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猪头凯凯的博客  
猪头凯凯的写作生涯  
        http://blog.creaders.net/u/2076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洛艺不绝】一、老城这只碗 2019-08-14 01:11:47

  也许是因为每天总要在北京的二环里面上班下班乘车堵车,于是在2009年的时候,我忽然感到北京的老城区好象是一个很大的“碗”——周围那些新城区高耸而起的楼群,好象是陡峭的“碗沿儿”,而仍旧古老和依然平坦的老城区,则是一片被包围成低洼的“碗底儿”。    

  “碗沿儿”以外,无论是多少带来速度与财富的高架桥和写字楼的重重包围,似乎都改变不了老城区里那种恍若隔世的悠扬时空与一抹斜阳。                 

  似乎正是那一圈“碗沿儿”的包围,“碗底儿”里积攒和沉淀下来的,象一杯醇酒,象一碗老汤,反正也流不出去,反正也散不遥远,于是就在碗底里面来回流淌,反复温煨——成为每个城市最为独特与醇厚的味道。              

  同样是在2009年,也许是每次在走出洛阳的老城时,百碗羊汤门上那个宛如一介百姓仰天大笑般的大碗LOGO给我的印象如许深刻,我忽然感到老城也是那样的一只“碗”——虽然多年以来洛阳的独特个性与城市气质已经在衰退和淡化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但是最近数年间老城却在我心中也逐渐塑造出一个“碗”,一个盛满着感觉与情绪、愈加坚硬与清晰的“碗”。        也许就是凭着那稍微有些别扭的丽京门城墙在我心中竖起了虽然只有一揸宽的“碗沿儿”,也许就凭着那些除了称谓概念却早已看不出任何模样的东关、南关、西关、北关在我心里模糊地围成了一个“圈儿”,我的心里,一个关于老城的“碗”变得越来越清晰,关于这个碗的感觉让我越来越沉醉。     

  虽然老城的周围,还谈不上被忽然高耸而起的速度与现代化所包围,所以她的“碗沿儿”丝毫不高,甚至是鲜有微卓,泯然无形——但是围在我心中的城墙内外,那种感觉上的浓郁与寡淡之别,却越来越走入一种迥然相异的泾渭分明——                    

  她的“碗底儿”绝然不大,甚至是有些杂乱与走样的仿古和改建——但是沉淀在我心里的,是一种只要踏足而上、只要置身其中,就让我足以周身浸淫的感觉与气息—— 

  这只碗里,盛满着很多的东西——街坊老巷、老妪顽童,方言俚语、晨汤暮酒,剃头理发、大儒小学,吵架骂街、典故谣传,婚丧嫁娶、吹拉弹唱,古道衷肠、遗风陋俗,新桑老槐、老顽少贤,鸡鸣狗盗、酒桌牌局,破落狭义、为富抠唆————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个叫做“老城”的大碗里,煎炒烹炸、焖溜熬炖,老杂做派、小资情怀,卿卿我我、三三两两之后,端呈在你的面前,稍事吹拂,一口入去——  

  于是,眼见一切如我般俗事而拂尽胸中沟壑——

  须臾,口尝几许他人之古今而调和心中妄杂——    

  如此而已,端起老城,喝一口汤,抬眼望去——街如平常,人若经年。

  让时间停下,和你一两句闲话少年白头——

  让日落推迟,与我三四杯斟酌尝道忘我——



浏览(39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个残忍的故事——我们人人都是至尊宝 2019-08-14 01:00:08

 “你似乎只有不按照自己最本能的快乐去做,才能够得到你所希望的幸福。”

  这似乎不是可以选择的生活,而是无法回避的人生。

  所以,我把它叫做——“残忍”。                                                                     ——题记

             

  这是一部伴随着我的年龄、似乎和我的人生一起“长大”的电影——从年少时的喜剧片、到青年时代的爱情片、直到一把年纪时才看懂的人生纪实片。

  二十多年里,当我每隔几年再去打开这部电影,再次聆听开篇那段有些凄凉之美的音乐,让视野随着镜头掠过茫茫苍远的芦苇荡——都会感到不同的意味。

  在只看过两遍的时候,我会奇怪——为什么一部喜剧片会选择如此凄凉的开篇音乐而引人忧伤?

  在看过很多遍的时候,我发现这其实不是一部欢乐的喜剧片、而是一部有些痛苦的爱情片——这种凄凉、这种悲伤是因为爱情带来的痛苦。那时候,我以为自己“终于”明白了这部电影。

  只有当我逐渐长大,有一天不经意间在电视上与这部伟大的电影再次不期而遇的时候,我才忽然体会到这个前奏中所蕴含的巨大哀愁与深重悲凉。


  那是一个春节的早晨,在清晨酒醒重返世界的温暖中,我拿着遥控器在电视上与这部电影适时地邂逅了——当我凝固着手持遥控器的姿势一直看到影片末尾、眼看着城楼上那个武士怀抱着紫霞仙子然后音乐响起的时候,当最初那个放荡不羁无忧无虑的至尊宝、最终变成孙悟空毅然决绝地走向茫茫戈壁的时候,我不禁觉得面颊上忽然宛如一阵热流涌过——在那一刻,我忽然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是曾经的至尊宝、也都是后来的孙悟空。

  最初的至尊宝,是放任不羁、无忧无虑、可以完全任由自己的本能欲望和喜怒哀乐去放任自己的每一天、挥霍自己的每一天,那个时侯你如果跟他商量、让他带上紧箍咒、让他去吃斋念佛?让他去听唐僧同学唠叨?让他走入大漠黄沙茫茫戈壁求取真经?

  ——怎么样,你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是神经病吧?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是这个孙悟空,他居然最后同意了这一切、全部的这一切——而且,是心甘情愿地带上紧箍咒、吃着斋念着佛陪着唠叨的唐僧同学踏入了远望黄沙天穹四野的茫茫戈壁——

  那一刻,如果身在电影院,当电影在这里落幕、当剧场里的灯光亮起,让呆坐在椅子上的我忽然离开那已经习惯的黑暗和已经置身其中的故事——我觉得自己也许会在眼眶里感觉到一滴眼泪。

  想想曾经天马行空自在逍遥的至尊宝,看着眼前这一个已经被“我佛教化”的孙悟空——

  你是该祝贺他的终成正果、还是该惋惜他的痛失逍遥?

  你是该为他未来的“正道”而欣慰、还是该为他“到底还是怂了”的叛逆而悲哀?

  你是该为如每一个平凡人生一般的电影结局感到幸福温暖,还是该为一头曾经的惊艳山贼被我佛教化得泯然众人而扼腕叹息? 

  无论如何,我倒是想祭奠一下至尊宝那段曾经天老大我老二的山贼人生——或者说,祭奠一下同病相怜触景生情之间所想起的自己,曾经的自己。

  最初的时候,我们都是至尊宝,没有遇到白晶晶,也没有遇到唐僧和紫霞仙子,无忧无虑。我们可以年少轻狂,可以天马行空,可以喜怒哀乐不看人脸色,可以把整个世界放进自己的梦想,可以一觉醒来天都黑了,可以整天研究摇滚乐的风格问题,可以让脑海里整天萦绕着巴蒂和雷东多的身影,所谓年少不羁,何虑柴米油盐。

  后来,简而言之就是我们逐渐长大了——最开始只是遇到了一些困难和迷惑,到后来才发现其实那还只是冰山的一角。这就好象也许你原本以为自己只要不是孙悟空转世,就可以一辈子都只做一头快乐的山贼,到了后来你才发现你早晚都要长大、早晚都要有爱情,早晚都要有苦恼,早晚都要遇到白晶晶来搅浑原本的无忧与宁静,最要命的是你早晚还要遇到紫霞仙子、唐僧和牛魔王——

  白晶晶是谁——她是我们每个人在当初以为可以交代此生、可以安守于厮的那一份现状。她其实也很美好,但是你仍然会在某一天发现,你还有一个真正的所爱和追求,让你在睡眠中还不断地念叨她的名字——紫霞仙子。

  紫霞仙子是谁——她当然就是我们这些至尊宝心目中的真爱,也就是我们每个人在渐渐成熟和长大以后,最终总会期盼的那些东西——梦想。这个梦想或高或低、总之是你对世界的一份诉求或者说追求。

  不幸的是,在你和紫霞仙子之间,横亘着一位看上去似乎无法逾越的家伙——牛魔王。他可能是你与远大理想之间漫长而艰辛的求索之路、也可能只是我们很普通的人生梦想里那些稳定工作、社会地位、贷款按揭、生儿育女……

  庆幸的、或者是不幸的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被牛魔王挡在身后的紫霞仙子,无论你是依然在孜孜不倦耕耘不辍地为之追逐,还是早已将她在内心里深藏尘封之后只能在垂垂老矣的道路上偶尔说一句“遥想当年”——

  当然,在紫霞仙子、或者说我们的梦想刚刚出现的时候,面临“干掉牛魔王”这样的高难度任务,你认为你是有选择的——算了吧、咱没本事娶到紫霞仙子、总可以说句“算了吧”然后返回头和白晶晶来上一把老婆孩子热炕头吧?

  结果呢?当你发现如果自己还想原地踏步、一直身无长技的话,就连和白晶晶结婚这种小富即安、退而求其次的生活,也会被春三十娘这种武功平平得宛如柴米油盐生活琐事的小喽啰一剑刺穿。        

  终于,你发现你没有选择——你一旦遇到了紫霞仙子、遇到了你那些或高或低的梦想,或者说只要你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一点诉求、有了一些追求,你就只能象至尊宝一样别无选择——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则是,你如果不去追逐前方的紫霞仙子,那么I AM SORRY 连原来你所拥有的白晶晶也会被夺走。

  于是,你一位原本生活优越纵横无忌的山贼,说不清入了什么魔着了什么道、开始有意无意间琢磨起那个宛如噩梦般的紧箍咒——

  在这个过程中,你会遇到自己成长中一个怎么都摆脱不了的家伙。

  这个家伙与你朝夕相处、琐碎啰嗦,有时会让你发疯、有时又貌似待你不薄,无论你想干点什么都总是想办法先把他对付过去,这就是唐僧,你永远的师父,他就是——生活。

  少年时候,你也许会对生活的琐碎嗤之以鼻、躲得远远的,甚至一看见他的样子就想夺路而逃,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那时候的你,能否会想到有一天,你会告别城楼上的夕阳武士、随着这个唐僧无怨无悔地走入漫漫坎坷、投入瑟瑟征途——而且是那么自愿,那么坚决。

  就这样,每一个人都会从那个屏幕上的山贼、心灵中曾经的自己告别,跟随着唐僧走上了一条应该被称为“正道”的路上。

  这个时候,除了终归教化和完成励志,你也许会从至尊宝的身上感到一种巨大的矛盾与受迫——

  你似乎只有不按照自己最本能的快乐去做,才能够得到你所希望的幸福。

  可惜,这似乎是我们绝大多数人生中一个恒久的主题与任务——与每一个瞬间里的自己决裂,与他斗争和告别,对他本能的欲望和最初的逍遥嗤之以鼻然后背道而驰。

  更可惜的是——这一次,不再是宛如白晶晶和紫霞仙子那样可以辗转取舍的爱情故事,而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无法回避的现实人生。

  这,已经不再是痛苦,而是一种残忍。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种“残忍”还包含着一种巨大的无奈——既然早晚要每一个至尊宝归入正道,为何不省去这个残忍的过程、而是让每个人设置为天生就喜欢吃斋念佛和青灯黄卷、喜欢戴上紧箍咒热衷于遁入戈壁上下求索?

  也许,还会有谁还在幻想可以永远都只做一个逍遥的山贼——那只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那个给你三颗痣的人。          

  等你遇到了,你就会注定要应了唐僧的那一句话——

  “当你明白了舍生取义的道理,你就会回来跟我一起唱这首歌!”






浏览(54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