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外公与李佐:马大妹当兵梦碎 2016-01-26 20:53:45

外公与李佐:马大妹当兵梦碎


在文革那种环境中,外公与李佐,这两个处于完全不同政治地位的滇军老哥们儿,分别20年后第一次恢复联系,是通过大妹间接实现的。


文革中当兵最热门,特别当女兵,是很多年轻女孩的最美梦想。那时中学毕业后只有一条路,下乡当知青或者到兵团,而当兵,无疑是一个比下乡或到兵团更好的选择。


院子里很多家的孩子都当兵走了。我家在成都住的院子里,有不少1964年从军队转业下来,帮助地方加强政治思想工作的军队政工干部。 还有更早以前共军出身转业到地方工作的干部,这些干部多多少少与部队有联系,孩子们通过父母在部队的老战友关系,纷纷走后门当兵去了。我家那个单元里,对面住的老勇的父亲,南下转业前为二野团政委,家里三个女孩,一个男孩都当兵走了,我家楼上三楼新生家,父亲1964年从54军政治部副主任职位上转业到地方,他家三个女孩,一个男孩也都当兵走了。


父亲地下党出身,自然没有什么部队老战友,我们家的孩子只有看着别家的孩子一个个去当兵,有的当了兵穿着军装回到院子里显摆,让人很羡慕。


当时父亲在汶川学习班,母亲在简阳军垦农场,姐姐在眉山当知青,小妹和奶奶在老家昭通,只有我和大妹在成都。大妹太想当女兵了,听说李佐从50军到了成都军区当后勤部副部长,就自己写信给外公,想通过外公的关系,找李佐走后门当兵。外公让小舅代笔,给李佐写了封信,大妹拿着那封信,到位于成都北教场的成都军区找李佐去了。我家大妹,性格开朗大方不认生,哪里都敢去,谁都敢去找。而我相反,在家常被称为“面糊头”,当时我对大妹很佩服,觉得她胆子真大。


大妹到军区门口的传达室说找李佐,接待人员问她姓名单位,她告诉姓名后,把父亲的工作单位西南局报出去。传达室打电话到李佐家,估计李佐是一头雾水,猜不出这个来自西南局的马大妹究竟是谁,他的勤务员骑自行车出来把大妹接到他家。他家独门独院,距离军区大门很远,骑自行车就骑了好一阵。大妹走进院子,一眼就发现李佐和他太太两人趴在窗子上紧张地朝外观望,想知道来人是西南局的什么干部,结果发现是个小姑娘。大妹进屋后,先把外公的信双手奉上,介绍自己是外公的外孙女和想当兵的来意,并且特别说明父亲在西南局的情况,强调说,“我爸爸没有问题,已经解放出来,在等待分配工作”。李佐和太太对妹妹还是很客气的,聊了一会天,告诉大妹说,招兵季节已经结束,等来年再说吧,当兵很苦要拉练,现在要好好读书等等。我还记得大妹当时回来后对我说过:“哎呀,李佐老两口,讲一口地道云南话,太有意思了。” 那个时候我们在成都见到的解放军高官,大多讲北方话,这个李佐,讲云南话,所以大妹觉得稀奇。


下面是大妹从微信传来她当年见李佐的印象:


“我第一次见到李佐和他夫人,让我惊奇的感觉很不真实,是身处现实时代吗?可以说是我从小见到的長辈高官,就是童子亍的那些叔叔阿姨呀,没有一个像他们一样,太不一样了,他虽然穿解放军军装,但是气质太不一样,特别是他夫人,给人感觉很文雅,说话很轻柔,慢慢的,特别是她的眉毛细而弯,本来我要大声要求表决心,非当兵不可,要拿出革命小将的勇气与他们争取的,但是一进客厅,被他们的气场,柔柔的说话声影响,搞的自己也文静的坐在哪里,小声的说话。总之是难忘的一次经历。”


此事一晃两年过去了,大妹当兵之事从李佐那里没有任何消息,算是泡汤了。


国军60军起义改编为共军50军后,以军政委徐文烈为首进驻50军执行改造任务的共军干部,对全军从上到下,进行了非常严酷的所谓思想改造与整肃清洗。外公部下最铁的兄弟也是团长李树民,被安排去南京军事学院学习,一到学校就被开除军籍遣送回家,回到昆明后一直靠拉板板车为生。外公部下一个名叫李福的营长,为云南少数民族,在朝鲜战场上歼灭英国皇家坦克营曾立了大功,因为对改造不服气,拿起枪反抗,被乱枪打死在军营中。李佐同样是国军出身的旧军人,在共产党一波又一波的改造运动中,可以生存下来并且入了党得到提拔,一定政治上高度谨慎,对处理各种事情关系有很深很全面的考虑权衡。他一定深深懂得,在共产党的斗争世界里,政治关系高于压倒其它一切关系。


大妹当兵,以父亲这边的情况看,完全符合那时的政治标准。父亲是出身贫苦抗战初期入党的共党干部,帮助大妹实现当兵的愿望,从家庭出身看没什么政治问题。解放军女兵大多集中在后勤部系统,李佐如果想帮这个忙,招大妹入伍应该易如反掌,可他没有帮忙,为什么,很明显是考虑到外公这个关系,在政治上可能会带来风险。当时有个政治语汇,叫做划清政治上思想上的界限,坚定站稳无产阶级立场。他已经入党,可以算作是已经改造过来的旧军人,而外公还是没有改造好的旧军人,因为没有入党,在文革中虽然没被批斗,但也没有分配工作。帮助大妹当兵,就有可能给他在政治上带来一个风险:没有与旧军人时期的历史关系在政治上思想上划清界限。外公的老部下杨树荣,当年南下解放宜昌战役腿部受伤,外公去看望他时,他可以挣扎着起来给外公敬礼。后来当了149师副师长来乐山支左,从来没看过外公一次,外公唯一一次见到他,是站在迎接芒果的群众队伍中,看他向群众展示手捧的芒果,为什么?也是同样的道理。


父亲听说此事后,有过这样一个议论:“哎,想当兵怎么会想起来去找李佐,不应该找他,他也是起义过来的,腰杆不硬,胆子小,应该找王增长。”


王增长,陕北老红军,外公重庆步校工作时的老同事,当时为成都警备区副司令员。以后事情的发展证明,父亲说得太对了。


我家从成都回昆明后,外公很操心的一件事是家里三个孩子都在农村当知青,他们是三舅,小舅,还有在外公家长大的小舅的表姐。小舅曾经有一次当工农兵大学生的机会,他顺利通过了评选推荐文化知识考核等过程,看来希望颇大,但最后被公社干部的孩子顶掉了。小舅记得那天从农村回乐山家,与外公一起站在面对大渡河的阳台上,向他讲述怎么被公社干部孩子顶掉上大学机会的过程。外公听完,看着滔滔滚滚的大渡河平静地说了如下的话:” 要在我年轻时候,我会拿刀捅了他们(公社干部)“


以后外公找到王增长帮忙,王非常爽快仗义,马上给乐山军分区打招呼,两个舅舅顺利当兵,离开了农村,小舅表姐也是王增长以三线军代表的身份出面,通过乐山劳动局,到乐山钢铁厂工作。按照交情,外公与李佐关系比与王增长的关系深厚得多。外公与李佐,即是老乡又是军中多年出生入死的袍泽,从抗战时期的台儿庄战场、滇南防御、赴越受降,一直到国共内战时期一起东北战场上与共军作战,然后又一起起义一起南下作战,多深厚多源远流长的关系啊。可是在外公最需要帮助时,帮上大忙的只有与外公在重庆步校同事几年的陕北老红军王增长。这其中值得回味的,就是在那个时代阶级斗争第一政治第一的氛围下,扭曲变形的人际关系。当年听说此事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无比感叹!


(下篇:外公请李佐吃饭)




相关链接:


外公文革万幸:50军入川支左





· 大舅凤凰卫视谈国军赴越受降

· 外公和蒋介石




· 抗日女兵张芝

· 哈尼末代汉族女土司(组图)

· 凉山彝族末代女土司杨代蒂

· 1945外公参加赴越受降(组图)

· 外公和王世高

· 外公生命中的六个女人

· 2012年回国:回老家-外公雕像

· 外公晚年忏悔的三件事

· 听外公讲台儿庄大战 (组图)

· 天上掉下个东北小姨



浏览(2282) (8) 评论(5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peterpeter 留言时间:2016-06-17 07:17:35
在朝鲜战场上歼灭英国皇家坦克营曾立了大功,.....................................................1)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歼灭美、英、土军一个营, 要我军一个军作战。毛泽东文集 第六卷2)朝鲜战争消灭俘虏土耳其人一共不到1000,吹成一次消灭土耳其旅7000人。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2-01 21:24:50
剧团:

对喔!确实如此。以后就不得行了,以后是读大学提劲做生意当老总提劲。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6-02-01 14:09:18
谢谢分享!
那个时候,兵妹娃子,好提劲哟:))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31 19:59:28
芹泥:

马小妹是沐岚喊出来的,这次讲的是大妹,就编出了个马大妹。

当然当兵是特权,起码可以不用下乡。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31 19:57:02
山哥:

山哥好!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1-31 13:21:30
哈哈,如果不是沐岚解释,我都没想到马大妹是马黑兄的大妹妹。那时当兵意味着特权呐。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6-01-30 07:53:50
马黑兄好文。
回复 | 0
作者:包大屁 留言时间:2016-01-30 06:56:26
对的是张韶芳。和张比起来,同样是“旧军官"出身,马兄的外公还是幸运。 张是山西新军也就是决死队的一个旅长,在八路军编制里能看到其名。说是自杀,但其实是打死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9 21:43:05
包大屁:

你就是以前留言过的他石吗?关于张韶芳(应该是韶不是绍),我妹妹回忆张海燕父亲从来就没有自杀,文革开始到中期(69,70左右),都很好。她当兵也是这个时间走的,如果父亲自杀了,不可能当兵的。

你说得很对,那个时候,差一两岁差很多,我们可能见过,但没有一起玩过。我是与王海林差不多大的。
回复 | 0
作者:包大屁 留言时间:2016-01-29 20:52:24
人的灵魂有时很丑恶,看到你写的有关彭德华的文章后,我去古狗了一下,看到了以前建委的人在文章中对彭老总的态度,我很纳闷。当年那个女秘书,在文革中跳得高,拼命表现,只因父亲让造反派怨恨,在机关分鱼时,对我这样的小孩子都恶语相向,能对已打入地狱似的彭总会有深厚的感情?
回复 | 0
作者:包大屁 留言时间:2016-01-29 18:27:17
不好意思,以前的马甲忘了密码。我们可能见过,不过少年时代大两三岁,个子可能有一头之差。说到姓张的又住过永兴巷,我就认为是张绍芳的女儿了,因为我只知道他大女儿的学名,叫张海英,其余的都只知道小名。说道此事,我有点迷惑,三线建委是后来才成立的国务院的机构,由西南局代管,人员主要从北京调来,难道以前西南局就没有建委?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8 22:57:06
老高:
估计你老爸是有专长人士。高县靠近云南,我当年坐汽车从宜宾到昭通,又从昭通到宜宾好几次,都经过高县。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8 22:51:02
包大屁:
哈哈,你的名字真搞笑。
内北巷我常去玩,文革以前就常去,认识院子里很多人。不过听起来你比我小。

我记得张绍芳是财办主任,不是建委的,我妹妹认识那个张海燕父亲是建委的。没有听说自杀,文革中还当兵了,估计不是一个人。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8 22:41:49
北雁:
标题起了4次,第一次大妹当兵,第二次大妹当兵受挫,第三次马大妹当兵受挫,第四次马大妹当兵梦碎。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8 22:37:39
北雁:

那是大妹当年的描述,这个描述一直在我脑子里,李佐这个动作,清楚说明了他的性格与他在军队里的微妙地位。

我知道那个时代二爷家很牛,我想象得出来。很快,77,78 以后,当兵就不火了,火的是考大学,读大学。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1-28 17:47:19
包大屁, 像是见过你,在成都东门上,吆喝卖甘蔗。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1-28 17:40:54
今天回忆起来很好奇,那时的冰柜?定是美军留下的。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1-28 17:35:38
父亲原国民党人员,自西南局成立至大区撤销一直工作在那。幼时,一次父亲牵我在西南局礼堂电影场,最后墙边有一大方柜,大人伸手往里有冰糕拿,黑漆漆闹哄哄看电影,烟云缭绕!该全是颠覆民国共党官员在热闹,估计那夜:邓小平垫个小板凳在最前排。
本人小(三岁半)垫脚尖也眼珠儿挂柜边边,没法冰箱里瞄。父亲给我一只冰糕,豆沙色的。

小时,我记得在一个蚊帐里睡外公脚下,外公打蚊子时唠叨那李硕勋 (李鹏父亲,四川宜宾高县人)他像似见过此人,或许,杀李硕勋 的刑场边上。
回复 | 0
作者:包大屁 留言时间:2016-01-28 15:57:16
很久没上万维,正好说一下你原来提到的张海英两姐妹。他们应该是文革开始后自杀的张绍芳的女儿。他家有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张自杀后,家搬到内北巷。我和他儿子同龄,初中时经常一起背着书包逛大街。

三线的军代表,把当兵的门大开,愿意去的基本上都没问题。院子里有一个上海调来和潘杨事件有较深的牵连的人的女儿和儿子都走了,儿子在上海被手榴弹炸死了,那年才15岁。事情起因于林彪事件后,有人不满,往集合的队伍里投弹。所以,同样的事对不同的人,好坏难说。

穿上军装,对不认识的人有种威严,对故人往往原形毕露。72年春节期间一个晚上,院子里一群小孩子,在前机关管理局局长霍刚的窗户上放鞭炮。他儿子穿着军装冲出来,想抓一个现行捣乱分子,我最后跑所以成了他抓捕的对象。眼看要追上,他以前的同学,过来用自行车挡住他,两人争了起来,其他的少年一围而上。。。

我逃学去过汶川七盘沟,记得一条白色的铁链拴着的藏獒,据说他前后咬过一二十人,我扔石子在旁边的汽油桶上,它咆哮着一下纵身而起,铁链哗哗作响。

马兄回忆往事,多带有政治的眼光。而我少年的记忆中,多是调皮捣蛋的事。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1-28 07:30:31
75年,部队的孩子们没当上兵,也让地方上的老百姓出了口恶气哈。:-)))))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1-28 07:28:40
你那个题目“马大妹当兵梦碎”,起得也好!我第一次留言就想夸你的。:-)现在才知道原来是马嫂和沐岚的功劳!:-)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1-28 07:25:10
马黑,你这篇写得非常传神好看!没有刻意写人物心理活动,但读者却能真真切切地看到人物的内心。我感觉最精彩的是这一句:“大妹走进院子,一眼就发现李佐和他太太两人趴在窗子上紧张地朝外观望,想知道来人是西南局的什么干部。”

是啊,我公公那时是很牛,四个儿子,两个当兵了。我先生没当上兵,因为他毕业那年(75年),部队接到一道“圣旨”,从上到下所有人的孩子都不许当兵!那是唯一的一年,部队的孩子当不上兵的,就让我先生摊上了。不过,因祸得福,77年他考上了大学,不然会像宁宁说的那样,可能会错过上大学的机会。最小的弟弟没当兵,因为当兵太苦,婆婆舍不得。:-)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3:08:00
阿妞:

雪草坐沙发了,你也坐上去,我家沙发够客人坐。
你这个故事有趣。文革中所谓的工农兵大学生,有不少是干部子女,那也是毛时代一个很大不公平。恢复高考,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才比较有公平。


这个比喻好:“永远是站着吃饭的“客”,嘴里有吃的,但是屁股底下可没有坐席。”

我感觉阿妞讲一口北京话,原来也会讲湖南话。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3:01:39
海天喜欢就好。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3:01:03
雪草:

到了我家,不要坐小板凳,坐沙发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59:53
北雁:

来了,不过请了两个老红军来,他才敢来。外公很了解他想的什么。二爷出身军人家庭,那时可是很牛啊。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57:01
甯宁寧:

78年后,中国社会的潮流变了,读书上大学最吃香,你聪明,跟上了时代新潮流。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55:32
百草:

嗨,都是些陈年往事,这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才会有感触。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52:30
冬儿:

我当年听到小舅讲述外公面对大渡河讲的话,我一阵血冲到头上,外公那么老了,可军人血性还在有,估计他当时有种虎落平原受犬欺的悲愤,可是就像那滔滔而去的大渡河,他的时代过去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43:49
子弟兵:

估计你家是军队大院的了。文革中军人最吃香最牛,女兵更是了不得,经过那个时代的人应该都有这样的记忆。非军人大院的人如果家里认识军队的人,当兵不难,我们院子里很多就是那样当兵走了,不认识的就很难,就像我家大妹。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38:32
潜水大亨:

外公说的那句话我是09年回国时,昆明见到小舅,小舅告诉我的,我一直记在脑子里,我一直在猜想外公当时的心情。你说的对,我们家族里,只有他会那么说,符合他的人生经历。写此文,自己也是感叹无比,那时的人那时的事,外公不平凡的一生,晚年垂暮,想了很多很多,下篇外公请李佐吃饭完后,要歇会了,写家里人的事的博文,很累,精神上使力很大,不轻松。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31:04
阳光大哥:

不是我记忆好,我的文章给小舅小妹看过,他们补充了不少。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29:53
老高:

看来你外公对你影响很大。你爸是四川地下党的吧?记得你说过你老父亲在老西南局工作过。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27:38
阿立:

那时有人没有军装穿,还买布来染成绿色自己做军装穿,染得不好,那个颜色太难看。

阿立不一般啊,那是时候就知道好汉不当兵,其实还是读书最好。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18:19
karkar:

这种回忆文章里有些想表达的东西,有过那个时代生活经历的人与没有那个时代生活经历的人,感受程度不会是一样的。

最近工作有点忙,等会有空就去你博客看看。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27 22:14:30
沐岚:

这个马大妹是从你叫的马小妹的名字想起来的,以前我写小妹的故事的文章,你留言叫我小妹马小妹,我这篇文章就把我大妹叫为马大妹了。我和马嫂一面起这个标题一面笑,我大妹看了,也笑。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6-01-27 21:14:10
俺也赶来了。请雪山草让给俺半个板凳;}
关于知青的工农兵学员被顶替,俺也知道一个有趣的故事。俺老爸的一位革命战友,官至县长,文革靠边站,被挂起来。他儿子下放当了知青,后来好不容易也搞到了一个上师范大学做工农兵学员的名额,最后也是被公社革委会主任的女儿(初中毕业)给顶替了。恢复高考之后,这位知青硬是从农村考上了大学,而那个公社革委会的女儿也工农兵毕业了,分配回到这个县,刚好这个被挂起来的老县委书记复职,当了管文教的副县长。他直接下令,让那位公社革委会主任的工农兵大学生女儿到县里最偏僻的小山沟当小学老师。而且这个公社革委会主任也被革职。
中国社会其实就是家族部落。陈忠实写的那部《白鹿原》描述很生动。
李佐那样的降将,按照湖南土话说,永远是站着吃饭的“客”,嘴里有吃的,但是屁股底下可没有坐席。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6-01-27 20:51:30
很有意思的往事回忆,喜欢!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6-01-27 20:51:29
很有意思的往事回忆,喜欢!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1-27 19:25:19
马黑大哥家故事好听,小板凳坐下慢慢听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1-27 18:43:17
外公请李佐吃饭?那个李佐会来吗?:-))))
回复 | 0
作者:甯宁寧 留言时间:2016-01-27 16:21:53
非常熟悉那段68年到77年后门兵的往事。也讲一个与我有关的一段:文革刚刚结束的77年初,全军招了最后一大批后门兵。当时我已经工作了,老妈征求我的意见,问我愿不愿意去当兵,还好我当时主意挺正,决定不去,我的理由是不愿当卫生兵(一般女生都分配到医院)。事后看,那个决定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如果当初随大流去当了兵,我就会错过77年的高考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6-01-27 15:47:36
听马黑摆龙门阵,很有意思的往事。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6-01-27 12:35:49
马黑的外公牛人啊,这形像太鲜活了。

文革确实是个扭曲人性的时期,那时候落井下石的人多着呢,甚至家里人都那样。李佐不卖力帮忙,很正常,如果自己尚且不保,何谈帮助他人,。
回复 | 0
作者:子弟兵 留言时间:2016-01-27 12:18:32
真没想到那年代当兵对非军队大院的子女是那么难。
回复 | 0
作者:潜水大亨 留言时间:2016-01-27 09:29:59
马黑兄,你现在的写作水平越来越高了,你文章描述的人物性格读起来就好像是我熟悉的人。最为突出的是外公,“要在我年轻时候,我会拿刀捅了他们” 这绝对符合他一向的性格,你们家族里大概只有他那样经历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还有你描述的大妹敢闯的性格,小妹刚正不阿的性格,仿佛我认识了他们很久。就连李佐这个福将,着墨不多却也栩栩如生。真没有想到他们老兄弟居然那么多年没有联系,没有想到他居然没能伸手帮助,更没有想到抗美援朝的英雄会被乱枪打死。唉,这就是共产党的历史,改变人性的历史。期待着下一篇,看看李佐除了拥护党之外还会说些什么。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6-01-27 08:07:28
这些老故事,都很有意思。
也可以帮助俺了解那一个时代的人、事、物。
俺奇怪的事马黑兄怎么有那么好的记忆,能把这些故事这么详细地记下来?
记忆力应该开始衰退了啊!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1-27 05:13:47
我的外公曾是一读书人,国民党川南一县参议,读小学时外公来成都住过有好几年。后来赶上狗日党国政府搞清理阶级队伍运功, 被迫回返回宜宾,后来老人家饿死在六二年。
本人无限感怀,最早的启蒙大得益于外公的许多书籍,
三国演义,红楼梦,联共布党史,太平天国,聊斋,,,
如今, 这中华人民共和国, 注定;依然一个野史。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1-27 04:45:32
因是成都人,老三届,居然还是个”流亡者“。熟悉博主的文章人与事。
一代人, 一代苦难,同感如今还点都未麻木。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1-27 04:37:20
karkar 别糊涂!

习近平下跪过为这孽债政府的作为曾忏悔过吗?
没有, 那么红色意识形态文革在中国还没有结束。
中国人追求自由与民主思想的灵魂依然惨烈,被禁锢一党独裁暴政下!
这龟儿习近平咋还不悔过忏悔。
karkar 你先进,真正地结束文革,要新闻自由与开网墙,你上书一下。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6-01-27 04:18:35
当兵那时候真的很热门的。别说当兵,就连一件军装,穿出来也严重回头率呢。要是四个袋子的更加乖乖了。

不过阿立自己的趣事/糗事:

中学里有一次招兵,忘了是不是空军招兵的那次。大家报名以及私下讨论更热烈。

阿立不知好歹,居然把不知哪里看来的“好汉不当兵,好铁不打钉”拿来参加讨论。果然有内奸报告老师了。阿立那时当个不知道神马的班干部,其实好事不干,坏事也不太敢干的。老师还算客气,只是当众批评了一下。木有上报,乖乖
回复 | 0
作者:karkar 留言时间:2016-01-26 23:45:14
仔细读了。在任何时候,父母长辈们都希望自己的后人日子过得好一点,可以理解的。今年是文革开始五十年,结束四十年。我那时候还小,虽然记不清具体的事情,对那个疯狂的年代还有一些印象,但是比我小的60后对文革可能就完全没有印象了。所以希望大家把自己和自己知道的关于文革的故事讲出来,也算是一种纪念吧。只有不忘历史,认真从历史中吸取经验和教训的国家才能更好地发展。
另:请马兄有时间看看我的新博文,谢谢!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6-01-26 21:37:15
马黑这些有着浓厚时代气息的文章,将来都是历史的见证。文章虽不长,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关系网在那个时代是如何编制起来的,权势是如何腐化人性的,都一一跃然纸上。记得那个时代只有副团级以上级别干部的女儿能够去当兵。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高中女同学,真正有着银铃般的嗓音,在读了一期高中后便参军了 ,因为她父亲是某国营大厂的厂长。好多同学羡慕她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