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听外公讲台儿庄大战 (组图) 2011-07-08 01:23:44

听外公讲台儿庄大战

小时候成都家中有一套内部发行,很多集成的《文史资料》。与当时公开出版流行的《星火燎原》和《红旗飘飘》等红色革命回忆录书籍相反,《文史资料》的作者都是当时称为统战人士的前清遗老遗少,国军起义投降将领,和民主党派人士。1964年我十岁,我家刚从昆明搬到成都。某一天,我读《文史资料》里一篇关于滇军601938年台儿庄抗战的回忆,里面谈到60军出征时的编制和各级将领名字,提到了外公的名字:XX,六十军军部直属特务营营长。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外公参加过著名的台儿庄抗战。

当年暑假,我从成都到乐山外公家。有一天晚上在外公家的凉台上乘凉时,我向外公提起此事,外公问我谁写的回忆啊?我说是某某某,外公笑起来,哦,是他呀。外公的口气就像提到一个老熟人。那时我才十岁,外公的样子又很威严,我不敢多问下去。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不过以后从母亲和舅舅们嘴里零零星星地听说了一些关于台儿庄抗战的事,现整理为几个小故事发表如下:

外公1948年长春起义时任60军师长时的照片:



武汉武装大游行

正如令狐冲博主在《滇军血战台儿庄》http://blog.creaders.net/fumi/user_blog_diary.php?did=88242一文中所提到,六十军离开云南走上抗日前线时,的确装备很好,全是最新式的法式武器。云南因为和越南毗邻,而当时越南是法国的殖民地,所以云南地方军阀政府和法国的关系一直很密切。抗战开始时,龙云主军主政云南已经十多年,经济发展也还不错。当时的云南财政独立于中央之外,自己发行货币称为半开。为了相应中央政府的抗日号召,动员了云南财政很大力量从法国进口了最新式的武器。60军出征抗日前线时路过武汉时,因为其武器装备确实精良,曾遵从蒋介石命令在武汉举行过一次武装大游行,所有的新式武器都抬出来在游行中展示,以此鼓舞士气和民心。

即使是对60军台儿庄抗战表现持负面观点的人对60军装备很好这个事实也是肯定的。国内网上有篇认为60军台儿庄抗战打得不好的博文是这样描述60军的装备的:“滇军的装备,就当时的中国军队来说,滇军六十军是装备最强,人数最多的一个军,不仅有德国克虏伯厂出的山炮,还有法国产的哈奇克斯气冷式高射机枪,射速为每分钟400发,配有普通、穿甲、发烟、泄光等四种弹头,为中国战场最先进的步兵武器;每个连队有三挺7.9毫米重机枪,最高射速每分钟800发;六挺轻机枪、三门迫击炮、四个掷弹筒、六十三支步枪、二十支手枪、每人一顶法式钢盔。”( http://bbs.tiexue.net/post_3079527_1.html文章的结论是,60军的武器如此好,可对日军的战斗伤亡却很大,说明60军打得不好。我无意对这个结论做任何评论。我认为所有人都公认60军武器很好的事实至少说明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龙云和云南各族人民当时确实是用了比中国其它省份,甚至比蒋介石中央政府都大的多的力量来支援前方的抗战。云南财政当时是独立于中央之外的,60军是地方杂牌军,购买武器的钱来源于云南老百姓。云南是中国的富饶省份吗? 当然不是。云南地方在当时的抗战中面临急迫的危险吗,也没有。东北军晋军及其它地方军和中央军抗日,是因为自己的家乡和首都都被占领了, 或者快被占领了。 可对云南来说,抗日战争的前线还远着呢。而云南各族人民,为了抗日,用最大的力量装备了一支武器最精良的军队,从和平安定的西南边陲远征到几千里以外的华东台儿庄去抗日,这种对抗日战争的无私贡献值得称颂。


穿扮独特的中国军队

60军出征时,士兵们随身的两件衣物是很独特的。一是所穿的鞋。云南的男子过去从小就穿这种式样的传统布鞋:



我小时候就曾经穿过这样的布鞋。这种样式的布鞋云南仅有。它的特点是剪刀口,中间是用一个布做的疙瘩袢扣在一个也是布做的扣眼上,接扣的地方是在鞋的中间,很像中式对襟衣服的那种衣扣。


二是竹筒水烟枪:





云南的男子那个时候都用这种竹筒抽水烟。抽烟时,先把烟丝放在竹筒上的烟嘴里,竹筒里盛满水,然后嘴对着竹筒口,透过水去抽烟。据说这样抽烟,因为有水的过滤作用,尼古丁会减少很多,比直接抽烟对身体的危害要小很多。我小时候也在昆明的大街上见过人这样抽烟。出征的60军将士,人人脚上都穿着这样一双奇特的布鞋,背后都背着这样一个水烟竹筒。这两点成为60军的特殊标记。60军刚到台儿庄战场时,日本人看到60军每人背着的竹筒水烟枪,还以为是什么新式武器, 很紧张。因为60军作战英勇顽强。日本人记住了这只穿着奇怪布鞋的军队,以后一遇到穿这种鞋的部队,就很小心了。


督战队


外公在台儿庄战役中的任职是60军军部直属的特务营营长,主要任务是军部的安全警卫和战事紧急时作为督战队去督战。外公回忆中提到,台儿庄战事吃紧,日军进攻猛烈时,外公手拿卢汉的手令被派出去到运河边督战。外公带领特务营在前线军队后退时必经的运河上一座桥头架起了机枪。令狐冲文章中提到的那个滇军猛将陈钟书旅长所属的183师,在师长高荫槐带领下从战场上退下来,准备过桥往后撤退,被外公的督战队拦住。高荫槐对外公说,日军火力太强 部队伤亡太大,挺不住了,不得不后撤下来。外公高举卢汉的手令大声对高说,对不起了,高师长,总司令 (卢汉当时有个什么总司令的头衔)有命令,人在阵地在,后退者,格杀无论。然后命令特务营的机枪对准183师溃退的部队。高荫槐年长外公近20岁,毕业于保定系陆军速成学堂 ,是滇军元老级将领。1930年外公从讲武堂毕业任排长时,他已经是旅长了。但外公执行卢汉的战场命令,没有任何情面可讲。高荫槐看完卢汉手令后说:“ 连老、老子都不要了” 。(高有口吃)然后转头对部队说:“给我回去!”,带着退下来的部队又冲了回去和日军厮杀,最后高部183师的陈旅长战死沙场,成为滇军在台儿庄之战中战死的最高将领。


福将李佐

外公一生比较迷信,特别相信面相术。外公认为,人的长相决定了其一生的命运,据外公说战场上很多被打死的人和幸存下来的人的相貌都有其各自不同特点。文革中在林彪大红大紫时,我亲耳听过外公评论林彪的长相时说,林彪的眉毛太黑,而且黑得集中到一点,这样的相貌不好,相术里讲容易遭凶,而周恩来的眉毛相貌就好,虽然也是黑但那种黑是散开的,黑中清楚可以见底。以后不几年就发生了913事件。

外公回忆台儿庄战期间经历过这样一件事。 外公有一天在军营房间里的床上坐着,发现自己的床单上有点灰尘,就低下头用手去掸灰。就在低头掸灰这一瞬间,一颗子弹正好从他刚才头的位置穿过。外公自认为自己的面相还可以,所以虽然经历大小战斗无数,但从来没有受过伤。

讲到台儿庄大战,外公提起过60军的一个福将叫李佐。李佐,白族,云南大理人。台儿庄战役时为滇军张冲部的一个连长。守卫禹王山时,他所带领的连队全部战死,就他生存下来,毫发无伤,他以后又带一连人上去,全连又都战死,还是就他生存下来。外公说他的福相是他的下巴长得好,是那种有点朝外兜的下巴。外公说这种下巴的人特有福气,从现有留下来的画像看,明朝第一个开国皇帝朱元璋就是这种下巴。另外还有其它的相貌特点,不过我都记不得了。李佐在60军长春起义时为副师长。起义以后比较低调识时务,一直留在部队,最后当到解放军50军副军长,离休时为成都军区后勤部副部长。1973年父亲调动工作从成都回昆明时,外公从乐山来到成都家中,还专门请过李佐到成都家里吃过饭。


网络下载的李佐照片:



留学生不如土包子

外公台儿庄会战期间大部分时间都在军部周围护卫卢汉,所以知道不少卢汉指挥各个师长的情况。外公说,60军出征期间,大家都纷纷议论说,这次可是打的国际战争,不简单,以前那些国内的战争经验用不上了,土包子怕是不行了。但真正到了战场上留学生却不如土包子能打。当时60军有两个师长,一个叫张冲,另一个叫安恩溥,两人都是彝族。张冲是土匪出身,军校都没有读过。安恩溥则是云南讲武堂毕业,还到日本留过学。但外公最佩服的是张冲。外公说张冲这个人天生聪明,那种聪明单靠读书是学不到的。台儿庄战场开打以后,安恩溥天天给卢汉打电话请求增援,说是顶不住了伤亡很大。但张冲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卢汉说张云鹏(张冲的字号)怎么一个电话也没有打来,是不是已经被日军消灭掉了,打电话去问。张冲电话里回答说,总司令,我没有问题,可以对付,不需要增援。张冲部防守禹王山很成功,伤亡和其它师相比最小。台儿庄大战结束60军撤离战场时,张冲部在撤离的路上遇到日伪军修建的炮楼拦住了退路。炮兵说炮兵射击的炮弹有弧线,不能直接用炮轰炮楼。张冲说,把炮拉近一点,对着炮楼平射,炮兵照他说的做,结果一炮就把炮楼轰垮,为部队撤离扫清了退路。张冲在文革以后当到全国政协副主席,最后病逝于北京。


滇军将领张冲(网络下载):



滇军将领安恩溥(网络下载):



大老张


有一个兵的故事,外公晚年时讲过多次。这个兵叫大老张。大老张是少数民族,刚入伍训练齐步走,因为太紧张,不会走了,走成顺手顺脚,班长急了,就揍他。外公看见就制止班长,然后把大老张叫出操场,和他聊家常,问他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等等的问题。聊了一会,大老张放松很多,再回去齐步走,就走对了。以后大老张对外公非常尊敬,两人私人关系一直很亲密。在这个兵回家探亲期间,外公调军部特务营长了,在连里宣布的时候战士们都哭了,大老张从老家探亲回到部队,从家乡带了一大包三七花要送给外公,一看外公不在,居然就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从他带三七花送外公这件事上看,他是来自一个出产三七花的地方,家乡应该是云南文山一带,因为只有那边才出产三七花。台儿庄战场上,这个大老张就是令狐文章中提到的猴子兵之一,他跳到日军装甲车上去塞炸药包,最后自己也牺牲了。很多年后,外公晚年和小舅提起大老张的故事,讲到这里都哽咽了,眼泪流下来,说打日本我们牺牲的云南健儿血流成河,尸骨堆成了山,共产党说我们不抗日,很难过。我发现外公虽然是军人,但却是个很容易动情流泪的人。我听到母亲舅舅们谈到外公流泪的事不下5,6次。


不怕死的日本军妓

台儿庄会战期间,60军经常夜里派出精干的侦察部队去偷袭日军的军营。外公回忆说,有一次去偷袭的部队摸到了敌营一个地方,进去一看,全是日本女人,才知道这是日军的军妓院。这些军妓都是日本女人而不是从其它被占领国家和地区来的慰安妇。让人吃惊的是这些日本军妓,看见中国军队摸进来,个个毫不惧怕,坚决不投降,拿起刀剑梭标非常勇敢凶悍的和60军的侦察部队对打起来。让人印象深刻。


从中国台儿庄到朝鲜汉江

60军在台儿庄大战中有三个个亮点:  一是禹王山的成功防御战,二是擅长山地作战,三是用“猴子兵”战法(爬上坦克装甲车放炸药包)阻击日军装甲部队。这三个亮点一直延续到起义以后改编成解放军的50军。朝鲜战争期间,50军因为擅长防御战,在5次战役中被指派防守汉江血战50昼夜,掩护了其它部队的后撤。三次战役中50149师也是用在台儿庄用过的同样的“猴子兵”战法,成功的歼灭了拥有“百人队长式”重型坦克的英国皇家的坦克营。50149师在80年代的大整编中因为其擅长山地作战的特长,最后被改编为驻藏步兵第52山地旅。

说到50军149师朝鲜战场歼灭英国皇家坦克营,我想起了一件事。我在北京读大学时,讲中国近代经济史的况老师是四川重庆人,1950年参加志愿军到了朝鲜50149师宣传科。她告诉我这么一个故事。在歼灭皇家坦克营的战斗中亲自带领猴子兵炸坦克,立了大功的一个跟随外公起义过来的营长(也是云南少数民族),以后在部队的政治思想教育运动中受到批判,因为想不通,就拿起枪来对抗,最后被乱枪打死在军营里。


台儿庄大战已经73年了,外公也已过世34年了。 外公当年作为604万云南各少数民族子弟兵的一员,远离当时尚处于和平安定环境中的西南家乡,奔赴远在华东的台儿庄战场浴血抗击日寇侵略,作为后人,我感到骄傲自豪。中国的抗日战争历史,长期以来国共两党各说各话。在大陆来说,一直有共产党浴血奋战,蒋介石从峨眉山下来摘桃子的正统说法。近年来这种做法有所改变,对国军抗战的正面肯定开始增多,的确是一件好事。任何历史的叙述和评论,都会带有叙述者评论者的偏见好恶和立场,都很难做到公正客观。重要的不是要求叙述者评论者客观公正,重要的是要让所有各方的叙述和评论都讲出来。所有各个方面带有偏见的叙述评论在综合在一起,一个较为公正客观的历史本来面貌就容易出来了。

对于国共两军对抗战的贡献问题,我一直在想这样两个简单的没有争议的事实:一是日军在八年抗战中只占领了半个中国。二是国军主要打正规防御战,共军主要打游击战。那么阻止日军占领全中国主要靠的什么呢?恐怕靠的还主要是正规防御战吧。简单的常识告诉我们,游击战法打了就跑,不搞正面阻击。游击战对入侵之敌有牵制扰乱作用,但很难阻止大兵团部队挺进。国军打了很多正面阻击防御战,除了台儿庄大战少数几个以外,大都以失败告终。但在自己承受重大伤亡的同时,也重创了敌人,阻止了日军的推进。试想一下,像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和民族,在面临外敌大规模入侵情况下,国军和共军一样跑到山上去打游击战,没有任何对入侵之敌正面迎头痛击的防御,那将会如何被世界各国耻笑,而日军又会是怎样更轻易地长驱直入,占领更多乃至于整个中国的领土。由于当时中日国力军力的巨大悬殊,这种正规防御战拼下来的最终结果,不管指挥如何好,都会是中国输。但是打不过也得打。知道这样打会打输掉也得这样打一打。我想也正是因为这样打了,日军才知道,进一步地扩张所占领的中国领土是要付出代价的,在占领大半个中国后,其侵略才没有进一步向西部和西南部扩展。


马黑写于201178日凌晨1点23分。


 

浏览(15217) (5) 评论(7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8-19 22:09:12
FPGA:

又是一个抗日老英雄!向你外公致敬!今天下午才和母亲通过电话,也是谈到这个话题,国军抗战是为了民族利益,无关党派,但49年后很长时间内得不到肯定,很多抗战老兵反而因为当过国军受到迫害,这是把一党利益一党意识形态放到高于民族利益的位置,是以党派意识形态压倒民族利益。现在才开始纠正,可是活着的老兵不多了,已经晚了。
回复 | 3
作者:FPGA 留言时间:2013-08-19 19:56:17
我的外公不是什么高官,也没留下什么当时的照片,但他在台儿庄战役活捉了一个鬼子兵,获得政府嘉奖。后来大腿负伤后被战场上巡逻兵救下,捡回一条命。
解放后,交出了所有奖状,证书(包括在黄埔培训的证书),文革时余下的物证(包括缴获的日军大衣、毛毯)全部被烧。在重庆二钢一直做个小工人。
妈妈以前说,其实我们家应该算“军属”的。
小时候听他讲张学良,讲冯玉祥,讲台儿庄,讲孙连仲,尤其是讲活捉那个鬼子。我当时曾经问过他共产党是否抗日,他说他当时甚至没听说过共产党。
92年成都去世。可惜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回复 | 2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11 13:16:23
縴夫:

谢谢来访和留言!看来你在乐山呆过了,我对乐山也比较熟悉。我计划写的关于外公的博文中,有一篇是《外公在乐山》。很有意思的事是,50军入川支左,居然正好是把149师派到乐山支左,而外公是149师第一任师长
,所以文革对外公冲击不大。看到你的网名,想起了在乐山时,在嘉陵江,大渡河上见过的纤夫。光着身子,只穿一条短裤,拉纤绳时,整个人你几乎要贴到地面去。。。。真是拼命奋力朝前。
回复 | 0
作者:縴夫 留言时间:2013-01-10 21:26:41
文革后期在50军149师军垦农场劳动锻炼,李副军长来作过几次报告,当时不知道将军名字,更不知如此传奇。40多年那。。。
当年50军军长孙洪道,乐山149师师长林长修,师医院就在乐山大佛寺。军垦农场在清衣江边的洪雅。
非常感谢博主的介绍。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12-16 09:49:44
peacejoy:

我也注意到了这点。我们感恩节去了凤凰城的萨多娜,在凤凰城市中心看见了为国牺牲的烈士纪念碑,所有当地牺牲的军人包括因公牺牲的警察甚至警犬的名字都刻在碑上,很感人,但同时想想国内长期以来意识形态压倒一切的做法,又是悲愤。
回复 | 2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2-12-16 04:53:30
在西方居住过旅游过的大小城市里,注意到一个现象,一个共同点: 就是他们几乎都
有纪念碑。仔细看,战死在不同战场上的都有,很久以前的,近代的,取胜的战败
的,以至于义和不义的。但是,他们都有名字,他们的名字都被后人刻在这里。理
由就一个: 为国参战的。
国内大部分地方抗日的纪念碑都有了,什么时候,替还来得及,把先烈们的英名记
下来?
多语了。
回复 | 1
作者:山里来 留言时间:2012-06-20 14:36:40
期待老乡的外公在乐山阿,一睹老将军风貌,不亦乐乎。多谢老乡鼓励,我也写,多指正。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8 17:24:57
山里来:

谢谢鼓励。会写下去的。外公虽然不在了,不过家族里还是流传有不少他的故事,我慢慢整理慢慢写,很随意地写。打算写的其中一篇是《外公在乐山》。2008年我回国到了成都,还专程到乐山去给外公扫墓。你上过战场见识过战争,你的经历一定非常精彩,你也写点什么和大家分享啊。
回复 | 0
作者:山里来 留言时间:2012-06-18 15:27:43
是很有意思啊,成都昆明乐山都是你我很熟悉的地方,缘分。高政委我知道,但和他家里没有来往。他的文章也读过。你要写出你外公更多的故事,大家一定很喜欢。可惜他老人家不在了,你不能采访了,不然你再写点曾泽生军长的事情多好。祝老乡勤耕细作,好文章不断。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8 10:03:51
山里来:

太有意思了,我和这三个地方也是很有关系:成都,乐山,昆明(43医院),和50军149师也有祖上的渊源。我们极有可能在同一时间地点碰上过,只是相互不认识。外公很早大概是50年代初就离开149师到了重庆步兵学校,1955年军衔制实施前,转业到了乐山,在乐山担任主管卫生文教的副专员直到1977年病故。以后我会慢慢地写出外公这些历史故事的细节来。你不认识高戈里吗?他是五十军子弟。他父亲是五十军最后一任军政委,他现在在四川税务局工作,写了很多关于五十军的书。我记得149师到乐山支左时的师长叫林长修,是老红军出身,对吧?
回复 | 0
作者:山里来 留言时间:2012-06-18 03:33:32
马老乡,你在成都住的地方和我住的地方真的不远,我家住太升路,挨着童子街。我是在骡马市3医院出生的。现在归属13集团军的149师就是那个70年从西藏林芝出来的新149,原属于邓小平的二野,我曾参军的部队。因是二野50年代初进军收复了西藏,而四野的部队收复了海南岛后,都移师朝鲜战争了。文革开始后,我估计老毛担心四野的50军控制了四川省,为了给林彪的部队参沙子,故意把老149给弄到西藏守边防去了,而弄来一个原属二野的新149加入50军。其目的就是肢解50军阿,再深入点可能是对国军60军不放心。老149就是原装的149,你外公和我父亲这个部队原是共军50军国军60军的主力师,就这样被老毛调虎离山了。但老149师的家属都没有进藏,被毛太祖开恩留在四川 。所以知道,新149加入50军后,和另外两个师148,150,以及和军部的关系都很紧张,风格不一样嘛。请问你外公哪年退休离开老149的阿,我爸爸应该知道的。我79年对越反击战重伤下来,就在你熟悉的昆明军区总院43医院住了一年多,大观楼那一带天天都散步啊,又和你是老乡了哈。乐山是我当兵的地方,你也很熟悉的。
回复 | 2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8 00:14:37
山里来:

哇,是老乡啊!你还记得成都话?很高兴读到你的留言。你在新玉沙街1号住过吗?1号和对面的33号都是西南局机关。我非常熟悉。我家住在西南局童子街29号宿舍。50军警卫连就住在童子街29号。我有一次爬水塔玩,被那个连长看见了,抓住,训斥了半天。我在一号那边见过50军的子弟,他们大多说北方话,说不定还见过你。哈哈! 很巧合的是,149师支左正好到了乐山,外公是149师第一任师长,外公文革中没有受到太大冲击和这有很大关系。你一定知道高戈里了?他到昆明去采访过母亲。你参加过中越反击战?不简单!向你致敬!我对所有当过兵的人特别是上过战场的军人都怀有最大的敬意。谢谢你的纠正,我还不知道还有个在13集团军的149师,谢谢信息分享。
回复 | 0
作者:山里来 留言时间:2012-06-17 07:16:15
第一次独到马老乡的文字,很精彩,有故事,重真实,留真情,真好,读起来很安逸,巴适惨了。

纠正一个细节。我父亲就是共军50军149师的,参加过汉江50昼夜防御战。我从小就在这个军营里长大。长春起义后,电影兵临城下就是讲这回事,因50军属于四野,林彪的部队,文革67年全军从辽宁调防四川,搞支左,平武斗,一切军管,控制了四川省的政权。我们家也随50军回四川。军部驻成都市现在的玉沙路,原西南局办公所在。但不知什么原因,70年老毛就把驻防乐山的149师和西藏林芝属二野的52师对换调防。所以我父亲随149师进藏林芝。里面的52师出来,师部乐山新村。番号也互相对换了。此后军队内部就叫林芝的52师是老149,现在乐山的师就叫新149,复杂吧。

顺便说,我过去就是新149的。新149师79年参加了对越反击战,表现突出,又属于二野,邓小平的部队,80年代裁军100万时,50军的原装另外两个师148,150都被残忍的裁掉了。而新149不但没裁,番号也还是149,反而成为全军仅有的三个甲种快速反应师,专门对云南西藏方向机动,装备相当精良了,现归属13集团军。而老149因为70年就进藏了,躲过了邓小平的大剪刀,但也降级成52山地旅了。

我和马老乡有很多共同经历,请多指教。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1-07-22 20:13:47
马黑:
下面文章与韩国临时政府和朝鲜义勇队有。请放到您的博客里。我的还没开通。
谢谢!
公道话


鲜为人知:二战时重庆也曾是韩国的“陪都” 2011-07-22 09:45 来源: 快乐老年报
核心提示:1940年4月,韩国国民党、韩国独立党和朝鲜革命党三党合组新的韩国独立党,作为临时政府的执政党。9月,临时政府由綦江迁重庆,并宣布重庆为大韩民国“借地办公”的临时首都,重庆成为中韩两个国家的首都,这在世界战争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本文摘自《快乐老年报》2011年7月21日第16版 作者:佚名 原题为:二战时,重庆曾是中韩两国首都

“这里是我们韩国政府的根,是韩国政府法统的发源地,感谢中国政府保护得这么好。”2003年,韩国总统卢武铉对陪同他参观位于上海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的上海市有关领导说。

流亡韩人就读黄埔军校

1910年,《日韩合并条约》签订后,韩国灭亡。大批韩人流亡海外,在东北成立了“韩国独立军”,并于1919年在上海成立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选举李承晚为临时政府总统。1921年李承晚前往美国,从此留在美国,李承晚走后,临时政府内部矛盾重重。1921年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政府,临时政府立刻派专使,向孙中山提出合作的请求,其中包括了由中国军事学校收容韩籍学生。1924年黄埔军校成立,第四期吸收了一批韩籍学生,为了避开日本特务的侦查,他们都有中韩双重国籍,而且使用假名。

1932年之后战争气氛浓厚,这时在华韩侨兴起了就读中国军校的热潮,临时政府的成员多将子女送到中国学校念书,如金九(内务总长)的儿子金信(后曾任韩国空军总司令)即毕业于中国航空学校。以上韩国青年后来大多成为“韩国光复军”的骨干。

重庆成中韩两国首都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国民政府从南京迁至武汉,后再迁于重庆,韩国临时政府也随之疏散西迁,1939年5月迁到四川省南部的綦江,距重庆只有一百里地。1938年10月,金若山(朝鲜革命党总书记)运用他在国府军委政治部的关系抢先在汉口组建了“朝鲜义勇队”,尽管这达成了临时政府长年追求建军的梦想,不过金若山是临时政府中的反对派,与金九存有间隙,因此朝鲜义勇队的成立对金九多少造成领导权的挑战。1939年初,蒋介石分别找了金九和金若山谈话,希望能摒弃成见,团结抗日。在国府高层的撮合之下,两人还在7月间联合发表了一封“告同志同胞书”。

1940年4月,韩国国民党、韩国独立党和朝鲜革命党三党合组新的韩国独立党,作为临时政府的执政党。9月,临时政府由綦江迁重庆,并宣布重庆为大韩民国“借地办公”的临时首都,重庆成为中韩两个国家的首都,这在世界战争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临时政府在嘉陵宾馆举行了韩国光复军的成立典礼。这是韩国临时政府首次走出地下,光明正大地向海内外亮相。这场盛会出席的中方要人超过百人,盛况空前,包括中共代表周恩来(当时是以国府军委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前往)。金九为临时政府主席,李青天为光复军总司令,李范为参谋长。

1945年临时政府迁回韩国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初露曙光,中美英三国首脑迫不及待地在开罗开了个会,这次会议也让临时政府看到了曙光。在会后发表的“开罗宣言”里有这样一句话:“我三大同盟国稔知朝鲜人民所受之奴隶待遇,决定在适当时期使朝鲜自由与独立……”谁也没有想到,1945年的雅尔塔会议时美苏定下口头协议,双方将以北纬38度为界分别占领南北朝鲜。朝鲜半岛独立之梦再次破碎。是年,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迁回朝鲜半岛。(摘编自《看世界》)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7-14 18:38:39
公道话:

好!

山哥:

也谢谢你!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1-07-14 15:57:09
Great! Thanks!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1-07-14 14:07:03
马黑:
谢谢!还在准备。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7-12 22:15:27
公道话:

谢谢分享!期待看到你的作品。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1-07-12 06:33:19
马兄:
下面一段从高伐林“老高的博客”里剽窃来的。这是朝鲜义勇队跑到八路军去的部
分原因。1939年照片上,我父亲坐在金若山的左手边。

““到后方后,他被派到朝鲜义勇军的中文编辑委员会里工作,“周恩来跟我说了
很多为什么要做朝鲜义勇军工作的原因。那时我的工作主要是把义勇军的人搞到华
北,去配合八路军抗日。周恩来要我做义勇军队长金若山的工作。金若山就是金元
凤,后来是北朝鲜劳动党的中央委员,内阁劳动相。当时我还担任了金的秘书,写
了一些关于朝鲜问题的文章在《新华日报》、《群众》杂志上发表。周恩来交给我
的任务是说服金若山答应把手下的人员转移到华北。而这支军队原来是国民党支持
的,所以我算是立了功,也因此恢复了共产党的党籍。””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1-07-11 16:51:47
马兄:
不必介意。这个博客就是为小人物开的。大人物有御笔给歌功颂德,小人物只能自我欣赏。请问大人物会来逛你的博客吗?我们都是来追忆他们那一代为这个中国作出的贡献,我们只是为这辈子人讲句公道话。
回复 | 1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7-11 13:25:02
很有意思啊,而且是大家都不太熟悉但又很大的历史事件。有朋友给我留话说,英雄不提当年勇,你那个外公不就是个所谓的不太有名的“英雄”。这个朋友讲得很对,我外公确实也是个小人物,也不是什么英雄。不过外公要是很有名如大人物张学良吉鸿昌之类的我就不用写了。我写外公就因为他是个小人物,而这个小人物参加过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我就是从这个小人物经历的角度写这个大历史事件。

我知道朝鲜和中国关系非常密切。你父亲的画像居然挂在韩国独立馆里,在组织朝鲜义勇军的事上起的作用一定很大。还有就是怎么三分之二的义勇军又跑去当八路了?用文字写下来吧,就算是用文字记录一段家族的历史,不要想着一定要是什么大人物才写。大人物不用我们写。我们就写写自己家里的参加过重大历史事件的小人物就好。博客是表达自己的平台,自己做主,不用太管别人怎么看。

期待你的大作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1-07-11 12:31:24
马黑:
谢谢鼓励。我不是少数民族。朝鲜义勇队是蒋介石批准组建的,是中国政府第一个
公开支持的韩国武装抗日军队。我父亲是中方(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委员之
一,朝鲜义勇队指导委员会主任是贺衷寒中将。我父亲不是八路军也不是新四军,
但2/3的朝鲜义勇队队员是跑到八路军去了。我父亲是个小人物,但是朝鲜义勇队在
历史上是大事件,所以带有我父亲的照片挂在了韩国独立纪念馆,上海和重庆大韩
民国旧址纪念馆里。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7-11 09:47:54
公道话:

哇,也是少数民族抗日的故事。60军参加台儿庄大战时,从军长师长到士兵都有很多云南的少数民族。朝鲜义勇军参战的历史我还真不太了解。我只知道四野解放战争时有朝鲜族师。我猜想那你很可能是朝鲜族了?

好像是天生的,男性比女性更关注自己的根更关注父辈的历史。我家姐妹们都没有我兴趣大。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1-07-11 07:43:47
马黑:
对。与抗战有关。父亲是军委会政治部组建朝鲜义勇队的几个人之一。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7-11 01:01:09
公道话:

谢谢来访和留言。

写篇博文讲讲你父亲的故事吧。我想一定和抗日战争有关,对吧?写出来我一定看。写博客会是互相传染的。我写这篇博文就是看了令狐的《滇军血战台儿庄》勾起来的。希望我的这篇又能从你那里带出一篇来。

我写这篇。没有对台儿庄大战本身做太多研究。我只是想起了家里流传的一些外公的故事,把这些故事用文字写出来,放在博客里。算是个人家史吧。你提供的材料也是台儿庄大战史料的一部分,值得注意。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1-07-10 21:20:42
公道話:
我没找到郭沫若的《洪波曲》,但弄清楚了,我前一个《洪波曲》不是郭沫若的,郭沫若的《洪波曲》是1958年出的:
http://history.news.163.com/10/0102/11/5S16P92N00011247.html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1-07-10 20:05:09
令狐冲::
你的这个《洪波曲》不是郭沫若的《洪波曲》。你引用的是个歌颂台儿庄大捷的剧本。可能是安娥的作品。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1-07-10 19:42:19
令狐冲:
1942年版没有,看看1948年可能在夏衍主编的《花商报》的副刊《茶亭》上连载过的。再看看1958年版吧。这个信息是在1979版的“前记”里。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1-07-10 19:12:15
公道話:

我在网上找到1942年12月第1版的《洪波曲》,没有你引的那短话啊?如果那是郭沫若在1979年而不是1939年说的,就可以理解了。在解放后尤其是大跃进以后说的话很多都只是为了政治正确说的。比如平型关不过是日军的一个大约200辆汽车的补给车队,无论如何不能称之为辉煌吧。

我找到的1942年出的《洪波曲》的影印版在下面这个链接:

http://read.chaoxing.com/ebook/detail.jhtml?id=10899393
回复 | 0
作者:公道話 留言时间:2011-07-10 11:04:16
马黑:
看了大作,触景生情。因为最近在研究家父的历史,看了郭沫若大师的杰作《洪波曲》,其中有关于台儿庄的评论(1979年版,55 -57页)。现将郭大师评论摘抄如下,以此抛砖引玉。《洪波曲》最早在40年代晚期在香港发表,有50年代一个版本,79年又一个版本。有兴趣者最好查对不同版本。
“。。。。。。
宣传周开始的第三天便遇着台儿庄的大胜利,当时的军事消息是作这样报导的:
台儿庄当面之敌,经我军于六日夜开始总攻,内外夹击,敌尚据险顽抗,肉搏相持,战况之烈,空前未有。迄今晨三时,敌弹尽援绝,全线动摇。我军士气益振,乘胜追击,将敌一举聚歼,遂造成空前未有之大捷。是役敌死亡二万余人,我缴获步枪万余枝,轻重机关枪九百三十一挺,步兵炮七十七门,战车四十辆,大炮五十门,俘虏无数。敌板垣及矶谷两师团主力业已被我歼灭。

抗战到那时已经九个月了,除了最初期八路军在平型关一战得到辉煌胜利之外,国民党军队老是在转移阵地,节节后退。两句相当巧妙的辞令:“以空间换时间,积小胜利而为大胜“,差不多三岁儿童都可以背诵了。但谁也没有想到台儿庄才突然来了这样一个”空前未有之大捷“!
饥者易为食,渴者为饮。对于饥渴着胜利的老百姓,即使小败已经就是好消息了,何况还是“大捷”,更何况还是“空前未有之大捷”!掳获那么多,而所歼灭的又是“敌板垣及矶谷两师团主力”,这战争不是打赢了吗?板垣师团及矶谷师团主力都是敌人的精锐部队,侵华的急先锋,却都被“歼灭”了!
在今天看来,这消息是有点令人发噱的。事实是敌人从台儿庄一带作了战略撤退,以便作全面性的进攻,而我们的“军师“们却把它夸大起来,真真正正地作了”扩大宣传“。这本来也是”军师“们惯用的老套,然而在当时竟使一般人都卷进胜利的陶醉里去了。
。。。。。。”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