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矮  
人生的一些痕迹  
我的网络日志
钱粮湖农场的故事 2018-10-10 09:26:02

甫志高(原名老矮)

2018年10月

WeChat Image_20181011200656.jpg

上周看了邱哥贴的农场文艺宣传队的照片才知道邱哥不是下放到黄盖湖而是西洞庭湖畔的钱粮湖农场。

根据农场创办人平吉奎的回忆录,钱粮湖是曾经江南最大的国营农场,1958年建立,第二年就拥有3.89万人口 ,难怪照片里的文艺演出队成员个个帅哥靓妹。

当年在武体宿舍里,听邱哥说事是很有趣的。每每说起农场的轶事趣闻邱哥无不眉飞色舞,听得一旁的我无限神往。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是关于农场女工的泼辣剽悍,让人目瞪口呆。

情节大致如下:

堂客们在田间有时候会集体发飙,突然袭击某位男知青。被扑倒的小伙子还没反应过来已被众堂客们压倒身下。可怜的他很快就被扒光了下身,鸡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在大胆堂客们的拨弄下,鸡鸡自然很快竖起。然后有人捧来湖泥,把鸡鸡给埋了,只露出个二脑袋。被“埋”的小伙毫无招架之功只能任人宰割丢尽颜面。

然后一声号令众堂客们哄笑而散,找谁算账都没用。

我好奇地多次追问邱哥是否受过此般礼遇,邱哥斩钉截铁地否认。直到毕业我也没搞定对邱哥的猜测。

上周看到那张宣传队集体照。靠!我一拍大腿,明白了当年那些堂客们整治的非邱哥莫属。

1.在那张集体照片中邱哥无疑是顶尖的帅哥;

2.邱哥身体特棒;

3.邱哥能歌善舞;

4.邱哥对于喜欢的女性敢于肆无忌惮地捧场,而对于长相一般地则有些难掩冷漠。

这4个条件,特别是最后那条极容易和心眼小的堂客结下梁子。于是,想让堂客们不动手那是不可能的了。

呵呵,如果你和邱哥相似那你得小心了。

注(此故事曾在沙龙提过)


浏览(1345) (3) 评论(0)
发表评论
猫的微信群 2018-05-01 17:16:11

照片里依着我家后门的背影是对面邻家的猫,我给它取名叛徒。

前几年叛徒被我家的黄毛欺负得够呛。黄毛经常蹲在叛徒主人家门口打伏击,不让叛徒出门。有次我在屋内隐约听见外面有呵斥声,从窗帘缝里望出去,只见叛徒家的白人老太正愠怒地压低嗓子驱赶黄毛,但黄毛不懂事,赖在那里盯着叛徒不离开阵地。我只好装着有事出门,然后“偶然地发现”黄毛惹事,赶紧用只有黄毛听得懂的“肉粑粑肉粑粑”把小子诱回来。

时过境迁,黄毛居然和叛徒成了哥们。不但化敌为友,还关系密切到整日里厮混在一起,以至于老太先后分别遣孙子和儿子上门寻她的宝贝猫。

叛徒毫不顾忌自己的行为。只要看见我或我妻子的车开进 circle,它便一路嗯嗯哈哈地小跑步过来向我们致意。为了不伤老太的心,这时候我尽量表现得有分寸,不和叛徒过于亲近。谁知道老太是否正在窗帘缝里观察着这一幕呢?

中间那家伙是新入伙的不知谁家的猫,长相很威武,我叫它大头。大头不敢贸然入群,起初总是远远地侯在一旁观察着黄毛,叛徒和我。经过一段时间的拜码头后,终于被群主认可,堂而皇之地入了群。一回生二回熟,大头渐渐地对我也放下心来,见到我不再象先前那样立马溜号了。

众所周知,我家的黄毛(估计具有野猫血统)曾经是这片地头的头号恶棍,可谓打遍天下无敌手。那时候,小区的猫哥/猫弟/猫姐/猫妹们没有一只不被它撕咬得狂逃,就连偶然路过的也不放过。每每这种时候,我这做人的在邻居们面前难免感到尴尬和歉意。但有什么办法呢? 猫毕竟是猫。

黄毛不但和猫斗,还不知天高地厚地挑衅其它类动物,时常带着血淋林伤口回家。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只好带它去医院做了手术。没想到的是即使成了公公,很长一段时间里黄毛依然好战如故。

好在再剽悍也斗不过年龄。随着不惑之年的来到,黄毛性情逐渐平和,待同类友善了许多。

大约始于前年,黄毛和叛徒建立了外交关系,双方签订平等和互不侵犯条约。我家后门外的小坪成了它们聚会的地方。如前所述,大头随之入帮。可能是受我的影响,这几位毛人也建了一个微信群,但从不发言,就这么静静地趴在那里用心灵交流着对宇宙,世界,人类,猫类,狗类乃至万物的看法,所谓古今多少事,尽在不言中。

不是所有的猫咪都入了群。比如安东尼家的黑猫至今没有入群的意愿,虽然它有时候会远远地朝猫群瞅几眼。估计他对曾经的魔王黄毛仍然放心不下,或者对微信群还不那么了解,担心一旦入帮则入了泥潭,但我深信小黑终究会入群,到那天我一定拍照纪念。


叛徒: “黄毛哥,出来玩好不好?”


黄毛  “开门!我饿了。”






浏览(1826) (20) 评论(2)
发表评论
台湾中坜行(眷村) 2017-10-10 10:20:41

或许人们对于台湾的眷村一词不熟悉。但多数人知道林青霞,邓丽君,伊能静,以及名导演李安,政治家宋楚瑜等,他她们都是眷村出身,在眷村里出生或长大的。

台湾眷村始建于1949 - 1960年代。最多时8百多座,如今只剩下1百多了。本文(2)里曾提到说眷村是为来台的中下级军官修建的,此言不实。根据维基百科:“一般定義的眷村,是指陸海空軍三軍、憲兵與其他類種官兵與眷屬所居住的眷舍”,即受益人包括士兵而不仅仅是中下级军官,也包括高级军官。

据堂兄介绍,当初修建眷村时,政府出资,民间捐款。朋友、老乡们互相帮助,协力在稻田里为自己建起了新房。这些当今看起来有些简陋的民居在50多年前可了不得。对比同期的大陆,地市级领导的官居只怕也是望之兴叹,羡慕不已。

走在眷村的小街上,堂兄不无骄傲地告诉我,首任村长的他当时作出让电缆电话线等一切民需设施入地的决定至今看来都是对的。的确,眷村里如此狭窄的街道实在容不下电线杆了。

(始建于60年代的眷村一瞥)

图1 干净的小街、小楼

21649753452792696.jpg

图2 墙上的岁月 

715944287661415226.jpg

图3 闲置的村委会

村委会大门没有锁,任何人可以自由进入。 

375876252124224419.jpg

图5 村委会是老兵们聚会的地方。

除了电视音响和其它娱乐器材、设备,楼上还有健身房。

时光如流水,几十年中老兵们相继离世,这里留下的多是先前的痕迹和空寂了。 

224345381307102974.jpg

图6 前国军参谋总长郝伯村给该村颁发的奖状 时间为 1982年  

294128886492912293.jpg

图7 前国军总司令汤耀明给该村颁发的【眷村典范】奖状 时间为1998年

堂兄是多年的老村长,对这些荣誉很看重。

225172733006116777.jpg

图8 村委会里的国学书籍

405156328049235895.jpg

图9 自留地之一

眷村里不少人家还有菜园子。菜地在村子背后,土地所有权是政府的,眷民无偿使用。

561216356317107771.jpg

图10 各家的菜土管理得很好,整洁干净。

堂嫂种的菜其中一种叫红薯藤,很好吃。当然,此红薯藤和我下乡时接触到的红薯藤有较大区别。那个年代尽管粮食不够吃但红薯藤叶都用来喂猪。如果味道也像这般好,那猪就没得吃了。

 

129024661203574450.jpg


到眷村走了这趟,感觉到国军退役后的物质生活很有保障,至少是曾经远远地领先共军。当然,如同昔日的战场,共军正悄悄地撵了上来。不过捏,共军也好眷村里的国军也罢,其共同点是都认同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不同的是共军要解放台湾,国军则要光复大陆。说到底,都是TMD 一家人,打什么打!


浏览(8146) (17) 评论(1)
发表评论
台湾中坜行(慈湖,石门,夜市) 2017-10-03 09:51:19

台湾中坜行(3)慈湖

头一站出游地是慈湖,堂兄夫妇和贤侄陪同。慈湖是先總統蔣公陵寢所在地,属桃园市的大溪区,离中坜约20公里,是一个青山环抱的小湖。因为环境“與蔣中正故鄉奉化相似,国民政府在此修建了一所当地风格的小平房作为蒋公的行馆”。该行馆面积不大,显得朴实。1975年蒋公去世后其灵柩一直停放在这所小屋内。蒋介石和毛泽东生前的胜负已定,死后却分不了高低,遗体都回不了家乡。

除了山清水秀,慈湖的另一特点是这里有2百多座蒋公铜像,台湾曾经的去蒋化运动其内容之一是移去各地的蒋公塑像。这些铜像后来被收集到这里并被取名为雕像公园。两月后美国的弗吉尼亚发生了因移去前南军将领李的铜像所生的悲剧事件,大洋彼岸两位历史大人物的雕像结局似曾相识。

图3 慈湖雕像公园一瞥

166951026285399047.jpg

台湾中坜行(4)石门水库

石门水库规模不大但风景秀丽,是桃园一景。那天是台湾的节日 -- 五一国际劳动节。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没错,台湾和大陆一样,五月一号是全民的节日。游客不少但和大陆节日时的过江之鲫相比空间就显得宽松多了。不过,虽然是假日中,贤侄的手机却经常地响起,几乎都是公务电话。贤侄就职于统一集团,某部门的经理。难道假节日还要处理公务?我好奇地问他。贤侄苦笑说哪里有什么完全的节假日。有电话来你就得接就得及时处理问题。如果想保住饭碗就得这么做。在美国,缺人手时经理求人加班,有时不惜在原定的加薪基础上再翻倍加薪,但如果员工不同意,经理一点办法没有 (至少在我所处的行业如此)。员工的佳节日和平常的周末日受到严格保证。比较起来,台湾人很拼,工作压力似乎更大一些。

图4 山清水秀

22369224601381584.jpg

话题转回到石门水库游。如果游人喜欢吃鱼,水库附近有不少活鱼餐馆,在那里我大快朵颐尽情享受了多种鱼多种做法的美肴,直吃得胃里头再没了空间。

台湾中坜行(5)夜市

“没逛过中坜夜市的不算到过中坜”。这话有些夸张但中坜夜市的确值得一去。那天傍晚时分,我和贤侄夫妇一家兴致勃勃地逛了处于城区中心的这个夜市。果然不同凡响。一进夜市大门,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小吃让人目不暇接,口中生津。吃了这家看那家,到头来落得个只恨肚皮小的遗憾。

图5 夜市大门

390066419413767945.jpg

图6-n 美食

311620631506452952.jpg

情人眼泪是什么没敢问,呵呵。

56757971018490869.jpg






好吃的食物太多,回顾起来最合我意的却是豆花。当贤侄推荐吃豆花时我当时有些勉强,因为肚子已经涨得滚瓜溜圆,只是碍于情面不好拒绝罢了。谁知一口豆花进嘴即刻就引起本已处于美食疲劳的我再次兴奋。一碗(碗尺寸不小) 后还要第二碗, 硬是往撑不住的肚皮里再下一城。出得豆花馆后,对后续的美食摊位只能是“望洋兴叹”一饱眼福了。再逛夜市,一定得用最低单位比如说1只,1根,1块来控制美食的购买量 。

图 豆花 第一碗

784508933123636754.jpg


图 豆花第2碗

885376183648430509.jpg













浏览(8287) (7) 评论(2)
发表评论
台湾中坜行(1,2) 2017-09-27 07:14:27

台湾中坜行(1)

今年4月底去了一趟台湾。

在福州机场得知飞桃园的航班改为在台北的松山机场降落时,我暗自庆幸行前曾比较仔细地浏览过大台北地区的地图和交通。松山机场离桃园市的中坜较远,我决定乘火车前往。

出得关来天色已晚。先后向两位年轻人讨教如何搭地铁去台北车站。两位后生崽行迹匆匆但都有礼貌地停下脚步为我解答。其中一位耽心我摸错地方,专门引领我去到相应的站台然后返去。

去中坜方向的火车分为自强号、莒光号和区间车,几分钟一趟如同地铁的发车频率。

9点的火车,座位全满,过道里还有不少人站立。乘客们大多看似上班一族和学生模样。这么晚了才下班?我好奇地探询了两位邻座。果然,都是下班途中。在美国我所居住的那个疙瘩里,晚上9点多已是就寝时间了。台湾人真能打拼。

10点差几分车到中坜。站外大街上居然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机动车。旅馆在中央西路,距火车站只隔几个街区。我拖着小箱包混迹于人群中,东张西望地前行。途中不时见到夜校归来的中学生,其中有结伴也有独行的女生。治安之好超出我的想象。

图1 中坜夜景

588563254192287339.jpg


台湾中坜行(2)

堂兄家在附近的眷村,离旅馆约3华里。借助现代高科技搜索手段,还在美国时我对堂兄住宅的方位早已成竹在胸。第二天早晨我信步寻去,一边欣赏清晨的街市景象。

早上的中坜没有了夜间的繁华,疾驰而过的零散的几辆摩托车撕破了街面的宁静,然后很快地消失到静寂之中。旧式的低层建筑夹杂着现代化的大楼,清洁的路面和骑楼让人想起数十年前的广东市镇。不同的是众多的因朝辉而褪去光芒的广告牌和道旁一片片無人看管却摆放有序的摩托车。

图2 中坜早晨

353860844335684763.jpg


走过眷村里几条狭窄的小街,准确地找到堂兄的那座四层小楼。那是n 年前在国民政府资助下为来台的中下级军官修建的住所之一。台湾的眷村有数百座,当年的眷村如同大陆大单位里的生活区,如今的眷村不再有围墙,和城区融合在一起了。

堂兄携子昨晚去桃园机场接我,后又打电话到附近的旅馆寻我下落,折腾了一宿。原本为了减少堂兄一家的麻烦才谢绝他们的接机和入住他家,结果弄巧成拙,反倒添了乱子,很让我过意不去。

堂兄90高龄,身板挺直,精神矍铄,思维清晰,言语简洁。让我惊讶的是他的居室在3楼,上下楼梯完全自如,这么下去岂止百岁?寒暄一番后仍保持军人风范的堂兄下令,说一切听从他的安排。原先我打算独自游台的计划被他老人家全然否决。

待续






浏览(8289) (9)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5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