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启讲述的知青生活(重发) 2014-04-22 21:28:10

启讲述的知青生活(有图)


启,我的好朋友,周末爬山时,向我讲述了他的知青生活。


我1973年随湖南长沙文教卫系统的子弟,到距离长沙一个多小时车程,再加一小时步行的某县农村生产队下放当知青。我母亲本来是想找关系,把我下放到长沙郊区农村当菜农,那样条件会好些,但没有办成。


初到时有点安家费,以后就全靠自己了。这里是丘陵地区,全生产队人均耕地不到一亩,当地农民其实不欢迎我们,因为我们去那里实际是抢占他们有限的生存资源。当地一年种两季稻,早稻和晚稻加起来亩产将近900斤稻谷,去掉糠皮,每亩地也就是5百来斤米。每天一个壮劳力的工分(注 1)是10分,我们知青拼不过农村壮劳力,每天最多7、8个工分。10个工分的价值是5毛钱人民币,我一天只能挣3毛钱左右,一年下来,扣除买口粮的钱,到手只剩下10几元钱。 这10几元钱,是我一年出满勤,扣除口粮款,实际到口袋里的钱,根本养不活自己。算算吧,一年之中吃油的钱,吃菜的钱,吃肉的钱,还有基本的衣服鞋袜,全都靠这十几元钱,怎么会够?生产队副业收入比较好的工分值就高,副业差的就低。有的生产队,一天10个工分才值1毛钱,那就更艰难了,连买自己口粮的钱都得从家里拿。家里补贴是一定的。家里孩子多,父母收入低,家里补贴就少。我还不错,因为家里就我下乡,父母收入较高。


生活苦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看不到前途,好像在一个黑暗的隧道里挣扎前行,看不到前面一丝丝亮光。要知道当了知青就没有城市户口了,城市户口是那个时代把农村和城市划分为两个截然不同世界的决定性标记。没有户口,就算回到城市,你是一个黑人,不能享受城镇人口吃商品粮以及其它优于农村人口的待遇。


1977年恢复高考后,我们那个知青点21个人,考取了7个,比例相当高,可能是因为都是文教卫系统知识分子家庭子弟的关系。我在农村呆了5年,最后是通过1977年高考才进大学,脱离了农村。安娜(启的太太)当时是下放到上海奉贤农场,马嫂是在内蒙兵团,她们每月还可以有三十元多元钱的工资,而我是一年才有十几元的收入,对我来说,农场就是天堂生活了。我要是也在农场,可能就不会考大学。我们插队5年了,没有任何招工的机会,当时如果可以回城当个扫马路清洁工也愿意,实在是没有出路,偶然抓到77年高考这根救命稻草,考上了大学,才改变了命运。”


启下乡当知青30周年时,和插友们重返故地时留下的知青住房照片。这个知青点的住房,就是用安置费盖的。这里住有21个知青,分配在6个生产队劳动。



相关链接:


老留对新留如是说


注 1:互动百科: 工分制


中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计量社员参加公共生产劳动的数量和社员劳动报酬的一种形式。亦称劳动日制。对于一种工作,在一定土地、耕畜、农具、天时等条件下,以一个中等劳动力按照一定质量要求一天所能达到的劳动数量,作为一个劳动日。为了计算上的方便,把一个劳动日分成10个工分。依照每个人的劳动耗费和应分配的消费数量记相应的工分。决算时,按当年每一工分值和每个人工分总额来分配劳动报酬。




浏览(1876) (0) 评论(2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6 19:01:55
巴黎老高:

那你是大哥了,比我姐姐都大,我姐姐属兔子,1966文革开始时是初66级(初三)。你知道锣鼓巷?我家住童子街,我和马健生是通顺小学的同学,不过我们不住同一个院子,和他并不熟。我只记得文革前他把他父亲写的《清江壮歌》拿到班上来给大家看,没想到文革一开始,他老父亲首先被抓出来批斗。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26 18:14:51
遭糕!这个世界渺小,刚随意浏览下你博文,眼睛有毒,第一点就发现,啰锅巷,你马健生的同学。我与她姐一年级同班,也多年的邻居。刚工作时,健生曾好些年跟我同寝室,鸭脚板。哈,网络网网!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26 17:40:54
是啊!我属虎,等于大猫,日期双鲨鱼座。你属————马!怪不得我们不会有架吵,而且你还无论啥哪,都是一匹“黑马”。
六七年初徒步大串联,我也徒步走到过重庆。后干脆扒车很去了上海。
记得那时斗坎边的重庆火锅,各人一格分竹格格烫,我老捞到旁边人的肝腰,那人鬼火冒!
有机会巴黎来打个招呼。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4 20:01:54
巴黎老高:

邓当书记的西南局是1954年撤销的。我那时才出生,你却记事了,从这点上看你比我大。估计你至少有我姐姐那么大。我1967年初大串联时期到过重庆,就住了一夜,在火车站看山城,很壮观。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24 03:48:04
大家不要闹,再过些年就该我得意啦!我当过“流亡者”!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24 03:48:02
大家不要闹,再过些年就该我得意啦!我当过“流亡者”!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24 03:42:20
生在重庆,记得老毛撤销邓矮子主持的西南局谦成都后,父母调工作全家搬往成都,记得哪夜车往成都,睡在火车长椅子,我的脚伸长差一卡才能齐椅头。哪长大哪养胃,所以认为算资格的成都人。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3 22:14:51
冬儿:

可你不是独子也不是病人啊。我感觉你比我小,当然不会小很多,我直觉你是60年代的人。难道你也是50年代生人,不像。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3 22:12:31
伊萍:

我老了,很喜欢记录下自己的或者是听来的一件件过去的事,对,这就是历史。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3 22:08:56
巴黎老高:

看来你是成都老乡了。我是云南人,但我把成都人看作是老乡,因为我在成都长大。户口是个大事。当知青,就是把一个人的城市户口变成了农村户口,这是很多知青最在意的事。现在的年轻人和很难体会到此事的严重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3 22:08:51
巴黎老高:

看来你是成都老乡了。我是云南人,但我把成都人看作是老乡,因为我在成都长大。户口是个大事。当知青,就是把一个人的城市户口变成了农村户口,这是很多知青最在意的事。现在的年轻人和很难体会到此事的严重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3 21:59:37
易:

好久不见,问好!谢谢你的补充,你的补充说明,我留言中谈到的知青离别父母的场面不是瞎编。我家当时就我和我妹妹去送姐姐,我姐姐那时很革命,没有哭。但是很多知青和父母都哭了。我当时很震惊的是,敲锣打鼓,红旗飘扬的欢送场面,突然转变为哭声震天。第一次感受到:所有政治口号都是虚假的,唯有人性人情是最真实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3 21:52:55
1%:

你这个观点很对,今天的农民工进城和当年的知青下乡,是相反的流动方向,但心境不一样,农民工进城是自愿的自然的经济发展过程的一部分,当年知青下乡是非自愿的指令性的流动。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3 21:43:01
某豆:

那是,现在回去故地重游,那就是真的游山玩水了,是夏令营,心境和当年是不同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3 21:40:59
康乐园小夜曲:

谢谢再次来访留言!不是我记性好,是大家的留言精彩,我看博文连同留言丢失了,一着急,就回忆起来了不少

看来你比知青这一代人要年轻些。你没有当知青,但你亲眼见证了他们的真实生活。农场肯定比知青点的生活好,因为农村还算是国家职工,吃商品粮。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4-23 15:33:04
马黑,你的推论不准确,呵呵!没有下过乡不一定是另一代的人,独子和病人都可以不下乡的。
回复 | 0
作者:伊萍 留言时间:2014-04-23 14:07:00
谢谢介绍,记录下这些真相真的很重要。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23 13:24:13
记得那时一九七一,有次赶集我问过两位女同学,如果裸体走回成都,给你们发成都户口,敢不?她们说行,晚上走,仁寿到成都九十里合四十多公里,冬天晚上长天茶黑开始干,,,,差不多天亮前到九眼桥就可以穿裤儿。
回复 | 0
作者:易 留言时间:2014-04-23 11:12:44
68年以后,车站常常有送的知青专车。汽笛一响,车上车下的一片生离死别般的哭声,让人撕心裂肺。那一双双不肯放松的手,跌倒在站台上等母亲,四十多年了,那景象还是挥之不去。
回复 | 0
作者:百分之一 留言时间:2014-04-23 06:14:20
邓小平叫摸着石头过河,毛泽东是拿石头垫着过河,他们就是老毛的
石头呀。哈佛大学经济学家阿马提亚.沈(Amartya Sen)是在印度西
孟加尔生长的人,他称“中国对印度的相对优势是其改革前(1979年以前)
奠基工作的产物,而不是其改革后重订方向的结果。这是不是可以说没有
老毛垫河的石头和经验,中国就摸不到石头。在我看来,今天大量农民进
城才是中国最正确的事了,知青下去感觉不到希望,但农民进城就不一样
了,赖昌星是个农儿哥吧,他们多少有点希望,关键广大农民的思想改变
了。在今天中国的很多城市,农民和城市居民区别不像过去那么大了。
回复 | 0
作者:一粒铜豌豆 留言时间:2014-04-23 05:06:15
当年的知青如今带着孩儿回老根据地搞夏令营,据说很fashion:)
回复 | 0
作者:康乐园小夜曲 留言时间:2014-04-23 02:47:38
哈哈,谢谢马黑兄“隔空”回言,你记忆力很棒。

【珠江三角洲应该是中国最富饶的地区之一,知青生活居然也是如此困苦。这个历史太近了,基本的事实,还留在很多活着的人的记忆中,没人可以随意把它改掉。】

我当时是中学生,父母在村里当教师,期间认识了很多知青朋友,除了邻居四位,我跟几公里外国营林场的一群知青也很熟,因林场的文艺宣传队和我在的中学宣传队经常联合演出。

跟插队的相比,林场的知青生活要好很多,他们有集体饭堂不用自己煮饭还定时开饭,每天工作时间也是固定的,而且林场没有农忙季节,插队落户的知青真是很惨,一位广州下来的女知青不时躲起来哭,夏季水稻是长在二、三十公分深的水中可她脚烂和肿了还要天天下田,村干部有没有“侮辱”她我就不太清楚了,后来她离开回城时跟我父母和我说以后死也不会回来看这个鬼地方。

我知道对于我那四位知青邻居来说,当年的一页是血泪写下来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2 21:31:56
昨晚发的这篇博文今天下午突然消失了,现在重发。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先是马嫂打电话给我,要我把启讲述部分的斜体字改成正体字,因为北雁和沐岚都在留言中提出这个建议。 我改好传回网站去时,就丢失了这篇博文。以下是网管关于博文消失原因的答复,登在这里以供大家参考:“ 至于“消失”的原因,据技术人员分析,说最大的可能是您在上传这篇博文的时候,博客的服务器“可能”正好在重启,这样,您的这篇博文已经上传了,但是服务器没有把这篇文章定义在您的名下。”

博文照片可以重发,最可惜的是有6个朋友的留言也不见了,我从手机上看过6个朋友的留言,没有来得及回复,就不见了。这里根据印象一一回复:

康乐园小夜曲:

你的经历和我的朋友启讲的完全一致。珠江三角洲应该是中国最富饶的地区之一,知青生活居然也是如此困苦。这个历史太近了,基本的事实,还留在很多活着的人的记忆中,没人可以随意把它改掉。

海天:

看了你南京那篇博文,很想留话但你关闭了留言功能。我今年一月回国路经上海时去了趟南京,就一天,但印象很深。坐公共汽车,听报的站名,就知道此地不寻常,什么明故宫,玄武门,总统府的。你的博文中还有南京城墙的照片,那个城墙看起来保留的不错,北京都没有城墙了啊。你说的对,我公岁才30, 人生刚起步,不可言老。

北雁:

哈哈,一般对敏感话题不发言,今天也要发言了,我想主要是因为你有在农村生活的经历。中国的城乡差别是巨大的,是条很难逾越的鸿沟,鸿沟两边是天地之别两个世界。这是中国社会一个最大的不平等。到农村去玩玩,呼吸新鲜空气当然不错,可是要是把户口也弄丢了,那可是很严重的事。

瑾子:

你没有下过乡,从这点就知道,你是比我们年轻的一代人。你听过知青艰苦生活的故事,我相信,那可是整整一代人的故事,当然每个人的经历感受可能也会有差别,不过我相信绝大多数知青都不会是觉得那是参加农家乐游山玩水旅游的一次经历。

冬儿:

看来你和瑾子是一代人,你们没有知青经历,但你们从周围熟悉的人中听到过很多。我最记得1968年我姐姐离家那天。我去成都火车站送我姐姐,我姐姐是成都13中的,下放到眉山当知青。火车站当然是人山人海,敲锣打鼓,红旗飘扬,火车里坐着当知青的学生,最小的应该也就是14、5岁,站台上都是送别孩子的家长,隔着车窗和孩子们在告别,突然火车一声鸣叫,整个火车站马上一遍哇的哭声,震天动地。

沐岚:

我有种感觉,你有很多很草根的生活经历。那个时候的中国农村什么状况,你可能比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清楚。每个人都可以讲自己的故事或者讲听来的故事。那其实就是历史,最真实的历史。我对启说,你的讲述很珍贵啊,要用文字记录下来,和大家分享,他就同意了,这也是一种历史记录,最民间的历史记录。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