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2017回国:乐山行 2017-11-26 17:09:33

2017回国:乐山行


外公墓前


离开都江堰,我们当天下午比较晚的时间就到了乐山。第二天一早给外公扫墓。


外公生前对我姐说过,你们长大以后来看我,什么东西都不要带,就带一瓶酒来就好。成都有个老同学听说我要去乐山祭祖,专门从凉山会理邮购了一大箱石榴送我,据说石榴可以用来祭祖。这样我们就带上一瓶外公生前最爱的五粮液酒和四个石榴,去下面照片中的这座墓园,给外公外婆扫墓。



外公墓碑上的字是请乌尤寺偏能老和尚书写,文字内容朴素简单,就是外公外婆名字,不扯别的,非常好。


墓碑前放上4颗大红石榴,将酒撒在墓前,,跪下大声说了几句问候外公外婆的话,就结束了扫墓。


我对小舅小舅妈说,我家所有长辈中,我心目中的英雄唯有外公。小时候因为受红色教育,对我有个当过国军的外公还有遗憾,感觉不那么光彩,心中常想外公怎么一开始不当红军八路军解放军,而去当了国军?现在知道了,外公一生做过的事,我家没有任何长辈可以相比。父亲常常会给我们讲述他引以为自豪的革命经历,18岁加入地下党,发展了多少地下党员,地下工作怎么接头,怎么摆脱特务跟踪,怎么发动学生运动,以后怎么开辟游击区,建立武工队等等。不从政治上说,就说父亲做的那点事,只不过是云南地方事件,而外公亲身参与的事都是全国意义的历史大事件,比如台儿庄会战和长春起义,而1946抗战胜利后赴越南受降,其意义超过了中国范围。外公,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


在乐山期间,与满舅小舅一起回忆起了许多外公在乐山的往事。


我家1964年初从昆明搬到成都后,当年夏天外公来成都开省人代会,返回乐山时,就把我和姐姐带去乐山。那是我第一去乐山外公家。以后在成都的岁月中,几乎每年至少去乐山一次。我们家几个孩子都喜欢去乐山外公家,因为在外公家我们都是小辈子,受到比较多的关照宠爱,而对我来说,成都家里只有我一个男孩,到了乐山,二舅,满舅(三舅),还有小舅,一大堆男性,从与他们相处玩耍中,可以找寻到一些在成都家里缺乏的乐趣。


外公当年的家,距离肖公嘴不远,位于面对大渡河的一栋小楼上。照片中右手最高的那栋楼旁边比较矮的建筑(面对大渡河的右边)就是当年的专员公署所在地,现在是市政府大楼。


市政府大楼(当年的专区专员公署):

市政府大楼门口这个位置,就是当年外公家所在地。

外公家阳台下那条街不远处,就是铁牛门。铁牛门外距离外公家那栋小楼不到100米,铁牛门外就是大渡河上的一个轮渡码头。

当年专署大门是开在这条街上。我记得当年与外婆在这条街道上走过,迎面碰到的很多行人都会与外婆打招呼,潘姨潘姨地喊外婆。

1955年,外公从重庆步兵学校转业后,被分配来乐山工作,安排在这栋小楼里居住,应该说当地政府对外公还是相当尊重,给予很不错的住房待遇。这个小楼是民国时期嘉华水泥厂老板的房子,带L型大阳台,view 很好。站在阳台上,正面面对大渡河,左边可以清楚看见大佛以及大佛脚下的三江汇流(青衣江大渡河岷江),天气好时,右边可以看见峨眉山金顶。外公家那个小楼永远留在我脑子的美好记忆就是:清晨起床站在在阳台上先看看对面奔腾的大渡河,然后是左边静静坐立的大佛,和右边朝阳照耀下的峨眉山金顶,夏天傍晚则是在阳台上乘凉,听二舅朗诵诗讲故事。


外公以正师行政11级的待遇转业到地方,担任主管乐山地区教育、文化、体育、民政、卫生的副专员。当时的乐山地区行署专员叫窦光宇,山东老八路,行政12级。外公到任乐山后,觉得此事不对劲,怎么我这个副专员比正专员级别还高?外公那个时代出来的人,行政伦理观念很重,外公就找到统战部,告诉他们说他这个副专员比正专员级别还高,不合适,主动提出把他的级别降到13级,低于12级。以后统战部同意了外公的要求,但说降到13级你太吃亏,到12级与窦专员同级就可以了,这样外公就从11级降到12级,开始了他的副专员工作。


因为外公主管教育工作,每年挂名考试委员会主任,初中、高中的升学考试题会呈报他过目。小舅和满舅1965年考初中,外公提出他的两个儿子都参加当年考试,他如果继续像往年那样过目升学考试试卷不合适,为了避嫌不再担任考试委员会主任职务。后来文教局干部说小舅的总成绩是乐山县的第一名。


外公因为主管卫生,在乐山医疗系统人脉很广。文革中我母亲得了胆囊炎,成都非常乱,进不了医院治疗,父亲也束手无策,最后是到了乐山,外公动用关系,找了乐山医院一个很有名的医生动了手术,才成功摘除了胆囊。


外公对他主管的体育工作非常有兴趣。外公在民国滇军时代,带领其部队老八团驻扎在个旧时,就曾经组织过一个篮球队叫陇统队,到昆明比赛成绩不俗,曾经打败过美军的篮球队。四川的篮球比赛设立了川南协作区,区内包括宜宾,泸州,雅安,自贡,内江。而乐山篮球队成绩不错,总是川南协作区的冠军。每逢和劲敌比赛,外公会亲临现场观战,有一次夏天的下午比赛,外公带着小舅去看,顶着烈日看了一场,后来知道是和自贡比赛,自贡队是实力比较强的队。外公对待地区篮球队员有点像对待他当初的部下,有个队员肝不好,外公从云南自费买中药云苓给这个队员养肝。76年外公住院,小舅陪床守护,还遇到一个原地区篮球队员,当时在乐山某工厂工作,他听说外公病重住院,买了两斤白糖来医院探望外公。


外公除了是共产党统战工作中起义国军将领的代表外,也有凉山少数民族上层代表的身份。50年代中期,凉山民主改革引起了凉山彝族上层发动的叛乱,外公曾经与其他凉山彝族上层人士进入凉山,进行安抚劝说的工作,二舅记得外公进入凉山时,还配发了一只手枪,估计那是外公人生最后一次带枪出行。此次在乐山期间,听二舅的女婿讲,他在工作中遇到过一些峨边和马边(原来属于凉山州,以后变成彝族自治县划归乐山地区管)的彝族上层,都说还记得外公当年与他们谈话,告戒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外公在乐山地区有一个滇军同仁名字叫王叔堪。王是四川乐山人,到云南上了讲武堂,参加滇军,曾任昆明五华山龙云行营中负责警卫工作的营长。1946年驻昆中央军杜聿明率部包围五华山,逼迫龙云离开云南后,王就离开滇军回到乐山五通桥做生意。解放后50年代中,王还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当过五通桥市副市长。王常给外公写信问候。小舅记得他在信中都这样称呼外公: “耀公麾下”。小舅1978年高考时,被指定去五通桥体检,五通桥距离乐山有一段距离,那时交通不便,当天赶不回乐山,体检完后,就住到王家。小舅那次住在王家,听他讲了这样一个关于外公的故事:反右运动前夕某一天深夜,外公突然来到他家敲开家门,给他简单说了几句话,大意是要他最近这段时间谨言慎行,小心被整,说完就匆匆离去。王的家距离公路有一段距离,王说外公一定是让司机把车停在公路上,自己一人摸黑走小路到他家,提醒他注意政治上的风险。王还说,他听从了外公的话,一直说话非常小心,什么都不敢讲,但最后还是被打成了右派。王叔堪老人比外公还大一岁,1996年过世,享年89岁。


我们家几个孩子对外公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印象,那就是外公家总是宾客盈门,吃饭时总有外人在坐和我们一起吃,这点与我们家非常不同,我们都很不习惯。而常在外公家吃饭的都是社会上比较下层的人士,并不是当地的达官显贵。比如我常碰到一个在精神病院工作的女士,会讲很多好笑的精神病院病人的故事,因为外公管过民政卫生方面的工作,她由此认识外公并拜外公为干爹。还有一对母子,那个男孩的父亲是大渡河岷江边上拉船的纤夫,因为是外公家保姆吴姨的朋友,常来外公家玩一起吃饭。外公在乐山交往的人非常广泛,从上倒下,各行各业都有,不管什么人都一视同仁,从不势利。与外婆在大街上走,一路上总会不断有人打招呼,潘姨潘姨地喊。

我几个舅舅中,我和小舅最投缘,与满舅(三舅)就差些,因为他比我大三岁,小时候我感觉他有点爱摆舅舅的架子,会训斥我,与他交流比较少。这次去乐山见面,他很健谈,讲了外公这样一件事:满舅离开插队的农村当兵出发前,外公对他讲了以下的话:你当兵不要怕死,上战场冲锋时要冲在前面,你面相好命大不会被打死,你越胆小越怕死,就越有可能被打死。结果满舅到部队后被分配驻防贵州安顺的14军运输团赶马车,让他很失望,因为没有冲锋在前的机会了。中国有此一说:“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怕死,不患天下不太平” 。对军人来说,贪生怕死是最大的耻辱,战场上不惧死亡冲锋在前杀敌才是最高的道德境界。外公在送自己儿子当兵时,如此告诫,真不愧为军人本色。


以下这张照片是与乐山的亲戚们在马黑古哈大舅家聚会时照的。那天晚上大家聊的热火朝天,特别是过去话少的满舅讲了不少话。大家都聊乐山话,马嫂大部分都听不懂觉得无趣,早早就和小舅妈回酒店了。四川方言川西川北川东与川南差别很大。据说川西川北川东属于湖广口音系统,因为清初湖广地区大规模移民到四川都是到这些地区,因此这些地区的口音与湖广非常相似,也容易听懂。而川南地区的乐山话,才是真正的四川原住民口音,据说有五个声调,当然也比较难懂。


照片中带帽子者就是已经80岁的马黑古哈大舅。古哈在农场改制分配的土地上盖楼,一个单元四层楼都是他的。他住一层,其它三层出租出去,退休金加上租房收入,生活还不错。后排是古哈儿子和二舅的女儿。

宜必思(ibis)酒店马嫂惊魂


小舅安排我们住进乐山这家叫做宜必思的酒店,据说是法国连锁酒店品牌,我们居住于此时,有不少外宾入住。



酒店里有个欧洲房子咖啡馆,咖啡味道非常好,制作的法式点心水平很高。没有想到在乐山这样的三线城市,也可以享受到如此正宗的法式咖啡和点心。


国内的酒店都提供早餐。这家酒店的早餐每天都有这样一种乐山小吃泡粑,是马嫂的最爱,马嫂就喜欢吃这类黏黏糊糊的东西。回到美国后,她一直在试作,第一次试作失败了,请教小舅妈后今天又试,比较成功。我早餐最爱吃的是酸豇豆,小时在成都吃早餐,常有这个酸豇豆,配馒头稀粥吃。这个酒店的早餐都有酸豇豆,我吃了不少。


居住此酒店最好笑的一件事发生于第一天入住时。登记完进入房间稍稍休息一下,再出门发现门口丢了好几张色情小卡片,上面有电话号码,广告说打此号码,可以有小姑娘上门服务,服务一流之类的话。马嫂马上把小卡片扔到垃圾桶。我们出去再回房时,又发现有人放置小卡片在门口,马嫂这时非常生气,说这些人太猖狂了,居然三番五次地送色情小卡片。话音刚落,有人敲门。马嫂去开门,两个漂亮小姑娘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盘水果,说是酒店免费提供的水果。马嫂接过那盘水果,关上门后,对我说这盘水果不能吃,这两个小姑娘很可疑,估计是色情集团来探路的,水果可能有问题,吓得我也不敢动水果。第二天问小舅,小舅说马嫂多虑了,给刚入住的客人送一盘水果是该酒店的惯例,送水果的小姑娘是酒店工作人员绝非色情集团人员。这时再想吃水果已经不能吃了,因为放在一边室温下过夜,不能再吃,只好扔垃圾桶。水果盘里的水果可都是高级水果如芒果猕猴桃等,可惜啊!


大佛寺乌尤寺


提起乐山,就会想到大佛。我在成都时,每次到乐山必去大佛,到过大佛寺无数次。马嫂第一次来乐山,当然一定带她去看看大佛。


我当年文革中来到乐山,当时大佛无人管理。我与小舅他们还从大佛后面爬到头顶上去。那个大佛顶部站上去感觉场地蛮大的,不觉得有滑下去的危险。

由此朝大佛脚下去。据说黄金周这里要排队好几个小时才能下到底。小舅讲,曾经有个网友说排了四个小时才看到大佛的耳朵,失望而归。我们去那天不是旅游旺季,不算拥挤,不长时间就到了大佛脚下。


大佛脚下汉代的古墓:

从大佛寺去乌尤寺途中遇到一个拉食客的农家乐妇女,她请我们去她家的农家乐吃饭,因为她家的农家乐就在从大佛寺去乌尤寺的路上,正好也到中午时间,该吃饭了,就跟着她去了。


农家乐餐馆就在这个地方。


据该妇女说,她们家原来是住在大佛附近山上的农民,以打渔为生。以后大佛成为景区,就被迫搬出大佛景区。政府给他们的补偿就是给他们修建了这条街,让他们在这条街上开餐馆。赚游客的钱,他们可以免费进入景区拉客。问他们祖籍是哪里(四川人很多都是湖广移民,我常爱问四川人这个问题),回答说是福建,她家祖先在海上打渔,遇到风暴,被风吹到乐山来,于是就在此地定居。这个故事一听就知道是忽悠。福建靠海没有错,可四川不靠海啊,福建海上打渔的渔民怎么可能被暴风吹到乐山来?当然也没有必要和她较真。在她的餐馆里吃了个一鱼三吃, 味道还不错。


穿过这座桥,就从大佛寺走到了乌尤寺。这里原来链接大佛寺和乌尤寺的是一座简易吊桥,现在是一个修得很漂亮的木桥


1964年第一次到乐山,外公带我们来游玩乌尤寺,外公在寺里和偏能老和尚下棋,我们则在外面转悠。

乌尤寺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消防训练:

罗汉堂里的罗汉文革中曾经被红卫兵全部砸烂。

进了罗汉堂,我们又玩了一次小时候进入这个罗汉堂必做的一件事,找出与自己年龄相合的那个顺序编号的罗汉。当年我找的罗汉就是第十几,而今是第63了。


雅西高速


10月19号一早,小舅小舅妈就开车送我们去雅西高速上雅安附近的荣经服务区,与成都过来的一对同学夫妻汇合,共同乘坐成都老同学安排的一辆专车经雅西高速去西昌参加同学会。


以前到西安坐过小舅妈开的车,因为路途较短,对她开车没有多大印象。而这次从成都到三星堆到都江堰到乐山到雅安,都是她开车,这次她的开车风格,可是给我们印象太深刻了。小舅妈的开车风格如同其人,干脆果断风风火火,遇到黏黏糊糊开车的,一定超过,在高速路上车流之中穿来穿去,搞得我和马嫂都有点紧张,路上经常紧紧抓住车上方的把手。当然也因为她娴熟的开车技艺,我们才能够有效利用时间,一天跑了三星堆都江堰两个地方,并在天黑前到达乐山,最后一天顺利按时到达雅西高速路上的荣经服务区与同学汇合。

雅西高速,就是从雅安到西昌的高速公路,被称之为近几年国内最重要的高速公路建设奇迹之一。它大多建造在高架桥上,在云雾中穿过,被成为天路,航拍的景色很美。可是我们坐在车中,看到的景色比起航拍的景色差远了,有点失望。








相关链接:

· 2017回国:重返三线厂

· 2017回国: 回成都

· 听外公讲台儿庄大战 (组图)

· 1945外公参加赴越受降(组图)

· 大凉山的彝族亲戚们


浏览(2560) (7) 评论(3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冬儿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12-01 20:55:06

马嫂真能干,得找机会去洛杉矶吃泡粑。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1-29 22:14:29

冬儿,马嫂终于成功做成泡粑了,送你尝尝。

有朋友早就告诉我了,雅西高速坐车里看到的与航拍的照片差很多,确实如此。这次算知道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9 22:08:10

木桩,我一直在想外公为什么那么做?我猜想恐怕主要还是自保,还不是觉悟。共产党的官员里面,任副职的比任正职的级别还高,这种情况不少。如果外公是老红军老八路,级别比正职高一级,才不在乎呢。可外公是国军出身,在共产党的政府里自觉矮人一截,所以低调点,级别问题自降一级,不要招人恨,这个因素恐怕比较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7-11-29 21:59:24

芹泥也去过乐山大佛,1986年你应该还是大学生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11-29 21:58:29

原来如此。我最早一人旅游是1978年春节大年初一爬泰山,也是没有游客,就我一人在登泰山路上,那时旅游没有流行。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1-29 20:48:06

好看!你外公境界高,居然自己要求降级,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

雅西高速要在高处的山上才拍得出气势,车里不行。

说起泡粑,我也馋得很!

回复 | 0
作者:木桩 留言时间:2017-11-29 10:46:12

看了马黑兄的这篇文章,才知道干部 11,12,13 级别的区别。我有个伯父,是13级,在上海已是很高了,他以前是共产党地下工作者,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几位知识分子地下工作者都给了13级到顶,他们很不愉快,暗暗发牢骚呢!我当时就纳闷,咦,共产党不是讲究为人们服务吗?怎么在乎名利呢?看来还是马黑兄的外公思想境界高,我很佩服。难怪马黑兄的品德这么好,原来是遗传的!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1-29 07:11:44

我八六年去过乐山大佛,那时人很少,好像路况也不是很好。马黑兄的旅行散记内容好丰富呀。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11-28 22:01:49

没人照相,因为当时那里没人啊,好像应该是清早,很少游客,那时候旅游也还没有流行,哈哈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1-28 21:16:33

记得你在五通桥生活过,听说过王叔堪这个人吗?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11-28 21:14:30

阿妞好像中国好多地方都去过。我记得你去过西双版纳内蒙草原,这里又加上四川乐山,估计你在国内事是到处讲学或者到处搞调研。

当年罗汉堂的罗汉被砸烂是真实的事,就是小舅他们乐山一中高中生干的事。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1-28 21:09:55

对冲击不大。冲击主要是运动初期。文革的发动一开始不是打击党内走资派,而是批斗地富反坏右,历史上为国民党做过事的更是首当其冲。小舅记得,文革初起,专署大门口贴出的大标语就是:“某某,红军长征围追堵截红军,解放战争双手沾满解放军鲜血”标语上故意撒上很多红墨水,挺吓人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11-28 21:03:43

雪草是独行侠而且是女性独行侠,少见。你第一篇吸引我的游记是到贵州那篇,我一篇接一篇跟着读。

没人帮你拍照为什么不请人帮拍?你好像不是那种会害羞不好意思情人帮忙的人吧。请人帮忙拍照,应该都会成功的。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11-28 16:25:10

哈哈,图文并茂,生动形象!

我多年前去乐山看过大佛, 现在发展保护的不错。

当年红卫兵还是没有塔利班的功夫,只毁了罗汉, 没来得及炸掉这座大佛。 阿弥陀佛!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11-28 09:18:30

第二我猜想也有点不敢,起义过来的,加紧尾巴做人低姿态一些比较好,比较安全。

~~~~~~~~~~~~

是这样,当时中学班上的同学,许多是当地的地委干部子弟,对当时的专员,评价不一样,你外公“不是共产党的干部”。文革中,他们受到的冲击不大。

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11-27 22:33:28

想当年我一个人到四川瞎逛,一个人就去了乐山大佛,那时候几乎就没什么人嘛,我手里拿的还是朋友送的傻瓜胶片相机。可惜每人帮我拍照。就瞎拍了几张大佛。

回复 | 1
作者:马黑 回复 pearl 留言时间:2017-11-27 21:27:41

我18岁离开四川而你离开四川是11岁,这个差别很大。不过你还记得砍脑壳的哟和则耳根这两句,说明对四川还是印象深的。则耳根在乐山话里有个奇怪名字:猪鼻拱。

人少年时代青年时代的很多记忆是永恒的,很多记忆会陪伴一生。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文庙 留言时间:2017-11-27 21:05:49

哇!你和马嫂一个观点。

我觉得两个小姑娘应该知道谁在旅馆里散发色情小卡片,但不一定是卖淫集团成员的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7-11-27 21:04:01

绿岛好像和我一样,每年都回国,期待看你的乐山行,峨眉山距离乐山不远,应该一起玩了。

我外公也不是觉悟高,以前在国军,师长一定比副师长拿钱多,而到乐山后他一个副职居然比正职还拿钱多,他一是不习惯,第二我猜想也有点不敢,起义过来的,加紧尾巴做人低姿态一些比较好,比较安全。

回复 | 0
作者:pearl 留言时间:2017-11-27 21:00:30

很亲切。我和剧团的感觉一样,马兄在四川真是四处开花,到处都有亲朋好友。我们在四川的根基就浅多了,不过我一直都认自己是半个四川人的。

我家后来去了北京以后,没机会说四川话了。不过有一次我和我爸去颐和园逛,迎面过来一批四川游客,他们说着家乡话,我觉得特别亲切,等到他们都要迎面过去了,不知道我怎么,鬼使神差地想开个玩笑,怎么忽然蹦出一句四川土话:砍脑壳的哟!哈哈,他们大吃一惊,后又忍不住笑了,说,你又是哪个?会说四川话???

几年前我们这里开了个川菜馆子,我没看菜单,和跑堂的说,有则耳根吗?来一盘!他很高兴,说,“你是四川老乡!这个东西只有四川人才会吃!外省的人吃了要吐!”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7-11-27 20:58:56

对啊,先前看网上照片看视频,感觉非常美,可真正跑在高速上了,感觉不出,看不到什么好景色。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1-27 20:57:08

外公开始埋在峨眉山,以后移到古哈的地里,再以后才移到这里,原来是民政局建立的,我看管理的不错。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7-11-27 20:53:24

我住绿洲酒店没有遇到过。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7-11-27 20:51:03

剧团,这次回国就是云贵川遍地开花,三省都去了,把剧团搞糊涂了,我很开心!:=))

我当年在乐山大街上看到过郭沫若前妻。

好好,听剧团的,以后少说点冲啊杀啊的话。

回复 | 0
作者:文庙 留言时间:2017-11-27 13:50:12

送色情小纸片,到处有,我这次在上海也碰到, 一定和酒店有关。敢打赌,送蔬果盘的知情,她们是一家人。

回复 | 0
作者: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7-11-27 11:53:18

哈哈,马黑兄写的文章好看!我还没去过乐山大佛和峨眉山,下次去成都要去玩一下呵呵。

还有自动要工资降级的,您的外公觉悟高呀!行政12级属于挺高级别高干了。我三伯父13岁参加新四军抗战的,也就13级干部。

那个给门缝塞小广告和水果的故事很逗趣。我们这次在成都倒是没有遇见,住的那个宾馆的电梯必须要房卡才能开动,外人根本上不去。

回复 | 0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7-11-26 21:19:12

自请降级,在如今官场中人听来直如天方夜谭,更别说仿效了!

马黑兄所拍的雅西高速,显不出它的气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1-26 18:12:29

马黑外公的墓园,一定是乐山市民政局建立的,好像城里的老人们都葬在那里。那里风水不错!呵呵!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7-11-26 17:30:54

马哥这次耍巴适了哈!

成都那些饭店也是,猖狂得很,的确影响休息,居然半夜也有电话打进来说按摩服务。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7-11-26 17:27:33

马缯獯位厝ニ0褪柿斯

你家好像西南遍地开花啊!剧团都搞不清方向了。

有个朋友是乐山郭沫若家的,还有一个雷老师,父母就是重庆那个红岩的主角,川西地下党头把负责人,父母都被国民党枪毙了的,从小孤儿,跟着其他革命者在重庆整天逃避国民党特务,日子不好过哟。不听话还说要送到孤儿院去那些话。

还是和平好,参战的人,战争结束以后,心理疾病严重,人都怕死,不要喊往前冲那些话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