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2015回国:奶奶墓前杂草多 2015-12-17 22:29:36

2015回国:奶奶墓前杂草多


从建水回来后,去看了父亲奶奶的墓。本来那天下午要去,但母亲说上坟应该早上去,就改到第二天上午。一天之中什么时间去上坟有那么重要吗?我看网上新闻,国内清明现在流行晚上去上坟,因为交通不会那么拥挤。不过老妈的话还是照办为好。


每次都是先去父亲的墓地,再去奶奶的墓地,这次同样。父亲的墓园在高速公路左边的山上,比较新,而奶奶的墓园则在右边的老坟山。两座坟山之间有坐高架桥连接。

20151026_092909.1.jpg

奶奶墓所在的老坟山非常难走,几乎全是从这样杂草丛生无路可走的地方穿过。很难找到奶奶的墓。

20151026_104705.1.1.1.jpg

从这个区域出来,裤子上布满很多这样的草刺:


20151026_105723.1.jpg

这个区域的墓大多立于80年代初,看逝者的出生年月,大多出生于1900年代或者是1910年代,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里杂草丛生了:这代人的儿女们现在大多已过世,或者年龄较老很难出门走动。而他们的第三代孙辈亲属主要是扫父母的墓,比较少会到这里,人们扫墓祭奠先人,主要是父母,到逝者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子孙时,墓前的来访者会越来越少。这次回去母亲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儿子小时候回去被带着先去看他爷爷的墓,然后又被带着看曾祖母的墓,回到家后一裤子的草刺,整理很长时间才清理干净。他一面清理一面抱怨说:“为什么要带我来看她的墓啊?我又不认识她。” 虽然有血缘关系,但没有在一起生活过,就会远很多。第三代都这样,更不用说第四代第五代了。


我从小和奶奶最亲,因为我从小就与她睡一张床。


我在博文《也想起了几个human waste 小故事》里曾经有这样的回忆:


“1960年,父亲下放云南某县农村修建水库,全家跟着父亲搬到水库所在地。..............。我记得开始住在马家庄,以后又搬到河北村。在马家庄河北村变成水库之前,为上学方便,我和姐姐先到一个叫南家村的地方住。我那时6岁,第一次离家。临睡前,姐姐和一个受父母委托照顾我们的阿姨,带我到厕所去出恭,当时没感觉怎么也出不来,就回去睡觉了。我和姐姐同睡一屋,各睡一床。半夜醒来,心里非常悲伤,因为奶奶不在身边。我那时一直跟奶奶睡,第一次离开奶奶,单独在外,很想奶奶就默默流泪,突然我很想上厕所,跟奶奶睡觉,半夜想解手,摇摇奶奶小脚,奶奶就会开灯,我爬起来就可以找着尿盆。现在跟姐姐睡一间屋,屋里一片漆黑,摸不着姐姐,喊姐姐开灯,也喊不醒她,我一人在漆黑一片的屋子里乱转,找不到开灯的拉线,也找不到尿盆,没办法实在忍不住只好就地解决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姐姐发现了我的Human waste,把我骂死了,姐姐说。昨晚睡前叫你解你不解,半夜解在屋子里,你真够烦人。当时的体会就是还是奶奶好。”


我人生第一次想念亲人想得流泪,就是那次想念奶奶。


我是独子独孙,但说实话,从小在父母面前并没有多少特殊待遇的感觉,但在奶奶面前就感觉自己特殊。


与姐妹们有冲突,奶奶不管谁的对错,总是坚定站我一边,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小时候想去买零食吃,不向父母要钱,总是向奶奶要钱而且还总能要上。


奶奶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总会专门留给我吃。有这样一件事我常常想起:70年代后期,有一年我探亲在昆明时,某天外出回家刚进门,奶奶悄悄招手示意我到她屋里去,一进屋,她马上关上房门(背着姐妹们),然后从桌子抽屉里拿出藏着的一块煮好的鸡大腿给我,低声催促:“几大口吃了!几大口吃了!” 现在鸡肉不稀奇了,可在那个年代可是高级食物。这块鸡肉好像是开斋节时一个亲戚送给她的,她舍不得吃,特意留给我。可我一看奶奶的抽屉里东西很杂乱,感觉鸡肉不太卫生,就坚决不吃,奶奶一脸失望。现在想起此事真后悔,当时要是大口吃下鸡肉,奶奶一定很高兴。


我人生第一次领到工资,给奶奶寄去了一半,据说奶奶收到钱后很高兴,连声说:“我的小孙子想着我。”


很小的时候,奶奶就常叮咛我:“我死了以后,每年你要记住着请阿訇给我念念经啊”,可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每每想起此事,心中常有愧疚。


相关链接:


·2015回国:母亲更老了

·2015回国:建水行

·2015回国:昆明看不到了维族人

·2015回国:路途多波折










浏览(3990) (2) 评论(3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9 19:55:40
阳光大哥:

你的留言让我明白了母亲的要求后面的文化内容。其实我母亲好像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知道这是个习惯。谢谢留言解惑。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9 19:53:07
甯宁寧:

你与沐岚一样,又回来讲了很动人的故事,都是关于姥姥的。我到你博客里去找到姥姥那篇读了,很感人。就算是父母,没有带过,就会少了很多感情。而隔代人的姥姥,在幼年那个极为重要时期,关心照顾你,时时刻刻在一起,那种过程建立起来的亲情是非常深厚难忘的。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9 19:45:21
eeo:

我们想到一起去了。这些正是我看着奶奶那个淹没在荒草中的墓想到的。

说到站立式下葬,我在洛杉矶也听我的一个老外朋友说过,他说我可不愿那样,老站着,多累啊。

据网上资料说,早期一直是水平式埋葬,主要是站立式葬挖掘深洞太费力气。现在搞站立式埋葬,主要是考虑节省空间。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9 18:18:13
沐岚:

谢谢你又回来留言讲了你与外婆的感人故事。我现在明白了,你为什么花那么大气力,写了那篇关于你外公其实也是关于你外婆的英文纪实小说。我对我外公的认识也是这几年有了很大改变,最近才发现,他其实是我家族里最了不起的人,经历过那么多重大事件,有过那么鲜明的个性和精彩丰富的人生,是我最敬佩的人。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5-12-19 13:28:58
马黑兄好。
看来喜欢看家常话的读者比爱看“中国荒诞的阶级斗争史”的读者多啊!

你说“本来那天下午要去,但母亲说上坟应该早上去,就改到第二天上午。一天之中什么时间去上坟有那么重要吗?”

俺是山东人,俺在台湾时,给祖先扫墓都是中午以前去的。
俺娘说:在老家山东也是中午以前去的。原因是坟墓是阴的,人是阳的。
在白昼之中,早上到中午属阳,中午以后就属阴,为免占到阴气,所以给祖先扫墓都是中午以前去的。你母亲是为你好哇。
回复 | 0
作者:甯宁寧 留言时间:2015-12-19 09:49:07
马黑兄,我几乎是姥姥一手带大的。。。刚来万维写姥姥的两篇博文仅仅是开了头。
50年代中期,苏联军队撤离大连,父亲调到大连工作。母亲当时是脱军装不久,分配到长春“一汽”工作。由于单位不放人,父母开始了两地生活。。。我的记忆中我没有去过长春,但前几年我细细一想,我在母亲的腹中和襁褓期在长春生活过。母亲在大连生我后不久,就报着不满月的我回长春工作,后来因为“一汽”高强度的工作,使母亲又不得不将不到两个月的我送回大连。所以母亲总说我是“喝牛奶长大的”。我是由姥姥和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当然还有不尽责的保姆带大。到现在我还清清楚楚记得我与姥姥之间许许多多的故事。姥姥生前的音容笑貌及夏日里我那热热是小身躯依偎在姥姥凉滑臂弯中睡前的幸福感,至今不忘。
回复 | 0
作者:eeo 留言时间:2015-12-19 05:41:49
马黑,你说得对。有时看到一些常年无人光顾的一些破旧墓碑,一大片一大片的混杂在荒草野地之中,就常常不由自主地去想,这种丧葬的传统究竟有多大的意义? 东方西方都一样。
同事中很多来自不同的国家,有时谈到各自文化的丧葬传统,颇为有趣。有的国家逝者不是平躺着埋葬,而是竖着埋葬,以节省土地。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12-18 23:52:01
谢谢马黑大哥这么认真,其实我知道你的意思。人说“隔代亲”,大概就是你这种对奶奶的感情。我外婆虽然住得离我们不远,但因为小时候她离开我妈妈很长时间,后来我妈妈对她不是很亲,有逆反心理,所以我们也不是很亲外婆。到我长大工作后,我才开始亲近我外婆。有一次家乡发大洪水,快淹了她家,我赶紧借了一辆板车,帮外婆搬家。外婆大概是很感动,有一天和我谈了很多关于我外公和她的恩怨,以及她和我母亲之间的隔阂。现在我好遗憾,把她说的都忘记了。才两个多月后,她就突发脑溢血去世了。这么多年来,我也常常回顾外婆的一生,觉得她其实是非常了不起,虽然在我母亲眼里,她是很世俗的女人。不过世上的女人要都像我母亲,恐怕也是令人很难受的,太孤僻太冷傲太不入世,比较之下,我觉得外婆更富有人情味。唉,不知不觉就和你说了一个故事,眼泪都出来了,很怀念我的外婆了。

祝你和马黑嫂圣诞节快乐!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9:46:11
沐岚:

掉了一个不字,我要说的是:我知道你外公的人生是不平凡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9:44:18
敬丘:

可能的,孩子与奶奶的感情会超过对父母的感情。我也是如此。家里的事总是从奶奶的立场想的多,比较偏向奶奶。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9:40:51
换乐:

你这三个故事非常有意思,应该写成博文啊。我到论坛查看过,你在那里有不少文章,很多是亲情家人的,真好!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9:38:54
老贫农:

好就不见,问好!我记得你,你发布过亲身经历过的毛泽东时代中国农村生活故事的博文,很精彩,我印象很深。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9:36:26
冬儿:

我在奶奶墓前,看到它埋在荒草之中,就在想,我这一代还会来,我儿子也被带着来过,可到了我的孙辈重孙辈来的可能性就很小了,渐渐地这里会越来越荒芜。自然变化,可能新的坟又加到上面去,老的坟就不存在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9:31:26
牧人:

我父亲是大哥,我父亲只有一个弟弟,就是我叔叔,我叔叔两个女儿。所以我是长孙也是独孙。

中国农村有的地方是有家族墓地的,我父亲老家也有,是一座山。不过我父亲奶奶都是葬在昆明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9:28:03
eeo:

这就是我在我奶奶墓前想到的一件事。由此想到人类这种丧葬文化传统价值意义究竟在哪里。它与飘散于山岭野外江河大海的处理有多大差别吗?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9:23:14
瑾子:

带过你的外婆,那是很亲的人。我想起有一届奥运会上中国拿了第一块金牌的射击运动员叫杜丽,她的得奖感言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姥姥,因为她是姥姥带大的。听起来你外婆是南方人,因为外婆是南方的称呼,北方应该叫姥姥。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8:47:43
雪草:

告诉你吧,很好的感觉,不同于父母的爱,有它的特点,也是深深留在心中,回味无穷,难以忘怀。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8:45:56
北雁:

改过了,应是曾祖母。

我写博客一个最大的发现是,文字有力量,它可以非常有力地传递爱恨欢悲各种情感,可以引起别人深深共鸣也可以让别人强烈憎恨,太有意思了。我从来不是个写手,(以后要写篇博客谈谈此事),但发现文字的这种功用后,我来劲了。
回复 | 0
作者:敬丘 留言时间:2015-12-18 18:38:23
马兄:
马兄的文章总是用真情来写,所以读起来好感动。我也是在奶奶身边长大的,和奶奶的感情深过父母。顶马兄好文!
回复 | 0
作者:换乐 留言时间:2015-12-18 18:11:48
70年代末奶奶来了我家住,我奶奶有5个孙子,10个孙女。我是长孙,和奶奶感情非常好。和马黑一样,对奶奶有很多的遗憾,记得奶奶临去世的前一个月,我要参加高考,在地上走来走去背政治题,地上有5分钱,奶奶让我检起来,我随口说不够我弯腰钱。奶奶就从床上下来,要自己检,我赶紧给奶奶赔不是。次日,奶奶让我把窗台上的蟹爪兰花转个方向,让背光方向的花骨朵,同时开花。我手懒,告诉奶奶:看完一边花,再看另一边花,可以看的长久,后来奶奶还表扬我,说我聪明。奶奶火化那天,完事儿后我先回的家,回家后感觉特别疲惫,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看见奶奶开门进来了,站在门口慈祥的看着我,也不说话。我问奶奶:您不是去世了吗?奶奶还是不答,情急之下我醒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8:00:56
百草:

你与奶奶睡一起,那可是真的很亲了。我六岁时,离开奶奶一个人睡,那种悲伤之情现在都难忘。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7:58:08
沐岚:

我的记忆里你的博文好像没有谈论过与上上辈人的生活经历。我知道你外公的人生是平凡的,但你没有与他的直接生活经历。我觉得隔辈人的亲情与父母儿女之间的亲情是不同的,我很幸运,我有两种亲情的经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7:53:29
阿立:

我一直有奶奶外公外婆,你没有,我想象你是羡慕我们的。隔辈人的亲情有它特别的地方。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18 17:50:50
甯宁寧:

那你小时候一定和老姥姥生活过,姥姥带过你。
回复 | 0
作者:老贫农 留言时间:2015-12-18 17:50:49
浪迹天涯,心系故乡。养育之恩,终身不忘。好文!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5-12-18 16:41:33
一般隔了几代确实就没有 connection 了,咱们都要尽早明白这点才是。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5-12-18 16:39:29
我小时候也是跟外婆住了很久,和外婆最亲,读这篇太有共鸣了,想流泪。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5-12-18 16:20:08
马黑大哥的父亲是不是长子?一般长子长孙最受奶奶的宠爱,我奶奶也是特别宠爱我的大哥。

我家的祖坟(包括祖爷爷)在同一片坟地,扫墓去一个地方就可以了,但是因为不是公共墓地,所以每一次大哥小弟都要预先用脚踩出一条路来。
回复 | 0
作者:eeo 留言时间:2015-12-18 15:00:42
其实,人们扫墓也顶多看上面两代。除非祖上有名人。
过了三代,就基本没人看了。
尤其在美国,你的孩子还可能去看看你。孙子?不大可能了!
回复 | 0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5-12-18 10:59:42
马黑兄的思亲文章总能打动我,逝者长已矣,让我想起外婆。我外婆一直跟我妈生活,虽然孙子孙女十几个,却最亲我,我四岁上全托之前都是她一手带。。。太多思念,想起潸然泪下。她的坟在她老家,也比较远,今年回去没有去,心里一直愧疚,好在有表兄弟们常去上坟扫墓。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5-12-18 09:47:20
跟阿立几乎一样,奶奶从来木见过,外婆家是暑假去过,不过不常相伴,从小就羡慕那些祖辈疼的小孩子哦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5-12-18 08:49:18
马黑写的这些纪念奶奶的博文,胜过阿訇念的经。阿訇念的经只有奶奶一个人能听到,马黑的博文有这么多网友在读呢。:-) 非常好的文章,很感染我。

有个字漏掉了“儿子小时候回去被带着先去看他爷爷的墓,然后又被带着看老祖的墓”老祖母的母字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5-12-18 04:54:43
马黑,我也是跟奶奶睡一个屋长大的,读此文很有感触,思念奶奶。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12-18 04:52:36
马黑兄好。 和阿立兄一样,我也羡慕你有奶奶伴陪度过童年时光。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5-12-18 03:49:52
马黑兄,宁妹:

你们与祖辈有不少交集,也令人羡慕呢。

阿立和祖辈几乎无交集。很小的时候去过山东,但早已毫无印象。外公外婆应该很早就去世了,从未见过,也无照片(海盐老家也从未去过)。

珍重!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甯宁寧 留言时间:2015-12-18 00:41:36
马黑兄与奶奶最亲,我与我的姥姥最亲。。。这次回国我也去姥姥的墓地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