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穆勒逼近川普 2018-09-18 22:27:01

穆勒逼近川普


上星期五重磅消息:才被弗吉尼亚东区联邦法庭判决8项重罪的 川普竞选经理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 ,在即将开始的另外一次在DC法庭审判前,已经与特别检察官穆勒达成认罪协议,并且签下了与检察官合作的协议书。这件事告诉我们: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正逼近川普,我们在不久的将来,将会目睹美国历史上司法权与总统行政权史无前例的一次大对决。


川普的战略顾问班农说过: 川普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就是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


川普天真以为只要解雇了科米,联邦调查局对他的竞选团队的通俄门的调查就会终止。刚刚解雇科米后,他在白宫会见俄罗斯外交部长时带着轻松的心情这样说过: 刚把科米这个死硬的蠢货开除掉,通俄门调查带来的压力终于减轻。可没有想到正是因为他解雇科米,导致了美国司法权更大的反弹:他提名任命并且称赞有加的司法部副部长共和党人Rod Rosenstein, 马上任命小布希时代任职的联邦调查局长同为共和党人的穆勒为特别检察官接管通俄门的调查,通俄门的调查上升到了美国现有司法体制下最高最严重的层次,通俄门调查给他带来的压力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大,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穆勒的调查到目前有1年4个月。从这1年4个月的调查过程看,这个调查有如下特点:


1。 先国外后国内


俄罗斯普京政府通过网络社交媒体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干预美国大选,企图让川普当选,这是美国情报界一致的共识。这个共识也得到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两党大多数议员的认可。


特别检察官穆勒团队被授权的主要任务是调查川普竞选团队是否在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过程中与俄罗斯有勾结。虽然美国情报界已经有确凿证据证实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试图让川普当选是毫无争议的事,但要把这些情报转化为法律证据需要穆勒团队的进一步工作。情报证据不等于法律证据,法律证据要能够经受法庭的检验,因此法律证据应该比情报证据更具体更详尽更坚固。


任何勾结的事总是牵涉到两头,先把国外俄罗斯那头搞定做实非常必要。没有俄罗斯那头搞定,,国内川普竞选团队这头的调查和起诉都会落空。穆勒团队经过调查先后起诉了利用美国社交媒体发动了范围广泛的干预美国大选的舆论宣传的13个俄罗斯人和3家俄罗斯公司,另外还有参与了窃取民主党竞选总部电子邮件骇客行动的12个俄罗斯军事情报人员,这就为美国国内的调查和将来可能的起诉铺垫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对俄罗斯那头的调查主要依靠网络侦测追踪。美国掌握的网络侦测追踪技术应该世界第一。记得前几年美国司法部起诉中国军方网络部队入侵美国大企业窃取商业机密的案子。那个案子也是做的非常细致,连入侵者的姓名照片身份证复印件和其工作的位于上海某地的大楼地址都统统列出。这次特别检察官起诉俄罗斯人和公司的有关证据,也同样非常具体详尽。


现在就看在美国国内这头,是否可以找到川普竞选班子以及他的盟友与俄罗斯勾结配合的证据。如果找到确凿证据,比如:川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方面在川普大厦的那次会面有我们不知道的信息交流。比如: 俄罗斯军情人员闯入民主党竞选总部窃取有关邮件时,川普竞选阵营事先知情,事后曾帮助俄罗斯方面从成千上万的邮件中挑选出对希拉里竞选最有杀伤力的内容。比如:俄罗斯方面曾得到川普阵营的指点,在那个关键时间点上通过维基解密公布窃取的民主党邮件。比如:俄罗斯方面曾得到川普阵营的帮助,在通过美国社交媒体发动的支持川普攻击希拉里的网络舆论宣传战时,才会那样非常有针对性,主要对准几个摇摆州。有专家评论说:这样精准的攻击方向选择没有对美国总统竞选制度和选情的深入理解很难做到。


如果找到有关这些方面的证据, 川普竞选阵营中牵涉其中的有关人员的通俄罪名就会被做实被起诉。当然也可能找不到有力证据,2016年俄罗斯对美国大选的干预不过是单方面行动,这种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从川普竞选经理马纳福特上一次弗吉尼亚的庭审我们就已经知道,有罪还是无罪,不是特别检察官说了算,而是陪审团说了算。没有确诊的证据,陪审团那里只要有一个人不同意,就不会通过,穆勒如果拿不到确凿证据,不会冒然就以通俄罪名起诉任何人,这点应该相信。


2。 先易后难


穆勒被授权进行的调查有两大任务,一是2016年大选中川普竞选团队有无与俄罗斯勾结的问题,二是由这个调查中产生出来的任何问题。


从目前调查的进程看,从调查中产生出来的问题有阻碍司法的问题,税务欺诈问题,银行欺诈问题,FBRA 申报问题,外国代理人注册登记问题,对调查人员撒谎的问题,还有违反竞选资金法的联邦重罪问题等等,不一而足。这些问题都是国内问题,是document 的问题,牵涉到国内的document 的证据比较好找。因为这些证据比较容易找到,由调查中产生出来的这些问题牵涉到的涉嫌犯罪,也就可以比较早在法庭发动起诉或者逼迫嫌犯认罪。


而难度最大的问题还是穆勒要完成的第一个任务:川普团队与俄罗斯勾结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难度有两点:一是勾结的问题必须从勾结双方去调查收集材料。如果勾结双方都是美国国内的人和组织,检察官就可以从勾结的两个方向通过执法行动去寻找证据材料,这方找不到,那方就有可能找到。但这里勾结中有一方则是检察官执法权之外居住于外国的外国人,寻找双方勾结证据只有国内一个方向可以通过执法权去寻找,这就大大增加了调查的难度。


二是勾结问题的调查必须寻找出证据证明嫌犯有主观勾结的犯意,是有目的有计划去做的事,而这也是非常难的事。


证据足够的就先起诉,证据不足还需要花费时间去追踪的就会在后面一些时间去做结论,这太正常了。这也就是目前起诉的案子与通俄门还没有什么关系的原因。


3。 先外围后中心


战场上在面对围困之敌时,军事战术上有两种战法:一是舍弃外围,直取中心,也就是所谓的斩首行动。二是先扫清外围,最后再取中心。穆勒团队的司法调查战法是第二种,先外围后中心,(或者说从下而上),这个外围这个下就是川普竞选团队中的各级官员和亲信顾问,这个中心这个上就是具有美国总统之尊的川普。


这样的调查方法其实也是水门事件特别检察官和伊朗门事件特别检察官所使用过的方法。为什么会这样? 这里有对总统的尊重问题。不能一开始就就动总统,只有有了足够的证据后,才可以对准总统。另外这也是一个难易的问题。动下层外围人员比较容易,到了调查目标直接瞄准总统时,难度会增大,总统不是一般人,他有很多独享的权力,比如Executive privilege,parden power,以及直接解雇司法部长联邦调查局长等 权力。如果总统应用这些权力对抗调查,就会大大增加调查难度。


川普从上台开始就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惑,“我是不是在被FBI调查对象?”。据柯米回忆,川普就此问题问他不止一次。川普在解雇柯米的信中也提到:“谢谢你告诉我,我没有在被FBI调查。”


被卷入FBI调查的人,从FBI的角度看,可能有三类人:证人(witeness) ,相关人 (subject), 目标(target). 三类人,按照涉案的严重程度或者说可能卷入犯罪的程度,从证人(witeness) 到相关人(subject),再到目标(target)依次递增。到了目标(target)这个等级时,基本上就是FB确定要起诉的对象了。随着调查的深入,调查中的这三种身份有可能会相互转化,比如证人变成相关人,相关人会变成调查目标。据媒体报道,去年三月FBI就已经告诉川普他是FBI 调查的相关人。他这个相关人随着调查的深入最后变成调查目标的可能性非常高。他是川普竞选的中心人物。对川普竞选的调查不可避免的会把他卷入进去。


上世纪70年代水门事件时,特别检察官的调查人员在进行调查时,一直高度注意一个问题:总统对水门事件是否知情?最后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显示尼克松参与或者知情水门事件,所以水门事件中从总统方面来说主要的罪名是阻碍司法而非水门事件本身。


上世纪80年代伊朗门事件时,特别检察官的调查也围绕着里根总统是否参与和知情的问题花了不少力气。里根还为此对检察官的问询做了书面答复。最后没有发现任何总统参与其中或者知情的证据。所以伊朗门事件只是起诉了白宫国安会一干人,总统没有被卷入其中。


当今穆勒团队对川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勾结的调查,如果发现有人与俄罗斯有勾结和相互配合,当然也会关注川普竞选的中心人物川普本人是否参与知情的问题。只有要足够的证据,川普就有可能被穆勒的调查团队从调查的相关人(subject)转换为调查的目标(target).


最先认罪并且与检察官合作的是比较外围低层级的人物 。第一个是川普竞选外交政策助手George Papadopoulos,接下来认罪的是比较靠近中心层次较高的川普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 再以后是川普竞选副经理Rick Gates,Rick Gates 的认罪和与检察官的合作,导致了川普竞选经理马纳福特的被起诉和成功的判决,然后马纳福特也认罪和与检察官的合作,再加上川普私人律师Michael Cohen  的认罪和与检察官的合作,穆勒的调查就这样越来越靠近川普。


以上这几个认罪的川普竞选团队成员,除了认罪外,还与特别检察官签下对调查给予充分合作的协议书。这就表明,他们的认罪不是调查的结束而是调查的进一步深入,调查还有着比他们更大的目标,这个目标自然就是川普。有专家分析说,这是FBI调查有组织犯罪团伙时的常用方法:从下到上,一步一步顺着组织内部的指挥权力链条(chain of command)往上走,尽可能争取所有其他同伙的认罪和最大限度的合作,主要的打击方向对准链条顶端的大老板.


穆勒的调查就是这样从国外到国内,从易到难,从外围到中心(从下到上),一步一步逼近了具有总统之尊的川普。



4。低调专业高成效


穆勒团队的调查工作另外还有这样一些特点:低调、专业、高成效。


尽管川普及其盟友大肆攻击穆勒调查为非法,是“witch hunt”,穆勒团队毫不理睬,完全不回应任何攻击,表现非常专业,一年多的调查就如同鸭子划水,上面毫不声张,绝不泄露丝毫的调查内容,但下面非常使劲,动作频频, 他们完全是用证据说话,用一个又一个的起诉认罪来回答对他们的攻击。


穆勒的调查才进行了一年多时间,但已经起诉了33个个人,其中有6个美国人,26个俄罗斯人,和一个荷兰人,另外还有3家俄罗斯公司。6个美国人中有4个是川普竞选团队中的重要人物,而且都已经认罪并且开始与检察官合作。


下图显示自1973年以来,美国司法曾经对6个总统及其周围人启动过特别检察官调查。就历次特别检察官调查第一年的起诉和认罪数量来说,穆勒的调查与水门事件的调查相当,超过了所有其它的调查。



在George Papadopoulos被法庭宣布判刑坐牢14天之后,川普讥讽穆勒团队的调查到目前为止花了1千6百万美元,George Papadopoulos才被判刑14天。他算这个经济账时,忘记了马纳福特。据最新消息,马纳福特最近与穆勒达成协议,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他将把他全美拥有的好几处房地产其中包括川普大厦里的房产,总共价值2千2千万美元,交给政府。仅就这笔政府进账的钱,就大大超过了穆勒团队的花费。


川普的支持者们说,穆勒团队搞了一年多,什么通俄门的证据一个也没有拿出来。知道当年调查克林顿的特别检察官从开始调查到最后启动弹劾花了多长时间?花了4年! 与克林顿的白水案陆文斯基相比,穆勒的调查涉及的范围,调查的难度,以及调查的问题的复杂性要高很多,但可以预计,穆勒的调查绝不会拖到4年后才做结论。


因为穆勒团队的严格纪律和高度保密性,没有人知道穆勒手中究竟掌握到了什么证据?他的下一步行动会如何?他的调查最终会不会将川普定为target,并向国会提交足以启动弹劾程序的有力证据? 但可以肯定大多数美国人的共识一点是:司法的独立性不容挑战必须受到尊重,必须让穆勒不受任何干扰地完成他的调查。



相关链接:


· 川普私人律师科恩的认罪


· 川普竞选经理马纳福特的税务欺诈



浏览(3021) (38) 评论(2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辛亥革命 回复 镰斧帮 留言时间:2018-09-20 10:03:40

呵呵,是啊,此类文革余孽,没得救了...

回复 | 2
作者:辛亥革命 留言时间:2018-09-20 10:02:23

在贸易战中共岌岌可危之时,还是那句经典的话:

攻击川普的不都是五毛,但五毛一定会为主子不遗余力地攻击川普。

回复 | 2
作者:咱老百姓(真) 留言时间:2018-09-20 03:59:33

川粉狗粮们比较脑残,一动就是左派媒体,假新闻,中共五毛。也不想想,川普团队通俄,俄罗斯的普京就是前苏共领导,川普通俄就是你们口中的通共。

川粉们一口一个假新闻,难道法庭用陪审团判决的结果也是假法庭,假法官,假赔审团?

最新的民调显示,川普因为通俄门,其支持度降到了38%还不到。川粉又会说,那是假民调。但这些民调可不是一家民调,而是下面这些:

ABC News/Washington Post, CNN, Gallup, IBD/TIPP, the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Quinnipiac University, Selzer & Co. and Suffolk University.

回复 | 3
作者:镰斧帮 留言时间:2018-09-20 03:27:52

共匪及海外马仔现在开足马力黑川普,阻止川普连任,有用么? 西岸如此爱共匪,川普应该送他回自己的共匪祖国

回复 | 2
作者:telehe 留言时间:2018-09-20 02:00:29

账房跟执法达成协议,看来是不想给T普顶缸。(按不成文的规则,一旦黑账被查出,账房要替主家顶缸坐牢,主家要照顾账房家属终生。)T普黑钱属任总统前违法,一朝曝光,将无法用行政特权保自己。如今嘴硬肝儿颤,色厉内荏,离精神错乱不远了。

回复 | 2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9-19 22:13:08

下大狱的恐怕是穆勒自己!

回复 | 4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8-09-19 22:10:16

智商超特高的牛仔又在这里卖弄风骚了!

不管你是精品还是废品,土共是你们五毛的娘吧?

你智商高到连自己娘都不认了?

回复 | 0
作者:CNM 留言时间:2018-09-19 21:06:04

好文章!大顶!选举时误投了流氓的票还可原谅,到了今日在事实面前还嘴硬,大概是见了棺材还不会掉泪,那就自告奋勇当流氓的躺尸板吧!

回复 | 5
作者:牛仔 回复 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18-09-19 18:06:05

你high吧,还"维护法律的尊严"呢。我看你就一个土共培育出的废品。你懂美国的法律?

回复 | 6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9-19 17:39:10

目前看川普的两个儿子都有了够进监狱的罪行,尤其是老大的通俄还是他自己说出来的,并且是推特,客观上是书面。而且川普也不够聪明,在给儿子辩解的推特里也是客观上承认儿子与俄国合作找希拉里的不利信息,这是明确无误的通俄,但目前只是大儿子的。他当时是竞选班子主要成员,也就坐实了川普竞选通俄的事实,只不过不是川普本人。

今天川普的前竞选主席同意与穆勒全面合作,他是川普大儿子通俄的见证人,这是都知道的。

所以穆勒的下一个目标会是川普大儿子,尤其是作为当事人的,认罪了的麦德夫特会提供子弹。

纽约开始了对川普基金会的调查,罪名是把给癌症病人治疗的名义募捐的钱全部并入川普公司,成为川普的收入。基金会偷钱是见过的,但偷走100%的钱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基金会的直接负责人是小儿子,这是进监狱的档次。

那么川普为了保住儿子做出妨碍司法的事情就是时间问题。

对总统的调查一般不会低于两年(对克林顿的调查是五年),所以穆勒还有时间。

回复 | 7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18-09-19 17:19:05

穆勒逼近川普,跪求川普放他一马。

川普回答说: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你还是要为你所犯的罪接受法律制裁。为了敬畏上帝和保障美国人民的民主自由权利,我们必须维护法律的尊严。

回复 | 4
作者:telehe 留言时间:2018-09-19 17:06:08

Trump 的每位律师,包括渚里丫泥,都非常安全。他们尽管放心大胆说Trump 没事,不用担心将来负责。内中原因:Trump 干过的事,调查者最关注的那些,Trump 的律师确实谁也不知道。一朝揭开,那些律师说我确实不知,非同谋也,没我啥事,我哪儿想到他会干那些呀。

回复 | 1
作者:yuan222 留言时间:2018-09-19 16:46:19

实际上穆勒特调小组花费了近1.5年的时间,没有找到任何所谓川普通俄的蛛丝马迹。起诉的6个美国人的罪状没有一个与通俄门有关系。实际上有很多的证据证明西莱里竞选团队的问题,包括如何制造通俄门的问题,俄国铀矿公司购买美国20%铀矿资源的问题,以及大量资金捐献给克林顿基金会的问题,这个特调小组视而不见,非常奇怪。

俄国确实企图影响美国大选。其实很多国家都有自己喜好的美国政客,也都在一定程度上试图影响美国大选。俄国的行动对美国老百姓的投票影响有多大?哪一位美国公民的投票被俄国的虚假宣传而左右?

媒介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媒介的不公正性在所谓政治正确性的指导下,目前在欧美十分严重。比如美国3K党去年因为驾车伤人遭到了广大美国媒体的责罚。但是加州几百名Antifa成员身穿黑装,脸戴面罩,手执大棒攻击反对社会主义人们合法集会的时候,没有几个美国媒体出面报道。当一个伊斯兰学生在加拿大制造假新闻,宣称有人撕毁她的面罩是,全加大的媒介出面支持这位伊斯兰学生,总理和各级政府在几个小时后都发表声明支持这个伊斯兰学生。当警察发现这位学生造假时,政府媒介轻轻的带过,没有谴责造假,没有安慰受到污蔑的 学生。一个星期前加拿大终于侦破了一位中国小姑娘被一位伊斯兰难民杀害的案件,加拿大总理以及媒介都不给予报道和重视。

回复 | 14
作者:辛亥革命 留言时间:2018-09-19 15:05:20

呵呵,witch hunt - 政治迫害 而已。何况,Mueller去迫害这些川普周边的人,有神马意义?Mueller的职责是调查有没有‘通俄’,你把这些有几十年从政 / 从经 的人过去的瑕疵(这些圈内人,几十年中,谁敢说没任何瑕疵?)挖出来,与‘通俄’有关系吗??

唯一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Mueller想利用这些人的错,起诉他们,采用中共文革坦白从宽的政策,逼他们说出一些与川普不利的话题。试想,这招有用的话,还会至今无任何通俄证据?

Mueller这种卑劣的政治迫害,只能将民主党在11月中期选举中,进一步推向惨败的境地。

回复 | 11
作者:9484 回复 telehe 留言时间:2018-09-19 14:49:34

最关键的是为特朗普服务了40年的CFO Allen Howard Weisselberg. 这个Allen 已经向穆勒表示合作,以换取不受刑责。他是特朗普核心团队中的核心,要求不受刑责作为合作的交换条件,说明他心里已经慌了。一旦中期选举民主党拿下众院多数,穆勒的核心攻势就将展开。

所以,特朗普要保住不被罢免,则中期选举对他至关重要。

回复 | 3
作者:qhr 回复 qhr 留言时间:2018-09-19 14:07:19

… 穆勒没有拿到任何川普团队通格的证据。…

回复 | 7
作者:qhr 留言时间:2018-09-19 14:05:55

狗屁。时至今日,穆勒有拿到任何川普团队通俄的证据。穆勒现在“猎巫”的策略,无非就是以各种与通俄无关的罪名,搜集一些污点证人,然后企图以问讯川普的形式,抓住川普回答中的漏洞, 以“撒谎”,“妨碍司法”等罪名给川普扣帽子。 川普也不是傻瓜。 有朱莉安尼做他的法律顾问,不会上穆勒那傻X的当。

回复 | 11
作者:telehe 留言时间:2018-09-19 12:43:12

Trump 当选那一刻目光散乱显示心神不稳。入主白宫后,指着摆满大桌台面的公司文件说,这些谁也不能查,我还是私企的老板,那一刻似乎心里有底,觉得有保护了。谁知他的账房先生目下又和执法调查方合作了。他大概离发疯不远矣。语云:上帝......先要让他发狂。 

回复 | 5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9-19 12:40:20

【我们在不久的将来,将会目睹美国历史上司法权与总统行政权史无前例的一次大对决。】

我不这样看。我认为无论穆勒的调查结果如何,最后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几个例子种,除水门事件最后导致尼克松辞职,福特特赦尼克松之外,其他都是不了了之。这次最大的可能也是不了了之,特别是共和党如果能够熬过中期选举,不受重大挫败的话,穆勒调查很可能无疾而终。

【司法的独立性不容挑战】是一句空话,Kavanaugh在听证会上拒绝回答关于他2009年文章中谈到【总统有刑事、民事诉讼豁免权】的观点的问题,很令人深思。此外,美国最高法的一些重要判决常常是以政治党派划线,跨政治理念投票的情况是少数。

回复 | 4
作者:telehe 留言时间:2018-09-19 12:06:07

执法只能如此。一、有法要依;二、步步有据。不依不行,快了也不行。

T普以为他能用起哄甩掉法治。他若成功,美国也就不是美国,还说什么强和大。

回复 | 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