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我也悼念方励之先生 2012-04-08 00:14:29

我也悼念方励之先生

 

我没有见过方先生,更没有听过他的课,要有机会听我也听不懂,因为我是学文科的。不过妹夫出国读博,是方先生写的推荐信。

 

80年代到90年代初,常看方先生的文章。

 

他在文章中提出的这些观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至今还记得:

 

他说民主自由的理念和原则,就像自然科学的法则原理一样是普世的。

 

他说共产主义是人类在20世纪得的一种病,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短暂的病态。

 

在一篇文章中,他怒斥胡乔木。胡当时是共党政治局委员,是专管宣传的意识形态沙皇。胡提出要批判“黑洞理论”,胡认为“黑洞理论”是反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唯心主义,必须批判。方说你连高等数学现代物理都不懂,就凭马列主义哲学唯物辩证法的几个干巴巴空空洞洞的条条,就要批判“黑洞理论”,荒谬!

 

在一篇访问日本的游记中,他谈了观看日本艺妓舞蹈表演后的感想。他说日本这个民族真奇怪。你看那个舞蹈表演和音乐多柔美,可就是拥有这样柔美文化艺术的民族却犯下了南京大屠杀那样的罪行,多大的反差啊!

 

方先生不是投机者。80年代,他在自己专业领域取得的成就如日中天。共党也很重视他,所以让他当了科大的副校长。如果他好好投机,听党的话,不要有自己的思想和理念,以后非常有可能名利双收。以他的才干,当个教育部长甚至副总理人大副委员长都有可能,晚年就会享受的是荣华富贵,而不是流落异乡。

 

今天和母亲通电话谈到方先生的突然过世,母亲说算是善终了,一声咳嗽就走了,没有痛苦。

 

方先生走好。

浏览(7281) (0) 评论(3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昆仑山上一棵草 留言时间:2012-12-10 08:08:36
方励之走了的时候我没有想些什么东西。人已经走了,是是非非应当可以放下。
我与方先生见过几面争论过几次,争论,在知识分子中间应当是正常的事情,但是光谱两极的中国人往往都把争论当成反对对方。
其实我偶不反对他这个人,我相信他有推进中国相好的额方向发展的愿望,但是同时我认为他的立场和方法都有问题,他越是努力就会越走向事与愿违的方向。就是说他的作为是不利于中国的正常发展的。
方励之是处在中国改革欣欣向荣的时代,八十年代中国的改革正在发展的势头上。而方励之的每一举动都是要给共产党制造一点麻烦,都是要让邓小平难堪而不是推动他们想改个的路上走,不是鼓励他们去做正确的事情。比如,八九之前,政治局正在讨论如何增加教育经费,当时倾向于征收教育税,专款专用。这就很好啊,为什么听不到我们那些主张改革的人的支持声呢。
我第一次知道方的声音,是作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放到哪里都不准”,这是针对毛泽东说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毛泽东这个话对不对另论,而方励之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就不该唱反调,如果你想唱反调先请退党,否则岂不是吃力扒外?老是说,任何政党都不会容许这种吃力扒外的事情,如果容忍就只能堕落。
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加拿大无疑是个民主国家,自由党当然是个资产阶级的政党,相当自由,任何人只要原意都可以去参加他们的大会。但是九十年代,由于以为国会党团的成员对重要议案投反对票被克里田总理开除党籍。按照这个标准,方励之早就应当被清除出去了。
方励之一直在追求出个的言论,就是要引起邓小平的注意和不快,就是要制造一点麻烦,这就不是补台的态度,这当然是受到美国和一切对中国怀有敌意人们的欢迎。
因此他在客观上,不管他是否乐意,都成为帝国主义搅乱中国的代理人。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4-09 20:31:11
阿妞:

哈哈,讲得真好玩。我是发现你对毛尿马尿那一套非常熟悉。议论起来用的非常自然恰到好处。我也学过那一套很多东西,不过我不会像你那样用。你别说,那套东西也是代表了一种思维方式,一种分析方法,有它的价值所在。你是学文科的以后又转去学统计学,这点我很佩服。通常学文科的人数理都不会好。学数理的转成学文科比较容易,学文科的转成学统计学就很难了。因为统计学一定要有很好的数学基础。

我这里也有一个朋友也爱看你的东西。他昨天给我打电话说,阿妞回来了,回来就写了好几篇,写得不错。他就是上次告诉我他也记得毛给周送挽联的那位。其实是他帮你作证。

椰公:

谢谢来访和评论。

我的印象,方到美国以后,主要还是科研教学,民运好像参与不多。你还和他在同一所学校呆过,比我距离近多了,我是从来没有见过他。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80年代初期。好像就是学潮选举人民代表那段时间,他的不少讲话就在学生中流传,影响了很多人。我虽然赞同他的不少观点,但对他以及民运的另外一些做法观点也有反感,比如你说的最惠国待遇问题。其实交流很重要,贸易就是种很重要的交流。交流自然的就会产生影响和改变。不交流就会更封闭,情况就会更糟糕。我妹夫是科大的,当年出国找他写过推荐信,他很帮忙。我刚到美国不久,就发生了64。那时就常听妹夫讲方给他写过推荐信,是他的老师,他很担心方的安危。方课讲得好,在他的领域内有所建树,这点应该没有多少争议。
回复 | 0
作者:9484 留言时间:2012-04-09 06:06:12
这是你故意在搅浆糊了,你明知方多次说过的64平反,你们民奴们不也多次哭着喊着这件事嘛?既然是悼念方先生,你却连这个方信仰中最重要的部分,说你不知道?嘿嘿,你如何自圆其说。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2-04-08 22:44:51
椰公评:

我曾在亚利桑那大学(U of A, 就是方励之所在的大学,而不是ASU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习过,同方励之没有打过交道,但研究生朋友中有同方励之熟的。据朋友说,方励之在90年代美国国会举行的是否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的听证会上反对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他回到学校后,受到许多中国学生学者的责难。方励之对我那朋友说,他那只是一种政治姿态,他也知道他们的作证对美国是否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起不了什么作用。但通过那件事后,方励之基本上没有再出现在公开的政治场合中了(王丹来美后不久就来亚利桑那大学,但据说主要是见方励之夫人)。另外,有两个上过方励之课的物理系研究生告诉我方励之讲课讲得挺好、挺清楚。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4-08 22:42:07
谢谢马黑兄为俺作证。
其实,就是在方励之等这样的呼吁推动下,后来教育部做出让步规定,对理工科研究生考试在政治课考试方面放弃什么党史一类的内容,让许多理工科考生获益。但是,后来在胡乔木们“反精神污染”之后,又加强了研究生的“政治必修课”,特别是什么“唯物辩证法”内容,逼迫许多中国才俊白白牺牲许多脑细胞。

说实话,咱们学文科社会科学的,被他们硬灌这样一些马尿毛尿没什么,到了美国,咱们对马列毛的“理论与实践”的了解,成为了咱们的强项。不但俺如今可以随口毛语对付中文网上的同志们,有时候对付老美,也让他们一愣一愣的。

俺有一位表哥,学数学的,不是天才也接近超级,但是他有两个致命弱点:英文与政治,特别是党史,搞不进。英文他语法单词都没问题,就是口语差。而党史政治,用他那逻辑思维脑袋,怎么也无法理解无法接受也就怎么也无法死记硬背。这样,他在国内考研,政治让他无法及格,(不但不及格,他答题时经常不小心依照数学一样的正常逻辑思维推理,写出反动话)著名教授举荐也没用;出国他又怕怕,怕出来是哑巴结巴,丢人。后来放弃考研,转行搞计算机,经商,现在是公司高管了。他不问政治,但是爱听俺侃,爱看俺的博文,不是喜欢俺的文字甚至内容,而是特别觉得俺依照党的瞎掰逻辑论党史讲党语,从数学逻辑上看,是很好玩的游戏,说俺的文章对他同党打交道助益良多。
回复 | 0
作者:笋尖戳 留言时间:2012-04-08 22:15:59
马黑,

是的,我们的观点不同。

我只是在想:

象方励之这样所谓的运运斗士 在打着民主的幌子,忽悠大学生去送死。自己跑的比兔子还快。

你难道 觉得他忽悠的还不够吗? 他的人血馒头吃的还不够多吗?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4-08 21:21:03
阿妞:

谢谢称赞。网络就是神交。虽然从不认识,没有现实世界里的真切接触,但文字之间,确实可以感受到一些各自精神世界深处的东西。

你说的那个跟贴的事我不记得了,但我很清楚地记得毛给周送花圈的事。

我都觉得很奇怪,听到方先生过世,和妹夫通完电话后,突然很多过去读过的他讲的话都从头脑里冒出来了。那都是二十年以上的事了,居然还在脑子里,可见方先生对我们之一代人影响之深。你记得的这段话我有印象。好像是在科大的一个讲话。确实如此。记得那个时候还讲自然科学研究要以马列主义哲学唯物辩证法来指导。自然科学的研究文章都要生硬的用所谓的唯物辩证法去套一套,才算是可以过关可以发表的文章,很可笑。80年代的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在哲学领域就是想批判“黑洞理论”,结果被方先生抵制了。

珍曼: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别讲那么复杂。就是按普通人普通道理去想就知道对错。说得好!

Yuan2:

确实悲哀!

五彩:

谢谢五彩!

识字而已:

你那么年轻啊?可是你的文字读起来感觉很老道。我外甥女是80后,她酷爱日文。她是看了日文的网站后才知道六四的事。六四一定是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历史最重要的历史事件。渐渐的它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我们也开始看它越来越清楚。
回复 | 0
作者:识字而已 留言时间:2012-04-08 19:46:38
识字:生的太晚,我所知道“六四”是学生被西方利用,不知道有镇压,的关于方先生是“方励之之流”,是使学生被利用的“之流”
出国后遇到一些参与过“六四”的人,才知道真的有镇压
看了大家最近的博文才知道这个“之流”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的浅见是,方先生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人,方先生一路平安。
识字给昆仑山上一棵草:“方励之的幼稚就在于把西方的宣传当成真理。这是方励之的错误的思想根源。”“但是一个人犯错误,并不仅仅是因为幼稚。幼稚可以学习,然而偏见成见则比物质更顽固。”
幼稚,偏见真的是方先生吗?明心见性。共勉,共勉。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2-04-08 19:27:47
马黑: 听到你目前说“算是善终了”, 俺听她老人家的。
回复 | 0
作者:yuan2 留言时间:2012-04-08 19:05:46
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居然容不下这样一位智者。哭!
回复 | 0
作者:珍曼 留言时间:2012-04-08 18:29:35
顶马哥好文!..我们普通人只懂普通人的道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4-08 18:01:37
马黑好文,朴实,真诚,简明,清晰。文如其人,如作者,如故人。

俺在自己博文里有个跟贴,也是凭自己记忆印象,遭遇网友质疑时俺把自己的话塞进方教授嘴里。俺现在无从查找出处,(跟对毛“送给周恩来”的花圈一样)。现转贴这里,看马黑是否对此有任何印象:

俺最记得的方励之的一句话是,在西方国家,政客和国家领袖,经常要引述科学技术专家和思想家的话来支撑自己的政见政策,而在“咱们这儿”,任何科学技术专家,任何官员,甚至任何人,都要千篇一律穿靴戴帽先引用党的首脑的话,哪怕是几十年前的“教导”,来证明自己的方程式。考研的数学博士生,也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去背诵“党史”,而且是谁也弄不清的几乎每天一个版本的糊涂史,这不是造就人才,而是作贱人才。
---
当然,“咱们这儿”,是俺根据最新网络流行语的插浑打科。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4-08 14:11:58
谢谢 Mechelle1!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4-08 13:53:44
逍遥津:

都是二十多年前看过的东西了。我写的不是方的原话,是个大意。我的记忆中,方的意思应该是你第二个留言里的意思:即苹果在美国朝地下掉,在中国也是朝地下掉。

笋尖戳:

谢谢来访和评论。我们观点不太一样。就到此为止,不讨论了。

润之毛:

谢谢来访和评论。

Gmuoruo:

谢谢来访和评论。

西门三狼:

谢谢来访和评论。希望说话小声点,不要打斗起来。再谢!

牧羊人:

方先生是我妹夫的老师,虽然不同系。当年他申请出国,通过cuspea考试后,还需要找三个老师当推荐人,其中一个必须是外系的。妹夫就找了方先生,因为他当时就是国际物理学界的名人。妹夫为此事和方先生见过几面谈过几次话,方先生很帮忙,给他写了推荐信。他一直心存感激。万维博客世界里我有两个好朋友侃侃和七郎也都可以算是方的学生。中国人尊师敬师 ,老师过世了,他们都表示了哀悼和悲伤,我作为万维博客这个community 的一员, 也受了感染。特别读了七郎的博文后,更是被七郎的文章所感动,想在七郎博客里留言,可他关闭了评论。只好自己写了这篇博文。

山哥:

谢谢同悼!

草庐隐士:

谢谢同悼!

星辰:

我对方的一些观点也是不太赞同的。不过我不认为他是投机者。投机者,投机取巧者也。他本可以选择最投机取巧的路,那就是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违背自己的理念和原则,由此一定可以获取最大的个人利益。但他没有,所以说我认为他不是投机者。

西木:

是。中国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生情谊有时候还会胜过父子关系,我的妹夫和我的两个很好的博友的老师过世了,我就是想平平静静地和他们一起表达一下哀悼之意。

昆仑上上一颗草:

谢谢常评,很高兴你发表的不同看法。我仔细读过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观点不同,就不争论了。

看来你是物理专业的。我妹夫也是物理专业的。关于方励之在物理学上的贡献问题,妹夫提供了下来链接,请参考。我们各自保留不同看法吧。
妹夫说:

“方先生的逝世不只使中国失去了一个有脊梁的知识份子,也是物理学界的损失。下面的Arizona 大学的link显示方一直活跃在物理学界”

http://www.physics.arizona.edu/~fanglz/publication/publication.html

9494:

读不懂你留言的意思,你是在给我留言吗?平反?平什么反?我的博文里讲了平反吗?你是不是把给别人的留言放到我这里了?我们就不争论了,到此为止吧。不过我谢谢你的来访和评论。

碧海蓝天:

谢谢称赞。
回复 | 0
作者:Michelle1 留言时间:2012-04-08 13:48:30
谢谢马黑的悼文,方励之教授是中国80年代的良心。

望中共能早日为“六四”正名。
回复 | 0
作者:碧海蓝天 留言时间:2012-04-08 12:54:31
好文就是好文,顶。
回复 | 0
作者:9484 留言时间:2012-04-08 12:40:46
我倒想指出包括博主在内某些人的逻缉上的不一致和谎谬性。比如,博主说:

“方先生不是投机者。80年代,他在自己专业领域取得的成就如日中天。共党也很重视他,所以让他当了科大的副校长。如果他好好投机,听党的话,不要有自己的思想和理念,以后非常有可能名利双收。以他的才干,当个教育部长甚至副总理人大副委员长都有可能,晚年就会享受的是荣华富贵,而不是流落异乡。”

假如你们民运或方先生已经移民美国(如方先生当年逃进美国使馆),在美国星条旗下宣过誓要效忠美国,那你就该负起民主社会一员的权利,对美国政治社会的弊端,履行你民主批评的义务,促进美国民主社会的发展。

但是,你人到了美国,不但听不到你对民主社会的批评声音,你却要求中共给你平反,平反什么?平反你在中国时的党员资格?还是平反你在中共官僚体系里的名望,声誉,和官职?

如果中共给你平反了,则立即违反了你对美国的效忠誓言。不是这样嘛?
回复 | 0
作者:逍遥津 留言时间:2012-04-08 11:16:05
这个世界上似乎有两个方励之先生,物理学的和政治学的。

山哥口中的学生是哪一类的呢?好果是前者,学生对物理定律只有"忘记"而无可能"背叛";如果是后者,学生对老师的意见也可以由赞同转为否定,或肯定再肯定,何来"犹大"、"出卖"一说?

莫非山哥由"文化大革命"一毕业,直接进了神学院?
回复 | 0
作者:逍遥津 留言时间:2012-04-08 10:09:00
自然科学不是宗教。自然科学在自然科学适用的范围内是"善世的",即苹果在美国是朝地下掉,在中国也是朝地下掉;而在其不适用的范围就不"普世"了,这没有什么好争的。

社会科学也不应该是宗教。民主和自由在人类历史发展现阶段是较好的一种制度,但它並非历史的终结,从而排除人类今后对更好的、更高一层制度的探索,包括被汚名化的"共产主义"。我想,现今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多少人会反对"民主和自由"了吧?有争议有分歧的不是在"理念上",而是在实际"操作"上。

把自然科学当成宗教,就会固步自封,把新发现当成是"异端"。把社会科学当成宗教,就会产生民教奴,就会对伊拉克、阿富汗、和利比亚的人民被"民主",高声欢呼。
回复 | 0
作者:昆仑山上一棵草 留言时间:2012-04-08 09:20:48
逍遥津说的关于普世的话对于社会科学更重要。方励之的幼稚就在于把西方的宣传当成真理。这是方励之的错误的思想根源。

但是一个人犯错误,并不仅仅是因为幼稚。幼稚可以学习,然而偏见成见则比物质更顽固。
方励之在政治一直与共产党作对主要是因为在反应后中他手里一点委屈。其实他本人并没有被打成右派,但是也受到影响,他的妻子是右派。即使在他受到重用的时候他也是离心离德专门挑刺儿。他在大学里针对毛泽东说的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说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放到哪儿都不准”。如果他不是党员,或者宣布退党,他有资格说这个话,不管对于不对。但是他赖在共产党里,高官厚禄甘之若饴,还要诋毁共产党的哲学,这不是吃里扒外吗?共产党不能容忍这种人,否则这个当就必然退化变质。他还有不少这一类挑刺儿的言论。比如列宁说一些物理学家是伟大的科学家但是是渺小的哲学家。他也唱反调,其实他所说的那几位也根本算不上哲学家,更谈不上伟大。二十世纪后半叶就没有一个伟大的哲学家。就是霍金在他的时间简史里也为上帝留下一个位置。现在他才在新作中有一点进步,所得上是个哲学家了。而拉普拉斯在两百年前就宣布“我不需要这个假设”。当代的许多物理学家,在哲学上采取随大流的态度回避科学成果的哲学意义,同时对于宗教采取妥协的态度,有点不问怪力乱神的味道。他们是子啊孔夫子的两千年之后,再有了众多科学发现之后才打到孔夫子两千年前的地步。你说他们哪一个算得上伟大?
共产党带方励之不薄。把他这根当时还算年轻的科学家提拔起来,当然这也是某些共产党的领导人与他味道相投饥不择食的结果根本没有看出方励之反共的本质。他自己在多伦多就说,在国内他就是要搞点事,给共产党制造点麻烦,而现在(出国后)做不到了。他在中国改革上的作用,往好了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帮倒忙。在本质上他是带路党,是在中国搞全盘西化。
至少他是幼稚到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意味着什么。比如他鼓吹私有化。又一次,大概是1991年,在多伦多大学我质问他,中国的公有经济占到90%以上,不像英国不到10%,而撒彻尔用了八九年搞这一点点国企的私有化。中国有什么方式可以实现私有化?现在这种鼓噪岂不是只能制造混乱。他说什么办法都行,比如把铁道部送给王震。我说现在这一点权钱教育已经掀起轩然大波,如果真那么搞岂不是要翻天地覆。他无语。改革要有可行性,而不是只说空话。

至于说到方励之的在天体物理上的贡献。我可以不幸的说,基本上只是个普及者,没有什么独立的贡献。说的难听一点,在这方面物理学有它不多无他不少。我听过他在多伦多大学的一次演讲。那是他来接受荣誉学位的时候在物理系的演讲。那应当是他介绍自己的贡献的场合。当时有不少人中途退场,因为没有新东西,有点像上课。我是捧场到底。确实知道没有新意。如果说有点新意就是把在量子力学中多次使用的方法推广到宇宙学忠,说明每个人都可以是宇宙的中心。这个结论也不是他的创造。至于这个方法是不是他第一个使用,笔者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方法不是他的发明,在量子物理中用过多次了(比如布里渊区的周期性)。普及也是贡献。但是那与创新不能同日而语。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2-04-08 08:54:46
同悼方励之先生。(刚才忘了写了)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2-04-08 08:51:04
谢谢黑哥这“平淡无奇”的小文。追思最好是平淡,这样才能让逝者安息。“借尸还魂”和“感情用事”都不是纯粹的“怀念”。至于生评,待大家情绪平静后再去细说也不迟。
回复 | 0
作者:星辰的翅膀 留言时间:2012-04-08 06:53:36
方校长以他“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在这个世界真实地生活过,真实地思考过,也真诚地叙述过。我也许不再赞同他的某些言论,但我怀着感激,因为他在80年代的言论和思考启迪了我,激发了我的思考。

方励之先生的人格是伟大的,他一生都在追寻着真理,无论是天体物理上的还是民主自由上的。那些说他是投机分子的人,要么对方先生的人格和思想毫无认识,要么自己就是一个品格卑劣的人。

谢谢马黑的悼文,深切怀念管惟炎和方励之两位物理学家在科大开创的民主和自由学风。他们不愧为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是中国80年代的良心。
回复 | 0
作者:草庐隐士 留言时间:2012-04-08 06:30:59
好文! 同悼。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2-04-08 05:54:33
马黑兄好文!同悼方励之先生。

方先生当年的许多学生已经彻底背叛了他。这没有什么。圣洁完美的基督耶稣都有叛徒犹大出卖,何况一个软弱有罪有限的方励之!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4-08 05:18:52
黑哥好,

你和七郎兄都是平时远离政治、但是大节绝不糊涂的博主,敬佩。

芦鹤博的评论如果晚几天发,牧人不会说什么。可惜在牧人劝过之后、依旧变本加厉。

七郎兄把评论关了,借黑哥的园子一并感慨。

顺便说一下,牧人很欣赏黑哥那篇赵的文章,解博那篇牧人没看也不想看。神化那些理念和"民运人士"接近的共产党领导其实很不好。
回复 | 0
作者:西 狼 三 门 留言时间:2012-04-08 05:16:26
嘿嘿,笋尖? 不就是十指尖尖的重金属金莲小姐吗?

这春天一到,春笋就露尖了?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2-04-08 04:51:26
好文!更理解為什麼方先生會為一群有奶便是娘的海外黨奴們忌恨了。
回复 | 0
作者:润之毛 留言时间:2012-04-08 04:39:50
马黑兄文章虽无激荡言辞,但很有分量!
有人爱钻牛角尖。其实所谓“普世”也是相对的,是指人世间,而且是文明进步的人世间。奴隶及封建社会的人世间不会认同自由与民主等观念。头脑停留在那个水平的人们不会同意有什么普世价值与观念。
回复 | 0
作者:笋尖戳 留言时间:2012-04-08 02:31:48
方教授唤醒了青年们在64之夜去流血牺牲,但在青年们的血迹尚在广场流淌的时候这个所谓的民主教父就钻进了美国大使馆。钻在美国爸爸的怀里,对着美国爸爸 喊 “怕怕“。
其徒儿们美其名曰,为了逃避暴政!

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为民请命的典范,如谭嗣同们,他们是永垂不朽的。
但从未听说过骗人家流血然后吃人血馒头一样可以永垂不朽的。

对于这类叛徒,中共没有把它置之死地就算是仁慈的了。如果是美国CIA早就出动把它干掉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