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台湾第一大烂案的博客  
15年大陆流亡记者单挑全台湾司法机关  
        http://blog.creaders.net/u/230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我为被台湾政府虐杀的64大屠杀幸存者讨一个公道 2011-02-02 08:11:18
 我为被台湾政府虐杀的64大屠杀幸存者讨一个公道

_____致马英九总统和113位立法委员的公开信

                                          (中国流亡记者  尹进)

 提要:
    1.台湾政府在人类难民史上写下最灭绝人性的一页
    2.血写的“尹进模式”
    3.人间地狱的台湾渣滓洞----大陆人民处理中心
    4.台湾政府是如何对待“台湾居民”的
    5.台湾一个丧失了国际道义良知的群体


马英九总统并113位立法委员:

    今年6月4日(2009年)是震惊世界的6.4大屠杀20周年,当举世哀悼6.4大屠杀死难者,谴责中共屠杀暴行的时候,台湾政府是否有勇气向世人公开一下至今仍不为人知的台湾政府对6.4大屠杀幸存者的大虐杀呢?
    作为这场大虐杀的幸存者,今天我将代表那些至今无法或许永远也无法向台湾政府讨还公道的被台湾政府虐杀的6.4大屠杀幸存者们,向你们讨还一个公道。
    从6.4大屠杀至今20年的时间里,西方民主国家接收了成千上万的寻求政治庇护者。不说美国的留学生保护法,仅我居住的瑞典,一个仅有900万人口的小国,6.4大屠杀後接受了数千来自中国大陆的政治难者和家属。仅1989年中国留瑞学生的一次抗议游行被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秘密录像,录像中的所有人皆得以获准政治庇护,并且驱逐了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的教育参赞。      
     但是,距离中国大陆最近,并且有著同文同种的台湾,迄今为止20年的时间里接受的政治避难者仅几个人, 而 这几个人大都是从别的国家得到政治庇护又转入台湾的。在如此强大的反差面前,我们不禁产生一个强大的疑点,20年的时间里,难道仅有这不足十人向台湾政府寻求政治庇护了麽? 在这年均仅接受不到半个人庇护的背後,又有什麽震憾世人的悲惨故事呢?
            
     1.台湾政府在人类难民史上写下最灭绝人性的一页
    
    据台湾媒体的报道和被当时执政的台湾国民党政府遣返的政治避难者回忆,6.4大屠後,中国大陆先先後後曾有数千人在被香港政府和司徒华的支联会拒绝帮助后(因为这些人大多数都属于和我一样的没有知名度的89民运参与者) ,盲目听信台湾国民党政府的台湾是自由世界的伪宣传,冒著生命危险,乘渔船逃往台湾寻求政治庇护。然而,台湾国民党政府无视国际法和国际道义,未履行任何法律程序, 灭绝人性的将所有的政治避难者一次次强行钉入渔船的船舱,由台湾警方拆除渔船上的救生和划行设施,并且不予淡水和食物(为了防止渔船再次返回台湾),将渔船拖到台湾海峡中线,任由渔船自行漂流回中国大陆。任何人都可以想象,这种遣返方式无疑是将一个活棺材投入大海,台湾国民党政府何以下如此毒手,对付这些万般无奈向国民党求助的6.4大屠杀的幸存者?
    据当年赴台寻求政治庇护者回忆:1989年的一天,负责处理政治庇护案的台湾官员来到求庇者的关押处,大声宣读名字,告知将送大家去美国政治庇护,但是,一走出关押处,所有的人全部被戴上了手铐,用黑布蒙上双眼押入警车。
    1989年,曾与赴台寻求政治庇护者同船遣返的前国民党赣南警察局局长王励之老人回忆:“我们几十号人,大部分是来自不同省份因参与学潮的学生,老师还有工人,被黑布蒙上双眼拉到一个码头,全部被强行钉入渔船的船舱,拖往台湾海峡中线;当我们听到缉私艇离去,大家拼命砸开钉死的船舱盖,当船快接近中国大陆时,许多自认为案情重大的人为了不被中共警方抓获,在毫无救生器件的情况下跳海逃生,有的人眼睁睁看著就葬身大海,有水性好的得以逃脱,不会游水的人一上岸便被中共警方抓获。”
    据当年赴台寻求政治庇护者回忆:在被台湾国民党政府遣返的政治避难者中间就有一位声称是阻挡坦克的“王维林”。因为他本人的真实姓名不叫王维林,他本人也不认识任何海外著名民运人士,台湾当局将其遣返,此人至今下落不明。
    这种惨剧一直持续到1990年25名被遣返的大陆船民被发现活活闷死在漂流回中国大陆的被台湾当局钉死的船舱里而结束。第一时间台湾国民党当局矢口否认是台湾当局遣返的船只, 最终, 在铁证面前台湾国民党当局不得不承认。
     但是,直到今天,中国大陆当局和台湾当局包括海外的所谓民运组织为了自身利益,没有任何人追究或公布台湾当局在遣返这数千政治避难者期间:
     有多少渔船在这种封舱式自行漂流遣返中沉没在台湾海峡?
     有多少寻求政治庇护者葬身台湾海峡?
     有多少寻求政治庇护者在遣返後被判了徒刑和劳动教养?  
     王丹和魏京生第一次访问台湾前,我就送给他们详细资料, 希望他们能向台湾当局交涉,但是二人到今天也没有理睬。我自己也曾致信前总统李登辉,但是未曾得到任何答复。
     根据6.4大屠杀失踪人士寻访者调查,现在可以查到有下落的仅仅上百人,而更多的人失踪。这里除了中共当局销毁罪证的焚尸灭迹,其余的被台湾政府在这国际难民史上举世无双的灭绝人性的遣返中又虐杀了多少?
     马英九总统,113位立法委员还有台湾2300万人民, 难道你们不为此感到可耻麽?

     也许你们可以推脱说,那些个“王维林” 们, 因为无人或无法证明,那麽,我这个有人有法证明的被台湾当局称之为“尹进模式”的寻求 政治庇护者又是怎样被台湾政府“人道对待”的呢?
  
                     2,血写的“尹进模式”
    
   “尹进模式”现在已经成为台湾政府处理大陆寻求政治庇护者遣送第三国的典型模式,那麽“尹进模式” 是怎样写成的?
    1993年,我出狱後,因向国际人权组织和媒体揭露中共监狱践踏人权的丑闻,被中共国安局第二次追捕,迫不得已,我乘渔船逃到台湾。和所有逃往台湾寻求政治庇护的人们一样, 我天真的认为,台湾应该是像台湾政府自己吹嘘的那样,是一个有人权有法制有公道可讲的地方,但是我与台湾15年的马拉松诉讼的事实告诉我:台湾是一个根本就没有良知的地方。
    1993年7月26日我乘渔船逃往台湾,行前我委托外国记者同行通知了联合国难民署和海外人权组织。作家郑义先生,获悉我将逃亡台湾後,在我未抵达台湾前已联名中国最著名的异议人士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刘青写信给台湾政府,同时美国政府官员和国际人权组织也写信给台湾政府:希望不要遣返,人道对待。并且,郑义先生还亲自登门拜访了时任法务部长的马英九先生。
    台湾政府当时也曾信誓旦旦。
    然而,当我所乘渔船接近台湾岛时,被台湾保安警察第七纵队台中中队的缉私艇包围。我立即向警察 表明我的真实身份,并希望尽快送我到负责处理政治避难案件的相关部门。但是,仅仅因为我在缉私艇上劝阻保七台中中队警察廖荣万侮辱一个女船民,廖荣万便伙同警察江美印,詹正松,刘元盛,张志斌几次对我 进行灭绝人性的毒打。当我要求他们的小队长谢义扬和中队长张则诚制止惩治凶手时,他们还要举手打我,并且威胁道:“打你们的事今後不要再提了,如果再提会影响你庇护。”
    次日,一个根本不当班的警察张沧基以打大陆船民玩开心,我质问他,他便把我拉到办公楼外用棍子对我毒打,我被追打下码头的石台,脚骨当即粉碎性骨折。当时有办公楼外的电视监视器,和与我同船的大陆船民在场。1993年8月3日、4日两日内,在台湾当局的授意下,凶手张沧基在其中队长张则诚和副中队长林水得的带领下,三次到关押我的新竹大陆人民处理中心,以可付给我一大笔钱为条件,要求我编造自己摔伤的谎言, 理所当然被我拒绝了。
    就因为我拒绝编造自己摔伤的谎言,负责处理我庇护案件的特务王裕国就公开对我讲: ” 你又要我们帮助庇护,又要控告我们, 这怎麽能行? 我们已将你列入遣返名单, 大陆方面接受我们就送你回去。” 就这样台湾当局一面对人权组织否认我已抵达台湾,一面将我列入遣返名单。因为中国红十字会依据协议要求治愈後接收,而台湾人权协会受纽约中国人权委托不断追问,台湾当局才不得不承认,我已经抵达台湾,但被打残。
    到此 ,台湾保安警察第七纵队督察员王茂升,吴启德才不得不代表其纵队向我道歉, 而且,当即开除了凶手张沧基,并以伤害罪将凶手张沧基,姜美印等七人移送检察机关。
    联合国难民署委托台湾天主教普爱会核准我的难民身份後, 瑞典政府同意接收我并且还为我购买了赴瑞典的机票。毫不夸张地说,在整个庇护过程中台湾政府唯一做到的就是打断了我的脚还不给予认真治疗,至今凶手仍然逍遥法外。
    可悲的是,台湾当局至今仍然以我的恩人自居, 因为他们没有将我钉入那个"活棺材"投入大海遣返。
    1994年7月13日,我在瑞典收到台湾新竹地方法院检察官陈传宗所作的《检察官不起诉处分书》。一个灭绝人性的伤害案,经台湾检察官一侦察,竟然黑白颠倒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已经被台湾警察当局开除的凶手张沧基在检察官审问时说∶他从没打过我,而是我抢了他的警棍要逃跑,他在追捕我的过程中,我自己摔下石台。这种伪供,只要检察官稍做调查,便会不攻自破:
    1.如果是我抢了他的警棍要逃跑,他在追捕我的过程中,我自己摔下石台, 那他应该受到奖励,为什麽他反而被开除?
    2.如果是我抢了他的警棍要逃跑, 并且还控告他伤害罪,这是非常严重的犯罪,但是至今台湾没有任何部门控告我,甚至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这不是荒唐麽?
    3.张沧基打我和大陆船民,整个过程有当时在场大陆船民和保七台中中队办公楼前的监视录像完全可以证实。我要求检察官保全当时的监视录像, 亲自传讯当时在场的大陆船民, 他们拒不理睬。
    4.为了开拓罪责,检察官拿出一张台湾台中沙鹿光田综合医院539714号病历大夫的证明, 证明我身上无伤, 所以可以证实凶手张沧基从没打我 。
     我要求检察官提供这个大夫的真实姓名, 因为从没有如此一个大夫为我检查过, 但是检察官拒不告知。我不得不以伪证罪对这个不知真实姓名的539714号病历大夫, 提出告诉。
     539714号病历大夫在法庭完全承认他从没有为我检查过, 他的证明是根据X光师, 而X光师王发财说:他没有权力为我检查伤, 只有权力为我的脚拍x光。
      然而,台湾台中检察机关又宣布对这个作伪证大夫不起诉,原因呢?说这个大夫在法庭作证的时候没有具结。学过法律的人都知道,具结就是证人保证自己的证词绝无虚假,愿负法律责任,没有具结的证词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可台湾检察机关采用这个没具结的证词,又说他没具结不负法律责任,这是一个有法治的台湾麽?
    台湾高检署检察长刘景义和主任检察官钟革做出的复审,仍一口咬定我没旁证。
    更为荒唐的是, 随後,我收到台中地检署检察官王文和所作的《检察官不起诉处分书》。王文和在《检察官不起诉处分书》中写道∶因为张沧基和尹进发生争执时姜美印等七人(指在缉私艇上打我的警察)他们都不在场,他们也否认打过尹进,所以对这些人不起诉,由此把在缉私艇上打我的罪行全部掩盖掉了。检察官不清楚原告控告什麽,不询问原告,也不调查就敢以台湾法律的名誉作出裁定,请问世界上还有哪一个国家的纳税人养活这种无耻到如此不负责任的白痴检察官?
    在向台湾高检署上诉时我写到∶“望你们对王文和检察官进行精神司法鉴定,若非病因所致,我将以渎职罪、包庇罪对其提起诉讼。”
    对检察官王文和如此无耻的渎职的行径,台湾高检署竟然发回台中地检署,让“补充侦察” 。在法律上只有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才可以”补



















































浏览(36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50集纪实电视连续剧:《1989 台湾大虐殺》_____序幕 2009-11-16 16:07:16

真实的姓名   真实的事件   真实的丑恶   真实的纪录      

50集纪实电视连续剧:《1989 台湾大虐殺》_____序幕  

(话外音: 一个苍老的声音) 1989的一天,一位台灣政府的官員来到台中专门關押寻求政治庇护者的监狱,大声宣讀名字,告知將送我们去美國政治庇護。

画面: 台灣官員站在监狱的走廊大声宣讀着名字: 张柏,廖武,康文非,王勵之,吴红……     

画面: 被点到名字的人兴高采烈地抱着各自提包衣物走出牢房;  

画面:  走出關押處,所有的人全部被用黑布蒙上雙眼戴上手銬押入警車。在监狱外一个个被黑布蒙上雙眼戴上了手銬押入警車;

画面: 全副武装的警总士兵押着警車疾驶在公路上……

画面: 台湾基隆港

一名警总军官正在向站在周围的部下传达指示: “根据大长官命令,为了防止再次返回,拆除渔船上所有驾驶和救生器件,所有遣返人员不得携带食物和淡水。”
      “是!”                     
           
(话外音: 一个苍老的声音) 我們幾十號人 , 大多是曾经參與89學潮來台寻求政治庇护的學生,老師還有工人,全部被強行釘入漁船的船艙,拖往台灣海峽中線。

画面: 一个个被黑布蒙上雙眼的政治避难者被强行推入船舱,60多岁的王励之老人边走边骂(声音与话外音的声音相同): “李登辉,你个王八蛋,老子为党国买了一辈子命,你们这样对待老子,你龟儿子要得报应的!”

画面: 警总士兵用钉子钉死船舱,船舱里不断传出老人的骂声;    

画面: 緝私艇拖着钉死船舱的渔船向台湾海峡中线驶去……      

(话外音:一个苍老的声音)當我們听到緝私艇離去,大家拼命砸開了釘死的船艙蓋。

画面:船舱内的人们互相解开被捆的手和眼上的黑布,拼命地砸開釘死的船艙蓋。

船舱内的人一个个走出了船舱,站在甲板上对着远去的緝私艇大声骂道:
台湾政府我操你180辈祖宗!
国民党我操你祖宗!
李登辉我操你姥姥!

怒骂的回声一遍又一遍……

画面穿插回荡在阿里山,台湾总统府,台湾海峡……      
                      
天越来越暗,渔船像大海中的一片树叶随着风浪向着大陆方向飘荡着,除了恐怖 的海浪声,台湾海峡静的像死一般,船上的人们东倒西歪疲惫的打着盹。

突然,船触上了一块暗礁,所有的人都被惊醒。人们急忙跑出查看,一个老师模样的人喊道:“同胞们,现在我们的船触礁了,已经开始漏水,我们没有任何工具可以补救,国民党已经拆除了船上所有的救生设备,现在我们只能自救。男同胞帮助拆船板,争取每人有一块大一点的船板,会游泳的同胞带上一个不会游的彼此照顾,争取大家都能活着上了岸。我的袋子里还有一个可以充气的救生圈没有被收走,我想就让给这位老人吧 !现在,大家开始行动吧。记住,无论谁活着回去,都要告诉世界,台湾政府是怎样残害我们这些没有死在共产党的坦克下的64大屠杀的幸存者。”

老师模样的人吹起救生圈递给王励之老人,“老伯,穿上,快逃命吧!”
王励之老人老泪纵横突然下跪:“孩子们,你们走吧。别管我了,我老了,没用了 。 是我对不起你们!是国民党对不起你们!是中华民国对不起你们!我已经没有老脸再让你们照顾了!我和台湾行政院长郝柏村是战友,台湾十几位将军都是我的战友,我把一生都交给了国民党,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们这么畜牲啊 。”

畜牲!畜牲!畜牲!王励之老人凄凉的怒骂声在台湾海峡不断的回荡着…… 

一块块船板被卸了下来,船上的人们抱着船板跳入大海向大陆一侧的岸边游去……

(主人公尹进的话外音):

这是一个至今仍不为世人所知的真实故事,台灣政府拿64大屠杀幸存者的生命写下了人類難民史上最滅絕人性的一頁-----台湾大虐殺。数千89民运的参与者在逃脱64大屠杀后,因为他们是小人物,在香港支联会拒绝帮助他们后,他们盲目听信台湾国民党当局民主人权自由的宣传,逃往台湾寻求政治庇护。但是,台湾政府就是使用这种滅絕人性的遣返方式将他们一个个遣返。任何人都可以想象,這種遣返方式無疑是將一個‘活棺材’投入大海,這種慘劇一直持續到1990年,25名被遣返的大陸船民被發現活活悶死在漂流回中國大陸的被台灣當局釘死的船艙里而結束。

就是因为这25个人的死,敌对了40年的海峡两岸政府,有了第一个协议_____金门协议。           

但是时至今日,中國大陸當局和台灣當局沒有任何人追究或公布台灣當局在这场滅絕人性的遣返中:
    有多少漁船在這種封艙式的自行漂流遣返中沉沒在台灣海峽?
    有多少寻求政治庇護者葬身台灣海峽?
    有多少寻求政治庇護者在遣返後被判了徒刑和勞動教養? 
    至今,这仍是一个谜?
    作为这场台湾大虐殺的幸存者,我有责任解开这个谜。

反复画面: 台湾警总士兵一次次押送避难者,一次次钉死船舱的画面 。

画面: 被遣返者跳海逃生画面;  

画面: 全副武装的大陆公安追捕登岸的被遣返者的画面;                   

画面: 25名大陆船民被闷死的原始电视报道画面;

画面: 中國大陸當局和台灣當局签订金门协议的原始画面。

悲壮的主题曲: 《 大海为你作证 》

谁说海峡那边是天堂?
大海为你作证,
是他们把地狱的大门为你敞。

谁说海峡那边有自由?
大海为你作证,
是他们吞没了你生命的渴望。

谁说海峡那边有民主?
大海为你作证,
他们比独裁者的血更凉。                   

推出字幕:50集纪实电视连续剧:《1989 台湾大虐殺》

演职员表:

 xxx

剧中人物:

尹进:          XXX 扮 演

王励之:
郑 义:
刘 青:
韩若梅:
梅神父:
李修女:
方励之:
王若望:
刘宾赝:
姜 凯 :

赵 尽:
谢 勋 :
李洪宽:

李登辉:
陈水扁:
马英九:
王裕国:   
陈政三:
胡 平 :
于大海:
马悲鸣:
莫莉花:
陈迈平:
张 钰:
魏京生:
王 丹: 
台湾法务部长王清风
台湾监察院长王作荣   
台湾最高署检察署长
台湾省高检察署长
台湾新竹地检署署长
台湾台中地检署署长
台湾台北地检署署长
台北地方法院院长
台湾省高等法院院长
台湾警察  
            
   第一集  他们算台湾的警察还是土匪    
































































浏览(35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法務部E-Mail函 2009-09-11 06:37:17

法務部E-Mail

(正本收受者-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

(副本收受者- 尹進 先生)

敬啟者:

檢送 尹進 先生 9894日 致本部「部長電子信箱」電子郵件共3件,請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部。

法務部  敬啟98.9.11

浏览(1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