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外公生命中的六个女人 2013-01-02 22:14:27

外公生命中的六个女人

男人离不开女人,男人需要女人,这种需要,既是生活上的,生理上的,也是精神上的。外公的生命中曾经有六个女人,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外公生命中的第一个重要女人就是我的亲外婆,母亲的亲生母亲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亲外婆。很多关于这个亲外婆的事都是从奶奶那里听来。奶奶和这个亲外婆一直关系很好,对她抱有极大同情。亲外婆1904年生人,比外公大四岁。外公被从凉山金阳马黑家过继到云南鲁甸陇家后,养母在去世前把外公托付给了好朋友曾大ㄑ冈诟缡奔淙ナ溃T谕夤溉ナ篮螅磐夤巫幼吡耸嗵焐侠ッ鞔蛄艘怀〔撇峁偎尽U獬」偎荆谕馄拍锛乙桓鐾夂沤醒畎俗值那灼菀拢玫搅送馄旁谑±锏碧さ娜司说拇罅Π镏詈笫峭夤绞に摺Q畎俗钟纱顺晌夤呐笥选T酝夤魅撕褪导始喙苋说淖矢瘢夤⑺闹杜夤焕忠狻R院笱畎俗执送夤ネ馄偶蚁嗲祝馄抛隽送爰Φ懊娓夤裕ㄎ颐抢霞夷歉鍪焙蚰芨膳缘闹匾曜季褪腔嶙黾Φ懊妫夤虼讼不渡贤馄拧M夤鞘蹦昵幔慌蠼嵊眩0鸭依锏牡氐钡簦缓竽们ズ襞蠼嵊选T怂低馄藕苣芨桑M懈瞿芨衫掀殴苁埠茫裨蚩赡馨鸭野艿簦屯饬苏饷徘资隆M夤屯馄糯笤际1927年冬天结婚。在外婆怀上母亲不久的1928年,外公就离开家乡,投身军界去了。外公从此长年在外,很少回家。亲外婆守着陇家的土地,一直到解放后被划为地主,在土改中受尽批斗和凌辱。1958年大跃进时,外婆54岁,被作为地主分子强制送去修河堤,因为身体有病,又劳累过度,最后在某天早上再也起不了床,离开了人世。


外公离开家乡到外面闯荡世界,先是到昆明给龙云当侍卫,以后龙云送外公去了讲武堂。1930年代初,外公从云南讲武堂毕业后,随部队到滇南个旧一带剿匪。在这段时间,外公认识了一个名字叫李惠梅的风尘女,她成了外公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李惠梅原本家境不错,父亲还当过县长。以后家道中落,流入风尘。李慧梅不同于一般的风尘女,她有一些文化素养。外公从军前,读过师范学校,在当时的军队里也算是有些文化的人,所以两人有精神上某种共鸣。外公以后花钱把她赎买出来,两人同居生活。和外公一起从老家从军去的有一个叫安权的拜把兄弟,也是彝族。两人关系非同一般。滇军出征广西时,外公有一次生病发高烧,水都找不到喝。安权费了很大劲才找到水给外公喝,一路照顾外公,外公才捡回了一条命。安权得知外公和李慧梅的事后,不干了。他经常跑到外公住的地方大吵大闹,责骂外公说,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嫂子(亲外婆)?你怎么对得起侄女(母亲)?你怎么这样不顾脸面?因为他常来而且骂得凶狠,表面上骂外公,实际上在骂李慧梅。这个李慧梅可是个烈女,她受不了,觉得因为自己,让外公伤了拜把兄弟的和气,就吞吃鸦片自杀了。母亲回忆小时候,每到清明烧纸包悼念陇家先人(外婆是汉族,她是按照汉族的风俗来悼念彝族的祖先)。纸包里面有纸做的金元宝银元宝等纸钱。每个包都写上被悼念人的名字。外婆虽然认识几个字,但提不起笔来,因此在包上写名字的事就由母亲做。母亲记得每年清明节烧纸包,除了陇家的先人外,还有一个是外婆交代烧给李慧梅的,母亲在这个包上写:“李慧梅铡薄M馄乓簿;岫阅盖赘心钔夤哪歉霭莅研值埽骸澳愕陌踩ㄊ迨蹇墒歉龊萌税 蹦盖准堑们淄馄疟4娴囊徽爬罨勖泛屯夤暮险眨歉稣掌系睦罨勖罚豢淳椭朗歉錾屏嫉呐浴


在外公人生中留下印记的第三个女性姓王,她的名字已经不知道了。除了母亲外,几个舅舅都不知道这个人。她大约在外公出征台儿庄以前,在昆明和外公生活在一起,还生了一个儿子。亲外婆知道她的存在,而且和她也有一些来往。外公抗日远征台儿庄,她自己不挣钱,花钱大手大脚,外公给她留的钱都不够用,还找亲外婆要钱。她还变卖外公留下的一些很重要的私人物品,外公知道后非常生气。她以后带着儿子离开云南去寻找外公,走到贵州的路上,汽车翻车,和儿子一起死于车祸。


外婆是外公人生中第四个也是最重要的女性,她陪伴外公时间最长,是外公的最爱,最后和外公合葬于乐山。外婆是四个舅舅的母亲,也是我见过喊过有亲密感情依附的外婆。在我的记忆和感情里,她就如同我的亲外婆。


外婆江西宜春人,生于1921年,比外公小13岁,只比母亲大7岁。抗日战争期间,外公的部队驻扎到江西宜春地区。因为各地方言差异,外公的部队讲的云南话和当地的江西话,沟通比较困难,部队有事需要当地老乡帮忙,很多时候是鸡同鸭讲,很麻烦。外婆当时是个中学生,但她可以听懂云南话,这样她就成了外公的部队和当地老乡沟通的翻译。外公因此认识外婆。外婆长得很漂亮,据说是宜春中学里的校花。外公时任滇军60军军部直属特务营长,应该是为外婆的美貌所吸引,到外婆家去求婚,并和外婆结了婚。外婆和外公结婚后,和我的亲外婆一直以姐妹相称,常有书信来往,互赠礼品。母亲说,外婆虽然是后妈,但对母亲的关爱和照顾,对亲外婆家亲戚的帮助和照顾,在那个时代很少有。好几个和外婆有过接触的老辈人都称赞外婆贤慧。外婆也很支持母亲对自己人生的选择。母亲的好友地下党员张阿姨受组织派遣,带了10来个人要到思茅打游击,但路费不够,母亲找到外婆,外婆二话不说,给了母亲100块大洋。以后母亲和父亲受命派往宜良游击区,母亲对外婆讲了后,她不多问,给了母亲10个金戒指,一些美国的盘尼西林药,和一些枪械,然后她让外公的军需处长陪着,坐着外公的贴有昆明警备司令部通行证的军用吉普车,把父亲和母亲及携带的枪械安全送出了昆明城。


我第一次见外婆大约是两三岁,记得我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被地上一块青苔滑倒,就大哭起来,外婆过来抱起我说,“不哭不哭,外婆让舅舅给你做一架飞机(航模飞机)。”1964年我家从昆明搬到成都后,夏天我和姐姐,随同来成都开会的外公去乐山,外婆送了我一块红双喜乒乓球拍,在当时是非常昂贵的礼物。外婆有文化,很会打扮自己,从她的穿衣发式和待人接物中,都看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高雅气质。母亲一直对外公背弃自己的亲生母亲有所怨恨,但母亲老了后,也对外公和外婆的婚姻有所理解。母亲说:“我母亲是个裹小脚粗识几个字的旧式女性,说真的,她真不适合作为太太在当时父亲的那个圈子里应酬。”


外婆于1973年四月间去世,我当时在青海。接到关于她去世的信件后,我好几天都缓不过劲。我见过喊过的祖辈长者有三个:奶奶,外公,外婆。外婆第一个去世,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生死的残酷。我心里说,死是什么意思啊,就是这个人永远都不存在了。再到乐山去时,想见她想和她说话都是不可能的事了。


外婆照片:




外公生命中的第五个女性是国共内战期间困守长春时,在一起生活的一个东北女子。这个东北婆婆给外公生了一个女儿,最后留在东北。我在博文《天上掉下个东北小姨》叙述过此事,这里就不多写了。



外公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女性是被几个舅舅称之为吴姨的保姆,是她在外婆去世以后,一直陪伴在外公身边,直到外公去世。50年代外公在乐山任副专员,有次到农村去检查工作,看见一个无爹无娘大约156岁小姑娘,就把她带家当保姆。文革开始时,造反派把吴姨抓去,要她揭发外公。作为外公家保姆,她太熟悉外公家的事了,要揭发什么事来立功,太容易了。但她没有,造反派从她嘴里什么材料也没拿到。外公以后对她的表现有很高评价,常说她有情有义。她在文革中嫁o一个贵州的铁路工人,那个工人的工作就是守着铁路线上一堵随时可能塌下来阻断铁路的山坡,一旦山坡塌方,马上通知过往的火车。这段婚姻时间不长,结果以失败告终,吴姨又回到外公家当保姆。外婆1973年去世后,吴姨一直陪伴外公到1977年外公去世。吴姨大半生都生活在外公家,为了让她的老年生活有保障,外公去世前几年和她结了婚,这样她在外公去世后作为遗属,就有了一份稳定收入。军旅作家高戈里曾经就这事对母亲说:“从这件事可以看出,你父亲这个人很重感情,很讲义气。”



男人和女人之间有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外公的故事是他那个时代的故事,那个时代正逐渐离我们远去。外公的这些故事,从小时候起,就断断续续听过,那时心里还会嘀咕,我外公怎么会这样啊?居然有两个老婆。(那时我还不知道其他人,只知道亲外婆和外婆)。自我解释就是外公当过国军,国军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军队,代表腐朽阶级腐朽思想,所以就会娶两个老婆。


最近看了凤凰卫视有个介绍朱德生平的节目,节目中讲到,朱德在康克清以前有过5个夫人:第一个是家乡的农村人,一直在四川老家尽心侍奉朱德父母。第二个是云南人,病逝。第三个还是云南人,朱德任职云南警察厅长时,被唐继饶通缉,逃出云南后,就再也没和这个夫人联系,但是她却毅然奔赴朱德四川农村老家,和第一夫人共同侍奉朱德父母,直到为二老送终。这两个夫人一直活到49年后,农村原配是五十年代过世。云南夫人后来搬回昆明,49年后朱德到昆明视察,还和康克清专程去看过她,她是60年代过世。第四个夫人是朱德德国留学时认识的一个四川女子,朱德大女儿朱敏就是此人所生,这个夫人在上海地下党时期,当了叛徒,被处决。第五个是红军时期的夫人,和朱德结婚一年后死于战争。


看来在那个时代,不管是国军还是共军,即便是像朱德这样伟大光辉的共军人物,也有这样的故事。



相关博文链接:


 · 外公晚年忏悔的三件事

 · 听外公讲台儿庄大战 (组图)

 · 天上掉下个东北小姨





浏览(7429) (0) 评论(3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6 10:19:45
peacejoy

的确如此,大人做的一些事,小孩子要长大以后,有了一定生活经历才会理解。
回复 | 0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3-01-06 02:02:58
是的,叫叔叔"二爸"“三爸”什么的,叫表哥"大保保""二保保"什么的,很多都是外
省人听不懂的。
妈妈和小家家处得是不错,和她的孩子也是兄弟姊妹一场,至今都来往。他们的孩
子读书什么的都尽力相助。甚至于镇上其它老乡的诸多大小事,她从来没有说过不
字。以前我烦过,因为家里老来人,好吃好用的都轮不到我们兄妹。但是随着年龄
的增长妈妈的善良和慷慨越是深地映在心里。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5 22:48:19
daxia:

我那个外婆确实人很好,我对她很有感情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5 22:46:53
peacejoy:

你家也有类似故事,那个时代的确是平常的。看来你妈妈和这个外公的二房也处得还不错。我记得我文革前到乐山时,也在街上见到过郭沫若的第一个夫人,二舅指着一个老太太说,那就是郭的原配。这里有的朋友有道德洁癖,我怕被别人骂,就讲了个朱德的故事做掩护,被潜水大亨一眼就识破了。“家家”这个叫法我记得。四川人有的地方喊叔叔叫”二爸“三爸”,很好玩。
回复 | 0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3-01-05 19:46:22
矫正一下: "叫外婆" 应该是"叫家家"。当地话。
回复 | 0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3-01-05 19:38:22
潜水大亨的 "顺便说一句,关于朱德的一段,似有蛇足之嫌,呵呵"。
猜想马黑兄害怕一些人不熟悉那个年代而附上的。读读评论就发现,必要性显而易
见哦。
回复 | 0
作者:daxia 留言时间:2013-01-05 19:35:54
好敬佩马黑兄的外婆。仗义疏财,有情有意。
回复 | 0
作者:peacejoy 留言时间:2013-01-05 19:33:21
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到离成都100公里外乡下,妈妈带我们去到一个四合院。从睡屋(当
地的叫法)里走出来一位矮小的婆婆,听我妈叫她么娘。她们聊了一会儿,妈妈转向
我: "叫外婆"。我依妈妈说的叫了,得到一把花生。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婆婆是外公
解放前纳入的二房。再后来回乡下的机会多了,又见到好一些类似的家庭,包括那
些出去闹革命的,那些有点名气的作家什么的。在这里我想说的是马黑兄写的很精
彩,也很真实。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5 09:30:55
33:

谢谢你喜欢!这是一些非常个人的故事,这类故事不会有很多人喜欢看,有的人甚至可能反感,而你及其他一些朋友的喜欢是我写下去的最大动力。我常常会这样想;唉,有朋友喜欢在关注我们家的故事,赶紧写要抽出时间写,要对得起这些喜欢听故事的朋友,不为别的,就为这些朋友,一定要把故事写完。我真的会这么去想。
回复 | 0
作者:sansan33 留言时间:2013-01-05 06:43:28
你的故事真多,你讲的故事也真的是好听。我好喜欢。
你这儿好热闹,我曾想过到你这儿来抢一个沙发坐坐,可是总是被挤得远远的。很多的时候只好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什么时候发点儿福利,发贴前告诉一声?:-)
你真的有心,把这些整理成文。我的“家史”怕是只能在记忆中流失了。

p.s.刚刚发现你的下一篇“美国海外遗产继承的税务问题“沙发有被抢走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4 22:19:20
潜水大亨:

你也新年好!谢谢鼓励。我下面想写《外公和王世高》,资料收集不够,不过还是想写出来,我已经让妹妹在昆明设法找找王的家人。这是被你的评论启发出来的。

哈哈,被你看出来了,是有点蛇添足的意味。
回复 | 0
作者:潜水大亨 留言时间:2013-01-04 21:43:20
马黑兄和马黑嫂新年好!很高兴看到你开始写外公了。这篇很实,就是这样文章才会更加让我们了解历史人物的性格以及当时的一切。高戈里搜集了不少故事,但是我却不太喜欢读,左的东西太多了。
期待着你写出更多的故事。顺便说一句,关于朱德的一段,似有蛇足之嫌,呵呵。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4 10:24:18
徽人:

这里有些故事小时候就听过,有的是最近几年从母亲那里听来,觉得有点意思赶紧记录下来。一般讲,男性都会对家族历史有较强的兴趣,我也如此,趁母亲还健在,赶紧收集,核对,记录。所以我对此事是有心的。是啊,那个时代,对于外公那样的人来说,应该还属正常。
回复 | 0
作者:徽人 留言时间:2013-01-04 07:54:22
有意思。难得黑兄能梳理如此清楚,想起大学一哥们,一次在他舅舅(一NB的化学教授)家,对我说,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外婆。
回复 | 0
作者:随笔归来 留言时间:2013-01-04 07:29:20
老马,
有E老婆子为你护航是不是特别爽? 可惜她疯了, 呵呵。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3 22:00:17
Elywen:

谢谢美言!

哈哈,我不觉得我受到了什么欺负啊。虚拟的世界,由别人讲去,自己写自己的博客。有的留言,看都懒得去看。我还是建议你多写点博客,多发些照片。一打网战,就少有时间写博客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3 21:38:45
紫云:

说真的,我小时候对外公这些事也是不太理解觉得不好,以后长大了见得多了,慢慢地就不觉得怎么了,那个时代就是那样,其实共产党内共军内这样的事也不少。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3 21:34:50
西木及全家也新年快乐!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3 21:34:05
女王:

是啊,那是真实的历史,历史是不能改变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3 21:32:54
安博:

谢谢夸奖!你说得很对,我们五十年代的人一直是在严格管制下生活成长起来的。这是我们身上很重要的时代烙印。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3 21:27:47
北雁:

谢谢指正,改过来了,你的眼力真好,我知道你就是以此闻名于龙乡。我计划写个外公的系列,写到那里算那里,随心随意地写,都是这类小故事,慢慢积累。不做文学加工,近可能地接近真实。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1-03 21:18:06
慧慧儿新年好!就是想讲讲家族中上辈人的故事。你觉得有意思,有味道,我就没有花时间白写,我就很高兴了。
回复 | 0
作者:Elwyen 留言时间:2013-01-03 21:09:47
华山乖乖老儿,呆在万维避枪子,随时报到,接受我的祝贺。记得明天按时冒头啊。
回复 | 0
作者:Elwyen 留言时间:2013-01-03 21:07:36
随笔啊,你顶帖是好事,为何采取这种嫉妒的态度啊。不就是马黑大哥给了我新年祝福并宣称他是我的粉丝吗?难道我Elwyen有一个粉丝,你也嫉妒到如此程度? 你以为马黑大哥好欺负是不是?他修养好,他的朋友不一定会听任你胡闹的,希望你别重演被封杀的悲剧。

历史就是历史,难道为了对现代人的价值观,就要篡改历史?

还有,你爹妈没教好你做人的道理,你那名牌大学也没教好你做人的道理,我Elwyen来教你吧:一个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友好互动,包括礼貌尊重,相互说吉利话,鼓励话是文明的体现,也是一个社会得以良性循环的必要条件;同理,博友之间的友好互动,包括相互鼓励,是作为一个文明网站良性运转的必要条件。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击博主及其他与人为善的人,除了暴露了你的没教养,还有什么?你道是你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人们会在乎你的态度,会学你没教养的样子?会跟着你去败坏一个社区的风气。洒泡尿照照你自己,不要老是苦着脸,向人们传达你作为loser的命运。
回复 | 0
作者:Elwyen 留言时间:2013-01-03 20:49:55
马黑大哥好故事。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3-01-03 15:43:45
随老弟,别少见多怪了,人家葱被细绳拴起来示众,还博得多位淑女喝彩(除了一位女士看不下去),何况三妻六妾了。
回复 | 0
作者:随笔归来 留言时间:2013-01-03 15:09:34
楼主就是厉害,能把粉红军团哄得站在自己利益的对立面为你护航, 佩服!
呵呵
回复 | 0
作者:紫云 留言时间:2013-01-03 14:12:52
过去的男人有三妻四妾是平常事,别说朱德,毛泽东也一样啊。
黑哥写得很好,读起来像小说,很精彩。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3-01-03 13:57:13
马黑: 祝你&马嫂新年快乐!
回复 | 0
作者:随笔归来 留言时间:2013-01-03 09:51:26
让本人诧异的是万维居然有女博主为这种畸形,不平等的恋情叫好。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