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新民图说  
崇论孔孟学说 诱掖古文复兴  
        http://blog.creaders.net/u/2108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詵言辩 2020-02-26 10:39:27

詵言辩

 

余少时入泮读战国策邹忌篇, : 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 受上赏. 上书谏寡人者, 受中赏. 能谤讥于市朝, 闻寡人之耳者, 受下赏. 令初下,群臣进谏,门庭若市. 数月之后, 时时而间进. 期年之后, 虽欲言, 无可进者. , , , 魏闻之, 皆朝于齐. 此所谓战胜于朝廷. 余喟然曰: 此所谓非谤议发乎市廛, 必谣言始于一声者也.

 

庚子岁初, 时荆楚肺疾方炽, 喉舌曲意承平, 罔民矫情, 且噤正声挢众舌曰: 人无相染者, 可控可防云云. 无计经旬瘟祸糜溃, 疫情湁潗. 抢攘无措以至百业凋敝, 兆民畏葸蛰伏. 或有虽亲属遘病者, 不辞爇馔火, 同卧起, 因祸及满门. 惨绝人寰, 其率皆不可名状.

 

余不患疫情积月之不归于治, 患民其有省乎? 政其有瘳乎? 夫詵言放语, 宁滥勿缺. 盖乃无可禁之理, 无可绝之功. 其不善者必有违与情, 其善者必有徵于事, 但假以时日, 审其所由, 察其所以, 加验以常轨, 则泾清渭浊, 毁誉自明. 其所谓智知在民而已矣. 观夫是疫之剧, 舍是则芥氓且无所托命. 若夫欲湔肠胃, 明耳目, 辄愈以究其原委曲折之尽. 譬如人止有一首, 虽复有百首, 百首复又百目, 曾不能自视其一目. 此奚假詵言之用而达乎视听之间为哉? 今更不是者, 不思异病而同源, 喜美疢而畏药石, 上下一言以蔽众口, 栗幼愿兆民莫之为, 而其独为之, 俾舆情沦落, 方圆龃龉, 而昭彰惑于闇昧也.

 

縰縰生民, 涕洟九州. 子曰: 天之历数在尔躬, 允执其中. 岂不惟惕然察乎?

 

岁庚子春二月菊人氏識于樂山堂



浏览(452)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哭李君 2020-02-15 10:44:21

李君讳文亮, 关东北镇人. 少有隽才以笃学颖悟闻于邑里. 但有疑碍, 必穷其涂辙而后快也. 癸未登武大医科第, 后发厦门行医, 阅三载归擢武汉中心医院眼科主治, 善于其职, 以良医称.

 

君素敦凝朴直, 强毅率真. 己亥岁杪适值肺疫初发诸端绪, 君亲问疾者, 所察得实, 发诸网讯, 敢为民直. 时胥吏相习逢上, 伪为昇平, 佞曲皆以为当然. 已而番役暋横, 以君为诬妄,踹足而怒, 议当训诫, 莫敢何问. 俄疫病肆虐, 君临危受命, 苟有益于众之事, 悉忘身而为之. 未几亦染疾瘵笃, 于庚子正月十四, 年卅五殉难于任所. 於是闻者益推君, 衍及四海. 功固及天下矣.

 

余始闻李君之名自海外网讯, 网讯为言武汉勇士八, 从医者曰刘文, 谢琳卡, 及文亮也

 

呜呼哀哉, 吾族有君, 抗志高节, 踬于英年. 君固古之刚勇烈士, 若孟子反, 军大奔, 独为后殿, 舍生取义, 天下莫不噭然而悲啼. 世事之悲而介者之不可留如此, 信夫.

 

或曰: 自非典迄今, 十有七载, 而情事循环之无尽, 孰任其责, 孰能尽之? 事之情伪, 犹未可识也, 其咎亶里胥独引之哉? 幽昧披于百姓, 则万民罔不怼怒. 君临终语曰: 闇寰岂有异闻, 明世不直一声, 居庙堂者可不慎而戒之哉.

 

 

庚子正月毘陵吴菊人泣书



浏览(14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哭李君 2020-02-15 10:15:38

李君讳文亮, 关东北镇人. 少有隽才以笃学颖悟闻于邑里. 但有疑碍, 必穷其涂辙而后快也. 癸未登武大医科第, 后发厦门行医, 阅三载归擢武汉中心医院眼科主治, 善于其职, 以良医称.

 

君素敦凝朴直, 强毅率真. 己亥岁杪适值肺疫初发诸端绪, 君亲问疾者, 所察得实, 发诸网讯, 敢为民直. 时胥吏相习逢上, 伪为昇平, 佞曲皆以为当然. 已而番役暋横, 以君为诬妄,踹足而怒, 议当训诫, 莫敢何问. 俄疫病肆虐, 君临危受命, 苟有益于众之事, 悉忘身而为之. 未几亦染疾瘵笃, 于庚子正月十四, 年卅五殉难于任所. 於是闻者益推君, 衍及四海. 功固及天下矣.

 

余始闻李君之名自海外网讯, 网讯为言武汉勇士八, 从医者曰刘文, 谢琳卡, 及文亮也

 

呜呼哀哉, 吾族有君, 抗志高节, 踬于英年. 君固古之刚勇烈士, 若孟子反, 军大奔, 独为后殿, 舍生取义, 天下莫不噭然而悲啼. 世事之悲而介者之不可留如此, 信夫.

 

或曰: 自非典迄今, 十有七载, 而情事循环之无尽, 孰任其责, 孰能尽之? 事之情伪, 犹未可识也, 其咎亶里胥独引之哉? 幽昧披于百姓, 则万民罔不怼怒. 君临终语曰: 闇寰岂有异闻, 明世不直一声, 居庙堂者可不慎而戒之哉.

 

 

庚子正月毘陵吴菊人泣书



浏览(19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