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人生忏悔:我当过一次“城管” 2013-09-28 12:17:42

人生忏悔:我当过一次”城管“


1971年,父亲解放出来分到四川某三线厂工作。姐姐终于离开知青点,到该厂当工人。我在工厂附近的县城中学读高中。


那时全国正在学习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该理论认为:资产阶级法权、资本主义制度以商品经济为基础。商品经济是产生资本主义的温床和土壤,为了杜绝资本主义复辟,要大力批判商品经济。落实到农村,就是割资本主义尾巴,坚持人民公社一大二公(规模大,公有化程度高),禁止农民有自留地,禁止农民发展私有经济,禁止农民进城私自贩卖农产品。


我读中学县城所地有个镇的市场管理所,类似现在的城管,不过比现在的城管还凶悍。现在的城管要求农民不要乱摆摊,那时是根本不让农民进城摆摊,专门取缔进城出卖农产品的农民。作为学生参加社会活动,我和几个同学被派去帮助市管所工作。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市管所人员指挥下,在镇上东游西逛,看见有农民卖东西,就抓起来送市管所处理。


有一天接到消息,有几个农民在河边卖东西,我们赶过去抓,农民一见我们来,就提着东西四散奔逃,我们分头去追。我奋力追赶,感觉自己是在做一个伟大正义的事业,好像是追逃犯抓小偷那样卖力,最后追上了,是个大约12,3岁的小姑娘。小姑娘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城边的田埂上,把篮子放一旁,惊恐地看着我。小姑娘虽说是农村孩子,可是穿戴整洁干净,梳一根独辫子。我掀开篮子上盖着的蓝布,里面是一篮子鸡蛋。我当时觉得这个小姑娘怪可怜的,也闪过一个疑问:农民卖这么一篮子鸡蛋真的会引起资本主义复辟吗?市管所的人过来把小姑娘带到所里去处理。我不知道小姑娘那一篮子鸡蛋最后怎么处理了。估计是两种可能:1,没收。2,由供销社以低价强制收购。希望是第二种,这样小姑娘好歹还有点收益。


而今回想起来,觉得那时候的那种政策真是太缺德太无人性太欺负农民了。城里人有国家发工资,有国家保证供应生活必需品。农村的农民,为了手里能有点现金,买点生活日用品,自己家母鸡下的蛋舍不得吃拿出去卖,想换点钱回来花,都不允许?这是什么世道?中国历史上,从秦皇汉武,到唐宗宋祖,再到元明清,哪个朝代会有如此不通情理不讲道理的野蛮做法?有人说,毛泽东时代比较公平,我看不是那么回事,起码那个时代对中国占大多数人口的农民就很不公平。


多年前那个小姑娘惊恐的模样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我把此事同母亲和马嫂讲过多次,心里有忏悔,起码我那时帮助市管所做的事伤害了那个小姑娘,伤害了农民。算起来,那个小姑娘也是五十岁以上的人了。如果有机会可以找到她,在她面前,我一定深深地一鞠躬,说声对不起!


相关链接:


1960年记事(组图)

60年代初云南昌宁人吃人事件

浏览(4031) (0) 评论(6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中西部 留言时间:2013-11-12 18:42:21
马黑,你应该到那个县城去等广告,说要找当年的那个小姑娘。向她道歉。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0-09 22:38:02
莉莉88:

从你用的语言就知道我们是差不多一代人。那个时代啊,唉!
回复 | 0
作者:莉莉88 留言时间:2013-10-09 19:21:03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马黑博又“唱红”了,要知道,现在民主=民猪,民主政府那不就是民猪政府吗?
小妹妹被割掉了资本主义尾巴,从万恶的旧社会的鬼变成了掉进了社会主义蜜罐里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好不幸福噢!能不感谢“党的恩情”?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0-03 18:49:16
小思:

从你不不知道剪刀差这件事我就知道你比我年轻很多。我知道你是四川人,是我半个老乡。网上尽量随意,期望看到你更多文章。我现在每天吃饭都会想起你说的话,保持一点点饿的感觉对身体好,饿一点是种快乐。
回复 | 0
作者:小思 留言时间:2013-10-02 21:29:16
马黑兄,多谢你又来热我的院子。非常欣赏你的故事,勾起我少年农村生活的电影片似的记忆。为你那这个人生忏悔鼓掌, 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大好人。
我那时可能还不太知道剪刀差,确知道农民兄弟的辛劳和贫穷。我是教师家的,经常下乡支农。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0-01 20:06:21
无知者无畏,脑勤两位网友:

谢谢留言。网上的特点就是这样,没有顾忌,畅所欲言,很多现象只有在网上看到,网下是看不到的。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事,关键是不要太在意负面的攻击性的言论,可以随意评,对博主来说,也是很随意:可以不理睬,也可以删,可以屏蔽,可以限制,选择余地也很大,主动权在博主手里,重要的是要有精神准备。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3-10-01 16:02:31
还好,近载,杀死城管的夏烈士自己也是城管出生,还做过武警。所以城管只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舍身取义,一样可以成为英雄。而且因为素质较好,成为英雄的概率更大些。

所以颤悔可以结束了,阿门。
回复 | 0
作者:脑勤 留言时间:2013-10-01 09:39:16
马黑淡淡的几笔,勾出自己少年时听学校的安排,勇敢地抓住了一个贩卖鸡蛋的农村小姑娘的往事,令人黯然神伤。虽是少年的他,并没有任何胜利者的喜悦,反而在人生漫长岁月中里留下了歉意,让我感动。共产党统治后,推行的户口制度,城乡差别巨大,广大农民受到极大的歧视和鄙视,加之中国自古以来,男尊女卑,广大农村的女孩子,所受到的苦难就更加令人心酸。而作为所谓城里人的我们,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又有几人没有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呢?当时我们混混噩噩,可以原谅,但时至今日。很少见到几人忏悔。读了马黑的文章,见他为少时的无知而犯的小恶至今还在悔悟,真诚地道歉,我便对他十分就敬佩了。多谢,马兄。
回复 | 0
作者:無知者,無畏 留言时间:2013-10-01 05:05:42
網絡是個交流的地方,發表自己的獨立見解是常態,希望大家不要因此不快。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30 21:17:42
思羽,河源:

谢谢二位留言帮我说话,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她如果还想说就由她说,她心中对我的怨气很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30 21:10:35
berry:

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女生。我接受你的批评,的确,我是”没有同情心,心很硬,没有正义感,没有自己独立见解,没有是非观念,为了表现自己,不甘落后于人,人云也云的势利小人“ 我写篇文章出来,没有想要有什么用,只是想起这个故事了,想起那个小姑娘了,是我个人的一段经历,也是文革历史的一部分,就写了。

你讲的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文革的发生除了发动者的责任,很多人, 上面下面,党内党外的附和支持,也是文革灾难的原因之一。


你和你家文革中受到过迫害,这类文章会引起你的不快,我非常理解。但是我以后还会写此类故事,因为我有一种写的冲动。我是以一种批判自己批判文革的角度去写。我很难做到因为网络上某位朋友不喜欢我的文章,我就不写了。我也不会专门写文章去迎合讨好谁。我写博客主要是为自己。告诉你一个方法:不喜欢的博客就不进去看,这是网络一个很大的好处,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读谁的博客或者不读谁的博客。

你在我博客里留话,非常愤怒指责我和某夫妇围攻你的事,应该不是这一次了吧?我以前没有回应你,今天决定还是说几句话好。

你说我围攻你,我估计就是下面这个我在某博主开播三周年博客文里的留言,那也是我第一次在这个博客里留言: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1-02-25 17:23:50
虽然读过你的不少博文,但还从来没有留过言。记得有一博主说过,她是先从写评论开始,然后才写博文。我则是先从写博文开始,然后写评论。在我看来,写评论比较难。写博文,只是表达自己。而写评论则是既要表达自己,还得先看懂理解别人,否则就会闹笑话,就会产生误解。其实从评论和对评论的回复中更能看出博主之间的不同。
第一次注意到你是你的那篇回忆读中学同学里军队干部子女印象的博文,读后印象很深,觉得写得生动,自然,真实,很喜欢。祝贺开博三年!期待读到你更多的博文!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Coconut/user_blog_diary.php?did=80491#sthash.10qr7jg7.dpuf"

这是对该博主开博客三周年的祝贺,我留言中没有谈到任何第三者的名字,怎么就成了对你的围攻?如果不是这个留言,而是其它的留言,请你找出来,我也很想知道我是怎么围攻你了。

如果就是这个留言引起你对我的仇恨,那我告诉你,我做不到让你不恨我,我在别人博客里留言是因为我读了博客里的文章有话要说,或者是别人给我留过言,一来一往,我觉得我也应该给别人留言,我给别人留言时,绝对不会去仔细研究也不会去想,这个博主和某个博主有过节,我留言可能引起有过节的博主不快等等,那多累多没有意思啊。网络的好处就是随意,我要最大限度的保持自己的这种随意性。

都快三年了,这个恨还在你心里,我没有办法。你想在我博客里说什么就尽管说吧,我不删你的贴,我也不再回应了,我还有很多博文要写。有一点提醒你,请不要在我的博客里攻击其它博主,你下面的发言中提到德孤了,不好。不过我不会删那个贴,我也希望德孤不要在意。
回复 | 0
作者:河源 留言时间:2013-09-30 08:53:22
Berry对马黑当时的要求太高了吧?一个中学生,在那个至少是很荒唐的年代,能知道什么是与非,什么是正义和非正义。当时绝大部分成年人都随波逐流,谁知道对错。时至今日,搂主能反思那少年时代连成年人都会做的往事,也不算什么过错,且有愧疚之心,说明马黑是一个善良、有良心的人。Berry奇奇怪怪的骂了一通,又得出结论,说作者过去、现在、将来都是这样的人。不知是Berry头脑简单武断,还是最恨有良知的人。说到农产品统购统销,国家根据其重要程度分成几类,不同时期和不同地区可能也有差别。即使有统一规定,各地、甚至每个执法人执行的也有不同。我相信搂主说当地抓卖鸡蛋的是真实的,其实当时严管程度往往比搂主描述的厉害得多。现在,听说减免了农民的农业税,种地还有补贴,人性化了一些,其实国家也不需要靠着那点钱活着。
回复 | 0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3-09-30 06:37:15
Berry 说话有失忠厚吧,文革的时候举国皆狂,马黑那时候不过是个十几岁的中学生,在市管所人员的指挥下,追那个小女孩,他又没有把她的鸡蛋摔了,没打她没骂他,最后是市管所的人把小女孩带走的,我看不出他是像你说的那样“没有同情心,心很硬,没有正义感,没有自己独立见解,没有是非观念,为了表现自己,不甘落后于人,人云也云的势利小人. ” 相反,如Elwyen 网友所说,“在国内工作过的人,不说助纣为虐,那种“平庸的恶”多少是做过的,否则无法生存”。真正像马黑这样为几十年前的小事难过,忏悔的人好像不多。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3:09:17
晨雨:

谢谢晨雨理解我。那个时代因为很傻的信奉一套,做了傻事缺德事伤害了人,现在讲出来,感觉会好多。,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3:03:11
Elywen:

过奖了!我还有其它一些同类故事,慢慢写来,我曾经很信奉那一套,现在想起来真傻真混蛋。我人品一般啦,不过可以肯定我基本上不是坏人:-)),主要就是老了后,回忆起来,反思起来,确实有内疚。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2:58:24
俺是凡平:

谢谢来访留言!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2:54:56
Smelley:

确实很有意思,你就慢慢观察吧,网络是个神奇多彩的世界。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2:53:39
谢谢河源再次留言!谢谢河源理解!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2:52:21
忙里偷闲:

对不起啊。我知错的,我知道你很生气,那个时候真是信奉那一套,受毒害很深。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2:49:52
潇石:

你骂过了,对不起,我删掉了。

我们都不要生气,他就是想要我生气,讽刺啊挖苦啊,以为自己很会骂人,但我就是不生气,高兴快乐随意地写博,绝不动摇。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2:36:19
多虑:

你这么讲我很高兴。我确实现在想起那件事,就会对自己说,我那时做的是什么缺德事啊!真差劲,那么缺德的事为什么那么积极?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2:30:33
春阳:

谢谢你重发你的旧文。这篇旧文是2009年发表的,那时我还不太在博客里活动,还真没有读过,现在补读了。那个时代的很多事,非常荒唐野蛮无理,没有经过那个时代的人听到后,甚至有可能以为是瞎编乱造的。你的旧文是对我讲述的故事的一个重要佐证和支持。谢谢春阳!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22:13:24
米笑:

删掉了。我还纳闷,我什么时候和谁说过要写这篇文章啊?这个接龙是谁啊?现在我想起来了,我是对你说过,是你当警察抓小偷的故事我留的言。我也想到龙乡规则的问题,准备写回复写到那个接龙留言时,要问问,删不删,现在你留言要求删我赶紧删了。
今天别的事打搅,一直不能抓紧时间把回复写完。
回复 | 0
作者:米笑 留言时间:2013-09-29 21:54:48
马黑,请把接龙的那个“马黑上次说过要写“城管”的经历,一直等着,果然写了,有情有义”删除,俺不注意违规了。
回复 | 0
作者:晨雨 留言时间:2013-09-29 19:08:50
马黑能这么忏悔过去, 并将其事写出来,就是光明磊落的好人。大赞!
过去的事都是时代造就的,谁也无法避免。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17:11:39
绿岛:

你的记忆和我的记忆完全一致。那个时候我家所在的工厂附件就有很多农民卖农副产品包括鸡蛋。我记得我在成都时还骑自行车去附件一个县为家里买菜买鸡蛋。我记得四川那时鸡蛋一毛钱一个。但1972年我在那个县里的镇上参加市场管理,确实追赶过卖东西的农民,而我确实抓到一个买鸡蛋的小姑娘,那个盖在篮子上的布我清楚记得是蓝色的,当时为什么会抓卖鸡蛋的,我们当时只是盲目听从市场管理人员的指挥,不知道具体政策什么。

我在网络上查了查,当时分一类(粮棉油),二类(烤烟,生猪等),三类(家禽鸡蛋)农产品。一,二类都是统购统销,三类不是,但是文件也说了:“供应紧张时,当地政府有权对三类产品统购统销。是不是有这种可能,当时当地对鸡蛋实行了统购统销?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极左过了头,根本不管政策了。比如国家一直有自留地政策,但前面无知无畏博主就谈到,他奶奶自留地种的芋头被割资本主义尾巴铲除掉了。那时这类买卖被叫做自由市场,叫黑市,经常受到压制歧视,春阳博主的故事,也佐证了这一点。

还有一种可能,是刚才马嫂说的,可能是市场管理的问题,农民没有在指定的地区卖东西,就要被抓。40多年去的事,当时市管所到底是为什么那么做,我当时没有问,也可能讲了我没有记住。

等会我会跟母亲通话,我问问她,看她有无更多关于那个时代此项政策的更多信息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13-09-29 16:55:41
还不晚, 可以交您孩子以后开着航母, 轰炸机去当"球管", 管全世界!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16:14:52
阿妞:

是的,那是一张永久留在我脑海里的历史定格经典照片。这样的照片还有很多,我要一个一个地写出来。我们的人生过去就是现代中国历史的一部分,我写父辈祖辈的历史,我也要写我自己的。老了,对理论的分析总结,突然没有了信心也没有了热情,唯有兴趣的就是这类脑海里的定格照片。中国社会需要大声呼唤人权人性公平正义和宪政,回顾历史,我们就会更加深切的感受到这些普世价值的重要。

告诉阿妞,我的那些高中同学好多年都不联系了,我在那个地方只生活了一年多。80年代初回去过一次,那些同学都没有参加77,78高考,估计也不会当上什么官,更没有到美国来读书的。

你说的你家乡的那个故事太悲惨了,我相信你讲的,成分不好,还要搞自由市场经济,在那个时代一定会受到严惩。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15:52:50
河源:

谢谢再次来访留言!70年代你就下农村做调查,估计我们年龄相似,这样的故事我绝对相信,那时常讲要解决温饱问题,毛时代这一直是个很大问题。我的感觉是,后三十年到现在,这个温饱问题倒是解决了,但是又产生了些过去没有的更大的问题,比如官场高度腐败,高度贫富分化,等等。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9-29 15:45:17
破棉袄:

你这可是描述的活灵活现,比我生动多了。对了,那时讲什么“革命委员会证明”,打击“投机倒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