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川普动手为时已晚 2018-11-20 22:51:58

川普动手为时已晚


任何决策,选择行动的时间点非常重要,中国人讲天时地利人和,所谓天时就是时机。行动选在不同时间点上,其后果可能有巨大成功和灾难性结局的天渊之别。


川普为什么选在期中选举后对穆勒动手?因为担忧对期中选举的影响。他应该早就想动手,越早动手应该越容易剪除穆勒。但他的顾问亲信们都劝阻他。立法司法行政三权的分立和互相制约是美国民主制度的核心,让穆勒不受任何干扰地完成他的调查工作,保障司法的独立性,这是美国人民最大的共识。总统如果利用职权压制终止对他自己的司法调查,这是明显滥用行政权干预司法权,这是一个是非黑白分明的问题,人人都看得懂。川普如果在选前对穆勒动手,共和党期中选举会付出沉重代价,在众议院选举中还会丢掉更多的席位,而在参议院选举中有可能失去控制。川普不能不为自己的政党考虑到这点。


而今期中选举已过,没有了这个担忧,他就大胆行动起来了。


从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角度去看,有人说他不应该等到期中选举后才行动。他应该在选前,趁支持自己的塞斯和罗恩斯坦还在位子时,就完成最后报告,或者完成一些重大行动。比如我们知道选前穆勒一直在与川普律师团队商讨检察官当面询问川普的事。在任何犯罪司法调查中,与证人或者嫌犯进行面对面的问话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程序。穆勒团队曾经告诉过川普的律师,如果拒绝特别检察官面对面传讯问话,可能使用大陪审团发出传票迫使总统接受传讯问话,当然最后达成的协议是书面答问。书面答复的最大缺点是不能问follow up question。穆勒团队收到川普的书面答复后,对书面答复不满意,也许觉得有必要进行face to face 的问话,而总统拒绝,就有可能发生特别检察官与总统的正面对撞,而这时惠特克就可能出来发挥作用,压制穆勒,不批准传讯总统的行动。诸如此类的未完成重大调查行动,包括最后的调查报告,都有面临被惠特克阻止压制的危险。所以有人说穆勒犯下战略性错误,没有在期中选举前加快行动,而今塞斯已走人,罗恩斯坦交权,惠特克上位,穆勒调查危在旦夕。


网友寡人在我的上篇博文留言要我读读下面这篇文章,说可以宽心,任何企图阻止穆勒调查的计划已经为时已晚,可以休矣,穆勒调查将不可阻挡地进行下去并将顺利完成。文章链接:It’s Probably Too Late to Stop Mueller


这篇文章为BENJAMIN WITTES(Lawfare的主编和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研究员 )所写,发表在 The Atlantic上。


下面把这文章提出的阻止穆勒调查为时已晚的十大理由,加进自己的一些看法,简单介绍如下(不是直接翻译):

1。 “财富已经分散”


有这样一句话: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它的意思是集中的财富如果分散开来,会降低损失风险。


穆勒的调查正是如此做的。穆勒把有关川普私人律师科恩的调查转给纽约南区检察官,还有有关俄罗斯干预2016美国大选的其它两个个重要嫌疑人Maria Butina and Elena Khusyaynova 的调查和起诉也交给其它检察官,这样把围绕川普及其周围人的调查起诉分散开到司法部其它单位去的做法都是聪明的策略。


司法部只有一个司法部,所有的联邦司法调查都可以相互链接,都是同一个司法部的调查。但是司法部门不同单位的调查从不同方向对准了同一个目标:川普及其有关人员,这大大增加了川普和其代理人惠特克终止关于川普的司法调查的难度。穆勒调查被终止掉,其它的调查照样进行,而且也可以接过穆勒调查的结果结合起来调查。终止穆勒调查就不容易,想终止所有司法部门几个单位的调查就很难很难。


换另一种方式说: 如果说通俄门调查是川普执政肌体上长出的一个癌症,那这个癌症现在已经扩散开了。


2。调查已经成熟。


穆勒调查已经取得重大进展。穆勒调查就像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一样,把它扼杀在摇篮状态中容易,但当调查已经收集了足够的重要证据进入成熟阶段时,就很难扼杀它了。根据好几个方面的消息,穆勒正在写他的最后报告,这表明调查已经接近尾声。任何企图压制这个报告的做法都会引起政治上的大爆炸,而当报告公诸于世时,川普执政将有可能受到伤害。


3。 穆勒沉默是金,沉默中孕育巨大力量。


我们知道川普对穆勒的公开攻击数不清了。什么穆勒调查是: “which hunt”, “ hoax”. 什么穆勒领导有重大利益冲突,什么穆勒团队是几十个疯狂的民主党人要搞他。就在前几天,他还罔顾事实地指控:穆勒为奥巴马工作了8年,是奥巴马的人。实际上穆勒是长期共和党人,为共和党总统小布希任命,任期10年,奥巴马任内只延长了两年。


以川普对穆勒攻击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穆勒至今一直保持沉默。他有个发言人,出来讲过几次话,都非常简短. 印象最深的一次发言是宣布团队成员Peter Strzok,FBI头号反间谍专家,因为被发现手机里有反川普言论,被调离穆勒团队。而穆勒本人公开对外一句话都没有讲过。穆勒的沉默是一种非常强有力的战略后备武器。


当穆勒开口讲话时,比如穆勒召开记者会前面对摄像头,告诉全国人民他领导的司法调查受到司法部的政治干扰和阻碍,无法继续,那将会是美国历史上一个多么重大的时刻,他的话又将会产生多么巨大的道德上和政治上的力量。


如果司法部不准许他发表调查报告,它可以像前FBI局长科米那样,到国会作证讲述发生了什么。


4。 期中选举效应


期中选举结果使川普剪除掉穆勒的难度增大。


期中选举后,反对党民主党毫无疑问地赢得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目前的情况是:参议院民主党47席,共和党52席,1席未定,共和党多数已定。而在众议院,民主党233席增加38席,共和党198席减少38席,还有3席未决。反对党民主党最后增加席位可能接近40席,如果如此,那将是民主党自1974年后,最大的一次众议院选举的斩获,反对党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已经无悬念。


民主党控制众议院意味着惠特克对于穆勒调查的每一个重大动作都会在众议院的密切监督之下。由反对党控制的国会对政府的监督与执政党控制的国会对政府的监督将会非常不一样。惠特克任何一个企图压制穆勒调查的动作都将会被传讯。国会将会给穆勒提供一个发表看法的平台。国会将会发动更多的调查。弹劾的利剑将会高高挂起展示。因为反对党民主党控制了国会,穆勒可以起草一个非机密的关于调查报告及其结论的简要介绍提交给国会,并且向公众公开。穆勒还可以提出弹劾的建议,如果他有足够的证据。惠特克大概没有胆量敢于阻止穆勒把报告提交给国会,如果他敢做,穆勒可能辞职并宣布发生了什么,让国会去做剩下的事。反对党民主党控制了国会众议院这个事实对穆勒调查的影响非常大。


5。 惠特克终究临时,参议院的确认程序有强大制约。


惠特克终究只是一个代理司法部长,他的角色是临时性的。他有可能对穆勒有一定破坏作用,但是川普最终还得提名正式的司法部长人选,交由参议院确认。这里包含有两个重要意义:第一,川普必须提名可以通过参议院的人选,第二,候选人必须面对参议院的询问。


是的,期中选举后共和党仍然控制参议院,两个经常批评川普的共和党参议员Jeff Flake and Bob Corker 也已经离去,但还是有些共和党参议员会有底线,国会毕竟不是总统的橡皮图章。


参议院的确认过程还有一个意义,它将迫使提名人公开地在宣誓以后,承诺在监管穆勒调查的过程中,不受任何外来政治力量的影响。当年水门事件中,为什么司法部长Elliot Richardson 宁愿辞职而拒不执行尼克松总统开除特别检察官Archibald Cox?因为他对参议院有保护特别检察官调查的承诺。


6。 司法部的规范和文化传统坚如磐石,不可改变。


川普公开讲过多次,司法部特别是FBI应该对他负责向他报告,司法部应该在保护他的同时,帮助他打击他的政敌。今天纽时有报道说,去年5月他曾经要求他的白宫法律顾问命令司法部起诉希拉里和科米,但被拒绝。白宫法律顾问为此还专门为此写了一个Memo。


具有上百年历史的司法部的传统和文化是很难改变的。的确,惠特克可能对司法的传统和文化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害,但是在国会和媒体的监督下,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目前为止,司法部成功抵抗住了外来的政治干预,维护住了司法的独立性,并预计将继续如此做下去。


7。司法部高级官员可能的辞职抗议潮。


这一条与上一条有关联。司法部不论是政治任命文官的还是职业文官,都会给自己划出一条底线。当惠特克或者他的继任者开始阻碍终止穆勒调查时,就可能越过这条线。大家都可能按照司法部的文化和传统,以大规模辞职的方式来对抗。


8。 惠特克有可能在事实和证据前低头。


罗恩斯坦作为司法部副部长刚上任时,因为部长塞斯的回避,很自然接管了FBI自2106年大选期间就开始的对川普团队通俄门调查的领导监督工作。FBI当时的调查团队一定会给他一个情况汇报,他也认可了这个调查的继续进行。接着川普开除FBI局长柯米,其目的明显是想终止FBI的调查,为了保护FBI的调查,罗恩斯坦任命穆勒为特别检察官来负责这一调查。穆勒接管这个调查工作时,也一定会有一个对他的基本调查情况简报,他认可调查继续深入下去,于是调查发展到现在的境地。


而今,代理司法部长接管了对穆勒调查的监管工作,他也一定也会有一个穆勒团队对他的调查进展汇报会。可以想见,在这个会议上,穆勒一定会对他出示所有关键证据和有关的法律分析。当他作为一个私人公民在媒体上对穆勒调查发表意见时,可以随意胡说八道,但当他作为代理司法部长接受穆勒的案情简报时,面对穆勒提交的铁一般的证据,他将很难抹杀穆勒的工作,如果他无视事实无视穆勒团队专业的法律分析,他可能会面对司法部官员们的激烈反应。因为他本身也是法律界出身,面对专业的司法调查收集到的事实和法律分析,他很难以非法律的观点来否定。想想他的前任塞斯吧,那是一个地道的政治动物,但是当他来到司法部担任部长时,马上就回避了通俄门调查,由此可见司法部传统和规则巨大力量。


今天有媒体报道,据共和党参议员Lindsey Graham 说,惠特克最近告诉过他:穆勒调查行动正确。


9. 公众的关心。


公众对于穆勒调查是否会被川普代理人终止破坏的高度关切,也是一个阻止川普及其代理人惠特克终止穆勒调查的重要因素。


塞斯被逼迫辞职,惠特克接任消息一出那天晚上,全美几十个重要城市发生公众集会抗议。如果川普和惠特克真的对穆勒动手,那将会全国沸腾,群情激昂,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抗议,要求关于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和总统干预司法的真相。川普及其盟友不能不顾忌这个因素。


10。以上因素综合发生作用。


以上所有因素将综合发生作用,官僚体系的机制,国会的行动,新闻监督,涉及其中的政治人物的个性,和公共压力,都将互相影响,形成一种合力,让任何终止破坏穆勒调查的企图走向失败。


期中选举前有国内朋友微信问我:民主党会不会夺回国会控制权,让川普变成一个跛脚总统?我回答说:依据绝大多数的民调分析,参议院依然会是共和党控制,民主党应该可以重新控制众议院,悬念只是这个控制是微弱多数还是比较大的多数。


期中选举的结果证明,美国的主要民调分析基本靠谱。


我的这个朋友是川粉,非常关心川普。我接着告诉他,对川普最大威胁也是最有可能对他造成重大打击的是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而不是期中选举。


种种迹象表明,穆勒调查已经进入最后阶段,美国历史上及其重大的一个时刻即将来临。


相关链接:

穆勒危矣

穆勒逼近川普


浏览(10387) (21) 评论(4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赛昆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8-11-30 20:04:08

也感觉“居然还挂在最高博文”。

众议院是按人口算的,“对川普也不能无所顾忌”说不通。川普在大选输了近300万票,输2.1%(46.1比48.2)。可以说,众院选举基本反映了民意。

赞同对塞森斯的评论。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8-11-28 07:55:14

这个文章居然还挂最高博文上,我就多扯几句。 川普的政治基础是川粉的选票,他的影响力最大的地方在依靠选票的国会。不只参议院,就是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对川普也不能无所顾忌。 高院倾向川普这点也毫无疑问。只要不搞出明显违反宪法程序的问题。这两个足以保证他在"通俄门"上安全落地。

但政府系统,特别是国防司法这种强力部门,川普反而不容易掌握。政府系统是体制派精英的大本营。总统即便动得了司法部的钉子户,但是他动不了一个千万名专业律师检察官法官组成的官僚体制。穆勒纠缠川普,不是帮左派,而是帮体制派。和两党关系不大。当年毛太祖和体制斗争,第一件事就是砸烂公检法,但是不管怎么砸,最后还是要靠专业官僚来运作系统,而这个系统天然是革命派反体制派的敌人。赛申斯当初在参院是川普的拥垒,但一到司法部就立刻和川普拉开距离,保持中立。因为屁股决定脑袋,位置变了,立场就必须改变,不然他在司法部就玩不转。 现在川普连一个象样的司法部长都派不出,还幻想用体制武器去怼民主党也太科幻了

回复 | 3
作者:老度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18-11-24 12:52:11

同意你的看法,说得对!

司法部的问题,主要是看川普对美国国内政治问题是怎么布局的,美国的政治,从奥巴开始,就开始两极化了,现在的美国,已经不是以前的美国了,在2016年大选时,已经有参选人公开的打出要搞社会主义的旗帜了,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

这次川普重新组阁,是个观察点。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8-11-23 08:01:25

美国对总统的弹劾案一共只有三次,前面尼克松和克林顿都是有事而发,也就是有事实发生在先,调查和弹劾是在事实之下的后继行动,这才是司法管辖的范围,杀人在先,有死尸才能立案,杀人案才能启动司法程序。

而这次不同,是先立案,再来找证据,既没有事实,也没有原告,查了两年,依然没有查出什么来,为了下台,就把老川周围的人抓起来,准备走逼供信的道路,这本质上跟文革时的专案组是一回事,也跟习王的反腐走的是同一个路子。

现在既然这些社会主义者已经违反美国传统,开了这个头,把这个台子搭建起来了,用它当然可以唱苏三起解,但一样可以唱铡美案,既可以唱徐策跑诚,也一样可以唱长板坡。

至于司法部是谁的势力范围,还得总统和参议院说了算,司法部不是最高法院,里面没有终生制官员,总统既然可以动司法部第一把手,就一样可以动其他人(穆勒除外),司法部属行政系统,一般来说没有总统动不了的钉子户。

回复 | 4
作者:天雅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8-11-23 02:32:37
正一步步的清洗司法部,联调局,不清洗干净的话,即使起诉,最后可能也不得不让他们走路。别小看了Clinton machine.
你说得对,当年民主党多数的参院,取消了60票认证总统提名的传统规距,为这次共和党取消最高法提名需60票通过,立下了先列。所以川提名的两个,都能获通过。其实,Kavanaugh, 不能算保守派,但据说他专长于 government corruption law suits. ... 等着看以后怎么发展吧。
其实本人并不赞成参院废60票传统on both sides. 在我看来,这是found mental changes,bad influence in long run.
回复 | 1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8-11-22 22:02:00

谢谢所有来访留言的朋友!

感恩节之夜,祝大家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8-11-22 12:54:07

老度的一厢情愿和楼主也有一拼。 司法口子仍然是 deep state 的势力范围。川普手下的爪牙被穆勒打的七零八落,他已经是断手断脚,能自保而已。

回复 | 3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8-11-22 12:40:03

参考博文:《FBI局长科比脑袋被驴踢过》、《穆勒成立大陪审团说明什么》、《川普任命新局长,通俄门惨淡收场》、《美国宪政危机,狗带嚼子瞎胡勒》、《通俄门子虚乌有,妨碍司法虾扯蛋》、《通俄门是滑稽戏,FBI需重生》、《通俄门是政治迫害,反川者根本不是人》

回复 | 2
作者:天雅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8-11-22 11:05:18
我估计现在川普的想法是不能收场,毕竟是他当政时出现的这件事,要惩治塞申斯和穆勒等人都没有意思,这不是行动的正确方向,通俄门不一定要限制在现任总统身上,前总统和前国务卿也可以包括进去嘛! 通俄门也可以再扩大成包括通中门在内嘛,搞成一个对政治人物的临时性政审机制,现在已经是事实了,谁最后的成为刀下之鬼,现在还处在博弈阶段,我对结果充满了期待。
---- yes,yes,yes. 鹿死谁手还未定呢。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18-11-22 10:42:55

不错,就是这个话,这场调查的政治目的太过明显,其实质是一次批着司法外衣的政治行动,这在美国历史上并不多见。

这是建制派和民主党的一次联合行动,主要是为可能的换马做准备的,具体来说,虽然这两股势力有达成默契,但采取行动的节奏和方式却并不相同,主要是对于这次中期选举各自的目标不同。兴起这次专案组调查,民主党取的是外势,而建制派图的实惠(彭斯上台),但没有料到的是,川普旋风太过猛烈,震撼力太大,民意的压力太大,而要挟人做伪证的风险就加大了,故此建制派一直犹豫。

司法部的这次调查响动太大,现在已经是下不了台了,如果无疾而终,草草收场,怎么对人民交待呢?

我估计现在川普的想法是不能收场,毕竟是他当政时出现的这件事,要惩治塞申斯和穆勒等人都没有意思,这不是行动的正确方向,通俄门不一定要限制在现任总统身上,前总统和前国务卿也可以包括进去嘛! 通俄门也可以再扩大成包括通中门在内嘛,搞成一个对政治人物的临时性政审机制,现在已经是事实了,谁最后的成为刀下之鬼,现在还处在博弈阶段,我对结果充满了期待。

回复 | 2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8-11-22 09:51:00

通俄门是乌龙,调查结果威胁并非通俄门,反而是检察官是否被授权调查通俄以外的其他领域,比如目前知道的已经起诉的所有周边人物的“罪行”都与通俄无关,甚至于大选无关,是这些人在为大选服务之前甚至很远之前自己个人经济活动有关。这可以清楚地看到,调查重点并非通俄,而在于是否可以找到任何历史问题打击这些人以要挟他们做出对总统有害伪证,也就是说调查本身合法性还是个问题。

其实,在美国众多法律面前,现实是几乎无人没有丝毫不违法(包括每个自认为干净的人),换句话说,只要花时间查就不会落空,哪怕是鸡毛蒜皮之事。这就是为什么在司法实践里要限制司法调查范围,以避免无限扩大,浪费纳税人资源。特别调查的范围是明确的,但罗宾斯坦在调查官任命时所给与的书面和空头限制范围确没有公开,联系到前最高执法部门的反总统政治意愿和势力,这就不能不是公正要考量的因素。吃瓜看热闹的人,未必知道政治的险恶,公正是大家的希望但并不能保证现实政治里大大小小的“项庄舞剑”拉大旗扯虎皮,行自己政治之实的人不存在。其实就是很明显,许多带有墨镜者可就是看不见。

回复 | 2
作者:telehe 留言时间:2018-11-22 09:05:06

“今天有媒体报道,据共和党参议员Lindsey Graham 说,惠特克最近告诉过他:穆勒调查行动正确。”

 

路人皆知,Lindsey Graham 之心是想接替塞申思。他来挺一挺灰特客,或许是告诉公众,白宫洪洞县里也有规矩人,我们都会照章行事。这是真心话还是在骗人? 它能骗总统还是只能骗骗自己?

 

偷驴的是纽约串家。T 普挖空心思想找个替他拔橛子的傻子。塞申思不干,Lindsey Graham 想干? 还是在放刁? 灰特客也得保自身,不然,你饱含 loyalty 向着 T 普,一旦白宫行政干预司法铁证成立,拔橛子的首当其冲,偷驴溜号的 T 普家会有一两分 loyalty 给你么?

回复 | 9
作者:寡人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8-11-22 08:41:45

FBI是不能对正在进行的调查作出公开评论的。当时之所以在选举前公布对希拉里电邮们调查的结果,是因为当时调查已经结束,必须给公众一个交代,因为这事关希拉里是否犯罪。如果犯罪,她是没有资格竞选总统的。但谁知后来节外生枝,又有新的证据浮现,FBI又重启调查,但重启调查这事,FBI觉得必须向国会通报,否则有误导公众之嫌。当柯米一开始宣布对希拉里不予起诉时,我认为他是想帮她一把,至少客观上有这个效果。再来看看选举前对通俄门的秘密调查,在选举前这个调查远未成熟,所以不予公布,我认为是合情合理的。即使穆勒这么厉害的人,继续这个通俄门调查不也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吗?“司法调查并不都是严格按照这个规则来,主要看人。”,这是有可能的。

如果穆勒的调查表明川普本人卷入了通俄门,我是坚决主张对他进行弹劾的,因为这意味着他的总统权力来源的不合法性,其性质比当选后滥用职权更为恶劣。佩洛西反对弹劾川普,主要是出于现实主义考量,因为弹劾很难在参院通过。我相信佩洛西的政治智慧,但年龄偏大是她的一个局限。

回复 | 2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8-11-22 07:27:28

庸者自用之以管窥豹。

回复 | 1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8-11-22 07:25:45

通俄门就象小克下面的事情,可大可小,是否弹劾总统关键是政治选择。穆勒报告当然要看,但佩罗西可以说现在不弹劾,也可以说将来可能弹劾。就象楼下有说,楼主太书生气

回复 | 0
作者:liucarl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8-11-22 06:59:05

你是说那次多男克林顿的调查吧,的确应该把他抓起来。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8-11-21 23:32:43

反正俺赞成把权力关进笼子,让总统驻玻璃房,哈哈哈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8-11-21 23:24:29

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书面回答人会有很多技巧的,比如我不记得了,等等,目前还是程序中双方博弈,当然以穆勒报告为准. 我已经读到一些法律和民主党人士的另一种推论: 川普卸任后也还是可以被起诉的,所以这就要看民主党是反对他这个个人,还是不想让他做完总统,前者你说的很多看是那样,后者,民主党不得不考虑国家利益,参议院的权力影响,会不会反弹,像送克林顿当初连任那样等等. 两党政治和法律的纠缠,不是简单针对川普这个人的问题.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8-11-21 23:16:05

美国历史上三次对总统的司法调查,没有一次冤枉过总统,这次也不会例外。

回复 | 1
作者:马黑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1-21 23:10:43

书面问题是看他的证词与从其他人那里得到的证词是否项符合,或者从其它方面得到的证据是否相符合,并不能说明穆勒没有证据。克林顿当年的perjury就是:他说他没有与陆文斯基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可那个蓝裙子留下的精液,很多其他人的证词证明他发生过性关系。问话是必须的一个步骤。

perjury 这个罪非常重要,它不是美国法律的毛病而是它的严谨。他要求你说真话,特别在面对执法人员,要说真话,撒谎要付出代价,欺骗执法人员罪加一等。川普的愤怒不是perjury,而是整个调查都不应该有。

川普的问题不是大嘴巴,而是他不尊重司法,不愿受制约,想干预司法。这是最危险的。

佩罗西不同意的是现在弹劾总统,关键看穆勒报告最后结论。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1-21 23:07:33

我指的是有外国干涉的政党政治,包括总统选举的法理流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8-11-21 23:06:08

阿妞这两点的洞察很棒,给我启发. 美国司法对总统的制衡是否需要一个法理先例来做参考,为以后类似的情况先走完法律程序预演也是有价值的. 毕竟现在的美国政治跟国际上的联系是无处不在的,而且社交媒体没有国界,对一个国家的民主制度的健康靠验也没有先例,法律上走一下,走到底对美国政体的长远健康是必要的. 川普必须要认清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得失,受点委屈也是应该的. 新的司法部长仅仅是一种威慑,这在我上篇博文详细描述了,我的判断,民主党和川普的博弈不会更糟了,美国政治转回现实,其实民主党看到了胜算,接下来会是go high at least little,我始终感叹美国政治的grass root威力,刚看到调查,今年的thanksgiving,美国人最不愿意聊的是政治,2020双方都看到自己的胜算,会回到常态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8-11-21 22:48:27

2016年FBI对两个候选人都在调查,对川普的调查比对希拉里的调查事情严重得多,但对川普的调查高度保密,而对希拉里的调查则在选情紧绷时公布于众,严重影响了希拉里的选情。对川普的调查是川普当选后才公布。司法调查并不都是严格按照这个规则来,主要看人。穆勒是个严格按照规矩办事的人, 但就这样他还是被天天攻击。

那个惠特克在到司法部任职之前,推销男性马桶(masculine toilet) 笑死我了,你一定读过这个新闻。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1-21 22:32:51

但是俺觉得穆勒的调查至少有两个方面的重大意义:第一是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涉及外国势力直接影响总统大选结果而直接对总统的调查,第二是这个冤大头是俄罗斯。第一条是美国维护主权的必须动作,第二条直接牵制着川普的对外政策:他无法对俄罗斯放软身段, 更谈不上联俄制华。这实际上表明美国朝野无法把俄罗斯与中国精准定位,究竟谁是主要对手甚至敌人。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1-21 22:24:31

俺赞成远方的分析。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1-21 20:38:50

马黑博应该知道川普刚刚递交了书面问题的回答。这个方式基本上说明了穆勒是在找川普是不是有perjury。这也说明穆勒对川普本人的通俄调查没有实际的证据。川普面临三个法律问题:通俄,perjury,妨碍司法。通俄调查显然是到头了,其他两个川普的确是要当心的。美国法律有个致命的毛病:任何一个合法的人,要是不当心,在被调查期间撒了谎perjury,而且被另一个证人证明的话,就可以给这个合法的人定罪。川普的愤怒是基于这个原因。我个人认为,川普应该还是要认知这是fair play,谁叫他做总统,又不愿管控大嘴呢?不过结果是很明确的,川普不会被弹劾,佩罗西强调过好多次了,而且她马上就是众议院议长了。佩罗西和民主党建制派大佬很清楚,2020年他们只要拿下密西根,宾州和威斯康辛,就能赢得总统大选。美国政治的现实性又会回来,拼命攻击川普如果反弹,民主党会得不偿失,这也是这次中期选举的积极意义所在。

回复 | 3
作者:寡人 留言时间:2018-11-21 20:31:18

.

回复 | 0
作者:寡人 留言时间:2018-11-21 20:30:29

非常全面、细致、深刻的分析。

“。。。所以有人说穆勒犯下战略性错误,。。”,这样说的人显然是不懂司法部关于此类调查的protocol:必须保持政治上的中立。前司法部部长Sessions及副部长Rosenberg对穆勒的调查都有指导意见:调查不得影响中期选举。不要说最终的调查报告不可以在接近中期选举时公布,连又起诉了哪些人也不可以在此期间发布。穆勒真的是非常精明干练而且专业,不给川普及其在国会的打手任何把柄。川普除了天天哭诉“witch hunt” ,根本伤不了穆勒。

“穆勒把有关川普私人律师科恩的调查转给纽约南区检察官,还有有关俄罗斯干预2016美国大选的其它两个个重要嫌疑人Maria Butina and Elena Khusyaynova 的调查和起诉也交给其它检察官,这样把围绕川普及其周围人的调查起诉分散开到司法部其它单位去的做法都是聪明的策略。”

--穆勒这样做除了能分散风险外,还能同时控制调查的范围,不无限扩大,并减少调查需要的资源,这也是川普一直攻击穆勒调查的两个重要方面。穆勒团队比川普及其马屁精朱利安尼领衔的律师团队强多了。

尽管川普在他的律师的帮助下,已向穆勒递交了“开卷考试”答案,穆勒仍有可能向他进一步发问。惠特克的财务状况被披露后,人们发现他从一个非盈利组织获得了一百万美元,有监察组织认为他可能涉嫌利益冲突。

回复 | 1
作者:马黑 回复 中山博 留言时间:2018-11-21 20:18:32

是啊,怎么知道的,对川普的无限信任,还是有什么专业的权威的法律分析?

回复 | 2
作者:马黑 回复 纽约何哲 留言时间:2018-11-21 20:15:02

他气壮如牛,其实胆小如鼠。他不敢与俄罗斯对抗,他说过,俄罗斯有很多核武器。我们必须与他搞好关系。他今天说了,沙特买我们很多武器,我们必须与沙特站一起,什么杀记者的事,小事一桩啦。他还说他的北韩妥协政策,挽救了几十万几百万美军的生命。他欺软怕硬,商人本性。与俄罗斯不可能打核战,你宽心吧。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