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西方近代政治邪教源头:《革命者教义问答》 2015-04-12 17:45:53

西方近代政治邪教源头:《革命者教义问答》


在网上很偶然读到的这个《革命者教义问答》。读过这个东西后,感到很恐怖,毛骨悚然,但同时又从中嗅到某种曾经历过的熟悉的东西。阿妞有篇名叫《以畜生的名义……》的博文和我的上篇博文《毛泽东时代:儿子告密弑母)讲述的故事就是《教义》精神的活生生实践。

《革命者教义问答》的作者是19世纪俄国激进民粹派活动家谢尔盖-涅恰耶夫(Sergey Nechayev), 他鼓吹的革命目标听起来高尚伟大:推翻沙皇统治,实现社会公平公正,但他提出的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却极端的不道德和没有底线。为了实现一种自认为是崇高的政治理想,它鼓吹不择任何手段,不顾任何文明规则,不讲任何人道亲情。

这个《革命者教义问答》原载于马恩全集18卷472页.(没有查证过)。 据说马恩对它持批判态度,而列宁斯大林则一直比较欣赏这个谢尔盖-涅恰耶夫。俄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斯大林时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在其思想源头和革命实践上,和这个《教义》有很深程度的关联。


人们自愿为之献身的事业理念当然不一定是邪教,但邪教一定有这样一个特点:它要求加入其成员为其无条件献身,不但献身自己的全部身心,而且还要献出自己的所有个人事务情感亲情。


毛泽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我觉得对人性的尊重对人权的维护是检验一切政治理念的标准。 不管什么理想主义,只要它自吹的所谓的崇高伟大正确的政治理念践踏人权蔑视人性到《教义》中鼓吹的这种程度,善良的人们就要警惕了。


《革命者教义问答》谢尔盖-涅恰耶夫


革命者对自己的态度


第一条: 革命者是自我献身的人。他没有自己的利用、自己的事铡⒆约旱母星椤⒆约旱陌谩⒆约旱牟撇⑸踔撩挥凶约旱拿帧K囊磺卸既诨阍谖ㄒ唤鲇械睦妗⑽ㄒ坏乃枷搿⑽ㄒ坏募で椤锩小


第二条:他从内心深处,不仅在言论上而且在行动上与公民次序、与整个文明世界及其一切法律、礼节、惯例和道德断绝任何联系。他是这个文明世界的无情敌人,如果他继续生活在这个文明世界之中,那只是为了更可靠地破坏它。


第三条:革命者鄙视任何学理主义,拒绝世俗科学,而让后辈去研究它。他只知道一门科学——破坏的科学。他研究机械学、物理学、化学,也许还有医学,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且只是为了这个目的。他为了这个目的日日夜夜地研究一门活的科学——人,现在的社会制度在一切阶层中的性质、状况和全部条件。目的只有一个——最迅速、最可靠地破坏这个丑恶的制度。


第四条:他鄙视社会舆论。他鄙视和憎恨目前社会道德的一切动机和表现。对他说来,凡是促进革命胜利的东西,都是合乎道德的。凡是阻碍革命胜利的东西,都是不道德的和罪恶的。

第五条:革命者是自我献身的人,他对国家和整个等级制度的文明社会是无情的;他不应该期待对自己有任何宽恕。在他和社会之间,存在着或秘密或公开的、但是不间断和不可调和的你死我活的战争。他应该学会经得起拷打。

第六条:他对自己是严酷的,对别人也应该严酷。一切亲属、友谊、爱情、感激等温柔脆弱的感情都应该被唯一的革命事业的冷静激情抑制下去。他只有一种柔情,一种安慰,一种褒奖和满足——革命的成功。他日日夜夜只有一种思想,一个目的——无情的破坏。他沉着地、不倦地致力于这个目的,因为他应该准备牺牲自己,并且准备亲手摧毁妨碍达到这个目的的一切东西。


第七条:真正革命者的本性不容许有任何浪漫主义,任何伤感,欢乐和嗜好;甚至也不能容许有私仇和进行个人报复。革命激情应该成为他经常的、每时每刻的内心状况,并且要与冷静的考虑结合起来。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不应



该受私欲驱使,而应该为共同革命利益的要求所支配。


革命者对革命同志的态度


第八条:对革命者说来,只有在行动上表明是与这个革命者自己从事同一种革命事业的人,才能够成为朋友和亲密的人。这种同志在破坏一切的实际革命事业中的有用程度,是确定对他的友谊、忠诚和其他义务的唯一尺度。


第九条:革命者的团结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这是革命事业的全部力量所在。在革命认识和革命激情方面处于同等程度的革命同志,应该尽可能共同讨论并且一致决定一切重大事务。因此,在实现既定计划的过程中,每个人应该尽可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每个人都应该自己去完成一系列的破坏行动,只有在为事业的成功所必须的时候,才向同志们求教并取得他们的帮助。

第十条:每个同志手下都应该有几个第二级和第三级的革命者,即非完全亲信者。他应该把他们看作共同的革命资本中交由他支配的一部分。他应该节省地使用自己这部分资本,经常努力从中取得最大的利益。他应该把自己看做用于使革命事业取得胜利的资本,而且只应该看做是这种资本,未经完全亲信者的整个协会同意,他本人决不能单独加以支配。


第十一条:当同志遭受不幸,要决定是否搭救他的问题时,革命者不应该考虑什么私人感情,而只应该考虑革命事业的利益。因此,他一方面应该估计这位同志所能带来的好处,另一方面也应该估计由于搭救这位同志需要损失多少革命力量,权衡一下孰轻孰重,再行决定。

革命者对社会的态度


第十二条:吸收不是言论上而是行动上表现良好的新成员加入协会,应经全体一致通过,方为有效。


第十三条:只有抱着最彻底、最迅速地破坏国家的、等级制的、所谓文明的世界的信念,革命者才进入这个世界并在其中生活。如果他对这个世界还有所怜惜,他就不是革命者。他应该毫不犹豫地消灭这个世界的地位、关系或者任何人。他应该同样地仇视说有的一切。如果他在这个世界中有亲戚关系、朋友关系和爱情关系,那就更糟糕;如果他的手能被他们拦住,他就不是革命者。


第十四条:为了达到无情地破坏的目的,革命者可以而且常常应该假装成与他的本来面目完全不同的人生活在社会上。革命者应该潜入一切地方,一切上等阶级和中等阶级、小店铺、教会、贵族家庭、官僚界、军界、文艺界、第三厅(秘密警察机关),甚至潜入皇宫。

第十五条:应该把这整个丑恶社会分成几类人:第一类应该立即判处死刑。本协会将以对革命事业成功的危害程度为序拟定罪犯名单,按名单次序进行处决。

第十六条:在拟定这个名单和确定上述次序时,决不应该以一个人的个人恶行,甚至不应该以他在本协会或人民中所激起的公愤为标准。这种恶行和这种公愤甚至可能有部分的好处,它们有利于激起人民的暴动。应该以处死某一个人能够给革命事业带来的好处的大小为标准。所以,首先应该消灭对革命组织特别有害的人,以及突然横死会引起政府的最大恐惧的人,使政府失去聪明而有毅力的活动家,从而动摇它的力量。


第十七条:第二类应该包括那些只是暂时让他们活着,以便让他们用一系列兽行迫使人民必然发起暴动的人。


第十八条:第三类是为数众多的身居高位的畜生,或者虽然既没有特别智慧又没有毅力,但是由于所处地位而拥有财富、联系、威望和力量的人。必须用一切可能的方法剥削他们;把他们制服,把他们弄糊涂,并且掌握他们的龌龊的秘密,使他们变成我们的奴隶。这样一来,他们的权力、威望、联系、财富和力量就会成为创办各种事业的取之不尽的宝库和宝贵的帮助。

第十九条:第四类是国家中的沽名钓誉者和形形色色的自由主义者。可以按照他们的纲领同他们一起进行秘密活动,表面上假装是盲目地跟着他们走,实际上则要完全支配他们,掌握他们的秘密,使他们的名誉彻底扫地,使他们无法脱身,然后再用他们的手去扰乱国家。


第二十条:第五类是总爱在小团体内和在纸面上大发空论的教条主义者、秘密工作者和革命者。必须不断地推着他们、拉着他们前进,使他们去进行实际的、复杂困难的活动,结果多数人将无声无息地死去,少数人将受到真正的革命锻炼。


第二十一条:第六类,也是最重要的一类,是妇女。她们又应该分为主要的三种人:一种是内心空虚、思想愚钝、麻木不仁的人,她们可以像第三类和第四类男子一样加以利用;另一种是热情、忠诚、能干的人,但不是我们的人,因为她们还没有锻炼到具有真正的、毫无空话的、实际的革命认识的程度。他们可以像第五类男人一样加以使用;最后一种妇女是完全是我们的人,既完全亲信者、完全接受了我们纲领的人。我们应该把他们看做是我们的无价之宝,我们没有她们的帮助是不行的。

本协会对人民的态度


第二十二条:除了人民既无知大众的彻底解放和幸福以外,本协会没有其他目的。但是本协会坚信,只有通过摧毁一切的人民革命才可能实现这种解放和达到这种幸福,所以本协会将利用一切力量和手段促进那些最终必然使人民无法容忍并迫使他们实行普遍起义的不幸和灾祸发展和蔓延。


第二十三条:本协会所理解的人民革命不是按照西方典范炮制的运动,这种运动总是不敢触动财产以及所谓文明和道德的社会秩序的传统,它迄今到处都只限于为了推翻一种政治形式而代之以另一种政治形式,并且力求建立所谓的革命国家。拯救人民的革命,只能是根本消灭一切国家并且根除俄国秩序的一切国家传统和阶级的革命。


第二十四条:因此,本协会不打算自上而下地把任何组织强加于人民。毫无疑问,未来的组织一定要从人民运动和生活中产生出来。但是,这是后辈的事业。我们的事业是可怕地、彻底地、普遍地、无情地破坏。


第二十五条:因此,我们接近人民首先就应该同人民生活中的这样一些分子联合起来,他们从莫斯科公国成立以来不是在言论上而是在行动上不断对直接或间接同该公国有联系的一切,对贵族,对官史,对神甫,对商界和小商人,人民的剥削者提出抗议。我们要同膘悍的强盗界——俄国真正的、唯一的革命者——联合起来。

第二十六条:把这个强盗界团结成一个不可战胜的、摧毁一切的力量——就是我们的全部组织、秘密活动和任务。




以上不是全文,下列文字没有出现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里:


  1. 抛弃文明世界的法律,我们的事业是恐怖,要四处破坏。

  1. 要冷酷无情,但不要期待宽恕,要准备赴死。


  1. 毒药、刀子和绳套是革命的圣物。


  1. 目的是为手段辩护的。


  1. 如果革命需要,连魔鬼也可以利用。


  1. 一个组织严密的革命家组织应在关键时刻搞一次成功的密谋,可以夺取国家政权/……革命者夺取政权之后必须全力培养一代新人。在向社 会 主 义过渡的进程中,大多数旧居民都要被消灭掉,以免妨碍新一代俄国人全速奔向社 会 主 义光辉未来……


  1. ……如果饥荒、水灾、地震能促进革命胜利,那么让饥荒、水灾、地震来吧;如果同盗匪结盟能加速革命胜利,那么不妨结盟吧;如果人民不觉悟,设法加重人民的苦难,促其起义……


  1. 想尽办法加重人民的苦难与不幸,使之忍无可忍,促其起义。最后,同犯罪分子结成同盟:同俄国唯一的革命者们——野蛮的匪盗世界联合。


  1. 革命者注定是要灭亡的人。他既无个人需要,也无个人事务,感情、依恋、财产,甚至名字。他身上的一切都被惟一的兴趣、惟一的思想、惟一的热情——革命所吞没。他在内心深!处,不是在口头上而是在行动上,同社会习俗、整个有教养的社会及其全部准则、礼仪、通行的规则和这个世界的道德观念彻底决裂。革命者蔑视任何尊严,拒绝和平与科学。


相关链接:


阿妞:以畜生的名义……


毛泽东时代:儿子告密弑母


浏览(1407) (4) 评论(1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04-19 10:06:06
女王:

人过去沉迷过于疯狂于某种理念都是有问题的。什么事什么原则都必须尊重人性人权。
回复 | 0
作者:queen 留言时间:2015-04-14 02:17:32
谢马黑分享!最可怕的就是一个“疯子”“狂人”披上了“革命的外衣”。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能被洗脑。这种根源还很深呢!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04-13 21:54:39
阿妞啊:

你的那篇《以畜生的名义》读过后,我就想起这篇文章了,写了我这篇博文,又想起了这篇文章,就把它紧跟着上篇博文发表于此。应该说近代政治邪教有多个源头,而这个是和苏共中共关系最近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04-13 21:26:21
峨嵋峰:

回国大干?回国大干的应该是毛泽东的信徒们。毛泽东崇拜暴力革命,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信奉毛泽东,就应该回国,走毛泽东的道路,重上井冈山,全面推翻后三十年,才能回到前三十年的毛泽东时代。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04-13 21:21:42
芹泥:

极端的政治思想,一定暴力血腥。这也是一切政治邪教的一个特点。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04-13 21:20:02
沐岚:

极端的思想,不论是宗教的还是政治的,都有相似之处。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很多极端的东东可以追溯到它革命活动的初期。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5-04-12 23:22:38
谢谢马黑翻出这篇经典革命文献。
俺敢打赌,周恩来康生瞿秋白刘少奇等都一定读过这篇经典,并深深为其打动折服,才成为完全符合这个规范的职业革命家的。
毛泽东也一定读过。但是毛泽东狡猾。他不会公开以这篇文献来要求中共党员作为党章纪律,他要经过特殊处理。一是把这篇文献的精华,让刘少奇用更加理论化而有一点文明话的“共产党员的修养”,以“人的阶级性”与党性来阐述,作为延安整风的经典。二是用中国的土特产,湖南农民痞子精神,来鼓动与要求普通的目不识丁的愚民和娃娃兵。

马黑的悟性不一般。俺那篇《以畜生的名义》所讲述的真实故事与中共革命的核心价值指导原则,就是这个《革命者教义》里的核心教义。他们以革命的名义,以党的名义,以祖国和人民的名义,就是要人做畜生。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张春桥们根据毛的意思,还把这篇革命者教义的核心价值观与要求堂堂正正翻出来,要求共产党与革命者就是要与一切传统文明文化规范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为此还专门拍了一部电影,就叫《决裂》,就是说“大学就是大家来上”“手上的老茧就是上大学资格”,教授就是研究“马尾巴功能”的蠢货,等等。
老邓被请去看了这部电影,当场气的火冒三丈。

现代文明最邪恶的毒瘤,无论法西斯共产党还是ISIS,都是这篇教义的邪教恶魔。
回复 | 0
作者:峨嵋峰 留言时间:2015-04-12 19:45:00
我看諸位也是無條件地為自己的理想獻身。有沒有回國大干一場的打算?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04-12 18:46:55
记得我曾说过,在78年一篇老爸的杂志“哲学和社会科学”上看到一种说法,“世界三大毒瘤,纳粹,恐怖主义,共产主义,他们的共性是血腥暴力”,一点都没错,。当然,当时这篇文章是以批判的口吻说的。看看这样的文字和思想,每个字都写着暴力和血腥。

顶马黑兄!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04-12 18:06:38
ISIS !不,比 ISIS 还过分!! 不知瞿秋白是不是受这个《革命者教义问答》的启发,而在中国首行残酷杀害地主乡绅阶级,抢夺他们的合法财富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