的。

我的第一位大伯母,大伯的第一位妻子,是通过媒妁之言经由爷爷安排的。大伯母家很有钱还有地位,她的哥哥是当年丹东中学的校长,退休后在沈阳市政府当过参事。大伯母不但家世好,人也长得很漂亮,但就一样,因为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不会做家务,而且还抽大烟。

     话说爷爷五十多岁的时候,家里在沈阳的药王庙一带有四间房子,其中的两间瓦房因为下雨山墙有一点问题,需要维修。爷爷很着急,跟租户有一些口角,结果当场脑溢血倒在地上。大伯知道了以后,马上过去了,跟爷爷说他去替爷爷找医生。

大伯是找的白俄医生,医生过来看了以后,告诉大伯,人已经没救了。大伯恳请医生,至少告诉我们,爷爷他得的是什么病,医生说是脑溢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家人都知道爷爷是得什么病去世的。

爷爷去世的时候,父亲只有五岁,大伯也只有二十三岁。

人们总是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其实不管穷人还是富人,家里失去了支撑门面的爷爷,年少的大伯,没有选择地开始承担起了一家的负担。

大伯先卖了药王庙的房子,给爷爷办了一场风风光光的大出殡,当时扎的纸人纸马铺天盖地,爷爷的棺材放在庙里面,大伯请了道士做了七天七夜的道场,最后才把爷爷在唢呐的哀声中下了葬。

爷爷入土为安了,可家里的日子还要过下去。

现在家里就剩下大伯的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加上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祖母,东北人叫奶奶。最后还有一位半佣人半亲人的张嫂,这位张嫂跟了我奶奶一辈子,无论是家里富裕时,还

浏览(606) (6) 评论(2)
发表评论
芝加哥植物园 2017-07-03 06:11:37

周六,七月一日,直奔芝加哥,去接在那里读书的儿子回家。

   前一天晚上,跟儿子打电话,说好了第二天中午在他的公寓会面。儿子问了一句,“过来后有什么计划吗?”

   俺在电话这端立马说,“找一家好饭店,要吃午餐。”其实俺就是矜持地端着当妈妈的架势,没好意思说很馋,也没敢提心里正琢磨着要好好打打牙祭。

   儿子又在电话那端多问了一句,“那吃完饭就回家吗?”

   这回有一点为难了,芝加哥就跟俺家的前院似的,这么些年来,前前后后去了无数趟,实在是好玩的地方都重复了N遍,没啥吸引力了。不过当时脑子动了一下,眼睛转了一圈,嗯,有了,“想去芝加哥北面的植物园吗?估计这个季节应该不错,加上是回家顺道。”

     所以一家三口,周六下午就顺道弯了一下芝加哥的植物园。车子一拐进大门,先就挺惊讶,都快四点了,往里开车还排成一溜车队,大家好像争先恐后地往里钻呢,嘛事?有啥活动吗?

     儿子在一旁说,“今天植物园有百合花展,和艺术展览会。“

     进去后,发现不但有这两个展览,还有一家办婚礼的,而且他家把玫瑰园给包了,仔细看看参加婚礼的个个西装革履,好像是咱中国同胞。所以啦,这天园子的生意绝对可以说是大大地兴隆。

     我们还是去晚了一点,那个百合花展四点半结束了。一看这个满心想看的展览结束了,几个晃晃荡荡、慢慢悠悠的人立马有了紧迫感,但见三人行动一致地直杀艺术展览。

     艺术展览还不错,应该是艺术展销,五花八门的艺术品,这样的艺术展销以前看过若干,反正也不打算买东西,所以全家非常默契地进行了一把各有所好的window shopping,就算一饱眼福吧。

芝加哥植物园很大,我们看了他们中心花园、日本植物园、本地植物园、和水果蔬菜园。

其实如果有时间,这个植物园应该可以好好地游乐半天。

芝加哥植物园

hy31.jpg

植物园里的五彩世界

植物园的小荷塘

植物园的百合花

更多的花卉

植物园里的日本花园

蔬菜水果园

艺术展览会

浏览(1073) (6) 评论(6)
发表评论
飞向阳光,游玩迈阿密(下) 2017-06-07 18:44:58

            Wynwood艺术区

Wynwood艺术区是迈阿密有名又有特色的一个地方。在那里有很多艺术博物馆和画廊。其实呢,只要走在这艺术味浓浓的街区,看着那些完全覆盖街墙的街头涂鸦艺术,你就整个人已经掉进一个现代派艺术的世界里了。而且我们还听说,这些漂亮生动的街头画,隔一段时间还会被不同的艺术家重涂,画上新的画儿。也就是说,如果你以前看过,现在再去,也值得你的再回首。

我们是大概下午四点左右到的Wynwood艺术区。那时,太阳公公还劲头十足地挂在天空,配上街道墙上五颜六色色彩浓烈的墙画,人整个感觉飘游在热浪滚滚的非洲。在那一刻,我绝对没有怀念威州,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蹦出儿时跟小朋友在小溪玩水的镜头。也就是在那一刻,耳边忽然响起了美国特有的冰淇淋小车的音乐声!这跟孩子们小时候,来我家小区的冰淇淋车一样的音乐。立马拉住先生的胳膊,“你听,有冰淇淋车。”

我们循声找去,啊哈,在这里了!街边果然有一个卖冰淇淋的面包车。“我要那个看起来像雪糕的12号!”先生看看说,“是挺像沈阳当年的皇姑雪糕,咱们一人来一根。”

两个人舔着雪糕,慢悠悠地晃荡在Wynwood的街区,一副想逛到地老天荒的架势。喜欢,很喜欢这些街头艺术,也欣赏这种悠闲的氛围,如果以后可以时不时地在迈阿密溜达溜达,应该是不错的梦想。

   Lummus Park 海滩

迈阿密有许多海滩,我们去了网上推荐的Lummus海滩。

Lummus海滩是一个白沙海滩,很大,非常适合家庭去玩。大人和孩子们可以在沙滩上晒太阳,或者下海去冲浪。也可以租一个阳伞躺椅在海滩上坐着看风景。嘿嘿,当然你眼前的画面比较明快、比较刺激。帅哥们都是亮着肌肉,靓女们都是三点式,而且发现现在的那三个点越来越小,也就是说大家裸露在太阳下的皮肤面积越来越大,养眼哈。

我们是坐在那里看风景的一族,没有被人家看了去,反而反过来大饱眼福,好像是站了不小的便宜。

推荐大家去这个海滩,沿海的一条条街道也风味十足,海滩上晒够了,再在街上找一个阳棚坐下,餐桌放一大杯巨大的鸡尾酒,慢慢地喝、细细地品,再享受着海风阵阵地吹。坐在那里,悠悠闲地看着沙滩、蓝天、海浪,和那些高高的椰子树,感觉非常地愉悦,遗憾的是没有一位歌里的老船长。

    坐巴士坐丢了(Miami Trolley

写游记,赠送大家一个路痴迷路的小故事,与大家同乐。

这次因为先生要开两天会,所以这两天的白天我需要自己在这个不熟悉的城市游玩。来之前就在网上侦查好了,迈阿密市中心有一种市政府开设的MiamiTrolley巴士,旅店出门就有一站。被相中的两条巴士线是,BiscayneBrickell,这两条线路可以覆盖市中心沿海一带的游乐区,对不喜欢在陌生地方开车的我,这算是极大的福音了。

周一,先生开始开会。拿着已经打印好的两条巴士线路图,上了Biscayne巴士,很好,正是想先去的北线。按图上说的一共没剩几站就是终点,要去的是MidtownDesign District(这个是终点站)。巴士开起来,发现有一点儿不对劲儿,怎么有这么多站要停?图上没有标啊!再细看看图,啊?这上面说是有趣的景点,也就是说,这图并没有标全部的停靠站!

完了,知道自己路痴,只好蹭到司机跟前问,请问,还有几站到Midtown开车的是一位黑人,只见她向我扬着一张满脸疑问的脸,听不懂?又问了一遍,同时把手里的图指给她看,司机一个激灵,“Midtown,就是这站,赶快下去!俺心里也一哆嗦,啊?到了?站牌子没写Midtown啊!三步并两步跳下车。

下了车才有机会环顾四周,啥地方?咋Midtown就是一个shopping mall啊!没劲。只好叹口气,想想,干脆往回坐车,去那个网上说Pokemon精灵多的BayFront公园。

四下看看,除了刚刚下车的站牌子,没看见相反方向车的车站。再

浏览(611) (2) 评论(1)
发表评论
飞向阳光,游玩迈阿密(上) 2017-06-04 06:56:13

  尽管已经快要到五月底了,威州的春天还是时隐时现。看着已经种好的菜地,那些嫩嫩的西瓜和角瓜秧子,在寒风中抖动,非常担心它们能不能挺过这种春末夏初的严寒。

五月二十日,威州这天是下着冷冷的雨,非常窃喜两个月前就决定要飞去迈阿密度假,终于,可以飞向阳光灿烂的佛罗里达,也可以去漫游在椰子树环绕的海浪和沙滩。顾不得菜园子里的蔬菜了,园子的主人要先让阳光充充电,回来再好好打理你们。 

                                     阳春白雪Vazacla别墅花园

每次出门旅游,都会提前做一个游玩计划,这次就更不能列外。这次是先生参加学术会议,我是贴上去游玩,那就更要计划一下他开会的时间我可以干什么。

我们在会议开始前两天到达迈阿密,这样两个人可以有一整天的时间把最想玩的地方先逛一逛。

Vazacla别墅花园是网上特别推荐,嗯,加入旅游的计划中。临到休假的前两天,跟老美同事讲要去迈阿密度假,引来一片善意的调侃,一老美说,你不是刚休完假吗?怎么又休假?,另一个干脆说,羡慕,威州这种天气,去佛罗里达度假不错。我的近邻一位同事忽然说,去迈阿密?那第一个要去的应该是Vazacla别墅花园,人称小欧洲。

521号上午,我们直奔Vazacla

Vazacla别墅花园建于1914年至1922年,是美国商人James Deering冬季别墅,位于迈阿密Coconut Grove 地区的Biscayne海湾,别墅采用了意大利的建筑风格,JameDeering不但希望这是一个居住的别墅,而且喜欢大海,别墅的一端紧连大海,他还在紧连别墅的海湾上造了一条石船,别墅的陆地一侧,有一个十英亩的花园。别墅里还有很多古董珍奇的收藏品,其中一对明代嘉庆年间的大青花瓷缸子,估计就价值不菲。

James本人是一个单身汉,看着别墅和花园的设计和收藏,不能不感叹他的艺术欣赏力。

我们是从别墅的花园里进入的,先为花园的安静和那里面许多的石像而吸引。进到别墅的正门,发现是在一个像花园洋房的前厅,紧连着前厅的是一个阳光充足带着高高透明顶棚的小庭院,院子里的水泉雕塑和植物花草,以及各种收藏,让这个别墅与以前看过的很多豪宅不一样,你不感到它老旧、陈年,而感到它洋式、舒心、精致、阳光。

进到一楼的几个屋子,非常喜欢那个大客厅,欧洲典雅的风格带着一分明快,而另一间对着大门外面的房间,居然整个一面都是窗户,上面都是镶得那种tiffany彩绘玻璃,在大大的太阳下,这个屋子给人一种清凉、安静、美丽、和舒适的感觉。

二楼的房间和收藏也不少。让我们感叹流连的是那对明代青花瓷大缸,保存的非常好。非常惊讶James本人的卧室并不大,而客房却不小。

在房子一楼的后面,游人可以走出去,一出去就感觉视野开阔地面对大海,面对那艘石雕的大船。我们居然还在那里看到三只很大的iguana,其中一只褐色两只绿色,这种动物中文叫美洲鬣蜥。

我们很喜欢看美国各地的大豪宅,不过像这样明快、精致、典雅、舒服的还真不多。

                   迈阿密的小哈瓦那区

如果说我们521号上午游玩了阳春白雪的Vazacla别墅,那这天的下午我们就算去了下里巴人的迈阿密Little Havana

小哈瓦那区算是迈阿密的古巴区,街上的文化和风情都带着南美的风味。我们在那里一边逛店,一边看街上的各种涂鸦。先生还进了一家卖雪茄烟的店,最后跟买了一盒五只雪茄。

那天的气温估计在近华氏90度,烈日炎炎之下,忽然看到一个买大冰糕的店,我们赶快一人搞了一根冰棍。

又走了一段路,路旁有几个老墨对我们招手,一

浏览(1363) (4) 评论(8)
发表评论
初恋 2017-06-02 11:03:18

      初恋 (小说)

妮子和大山成了同桌,那是他们八年级的时候。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八年级也就意味着他们是中学(高中)三年级,当时,大家九年级一念完,就都中学毕业了。

在大山之前,妮子曾经有过两个同桌。那时的老师挺爱折腾地,每年大家都会重新排坐,由于大家个子长得速度不一样,每年排座的结果也就不同。

妮子的第一任同桌是强子,这小子很聪明,不过也很淘气,妮子常听见他给别的男生支招儿。那些招儿也许不是干巨坏透顶的事,但像在别人的椅子上放一只青蛙了,或者在别人的书桌里放几条毛毛虫这样的事儿,强子没少干。不过有一点,强子从来不欺负妮子。

妮子的第二任同桌是立伟,立伟是班干部,是那种妈妈爱老师疼的男孩子,也就是说立伟是那种一本正经的好学生。妮子对他没什么印象,因为立伟坐在妮子旁边,永远都是目不斜视。

现在好了,这回妮子的同桌换成大山了。

大山在班里很有威信,他不是那种打架斗殴的孩子王,他是那种好孩子和淘气孩子都喜欢跟随的权威领班。大山高高的个子,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话不多,但他是那种他出一言,班里的同学都会向鼎的男孩子。

妮子很开心,有这样一位帅哥当同桌,她感觉自己在班里也是傲傲的。

大山其实话不多,坐在妮子旁边,常常是安安静静的。妮子呢,她自己是班里的乖乖听话生,虽然那时的老师讲课不多,但是只要老师讲,妮子就会一心一意地听课。

一年的时间过得真快,这一年里,妮子觉得大山跟她可以说是相安无事。到了高中的最后一年,老师又重新给他们排座了,这次妮子居然又跟大山是同桌!

妮子第一次跟大山打趣,“嘿,这么巧,咱俩又是同桌。”

大山的一双大眼睛深深地看着妮子,看得妮子有一些慌乱,大山看出妮子有一些紧张,马上移开他的目光笑笑说,“你觉得很巧吗?可能吧。嗯,大概咱俩长个子的速度一样吧!”

这一年里,妮子感觉到了什么,可又说不清楚。大山似乎有意无意地照顾她,比如她觉得后面的课桌挤着她了,第二天就会发现她的位置空间忽然变大了;再或者是轮到她打扫卫生了,等她去打扫,好像教室的清洁已经做过了。可每次她要认真地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大山在帮她吗?好像又都没什么答案。

快毕业了,一天,从来不和妮子聊天的大山忽然问她,“你毕业了干什么?”

妮子觉得这个问题好奇怪,能干什么,那时候大家毕业了不都是上山下乡吗?

第二天,平时总是潇潇洒洒的大山,忽然现出一幅犹豫的样子,他居然又用他那双大眼睛很深沉地看着妮子,看得妮子又开始不自在,这回,大山像下了决心似地,从书桌里拿出一本蓝色的本子说,“这个送给你。”

妮子很好奇地接过那个本子,打开一看,噢,是一本新日记。那时毕业前同学之间都兴送个小礼物,大家之间交换的最多的就是这种日记,只不过男同学给女同学送礼物的不多。妮子打开一看,日记里还有一首手写的诗。

匆匆两载同桌同窗

学文学武四年真忙

渴望一朝举案齐眉

革命不分留城下乡

妮子太惊讶了,大山居然会写诗,而且还挺押韵。

妮子轻巧地笑笑,“谢谢大山,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这时坐在妮子前面的萍儿回头说,“妮子,啥好东西?给我看看。”

心里坦荡荡的妮子把蓝皮日记递给了萍儿。萍儿打开一看,立马抿着嘴儿笑,“还举案齐眉呢!”

妮子心里也一动,是啊,妮子爱看小说,虽然那年代的小说不多,提到举案齐眉的就更少,可妮子看的小说,写到举案齐眉的都是形容男女恋人啊!她赶快看了大山一眼,还好,大山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平静地一如往常。

76年的夏天,妮子毕业了,这回她可是真地伤心了,抹着眼泪儿跟大家告别。

妮子下乡了,妮子还知道大山由于只有一个姐姐,而且姐姐下乡了,所以大山留城了。

妮子叹了一口气,不管大山是真地喜欢她,还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以后的路就是各走各的阳关大道了。

妮子没带那本日

浏览(794)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9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