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那些年: 拉蜂窝煤 2016-03-27 10:46:33

那些年: 拉蜂窝煤

01300000165488122302550643382_s.jpg

这是我青少年时代大约在14到16岁之间在成都发生的一件事。


我家住在父亲单位的院子里,位于成都东边,而母亲上班的单位在成都西南边,她骑自行车上班。那时政治学习多,经常晚上也得学习,太晚了,就住在在单位分有的一间宿舍, 周日常常住单位, 周末才回家。


母亲单位有个处得很好的同事韩阿姨,住单位期间常会到韩阿姨家吃饭。韩阿姨家的大女儿惠,与我年龄相当,母亲很喜欢她,常常回家后在我们几个孩子面前夸奖她。主要说她懂事,勤快,会做家务事,家里所有事,从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照顾弟弟妹妹,都她一手包了,韩阿姨真有福气等等。那个时代, 大人们评价一个女孩最重要的标准就是听父母话,艰苦朴素,吃苦耐劳,会做家务。有一次惠得肝炎了,母亲还把家里的糖票送给她家,让她多吃糖,治疗肝炎。母亲老夸她,我就记住她了,但从来没有见过面。


有一天,母亲让我去她家拉蜂窝煤,蜂窝煤凭票供应,我家的不够用而她家的有多余。我约了几个同学,骑自行车去她家拉蜂窝煤,每个人自行车后面带个竹框就去了。进了单位大院,找到她家,她开门接待我们,第一次见到这个妈妈嘴里常夸奖的女孩,记得她穿一件黄色的灯草绒上衣, 有一种从容淡定的气质。她出门带我去看了她家走廊里多余蜂窝煤存放的位置后,就回屋了。我们开始装蜂窝煤到框里,可这时发现,我骑的我家自行车持重不行。这时同学们说,刚才敲开她家门时,看见她家有一辆载重自行车,找她借自行车啊。在同学们的鼓捣下,我又去敲开门找她借自行车,她很爽快,就把她家载重自行车从屋里抬出来借我载蜂窝煤,我家的自行车就留在了她家。


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此事虽然过去45年以上,可当时的很多细节一直留存在我的记忆里。


我和母亲单位院子里的孩子都不熟, 因为我家住在父亲单位院子。最近和母亲单位一个老同事的孩子建立了微信联系, 从她那里得知, 惠已经当奶奶了, 最近还来了一趟美国探亲看望儿子,住了不短时间。 微信里建立联系的这个母亲单位老同事的孩子,把我讲的这个拉蜂窝煤故事回忆微信传给了惠, 惠是这样回复她的:


“ 哈哈[Grin]好怀旧哦[Smile]他妈妈陇阿姨与我妈走得近,我很喜欢陇阿姨,她待人和蔼可亲,只是后来她调走了就沒什么联系了。不知她老人家现在情况怎样? 他说的事年深久远我己沒印象,他记性真好[ThumbsUp][ThumbsUp]”


我记住此事但她却忘记了, 为什么? 想了想, 估计和以下这件事有关。


我记得那时有一天, 韩孃孃到我家来玩。我当时自学几何,正在一个房间里做几何题,拿着圆规三角板在纸上画几何图形, 还写下什么∵(因为)∴(所以)推理符号, 觉得自己很聪明。韩阿姨站在房间门口问我, “几点钟了?” 我看了一下桌子上的闹钟, 是下午1点过5分, 可当时居然愚蠢地回答她说:“2点差55分”。 她一脸诧异地看着我说: “你这孩子,脑子不对。”  我那时脑子可真是有点问题,怎么会以那样奇怪地方式去表达时间?  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 马嫂问我,你当时是不是故意捣乱? 我说不是, 看了闹钟显示的时间后, 很自然地就那么表达出来了。因为这件事,估计韩阿姨一定对我有个脑子不太对的形象。


那个时代的孩子都很听父母的话, 特别是处于那样一个年龄段的孩子,对父母夸奖过的同龄异性孩子一定会很留意。估计与母亲回家来常夸奖惠相反, 韩阿姨回家不但不会夸我,可能还说过我脑子不对之类的话,  很自然地惠就不会对我这个人有什么印象, 当然也就不可能记得我去她家拉蜂窝煤的那唯一的一次见面了。



相关链接


· 我的最早人生记忆


· 小时候很可笑

· 我的青春萌动



浏览(1187) (3) 评论(1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3-29 21:52:25
<p>剧团:</p><p><br/></p><p>老高的成都话记得比我们多。</p><p><br/></p><p>你的小人图像真好玩。</p>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6-03-29 20:36:59
<p><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57.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57.gif"/><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63.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63.gif"/><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67.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67.gif"/></p><p>我也不晓得蜂窝煤形容的含义。</p><p>不过,有时候这样的尴尬,不好解释清楚。</p><p>记得有次,对于一个陌生的人,交流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后来据说在后来也说:简直是个神经病,吼吼<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61.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61.gif"/><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56.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56.gif"/></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3-27 22:23:47
海天:

哇,你们家还自己制作蜂窝煤,不简单。 我们都是从蜂窝煤工厂去买的。看来用蜂窝煤是全国普遍的。估计你和昭君一代人,所以有印象。对啊,蜂窝煤运到家后,搬运过程也是难忘的事。

下面这段网络上的关于蜂窝煤的回忆文章有意思:

“早先成都主要就是烧蜂窝煤。这种煤现在城边一些卖鬼饮食的还在烧。这个煤无烟,但有一种很呛人的味道,据说比香烟要毒。文革时,蜂窝煤要票,现在想起来好像是每月120个。街上又专门拉蜂窝煤的架架车,把票交给他,他就给你拉来,另收一点劳务费。蜂窝煤大概是3分到5分一个把,120块也就是几块钱,劳务费好像是八角,这个可以讲价。有许多人家舍不得这几角钱,就自己找个三轮车或架架车到蜂窝煤厂去拉。要知道,当年一斤米不过是1角4分三。这个蜂窝煤平时要用蜂窝煤盖把它盖到,把炉门关好,不能关死,也不能太大,关死了就熄火,太大了煤就会烧得太多,到作饭时反而火不旺了。最麻烦就是炉子熄火,重新点燃,要先烧旧报纸点小枝丫柴,再放大柴,上面放一块蜂窝煤,再用扇子不停扇,直到煤被点燃,自动落下,继续烧,上面再放一块,上面的一块烧旺后在压炉。所以,不熄火120块1月够用,经常熄火就费事费煤了。用蜂窝煤就有炉渣,一般是倒到垃圾场。当时成都的大街多是柏油路、水泥路,小街一般就是泥路,好的也就是三合土路,但小街街沿差不多都是泥面。下雨时,坑洼不平,尽是水坑,又很滑,这个煤渣就是填这些坑洼的好材料。”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UyNDQ5#sthash.0ZkjFTas.dpuf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3-27 22:16:31
芹泥:

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看到1点过5分,想到的是从2点到1点过5分这段距离而不是从1点到1点过5分这段距离,那个过程有些怪。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6-03-27 17:53:38
马黑兄是个怀旧的人啊!

蜂窝煤我也很有印象呢!记得一开始,家里还要买来一堆煤粉,拌一点土加上水,用一个借来的铁模子填满煤泥,用脚一踩机关,就脱出来一块完整的蜂窝煤,晒干备用。后来煤站里供应现成的,三轮车运回家来,我要参加卸车,一块小木板上托着三、四块搬到厨房边。我会对煤眼儿让火旺起来,不过没学过封炉子。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3-27 16:35:13
haha, 2点差55 分,太幽默了, 还好,没说5点差3小时55分,你当做数学题呐? lol。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3-27 14:10:04
昭君居然对蜂窝煤也有印象?听起来你还压过蜂窝煤。每天晚上,睡觉前,要压个蜂窝煤下去,以保证第二天有火接着用。那个时代的标记之一。

我今年回去,下半年吧,固定的,每年回去看我妈妈一次。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3-27 14:06:17
老高好!

哎呀,我那时确实是个蜂窝煤脑袋! 这句话太传神了。蜂窝煤盖盖,哈哈,我想起来了,那是为了延缓蜂窝煤的燃烧。有一个一个的,有的就是一整个盖。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3-27 14:03:31
牧人:

小声点。此篇马嫂没有看过。本来标题是:“那些年的事,我记住她忘了”。标题太刺眼,改成了现在这个,为什么改,你懂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3-27 14:00:38
雪草理解我。这样的事很多,和老熟人聊起过去的事,有的事别人记住了,我们全无印象,有的我们记得非常清楚,别人完全忘记了。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6-03-27 13:06:36
哇, 蜂窝煤, 好久远的记忆啊。小时候最恨蜂窝煤炉子了,有时候两块煤之间怎么也对不上所,特窝火的感觉。

“灯草绒”的叫法也让人感到亲切。好像是成都地区的叫法吧。其他地方是叫“灯芯绒”。

黑哥今年回国吗?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3-27 12:52:33
你跟大人韩阿姨说话那么吊,不信那时你是听话的好儿童。这儿还没有交代,下午三点半跑去把全楼道各家的蜂窝煤盖盖揭了,五点半下班院子里呼天喊地骂声!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3-27 12:31:22
成都那时,好像常听有骂人语“蜂窝煤脑壳”,啥意思都忘记了。剧团可能清楚。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3-27 12:27:25
过去的回忆,你清楚,人家不清楚。 你怀恋少时妈单位里的小姑娘,人家根本没你这人印象。估计惠懂事早熟很听妈的话:“你这孩子,脑子不对。”
现在是你对了,唯有记忆,怅然!有些东西永远找不回来了。再想想,还有那些邻家姑姑?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03-27 11:49:07
马黑大哥对青葱岁月记得很清楚。
是不是因为马黑大哥你说话已经情窦初开里、但是怕马嫂骂不敢承认?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3-27 11:15:24
是啊,有时候同一件事情,自己记得很清楚,对方完全没有印象,反之亦然。这种现象很普遍,马黑大哥说的理由很正确。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