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台湾司法亮剑总统陈水扁 2016-06-09 22:55:39

台湾司法亮剑总统陈水扁


陈水扁贪腐案中表现出来的台湾司法的高度独立性,不在于陈水扁卸任后被起诉坐牢,而是在于当他还位居总统高位时,台湾司法就敢于对他亮剑,展开司法调查,通过司法审判将他身边好几个亲信送入监狱 坐牢,同时也为在他下台后对他的起诉做了充分的准备。


陈水扁贪腐案最先爆发的是国务机要费案。


国务机要费案的爆发始于2006年6月22日澳大利亚“台湾红”公司负责人李慧芬的揭发。据李的公开爆料,她的300万新台币君悦酒店的住宿发票,曾被他的堂姐李碧君拿去转交给总统夫人吴淑珍核销国务机要费。第二天6月23号,台湾审计部门就派员就进驻总统府查帐,并将怀疑涉不法相关资料函送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查缉黑金行动中心调查。


负责此案的特别检察官叫陈瑞仁,政治上深绿,青年时代就参加反对国民党统治的民主运动,父亲是228事件受害者,母亲曾留学日本。但他根本不受政治理念影响,只认事实和法律。他说我虽是“深绿”,但离开投票所的布幔,心中就没有了颜色。陈在侦办过程中表现出的检察官职业操守,受到广泛肯定。


案件6月底分案,陈瑞仁和检调中心马不停蹄地进行了4个月侦察,其间约谈了276人次,包括涉案的直接相关人物,并两度约谈时任总统陈水扁。在侦案过程中,陈瑞仁很注意抓关键点。如清查89张假发票的来龙去脉,证明总统夫人吴淑珍以及女儿、女婿和儿子拿这些假发票报销,申领国务机要费从中贪污,可以说件件铁板钉钉。最精彩的是陈瑞仁还突破了以用于“秘密外交”为名诈领国务机要费320万元伪造文书和作伪证的问题。为掩护贪污罪行,总统府人员伪造秘密南线专案外交工作代号“甲君”的领据三张。还编造情节,说这笔钱分三次在北一女校门口当面交给“甲君”。在调查过程中,陈瑞仁得到“甲君”从海外发来的传真,表明甲君从来没有拿到国务机要费,而且从这笔费用开立到核销期间,“甲君”一直在海外未归。这一下,一系列编造彻底暴露马脚。


2016年11月3日,在掌握强有力证据后,陈瑞仁检察官发表国务机要费侦查报告,宣布时任总统陈水扁夫妻为“共同贪污正犯”,并起诉第一夫人吴淑珍(伪造文书即贪污治罪)。考虑到陈水扁享有宪法第五十二条赋予“刑事豁免权”,暂不起诉,待任期届满再行追诉。同吴淑珍一起被起诉的还有总统府副秘书长马永成(伪造文书罪),办公室主任林德训(伪造文书罪及伪证罪),会计陈镇慧(伪造文书罪及伪证罪)。


司法的公正性来源于它的独立性,台湾司法独立性是台湾民主化进程中的重要成果。而陈瑞仁检察官在侦办国务机要费案中的刚正不阿,公正严明,是台湾司法独立性最好的体现。司法系统不受任何政治势力理念的操纵影响,检察官可以也敢于向国家最高领导人以及其夫人周围亲信亮剑,这是值得称道的普世价值和现代文明。



浏览(2466) (16) 评论(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天狱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16-06-11 14:23:42
谢谢评论。事情本来就是错综复杂,搅在一起的,我没有本事把它们搅在一起。像布什那样“either you are with us or against us"是和现实不沾边的。最后,我要说:尽管马黑博是针对我以前的评论而写的本文,我完全无意劫持他的版面。这将是我再本文的最后一次评论。谢谢大家。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 回复 kutiyama1 留言时间:2016-06-11 14:15:52
我个人的看法是台湾民主制度本来就是一桶地沟油。不敢想象这种制度照搬到大陆会是什么样子。。。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6-06-11 14:08:09
谢谢回复。我原来是这样写的“看来博主对我在他六四博文的评论意犹未尽。。。”后来觉得有点唐突,就删了。看来,我最初的感觉还是对的。台湾“中华民国宪法”第52条确实规定了总统的豁免权。但是非常含糊,基本上没有任何可操作性。【总统除犯内乱与外患罪外,非经罢免或解职,不受刑事上之诉究。】什么是内乱与外患罪?如何罢免和解职总统?都没有任何解释。基本上是一本糊涂账,很难真正操作。像红衫军连续几个月抗争要求陈水扁下台,陈不但不引咎辞职,反而动用国家机器掩盖罪证,算不算“内乱”?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6-06-10 21:11:13
新天狱博把有些事情像搅面团那样搅在一起了。前台湾总统陈水扁的被起诉和定罪,说明台湾司法的独立,正如新天狱博所说的,与某个法官刚正不阿无关。就是说,即使有某个法官徇私舞弊,也有可能被其他法官纠正。这并不表明民主制度就一定不会发生法律的弊病。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如果制度不民主,就一定会产生法律方面的不公正和不独立,例如以党法代法律,党法高于法律。或者像中国以前的皇权社会,以皇帝的思想为法律。这些逻辑关系,是西岸博一直教育大家的。有关的例子太多,中国那里就举不胜举。甚至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被判的杀人犯是误判,要平反也难上难。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kutiyama1 留言时间:2016-06-10 20:36:41
陈被邀请出席总统就职餐会,台湾司法发话:后果自负。陈就不敢去了,他去了就有可能违反保释规定,被取消保释。按道理政党轮替,司法应该站在民进党一边阿扁一边啊,可是没有。为什么?因为司法独立。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新天狱 留言时间:2016-06-10 20:31:55
我的这篇博文就是对你在我上篇博文里的这个留言的回复:“对陈水扁的司法调查也是下台以后开始的,尽管台湾“宪法”没有明确说明对在任总统进行调查是违法的”事实是,台湾司法在陈在任的2006年就启动了对陈贪腐案的调查,陈在总统府被检察官询问两次。调查报告中明确点名时任总统的陈水扁是贪污正犯。台湾中华民国宪法52条明确规定了总统的豁免权,所以陈下台后才被正式起诉。事实先搞清楚,再讨论问题为好。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妨碍公务 留言时间:2016-06-10 20:15:29
司法独立不容易,司法独立是所谓依法治国的基本。应该说当时的红杉军运动,给了台湾司法的调查很大支持。
回复 | 0
作者:kutiyama1 回复 新天狱 留言时间:2016-06-10 18:50:51
陈水扁是个大贪,时至今日为什么在台湾还有这么大市场,连新上台的蔡总统都要向他发邀请信。不能理解。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 留言时间:2016-06-10 15:45:21

台湾司法独立性和陈法官刚正不阿是两个概念。如同包拯刚正不阿,不代表北宋的司法有独立性一样。不过我重点想谈谈台湾的“民主制度”和贪腐的关系。有的人认为中国大陆的贪腐是制度问题,好像制度问题解决了,贪腐的问题就解决了。。。

让我们看看台湾的情况。陈水扁是台湾第二任民选总统,他家族的贪腐问题有据可查的至少追溯到1991年他当立委期间,中间经历台北市长,贪腐从未间断直至被抓,可以说他是台湾制度下“带病提拔”的一个典型代表。所以台湾的民主制度没有能够避免把一个“全家贪腐”的政客弄成“一把手”。

其次,如陈文茜所说:“台湾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金控的大老板,没有贿赂陈水扁,几乎每一家都贿赂了,现在在台湾真正的新闻是谁没有送钱,而不是谁送了钱。”所以台湾的民主制度没有能够阻止总统受贿,不但如此,行贿受贿是常态,不行贿才是新闻。因此,市场经济和民主制度不但没有像一些人所吹嘘的那样防止腐败,反而是腐败的“生长激素”、“润滑剂”和“化肥农药”。

再次,2004年陈由豪指控陈水扁及吴淑珍曾收取他的政治献金。遭吴淑珍、和陈水扁的打手经建会前副主委张景森、前立委张清芳控告诽谤,最后不了了之。如果台湾司法真的那么独立,为什么2004年不立案调查陈吴?

陈水扁案犯案之长,罪行之恶劣,涉案人数之多暴露了台湾“民主体制”的重大缺陷,说明任何体制下都有贪腐的滥权。坦率的说,很多作案手段和大陆的一些家族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能不使人产生联想.

自己的一些看法,希望博主不要take it personally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 留言时间:2016-06-10 15:19:36
台湾司法独立性和陈法官刚正不阿是两个概念。如同包拯刚正不阿,不代表北宋的司法有独立性一样。不过我重点想谈谈台湾的“民主制度”和贪腐的关系。有的人认为中国大陆的贪腐是制度问题,好像制度问题解决了,贪腐的问题就解决了。。。让我们看看台湾的情况。陈水扁是台湾第二任民选总统,他家族的贪腐问题有据可查的至少追溯到1991年他当立委期间,中间经历台北市长,贪腐从未间断直至被抓,可以说他是台湾制度下“带病提拔”的一个典型代表。所以台湾的民主制度没有能够避免把一个“全家贪腐”的政客弄成“一把手”。其次,如陈文茜所说:“台湾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金控的大老板,没有贿赂陈水扁,几乎每一家都贿赂了,现在在台湾真正的新闻是谁没有送钱,而不是谁送了钱。”所以台湾的民主制度没有能够阻止总统受贿,不但如此,行贿受贿是常态,不行贿才是新闻。因此,市场经济和民主制度不但没有像一些人所吹嘘的那样防止腐败,反而是腐败的“生长激素”、“润滑剂”和“化肥农药”。再次,2004年陈由豪指控陈水扁及吴淑珍曾收取他的政治献金。遭吴淑珍、和陈水扁的打手经建会前副主委张景森、前立委张清芳控告诽谤,最后不了了之。如果台湾司法真的那么独立,为什么2004年不立案调查陈吴?陈水扁案犯案之长,罪行之恶劣,涉案人数之多暴露了台湾“民主体制”的重大缺陷,说明任何体制下都有贪腐的滥权。坦率的说,很多作案手段和大陆的一些家族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能不使人产生联想。肺腑之言,不吐不快,希望博主不要take it personally.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6-06-10 04:34:05
“司法要独立很容易,”?胡说八道!
回复 | 1
作者:妨碍公务 留言时间:2016-06-09 23:42:05
司法要独立很容易,要发挥效果却很难,以扁案为例,虽然阿扁管不到司法,但是他底下庞大的特务系统会让司法人员胆怯三分,所以需要办案时机跟技巧加上勇气才敢去办总统,不断放消息爆料就是在创造时机,先把总统气势压下来,让特务系统了解目前的领导人确实有些问题需要调查。观察一段时间发现特务系统多数保持中立之後,再大刀阔斧的查,所以司法独立难在执行。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