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天上掉下个东北小姨 2011-01-11 23:42:45


天上掉下来的东北小姨


小时候,我们家的亲戚中没有姨妈和姑妈 ,因为父亲就是两个兄弟,而母亲这边是四个舅舅。看见别家的孩子有姨妈和姑妈,我们家几个孩子都很羡慕,常常会对父母发出这样的问题:我们怎么没有姨妈和姑妈啊?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们几个孩子的多年愿望终于实现了,好像是从天而降,我们突然有了一个东北小姨。

我记得事情发生在1980年的夏天,当时我也在昆明过暑假。一天,母亲突然收到一封从统战部转过来的信,这封信从东北的吉林省吉林市寄出,寄到中央军委,中央军委又转到昆明军区,昆明军区再转到省委统战部,统战部最后把信转到了母亲手中。信是吉林市某工厂的一个女工写的。信的大意是她要求中央军委帮助寻找她的亲生父亲xx。信中说她是xx1949年出生的女儿,XX是国民党某军某师师长,1948年参加长春起义后为解放军某军某师师长,以后她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失去了联系。因为父亲当过国民党的师长,她一直不敢去找父亲。最近看到报纸上党中央为龙云平反的消息,估计父亲也不会有事了,才敢来寻找父亲。

信中要去找的XX正是外公。外公外婆都已过世,无从对证此事,而母亲和四个舅舅从来没有听说过外公在东北还有一个女儿,此事的真假难以判定。但是随信附有一张这个女工的本人照片,一看照片,母亲和我们都大吃一惊,因为她长得太像外公了。外公有五个孩子,就是母亲和四个舅舅,但是所有的这些婚生的孩子没有一个人长得有她这个非婚生的(当时已经可以断定她是非婚生的)那么像外公,她的脸完全就是外公的脸的复制。这种强大的生物遗传力量,不用做什么DNA,让母亲不能不相信她是外公的另外一个孩子。母亲接着找到外公过去的副官和部下,他们都确认有此事。据他们回忆说事情是这样的:解放战争期间,外公在东北困守长春期间,通过他的下属在当地找到的一个比母亲年龄还小的女孩当临时夫人。长春起义之后,这个女孩生下一个女儿,母女俩跟着外公随部队到了天津。在天津期间,部队要准备南下,外公当时已是解放军的师长了,而解放军是不可以有两个老婆的,外公就给了母女俩一笔钱(珠宝首饰之类的东西),母女俩就回东北去了。外公随部队南下后,以后又转业到地方工作,从此就没有了联系。外公直到去世,也从来没有和家人透露过此事。

 小姨的真实身份被确认后,我曾听见母亲很生气的私下责怪外公是 军阀本性。父亲听了后,劝解母亲说:他那个时候是在打仗,有了今日没有明日,不要太苛责他了。以后母亲就给小姨去了信,认了这个妹妹。从通信中得知,小姨也有一番艰苦波折的经历。她母亲带她回东北后,又带着她嫁了人,她有好几个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从小因为没有亲生父亲受尽欺侮。进工厂当了工人后,和一个河北籍贯的复员军人结婚,生了一儿一女,但丈夫很年轻就因病去世了。

 1990年父母到美国探亲,到了北京。小姨带着大女儿也到了北京和母亲第一次见了面。那时小姨是改革开放初期赚了点钱的个体户,比父母都有钱。到了北京和父母挤住在我在北京的小家里,给了还是六岁的儿子一个100元钱的红包。那时100元钱不是小钱。相当于现在的1000元。父母从美国回去后,小姨又带着女儿到昆明来玩,回东北时,母亲带她去四川乐山祭拜外公的墓。她一见着外公的坟墓,扑倒在上面大哭,拉都拉不起来。

 1997年父母再次来美时,先去东北吉林市回访了小姨,并见着了小姨的母亲。小姨的母亲比比母亲还小几岁,瘦高身材,抽烟很厉害,喝酒一定要喝烫热的酒。母亲对我讲,你外公就是喜欢这类瘦高型的女人,母亲的亲生母亲,四个舅舅的母亲,加上小姨的这个母亲,都是瘦高型的。小姨的母亲不久以后就去世了。

 2005年回国接母亲移民来美,从北京转飞洛杉矶,当时小姨也在北京。我到那时才见到小姨。和她在北京相处了几天,虽然第一次见面,还是有一种亲人的感觉。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在餐馆吃饭结账时,我付账付了一百零几元零几分。小姨对我说。:“嗨,在我们东北,这个零头的几块几分钱就算了,不会要客人付的。”言语之中,表露出一种身为东北人的自豪感和豪爽。

 

浏览(17800) (6) 评论(3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2-12-14 23:53:48
真实,无奈,亲情。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2-11 12:04:52
ArMao:
非常感谢指教,都改过来了。这些其实都是很基本的,可我没有在意。
问一个问题:的,地,得,的用法我还不太清楚.是不是“的”后面要跟名词?“地”后面跟动词?“得”后面跟形容词?
回复 | 0
作者:ArMao 留言时间:2011-02-10 20:27:54
马黑兄:
故事真的有戏剧性,陇将军居然把这秘密掩藏到底!虽然我本人对待这样的事情,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宁肯亏待自己也不愿背负遗弃小女的良心债。不过,我很是理解一个旧军人在当时那种环境的所为,不会过于求全责备,毕竟人是不同的。

顺便把看到的可能错误列出,供修改参考:
"母女两跟着"可改为“母女俩跟着”;
“复原军人”应改为“复员军人”;
“扑到”似乎用“扑倒”更好;
“小姨带着大女儿”是否意味这小姨还有个小女儿?
“以后不久”似乎不如“不久以后”自然些。
回复 | 0
作者:大小提琴 留言时间:2011-01-13 15:19:13
家史承传教后辈
骨肉亲情浓于水
夜半美梦常想起
姑姨叔舅都有谁?
回复 | 0
作者:linw 留言时间:2011-01-13 11:20:08
看了你的文章“父亲和母亲的纯真爱情”后,才意识到你的外祖父是:“陇耀”,而不是“白肇学”, 陇耀也是位传奇人物,与白肇学同为60军的师长,在促成60军长春起义的事件上,其功绩要大于白肇学。

因本人粗心大意而产生的误导,在此向博主表示歉意

陇耀简介:http://baike.baidu.com/view/2826787.htm

陇 耀生平: http://www.ynld.gov.cn/DisplayPages/ContentDisplay_59.aspx?contentid=1362

陇耀力促60军东北起义: http://www.shxb.net/html/20060823/20060823_37924.shtml
回复 | 0
作者:benznj 留言时间:2011-01-12 19:44:34
Peace.

我相信是有心无力。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12 19:42:56
benznj:
谢谢指教!开博来听到的多是鼓励的话,很少听到你这样的“拍砖”之声,很难得!
谢谢你对母亲的夸赞,我也一直很钦佩我的母亲。

令狐:
期待听到你爷爷外公的故事。历史有写下来的成书的历史,也有很多还没有写下来的在家族之中口传的存在人们记忆中的历史。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可能就在后一种历史中。
回复 | 1
作者:benznj 留言时间:2011-01-12 19:41:30
令狐冲,
如果此事仅为连长,营长之类所为,则也罢了。然此公已官拜师长,则要求就不同了。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1-01-12 19:36:19
benznj,从马黑兄的博文和linw的留言来看,解放军的师长转业后只任职副厅长,明显是“降将”的待遇(师长应该是正厅级)。谁不想做到“有情有义”,可有的时候,可能真的是有心无力的,我觉得你言之过重了。
回复 | 1
作者:benznj 留言时间:2011-01-12 19:33:53
(放开心态用轻松点的眼光看那时的事情不是很好吗)
令狐冲,
看这种事情,不管是这时的,或那时的,我都轻松不起来。
回复 | 1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1-01-12 19:15:00
马黑,我也很想写一点我外公和爷爷的事,可是那些年里家人都讳莫如深不敢多说,我也因此知道得很少。下回回国要多了解一些。

我也想跟benznj说几句话,我希望你有机会能看看“血红雪白”,里面有关于长春围城的记叙。长春被围了150多天,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围城共军为了消耗城内守军的粮食也不让城内百姓出城就食。因此围城末期,长春成为人间地狱。长春围困战前,城市居民估计在40万到60万之间。围困战后,居民锐减到17万人。

当时城的人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活下去,因此做的事也像是没有明天的人才会做的。比如,在围城期间城里很多大姑娘一块大饼嫁给国军,国军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很多战时婚姻就是那时的产物。后来的政治环境,也不允许一个“起义”过来的军官做不符合规矩的事。

我认为看问题不能不去了解它发生的时代背景。很多事情,在我们现在说起来可能很容易,可在那时却可能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因此,我们不应该用我们在和平时期的标准苛求先人,放开心态用轻松点的眼光看那时的事情不是很好吗。
回复 | 0
作者:benznj 留言时间:2011-01-12 19:05:13
您母亲有胆有识,可敬可佩。
回复 | 0
作者:benznj 留言时间:2011-01-12 18:35:18
唉,这种事情您也拿出来晒,您这是给您长辈抹黑啊。您想想,做男人,养了孩子,怎么说扔就扔呢,又不是猫狗。以后也不闻不问,人家孤儿寡母怎么生活,自己的女儿怎么生活。您小姨能不哭吗?被遗弃了,多伤心啊。
本来没想拍砖,但觉得您这篇文章欠替先人愧疚之感,且有炫耀之嫌,更有他人推波助澜,赞誉有加,美曰“有情有义”。可我看,有情未必,无义是真。

先人已去,愿在天之灵安息!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12 17:58:03
珍曼:
是个很大的意外。外公小时候给我的印象是很威严的长辈。没有想到他还有这么大一个秘密。
回复 | 0
作者:珍曼 留言时间:2011-01-12 17:52:25
意外的惊喜呵...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12 17:50:28
琴韵:
真的吗?我到没有想那么多。不过写出来,一个一个小故事在博文发表,对自己家族是个记录,同时也和大家分享,这是我目前的打算。
回复 | 0
作者:琴韵 留言时间:2011-01-12 16:56:09
马黑:
你家的传奇故事真值得写一部电视剧了。你就可以做“原著”或者“编剧”。很好看!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12 16:09:54
雨露:
是家史的一部分。问题是写出来给自己看还是公布在网络上的博文里。这里有家族的隐私问题。有很多可写的故事。很想写,但犹豫?也写写你们家族的故事啊。

Linw:
哈哈,那么厉害,看来你是网络搜索高手。你有博客吗?有博客我给你留悄悄话。我们私下聊。

山月;
好几天不见你博客活动,以为你走了,原来还在。我是想写,还有好多有意思的故事,不过也有些犹豫,主要是隐私问题,有些故事有意思,但不是正面的,写得细才有意思,但写细了,隐私就没有了,在想。。。
回复 | 0
作者:山月歌 留言时间:2011-01-12 14:44:28
以你外公为主人公写一部传奇故事吧!
回复 | 0
作者:linw 留言时间:2011-01-12 13:18:08
你外公是位传奇人物,让人敬佩。

白肇学简历
白肇学,1903年生,云南榕峰人。原名钟禄。黄埔军校干部训练班毕业。1926年1月任黄埔军校第5期入伍生第1团1营2连连长,1927年5月任黄埔军校第6期入伍生第1团1营营长,1928年1月任黄埔军校校部副官,1931年11月任第3军8师副官主任,1934年参加围剿江西苏区,1937年10月任第60军183师540旅参谋主任,参加抗战,1938年任第60军副官处长,同年11月任新编第3军183师548团团长,1941年任滇黔绥靖公署步兵第2旅副旅长,1943年任昆明行营暂编19师副师长,1946年任第60军182师师长,在东北参加内战,1948年10月17日在长春参加起义。后任解放军第50军148师师长,参加抗美援朝,回国后任云南省工业厅副厅长,云南省交通厅副厅长,云南省人民政府参事,云南省政协常委。1971年逝世。
回复 | 0
作者:雨露滋润 留言时间:2011-01-12 12:58:55
马黑,

很有戏剧性的故事。。。这也是家史的一部份,应改写下来,留传下去。你外公在外打仗也不容易。这样的故事才突现革命军人的有血有肉,有情有义呢!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12 12:03:58
令狐:
你外公如果在川军里打过张国焘又抗日过,那一定也是很有经历的老军人了。你应该考查考查,做点研究,写点故事出来和大家分享啊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12 10:34:44
百草:
对不起,把你的名字写成百雁了,哈哈。老觉得你和北雁们是同一个人。看过你们博客里的对话说你们俩人的想似度很高,难怪我写错。

五彩:
因为小姨因为外公,对东北有种特殊情结。父亲去过东北多次,对东北印象很好。最记得他说:东北的水质很好,很滑润,南方的水早上洗脸后,如脸上的水没有擦干,被风吹后,会有种刺痛的感觉,东北的水就不会。很遗憾,我还没有去过东北。以后有机会一定去东北看看小姨看看东北

令狐:
厉害厉害!你的历史知识了不得。你说的都对。《雪白血红》里提到过外公。90年代长春电视台拍过一部长春起义的电视剧,里面外公和母亲都用的是真名。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1-01-12 09:30:05
马黑兄,想不到你们家还有这么传奇的故事。你外公应该是滇军60军曾泽生的部下吧,是一支抗日的英雄部队,后来在长春被围起义,改编成共军第50军后,又上过朝鲜战场。长春被围很惨烈很多人饿死,很多年里人们都不敢说。我是出国后看到一本书“血红雪白”才第一次知道的。写书的人虽是共军军史研究者,但书在64后也被禁了。你外公肯定有很多传奇的故事,可惜在以前的环境下不能说。我的外公是川军的,上过抗日前线,也打过张国焘,可惜他的事情连我母亲都不大知道了,很多年里谁都不敢提。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1-01-12 09:24:37
传奇感人的真实故事, 小姨和他母亲不容易,看到他们是俺东北老乡,特亲切。尤其你的最后一句:“言语之中,表露出一种身为东北人的自豪感和豪爽。”, 好听!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12 08:20:08
多虑了:

你也觉得故事有点传奇?本来不想写的,因为涉及家族的隐私。但也是觉得有点传奇色彩,有故事性,就写出来和大家分享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1-12 08:14:08
在水:

她们确实很不容易。当时外公已经去世多年,那个时代的军阀大都那样。我们后辈人也不好对已经过世的长辈多说什么。

云门:

你叔叔有类似经历?孩子从小没有亲生父母,那是人生的一大不幸之事。

多思:

谢谢夸奖! 主要是故事本身曲折有戏剧性。我写的时候就在想:这是真实的事啊,怎么就像文学作品中的情节。

百雁:

是的。我们家在西南,小姨在东北。是中国地图上的两个大对角。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家会在东北有个亲戚。有了小姨后,东北那个地方在我们心中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回复 | 0
作者:多虑了 留言时间:2011-01-12 07:50:57
很传奇的“故事”,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1-01-12 06:24:06
挺传奇,你的小姨的身世也让人同情。不管如何,马黑,你家算多了一个亲戚,是大好事。
回复 | 0
作者:多思 留言时间:2011-01-12 04:43:31
马黑、马嫂的博客文笔优美,故事生动。这篇博文更是充满了戏剧性,比好些电视剧更真实、更曲折。感谢分享!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