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2月15: 政府再关门, 还是紧急状态? 2019-02-02 17:26:48

2月15: 政府再关门, 还是紧急状态?


川普在1月25号宣布政府开门的讲话中明言:2月15号临时预算案到期时,如果还得不到边境墙拨款,他将再次让政府关门或者宣布紧急状态解决边境墙费用问题。


首先一个问题是:民主党会妥协吗?会做出多大让他满意的妥协?


回答:在第一回合中取得胜利的民主党不大可能做出太多让步。


大多数政治评论包括大部份川普的盟友们在内的评论都认为,政府关门35天这一回合以民主党胜川普败而告终。


关门前和关门中川普两次在白宫会见民主党领袖,调子喊叫得太高太高话说得太绝太绝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余地:第一次说得不到边境墙拨款我就不惜让政府关门,我会为此而自豪,我不要你们为此负责,我为此负全责。第二次会面,第一句话问佩罗西:我让政府开门了,你给不给我边境墙拨款?佩罗西回答:不给。他马上说:再见!跟着起身拂袖而去。他还说过,得不到边境墙拨款,这次政府关门会长达数月甚至数年。不妥协态度非常之坚决强悍。而在没有得到边境墙拨款的情况下宣布政府开门那天:他却如此说:我非常骄傲地宣布.........。


少数川普盟友认为川普这次开门只是一种战术性退却,这种说法其实也是承认了失败,只是说失败是暂时的。


就像金三看透了川普一样,民主党也摸熟了川普路数,不就是高调恐吓吓唬人那一套吗?


政治人物的政策抉择取决于民意,民意最大。在各种民调数字都比较有利于民主党的情况下,在民主党空前团结佩罗西党内声望急剧上升的情况下,民主党很难让步。边境安全经费多多拨款是可能的,拨款的钱允许用到现有的fence的维修更新加固上,甚至可以允许用到修建新的fence

都是可能的,但拨款修墙可能性极小。


接下来一个问题是:如果民主党不让步,或者民主党的让步川普不满意,他会再次让关门吗?


回答:再次关门的可能性极小。


对川普最大的制约力量在共和党内。根据各种消息来源,周五那天发生了很多事,除了东部机场大量空管人员请假造成严重各大机场航班延迟,IRS 不能召回14000个处理报税税表和退税的员工工作,罗杰·斯通凌晨被FBI砸开家门被抓捕外,共和党领导也给予了川普极大压力,这样他才不得不同意开门。


开门前那次参议院投票,有6个共和党参议院造反。如果面临再次关门参议院再次投票,非常有可能更多的共和党人倒戈,与民主党一起投票的参议员人数如果超过60票,没有边境墙的预算就可以通过,而众议院通过没有边境墙的预算无悬念。这样一个由参众两院正式通过的没有边境墙的预算案摆到他案头前时,他敢于否决吗?估计他不敢。


政府关门开门可不像家里关灯开灯那样容易随意。这次开门据说是人道原因,因为关门造成80万的联邦政府员工两个payroll没有发薪资, 有的联邦员工甚至揭不开锅了。那下次开门就不会有人道原因了吗?这次关门35天,成为历史上最长一次联邦政府关门,有用吗?没有用,民主党在边境墙问题上没有丝毫让步。那再次关门关更长时间的门超过上次35天的记录就有用了?也不会。


共和党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 在2013年那次政府关门后这样说过:被驴子踢了两次的人不可教也。("There is no education in the second kick of a mule" )。我相信川普学到了教训,不会在搞第二次关门,再被驴踢第二次。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得不到边境墙拨款而又不能关门,川普会不会像他说过多次那样宣布全国紧急状态,挪用国会已经批准的国防军费来修建边境墙?


回答:这一可能性比较高。


这次政府关门是部分关门,因为有的部门比如国防部军费的预算早就通过国会两院批准经过总统签字生效了。而有的部门比如国土安全部,财政部,农业部等等的预算还没有达成协议通过法律程序生效,所以就会因为边境墙的争议而关门。边境墙属于国土安全部下面的经费。


根据宪法美国三权分立的制度下,预算拨款权专属于国会,也就是国会决定每年政府可以花多少钱?钱花在那些方面?每个方面花多少钱?美国联邦政府的预算不但制定得非常明细,而且是刚性的,就是说一方面预算有额度控制,二是预算明细下的各个项目的钱不能随便挪用,换个通俗形象的说法就是:打酱油的钱不能用来打醋。


川普如果挪用军费来修建边境墙,就是把把国会已经授权批准用来打酱油的钱,不经过国会同意,就用来打醋,侵犯了国会的权力,有违宪之嫌。


国会在1970年代制定过一个紧急状态法。那个法律给予了总统宣布紧急状态的权力,但并没有给出紧急状态的定义。川普如果宣布紧急状态,就是依据此法。因为法律条款没有给出紧急状态的定义,紧急状态的认定就完全是总统的权力,就算有人去法院挑战,仅就宣布紧急状态这一个事而言,司法很可能站在总统一边。


但是总统宣布紧急状态的事与前面另一件事关联着,就是国会与总统就边境墙预算拨款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的事。总统的宣布紧急状态之举由此而起:总统要求边境墙拨款,但国会不给这笔钱,于是总统就宣布紧急状态,以紧急状态为由,改变国会授权的原定军费用途,把一笔军费从国防部挪用到国土安全部去修墙。这样宣布紧急状态的问题就变成了有关宪法三权分立的宪政问题,也就是总统可不可以以紧急状态为由来突破三权分立制约的问题。根据1952年杜鲁门宣布政府接管美国钢铁产业的案例来看,司法不大可能站在川普一边。


到了法庭,川普首先要证明紧急状态的紧急性。没有宪政的问题,川普不需要证明紧急状态的紧急性,因为这是他的权限。但是当宣布紧急状态所为发展到了宪政问题高度时,他就必须向法官证明修建边境墙的紧急性,已经发展到了可以在国会明确表达不同意修建边境墙的情况下,改变国会原定的军费预算用途,挪用军费修墙。这个紧急性他很难在法庭上证明。


走宣布紧急状态这条路,一方面对自己的基本群众比较好交代,另一方面又不会产生政府关门带来的巨大破坏性后果,把此事交由司法来决定最好。


相关链接:


宣布紧急状态要害是夺权


最高法院曾经判决总统紧急令违宪


浏览(1847) (2)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9-02-04 08:11:45

马黑最近的文章都不错,反川看来也是一种动力,好在马黑的文章基本上都基于事实,分析得也很有道理。

如果我是川普。我这次就采取nothing happens的态度,反正修墙也不是为我家修,人人都可以击鼓传花,我老川为什么不可以也来做好人? 跑进来一千万非法移民,关我屁事。 再说啦,修墙的事我也尽力了,谁能再指责我呢? 与其指责我,还不如去指责民主党,我的政府为此关门已经创纪录了,你们还要我怎么样? 大家都看到问题在于民主党的国会的左倾立场,我也算对得起大家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9-02-03 21:25:55

川普骂Ann Coulter: 他骂我不就是为了卖书吗?很刻薄。他自己把自己逼到一个角落里,没有了回旋余地。

回复 | 1
作者:马黑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2-03 21:23:05

nothing happens 确实也是一种可能。

回复 | 0
作者:寡人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2-03 19:19:04

川普现在是进退两难--进,则如你所言,前面有法律风险及部分共和党国会同盟的反水。但退,又可能会使他的base造反。

Ann Coulter calls Trump 'lazy and incompetent' and warns that he could face a Republican challenger in 2020 if he fails to follow through with his border wall promise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2-03 04:52:06

据说Mitch McConnell私下告诉川普,如果他就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参议院有可能通过法案disapprove他的“紧急状态”,而川普必须否决参议院的法案才能实施。

在法庭挑战之前,他必须先veto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

那么他最后是宣布胜利、还是再次以羞辱收场?

所以还有第三个可能:nothing happens in Feb 15。

回复 | 2
作者:雅歌一首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19-02-02 20:43:22

赞同。

回复 | 0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9-02-02 10:27:13
Fyi
https://youtu.be/nSkH5Lc1M8U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