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慧慧儿  
我随便写写,你轻松看看吧!  
我的网络日志
米花糖 2014-05-25 21:22:17

米花糖

我不爱吃甜食,但不知为什么,似乎永远都爱吃米花糖。

各种形状的米花糖:方形、圆球、长柱……无论什么模样,只要是用米花粘连成一起的尤物,我就能不住手、不住嘴地吃!吃!吃!

为什么我那么偏爱米花糖?

还真说不清,细细想来抑或与小时候的一段经历有关吧。


上小学时期,正是食物匮乏的年代,肚子里没有油水,胃口又出奇地好,很容易饿,随便能吃的东西都能嚼巴嚼巴、有滋有味地咽下肚。

小学校大门口外,很远的一个拐角的墙根下,总是蹲着一个农村老汉,一年四季他似乎都裹着一身土织布缝制的衣服,永远的黑色,灰扑扑地沾满了尘土,他面前摆着一个筐子,那是他跟来往行人做小买卖的全部家当,老汉今儿蹲西头,明儿蹲东头,隔三岔五地换着,照顾着不同方向的人流,那筐子上面有一块毛巾或布之类的覆盖物,脏兮兮的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本色,掀开上面的遮盖,露出得就是满满一筐米花糖,圆球状的,一个球一个球地堆在那里。我的宝贝!

2分钱一个,5分钱3个。

每天放学时分,小学生们饥肠辘辘,一看到老头,就飞奔过去,从裤兜里摸出5分钱买3个米球,往嘴里送,那滋味!

那滋味是天上人间的金不换!

孩子们裤兜里总是有父母给的零花钱,但不是每次都能跟老头做成一笔甜蜜的买卖。


小学的校长无权赶走老汉,但有威慑力阻止学生,他大会小会三令五申地不让学生买路边的食品,可无论如何也遏制不住学生肚子里的咕咕声,禁令无果。终于那一天,他黑着脸,定定地站在老汉的旁边,厉声喝散一群聚拢的小学生:

“买什么买!吃什么吃!不嫌脏吗?我看你们谁还敢再买他的?那是他用他的唾沫粘起来的!”

学生们一步三回头地离开,我手心里的5分钱攥得出水。


“那是他用他的唾沫粘起来的”!这句话,令我等众多的小心灵遭受了极大的摧残!小学生们懵懵懂懂地信了,我当然也不列外。从此,每每放学路上,再看那老汉和他的筐子,我们幼小的心理和眼神已经挤满了复杂和纠结:对老汉爱恨交加,爱的是米花糖,恨的是尼玛呀——竟用…唾沫粘米花糖。


之后,我几乎再没有问津过米花糖,抑或在内心也略过一丝疑惑:为什么他的唾沫可以将米花粘连一起,我的就不能?


一晃,这些年就那么过去了。

出国后的一天,在中国超市,看到架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米花糖,其中很多来自南韩,我钉住似的站在那里良久,默然着,怅然着,踌躇着:南韩人也是用…唾沫粘米花糖的么?

架子上,它们一袋一袋静静地等待着…

美丽的米花糖!

终于。我下定决心提一袋回家。


先吃一块,再吃一块,再吃一块….我不住嘴地吃,停不下。

稍稍的黏牙,有股子韧劲,脆脆的,微甜的淡滋味。

是我的爱。


人的一生一世,真正的爱好其实不多,只有那几样,隔了这么多年仍然不住口,那它真的就是自己的心头小爱了,我知道,我仍然爱吃米花糖。

古狗一下米花糖:是用现成的米花和糖稀或棉花糖、黄油熬化制作的。

真简单!

妈的,混账校长,还‘唾沫粘起来的’!你粘一个给我看看,还是你嘴里能吐万能胶!














浏览(1970) (0) 评论(16)
发表评论
我是车盲 2014-05-14 09:51:01

我是车盲


啊!

对于一件具体、专门的事或物,若不懂时,没关系——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不懂时,却装懂,这也并不可怕,是人都爱面子——人之常情。

不懂装懂就算了,但不懂装懂胡乱发言,这就很可怕了,似乎不可饶恕。

不幸,我属于第三种人。

那件事有关车。

几年前,家里买了一部车,我家男人的几个懂车的男性朋友围着它观看,他们品头论足,都是行家的眼光!其中一个问我家男人:

是四轮驱动、还是两轮驱动?

不等我男人发言,站在一旁的我先接上了话: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是汽车都得是四个轮子!车一开,当然是四个轮子一起驱动转起来的,谁见过两个轮子驱动转的汽车!

我很得意自己的抢答。

那朋友朝天上翻着眼白,他看了我家男人一眼,紧接着,他又看了一眼,然后用了很大的力气把嘴唇抿抿紧,喉头鼓鼓地上下滑动,生生地把话咽下去,他转过身,讪笑地附和着女主人:对,对,对对对!你说得对!是汽车都得是四个轮子,车一开,一定得是四个轮子一起转动,并且,当然,没有两个轮子的汽车!

我家男人脸涨得通红,像个杀猪的,杀人的心思在他眼神里隐隐烁烁,或者,他想拧断我的脖子?

说不准。但他一定想钻进地缝里。男人都很要面子,他不列外。

事后,男人说:不懂没关系,但不要不懂装懂乱发言!

我自然是要狡辩:这有什么!女人不懂车,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像男人不懂织毛衣,你知道上针、下针、平针、元宝针的区别吗?大概你也只会回答:毛衣是用毛线织成的。所以女人不懂车不犯杀头罪。

男人回答:女人会开车就行了,谁也没要求女人必须懂车,但不懂请不要乱发言好不好?还‘汽车都得是四个轮子驱动’呢!亏你想得出!把我人丢死了。

放狗一把。

‘四轮驱动’跟‘四个轮子一起转动’的确不是一个概念。里面很有些学问。

比较科普的解释:所谓4轮驱动,又称全轮驱动,是指汽车前后轮都有动力。可按行驶路面状态不同,将发动机输出扭矩按不同比例分布在前后的轮子上,以提高汽车的行驶能力。一般用4X44WD来表示。

通俗直观的解释:两轮驱动,意思就是两个轮子用来驱动车辆行驶,分前驱、后驱,如果是四驱,那就是四轮驱动,四驱车适合路况复杂、山区、坎坷等路面的形式。举例:如果是两驱车,而驱动轮子又在前面,那么这辆车的前轮陷入了泥坑或者沟壕之中时,它就很难爬出来,因为两个轮子力度不够,如果是四 驱,就算前轮陷入坑壕之中,它还有后轮可以用来驱动。

再通俗一点:比如爬行动物,用两个爪子爬和用四个爪子爬的效果不一样。

通过此事,我学会一个简单的做人道理:

1.不懂没关系

2.不懂装懂不妨碍他人者也是君子风范,

3.不懂装懂还管不住舌头的......自己丢人现眼不说,还让自家男人生出杀人或自杀的不良倾向。

至今,我仍是只会开车,不懂车,但不乱抢答了。




浏览(1643) (0) 评论(3)
发表评论
窥视:为什么中国大学生想出国留学 2013-05-16 07:25:14

窥视:为什么中国大学生想出国留学

每次回国,我每每与家人、亲戚、友人以及一帮子不大相干的人混在一起时,都避不过一个话题:送子女出国留学。

遇到这个问题,我通常都很茫然。

我当然亲眼看到周围已有不少从国内来来美国上学的年轻一代,耳听朋友的朋友帮办亲戚、友人的孩子出来留学的实例则不计其数,因为我个人从未帮任何人办理过出国留学,所以,每逢人家提问,我一般都无法提供一个像模像样、具体详实的步骤,只能泛泛地说:国内不是挺好的嘛!干嘛一定要出国呢?你们可要想好了啊!他/她可是你们的独生苗……

这样说…..是缘于自身的经历和感触。

当年随夫出国之时,我,正当好年华,青春的气息流光溢彩,那时,目光所及均是天高云淡。风清扬,云飘飘,憧憬着海外的海,天外的天,年轻逼人的锐气势不可挡,似乎是被一股超然的力量邀请到海外去指点江山一般…….当年还以为,月是故乡的明,水是家乡的甜,我只不过是在外面看看就会归家,硬没让我娘送上车,只在路边的拐角对她挥挥手,然后,提着简单的衣物就走了。

那一走,就是若干年。

我娘手里牵的那根线上的风筝,沉沉地在落在地球的另一边,生根、开花。如今,我手里也牵了一根飞出去的风筝……

每次回国,逢友人、亲戚问及送子出国的事,我娘总是哽咽戚戚然:千万别!我还有两个,走一个还可以指靠另一个,你们几个?一个!送出去想再见一面要等一年,心啊,被剜走一半!…..

我以为,凭中国日益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声誉,也许人们送子出国的脚步应该缓缓,事实是,我不断地得到消息,朋友、亲戚们一如既往地将独生子女送出国门,留学国别遍及全世界:美国、德国、日本、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新加坡、荷兰、甚至古巴……

前天,收到一封电邮,其中的观点也许稍有偏颇,但不失为一篇有特色的好文章。

我征询小作者是否可以贴上来,他回答:把我的名字换成John

好吧,下面是John给我的信,我没有改变一个字,只是隐去大学和学院的名称,用XX替换。

 

XXX你好,我是John

(血汗工厂一般的高中)

前些日子曾询问过您一些出国读书的事情,最近的一些思考和经历更让 我坚定了这个想法。我的同学们经过了高中三年甚至四年(复读多年的也有而且绝非个例)的拼搏,付出的汗水,泪水甚至鲜血是美国同龄人的十倍甚至百倍,才走 入了国内的大学,而尤其是走入国内排名前十的学校,走入985院校,走入211院校,假如生在河南,江西,江苏等高考大省,那样的努力甚至堪比红军长征。 一位从河南考过来的同寝室的朋友告诉我,今年河南数学题特别难,在他们一个小小的新郑县,全县只有一个考场,就这么一个考场,一个学生在考数学时跳楼自 杀,另一个学生在考完数学半小时后疯了,精神失常。另外一位朋友来自山东,文科生,高三的时候为了背诵东西一个星期吃了10盒草珊瑚。这些是因为他们受到悬梁刺股优良传统影响么?不是的,是因为为环境所迫啊。虽然我在陕西这样一个高考压力并不大的省份考的大学,为了念高中或者干脆说考大学,整整 三年没看过电视,高三一年连几乎电脑鼠标都没摸过。直到现在我在餐厅吃饭看见放电视节目都会本能的低下头。其实相比那些真正高考大省出来的同学,我算是好 多了。

(喂三鹿奶粉的高等教育)

然而国内的大学却不像国内的经济那样令人满意。套用经济学中的例子,那就是我用钱去买车,花了100万人民币,买到的却是个拖拉机。

这里我就给您谈谈我所见到的。我就读的是XX大学还是XX(省)大学的拔 尖学院,把不同专业方向的学生集中在一起培养,前两年不分专业,这样的学院全国一共只有三家,在北大,浙大和川大,都是国内最有名气,最有影响力的学校。 在我自己的学院里,我感受到的学习气氛还不错,啥子是学习气氛呢?同学忙着想的,手上做的就是gpagpa就是考试分数的平均成绩,和以应试教育出 名的大陆高中在这一点上几乎没有区别。如果把大陆的高中教育称为高端应试教育,我所在的这种大陆的拔尖学院的教育叫做低等应试教育。为什么叫 低等应试教育呢,因为在大学里,以考试成绩衡量学生的标准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题比高中变得简单多了。在我所在的这个拔尖学院,有(40%)的同 学号称学霸,整天在图书馆,自习室里奔波劳碌,剩下的大部分同学平时则放荡冶游无事,考试熟读老师发的讲义,画的重点就上,区别是什么呢? 前面的同学平均分90多,后面的平均分80多。因为老师也知道大部分同学其实在学习上不怎么下功夫,题自然就不会出的太难,而且考试前重点君更是同学 通过应试的神器。在国内的大学里,考试往往非常简单。为什么要出题如此简单呢,就是因为老师很清楚很多学生基本没怎么学习过,套用中国人爱面子的心态,如 果学生考低了不就证明自己教的不好么?索性考题异常简单,考后皆大欢喜完了。就在昨天考完的军事理论结业考试中,这么一门课,老师在考前就把6个大题透了 出来,在网络上疯狂传播啊,而且出现这样的现象,由来已久,绝非三五年的事情了。

您或许疑惑说,会不会只有XX一所学校如此呢?其实不是的。相反,XX在全国诸多高校里反而是以学风优良出名的。尤其是参照普林斯顿订立了一旦考场作弊被抓就开除学籍的规定(的确这样执行)。其他学校的乱象恐怕也就 可想而知了。寒假我们高中同学聚会,有在XX科大和北京XX读书的同学告诉我说,他们整整逃掉了半年的课程!我的另外一些同学,在其他一些水平与XX 不相上下的学校如XXXX,中山,厦大念书的同学描述的情况和XX几乎差不多,都是治学浮于表面。

大陆的高中教育您应该有所耳闻。中国的理科高考题难度远远超越美国 中学生的理科竞赛,我有些高中同学现在也在美国的有名的大学读书,有在stanford的,也有宾州大学的,还有ucla的,普遍告诉我说美国小孩做题和 他们比感觉就是他们是美军开着战斗机在天上飞,美国小孩就是塔利班游击队,端着冲锋枪在地上跑。然而既然中国的高中生这么厉害,为什么到今天大陆的科 学与技术仍然落后于美国呢?我个人认为原因就在大学教育。经过了高中的疯狂应试(连真正意义上的学习恐怕都算不上,因为学到的知识除了考试和在部分高中知 识在大学成为部分课程的基础以外基本没有实际价值)。我们高中学到的知识,不能应用于生活,不能应用于研究,乃至不能应用于生产,真可谓地地道道的三无 产品。

而在我所在的大学这么一所名校里究竟有没有人学习呢?有,当然是有的,而且很多。然而半年的观察让我断定让他们学习的动力并不是探索学问本身的价值与意义,而是在目前的中国社会里找工作很难, 考研究生很难。对于大多数学生而言所有的学问一律堕落为谋取个人在社会利益的工具。耶鲁大学校长曾经如此评价中国教育,孔孟之乡竟然找不到几个有思想的学者。诚然,当社会精 英(大学生)连学问都要贱卖为谋取社会利益的工具,有什么理由不让学者成为社会力量的犬儒呢?我曾经在图书馆里连续做了若干天的统计,图书馆桌子上出现最多的书永远都是考研书籍,其次是课本。XX大学的材料学系尤其是高分子方向名扬全国,每年在材料方向招收学生500人以上,做材料必须读的法赫曼写的《材料化学》3年里只有我这么一个学生借过。而横跨数学,计算机,哲学,机械控制,生物等等多方面的一本经典著作《维纳控制论》,10年以来只有三个人借过,其中 一个还是专业方向八竿子打不着的我。既然考试前一个晚上看看课本就能通过考试学习干嘛?这是我今天在图书馆楼下听到的一个女生说的话。国内学生学问水平之混帐可见一斑啊!我的同学,心中所想尽是刷gpa,考高分,身边的人我能确定在真正做学问的5个左右。

原来之所以对国内的教育还有那么点信心在于XX学院的保送研究生率极高,凭我的水平以目前的状态到时候可以保送国内的几乎任何一所学校。然而我所了解到的越来越多的情况表明,就算到时候换了国内一所比X大好一点的大 学,一样如是。另外一点就是可以在图书馆自学加上听课,很多教授水平倒还是不错的,能学些东西。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打算也面临着诸多困境。很多老师讲 课也开始应付差事。学习堕落成了一种上课-考前突击-考试-混学分的活动。这是什么样呢?大学的光学课程,对于我们非物理专业,要求6完,然后随堂测验算成绩。我的物理教授是国内凝聚态物理学方面有名的专家,水平很高,人也很好,很有学者风范。学校就是要求以这么快的速度讲课,至于学生在这样的过程里能收获什么,不管不问。这学期其他一些重要课程如线性代数几乎一样。而剩余的大把时间反被用来上洗脑课,无聊课,如思修,军事理论,毛泽东思想概论等。最后一门课本学期学,周六早上上四节,也就是一上午,6个学分,微积分也只有3个学分。

以上是我近半年思考的不完全总结。但我相信就这些已经足够坚定我出国的打算了。我相信凭借我的天资和在学习上多年的投入,一定可以在自由的环境里获得真正的发展。在XX院,我号称学霸,专业前三。但半年以降,我决定在大洋彼岸寻找新的学习氛围,脱离中国的教育体制。

 

 

 

浏览(476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