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父亲往事:吹牛摆龙门阵_壳子 2012-06-16 15:15:27

父亲往事:吹牛摆龙门阵_壳子

 

父亲算是知识分子出身。 在教育程度栏一直填大学。按道理,读过大学,应该比较有生活情趣,会有很多爱好。但是父亲基本没有什么爱好,最大的嗜好就是聊天,北京话叫“侃大山”,用家乡话说就是“吹牛摆龙门阵_壳子”。

 

我们家在成都时,对门邻居是郝伯伯家。郝伯伯是工农出身,可是很会玩,爱好广泛。郝伯伯爱照相也会照相,他们家里有120 相机和135相机. 郝伯伯爱打猎,家里有支德国双筒猎枪。郝伯伯也爱钓鱼,常常带孩子们外出钓鱼。郝伯伯家还有个留声机,常用留声机放唱片听歌听戏。小时候常听母亲数落父亲:“哎呀,你还是个大学生呢,和对门老郝比,真够土的,什么爱好也没有,就爱吹牛摆龙门阵_壳子。”

 

父亲喜欢和家人聊天,和老朋友聊天,和任何碰到有机会聊天的人聊天。聊天聊高兴起来,可以聊到不睡觉的程度。

 

父亲1971年被解放出来工作后,到北京出差,去看望他的老朋友李伯伯。他们那是文革以来第一次见面,据李伯伯的爱人黄阿姨说,他们那次见面连续聊了几天几夜。搞得黄阿姨被迫搬到另一个房间睡。

 

记得19764月从青海回家探亲时,有一天夜里,我从睡梦中被父亲说话声吵醒。醒来一看,父亲不知什么时候进了我的屋子,坐在我床对面的椅子自己就聊开了。 我那次探亲,是和家人分开三年多之后。可能老头白天没有和我聊够,半夜了,还想继续聊,也不管我睡着与否,推开我的房门进来坐下就聊起来。我困得要死,搭理了几句,又睡着了。父亲这才离开我的房间。

 

父亲在昆明时最爱和三个老朋友聊天,他们是董叔叔,孙叔叔,和林叔叔。父亲常到这几个老朋友家去聊天,这些老朋友也会常到我家来聊天。他们聊天时,把房间门一关,然后就开始一面抽烟一面聊。他们聊天结束后,进房间一看,都是烟雾缭绕满屋。父亲总是每次聊天的主角,大部分时间都是听到父亲在讲话。母亲常常指责父亲,“怎么听着老是你讲啊,你不要总是把着讲,要让别人也多讲讲啊。”孙叔叔有次来聊天,因为意见不合还和父亲争执起来。母亲听见孙叔叔生气地对父亲说,“你怎么还会给人扣帽子啊”。孙叔叔走后,母亲对父亲说,“你怎么聊天聊得让老孙生气了,明天我陪你去老孙家道歉” 父亲坚定地说: “我不去”。结果第二天,孙叔叔又来聊天了,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董叔叔的过世说起来也是和他们的聊天有点关系。有次父亲去董叔叔家聊天,聊了一个上午。父亲回家时,董叔叔又送父亲回家,边走边聊天。回我家后,又接着聊,结果董叔叔那天没有睡午觉,没有休息好,那天回家后就中风病到进了医院,心血管病逐渐加重,几年后就过世了。这几个叔叔都先于父亲过世。他们过世后,父亲少了聊天的伙伴和聊天的快乐,迅速衰老下去,也很快过世了。

 

父亲和他的朋友聊天聊什么?我没有过去听,还真不知道详情。不过可以肯定他们都就像我们万维的男性爷们博主一样,都是议论大事,或是忆旧,或是谈论国事天下事。

 

父亲和我聊天的内容非常广泛。聊得最多的是他的历史。父亲常常对我说,“过来过来,听我给你摆摆我的历史,要不然我死了后,你都不知道我做过些什么事。”我们家几个孩子都一致认为,和母亲相比,父亲的名利心太重。母亲写下的回忆,充满了亲情,人性,和内心深处的人生感悟。而父亲写下的回忆则是太过于政治太枯燥无味了。父亲一聊起来他的历史,就像一个自我叙述的政治履历表,常常很自豪地提到,他18岁就入党,什么时间什么地方担任过什么职务。他发展过谁入党,他发展的党员以后都表现很不错,现在都在什么地方担任什么职务。连他上过几次天安门观礼台,吃过几次国宴,和毛主席照过几次像都记得清清楚楚。我听多了,老是那些东东,很烦,不过也不敢表现出来,每次还是尽量耐心听他讲。

 

父亲讲述的政治历史中,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他1939年加入地下党的过程。他那时读高中,李伯伯是年长他三岁的高年级同学,是地下党领导。李伯伯先是要他写一份自传,以后约他某日下午到城郊坟山上去见面,说是有人有事要和他谈。父亲按约定去了后,不见人来。回来后李伯伯对父亲说,那人有点事没有赴约,明天同样地方时间再会面吧。第二天父亲再去,人还是没有来。回来后李伯伯又把时间改在了第三天。第三天,人终于来了,那个人就是李伯伯本人。李伯伯通知父亲已经批准他入党,然后掏出一面党旗铺在地上,要父亲举起手来跟着他念誓词宣誓入党。从此父亲就加入了共产党。李伯伯前两次爽约显然是对父亲的考验,不过对党旗宣誓的仪式,这个情节有点出我意料之外。电影上看到过的那种共产党员宣誓入党的仪式,我以为大概只是在根据地解放区,或者红军八路军解放军里面才会有。地下党因为是地下,这套仪式应该是免了吧,没有想到连地下党也真的有这套仪式。

 

父亲虽然很政治,但他有时也会讲些很生活很人性的回忆,那是我最难忘最喜欢听的。我现在可以想起来的有这么一些:

 

父亲从我小时候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你真幸福啊,还有爸爸,我可是从小就没有爸爸,我小时候很羡慕别人有爸爸。”我那时不懂他的话。现在明白了,父亲自幼丧父,有很深的孤儿寡母的体会,所以会发那样的感叹。

 

父亲讲过这样一件趣事:他少年时代有一次到家乡的一条河里光着屁股游泳时,脱下来的衣服放在岸边被人偷走,以后借了别人一条长衫穿上罩住赤裸的身体,才得以回家。

 

父亲也给我讲过他少年时代打架的事。我们家乡那一带地区的回民男子,从小都要去学习武术。父亲年轻时和叫“毛三”的堂哥一起向一个拳师学过些武术。(毛三解放以后一直在新疆军区步兵学校担任武术教官)。有一次,他和一个叫马财金的人到城北去玩。那个马财金,拳脚功夫不错,江湖上颇有些名气,打架斗殴很多,结怨不少。那天马财金被仇家认出来了,对方本来是追杀马,但因为父亲和他在一起,就连着父亲一起追杀,打斗之中,父亲手臂上还挨了对方一棍子。父亲和马且战且退,翻了好些人家院子里的墙才逃出追杀的重围,到了安全地方后,马才发现自己背上挨了一刀,留了很多血,奔跑逃命之中全然不知。马一发现自己流血了,人一下子就瘫倒了。父亲赶紧大声喊叫,给他鼓气,说不要紧不要紧,流血不多,不会有事,我带你去看医生。在父亲的鼓励下,马终于自己站了起来,由父亲搀扶着找到医生包扎了伤口。父亲说,当时他真怕马软下去爬不起来,因为他个子很大,父亲是背不动他的。

 

父亲讲过他高中毕业后,计划到昆明求学。没有钱,就在亲朋好友中一家一家寻求赞助。我们老家回民都有这个传统,凡是民族中的年轻子弟外出求学,凡是有能力都给以帮助,父亲的一个亲大伯,只给了两块银元,但一个血缘很远的远房亲戚长辈,却慷慨给了20块银元,让父亲非常感概。父亲说人与人之间的亲近程度,有些时候不是由血缘来决定的。以后父亲跟着马帮,走了10天路,才走到昆明,从此开始了他独立的人生。

 

有人说过,一个家庭中说话的总量是一定的,有人说得太多,有人就会说得少。我的性格完全不像父亲,我没有他那么地talkative。不要看我在博客世界里好像比较活跃,其实在博客世界以外的现实中,我不太善于聊天,特别是不太善于和不太熟悉的人聊天。我有时在想,我不爱说话,是不是我的话都让父亲给说光了?

 

今年是父亲过世11周年,父亲节之际,谨以此文纪念父亲。

 

相关链接:

 

马黑妹妹:回忆父亲二三事

父亲往事之一:重男轻女

生离死别忆父亲

浏览(4250) (1) 评论(4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12-16 10:03:36
peacejoy:

我原来也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写点东西。什么也没有多想,写母亲在美三年是第一篇,因为母亲走了,不再来了,回忆和母亲一起生活时的很多事,就写了下来,成了我的第一篇博文。以后慢慢地开始一篇一篇地写,不知不觉中还写了不少,有人评论说:“你文笔不错啊”我都不太敢相信我是真的文笔还可以呢,还是朋友们的鼓励之言? 其实不要想太多,写自己的故事,写真实的自然思绪和感悟就好。
回复 | 0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2-12-14 23:46:26
老爸老妈教书匠,普通的家庭,没有太多的故事。还记得"傻人有傻福"吗? 我从小
到大没有受过苦,大学考研工作一路随畅。一人出国时以为要吃苦了,又连遇恩师
和其他好人再加好时候,挺幸运的。在我的眼里好像没有坏人,所以LG说我傻,傻到歹人都不干坏事加害了。
你的老家底要慢慢看,否则可惜了。
文笔不好,不写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12-14 13:59:11
peacejoy:

哈哈,你在翻我的老家底。什么时候也写写
老爸老妈啊。你家哥哥太好玩了。看来你是爱讲爱说的人,川妹子很多都是爱讲爱说的,
回复 | 0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2-12-13 04:06:27
记忆中我妈妈总是话多嗓门大,爸爸少语。可许许多多的典故、历史都是爸爸凭记忆
整本整本地给年幼的我启蒙的。讲故事时他可以滔滔不绝,也会耐心地等我的插话
提问,下盲棋时爸爸又会走一大截街直到让我想起好的杀着。爸爸即能倾听又能倾
诉,让我感悟到了很多。

我想啊,Dead Sea and Babbling Brook 不是绝对的。我家哥哥在外不怎么吱声,在家爱聊天,学鸟叫,大山吼什么的。里里外外和我刚好相反,你说好玩不好玩?

喜欢你老爸爽朗开心的性格。

马嫂说得正确(这里要用四川话哦),摆龙门阵冲壳子是成都话。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9 23:07:04
哈哈,阳光大哥太搞笑了。老爸是共党,不过我外公可是干过国军,还和红军解放军都打过仗。你们那个时候的教育一定是仇恨老毛。就像我们受到的教育是仇恨老蒋一样。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2-06-19 22:03:33
wow!你父亲可是个人物啊!能打能侃!还上过几次天安门观礼台,吃过几次国宴,和毛主席照过几次像。不得了!
哪像俺小时候,好像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2-06-19 12:30:07
呵呵,我的话不算少,跟网上差不多。 :-)

很高兴你烤的三文鱼的味道还过得去。主要是火候,烤过了就老了。每个烤箱不同,得自己试试。我比较懒,只做简单的菜。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8 10:16:36
冬儿好!注意到你回来了,等着看你的游记。

你父亲爱说话,那你呢?你相反吗?川妹子一般爱说爱讲的多。

我上星期学做你的日式三文鱼了。马嫂,外甥女都说味道不错。你的方子最大特点是简单,很容易操作。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2-06-18 09:13:27
马黑写得真好,尤其喜欢文章的结尾。

我父亲现在也是那样,话多得很,只要有人陪他聊他喜欢的话题就神采飞扬。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7 23:47:30
百草:

家里老人想说话,就让他们多说,耐心听,就算是老话重复的话听过多次的话,也装作是第一次听,很感兴趣地去听。不然以后会后悔。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7 23:45:01
米笑太会总结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7 23:21:46
jimmy:

那可够好笑的。眼袋穿在赤裸的身上,那会是多么可笑。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7 23:19:38
Elywen:

读你的当江湖大侠关门弟子博文,讲到学武功站桩,我就想起父亲了。我也是12、3岁时,父亲教过我站桩。和你讲的那些细节很像。当然,我并没有怎么认真学下去,父亲也没有怎么认真教,他也就是少年时代学过,以后丢很长时间了,只是有些招式还记得做出来。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7 23:13:25
谢谢天门冬的鼓励和美言。我记得你在我的“冬瓜”博文里留过言。
给你说实话,你的留言对我鼓励非常大,你这么一说,我会更起劲地写。我写这些回忆过去的博文,开始主要是给自己留个记录,写给自己看,以后注意到真还有人看我写的东西,有些朋友还留下了赞美的话,真让我很受鼓舞。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7 22:52:13
牧人:

肯定的,人的性格在这边和在那边应该会是连贯的,一致的。想到父亲在那边又找到了他的那些老朋友们,高高兴兴聊天,我也跟着高兴。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7 22:49:03
紫云:

爱说话的老人不寂寞,可是没有聊天对象以后,就会比不爱说话的人寂寞多了。我爸在老朋友中是比较晚过世,最后几年就是比较寂寞。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7 22:47:05
王小辫:

你说的太对了。我爸写的东西就是不如我妈。我妈就不怎么能说。我爸爸比较开朗外向,我妈就内向多些。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7 22:43:30
令狐:

非常喜欢你的这个评价:读我的博文像“面对面的唠嗑”。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2-06-17 16:55:59
马黑,好文!读到你父亲半夜到你屋里继续跟已经睡觉的你聊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明白为什么我的父母亲无论是现在打电话,还是我回家总是要跟我说起来没完没了。有些人就是喜欢说,说出来了他们就高兴了。

你现在写出来这些,相信你父亲在天之灵也听到了。
回复 | 0
作者:米笑 留言时间:2012-06-17 11:46:37
马黑,老爸能聊,儿子能写,幸福。
回复 | 0
作者:jimmy 留言时间:2012-06-17 10:50:33
也听过一个下河洗澡被人偷光了浑身衣服的故事(真事)-- 那位晋北的老乡是穿着装烟叶儿的眼袋回家的。
回复 | 0
作者:Elwyen 留言时间:2012-06-17 09:43:35
终于抢了一个沙发,文章读了两遍。早上起来一看,wow 已经是这么多的跟帖。马黑大侠绝对是万维人气最旺的博客之一。喜欢读你的文章,娓娓道来的故事里,蕴含着激情和热情。我也有和你一样的遗憾,以前父亲讲他的经历时,我们都是心不在焉,记住一些,忘了大部分。
多谢分享佳作,期待下一篇。:)
回复 | 0
作者:天门冬 留言时间:2012-06-17 07:13:04
很喜欢看你写的糸列文章,优美的文笔真情流露,看得人欲罢不能,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文章是你写的外公,母亲家族吸引了我,那天我几乎看完了你的全部博客,时间已到了半夜,第二天我老公笑我:你终于上网了,哈哈.总之,谢谢你的分享,期望更多.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06-17 06:24:31
哈哈,老爷子在那边儿也一定是"吹牛摆龙门阵沖壳子"、快活无比。
回复 | 0
作者:紫云 留言时间:2012-06-17 04:09:34
爱说话的老人好哇,他一生不会寂寞,会快乐地走完他的一生。
回复 | 0
作者:王小辫儿 留言时间:2012-06-17 01:24:28
黑哥,还有一说法,能写的不能说,能说的不能写,写是内省的语言,说话是外显的而已:)

哈,你老爸是很爽朗开心的性格,相信他一生非常快乐!:)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2-06-16 22:21:07
喜欢看马黑兄的文章,有点像面对面唠嗑一样的感觉。知识分子出身的党员比起工农出身者有一些特性,比如爱思考,盲从性小,有人性等。当然黄克诚的党性也是很强的。工农出身者有的人也有很好的人品,比如项英等。

看到阿妞的跟帖,原来阿妞也是咱们红二代,还都拥有本朝的原始股,咱们父祖辈都炒股炒成股东,被深度套牢了,哈哈。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是“革大”出身的,我姑妈是“革大”的,我发小的父亲是“革大”的,我爷爷好像也上过“革大”但我不大肯定。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6 21:03:39
阿妞:

哇,阿妞漏了点个人隐私了,原来阿妞是湖南人。你写的东西文字都是标准的北方方言。但我有种感觉你是南方人。湖南人不简单。我接触过的湖南人都很聪明,而且还很倔强,认准了的事,毫不动摇,一定干到底,很佩服。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文章讲,中国近代史主要是两种地方文化为主导,江浙文化和湖湘文化。江浙文化开放性强,圆润。湖湘文化刚性强,代表了中国的脊梁骨,很有意思。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6 20:53:25
昭君:我写此文起标题时,就是用成都话念了好几遍。问过马嫂,她也说,北方话了没有摆龙门阵沖壳子一说,这一定是南方话。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2-06-16 20:50:45
雨露:

是啊,现在还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多听听多问问他过去的很多事。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