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一娴的博客  
一闲对百忙  
我的网络日志
我的新书散文集《心若能静,红尘亦桃源》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2016-02-17 10:29:30

很多美国朋友来问能不能买到我的新书散文集《心若能静,红尘亦桃源》(英文名《Heart in Arcadia》,由作家出版社出版。Amazon已经有售,一本12.99刀。现在我专为美国朋友自售少量签名本,一本5.99刀加运费3.99刀,书价按国内定价折算,运费按amazon规定。只为分享不为赚钱,数量不多。谢谢大家捧场。链接:O网页链接  请点击:new2 $5.99 ,进新页面后点击购买加入购物车。



浏览(268) (0) 评论(4)
发表评论
灵魂的休憩——阿拉斯加游记之二 2014-10-07 12:45:18


在西方人到达阿拉斯加之前,阿拉斯加是冰雪的世界,土著的世界。

阿拉斯加土著,一般为人所知的是爱斯基摩人。有一种说法是“爱斯基摩人”是当地印第安人对他们的蔑称,意为“吃生肉的人”,因此爱斯基摩人并不愿意接受这种称呼,他们自称为因纽特人,但惯性使外界的人们还是沿用爱斯基摩人这种称呼。

阿拉斯加另一土著是印第安人,阿萨巴斯卡人就是印第安人的一支。在离安克雷奇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村落叫做艾克路特纳,一小群阿萨巴斯卡人和俄罗斯后裔居住在这里。艾克路特纳有个小小的历史公园,吸引人的是一座小小的东正教堂——尼古拉斯教堂,最吸引人的,却是一片色彩缤纷的墓地。墓地不大,兼具阿萨巴斯卡和俄国东正教的传统,每个坟墓上,修建有一座带有屋檐的棺材般大小的小屋,喷着色彩明亮的漆,这些小屋被称为灵魂小屋,是阿萨巴斯卡人为逝者灵魂提供依托和休憩之处。也有些坟墓上立着十字架,那是最早来到此地的东正教传教士及其后人留在他乡的灵魂。走过世界上好多地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灵魂休憩处,独具一格且令人心中产生隐隐的悸动。

灵魂和灵魂是不一样的,阿萨巴斯卡人为逝者的灵魂修筑小屋,祈愿灵魂得到安息。爱斯基摩人则认为人的灵魂并不需要一个固定的依托之处,而是到处漂泊,直到找到下一个生命为止。这种转世的观念颇有点像佛教的转世,不同的是爱斯基摩人认为人的转世还是为人,所以他们活着,从不担心转世的事情。冰雪将他们与世隔绝,也凝铸他们的自信,相信灵魂能世世代代在冰雪世界中轮回。

想起卫斯理的小说《两生》,写一个杰出的科学家宝德教授,发明了当时先进的治疗黄热病的方法。教授在雅加达动乱中被杀之前,告诉朋友他的灵魂会带着所有研究成果转世,请朋友再过20年去寻找他。朋友苦等20多年,始终没有发现有才华横溢的科学家转世的痕迹,开始四处寻找,最终在巴布新几内亚穴居人部落发现教授转世的土著。教授的灵魂在漂泊中,也许遇到一阵强风,也许遇到一团迷雾,阴差阳错地飘到了巴布新几内亚的穴居部落。当朋友历尽千辛找到宝德教授时,转世的宝德教授在穴居部落生长30多年,当年横溢的才华已经被原始而粗钝的时间磨殆于尽,完全无法回到文明世界了。

卫斯理笔下的宝德教授的故事固然令人悲哀,但他笔下灵魂转世毕竟还是人类。佛教则不同,无论汉传还是藏传佛教,灵魂转世的下一个生命,可能是人,也可能是动物,甚至可以是鬼神。灵魂转世的结果如何,在于此生的业。民间常说这辈子要积德,要修行,不能干坏事,否则来世必然会投胎为动物,吃尽苦头云云。其实投胎为人未必幸运,宝德教授就是一个例证。

我是相信有灵魂的,所谓身心纯净的时候就是最接近灵魂的状态,所谓心神混沌的时候就是最远离灵魂的状态。从前我不认为灵魂会留在坟墓里,灵魂是自由自在漂泊着的。我也相信灵魂的下一世投胎只是人,然而卫斯理笔下宝德教授的遭遇曾使我惊心动魄了很长一段时间……

站在小小的艾克路特纳历史公园,凝视着那些色彩缤纷的灵魂小屋,仿佛看到那些透明的灵魂在安详地休憩。我想,如果,如果灵魂在自由漂泊的时候可能迷失方向,可能像宝德教授那样转世到巴布新几内亚的穴居部落,那么,我还是愿意不做长途跋涉四处飘流,留下来和灵魂好友们欣赏生前居住地的风光,累了就回到灵魂小屋休憩。转世后的灵魂仍然能和上世的家人亲友一起再度美好光阴,世代如此,岂不美哉。

阿萨巴斯卡人是有智慧的,可惜,人性中更多的是希望有无限扩展的自由,和对未知世界的冒险精神。阿萨巴斯卡人关于灵魂的智慧,只能静止在天高地远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的一块小小的土地上。

 


                                               圣尼古拉斯小教堂


                                                        灵魂小屋远眺


 

                                                                                      灵魂小屋附近出现的驼鹿

 

附注:因惯例不直接拍摄坟墓,故第一张图片取自网络

2014年9月写于洛杉矶疏桐阁





浏览(114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冰川的诱惑——阿拉斯加游记之一 2014-09-22 13:03:22


阿拉斯加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块飞地,隔着加拿大,北濒北冰洋,气候寒冷,雪山冰川绵延起伏。到阿拉斯加旅行,没有不看冰川的。这次看了三处冰川,基奈湾的Aialik冰川,惠提尔附近的威廉王子峡湾,以及丹纳利国家公园的丹纳利冰川。比较闻名的还有北美第一高峰麦金利雪山,因为时间关系,只是在远处眺望瞻仰。

从前是看过冰川的,若干年前一个夏日,曾经在瑞士富尔卡山口观看罗纳冰川,那时对冰川,更多的是一种好奇,在一路上来的浓绿中,看着带灰色调的一段罗纳冰川,略略有点失望,觉得缺少一种色彩和力量的震撼力量,印象深刻的只是在附近山沟里捡了块小冰雪时偶遇一场短暂的小雪。

阿拉斯加的冰川完全不同,阿拉斯加的冰川壮丽宏大,有一种横空出世震撼心灵的力量。Aialik冰川是第一个惊诧 那天下着小雨,轮船缓缓靠近Aialik冰川时,发动机和人们都安静下来,在雨后的空旷中凝视Aialik冰川,那些刀锋般的的峭壁,那些起伏的冰坡,还有经过千百年挤压滑出的浮冰,静谧中忽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块巨大的冰块崩塌下来,剥离处露出令人心醉的蓝色,衬着灰色的天空和白色的冰川,一种时间和历史的沉重感油然而生。

威廉王子峡湾则是另一番风景,峡湾宛转伸进内陆,天气晴好时更像一个风景秀丽的大湖,湛蓝的天空,雪白的冰川,时时可见快乐嬉戏着的小海獭和大鲸,恍如身处世外桃源,时而有一片片云雾飘过,更增添几分仙境的意味。威廉王子峡湾冰川众多,名字也很有趣,学院峡湾以美国大学哈佛耶鲁命名,最吸引人的是则在Harriman峡湾的Surprise冰川,在那里停伫眺望,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冰川是白里透蓝的,那种色彩的组合,不仅令人感到惊喜,而且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天地间的无边的安宁。突然想起纳木错和念青唐古拉,像他们一样,威廉王子峡湾既壮丽又柔美,一番视觉的缠绵,心灵仿佛变得像冰川一样纯净,像海水一样清澈透明。

在远距离观赏过冰川之后,乘小飞机亲身接触千年冰雪积压成的大冰川,是一种无法抵御的诱惑。在阿拉斯加乘飞机登上冰川,“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体验”,“是人生难以再有的体验”,这是本地旅游公司关于乘飞机登冰川的广告语。

乘坐小飞机对我来说是要克服恐高的,若干年前在德国时,有一次赴埃森巴赫访友,一见面朋友就说要给一个惊喜的礼物,后来才知道这个惊喜的礼物就是乘坐底部嵌着玻璃的小飞机游览。当时就呆住了。不好意思拂朋友的好意,硬着头皮上去,结果绝大部分时间是在远眺而不是俯瞰,那次外在的表现是礼貌得体的,内在压抑着害怕导致动作僵硬,后来成为我的经典段子之一。

终究难以抵御冰川的诱惑,广告语表达的魅力也是诱惑之一。最后决定乘直升飞机上丹纳利大冰川。丹纳利公园色彩斑斓的秋景令人难忘,但最难忘的却是飞机每一次接近冰川,飞进冰谷,尤其是在飞机转弯的时候,冰川雪峰无言地迎面而来,又转身远去时突然产生的那种震撼和莫名的不舍的感觉。

在慢慢散去的螺旋桨搅起的漫天雪雾中,终于能够脚踏在冰川上,那种置身于几近无人的冰雪世界,会有恍如身处奇妙的远古冰河世纪的感觉,红尘仿佛在遥远的另一星球上。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很多人喜欢攀登雪山冰峰,除了冒险精神以外,千万年的冰雪世界无疑会给人很多尘世无法获得和言说的顿悟。

面对千年冰雪世界,你会敬畏、膜拜,也会倾心、迷醉;你会因它宏大而觉得人很渺小,又会因脚踏在它的一部分而感到人具有的力量;在冰雪世界里,红尘变成一种奇妙的感觉,是那样遥远,又会因为身边的直升飞机而伸手可及。离开时,在冰川的裂缝融化的很小很小的小溪里喝了几口千年冰水,奇怪的是水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冰凉,而是入口清冽甘甜,顿时令人头脑清爽,心中充满了难以表达的欢愉……

这就是冰川的诱惑。

 

20149月,写于LA疏桐阁

 

 

 

 












浏览(150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女人,你们真的都肯做妖吗? 2014-05-12 13:13:24
春风沉静的夜晚,收到若木寄来她的散文书稿,希望能为她写篇文字。

和若木认识好些年了,说是认识其实只是神交。那时候我在香港,她在东莞,有过好几次距离很近,打个电话就能安排见面的机会,但最终因为种种原因失之交臂。后来我到了美国,有段时间失去联系,再后来又在微博上联系上了,仍然是神交。其实,神交也很好,像现在想写点什么的时候,可以超然于现实中的若木,专注于她的文字

若木是诗人,出版过一本诗集。散文集的名字叫做《女人都做妖》,一看到书名就不禁莞尔。

“妖”字,汉典里解释的几条,多半是贬义的多,略略中性的一条是:媚,艳丽:如妖女。妖娆。妖艳。妖冶。妖妍。其实按传统的看法,只有妖娆妖妍才算是中性的。若木的“女人都做妖”的妖,初初想去,应该是这样的含义:妩媚而带点野性。

女人如妖,女人应该是妩媚的。若木有一颗柔软敏感的心。她会为了一支曲子改变对同性恋的看法,因为那些音符传达的爱深深地抵达了内心深处,使她的心变得柔软,变得宽广而能够包容。对女人,若木的散文随笔有很多诗意的表达,从她的内心流往读者的内心,“不满怀深情,何以叫做女人?”若木用满满的深情和温情,感动自己,也感动着我。

女人如妖,女人又该带点野性。若木的笔是率真的。按若木自己的话,就是“若木随性”,“性格跟着感觉走”,这不能不说是非常率性而为的性格,但是若木是诗人,一切也就可以理解了。若木自己说过,这种感觉,有对的,也有错的离谱的。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随着感觉起舞,可以在心田中狂野地奔跑几回。能够随性,谁说不是一种幸福?

但在《女人都做妖》里,若木笔下的妖,妩媚而带点野性只是浅层的意象,直指的是那种对女人来说是美好又沉重的爱情。在观看影片《画皮》之后,带着对人性透彻的理解,在男人女人之间火花劈啪作响中,若木冷静地写道:“而女人,则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个梦,痴迷得缠绕着女人,从古到今沉醉不醒!”何止从古到今,从人到妖都是如此。

若木接着写到:小唯(狐狸精)用着千年修炼的仙丹,救回了死去的人们,她自己再也无法回复人的模样。小唯的一句:你若真的爱她,你肯为她去死么?”为爱而死,其他都不足为惜!女人做这样的妖,女人,你们都肯么?

在那篇简洁的《邂逅韦庄》里,若木写道:“想象着,无情弃。撕心裂肺的,如我却是没有过的感觉。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若木是幸运的,从她的文字里,可以看到做刑侦侦查员的丈夫如何宠爱着她,为她洗衣做饭,容忍她在丈夫面前的任性和娇气。受宠爱的女人常常是简单的,容易满足的,但若木不是。若木是幸福的,但若木的幸福并没有妨碍若木对女人境遇力透纸背的思考和剖析,以及对男权社会的毫不留情的批评。这才是难能可贵的。

若木的随笔,无论是诗评还是书评或者时评,风格犀利,时时用感性文字表达理性思考,涉猎虽广,又都是有的放矢。那些娓娓写来关于童年生活和日常生活的琐事,细细读去,令人时而不禁莞尔,时而又有几分伤感。从天真女童到青涩少女,为人妻而又为人母,一路前行,若木的柔软、敏感、妩媚、率真、野性……,诗意或锐意的笔触,勾画了一个悲天悯人和嫉恶如仇的若木。

结束这篇文字的时候,想起网上看到的一句话,“宁可做妖精,也不做黄脸婆”。大意是女人宁在衣着打扮方面不守传统的“妇道”,也不愿意做本分保守的“黄脸婆”。这句话完全颠覆了传统对“妖”的解读和看法。不过,那还仅仅是停留在妆饰打扮,不是那错入人间又肯为爱情付出生命的妖。

千百年过去了。斗转星移,时光流到当今物欲横流的世界,女人都做妖,做那种为爱情付出生命的妖,女人,你们真的都肯么?

甲午年春四月写于洛杉矶疏桐阁














浏览(39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随想莫吉特 2014-05-10 12:34:34

 
 
 

上一次品尝Mojito,在波特兰的一家餐馆。

那是波特兰多雨的季节。酒端上来之前,我正在看窗外的街景。天空中仿佛有牛毛细雨,细的几乎看不见,只是一种感觉。一对年轻的恋人转过街角,女的穿着吊带短裙,男的着衬衫牛仔裤,一边走一边不时地亲吻一下。先生点完菜,问,你在想什么。我说,感觉好像不是在美国。在哪里呢?像在爱丁堡。

都是北方的城市,都多雨多雾,湿漉漉的城市不乏古旧的建筑,本地人都很淳朴,衣着不很时尚但是整齐得体。较之繁华喧闹的伦敦和洛杉矶,爱丁堡和波特兰沉静,朴实,简单而别有韵味。

酒端上来了,一杯淡绿色的Mojito。这个名字是西班牙文,发音其实不是莫吉特,中间那个ji,应该读成hi,中文没有这样的发音,就写成莫吉特。Mojito 的出名,很大一部分是归于海明威。当年,海明威在古巴的那个小酒馆里,写下了:”My mojito in La Bodeguiri…”,于是人们蜂拥去古巴,去La Bodeguiri,于是莫吉特借了海明威名扬世界。

不过在古巴,Mojito本来就是当地人喜爱的一种酒,经典的配方为朗姆酒,莱姆汁,古巴甘蔗汁,柠檬薄荷叶和苏打水。想想这些感觉:朗姆酒的热烈,莱姆汁的酸涩,甘蔗汁的甘甜,

柠檬薄荷的清香,在舌尖翻滚,此起彼伏,不由人不细细回味。

喝一口Mojito,想起人们常说,Mojito就像一杯初恋,热烈,甜蜜,清香,酸涩……那对年轻的恋人依偎地走进餐馆,满脸幸福的光彩,旁若无人……初恋大体就是这样。很少人没有初恋,没有初恋的人生是一种遗憾,也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和之后的人生。

但极少人的初恋能够一直走下去。以前读晏殊的词《撼庭秋》里“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一句,觉得“心长焰短”真是平实得刻骨铭心,亦可是初恋的写照。后来读到张爱玲,知道她最喜欢这四个字。蜡烛的芯很长,燃起的火焰只有那么短。人生有那么多热情,可惜没有那么大的载体,终为憾事。由此想到张爱玲的初恋,那被很多人非难的初恋。涉世不深的张爱玲写他人的人生,仿佛勘透了般地力透纸背,可是轮到自己,却如月迷津渡,且不能自拔。

不谈张爱玲初恋的政治因素,只说她的“心长焰短”。她心底的激情,才气和孤傲,注定无人可以承载,无论是谁。普通人的初恋可以是一杯Mojito,张爱玲的不是,张爱玲的这杯酒,朗姆酒要换成威士忌,加上安古斯图拉酒,苦艾酒,橙皮和樱桃,就是一杯曼哈顿,甜度少的那个版本。

无论喜欢不喜欢张爱玲,她与生俱来的才华就在那里,而她的才华于她的初恋,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也许女人还是简单一点好,可以享受像Mojito那样的人生初恋,享受Mojito 那样的简单的复杂。就像波特兰餐馆里那个热恋的年轻女孩一样,一双大眼睛,写着热烈甜蜜清香,再加上若有若无的酸涩……但才华横溢如张爱玲,冷绝孤傲如张爱玲,注定她的简单也是复杂,一朵花刹那萎谢在红尘,这样的爱,本来就不该落在人间,不该落在那个一盏茶时分就可以背弃他人的男人身上。……

回到洛杉矶,夜晚的餐馆桌上点着小小蜡烛,在摇曳的烛光中再饮Mojito,已经不复有在波特兰的感觉了。洛杉矶常年阳光灿烂,时尚而节奏明快,洛杉矶的Mojito朗姆酒的味道更浓,薄荷叶放得更少,更热烈更浓郁更富有拉丁风情,正好印衬洛杉矶的繁华喧腾。

繁华喧腾的洛杉矶是张爱玲晚年居住和去世的地方,她在那里写下生命里最后的著作《小团圆》。曾经去寻寻觅觅过张爱玲的旧居,西木区一座普通的公寓,红尘滚滚中的一角静谧,清风流转,花木扶疏,206室早已人事皆非……

西木区也是我常去的地方,在那一带用餐品酒,当然,有时也会点Mojito

癸巳年秋 写于LA 疏桐阁

浏览(743) (0)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6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