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2017 回国:781 泸沽湖欢歌 2017-12-11 19:18:34

2017 回国:781 泸沽湖欢歌


我们到达西昌的第二天早上,就按照旅行社的安排,出发去泸沽湖。


泸沽湖位于云南四川两省交界之地,南边部分是云南丽江市的宁蒗县,北边则是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盐源县。我们是从四川这边去的泸沽湖。说起来有点好笑,我这个云南人从来还没有去过泸沽湖,这第一次去,不是从云南去而是从四川去。


从西昌到泸沽湖的路不是高速而是盘山路,车开得慢,转来转去,十来个同学晕车。晕车会传染,一个同学晕车开始呕吐,接着一个又一个都呕吐开了。最惨的是老甘,快到泸沽湖有10公里路时,他受不了啦,大声喊要下车,自己走路去。据导游说,去泸沽湖路上容易晕车,回西昌路上就不会了。果然回程时大家都没有晕,可是我虽然去的路上没有晕,回来的路上大家都不晕了,我却偏偏一个人晕得一塌糊涂,马嫂时不时有晕车毛病,这次来回泸沽湖路上都坐在最后一排,一点事也没有,怪!有同学说,不是晕车的问题,而是高原反应,有道理喔。我虽然出生于高原,但大部分人生都生活在低海拔地区,有点不适应高原了。


白云之下清澈碧蓝的泸沽湖




格姆女神山:





泸沽湖有名气,来自于周围居住的保留母系社会痕迹的摩梭人。摩梭人保留的母系社会痕迹主要是走婚制。走婚制下,男方夜里走婚到女方家过夜,清晨离开。摩梭女性都住在楼上,蒋委员长对走婚制有一个形象的描述:”晚上摸上去,白天梭下来“。 走婚制下出生的孩子在母亲家长大,舅舅充当家里男性家长的角色,与现代社会婚姻制度比较,走婚关系的解除简单容易,因为不会有财产分割的问题。走婚制,用另一种我喜欢的方式说就是:兄弟姐妹永远生活在一个家庭中,永不分离。一家之中的孩子都是姐妹们的孩子,舅舅永远跟外甥们生活在一起。而兄弟的孩子,则永远生活在姥姥家。


这次泸沽湖之行听到的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是,摩梭人居住于泸沽湖周围,跨两省居住。云南把摩梭人归属于纳西族,而四川则是将其归属于蒙古族。据说其实大部分摩梭人都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民族,既不愿意归属于纳西族也不愿意归属于蒙古族,因为在现行民族政策下,单独成为一个民族的地位,比附属于某个民族要高,而中国已经有55个少数民族了,再搞出更多的民族来估计政府也不愿意,所以把它划为纳西族(云南)和蒙古族(四川)。


摩梭人与纳西族长期以来共用一个名字“Mosha”,都说纳西语,尽管属于不同方言,宗教近似,估计这些都是云南把它划为纳西族的原因。那四川把它划为蒙古族的原因呢? 蒋委员长说是基于基因,因为摩梭人的基因接近于蒙古族。我在网上搜索,没有找到四川划定摩梭人为蒙古族的依据。从历史资料看,当年忽必烈率领蒙古大军战略大迂回包抄南宋,从川西藏区而下,渡过金沙江进入云南时,首先来到的就是包括泸沽湖在内的滇西北地区,所以说摩梭人来自蒙古人,有历史根据。不过我在网上发现云南大学与台湾某大学合作,曾经做过一个摩梭人的基因研究,这个研究的结果是:在父系上摩梭人与云南藏族最接近,而母系遗传结构最接近丽江纳西族,摩梭人相对缺乏南方民族特异的Y染色体类型,而线粒体则具有南北双重特征,提示其父系和母系基因库具有不同的来源。这个研究还有一个颠覆性的结论:如果摩梭是长期处于母系社会的话,其母系线粒体多样程度肯定很低,因为在母系社会流动性强的是男性,经过计算线粒体序列的多样性程度,发现摩梭与周边人群母系的多样性程度基本一致,这也就说明了摩梭与周围人群并不是完全隔离开的,而是有着频繁的交流和融合,摩梭进入母系社会也极可能是在很晚近的时间里。


据导游说,国内有个什么著名电视剧就是在这里拍的




摩梭美女



晚上观看摩梭歌舞表演。


看表演时,我们导游让781的小宝高举起个牌子站在最前面,大家都跟在小宝的牌子后面排队等着剧场开门。这时来了另一个年轻导游,穿着当地摩梭男人的服装(如下面照片中的),带着他的团,要我们排到他的团后面去。小宝当然不干,那人很凶悍,冲上来要对小宝动手的样子,我们781的小宝虽然是近60的人了,但一点也不惧怕他这个年轻人的挑衅,迎上去和他正面对决。最后两人被大家拉开。四川同学赶紧把我们的队伍带走,通过用当地方言与这家演艺中心的管事沟通后,让我们从后面一个小门进了剧场。那个要打架的年轻导游拿起手机打电话,看起来是要找人来寻仇报复。幸好我们来时四川同学有周全安排,专门从西昌带了几个年轻壮实的朋友陪同我们,以防突发事件。我看见这几个一道来的西昌年轻朋友,过去把那个年轻导游拉到一边,对他说了几句话后,那人就安静下来了。


泸沽湖有草海和亮海之分。所谓亮海,完全是湖水水面,所谓草海,就是陆地与湖面的湿地交接部分,草海湖面长满水草。草海都在四川这边。我们到达泸沽湖的第二天早上,每7个人乘坐一艘猪槽船,穿过草海驶向亮海:


草海的草中有不少这样的野鸭子


老甘坐在船头率先划船。


2008年回成都时,见到老甘,一见面他高兴的把我抱起转了一圈,吓我一大跳。这次西昌见面被老甘大哥批评了:”你小子不落教,到成都也不到我家坐坐。”。(落教,成都话不够意思的意思)我赶紧解释:老甘啊,我到成都我小舅来接待,全听小舅安排,还忙着到乐山扫墓,时间很紧,因为咱们到西昌就可以见面,就没有到成都你家去,下次一定去。


老黄。781群主。我们781微信圈他一手建立。毕业35年中,他走遍全国所有有同学在的地方,他见过的同学最多,最知道每个同学的状况。



我们31个人,乘坐了5艘船荡舟泸沽湖,大家互相照相。








小宝,你干嘛? 看什么呢?


小宝心里真美啊



船行到这个王妃岛,就返回了。


回程途中我主动要求划船,使最大的劲拼命划,因为我想尽快回到岸上上厕所。那天早上早餐喝了不少奶茶稀粥,没有上厕所就兴冲冲地上了船。原以为泸沽湖上划船随意划两下就完了。没有想到从岸边码头划到王妃岛,再从王妃岛划回岸边需要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小便那个急啊。教训:出门旅游早餐后一定上一次厕所。


泸沽湖荡舟结束后,来到走婚桥。


导游给我们的告诫是:走婚桥上除了自己老婆外,千千万万不可与其他女性照相。


桥上的经幡,是藏文化对摩梭文化影响的重要标记



我和老才司令过桥时(老才军人出身,我们都叫他司令)照片中这个陌生美女站在桥上自拍。她手拿手机对准自己,要我帮忙从旁边(不能把我自己放到图像中去)按一下相机上的一个按钮。我找不到按钮,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不把我照到相片中。赶紧叫老才过来帮忙,老才一下就找到了按钮,半蹲下按下了按钮,帮助她完成了这次照相。我心血来潮,心想什么走婚桥不能与别的女性照相,就要照一张看看。赶紧高喊:老才老才,你们两个照一张,我就用我的手机照下了这张相片。接着我对美女说我也和你照一张,就跑过去换下老才站在美女旁边摆出姿势,周围站着的全是781同学,人人拿着手机,我以为总会有人给我照下一张吧。后来我在微信里询问:“我只看到我帮老才和美女照的那张照片,看不到我和美女的合照,你们有人帮我和美女合照吗?” 没有任何人理睬我。看来没有任何一个同学帮我留下和美女的合照,老才也是,居然他也忘记了给我和美女照一张。遗憾啊!


回去的路上,我把此照片发到微信群里,然后在车里大叫:“小山!小山 你在哪里?(小山是老才司令的太太,我们同学),快看微信,老才在走婚桥上出大事了。”



微信里我和高营长与没有能够来参加聚会的将军和yanghe有如下对话:



将军:@马黑 班长,那个美女是谁谁谁[Shocked][Shocked][Shocked]



马黑:@将军 走婚走来的美女。


将军:@马黑 [Drool][Drool][Drool][Drool][Drool]


Yanghe: @将军 ,你关心得太宽了,其实我也想知道那是谁.


GLT: @将军 你还等什么?快来啊!


将军: @yanghe 一看就知道是司令员的女朋友,高老板叫我飞去找死啊[Awkward][Awkward][Awkward]@GLT 


GLT: @将军 机不可失啊,美女后面还有这么多同学等着你呢。[Coffee][Beer][Rose]


摩梭美女唱歌



从泸沽湖回到西昌,当晚吃饭时,我们宿舍的哥儿们合照一张:

我们宿舍的哥们儿,当年真是天天在一起,吃喝不分彼此,像亲兄弟一样。我们宿舍的”韩大爷“是北方人,看见我们南方人爱吃辣椒,常说:我们北方人,不会吃辣椒。而我们宿舍的小和是南方人,每次暑假回北京总会带一大瓶油辣椒。某年暑假小和从家乡带了一大瓶油辣椒到宿舍,吃了一次,舍不得再吃。过了没几天,再去拿辣椒吃,发现瓶子几乎空了,他大声喊,谁把我的辣椒吃光了。我们全体手指韩大爷:“他!”  韩大爷这小子,说是北方人,可一尝试辣椒马上学会吃,而且还上瘾,每次吃饭都把小和的辣椒找出来吃,吃了几次就把小和的辣椒吃得差不多了。韩大爷当然也不是只吃别人东西。有一次韩大爷的妹妹来北京出差,到我们宿舍来看他,带了一大包卤的牛羊杂碎,我们全宿舍人围着那包杂碎大吃了一顿,那个时候油水不够,可真解馋,那顿牛羊杂碎的美味,我一直忘不了。


我们当时的宿舍号是405,一个有点不吉利的名字,因为当时有部电影叫《405谋杀案》。我们宿舍的人被对面宿舍(不记得宿舍号了)的同学称之为405机器人,因为我们全体宿舍的人都按时起床按时睡觉,没人抽烟。而对面宿舍与我们宿舍相反,全是夜猫子,都是大烟枪,晚上12点后还大声说话聊天,一进他们宿舍常常烟雾缭绕。我记得有一天半夜12点过了,我们宿舍早已进入梦乡,突然听到对面宿舍老赵的声音大喊:“百万英镑!”,把我们吵醒。我过去敲开门对老赵说:都半夜了,小声点,你们的吵闹影响到我们宿舍了。老赵忙说:哎呀,没有注意时间,对不起啊。写到此处,想起老赵已经不在人世好几年,他是781唯一往生之人,此次781凉山之旅,有同学回忆起他,老赵同学安息!


我们每间宿舍住7个人。照片最右边的小和曾经是我们宿舍的。


小和是校足球队队员,喜欢用脚踹门。那小子是个夜猫子,经常半夜回宿舍,一脚把门踹开,大家全部被他的踹门声惊醒,听到大家的抗议,他总说“sorry!sorry!”。可是第二天晚上,他又忘了,脚踹门惊醒大家然后不断说sorry的故事又重演,另外他那时还抽烟。最后我们把他和对面宿舍的一个同学交换,他更适应对面宿舍的生活习惯。


与小和交换过来我们405宿舍,一直住到毕业那小子,现在当了中央委员。到了他那个层次,与普通同学继续往来,基本不是现实。我看见我们782班同学微信圈里有人如此议论他:(781和782常在一起上大课,彼此都认识)“他应该是我们七八级的骄傲!然而他是上了天,高高在上,我们这些在地面上的老百姓想够也够不着。从此和我们阴阳两隔,不能相见。这究竟是喜?还是悲?” 我把此微信念给781同学听,一个同学大喊:“我 们可不在阴,是他在阴我们在阳!” 大家一阵哄笑。


我们405宿舍还有一个同学没有来,那就是王团长。王团长喜欢给同学起外号,我们宿舍有李军长(南征北战),崔旅长(林海雪原),高营长(南征北战),我按照他的方法给他起了个外号:王团长(洪湖水)


相关链接:


· 2017回国:781凉山之旅

· 2017回国:乐山行

· 2017回国:重返三线厂

· 2017回国: 回成都





浏览(1848) (18) 评论(1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1南蛮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12-20 11:48:54

马黑君,握手,拥抱。

看了马黑君很多博文,看到照片有亲切感。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12-17 15:19:56

阿妞:

别说!!!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1南蛮 留言时间:2017-12-17 15:19:41

1南蛮:你也是78级,握手!拥抱!

据四川同学说,找了几个年轻人跟着我们去泸沽湖,主要还是照顾的意思,都是奔六过六的人了,怕一旦谁身体不好,年轻人可以帮忙着照顾。没有想到遇到突发事件,他们出面也管用。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12-16 19:59:23

俺猜得出马黑是哪张照片中哪一位。俺不说。

回复 | 0
作者:1南蛮 留言时间:2017-12-16 01:36:12

马黑君写得很有趣。

我们班群也没有你们活跃(也是七八级 :-))。

没想到去旅游还得准备保镳预防不讲理的事。在外时间长了,觉得不太理解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2-13 21:25:58

冬儿,真的有读头吗?真的觉得有可读性,我就很高兴。

压力很大!一回来就想着回国游记,要赶快写,趁着刚回来有感觉,这种文章时间拖长就写不出来了。

回复 | 1
作者:马黑 回复 queen 留言时间:2017-12-13 21:23:20

女王好!科学那段是转别人的研果。

我在一张照片中。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7-12-13 21:18:57

绿岛:

我们班上50年代出生的人都比较沉闷了,比较活跃的是几个60后。

对,我们从四川那边坐船,草海就划了半天。我们被鼓励一起划船,大家都很高兴也可以划两下。你们去的时候估计是旅游旺季,我们去时走婚桥上人不多。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7-12-13 21:15:40

这个故事有意思。这里表现的文化价值观冲突那可大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12-13 21:14:09

阿妞:

昨天很忙一直在外面陪同昆明来的一个朋友,我妈交代我要好好招待她。

对你住的地方我有个感觉你住在西海岸。从你留言时间就可以知道。西海岸斯堪底那维亚后裔比较多的第应该是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他们当初是来伐木的,都是伐木木匠好手。

对。语言肯定是一个重要的判别根据。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2-12 22:23:07

你们这趟回国巴适,跑了不少地方。

内容巴适,照片巴适,文章好看!

回复 | 0
作者:queen 留言时间:2017-12-12 19:37:17

马黑的文章有声有色,还有科学。哪位是您呢?

回复 | 0
作者: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7-12-12 05:17:09

哈哈哈,你们班上同学真的很好玩,我们大学同学群比较沉闷呵呵。

你们是住在四川的那边吧?坐船时间也挺长的,我们好像在船里就10分钟的样子,船大一些,也不能自己划,两个船工划。我们去的时候走婚桥上人山人海,排排队慢慢走哈哈

回复 | 0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7-12-11 22:55:47

记得多年前看过一个中篇小说,说的是一个汉人,迷醉于摩梭人的“走婚”,在泸沽湖住了一段时间,和一位心仪的女子甜甜蜜蜜地过了一段日子,还生了一个儿子。因为某种不可抗逆的原因,他要离开泸沽湖,回到大城市里。他没有遵从“走婚”制的原则,硬要把这个孩子带走,结果发生了悲剧。

小说很详尽地描述了走婚制度的由来以及交往细节和规矩,内容很丰富。

回复 | 0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7-12-11 22:55:38

记得多年前看过一个中篇小说,说的是一个汉人,迷醉于摩梭人的“走婚”,在泸沽湖住了一段时间,和一位心仪的女子甜甜蜜蜜地过了一段日子,还生了一个儿子。因为某种不可抗逆的原因,他要离开泸沽湖,回到大城市里。他没有遵从“走婚”制的原则,硬要把这个孩子带走,结果发生了悲剧。

小说很详尽地描述了走婚制度的由来以及交往细节和规矩,内容很丰富。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12-11 21:14:47

报告马黑大哥,这个地方我没去过!不过,俺现在居住的地方,这样的山水很多。只是没有摩梭人。不过有不少斯堪底那维亚后裔,每年也都有传统北欧民族节日。当然没有泸沽湖那样的精心安排的旅游表演那么好看。

关于摩梭人到底是什么民族的问题,俺有点好奇。DNA听起来很科学, 但是俺觉得应该最容易也最有谱的应该是分析他们的语言。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