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0+1  
有感而发, 可多可少  
我的网络日志
用钱买时间和用时间买钱 2018-09-22 19:22:49

租房的总会碰到过“31日”的烦恼,一般发生在当地搬迁。租约到期,31日必须搬出去。新租约1日开始,所以今天还不能搬进去。比较常见的情况是,你开车把行李家具载至新居,旧房客也在打包以及最后的清洗(否则按照租约要扣钱)。你和颜悦色凑着笑脸问能不能让我把行李放在客厅哪个角落,他们当即拒绝,有时给点理由,经常理由都不给,本来31日的使用权就属于他们。

碰到这种情况,我的招数很简单,好言好语跟对方解释一下,付他一天房租,借用一下一个房间或客厅的一个角落,寄放一下行李。我有一些朋友,花钱比我潇洒的多,他们的子女ABC们就更不用说了,居然没人想到过这一招。

我的朋友圈几乎都知道我这一名言:人生无非两件事,花时间买钱或花钱买时间。一般来说,年轻时前者居多,年纪大了则是后者居多。当然例外也是有的,就象上面这种情况。

在念研究生或做博士后时,如要在直达或多花几小时转机(当然会省不少钱)我毫不犹豫选择后者,一般情况下一小时至少省100美元。一个穷学生,哪儿去找一小时100美元的好差使。这就是典型的用时间买钱。这买来的钱和上班赚的钱还有一个很大区别,是不用上税的。后来年纪大了,不能说不考虑钱,但一些时间很差(班机时刻,转机,等候时间。。。)很便宜的航班就不考虑了。商务舱也考虑过,但是。。。俗人最后还是决定熬一下。

有一个朋友,自己开了个包装机械的公司,还申请了一项专利。去年去看望他,问他什么时候退休,他已70,叹了口气说没法退。原来儿子不愿意接班,把公司出售也绝非卖旧货这么简单。他的工厂设在中国,所以经常要去中国。他告诉我,他现在去中国都坐商务舱了。我听了很高兴,我也正想和他说这件事。他的公司是盈利的,所以要交税。假定经济舱1500,商务舱5000。不坐商务舱节约的3500,其中1225是要交税的。坐商务舱仅仅多花了2300。现在床铺把公司税降低到21%,希望这位70岁朋友不放弃用钱买时间的原则,坚持坐商务舱。当然这儿的时间是比较广义的,花钱买时间多活几年。

现在来看瑞典中国游客的事件,实际上也是钱和“时间”的问题。中国旅客凌晨到达,假定是清晨4-6点。欧美旅馆,只要房子已经空了(打扫过),让你提前三四小时入住是很正常的。但提前10小时。。。你实在不能怪旅馆。这位旅客的道德水准,在中国旅客中应属中间偏上了,提出花点钱让父母在大堂上睡到入住。旅馆没有同意,这一点我是支持旅馆的。你这么在沙发上一躺,没准再盖条毛毯,别的旅客会怎么想,旅馆生意还做不做。

这位旅客凌晨到达,肯定在计划之中,班机只可能误点,不可能早到七八个小时。所以花点小钱在大堂“买”个临时“铺位”应该是他们旅游规划的一部分。小钱是多少,报道没有说,无从猜测。但根据他父母的年纪,应该到花钱买时间的时候了,否则就是子女不孝。小钱愿意花,不错,应该鼓励。为了父母,花点“中”钱又怎么样。今年七月,伦敦二区的双树(Double Tree)旅馆,三人房间,一晚160美元(带税),斯德哥尔摩市区的旅馆,应该不会超出此数。估计凌晨会到,就多订一晚上吗。如果想省几十美元,可以第一天订个最便宜的房间,老人家先睡一下,行李也不要打开。下午再搬进正式房间。

我们这次预计早晨八点到伦敦旅馆,把行李寄放,然后就出去玩,下午回来再入住。结果飞机大误点,到旅馆已经11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到柜台问一下,结果说房间已经有了,可以马上搬进去,这英国口音的英语听上去也不别扭了,简直如同仙乐。

其实花钱买时间和花时间买钱的问题,我们有,Bill Gates 也还是有的,区别只是多少时间和多少钱的问题。



浏览(9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战俘的尊严 2018-09-12 16:19:33

MaCain 和床铺是死敌,前者去世,白宫很不情愿的降了半旗。不到不成文的48小时,就迫不及待升了起来,以后在舆论压力下,又降了一会儿,简直象小朋友在玩好人坏人,丢尽了美国人的脸。

然而最丢脸的事情,我觉得是床铺对战俘的态度。为了攻击MaCain,居然说出了“我更喜欢没有被俘虏过的人”。世界上重视本国战俘的国家,最令人动容的当数以色列。但美国人的做法,也是相当令人感叹的。

第一次伊拉克战争,美国有三位战俘,其中有一位是 Cherry Hill NJ)的。他被打的鼻青脸肿,还被押上电视台,“要求”美国政府结束这场“侵略战争”。他释放以后返回家乡,当地民众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仪式,简直象在欢迎一个战争英雄。

美国军人如果被俘,其家属照样领取他的军人津贴。如果政府给军人涨工资,战俘家属绝对不会遗漏。对于战场上的失踪人员,政府也照样发放津贴,直到见人或者见尸。50多年前的越战和60多年前的韩战,均是如此。

在美国政府和越南政府或朝鲜政府的多次谈判中,战场失踪人员一向是重要议题之一。床铺说不喜欢战俘,大概是他向来引以为豪的“政治不正确”的巅峰之作了。McCain不许他参加葬礼,保持了一个美国公民,美国军人,以及曾经的战俘的尊严。

令人惊讶的是,床铺和中国共产党,在这一点上居然所见略同。朝鲜战场上的战俘归国后的命运,尽管官方媒体从不报道,但是战俘人数庞大,再加上他们的战友,所以基本图像还是相当清楚的。党员开除党籍,团员开除团籍,干部一律撤职。运气好的回老家种地,运气差的去新疆自生自灭。以后古宁头登陆失利,几千战俘的命运也大致如此。以后(79年)越南战争的战俘就不太清楚了。希望比他们的(战俘)前辈要好一些。

现在我们来看这个无人试图解答,或者无人能够解答的问题。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中国军队能和美国人打个平手。近30年后,79年的越南战争,居然和越南也只打了个平手。顾忌苏联,可能是原因之一,但我觉得还有更深层的原因。这个深层,我觉得就是士兵们对于成为战俘的恐惧。

这种恐惧,在一部分士兵心中是显性的,当然在政治学习时他们是不可能说出来的,但对士兵斗志的摧残是显而易见的。在一部分士兵心中是隐性的。我们常说千钧一发,战场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千钧一发,在几分之一秒的时间,你必须作出决定,是打枪还是扔手榴弹,是卧倒还是匍匐前进。这恐惧的阴影即使只是一闪而过,所造成的损害都是难以预料的。

与国际接轨在中国已是一句时髦话,我衷心希望,在善待战俘这一点上,中国也能与世界接轨,中国军人幸哉,中国人民幸哉,中国幸哉。



浏览(2313) (10) 评论(8)
发表评论
Everyday is weekend 2018-09-04 05:12:13

华盛顿地区华人桥牌爱好者有个协会,内战外战都打。朋友知道我退休了,就替我加入了。一为替我解闷,二为协会方便,一旦三缺一,我这闲散人士一般总是有空的。

某个星期五晚上有外战,我星期四打电话给他问些注意事项。结束时,为了表示我对外战的重视,画蛇添足补了一句,我会记得后天晚上有比赛。他急了,是明天晚上。我只好打个哈哈,不好意思,退休后时间观念很差,Every day is weekend



浏览(5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美国州府 2016-08-11 14:44:13


















































最近,有网友介绍马里兰州府 Annapolis。文中谈到,该城市曾为美国首都(1783 – 1784),以后300多年,一直是富庶的马里兰州州府,可是人口才区区三万多人,这在中国确实难以想象。作者介绍了一些原因,这儿就不重复了,请直接阅读

http://blog.creaders.net/u/1639/201608/263496.html

这儿再补充一些。

作者谈到, 在中国,首都基本垄断了全国的资源,而省会基本垄断了全省的资源。在美国,这资源分配可不是州长可以说了算的。曾有一次,央视某访谈节目安排了中国烟台市长和美国华盛顿州Redmond市长(微软和波音所在地)隔洋对话。双方相谈甚欢,主持人建议双方互访。烟台市长当场答应。美国市长就“丢脸”了,说这不在市政府预算内,要回去让议会追加预算。烟台市长爽快地说,没问题,我来付(应准确理解为我们来付)。在主持人鼓动下,全场鼓掌。中国人“扬眉吐气”,美国市长“灰头土脸”。

现在回到主题,州长要建设州府,他只能提议案请议会表决,他连表决权都没有。州府所在地固然有它一票或几票,可还要大多数议员同意才行。这些议员哪个不想为家乡多谋点福利,以便连任。州府想得天独厚,连门都没有。

有时候,这些州府出于某种目的,根本不想变大。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DC),就非常小心地使自己人口避免过度膨胀。根据50年前中国出版的一本世界地图,DC只允许两种工业,印刷和食品。那时我还是小学生,自作聪明想了些理由。国家领导人经常开夜车,需要点零食饱腹。这么多国家机构,政府文件肯定很多,没有印刷厂还了得。50年过去,我觉得这两点理由也并非十分离谱。50年过去,我也没有感觉DC还有其他工业,最多也就一些Consulting Firm。州政府是否有类似规定,我不清楚,但将DC和北京相比,我们就可以发现两国国情是如何不同了。

DC还通过限制大楼高度来防止城市过度膨胀,当然这里还有安全考虑。美国人不希望Obama一家的一举一动,在附近某高楼用高倍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具体规定是两条,需同时满足。首先,楼房高度最高为40米。它同时不能超出最邻近街道宽度加6.1米。楼房高度给卡死了,你要变成“大都市”,就只有挖地下室了。

下面是美国50州最大城市和州府人口对照表,只有17州最大城市即为州府,其中大多为偏僻(人口)小州,整个州就州府一处有点城市模样。Capital 右边为州府人口,“Largest City”右边为该城市人口,单位都是千。

State

Capital

000


Largest city

000

Alabama

Montgomery

201


Birmingham

212

Alaska

Juneau

31


Anchorage

292

Arizona

Phoenix

1,446


Phoenix

1,446

Arkansas

Little Rock

194


Little Rock

194

California

Sacramento

454


Los Angeles

3,793

Colorado

Denver

600


Denver

600

Connecticut

Hartford

125


Bridgeport

144

Delaware

Dover

32


Wilmington

71

Florida

Tallahassee

157


Jacksonville

822

Georgia

Atlanta

420


Atlanta

420

Hawaii

Honolulu

337


Honolulu

337

Idaho

Boise

206


Boise

206

Illinois

Springfield

115


Chicago

2,696

Indiana

Indianapolis

820


Indianapolis

820

Iowa

Des Moines

203


Des Moines

203

Kansas

Topeka

122


Wichita

382

Kentucky

Frankfort

28


Louisville

597

Louisiana

Baton Rouge

224


New Orleans

344

Maine

Augusta

19


Portland

66

Maryland

Annapolis

36


Baltimore

621

Massachusetts

Boston

618


Boston

618

Michigan

Lansing

117


Detroit

714

Minnesota

St. Paul

277


Minneapolis

383

Mississippi

Jackson

174


Jackson

174

Missouri

Jefferson City

40


Kansas City

460

Montana

Helena

26


Billings

104

Nebraska

Lincoln

236


Omaha

409

Nevada

Carson City

52


Las Vegas

584

New   Hampshire

Concord

41


Manchester

110

New   Jersey

Trenton

85


Newark

277

New   Mexico

Santa Fe

62


Albuquerque

546

New   York

Albany

96


New York City

8,175

North   Carolina

Raleigh

327


Charlotte

731

North   Dakota

Bismarck

56


Fargo

106

Ohio

Columbus

787


Columbus

787

Oklahoma

Oklahoma City

580


Oklahoma City

580

Oregon

Salem

146


Portland

584

Pennsylvania

Harrisburg

49


Philadelphia

1,526

Rhode   Island

Providence

178


Providence

178

South   Carolina

Columbia

129


Columbia

129

South   Dakota

Pierre

14


Sioux Falls

154

Tennessee

Nashville

547


Memphis

647

Texas

Austin

682


Houston

2,099

Utah

Salt Lake City

186


Salt Lake City

186

Vermont

Montpelier

8


Burlington

42

Virginia

Richmond

192


Virginia Beach

438

Washington

Olympia

43


Seattle

609

West   Virginia

Charleston

51


Charleston

51

Wisconsin

Madison

220


Milwaukee

595

Wyoming

Cheyenne

59


Cheyenne

59





浏览(137)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怀念胡耀邦 2015-11-22 14:00:15

(一)“右派”改正一风吹

“右派”“全部”改正,是胡耀邦的又一块丰碑。当胡就任中央组织部长以后没多久,他就提出了这一问题。

在当时大部分有权势的官僚眼里,为“右派”摘帽,在工作和生活上不再歧视,已是皇上开恩,要他们承认共产党当年做错了,即使委婉地使用“扩大化”的字眼,也象给清朝子民剪辫子一样不可接受。多亏胡耀邦部长再三坚持,最后大家才达成共识,给“右派”摘帽。

大前提定下了,具体怎么做,还是有很大争议。一般官僚的想法,是共产党的老套路,各级党组织审查,逐级上报批准,然后摘帽。这样就再次给当年给他们戴帽的人生杀大权,只要找到只言片语所谓的反党言论,他们就可以不改正,表示老子当年并没有错。

又是胡耀邦力排众议,要一风吹。他说(大意),50多万人,这样做要什么时候能做完。这些人年纪都不小了,按这样做法,许多人有生之年是无法看到自己改正了。终于,中央在1978917日发出了55号文件,《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

这样做,速度就非常快,没多久,被改正的“右派”就突破了50万大关。有人有点慌了:“这怎么办?太多了!”胡耀邦说:“当年猛抓‘右派’的时候怎么不嫌多?”

第一行的“全部”是有引号的,最终有那么十几个右派未能得到改正。这已经超出了胡的能力范围了。

(二)苦恼人的笑

我父亲在抗战期间参加了共产党组织的,隶属于国民党三厅的抗敌演剧队,解放后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每次运动都为此挨整,写检查,直至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1977年高考,我取得了283分的好成绩(北大平均分280)。由于父亲的原因,我未能进入任何学校。我写信申诉,最后招生办公室回信,说一个小学生考出了66届高三的水平。请明年再考,此类事不会再发生。据读信的老师说,这信是主任(陈锦华)写的。

1978年高考,我取得了上海市适龄考生立刻第二名的好成绩。由于父亲尚未平反,招生办公室和77年一样,把我的材料扣押,招生的老师根本没有见到我的名字,最后反复申诉,才算进了当时的上海师范学院。许多人,包括那些扣压我材料的人,居然说,你们这样的家庭,能进大学就很不错了。

天真的我,以为现在政府讲道理了,就给教育部写了封信。进校后一个多月,当时的辅导员(一位工农兵大学生),把我找去,说我给教育部的信现在在他手里。文革过来的我,也没有惊慌失措,就告诉他,我写信的时候都已经考虑过了。

第一学期结束前,一次回家,妈妈告诉我,爸爸当年参加的抗敌演剧队(队长徐桑楚)和新中国剧社(社长杜宣),已经平反,定于18日开爸爸的追悼会。事后知道,是杜宣同志亲自去北京请胡耀邦过问两个团体的平反之事。

以后,我的第一志愿,复旦大学的苏步青校长知道了此事,在上海市第一届数理化竞赛筹备会议上提出了此事,指出高考制度还需要进一步改进。此事很快传回了学校。那位辅导员再次把我叫去,问我要不要考研究生,说系里可以破格推荐。我当时真是一头雾水,就对他说,一个小学生考取大学,已属幸运。考研究生,你也太抬举我了。他居然没有发火。事后有人和我开玩笑,除了你,全校都知道你的事了。

我姐姐的女儿进高中时,我妈妈叫我写点东西勉励一下。我写道,“你妈妈、阿姨、舅舅念书的年代,别人的小孩只要考100分就可以了,而我们家的人必须考200分。你现在不必考200分了,。。。”

浏览(150)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6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