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毛泽东思想评论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文章  
我的网络日志
纪念江青座谈会随感 2011-05-15 21:50:11
 

昨天上午到民族文化宫的文房四宝博览会挑选些写字用品,正逛着,有网友打来电话说中午北京市委党校有一个小型的纪念江青离世二十周年的座谈会,希望我也去听听。考虑到现在正是政经形势空前紧张的历史关键点,社会处在建国六十一年以来最为广泛的一个政治结构抉择路口、这个民族更是临近一个近几千年来最深刻的经济生存状态抉择的时间窗口,我们高来高去低来低走的悠久文化文明,是龙是蛇可能因此亦就要终见分晓,故而之前已经决定,作为无依无靠、百无聊赖、流离失所的P民百姓身份,在这个节骨眼儿除了景山这类被允许进行公开聊天的场所,其他室内的小活动就躲得远远的为妙,免得被国保。但回来路过车公庄时,转念又一想,毕竟是首都的市委,维稳力量未必会像对百姓活动场所那样严厉监控,所以不由自主还是拐弯进了三塔寺的市委大院。进入会场了解到,是市委里面的东方红网组织的座谈会,还有不少外地来的。网友主要是控诉改革三十年的倒行逆施,比较具体,但感觉不是很有批判深度。
有些网友说到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侄子茅院士最近的反毛言论极为气愤,相约要去其家理论。在下觉得,经过三十年的邪路,中国群众已经从改革教的反动蛊惑中猛醒,重新觉悟到私有制下被压迫者必然所处的阶级地位。此刻,毛派(或曰革命派)有义务,帮毛等老一辈革命者洗冤,通过各种途径让劳动群众重用阶级观念认清阶级敌人,回归公有制的康庄大道。这也是对包括江青在内的所有革命失败者的最好的纪念。只有恢复了无产阶级的政治经济体制,茅袁们自然再无机会对人民群众进行非毛等阶级蛊惑。否则,你今天打倒了一个80多岁的茅院士,明天还会有更多年轻的剥削阶级打手跳出来让你打不胜打;你现在可以让学术带头人元腾飞不能在原单位上班,以后必然还会涌现更多官僚阶级的维护者进行反毛污毛的阶级斗争。
关于纪念主题,看到不少网友对江青的感情比较深,也比较情绪化,本想只听不说,后来还是跟着说了几句。在下认为,江青当年的个人政治立场,从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大方向的角度而言,无疑是正确的,即使是过去对她盲目否定过的那些糊涂群众,经过三十年来改革教对社会主义的疯狂掠夺和破坏的不争事实,也可以很明了了。但也必须承认,虽然其政治正确,也仍然是个悲剧性的政治失败者。故而,与纪念毛泽东不同,我们今天纪念失败的英雄,应从参悟其失败的前因后果入手,找出若干失败的原因以警策后辈。否则徒有哀悯,客观上未必是对逝者的尊重。而对于江青以及‘四人帮’中的其他同志的政治失败和历史责任,只要把下面两个问题参悟清楚,即可很容易分析出于此事的其它问题的答案:既然毛当时可以团结党内外左右两派群众共同建设社会主义,那么,毛去世后的左右两派政治势力,有无除不共戴天决裂之外的另一种机会,让左右两派继续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发展建设互相学习进步?到底是什么促使华这么弱的一位政客完全偏向了一方,有无主观因素之外的其他原因?

在众人面前不便也没有时间于此深入分析,从表面简单说就是,‘四人帮’等人所代表的造反派群众偶然失败的必然性,在结果上讲主要是他们没有能力发挥毛泽东的群众路线和统一战线的思想法宝,使毛费尽心机开创的大好局面尽丧己手。这个政治策略层面的教训是深刻的,也是很有现实的意义的。比如会中有朋友建议左翼现在不要争论,应团结一致地耐心等待十八大后重庆模式等来引领中国社会向毛时代的回归,问题也是出在这里。今天革命派群众如果不能自己觉悟并让广大群众充分提高革命觉悟以认清修正主义路线对国家发展的灾难性危害,单靠个把左派高官的政治手腕,单枪匹马闯入敌营当领导,不打可能领导剥削阶级的组织团队回到无产阶级路线上来,势必重演当年‘四人帮’政治失败葬送文革成果的大悲剧。因为老毛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曾有个很英明的论断:“修正主义头子要改也难”,已为历史所证,毛派亦难例外。当年的走资当权派刘邓,从历史上讲,也都是毛派的干将!而就现阶段重庆薄书记的唱红兴毛运动而言,也是这样,只有深入群众、发动群众和依靠群众,才有可能对官僚阶级形成压力,才有可能踢出回归公有制的临门一脚,否则,如果仅仅停留在唱红打黑的阶段,会像当年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口号一样,被特色社会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利用为颠覆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维稳工具红色外衣的概率还是蛮高的~

发言中,有老同志认为现在社会思想混乱,人心不古的道德环境,让社会太不和谐,要对年青人加强道德教育。还有的同志发言说,现在的法律失去公正性,法官阶层素质差。在下没忍住,也对这些糊涂的观念用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基本方法做了开释:现在的中国社会,在修正主义路线的牵引下,已经陷入严重的阶级对立,尤其在经济上。比如在下这样没有工作的失业人员,只能举债度日;而据说垄断着绝大多数中国社会生产生活资料的红色资本家族所占有的财富,有的已经比国外垄断首富还多,多到可以买下除去非物质文化遗产水分之外的大半个北京城!不同的阶级,道德标准自然不同,所以不是当下的社会思想混乱不是什么道德教育缺失造成的,而是阶级对立造成的,只有依据宪法劫富济贫,才有可能消除阶级对立、于全面混乱中统一社会道德标准。
另外,法律是维护道德的工具,剥削阶级的法律,如果被认真执行的话,自然要维护剥削阶级的利益,必然不会主动维护被压迫阶级的利益。比如在下半年前为了支付暴涨的房租经济紧张,有万把块钱的信用卡没钱还,现在只能等挣到钱后再还,如果经济执法机构为维护信用卡公司的合法利益秉公执法,那在下就要倒霉了,这位认为现在的法官们执法不公正的同志是思维陷入了误区,现在各地很可能正是因为法官们执法太‘公正’了,有效的维护了在社会各个领域全面代表着‘公’的压迫阶级的利益,才让阶级压迫的事业更为严重和突出。所以,整个社会对法律别那么认真不是坏事,象美国政府对自己的国民就做得比较好,经济危机来了,没有为了富人利益仗势欺人,而是政府出面把被压迫阶级的很多债平了。当然就中国的具体情况而言,在这点上学美国也不可能根本解决问题,只有及时终止三十年来必然制造阶级对立的修正主义改革路线,摒弃私有制恢复生产和生活资料公有制私有制,才有可能让法律对全体公民公正!否则,被压迫人民永远都得不到公正,法官执法越尽职,越秉‘公’职守,多数百姓越被不公正。在下也只能希望革命派早些成功光复无产阶级政权,在信用卡欠债被依法成功追究之前,中国能赶紧回归宪法既定的公有制社会。
座谈会结束前,最后有朋友发言道,毛为革命牺牲了那么多,死后却被袁腾飞毛院士之流泼脏水诬蔑,太冤了,咽不下这口气。在下顺势接过话茬讲道,毛被其事业所打倒的阶级对立面诬蔑是自然的事,并不冤。真正冤的是,毛为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的解放、为了解除他们的阶级压迫,奉献了毕生的精力,自己刚一死,多数愚昧深重的中国百姓,为了些许蝇头小利便支持政客们打倒毛们千辛万苦流血流汗建立的公有制发展路线,敲锣打鼓游行欢庆逮捕包括其妻在内的左翼分子。由此可见中国人文化劣根之深,反证了毛泽东所谓文革应七、八年来一回反复搞的必要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b0abf0100rxur.html





浏览(167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由《让子弹飞》浅谈革命左派今天的主要目标只能是打倒修正 2011-01-10 12:52:59

上个月中旬开始在国内公映的电影《让子弹飞》,感觉是老邓不争议以来少有的能在思想内容上与国外自由世界大片比品的写意之作,模糊玩得比较艺术,寓意正在社会民众之中逐步发酵,于左右两派知识分子中同时形成共鸣。但以其小资立场的基调,对老毛所断言的最坏的资本主义——修正主义之发展总路线,并不能真的形成革命性的冲击,相反,对既得利益阶级的统治和非法获利的合法化,还能起到维稳的作用。百姓最终得到的将不仅不会是正义“让子弹飞!”,而会是继续“让假货飞!”、“让骗子飞!”、“让物价飞!”、“让房价飞!”、“让社保飞!”。。。。。。

 

首先,分析一个事物的历史作用,可以用最简单最直接了当的方法,看其最终的结果。
制作者在这一点上很明确,都不用我们分析,影片结尾明示了,马列慢车竟然直接声称要开向浦东。是的,浦东,也就是今天改革教样板中,唯一比较人性西化的小资聚集地。作为今天大家普遍有意无意地以憧憬革命的心态来谈论的电影,于此关键点,客观上显然又酝酿着一个新的大忽悠的作用,因为目的不过就是去浦东而已嘛。从当今资本世界的大视角而言,浦东,不过是对中国有限的资源大管大管吸血的针头的一个重要节点而已,对中国的发展的作用并不妙,伤害作用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晚清和日军侵华的年代!以浦东为标地的革命,对于这辈子与浦东的小资生活方式的注定无缘的十几亿人中的相对多数的中国人来讲,并非是有多么光明的前途行为,除非他们中的若干亿人被‘消失’!!

 

其次,我们还可以从阶级社会的阶级作用的角度来分析。
修正主义的主体就是党内小资,基础是社会小资,故而影片所暗喻的小资革命对修正主义是基本无效的。因为,作为革命者,以对自己的阶级立场难以形成超越的境界进行的任何所谓革命,从根子上讲都是意淫而已,即使从他们的客观物质条件上讲有暂时的革命能动作用。所以,虽然这个小资革命在这部电影虚拟的时空里是实现了,但在现实中肯定实现不了。修正主义最拿手的就是煽情,而且手里拿的是当年老毛大办社会主义时用其高超的政治智慧所铸造的高效的制度钢刀,因而除了客观上的自生自灭,一盘散沙的小资们的任何主观上的革命努力,都必然只是没有威胁的小玩闹罢了。
以影片中的四个浦东小资实现这个所谓的革命,更是无稽的之谈,靠他们几个的思想觉悟和政治表现,维稳资金组建的那些于今天遍布各街道的小脚侦缉队那关恐怕都过不去,所以这个电影,虽然被改革教愤青知识分子们幻想成对将要到来的革命的很直接了当的影射,但除了有能帮助政府疏导今天已经达到人类极限的贫富差距在客观上所形成的革命星星之火于虚无的作用之外,对毛泽东所指明的这个修正主义的法西斯专政局面,不会形成任何哪怕一点点实际有效的冲击力,故而其对修正主义政权的客观作用还是维稳,广电部的官僚虽然在对社会主义的维护上是庸才,但他们对既得利益阶级的维护,是实实在在的出于自身阶级立场的本能,并不傻~


今天的改良倡导者,无论做打倒修正主义之外的任何事,经改也好,政改也好,神五神六奸二十也好,为国人树立封建名人雕像复古也好,实际是只能以机会主义的心态,等待修正主义路线花样翻新的不同发展模式把社会主义的资源彻底耗光之后,自然而然地发生所谓颜色革命(亦即等待‘杀死’黄四郎的替身而已,对黄四郎本体——官僚资产阶级,没有任何实质破坏,无论在革命前还是革命后),以被动溃坝的形式爆发而非主动革命的形式成就,进入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或退回到社会主义之前的社会状态从新再来一次让亿万人人头落地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如果这部电影真的有啥煽动性,那煽起来的革命仅仅是短暂的小资狂热行,结果最多是返回60年前,而这正是修正主义既得利益者靠自己的力量主观努力所求之不得的!

 

姜文作为一个50末60初期的人,对毛泽东所取得的社会成功的印象,肯定是极其深刻的,但其以小资立场所形成的认识,难以觉悟毛泽东终其一生所致力建设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境界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社会认识高度。因此,虽然影片末了让张麻子以胜利的唐吉诃德的姿态骑着大洋马伴随着马列慢车优哉游哉,但在现实中大战风车的唐吉诃德,在社会上永远是可悲的loser罢了。而片尾那些在马列慢车上以胜利者的面目开怀大笑的小资们,也不可能完成有无产阶级觉悟的革命人民才能实践和实现的划时代的长足社会进步,因为对于永远注重个人眼前私利的小资而言,有实质意义的真正社会革命往往会因其部分私欲的各自暂时满足被认为是“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而且,从毛周一辈所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反修立场出发,他们反而只能是起到了让这个社会倒退的作用。






浏览(52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浅析革命左翼当前的主要矛头及其团结问题 (ZT) 2010-12-09 06:35:38

听黄海军演讲座后,感革命左翼当前的主要矛头及其团结问题(2010-12-05 12:25:52) 标签 修正主义 黄海军演 左派 张宏良 大资本家 教育  分类: 思想评论 

 

周末晚间在聊天室听了张宏良教授关于美国黄海军演形势分析的讲座,随机和网友探讨了一些问题,感觉有一定收获。


最近由于宏观经济崩溃,个人生活压力太大,负债累累,确实没时间在干涉社会政治了。不过国事危机,左右两派还掐的驴唇不对马嘴,在下认为有必要再花半天时间把问题理理清,再提一点个人意见,以帮助网上的理论家们把问题澄清。

过去到乌有之乡听讲座时,由于张教授在小资听众心里太过明星,在下每次均不能与之直接交流。这次通过网络,直接切磋了一下。听张教授谈到现在左派的主要斗争对象是提请和配合政府清理国内的汉奸,他认为汉奸问题解决了,我国今天的其他问题也会迎刃而解,在下马上通过私聊进行了质疑,表明自己的立场:汉奸并不是根本,因为汉奸只是修正主义的结果而已。所以矛盾的根本是修正主义,而且修正主义还正在继续把更多本来的爱国者变成汉奸。
回答问题时,张教授首先回答了这个问题,并说明为此已经在网上受到诟病不少,说明在下随然有大半年没有问政了,但立场和观点于左派仍然还是有些代表性的。但他的回答是模糊的,认为修正主义的概念毛时代有用,现在已经过时,这样模糊的概念,在具体问题上不易确定,所以实际意义不大,并建议大家不要再议这个问题。
之后到另外聊天室进行讨论,网友对张教授于此问题的观点有比较集中的质疑,但多停于在结论上的不能苟同,不能把问题深入说清楚。这里主要就在下在那晚交流中对这个问题的分析总结阐述一下。

张说此问题过时,并在概念上不敢深入说,实际是不敢碰,很可能是为了策略而回避,因为我在提问中已经以事实为依据说明了修正主义的问题一点都不过时。修正主义路线的标准很明确,也是很具体的,具体体现在今天国家上至中央下至街道几乎所有的路线方针上,每时每刻都正在起着作用。更不模糊,中国从政治到经济,各行各业出现的危机中的具体问题,都与修正主义路线有关,而且是旗帜鲜明的直接结果。以张教授的理论水平,不可能不懂,显然是故意回避。九成是因为政治策略的需要使然。对张教授,网上很对人认为是保皇派和改良派,通过这次讲座,感觉很可能是误解了。
有网友分析张教授现在的斗争策略实际象头三十年一样,第一步先实现过去新民主主义阶段的任务,之后再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是要分两步走的策略,但在下认为正是这个策略,使张教授的所宣扬的理念在客观作用上的确只起到了改良主义的维稳作用。
为了强化自己的这个策略力度,张教授演讲中对在他博客上同样对此问题提出质疑的人士还扣了帽子,说如果理论明白还在这个问题上故意纠缠就可能是别有用心搅浑水。这是十二分错误的,因为关于反修的问题不是策略问题,而是原则问题,无论从战术层面还是战略层面来讲,都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革命党走上修正主义道路之后,只要党章党性没有正式变更,修正主义阶段就还没有被超越。绝对不是张教授所谓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概念"。他这样讲,对象在下这类以不明真相的群众的嘴脸出现进行善意批评的,当然没大所畏,但是对以真实社会面目诚心与张教授进行切磋的同志们就会受到由衷的伤害。张教授此种表现主要原因是不敢公开场合谈阶级问题,所以回避修正主义的问题,粘在策略上作文章。策略有政治号召力,但路线是根本,更重要,谈今天政府的错误思想问题必须涉及到总路线的错误问题。
建国后60年的历史,特别是近三十年的历史证明,通过与修正主义的暂时合作来达到无产阶级组织翻盘的目的,是幼稚愚蠢的,更是绝对行不通的。即使权力级别很高的人这样做,结果也必然会被绑架到修正主义的战车上,于去年于《关于修正主义》这帖里有一定阐述。就是象老毛那样的权谋大家,也只能义无反顾地硬着头皮与修正主义作针锋相对的斗争,别无他路。因为这是人性的客观规律使然,在下估计老毛生前在自己一手创建的苏维埃苏区里差点点就被彻底整垮,主要也是在这方面吃了太大的亏。有幸亏日军‘及时’侵华,才在客观上挽救了毛泽东思想,挽救了中国革命,挽救了‘党’,也就有了后来老毛从反面感谢日本的那句‘玩笑’。如果不是今天老毛对修正主义的断言飞速地成为事实,按照修正主义打着红旗反红旗的行为逻辑,以贼喊捉贼为本的修正主义所雇佣的大批维稳五毛肯定也会因此攻击毛为HJ,可惜今天的铁一般的事实已经证明,必然弱国而当买办的修正主义已经在客观上成为不折不扣的卖国汉奸。当年也有众多汉奸帮忙得侵华8年的日军扔下几十万尸首,抢走的中国资源还不够其当时用的,而在日本国工业已然超级发达的今天,中国特色政府直接送来的中国资源竟多得用不完直接倒在海里存着!

现在体制内的左派理论家们一个个嘴上‘主席’‘主席’地叫着很好听,老毛都不敢碰的火,他们却避之不谈,的甚至假装没看见玩得很开心,这样胡作非为能不葬送革命事业吗!?
由于修正主义是最坏的资本主义,腐朽的本质决定了其政府在资本世界的竞争力不高,故而修正主义集团的经济路线,就只能是买办路线。客观上出卖民族利益的买办集团本质就是汉奸,今天的大家族本质几乎都是,但谁敢以汉奸罪攻击他们?所以,与修正主义相比,汉奸才真的是不好定义呢。如果先打汉奸,打到一定层面肯定就打不动了,隔靴搔痒而已!
尤其是,修正主义的老本行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所以耍花枪正是其看家的本事,论摆花架势左派绝对不是修正主义的对手。如果无产阶级跟修正主义者玩抓汉奸,左派幼稚病们还没抓到大汉奸,自己就会被当汉奸给抓起来灭了。修正主义者的阶级性决定了他们多是很能来事的社会精英名流,不触及灵魂深处的反动根本并揪住不放、在思想上批臭、在政治上打倒,革命左派是斗不过的。所以只有先打倒修真主义,才可以从汉奸地位上挽救今天的中国官僚买办集团当权派。

两步走的策略其实是伪命题。新民主主义革命作为制度革命,早已经完成,社会主义已经是在制度革命之后的政治文化层面改造,不对改变资本主义制度负责。既然在政治上从来没有依法进行过向社会主义时期之前的制度倒退的改革法理依据,三十年来的不争论中进行的化公为私的所谓改革,依据宪法完全都可以被归于非法倾吞财产的非法行径,根本没有新民主主义革命什么事!所以,今天中国境内外的的左右派知识分子之间尤其是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之间,虽然也存在一定思想上的争论,但绝大多数,都是基于特改革教政府如上所述的已经颠覆了共和国建国宗旨和宪法之后的非法立场和标准之上的争论,是只能代表占人口少数的中国公民所处的既得利益阶级的利益的口舌之争,并没有要维护被修正主义路线严重破坏了的全体国民所有制、依据既定宪法从根本上维护国家政权的意思。这是阶级立场使然,也再次印证了千年之前横扫欧亚大陆的一代天骄和毛时代中国人民所共同宣布的中国官僚知识分子是臭老九的断言。他们臭就臭在如此地罔顾天理假公济私!   由此而观,张教授的这类多步走策略,显然是没有足够理性基础的,是小资煽情式的。而在意识形态全球化的今天,现阶段左派靠煽动小资是绝对闹不成事的。
小资由于对先进理念的理解是感性的和肤浅的,对社会腐朽制度的认识也是不深刻的,所以觉悟提高之前,对于革命来讲是不可靠的,虽然那些由小资觉悟无产阶级立场的人,由于成就自理性觉悟,革命立场会表现得更为坚定,往往一个可以顶多个不曾小资过的革命者(印象中老毛貌似就很喜欢与右派交朋友,估计也是要引导更有机会理入无产阶级觉悟的小资。)。张教授在此次演讲中提及老毛所言的“小资产者比大资产者更反动”,在下估计毛当时言此的语境,八成也是在阐释小资觉悟性的肤浅而以,并不是强调小资的反动性。新民主主义的主题和主体其实就是小资,但小资所觉悟到的革命理想主义,缺乏无产阶级觉悟的信仰基础,往往进行革命的根本原因是各自私欲驱动下的感性有余而理性不足的乌有之乡,所以从性上讲,其革命的成功即是其反动和背叛革命的开始,当年党内的走资派其实就是小资派。所以在下认为老毛对此的处理态度并非是对待敌我矛盾,而是对曾经同志的小资阶级分子们进行提高无产阶级觉悟性的教育,最多也就到让群众批斗的程度,坐飞机都应该归于是操作层面的失误,打死人的事件更是事故了,绝非老毛的本意。因为革命队伍中小资革命狂热之后的反动性,只是是人性的客观体现。人性的弱点,是人都有,无产阶级觉悟者对中国人民中觉悟较差的小资革命者,只能通过统战和教育来解决,不能用对待因顽固坚持剥削阶级立场而残酷镇压人民的反动派的方法来对待。

而中国的富豪阶级的思想就是处于小资的水平。由于这些富豪实际是在改革开放中的被富豪,暴富和暴衰自己也没有主动性,所以从阶级的层面讲还处于小资的水平,这从他们公开言论的觉悟水平可以观察到,往往比国外的大资本家有天壤之别,因为国外富豪都是真正用智慧主动打拼出来的大资本家,可以看清经济危机的弊端,在宗教信仰的召唤下,出现裸捐等革命者才有的革命性的言论和行为是很自然的。也是必然的。在中国真正的大资本家,
是修正主义的基础,是体制内尤其是党内的高级干部的家族,只有他们才和国外的大资本家一样,对资本主义在政治体制层面较公有制而言的深层弊端,有较为清晰的认识,国外的大资本家都可以死后不留遗产,相信我们这些曾在革命党的旗帜下庄严宣过死誓的同志,觉悟水平会更高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面前,如果他们真的懂马列毛理论,真的还记着自己曾在革命党旗下的誓言,在今天的局面下他们是很难睡安稳觉的。想法子让他们把本家族所窃取的全民资本重归人民,是对他们的最大爱护。这也是他们的信仰层面政治理性求之不得的(如果其信仰尚未泯灭的话),即使他们的资产阶级家属反对。所以反对修正主义,无产阶级有着天然的优势,你们不是孤军奋战,而是与创建新中国头三十年的先进制度的革命先烈的雄魂并肩作战。而打汉奸绝对没这个优势,因为如上所述,汉奸的概念模糊,到了修正主义层面汉奸又打无可打。
综上所述,今天的中国革命左派如果试图回归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道路,主要矛头所向只能是修正主义,打击汉奸绝对是个细枝末节的问题。

 

浅谈打倒修正主义的方法

 

一如张教授在在答疑中所阐述的,批斗修正主义是党内的思想路线的斗争。但并不是进行思想路线斗争,就不能于发动群众有用武之地了,思想路线斗争更不是不反修正主义的理由。因为,在修正主义必然要进行残酷专政的情况下,左派想进行打修正主义之外的其它形式的斗争是绝对没戏的,空耗本来就不够用的左派资源而已,唯一的希望就是打修正主义,否则只能在客观上被动地听天由命。我们可以把修正主义比喻为一个高明的小怪兽,自己在暗处操控着明处我们当中的傀儡代理,我们与傀儡作战就会打糊涂仗,直接发现并对裸露的怪兽本身进行打击,才能根本解决问题,把赤裸示众的妖魔绑缚傀儡们面前批斗,自然瓦解其中邪后的疯狂。而思想路线斗争,尤其是进行思想路线斗争党内的,更需要发动和依靠群众,这在文革16条里有较为明晰的阐述。但是在操作层面还需要较高的理性觉悟和政治原则性和灵活性的圆融。老毛当年是以发动群众运动的形式,进行文化大革命以扳倒党内修正主义的各个走资派,从而避免了陷入党内派别斗争的糊涂账。今天要打修正主义,同样面临着要避免被党内派别斗争干扰的问题,但在下草民一个就无缘对此问题的过多细致的阐述了,以免对成事起反作用,话头只能提到这里。
上面从理上讲了,小资由于觉悟的低下,不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依靠力量,只能是革命的统战和教育对象。无产阶级进行解放愚昧的、特别是解放改革教愚民的革命,扳倒修正主义的政治关键在于发动革命党内有无产阶级理性觉悟的所谓“党内健康力量”与日益壮大的被剥削群众中的大批觉悟者相结合。尤其是政治经济层面的结合。修正主义党虽然几千万人,但其中铁杆走资的还是少数,多数人是被组织绑架而叛变的,而且绝大多数至少在被胁迫到剥削阶级地位之初,主观上应该并没有要求叛变。世上任何民族,在任何时代,在意识形态上对叛徒都是绝对没有政治包容性的。所以今天的革命左派因势利导发动执政党内多数成员站到反修的立场上并不是太难的事,弄好了至少应该比老毛当年弄第一次文革时要轻松容易一些。只有党内扭转了,镇压老百姓的维稳力量才能主动停止运作,是为实现“健康力量”与革命群众的结合必要基础前提之一。所以,打倒修正主义的第一步,是依据宪法,争













浏览(35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