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文革口述史: 现行反革命 2016-04-07 22:02:56

文革口述史: 现行反革命


文革初期,有两个现行反革命事件,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时有两顶很可怕的帽子:历史反革命和现行反革命。历史反革命只是历史上有反革命行为,而现行反革命则是当下还在搞反革命活动, 问题比历史反革命更严重。


第一个是我的亲身经历。


1966年夏天成都文革初起时,到处是炮打西南局,火烧省市委标语口号。每天从白天到晚上都有学生围住新玉沙街1号和对面33号的西南局机关大院。


我家所住的童子街29号宿舍院把大门关上了,不准闲人进来也不让孩子们出去。那时院子里组织家属干部守夜看守大门,小孩子也加进去。我和我家对面的小勇被编在一组, 记得有一次值夜班,我们组里还有曾希聖的夫人余叔。


每天晚上值班时,只是看见新玉沙街方向灯火照亮天边, 也可以听见人声鼎沸, 还伴有广播喇叭的声音和喊口号的声音,我们都很好奇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有一天大约凌晨两三点钟值班结束交班后,我们几个孩子不想回家睡觉,就约着偷跑出院子大门,来到了新玉沙街1号院子门口看热闹。


新玉沙街一号院外人山人海, 热闹无比。宣传车上喇叭放着《大海航行靠舵手音乐》和语录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大街上的人围成一圈一圈的在辩论什么。当时群众中的冲突主要是以大学生为主的造反派组织要对西南局省市委造反,而与以工人为主的保皇派组织(叫产业军)则是要保卫西南局省市委。我们来到一圈人群中,看到一伙工人在围攻一个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的学生,那个学生带眼镜,说北方话,我只记得他不停地反问围攻者:“何以见得?何以见得?” 那是我第一听到这个文绉绉的问句,所以印象很深。


我们接着顺着新玉沙街朝西北方向走,来到成都旅馆门口那个十字路口,看见十字路中间摆了一个由桌子搭成的台子,有个成电学生正站在桌子搭成的台子上接受围着一大群人的批斗。那个学生就是不认罪,他慷慨激昂地说:“我以我父亲一个老工人的名义保证,我不是反革命,我绝不会反党反社会主义。”


我和小勇以及同行的其他孩子们站在人群外围看,小勇对批斗没有兴趣看,就手里拿着一把小水果刀玩, 把刀抛到空中接住,再抛到空中再接住。这时,旁边站着一个戴红袖套大约30多岁批斗学生的革命群众,问小勇, “你玩刀干什么? 你想杀人吗?” 小勇不加思索地回答:” 该杀人的时候是要杀的啊。比如杀坏人“。这个革命群众突然大喊起来,“同志们,大家快过来,这个人说他要杀人!”。革命群众们蜂拥而上,把老勇按住, 有个戴红袖套的女性,手里高举那把从小勇手里抢过来的小水果刀,高喊:“这是血淋淋的阶级斗争!”接着把小勇押上台去与那个被批斗的成电学生站一起,斗争对象从成电学生转到了小勇。其他孩子赶紧都跑回家去报信,我没有走,在下面看着小勇被批斗,当然是一面看一面浑身发抖,太恐怖了,转眼之间,小勇居然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


批斗完后,小勇被革命群众双手反剪在后, 押送去附近的成都市公安局。我跟着也去了,我记得我双手一直紧紧抓住守夜值班用的一条毛巾被跟着押送队伍走。到了公安局, 革命群众把小勇交给公安局值班人员后就离开了。在接受公安局人员问话时 ,我记得我还拿出机关食堂饭票来证明我们的身份。正在盘问之中, 值班室里电话响了, 小勇母亲接到先跑回去的孩子的报信,打电话到公安局来,很快我们就被释放了。我和小勇回家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走到大院门口,小勇母亲站在门口等我们,小勇一看见母亲,哇哇大哭起来,要知道我们那时才是12岁的孩子。


第二个现行反革命事件是母亲的亲身经历。


也是那段时期的事。有一天,母亲下班回家后,一脸惊恐地对我们几个孩子说,以后要小心不要在纸上乱写字,今天单位一个同事因为在纸上随意写字,被人举报为写反动标语,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扭送公安局。


那个被打成反革命的人是与母亲同为一个教研室同一个组里的一个女同事, 姓赵, 还 是部队家属, 文革积极分子。当时部队被称为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她家就在部队院子里,因此她是母亲单位第一个学会跳忠字舞唱忠字歌以及搞早请示晚汇报那一套东西,也是她教会了母亲单位的人学会那一套东东。


那一天,母亲教研室那个组在办公室开会。那个姓赵的女同事, 没有怎么专心开会,拿着笔 在一张纸上随意写来写去练字。这时候,另外一个男同事,经过姓赵女同事旁边, 顺便瞄了一眼她纸上写的字后,突然大声喊叫起来:“你怎么写反动标语?” “你这个反革命分子!” 大家过来一看, 把姓赵女同事纸上写的很多字,什么“毛主席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打到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等等。 随意地从不同方向把不同的句子链接起来读,有的真地就成了反对标语。比如,如果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三个字上面正好是打倒自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打倒”, 从上往下念就变成打倒毛主席。很快,全院集合起来批斗了赵女士,还押着她全院游街,最后把她送到了当地派出所。


文革中的疯狂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想象。50年后回头去看这两起现行反革命事件,最想知道的是那个戴红袖章把12岁的小勇打成反革命的30多岁中年男子和母亲单位那个把另一个女同事打成反革命的男同事,当时他们那么做究竟是个什么动机? 是真的中了邪,头脑里紧绷阶级斗争的弦, 还是想立功表现自己? 或者两者都有?但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会那样去做。 文革中有的人被迫揭发别人是为了自保,而这两个人完全没有自保的问题,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人心之险恶卑劣。





相关链接:


              毛泽东时代:儿子告密弑母




冯利:文革口述史:孩童的恐惧与激动



浏览(2558) (4) 评论(2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回复 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6-04-17 16:10:39
剧团:对啊,文革是共产革命的极致发挥,我们那一代人多多少少身上都带有文革基因,最大的一个破坏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现在的男娃儿,确实过于娘,所谓的帅哥都是阴性十足的那种美,我们接受不了。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6-04-17 04:23:43
<p>所以搞共产革命那套,毁掉的是几代人那。</p><p>东欧也如此,人们彼此之间敌意,也没有基本信任的情绪。</p><p>以前的娃儿太“废”了,现在的娃儿又太“绵”了<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59.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59.gif"/></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6-04-14 21:53:16
阿妞生病了,保重!这样的反革命故事,在那个时代的中国成千上万,绝不是个案。毛粉们特别是生活在西方自由民主世界里的毛粉们都比较假,很多人其实是借毛说事表达对当今的不满,并不是真正的毛粉。真正的毛粉不能坐而论道,而是应该挺身而起,走井冈山道路去。很多毛粉就是夸夸其谈而已,毛粉们也大多老态龙钟,周小平那样的年轻毛粉是少数。文革那样的疯狂,人类历史上有过多次,但是中国的文革疯狂是登峰造极的。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6-04-13 22:26:01
<p>休假加感冒。差点错过马黑此文。</p><p>要让没见过文革的人想象理解文革,不需要找第三帝国,只需要去伊斯兰国。对十二岁少年成了现行反革命,对好友同事突然检举你是现行反革命等等怪诞不理解的,可以去伊斯兰国观摩十二岁黑衣军战士把十岁的异教徒关进铁笼子活活烧死。不认识毛泽东希特勒的,只需要被巴格达迪大帝哈里发接见一哈。</p><p>对于那些时至今日欢呼大跃进文革赞颂毛泽东的,俺老早就对他们说过,你有种主动站到台子上去接受我等革命群众揪斗,或者有种给你爹妈和俺再戴高帽子游街,然后对我们割喉公审处决;有种你去恢复大食堂人民公社知青上山下乡工农兵学员,有种你整天去跳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没胆量这样做的,要自称毛粉,老毛会叫我等革命群众活生生剥下你的画皮然后用你这个赤条条反革命熬汤喝。</p><p>毛泽东一辈子最伟大的证明,就是那些他最好的学生最亲密的战友最革命的同志,被他活剥皮之后都是最赤条条的最适合熬汤的反革命。</p><p>马黑这里的那些反革命,不过是毛革命城楼放火之后连带的池鱼之殃。俺揣摩,那两位揪出小勇和马黑母亲同事的革命战士,要么不久后就被其他革命群众送进了牢房或者劳改农场,或者后来进了省革委甚至中央政治局。</p><p>谁如果要写政治荒诞小说,可以写这样一部《三国演义》:希特勒国,毛国,和巴格达迪伊斯兰国,这三国最天才的领袖与这三国最革命的群众,如何济济一堂鲜血凝成革命友谊。</p>
回复 | 3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10 10:45:29
<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司马懿:</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br/></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Noto Sans CJK SC;font-size:16px">我们都带有文革基因,或多或少。</span></p>
回复 | 0
作者: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6-04-09 07:19:37
<p>时至今日的万维,也有不少借普世光环继续“阶级斗争”的,文革时期的人性灭绝用语仍有人喜欢拿来攻击别人。反省并非易事!</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08 20:56:35
<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jg3721:</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br/></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Noto Sans CJK SC;font-size:16px">完全同意!毛的过世开启了一个新时代。文革的荒谬是中国文化中的丑陋与毛的操弄的结合。</span></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08 20:53:38
<p>老豆子:</p><p><br/></p><p>说得太对了!你和上面芹泥的看法一致,我完全同意。</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08 20:52:13
<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yuan2:</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br/></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Noto Sans CJK SC;font-size:16px">这样的故事我听不止一个朋友讲过。所以我现在对任何搞个人崇拜的行为都极端反感。毛当年的个人崇拜后面有很多无辜老百姓的屈辱和血泪。</span></p>
回复 | 0
作者:jg3721 留言时间:2016-04-08 16:33:50
<p>中国文化里有丑陋的基因,但毛以他高超的指挥艺术,把这种丑陋发挥到了极致。</p>
回复 | 0
作者:jg3721 留言时间:2016-04-08 16:27:18
<p>那个年代实在太荒唐。若不是林彪把他气死,真要是活到150岁,后果不堪设想!</p>
回复 | 0
作者: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6-04-08 15:31:56
<p>从小勇的例子看人性之恶。打个比方吧, 毛泽东发动群众,好比用船桨搅动小河,河底烂泥黑臭,都被搅动起来了。现在不搅动,但烂泥还在下面。</p><p>中国清末至文革,长期战争,人性之恶已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把问题简单化矛头指向毛泽东,如同德国二战问题全推到希特勒头上。 </p>
回复 | 0
作者:yuan2 留言时间:2016-04-08 14:40:28
<p>确实如此。同一个大院的一个家庭不小心把毛泽东石膏像摔碎了,被什么人揭发出来,一家子被批斗。那时的人穷,上厕所大都用过时的报纸。那时每天的报纸上都有毛泽东各种相片,或毛主席最新指示,毛主席语录。一天有人在厕所发现伟大毛主席像被擦屁股了,这也是天大的政治事件。不知最后查处哪个“反革命”否。其后没有人敢用旧报纸上厕所了。</p><p><br/></p><p>疯狂的时代。</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08 13:32:00
<p>北雁:</p><p><br/></p><p>我当然记得莺歌燕语,她很会写文章,还是网络多媒体高手,龙乡当年很多不错的多媒体作品就是她搞的。她5、6岁就读大部头名著,怪不得她文章写得好。</p>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4-08 10:17:32
<p>马黑哥,真正的天才,咱们万维就有一个,莺歌燕语,你还记得吧?她五、六岁的时候,就能读大部头的名著了!</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08 09:54:20
<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芹泥:</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br/></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对,文革发生有多种因素,除了共产马列思想制度本质性的原因,还有就是你说的中国文化的丑陋面。“一窝蜂而上”,“庸众”,以“践踏弱者”为乐,等等。</span></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08 09:45:55
<p><span id="docs-internal-guid-aac2f0ef-f6c1-70ba-b61d-398a60a690ea"><p dir="ltr" style="line-height:1.38;margin-top:0pt;margin-bottom:0pt;"><span style="font-size: 14.6667px; font-family: Arial; vertical-align: baseline; white-space: pre-wrap;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我小舅妈看了我微信传的这篇博文后, 有如下补充:</span></p><p dir="ltr" style="line-height:1.38;margin-top:0pt;margin-bottom:0pt;"><span style="font-size: 14.6667px; font-family: Arial; vertical-align: baseline; white-space: pre-wrap;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br/></span></p><p dir="ltr" style="line-height:1.38;margin-top:0pt;margin-bottom:0pt;"><span style="font-size: 14.6667px; font-family: Arial; vertical-align: baseline; white-space: pre-wrap;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67年夏天我妈学校厕所蹲坑隔板上出现刀刻的反标,凑巧之前几分钟我弟弟刚好大解,认定是他写反标,关黑房子校领导工宣队轮番审问,我们一家吓惨了。去年九月底在芝加哥还聊起这事。我弟弟说:‘TMD幸好老子当时小懵懂开窍晚,不然老子都自杀了’。“</span></p><div><span style="font-size: 14.6667px; font-family: Arial; vertical-align: baseline; white-space: pre-wrap;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br/></span></div><div><span style="font-family:Arial"><span style="font-size: 14.6667px; white-space: pre-wrap;">小舅妈弟弟比我年轻,那时也就是10岁左右的孩子。</span></span></div></span></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08 09:43:02
<p>拜读好文,唉,群众常常是洪水猛兽,所谓庸众迫害,非常可怕。这样的情形往往是一个人不敢,一旦看到大家都上了,马上加入,而且群情激奋,不得不说是中国文化的一种鄙陋。</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08 09:35:14
<p>北雁:</p><p><br/></p><p>把老勇改为小勇了。这个老勇是我妹妹们对他的称呼,从小就那样叫他。他家北方人,他个子在同龄孩子中比较高大,我们是发小,他还为我与别人打过架。</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08 09:28:37
<p>北雁:</p><p><br/></p><p>你四岁就会写那多字?天才!我4岁时稀里糊涂就是玩。你们黑龙江武斗估计没有我们那边厉害,那个木匠只是屁股挨打,施暴者还挺尊重他,就像有些大人打小孩,只打屁股不打脸:=)). 四川云南武斗都非常恐怖,真的战争。</p><p><br/></p><p>我那是人生第一次见识到,周围看起来很正常的人,会突然间翻脸,把你当敌人对待。</p>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4-08 09:20:20
<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芨芨草:</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br/></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Noto Sans CJK SC;font-size:16px">那个时代的很多事,不可理喻,<span style="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SC';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不堪回首。最确切的描述是:中邪了。</span></span></p>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4-08 07:48:13
<p>人心之险恶卑劣,岂能是马黑哥这样厚道的人能看透的?<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61.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61.gif"/></p>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4-08 06:19:32
<p>文革武斗开始的时候,我刚记事儿,整天呆在家里和小朋友们过家家。所以,所有文革的记忆在我这里凝结为一个画面:隔壁的张师傅,是个木匠。有一天他从外边回来,屁股被打青了,我爸爸替他涂抹紫药水儿。</p><p>其实,我也写过反动标语,这是我妈妈后来和我讲得的,我一点都不记得。那天我跟妈妈去她工作的大楼玩儿,大楼的大厅里有块大黑板,是搞宣传用的,那天刚巧空着,放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写新内容。四岁多的小孩子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玩的机会的,我就在黑板上写起来,当然,毛主席万岁,打倒刘少奇,这一类话我都写上去了。妈妈的同事看到后,吓坏了,急急忙忙跑到教研室去告诉了我妈妈。。。哈,如果我那次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大概会是中国历史上最年幼的反革命吧。:-)</p><p>那个老勇的“老”字有点别扭,故事读了一半儿,我还以为他是成年人,看看改成“小勇”会好点吗?不容易引起阅读上的误解。谢谢马黑哥的好故事。</p>
回复 | 1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6-04-08 01:19:46
<p><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4px;">那个时代啊,无语。居然还有人想回到那个时代,肯定脑子进水了。<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27.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27.gif"/></span></p>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