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mingxiaot  
望江亭外锦水流, 荷花池畔老雀啾。 问君几渡关山月? 一重大洋已白头。  
        http://blog.creaders.net/u/2092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父亲的革命(57) 2020-01-22 07:34:23

二期整风开始前,黎明偷了个空隙去看竺青。竺青坐在炕前补衣服,黎明在地上来回走动,手舞足蹈,情绪高昂。

“想不到组织这么信任我,把清查内奸的重任交给我承担。我一个臭知识分子,又没有经验,要帮助党组织纯洁队伍,难哪。既不能主观主义,冤枉同志;又不能保守主义,放走坏人,让党的事业受损失。中间这个度该如何掌握?该怎样努力才不会辜负党的希望?”他站到窗前,双手抱着脖子后梗,长吁一口气:“抗战就要胜利了,真想把家乡的老妈接过来,让他老人家也过几天舒心日子。”

“不是说,你们那儿的腊梅开了吗?怎么不见你弄一枝来?”竺青好像突然想起,笑眯眯地抬起头,打断黎明的话。

“婆娘见识。”黎明本来有点重男轻女,听了这话,颇为散气,忍不住放低声音咕噜道。

“你干嘛上这儿来找婆娘?”竺青抬起头,白了黎明一眼。

“我是领导,要关心下级的工作和学习。”黎明脸红筋涨。

竺青满面春风站起身,先拿起手中的衣服在黎明身前比划两下,然后拉拉他的衣领,矜矜笑道:“哟,瞧这大男人,大领导,世界都快盛不下你啦。就不把自个儿的衣服领子整理好?”

“哈哈,还说悄悄话哪?都是革命同志,可不兴藏着腋着的。”罗志远突然跳进屋,大声说,把竺青吓了一跳。

“该上课了吗?”黎明一瞬间恢复了严肃的本色。

“还早,战士们还在操练。要不,我们先去看看新布置的连队会议室。”

说话间,三个人来到会议室。刚进门就闻到一股沁人的馨香从讲台那边飘过来。竺青定睛一看,只见讲台上摆着一个土瓦罐,上面插着一树硕大的红梅。

 

旅直整风队驻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外边有一个排担任警卫。由于村庄位置过分偏僻,敌人在大扫荡中只路过一次,烧了些房屋,比较那些敌人反覆蹂躏的村庄来说损失要小得多。一年多来,这里再没有遭遇战火,大多数破坏都已经恢复原状。只是部队进村时是冬天,气候寒冷,遍地草黄叶枯,老百姓都愿意呆在家里,不大出门,所以村里村外看上去颇有点萧条意味。

黎明还记得他们到了村口也没人迎接,只有一个衣衫破烂的老汉自顾自地在井台边车水。他转动着井台上油亮的黄木轱轳,轱轳发出“吱嘎吱嘎”的单调声音,在冷清的空气中显得格外刺耳。部队驻下后,开始打扫卫生,收拾住处,挑水做饭,村庄里炊烟缭绕,有了点生气。黎明和马易两干事共住一个窑洞,也算是支部的办公室。

整个下午,黎明显得很忙。到老乡家做调查研究,找人谈话,安排住宿和警卫,整理文件和各种资料,还帮助饲养员饮马,到炊事班剁大白菜。临近黄昏时分,他才有点空闲,独自一人被着件老棉袄去了村外的西山头。

西山头前方是一个大山凹子,视野空旷。那儿风不大,但刺骨。大山凹子中逶迤着瘴疠般的暮色。在深邃的暮色底部,有几股乳白的霜雾从山凹的缝隙中漏出来,被山风一搅和,晃晃悠悠和无形的黑暗融为一体,看上去有点像劣质咖啡混合了变质伴侣。山凹中的霜雾爬到半空,和一条横亘天边的长云相连。长云在桔红色的落日辉映下好像一条金铂挂在山脊上,遮挡住所有的连绵起伏。长云之上,是瓦蓝得有些渗人的天空。天空中没有纤丝云彩,只有孤零零的落日对着半牙若隐若现的月亮。“这真是青天在上,明镜高悬呐。”黎明站在那里,感觉有些寒冷。他捡起一块石头,用力扔出去。石头在空中转了几圈,然后落入漠然的混沌中。

当天晚上,黎明和马易二人商量如何搞好审干。黎明摸着脑袋,学着龙文枝的腔调说:“找疑点,必须经过慎重的调查研究,事实求是,来不得半点主观主义。是啊,主观主义,这主观主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不用担心。只要多调查,多收集材料,不轻易下结论,就能少犯主观主义错误。谁是特务,总会有点痕迹嘛。”马干事不以为然地说。

“这个办法好,稳妥。全靠客观材料,拿证据说话,不会冤枉好人。”易干事审慎地回答。

“还要注意和上级沟通,和其他整风小组交流,尤其是龙主任亲自抓的那个组。他代表的是分区,还有大军区的经验。”黎明觉得自己考虑很全面。

“是,是。他们离我们都不太远,我跑勤一点,多向他们取经。”易干事忙不迭地说。

过了两天,山路来这里传达了中央关于审干的九条方针:“首长负责,自己动手,领导骨干与广大群众相结合,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相结合,调查研究,分清是非轻重,争取失足者,培养干部,教育群众。”

黎明恍然大悟地说:“我们过去的理解有偏差,把特务当成了死心塌地的坏分子。中央是把他们看成一时失足者,我们只起拉一把的作用,重点是挽救。这是个新精神。”

“这下工作好做了,我们只要把中央的精神给大家讲清楚,相信有问题的对象都会主动站出来。”易干事也很高兴。

“还是中央英明,真是高瞻远瞩呀。”马干事有些惭愧:“我也应该检讨一下,以前经手的某些案子是不是处理得急了些?没有尽到争取的责任。”

“你们以前怎么办理案子?走不走群众路线?”黎明好奇地问。

“过去办案一般是根据群众举报,提供线索,然后我们再下去调查。像这样,把干部集中起来整风,凭空就要清查坏人,没见过,也没干过。”

“革命靠自觉。”黎明找到点信心:“中央政策摆在那儿,明明白白:做人做鬼自己选。特务也不是傻瓜,放着阳关道不走,偏要走鬼门关?古人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火候到了,榆木疙瘩都会开窍。”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