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1960年记事(组图) 2013-03-08 15:07:49

1960年记事(组图)

 

1960年我6岁,那一年,我们全家在农村生活。

 

1957年“整风反右”后,父亲被以知识分子干部需要下去锻炼为由,下放到云南Y县当县委书记,19599月,父亲离开县里的工作,分去负责修建一个水库. 1960年春,我们全家6口人包括奶奶,母亲,和我们4个孩子从昆明到水库,和父亲团聚。我们全家在那里生活近2年,直到1961年秋父亲调回昆明工作。

 

2011年我回国期间,专门重返50年前曾生活过的水库。

 

水库大坝。据母亲回忆,当时修建这个大坝,唯一的机械就是两台拖拉机,用来拉石滚子压实土堆起来的坝,其余工作完全是人力。





水库水面比原来低了很多。这几年云南全省干旱严重,水面下降很多。




水库的高架引水渠。50年了,这个水库还在使用,它的蓄水,保障了这个坝子农田的灌溉。



我们家当时住在水库大坝下的南家村。全家住一间茅草屋,房顶是茅草,房间里是泥土地。



这条河叫大西河,流向越南的红河。我6岁时在这儿学游泳。那时没有现在这样高的河堤,河水比现在宽。




这是我上小学一年级的学校。这里彻底变样了,以前是一个小山包上的古庙。现在古庙已经推倒盖起新建筑。



整个学校都认不出来了,唯一认识的只有学校门口这颗大树还是50年前的模样。


 



村口建起土地庙。看到这个土地庙,感觉到真正民间本土最草根的精神信仰。和那些挤满游客,充满商业气息的有名大寺庙相比,这里有更多的真诚淳朴






父亲回忆:

 

当年(1959)虽有旱情,但由于群众生产积极性很高,春耕插秧还是圆满完成。但是到了中耕薅秧时,上面下达了一些不符合科学和实际的要求,如挖老墙土压田,打狗压田,实行车子化,“放卫星”等。我也跟着犯了一个错误。我下令搞了一块试验田,把20 亩即将打苞的稻谷移栽在一亩田里,看能否增产万斤粮食,结果这颗“卫星”失败了,最后还是只有一亩田的收成。 上面有的指示我根本不敢执行,如挖祖坟压田这个违背了中国人崇敬敬仰祖宗的传统,意味着“欺祖”,比口头骂人还凶狠。…….. 还有消灭老木犁,我也不敢从命。因为这是中国农民使用了几千年的生产工具,消灭了老木犁,叫农民怎么生产?铁犁又跟不上,明明是破坏生产。对于这一类不符合实际的指示,我不敢公开反对,在电话会议上我照本宣科地传达,但要不要执行?怎么执行?我不表态。下面各公社的同志们心里有数。结果我们县没有消灭老木犁,也没有做群众不愿意做的事情。”

 

所谓挖老墙土压田,打狗压田,车子化,都是当时从上面传达下来的一些所谓增产粮食的好经验,挖老墙土压田,就是把农民的老房子拆掉,用老房子的墙土来压田地。打狗压田就是杀掉狗把狗肉煮成汤,浇到田地里。挖祖坟压田就是把很多人家的坟地挖开,用坟土来压田。上面传达下来说,这些方法都可以增强土地肥力,达到增产万斤的目标。这些奇怪的经验,现在听起来是多么的愚昧可笑。车子化,就是不论坝子还是山区,都要求发展架子车。这个经验在坝子是可行的,但到了山区,就不适合了。

 

父亲回忆:

 

19588月,上级要求全民大战钢铁。我到省委开会,省委要我们表态报指标,拿出多少钢铁……. 我就不表态,表了也没有用。我认为本县的钢是战不了的,铁是要战的,因为是本地的需要,也有几座原有的小铁厂可以生产。但我考虑到不能影响农业生产,就把铁的生产任务分配到公社、大队,所需劳动力,口粮,蔬菜和有关费用由生产队解决。技术则由铁厂技术员负责。在时间上掌握农闲炼铁,农忙搞农,要求各社队把当年粮食颗粒都收起来,当年还是增产。省里来了一个检查组,叫我们“放开肚皮吃饭”。我进行了抵制,坚持生产队节约用粮的老办法…… 由于大战钢铁砍了很多林木,实际上是得不偿失

 

父亲身在基层,深知上面那一套做法的荒谬,他不敢顶,但也不积极执行。那个时候的评比中,他的县不拿红旗(先进),也不拿白旗(落后),每次都是拿个蓝旗(中间)回来。最后,拿白旗的干部,一开始被批判为右倾而被打倒。拿红旗的,虽然一时风光,可是因为太积极跟党的路线走,最后造成农村大量人口得肿肝病死亡,又被上面当替罪羊撤职处分甚至开除党籍。父亲因为修水库,没有在县里负责工作。以后在县里主持工作的那个书记,1960年因为县里大批肿肝病人死亡,被撤职下放到生产队劳动,差点被开除党籍。父亲很庆幸地回忆说,1957年底,和他一起以改造知识分子为名,从省里下放地县工作的干部有20多人,最后只有父亲一人在政治上存活下来,其他人都在大跃进运动中被打倒。

 

父亲回忆:

 

19599月,Y县和W县合并后,我不再主持县里工作,被分配去修水库。“1960年春,我母亲和爱人,小孩4人也被下放到县里,我只好将他们安排在水库工地上。和我一起过艰苦生活…….. 由于当时处于困难时期,缺粮特别严重,有些生产队拿不出粮食给自己派来的民工,我就到粮管所借粮来解决;没有菜吃就组织民工就地种菜,自己解决;没有肉食,我派人到山区购买;发现有肿肝病人,我指定4位医务人员专门负责医疗,给病人补充营养。这样就保障水库不死人。由于民工大多数来自非受益地区,我们采取来去自由的政策。南部山区的一些社队由于家里缺粮,民工们不愿意回去,我们也不要求他们撤走。”

 

父亲对水库上没有饿死人感到自豪。他生前说过多次,我负责的那个修建水库工地上没有饿死人。可见那时在其它地方饿死人不是个别现象。

 

姐姐回忆:

 

“那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记得我弟弟每天和我同学张惠仙的弟弟给我门送一次午饭,有一次,我弟弟很晚也不来,我忍不住爬到一棵桑树上一边采桑果吃,一边向远处张望,看到他在水库大坝上蹲着,不知在干什么。都快上下午课了,他终于提着饭来了,我冲上去,迫不急待地打开饭盒,结果令我大吃一惊,里面的饭和泥混合在一起,弟弟胆怯地告诉我,走在大坝上时,不小心,把饭打翻了,只好把饭和泥一起抓起来,看我有什么办法吃这种饭?我当时饿极了,舍不得把饭扔掉,跑去借了一把筛子,把泥饭放到筛子里,拿到水沟里筛洗,这个办法不错,泥洗掉了,饭在筛子里,我又找来一个瓦罐,把饭放进瓦罐,用三个砖头架了一个火炉,煮瓦罐里的饭,上课前,我终于吃了一顿至今也难忘的饭。

 

那时,每天都很饿,总想着怎么搞到吃的,我曾经在小河里用洗脸盆舀到一条小鱼,带回家,请我妈做给我吃,我妈说,这样小的鱼,还不够塞牙缝,做不了。我实在不甘心,用树枝穿着,用火烤着吃了,感觉很美味哦。

 

我父亲领导的水库在半山腰建了一个菜园,由几个来修水库的老者看管,可以提供一些蔬菜给大家充饥,我过几天,就可以和水库上的家属子女去背一背篼豆角、南瓜之类的菜回家,我那时不到10岁,背篼很重,有一次,我在过一条水沟时,栽到了沟里,小伙伴们把我拉起来,一部分菜被水冲走了,很是心疼。因为有这个菜园,我们经常吃南瓜稀饭,虽然吃不饱,当时觉得也不好吃,但没有得水肿病,按现在的说法“南瓜稀饭”可是保健食品哦。这个菜园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功不可没,至少水库工地上没有人饿死。

 

在水库上煮饭、烧水都是各家想办法解决燃料问题,我肮柑烊ニ獾哪静募庸こП骋坏慵庸ず蟮姆狭夏驹惺被沟缴缴先ゼ竦愀墒髦Γ乩椿垢业艿艽敌晟缴先绾斡腥ず猛妗S幸淮挝业艿芊且胰ィ叩桨肷窖妥卟欢耍艺伊艘豢樯晕⑵降牡胤浇兴谀抢锏任遥壹绦吓溃斓缴蕉サ牡胤轿曳⑾至撕枚嚅祥鳎谀嵌哒叱裕钡教业艿茉诖罂薮蠼校畔诺酶峡炫芟律剑晕怯惺裁匆笆蘩赐菜耍峁且蛭奔渖晕⒊ち说悖ε碌每蘖耍一顾盗怂欢俚ㄐ」怼⒍分嗟幕埃且淮危衩挥斜郴厝ィ贡患依锶搜盗艘欢伲院笤僖膊桓掖任倚∪甑牡艿苌仙搅恕

 

水库快修好了,我家从水库旁山腰的马家村搬到水库大坝下的南家村,有一天,下起了瓢泼大雨,到傍晚雨更大了,我妈和我爸穿上蓑衣,到水库大坝枪险去了,临走时,告诉我们,如果听到抢声,就是大坝决堤了,要赶快逃命,说完就匆匆走了。那时家里有奶奶、保姆和我们四个小孩,我不知道怎么逃命,和保姆商量怎么办,商量的结果,弟弟妹妹坐在澡盆里逃,我和她,还有奶奶抱块木板逃,那一晚,我们都没脱衣服睡,醒来时,天已大亮,雨也停了,水库安然无恙,幸亏只是虚惊一场。当时觉得很好玩,没听到枪声还觉得很遗憾。现在想想觉得很后怕,若真的听到枪声,恐怕我们一家都不在了。由此可见父亲和水库共存亡的决心

 

我当时虽然只有6岁,但对水库那段生活,在脑子里也留下很多记忆。

 

和我玩的小朋友都是农民的孩子。 我从他们那里学了很多农村的生活习惯:比如出恭不上厕所,而是在野地。出恭后不用草纸(那时不叫手纸而叫草纸),而是用河里的小石头或者树叶擦屁股。比如口渴了,用双手手掌拨开小溪水表面的树叶或者其它脏物后,捧起水就喝到肚子里去。比如到山坡上采集一种叫“老哇果”的野生果实吃,那种野果,黑色,酸中微带甜,吃后满嘴都会被染黑。因为不讲究卫生,我记得我肚子里长出很多蛔虫。和母亲谈起这些事时,母亲会说:“唉,那时我们实在太忙了,顾不上照顾你们”

 

我也亲身感受到粮食的紧缺。

 

我记得家里每天只吃两顿饭。而且总有一顿是稀饭。稀饭里煮很多蔬菜,有豆子有南瓜,油水很少。肚子长期都是吃不饱的感觉。母亲说那时大人每个月定量粮食是20多市斤,以后最困难时是10 几斤,孩子粮食定量在个位数。这种定量,如果不喝稀饭,如果不加大量蔬菜,每天更是难以糊口。我们全家一个月的菜油供应量就是比标准葡萄酒瓶还要小的一小瓶。

 

我记得和我玩的一个小朋友的父亲是水库上的张医生。他经常把他父亲保管的各种带糖衣的药片偷出来,我们用舌头舔药片上的糖衣,舔到白色或黑色的药时,就扔掉。可见当时因为吃不到糖对甜味的强烈渴望。

 

因为粮食缺乏,很多人得了肿肝病。母亲回忆说,当时水库上的张医生根本不敢说肿肝病是饿肚子营养不良造成的,因为那样说就有可能被安上攻击大跃进的罪名。被问到肿肝病的病因时,他总是说,肿肝病的病因有两种:一种是心脏不好引起,另一种是风湿引起。实际上,治疗肿肝病最好的办法就是吃饱肚子。

 

为了治疗肿肝病,当时发明了两种所谓的营养食品,风行全国。一个是叫小球藻。我见过养殖在水泥池子里的小球藻,所谓小球藻其实就是一种青苔。还有一种叫康乐丸,是用谷子的细糠放点糖制成的丸子,蒸熟做成。我那个小朋友也偷出康乐丸给我吃过,我觉得好吃,因为它有点甜味。

 

父亲母亲是国家干部,吃的粮食有国家定量保障,还是不够吃,可以想见一般的农民的状况只能更惨。

 

 

 

相关链接

 

· 60年代初云南昌宁人吃人事件

 · 我的最早人生记忆

 · 当老爷们的黄对上老娘们的黄(也是

 · 不是道听途说:赵紫阳好像不怎么艰

 · 周阿姨和毛泽东跳过舞

 

 

 

 




浏览(5781) (1) 评论(4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10 09:25:21
格格:

你说的这点我还真不知道。当时的地方官确实很难当,太积极太消极都不行,因为饿死人被处分被撤职开除党籍的都有,坐牢也是可能的,被枪毙掉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谢谢补充。
回复 | 0
作者:吉祥格格 留言时间:2013-03-09 20:58:31
其实当时很多县饿死人的数目,跟各地的父母官是否有胆子合理调用了战备粮有关系。俺家乡的县长不知道是死板还是胆小,守住战备粮不让用,结果饿殍满地,饥荒结束后他第一个被枪毙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9 16:00:56
阿妞:

我们可以不相信统计数字,我们可以不相信历史书,我们可以不相信媒体,但我们一定不能不相信自己的父辈亲人讲述的经历和故事。对我来说那也是一段我深切感觉到的亲身经历。大跃进中有很多干部被打倒,或者是右倾,或者是虚报浮夸过头,饿死人太多,被当替罪羊撤职查办。马嫂现在还记得,我父亲给她讲过那段经历,用“九死一生”来形容。母亲的评论则是说,你爸爸还是有点滑头的,既不太落后,也不太冒进朝前,才没有被打倒。我还记得父亲搬起手指头一个一个数出当时和他一批下放的20多个干部,说他们都完蛋了,我真是万幸啊,真险啊,等等。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9 15:42:54
华蓥:

你比我小,我算过你和我小妹妹年龄差不多。我小妹妹那时就是个刚出生的婴儿,她就完全记不得农村水库上的事。一个成年人,一个月只有19市斤的粮食供应,又没有多少肉油供应,那肯定是不够吃的。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3-03-09 14:17:55
大谢马黑!这样真实的口述历史,如果还打不开人的心窍,只能是鬼迷心窍!
俺有亲属长辈同你父亲和家庭生活经历几乎完全雷同。你父亲你姐姐诉说的那些事件经历,俺从小就听见他们“扯起”过,不过当时不许俺插话更不能提问。俺一位亲属也就是当年因为有“知识分子”背景被下放当县长,也是去修水库。而在修水库的时候,上级来指示,要挖坟把死尸熬汤砸碎做肥田粉,同时“移风易俗破除迷信”“教育群众”。他坚决进行了抵制,只让把坟包的土运出去“肥田”,他让群众把尸骨全部挑去筑成坝掩埋了。后来文革中,他和那位主持工作的书记一起被揪到公社批斗。那位带头挖坟的书记被农民活活用锄头砸死了。而他被农民保护,请到生产队“改造”当会计。
回复 | 0
作者:华蓥 留言时间:2013-03-09 13:16:31
刚看了马黑兄的好文章,对60年左右的事没多少记忆,但听父母说,那时居民供应粮食本来为25斤,但李井泉说,25斤太多,吃不完,将居民供应粮食降为19斤。为此,四川人吃了不少苦,当时几斤粮对一个人的意义有多大,不是现在的人能够想象的。再加上虚报浮夸,四川人真的恨死李井泉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9 11:32:21
花蜜蜂:

谢谢来访和评论!

当时的虚报浮夸也是上面一级一级往下逼出来的,饿死人后,省以下的各地领导当替罪羊,都受到了很重的处分,省一级的大都没有事。安徽那个曾希圣到了四川,当西南局书记处书记。李井泉实际上还升官。我家是1964年到的四川,对四川的情况没有实际体验,不过如你所说,我也听到过很多四川人恨死李井泉了,主要就是三年期间四川饿死人的问题。从各种资料看,四川比云南严重很多。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9 11:21:08
山哥完全正确。以下来自百度百科:

“1960年前后,为了缓解农业歉收造成的全国性饥荒局面,根据胡乔木的建议,中国国内大规模用人尿来培植小球藻。人尿含有丰富的营养物,可以满足小球藻生长繁殖的需要,用纯人尿培育小球藻不但繁殖快,产量高,成本低,取材容易,而且方法简便。高蛋白的小球藻作为粮食的代用品,拯救了当时很多人的生命。但由于不会处理人尿中的毒素,也造成了一些人中毒死亡。”

老家方言里,“曲”会被发音为“球”,看来我就把他们混在一起了。谢山哥!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3-03-09 09:20:39
马黑博的文章真实感人。

二战胜利后,特别是50年代中国建国之后,经历了一场人口大增长,但是粮食产量跟不上,不发生饥荒才是怪事。

当时大跃进虚报浮夸是政治上的失误,李井泉的责任很大。具体分析原因,还有农业生产条件落后、没有农业机械、没有良好的水利建设、没有良种、没有足够化肥、没有足够农药等,再勤劳的人民,也无法养活快速增长的人口,当时大西南政府隐瞒灾情,国家政府没有措施调控,还限制人民逃荒,在最困难的时候,宣布几百万斤粮票作废,造成大量饿死人后果。

六二年之后,政府改变了许多政策措施,水利建设和化肥农药使用逐渐增加农业产量,饥荒才得到控制。文革期间,全国乱成一团,政府结构被破坏,农业生产局面却没有乱,人口比六十年代增加一倍,却没有大饥荒发生。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3-03-09 04:29:45
马黑兄的回忆很感人。令尊大人看来是一位有良知的好官。。。

另外,小曲藻是否应为小球藻?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2:10:49
谢谢徽人喜欢看,觉得有价值。对我来说就是突然被触动了,就赶紧动笔写,没有太多想它的价值问题。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2:08:30
五彩:

有意思吗?我现在回忆起来也觉得有意思,我怎么还有过那么一段真正的农村生活。那段生活我印象非常深。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1:45:03
yongyong:

谢谢你的称赞。 其实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需要,一些往事一旦被触动起来,就想写出来和大家交流。而且有了个文字记录,也是觉得不错。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1:41:36
雨露:哈哈,你这个总结好玩,我们家都爱写回忆录。是啊,我现在写博客就很方便,翻出他们的回忆录来,摘录几段上去就是篇博文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1:39:06
幽久桥:

我记得你讲过卫生院工作的外公的故事,你们几兄妹到外公家,吃外公的故事。每次去都把外公吃个精光。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1:24:49
乡华:有句话,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历史学家。大家都写点回忆,很多个人亲身的经历,不就是那个时期比较真实的历史吗?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1:21:30
若慧:
不敢说父亲有那么高的人格,主要恐怕还是为自己啦。父亲的回忆录难免都有点自己说自己好,我摘录出来主要是想介绍一下那段历史。
回复 | 0
作者:徽人 留言时间:2013-03-08 21:05:52
谢谢黑兄的好文。黑兄的好多博文,都具有史料价值,希望能看到更多。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1:04:42
谢舟人!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1:03:40
Elwyen刚去了云南?等着看照片,你摄影技术比我好很多。谢谢你赞扬我的家乡。其实我们那里也有很多不好的一面,现在的旅游的商业化很重,那里的人也少了以前的淳朴,骗人的事也很多,五彩去云南时,就被骗买了一块假银手镯。希望你没有被骗的事。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0:54:24
西木如果是1960年出生,那就不会有印象了。63年64年后,情况才开始好转了,而你到时才会有记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0:52:02
peacejoy:

我父亲当时那么做主要还是为了自己吧。他知道那样大跃进下去是会出大事的,出了大事就得负责,但当时又不能硬顶,顶了马上就要被整。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3-03-08 20:49:17
都是很珍贵的历史回忆。俺看到你姐姐写的如果发大水,就把你和妹妹放到洗脸盆里漂浮,还有你在农村学到的那些习惯,很有意思。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0:40:44
老谭:

马嫂说,我家老搬来搬去挪地方,每个地方都是新鲜的,所以我很小时,就能记住很多事,有道理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0:38:15
水晶:
我姐夫是研究环保的,他认为有关系。我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不敢说。不过我有这样一个想法:地球上有周期性的气候变化,什么冰河期啦,什么沧海变桑田啦,这些变化和人类的活动无关,或者说人类的活动对这种变化的影响有限度。除了三峡是可能的原因外,地球本身的周期变化到了,也是一个可能的原因吧。比如我们云南要成黄土高原了,而你们山西要变成江南水乡了等等。随意说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3-08 20:28:31
望那儿一汪:

谢谢你喜欢!我其实有很多写别的东西的计划,想借写博客的机会写下来整理自己的思路,可是控制不住的就是想过去经历的事。父亲那么做就是也是为了保自己。
回复 | 0
作者:yongyong 留言时间:2013-03-08 20:06:27
谢马黑兄好文!令尊大人真是功德无量啊!我对三年自然灾害没有任何印象,一些零零碎碎的有关饿死人的事都是从外婆嘴里听说的。但是通过马黑兄的这几篇文章,让我对那段历史有了一些认识和了解。非常感谢你的辛勤笔耕,这绝对是件有意义的事。
回复 | 0
作者:雨露滋润 留言时间:2013-03-08 19:50:25
50多年前修的水库还这么好? 不容易! 你们一家都很注重写回忆录。 这给大家留下了一段历史的纪录。挺好!
回复 | 0
作者:幽久桥 留言时间:2013-03-08 19:47:11
点点滴滴,实实在在,那年头乡下人的生活还真是那么回事。
回复 | 0
作者:乡华 留言时间:2013-03-08 19:22:17
为真实的记录鼓掌。

记录的人多了,记录得真实,我们真的能从历史学得些东西也未可知。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