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我生活过的三线工厂(组图) 2013-11-08 20:49:29

我生活过的三线工厂(组图)


海天的博文《山一代,山二代 - 也忆77年的高考》和《我的遥远的平河湾 - 县中的日子》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生活过的三线工厂。


那是70年代初的事。有一天我在成都的家,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看见门外站着一个独臂军人,门口停着一辆北京吉普。他问这是xxx的家吗?我回答是,但他现在北京出差。他自我介绍是某三线厂的军代表,已经接到通知,父亲分到该厂工作,这次到成都办事顺便拜访。 父亲从北京回来后,就去了这个三线厂工作,姐姐因此从农村招到该厂当工人,我紧跟着去那里上高中。我那时刚从成都5中初中毕业,当时就是两条路:到云南建设兵团,或下乡当知青。父亲到这个工厂工作,为我提供了一个更不错的选择:继续读高中。在那里虽然只生活了一年多,但因为是从省城到县城,从城市到山沟,从机关到工厂,变化很大,一切都很新鲜,所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近很偶然在网上发现了这个工厂不少照片,非常激动。


网上照片这样介绍这个工厂:


“1968年,为满足做核潜艇代号为“09”、“801” 产品的需要,国家根据建设大三线的总体安排,决定在内地新建XXX机械厂,工厂由武汉某厂负责包建,根据“靠山、分散、隐蔽”的原则选定XX县张家沟财神庙作为厂址。从此,大批工业战线的精英为了祖国的需要,告别了自己的亲友,告别了繁华的大都市生活,举家迁到这片荒凉的山沟,头顶蓝天,脚踏荒原,满怀豪情,艰苦创业,一干就是几十年;在动乱的岁月和极度困难的的条件下,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军工任务,为国防事业做出了贡献。”


我记得听父亲说过,这个工厂的年产值(那个时候的指标),大大超过所在地区(专区)工农业的年产值。该厂对外称为XXX信箱,据说是为了保密。该地区的干部子女都云集于此,什么军分区司令员政委的孩子啊,都在这个厂工作,


(以下所有照片均为网上下载)

从高处鸟瞰工厂:



我和父亲还有姐姐当时住在这样的楼里,我记得我家是二楼。



当年正在建设中的车间。我记得姐姐在101车间工作,当铣工,她的师傅是个复员军人。那些车间都特别高大。



已经很破旧的厂房和残留下来带有那个时代气息的标语。这些照片应该是上世纪90年代照的,但这些建筑都是工厂最老的我所熟悉的厂房。









关于那段生活,印象最深的事有这么几件:


工厂距离县城十里路,工厂每天有班车接送工厂子弟去城里上学。我那时有点喜欢标新立异,独立特行,信奉以吃苦为乐以吃苦为荣。每天上学放学不坐车,来回走20里路。每次接送学生的车子从我旁边经过,车上的人都会向我喊叫着打招呼,我也会很自豪地向他们挥挥手。


有一次放学走路回家途中,遇到一个从清华毕业分配到厂里的大学生同行,一路上他给我讲了很多要好好读书学习的话, 让我受益匪浅。他说的这句话我印象最深:“全国大学关门好几年闹文革,将来就会出现一个人才青黄不接的时期,现在好好读书,将来会有大用处。”


工厂里的职工以武汉工厂为主,也有的从哈尔滨和上海等地过来。工厂子弟大部分来自武汉,都说武汉话而不是四川话。武汉话的音调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有两句话的音调我一直记得:“我们武汉”,“你个臭biaozi”. 我到现在还可以用地道的武汉方言把这两句话说出来。


短短一年的三线厂生活,在我人生里留下很深的印记,最近看自己写过的博客,发现居然有三篇博文的故事都发生在这段时期:


· 马嫂:羊肉茴香饺子(组图)》里提到,我酷爱吃饺子,有次姐姐的同事来家里包了很多饺子,我拼命吃,吃得腰都直不起来,半夜在外面的雪地上走啊走了好几个小时,才消化下去。这件事就发生在这个工厂里。


喝酒》中提到我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醉酒,发生在住县城的同学家里,我喝了同学妈妈给我的一碗陈年醪糟被醉翻掉。


· 人生忏悔:我当过一次“城管”》里当城管的经历,就是在县高中读书时的事。


高中时期的故事当然离不了少男少女的事。


县高中的学生主要是两部分,工厂子弟和县城居民子弟。


有一次,班上一个女生(家在县城的)把我叫出教室说有事要和我谈。她带我到了一间没人的教室,坐下后,突然哭起来。那时天快黑了,就我和她在一间空教室里,我慌神了,怕别人听见看见误以为是我招惹出来的,就赶紧对她说,不要哭不要哭,你再哭我就走了。然后她才安静下来,对我说:”xxx 讲我在和你耍朋友。” 我对她说,那不是事实啊,我们没有耍朋友啊,你就不要哭了,不值得为这个事哭。以后有朋友对我说,她实际上是向我表达爱慕之意,可惜我没有感觉出来。要真是向我表达爱慕, 那还真不错呐。我对马嫂说过好多次这样的话:自己只知道追求女生的感觉,从来不知道被女生倒追是什么感觉,很遗憾。如果三线工厂生活的那一件事,可以算是被人追求过,此生无憾了。


在工厂里,和我家一起住二楼还有另外两家人,一家姓刘,一家姓张。刘家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女的是姐姐,我的同班同学。好笑的是,她不会做题自己不来问,常常是她妈妈拿着书本过来问,老太太没有文化,我根本无法给老太太讲解,就帮她把题做出来,让她妈妈带回去。她家老两口吃素,常包豆腐馅饺子,每次都会给我家送一盘,我很喜欢吃。有一天,她在学校有事晚上天黑才回家,已经没有班车了,只能走路回厂,十里路没有灯都是野外。我当时住校,为了她的安全,就陪她一直走回工厂,我记得我们在月光下默默走路,没说多少话,快到工厂大门时,她要我先走,说是怕人家说闲话,要分开走进工厂,太好笑了。听说她以后和张家的儿子结婚去了武汉。说心里话,这个女生长得比较好看,就是说话的嗓音比较粗。马嫂问,你当时怎么没和她好呢?我回答说,当时觉得自己将来要做大事,不搞这些儿女情长的事,不可能和她好。


1982年我曾回那个工厂一次。工厂里的人都还记得我,对我很热情。离开时,县城一个同学的妈妈,(就是当年用一碗醪糟把我醉翻的那个),送了一袋非常好吃的咸鸭蛋让我路上吃。


1984年,马嫂怀儿子的时候,县城中学的一个同学来北京看我,送我一箱那个县特产的柑橘,正好给马嫂补充营养。


1998年该厂30周年厂庆,曾邀请父亲参加,姐姐陪父亲去了一趟,有个当年分配来的大学生,已经当上成都市副市长。厂长则是当年的一个青工。


这个工厂大约在90年代军转民,开始经营得还不错,以后一直走下坡路,没能回到军工行业。听说最后被一个香港老板买去,成了私人企业。



相关链接:


人生忏悔:我当过一次“城管”

喝酒

· 马嫂:羊肉茴香饺子(组图)






浏览(8332) (0) 评论(5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23 21:21:22
daxia:

哈哈,那个时代,男女关系问题是很严重问题,那时有个说法,政治上的问题还有可能翻身,生活作风问题,就要臭一辈子了。所以我确实不敢多想,就是想了,也要狠狠压制自己啊。所以不敢隐瞒,确实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就结束了。
回复 | 0
作者:daxia 留言时间:2013-11-23 19:59:43
马黑兄瞎白唬,两个少男少女在一个黑屋子里,会没啥事儿?怕说出来被马嫂收拾吧?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6 19:46:28
黑河人:

没想到你也在三线厂呆过。你呆的那个地方太穷了。我呆的地方在四川算中等富裕地区吧,没有你那里那么穷。三线厂集中了不少知识分子,文化比较高,他们的子弟文化也会比较高,感觉万维里三线呆过的人还真不少,你那时一定很很年轻,年轻时很多经历过的事都是难忘的。
回复 | 0
作者:黑河人 留言时间:2013-11-16 14:10:12
马兄好。文章热了一周了。兄弟加两句。

咱也进过三线厂。细节不说了。那年月,那地方绝对是穷乡僻壤、穷山恶水。人穷的18岁姑娘不如两岁的驴(=20块钱)。二斤粮票就可以干一回。

三线厂最终没有干下去,白扔了,还得异地安置工人。糟蹋老了钱了。对错?谁也不能担保美国人会在苏联背后搞一手。

如今,那会儿的哥们儿都退休了。日子过得悠哉悠哉,几乎个个玩微信还有几个子女在海外,也有美国读了学位的,工作的。当年的穷山恶水也开始山清水秀了。

三线今后不会有了。新条件下的战争不用常规火炮了。遥控或智能战机不得了。人类活的越来越热闹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5 20:30:19
老矮也属马?马见马亲切啊。
回复 | 0
作者:老矮 留言时间:2013-11-15 08:30:26
同年人。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2 19:04:39
北雁:

当然当然,北雁莫斯的称呼不是浪得虚名,是真本事。我写的文章,马嫂看过,我们两个人四只眼睛扫了几遍,都没有发现,你一下子就抓出来了。我到龙乡去,有一件事就是注意看你怎么看透别人的马甲,我早就领教过你的本事了。这也是人的本性之一,观察力是细微的还是大概的,人和人差别很大。我的外甥女也是观察力和强很细,以后我会写她的故事。哈哈,我也知道你大学的故事,有人不但暗恋你还追了你,结果还是你家二爷本事大,最后胜出,把你搞定。

关于蒸饺,马嫂说,冷了以后就是会硬,正常的,再吃时,再蒸,就又会变软。

马嫂很高兴真有人学她的方法做蒸饺,关键的东西是橄榄菜。马嫂还要谢谢你关注她的厨房。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3-11-12 11:56:57
确切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做烫面的东西。谢谢马黑马嫂!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3-11-12 11:54:44
马黑,我不但挑出了错字,还猜出了暗恋你的女生,这“摩斯”不是吹的吧?:-) 马嫂的感觉肯定是对的,女人对这事儿最敏感,况且马嫂又是那么对你“上心”的人。:-)

周末去唐人街买了橄榄菜,我做了花素蒸饺。很成功,有点梅干菜的味道。二爷一迭声地说好吃,我说别吃太多了,像马黑那样吃得直不起腰来,还得跑出去散几小时步哇?:-) 大谢马嫂的花素蒸饺,真好吃!

还想问一下马嫂,蒸饺凉了之后还软吗?应该是凉了之后仍然挺软的吧?

我合的面可能有点硬了,所以凉了之后,饺子有点硬。我父母不会做面食,我是小时候跟邻居学的,会做死面和发面的葱油饼和花卷,但从来没做过烫面的东西。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9:51:06
北雁:

错别字改过来了,你心细眼力好,怪不得都喊你莫斯。

马嫂确实说过,大学时有个女生暗恋我,可我没有感觉出来啊。是我麻木还是她隐藏得很深?我不知道。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9:13:24
百分之一:

网游不错,我原来生活过的三线厂照片居然在网上找到了,非常意外。好好网游吧,可能会有意外收获。四川好像没有听说有三线博物馆,贵州也是三线厂比较多的地区。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9:05:53
大厂“

谢谢再次来访。1964年三线启动时,最紧张的是越南,叫抗美援越,中苏那时好像没有越南这边紧张。中苏最紧张的时候是1969年。当然,美苏可能的打击应该都在考虑之列。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3-11-10 18:57:50
马黑,你让我笑翻了“如果三线工厂生活的那一件事,可以算是被人追求过,此生无憾了。”我敢打赌,私下里暗恋马黑的女孩肯定有,我猜你大学班里就有!:-)

有一个错别字“一碗”:《 喝酒》中提到我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醉酒,发生在住县城的同学家里,我喝了同学妈妈给我的一晚陈年醪糟被醉翻掉。
回复 | 0
作者:百分之一 留言时间:2013-11-10 18:06:50
贵州好像有个三线纪念馆,就是把老厂房留下。我知道贵州
三线最少有飞机和飞弹两大系统,四川是核武吧。其实,看
看当地的地形条件和地理纵深,当时的决定是对的。

我一直在网上旅游,看昨天,看今天,也看到了明天,发现
非常有趣,特别是图片如此方便,很多只能回忆的东西,也
有图片保存。
回复 | 0
作者:大厂 留言时间:2013-11-10 16:41:42
马黑:

看过美国的一个介绍当时中国的电视节目, 提到了三线建设, 上面说的话都是那个电视节目的原话. 可以说反映了当时中国的战略部署: 就是主要防苏.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4:45:21
大厂:

谢谢来访和评论。

你这个观察确实有趣,三线的重点西南接近当时战火纷飞的越南。所以好像三线建设在云南广西都没有听说。西南主要是在四川贵州。西南是三线的大块,看来我这个印象和你的一致。
回复 | 0
作者:大厂 留言时间:2013-11-10 13:01:36
三线主要是防苏联, 那时和苏联关系极端紧张. 转移主要位于东北地区几部分沿海地区的工厂.

有趣的是三线建设的主要地区都在西南, 处于美国印度洋军事势力的打击范围之内.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1:21:53
子丹:

你这个角度去看三线也有道理,但是这应该是经济本身一种自然地发展,而不应该是国家计委根据军事的原则打仗的原则,指定出每个工厂怎么搬迁搬迁到那里生产什么。三线和当时的计划经济密切相关。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1:10:03
华蓥:

我知道你是三线厂的,你讲的那些故事我都很熟悉,就是你和海天的一系列三线厂故事,促使我写下这篇文章。从这些照片就可以看出,这个厂也是衰败了,真是破壁残垣啊。那个家属楼,一片乱七八糟。我以后有机会还想回去看看,那里有我很多青春的记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0:50:56
山哥:

谢谢山哥。最难得的是照片。居然有人拍下来还放到网上去,还被我找到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0:49:23
多虑:

哈哈,不是我保留的,是在网上找到的,难得吧?我现在网络搜寻的本事越来越高。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0:47:59
老谭:

你也在三线厂呆过。三线厂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故事,是那个时期整个大时代的一块。注意到你的77军团文章了,等着看续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0:45:23
lilyls:

看来你是北京人。北京有很多军工科研单位,都是最高水平。三线厂生产的很多产品应该都是北京上海的科研设计出来的。你讲的故事很典型。三线造成的夫妻分离家庭分离是三线故事的一个方面。我家当时就是分离的,我和爸爸姐姐到这个厂,母亲奶奶大妹小妹在成都。
回复 | 1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0:34:38
剧团:

开始以为你和我年龄差不太多,以后发现你比我小很多。我是老头了,老头当然经历的事比年轻人多,何况我经历的是那样一个动荡起伏的年代。我以后有空还想写篇洛带学农故事的博文,你的洛带美食介绍让我想起了洛带。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0:27:40
莉莉88:

你说的都是事实,我也经历过你所描述的那段历史。那个时候的做法确实是很像现在北韩的“先军政治”,在一个伟大神圣的口号下,以国家利益的名义,由少数人决策,完全无视经济规律,无视人权和个体利益。三线建设的搬迁定点造成的浪费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大量从沿海发达地区支援三线人员所做出的巨大牺牲又是另一个方面,这里有很多遗留问题。而对我来说,那又是一段难忘的青春岁月。
回复 | 0
作者:林子丹 留言时间:2013-11-10 10:26:21
其实这些三线厂应该坚持下去,现在中国城市的格局过于集中,几个大城市集中了太多的资源,政治,经济,工业,文化都挤在一起,房价节节攀升。如果把各种资源分散,就会让更多的人受益。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0:06:39
米笑:

我记得你那个到兵工厂工作的故事。这个厂被香港老板买去后,生产什么了,我还真不知道。只是听说后来的厂领导无能腐败,工厂越来越不景气,最后低价就把厂卖给了个香港老板。退休工人的生活都是社会管理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10:02:54
雨露:

这个厂没有你所在的武汉那个厂那么大规模,不过这个厂的主体是武汉很大一个工厂的一部分迁移过来的。武汉那个大厂的规模估计就和你所在的厂规模差不多了。我注意到过你的博文提到:你家所在那个工厂是6机部管,海军船舶方面,对吧?我所在那个厂,也有小学中学,好像是高中就到县里上了。我所读的县高中的工宣队就是我在的三线厂派出的。这些建筑是90年代或者是本世纪初拍摄的,都很衰败的样子了,我去那里时,这些房子刚盖起来,很新,看起来比现在好多了。工厂是建设在一个狭长的山沟里,不肯能很规整。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11-10 09:50:21
海天:

给你留言说过要写篇三线厂经历的文章,总算是写出来了。完全没有想到会在网上找到那个工厂的那么多照片,而且都是老建筑的照片,这让我非常兴奋。那个厂一直在那里,以后转民用,开始还非常成功,以后才衰败下来。估计是厂里的摄影爱好者拍的,这些照片都是摄影作品,还配有文字解说,确实难得。对你对我来说,那是青春岁月的一部分,难忘啊。
回复 | 0
作者:华蓥 留言时间:2013-11-10 07:19:04
马黑兄这篇好亲切,我也在三线工厂工作过。后来上大学离开了,再加之工厂在九十年代也迁走了,离开那儿三十余年了都没有机会回去。这次回国还专门花了两天时间去那里看了一下,很失望也很难受,那地方由于各国防厂矿都迁走了,很是衰败。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