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我的网络日志
学前班和它开启双眼的阅读 2017-11-04 05:49:22

  初秋,学前班开学了,快乐的小珍妮背着外公外婆给的新书包上学去了。

  家里为了这入学的第一天,珍妮应该如何去学校,还有过不大不小的争执。学校安排了校车,也指定了珍妮应该上下校车的时间地点,而且还在开学前一周,让家长陪同坐过一次校车。当时是外公陪着珍妮,坐在校车上搞了一个家里和学校的往返。到了要上学这天,珍妮的外公,我的老爸忽然对我说,“你们应该开车送孩子上学,至少应该送一周,最不济也是第一天。”

  非常费解地问老爸,“为什么啊?校车停的地方就在公寓门外,学校又有校车接送孩子的时间表,你可以看着珍妮上校车,下午到时可以去接她。到了学校,珍妮的老师凯迪女士会在停车处接送他们。你还有什么不放心吗?”

  老爸回答说,“孩子还太小,你们又有车,为什么不先送送,等她适应了,再坐校车。”

   珍妮在一边不高兴了,“外公,外公,我能自己坐校车,我的好朋友莎拉和我说好了,在车上我们坐一起。”

   看着珍妮那双渴望的大眼睛,想想父母在这里虽然帮了很多忙,可也是老母鸡孵小鸡一样的护着孩子,我委婉而肯定地说,“爸,大家的孩子都是坐校车,很安全,孩子们在一起还能交朋友,还是让珍妮自己坐校车去上学吧。”

珍妮坐校车果然顺利,老爸老妈也非常喜欢每天早送晚接的节奏,一段时间后,老爸居然跟那个校车司机成了天气哈哈的朋友。

开学两周后,我们收到了珍妮老师凯迪女士的邀请,她邀请所有她班里学生的家长,去开一个“开门家长会”。

那天去了以后,才发现这个活动是一个全校的活动,校方的目的是要让家长们跟自己孩子的班主任老师有一个接触和沟通,再由老师介绍一下这个学期的课程安排和家长需要知道的注意事项。

你还别说,第一次真正接触美国小学,还真地感觉一切都挺新鲜的。第一,发现了珍妮一直念叨的她的锁柜(locker),原来是一大排连在一起的小柜子,每个孩子有一个自己的柜子,而且还可以上锁,顾名思义这就是锁柜吧。锁柜里面可以挂衣服,放她的书包以及其他的文具用品。第二呢,发现小学的食堂还真不小,不过据珍妮讲,就是这样,他们还是分成两班吃午饭,学前班和一二年级先吃,高年级的后吃,估计校方可能认为他们小,会饿得早。第三件事情,让我很吃惊的是,珍妮班上教室的布置,完全不是我想象的课堂的样子,虽然也有一些小课桌和椅子,可屋子中间居然有一个大大矮矮的半月桌,看起来像幼儿园里的布置,好像还是老师领着孩子坐在小椅子上玩游戏。凯迪老师说,每天他们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这里,孩子们也对老师这样的授课方式很喜欢。非常感叹,也非常喜欢,学校能让孩子们的求学生涯起始于这样一个让孩子容易接受的环境。

日子总是过的飞快,美国的学前班除了一些游戏以外,也认认真真地教授算术,和英语的拼读法,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课程。

一年下来,我发现珍妮几乎没有任何放学后的家庭作业,问过她一次,“老师不留家庭作业吗?”珍妮眨眨眼睛说,“留了,老师留的作业我在课堂上就完成了。”唉,好像无法跟在美国长大的孩子解释明白,家庭作业应该是放学以后回家做的,课堂里的不算。

放暑假了,按我看,珍妮就是非常开心地玩了一年学前班,估计老师也不会留任何暑假作业。不过我还是多了一嘴,“珍妮,暑假做什么?老师有没有给暑假作业?”

这次,非常出乎我的预料,珍妮回答说,“妈妈,老师留暑假作业了。”她还赶紧掏书包,从里面拿出两张纸来,“看,妈妈,好多书呢。老师说了,多读会奖励很多小红花,图书馆还会给我们发奖呢。”

嗯?接过珍妮手里的两页纸,定睛一看,我也大吃一惊,校方和当地的图书馆联合举办暑期读书活动,每个年级的孩子有不同程度的读书清单。而一个年级自己的清单又分几个读书的级别,每个级别内列出不同程度的图书目

浏览(679) (7) 评论(2)
发表评论
威州和它的花旗参 2017-10-28 12:56:06

  坐在窗前敲字,阳光穿过百叶窗,一条一条地洒在身上、地上,放眼望去,窗外的世界是一片绿绿的草地,衬着邻家殷红的玫瑰,风儿吹来,带来远处回荡的风铃声,树枝也随风摇曳起舞,而时光和岁月,就这样随着轻吹的风儿一寸寸地慢慢逝去。

      美国的威斯康辛州,我们喜欢称它为威州,几乎可以算是我的第二故乡。开口说中文,人家总会马上猜出我是东北人,而说英语,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点威州口音,已经很难说什么少小离家的话了,现在能说的只有乡音如故,无论是对中国还是美国。 

 在威州住久了,有一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好像大家都是这样,匆匆忙忙地去赶赴那一趟趟远离家园的旅游,去欣赏那远在天边的奇山异水,而对近在眼前的秀丽风光,总是那么视若无睹那么不上心,脑海里的念想是,急什么,这些景色不就是近在咫尺嘛,就好像自己已经拥有了一样。

若干年前,朋友曾经请我们到威州的花旗参产地沃萨(Wausau)去玩,这才有机会和时间真正认真地打量一下自己的周边。威州不但真的很美,亦有它自己独特的本色,威州的美不像美国佛罗里达那种南国味道的婉约风情,也不是似美国东西海岸那样现代摩登的耀眼辉煌,它有着美国本土的淳朴,也让人感受那份取之不尽的深厚文化底蕴。你可以一点点一片片慢慢地欣赏、一口口一滴滴缓缓地品尝,它的风味有着那种朴实无华而又透彻经脉的豪放和粗犷。  

     从地理位置上讲,威州位于美国的中部北方,它南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相连,东临美国的五大湖之一密西根湖,北接五大湖之二苏必利尔湖,西连明尼苏达州和艾瓦州。大家介绍它时,常常提的坐标是芝加哥,因为它实在是美国不见经传的一个普通州份。

 在美国,如果你提到威州,总会让人想到啤酒、奶酪、和每年到处庆丰收的各种集会,可能威州最出名的应该还是它漫长而寒冷的冬季。不错,威州的冬天是非常严酷的,其实,在威州住了这么多年,对冬天,最怕的并不是它的冷,而是其遥遥又漫长,让人感觉春天好像永远躲在无边天际的尽头。威州的冬天是在十一二月份开始,往往要到第二年的五月份结束。这样漫长的冬天,也给了威州一个得天独厚的好处,让它拥有了肥沃无比的土地,这里的土地和气候非常适合人参的成长,就像中国的好人参都长在东北寒冷的长白山上一样。

  邀请我们去游玩的朋友,是养育花旗参的专家。这位专家可不是威州土生土长的参农,男主人曾经是拥有博士学位的医学院教授,几年前,女主人在沃萨找到非常喜欢又合适的行医职业后,他们举家搬至沃萨。男主人干脆在沃萨开始了养育花旗参事业的攀援。其实,当一个人具有了一定的能力和胸怀后,好像总是可以做到干一行爱一行,也更是可以达到行行出状元的境界。

      威州的花旗参,只能生长在处女地上,也就是说,一块土地,如果种过一次花旗参,那就永远不能再种花旗参了。问过朋友为什么不能在同一块土地再种花旗参,朋友解释说,花旗参需要非常肥沃的土地,一块地种过花旗参,好像这第一茬参会把土地里的某些养料全部吸取去,如果在同一块土地种第二茬花旗参,这第二茬参会因为缺乏这些养分而烂根,进而没有收获。由于培育一批花旗参需要好几年,没有参农愿意冒险在同一块土地再种植花旗参。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把花旗参的种子引进到中国,养出的参无论功用和成色都与美国威州的花旗参无法相媲美,因为上好的威州花旗参需要这样得天独厚又非常肥沃的处女地。 

    第一次看到养育花旗参的地方,非常惊讶于参农对花旗参的娇宠。一接近那片绿油油的田野,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木头百叶棚,夏天的花旗参是静静地避荫在这些

浏览(2253) (16) 评论(0)
发表评论
万维九年 《忆海拾贝》 2017-10-19 09:25:21

image.png

  九年前,因为篮球明星易建联签约威州的雄鹿队,威州就有了一份《密城时报》。由于报纸的副主编仲夏百合的催稿,就让我有机会拾起几乎荒废了二十多年的中文之笔。再后来,欣赏和支持我码字的自家先生,干脆给我在万维网站开了一个博客,直接把从来不上网的我,推入了万维这个大平台。九年来,在万维发了几百篇博文,好像几乎每篇都给挂在了首页,非常感谢网站编辑和读者们的厚爱。

当年码字绝对是开心、喜欢。被春阳引进到海云创办的海外文轩后,才发现其实应该给自己更大的挑战,要把码字修炼成写作。文轩的六年,出了三本合集,和现在这本《忆海拾贝》散文集。我不会说自己是作家,因为作家应该有他(她)一定水平的佳作,所以,现在的我只能算作一位作者。

这本《忆海拾贝》文集,收录了四十九篇散文故事,最近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喜欢读书的朋友们和读者们可以在亚马逊(Amazon)上面购买。

这里是购书链接:《忆海拾贝》Amazon链接

国内人民币购书,可以联系美国南方出版社,中文微信电话: 1-334-233-0361

作家海云为这本书写了序,她点出了《忆海拾贝》的真髓,也读懂了我梳理岁月的内心。摘录几段海云的话。

    百草描写了对她一生造成深刻影响的人和事,而且很整齐的以时间顺序排列,我读的时候,仿佛看见一个小女孩睁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这个多变的世界一点点的在改变,小姑娘也在长大,经历失去祖父辈的伤痛,经历着父母不在身边、寄养亲戚家的隐痛,经历着大时代洪流的冲击,身不由己随波逐流中又奋力尽可能的早日游上岸……

是的,她是幸运的,天性中的单纯和乐观,使得她即使孤单中依然能感受温暖,艰辛中依然充满快乐,更幸运的是在每一次人生重大的十字路口,她的坚韧和努力都使得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所以,即便上山下乡,她只经历了一年;读完大学又能去考上研究生;等有了幸福的家庭之后,还有送上门的考托福的美金支票,让他们夫妻最终去了大洋彼岸。比起她同一辈人,有些人在农村接受再教育长达近十年,有些人彻底荒废了青春,有些人即使最终回城,也是拖儿带女更戴着在乡下时上的“枷锁”,出国留洋更是大多数人可望不可即,这点上看她比同辈人幸运。

…… ……

很多作家艺术家,都对孤独的童年印象深刻,因为那份孤独可以一直跟着他们伴随一生,成为他们文字和艺术创作的催化剂,也许,人类生来就是孤独的,只是童年的我们一旦与父母分开,便能更早更深切的体会这份孤独罢了,即便以后的岁月里,外人看来你已经子孙满堂、爱人在侧,你依旧可以轻易地体会那突如其来不期而至的孤独感。百草的现在生活也许充满了忙碌和欢愉,但是我相信在她人到中年提起笔的那一刻,在她回忆当年奋笔疾书的时候,她是沉浸在自己童年的孤独中的,而一个从小学会享受独处的人,才能在任何状态下安之若怡,所以,她才能把父母不在身边的日子写的那么放松写意,甚至十七岁下乡做猪倌都成了一段充满了乐趣的时光。

附上这本文集我自己写的后记,算是对这本文集的介绍。

                    后记

         往事似溪水、如潺流,若风吹落叶、像小桥流水,细细碎碎、飘飘渺渺,慢慢地顺着风儿吹、随着水儿漂、也跟着心儿淌。

        回首总有欢乐、有惆怅。透过岁月的迷雾,好似看到相亲相爱、眷恋濡沫的外婆外公,这对深爱的人儿,随着大陆、台湾四十年的隔离,他们的后半生,就成了隔海相望、生离死别。常常感叹,面对尘世的烟火、岁月的沧桑,谁人又能扭转乾坤,让他们欢聚一堂?

       慈爱的姑姑,温柔贤惠

浏览(1016) (9) 评论(2)
发表评论
美国学前班入学评估 2017-10-10 13:11:45

跟美国的教育体系第一次打交道,是女儿刚到五岁那年,我们当时在俄亥俄州。

那年春天,住在公寓里的我们,很忙很热闹,因为儿子是在那年的早春降临人世。按中国家庭的习惯,就有了国内的外婆外公飞来坐镇助威,家里是一派锅碗瓢盆奶瓶尿布的交响曲。就在这全家三代同堂的大合唱的回响中,我们收到了一封静静飘来的信,信是学区小学发给女儿----珍妮的,信曰:你家女儿珍妮已经五岁,够本学区学前班(kindergarten)的年龄,请于某月某日到学校登记测试。

家里的合唱在大家都明白了信的内容后,有暂短的十几秒钟安静,然后交响曲突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先是我这个当妈妈的惊呼,“啊!那天不是周末,要跟班上请假去学校!”再定睛看看信,“呀!还要这么多信息和证件。她爸,是你去,还是我去?要不咱俩一起去吧!”我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外公急忙插嘴,“草儿,抓重点,你看看,这里写的,要考试,exam,exam这个词儿我还明白,你们要赶紧给珍妮做准备啊!”

啊?!考试,考啥?咱家珍妮天天都在开心快乐地跑来玩去,去入学的都是一群五岁还在上幼儿园的娃儿们,学校能考啥?俺没在美国上过学,也没个亲朋好友可以讨教,这事不好办啊,还真有一点儿让人摸不着头脑。

没等我回话,但见那时还不老的外公老爷子,大手一挥,嘎巴溜脆地说,“这事儿就交给我了。那什么,草儿她妈这阵子多看着这个奶娃儿,我跟珍妮练习题,咱按国内一年级的课程做准备。”

啊?!“这行吗?你咋知道学校要测试这些,美国学校会要求这些?幼儿园好像不是这样运转的啊!这给孩子的压力太大了吧?”

年轻的老爸白了我一眼,“那你说怎么准备?人家可说了要考试啊!搞不好还要分班,咱家珍妮这么聪明,不能让她因为我们啥也不准备就输在起跑线上!”

天!对美国的初等教育,俺真是两眼一抹黑!大脑飞快地琢磨了一下,也没啥其他的法子哈,ok,最后我决绝地点了一下头,“好,爸,就听你的。”回过头跟老公讲,“你看着行吗?那天,咱俩都请假,给珍妮助威去。”

事情一定下来,这就好办了。珍妮的确聪明伶俐,家里早就有两盘“ABC”,“1,2,3”的磁带,珍妮非常喜欢看,里面的歌都会唱,数个数,做个简单加减法也早就不在话下。老爷子也就是重新给秃噜一下,临阵再磨磨刀,这叫不快也光嘛。

到了那天,俺和珍妮她爸,带着欢天喜地、兴高采烈的小珍妮,直杀那个某某学校。校园那天是静悄悄的。我们一进去,两位女士就迎了上来,其中一位年龄比较大的,和蔼地说,“早安,你好!我是这次学前班登记的主管老师,Mrs米勒,这位是绛森老师,她负责这次的测试。请问你们的姓名?”

待我们答复以后,米勒女士说,“珍妮,你好!你愿意自己跟着绛森老师去里面吗?”珍妮勇敢地点点头,米勒女士笑眯眯地转向我们,“刘先生刘太太,你们跟我过来,这面请。”

三下五除二中,在我们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们竟然跟珍妮分开了!珍妮当然是被他们给带到了考场,而我们面对的是一堆各种信息的表格。

半个小时后,珍妮回来了。小姑娘挺坦然平静,嘘,应该是没有问题顺利过关。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们开始问珍妮,“绛森老师都考你什么?她的问题你都答了吗?”小珍妮挺严肃地回答,“妈妈,爸爸,所有的问题我都答了,就一道题我不会,没有做。”

我和珍妮她爸对看一眼,“那是什么问题啊?”

珍妮答,“绛森老师让我画一个人。”

嗯?不会画人?我问,“珍妮,你不是每天都在画来涂去的吗?随便画一个脸就可以了。”

珍妮一本正经地争辩,“妈咪,她说draw a man,没有说draw a face。我不会画一个人, 还要是个男的。”

珍妮她爸爸在旁边鼓励说,“都答了就挺好。画一个人,还要是男人,的确比较难。只有一道题没答,我们珍妮已经非常优秀了。”

哈,对啊!“很好,珍妮,妈妈爸爸都为你而骄傲!”

有小婴儿的日子就是忙忙

浏览(1256) (5) 评论(2)
发表评论
姐妹花(完) 2017-09-23 06:20:38

  时间就是过得飞快,已经十一月份了。阿曼达今天非常高兴,因为她收到了哈佛大学化学系耐尔森教授的email,耐尔森教授在email里告诉她,她已经被录取为他的博士生。耐尔森教授在他这一行很出名,阿曼达这么多年的努力,就是想当他的博士生。

  看完email,阿曼达马上给史蒂文打电话,“嗨,史蒂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耐尔森教授给我email了,他告诉我我已经被他录取了!”电话另一端史蒂文替阿曼达高兴,“恭喜啊!你的努力有结果了,我的阿曼达马上是哈佛的博士生了!”停了一下,他又说,“今天晚上我们去饭店庆祝。我来订餐馆。”阿曼达很开心,史蒂文真是她干什么都那么支持她。阿曼达笑呵呵地说,“史蒂文,看你的架势,你比我还开心。好吧,由你去订餐馆,今天我来舍命陪君子。晚上再跟你细聊,现在我要给妈妈打个电话,她也一直关心我毕业了要干啥。”

 

  吉娜接到阿曼达的电话以后,就一直兴奋地要跟全世界的人分享这一好消息。她一直没停地打电话。当然第一个打给的是汤姆,向他报告阿曼达是哈佛的博士生了,然后是艾米,再然后是……,总之,她一直在跟所有的亲朋好友分享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阿曼达能读博士而且是哈佛的博士,这实在是太惊人的喜事,到现在吉娜还有一点飘忽的感觉。在吉娜的周围,一般人也就读个大学,毕业找到一份工作,成家立业,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她认识的人里,只有莉莉的父亲有博士文凭,但他们是中国人,那些外国人好像都很聪明,而且喜欢读个高学历。吉娜家族和汤姆家族,就没听说谁读博士,而且还是去哈佛大学读博士,更重要的是阿曼达还是全额奖学金,也就是说是无贷款读书。阿曼达太让她和汤姆骄傲了。

 吉娜在屋子里转着圈子,喜悦激动的心情无法按捺,不行,还得看看有没有漏下谁没分享这个好消息。手机里的号码都打过了,噢,应该再看看那个老的电话本,也许能发现更多的朋友。吉娜正翻那个电话本,家的电话响了起来。“嗨,这是吉娜,请问你是哪一位?”电话里一位女士的声音,“肯因夫人吗?我是简妮,雪莉学校的护士。我一直给你家打电话,一直占线。你女儿雪莉今天在学校里晕过去了,现在她在医疗室,你能来学校一趟吗?”

  吉娜脸色发白地愣住了,雪莉晕过去了?不可能啊!

  飞车赶到学校,问过接待室的秘书后,吉娜直奔医疗室。迎面碰上一位小巧玲珑的女士,估计就是简妮护士了。

  简妮先开了口,“你是肯因夫人吗?雪莉在里面,她现在好多了,正在躺着休息。”吉娜谢过简妮,直奔雪莉,“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为什么没跟妈妈讲?现在还难受吗?”雪莉摇摇头,“妈,我很好,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转身,忽然晕倒。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最近偶尔会感到疲倦。”

  跟在身后的简妮接话,“我已经检查了她的血压心跳体温,一切都很正常。肯因夫人,我建议你带雪莉去正式的医院门诊检查一下。”

  吉娜带着雪莉直奔门诊。

  刚出校门时,雪莉曾经不想去看医生,她说,“妈妈,我没病,就是有一点儿累,加上早上没食欲,几乎没吃早饭。”可吉娜不这样看,一个17岁的孩子,忽然晕倒,还是要看医生,别是心脏有什么问题。

  现在,雪莉闭着眼睛坐在车里,看似很平静,其实她心里还在翻江倒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太刺激她了,苦苦地,她还是无法认同和接受这一切。

  早上雪莉到了学校,正在把书包和夹克衫放到自己的locker里,同年级很爱传小道消息的凯瑟琳凑了过来,神神秘秘地问,“雪莉,你跟杰森分手了?”雪莉讨厌她搬弄是非,“凯瑟琳,别瞎说,没有的事。”凯瑟琳眼睛一立,“咦,那就奇怪了,昨天艾米莉说杰森跟她开始dating了,她还好一阵子炫耀呢。”雪莉闻言头一下大了,杰森,杰森?!杰森以前是提到过艾米莉曾经试图跟他好,


浏览(984)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9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