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西望望  
云淡,风轻  
        http://blog.creaders.net/u/278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结局篇 谁是谁的驻足,谁是谁的守望 (28) 2014-12-12 03:49:56

         结局篇

 谁是谁的驻足,谁是谁的守望       (28)

 

蓝心一身简洁的连衣裙,白底蓝花隐约蝴蝶蓝摇曳其中。

很久没见这样的蓝心了。

秋朗早早就在他的办公室里等着她。

蓝心一坐下,就从坤包中拽出来“这是我所拟定的计划书。本想通过邮件送给你,但有几组数据,你可能会问我,所以,我打印出来了!”。

“啊!”秋朗随手翻看了几页,他没想到她会做得如此之好,文字简洁流畅,图 表,数据清晰明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得如此之好。

秋朗本还想多赞扬几句,感觉有些不对劲。

“还有你想要的惊喜等着你呢!”蓝心又从包里拽出一份,“这是我们根据德国的情况所做的计划书,我所有的任务都完成了。”

“我要走了。”蓝心继续说,不轻不重的,却象是一颗石子投入了湖心。

“还是留不下来,已经决定要走了?你会忘了这里吗?”秋朗尽量平静的说,似乎已经知道蓝心的去意。

“应该不会,该留在心里的自然留在心里,那怕几百年过去了,还会留在那里。 ”蓝心象是在感叹自己,也象在感叹爷爷的故事,百年前,老爷爷们从英国到中国去开发铁路用尽了各种手段,却在情感里找不到归宿。今天蓝心从中国到英国来无形中也走了同样的路,世事变化难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相似的故事倒了一个过……

“真的不会忘了吗?” 秋朗象是在自言自语。

“真的。”蓝心说得很确切。

她想到自己第一次来天鹅湖大酒店是多么的尴尬场面啊,是秋朗收留了她,她怎么会忘记这一切呢?

……

砭人肌肤的冷雨,将大地涂得一片阴沉。

最终,蓝心走了。

秋朗站在窗前象木头一样站了许久许久,只有窗前的“蝴蝶蓝”独自怒放。

曾经,一次不经意的回眸,萦回一世的心痛。别了,也许更好。

 

 

蓝心本想将事情交代完了,和麦可一起带着爷爷到中国绕一圈让他看一看变化中的中国,特别是中国高速铁路的发展现状,可爷爷最终还是走了,走得很平和。

出乎意料,老爷爷给蓝心也留下了一大笔的财产,爷爷说麦可和蓝心他们俩没有血缘关系,希望他们最终能幸福的走到一起。

 

可世间事物总是有一个根无形的绳子在维系着,也许这就是上帝的安排吧,

 

从德国回来后,蓝心在大学见到大师兄,大师兄也是刚从中国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回来,他说他在中国见到了乔,说得虽然轻描淡写,却无意于一个小小的炸弹在蓝心的心里炸开了一道口子。

蓝心的心里略过一丝痛意,很久了,表面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可是心中的伤还在,默默的在心里某一个角落,那份情感时不时的会抽丝、发酵、长芽。

诗里说:风起,音来,缘生,相守。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谁是谁的驻足,谁是谁的守望。

               谁是谁的曾经,谁又是谁的沦桑?

“他还好吗?”当蓝心说这话的时候,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她没有忘了他,今生也许是忘不了了。

师兄刘看着蓝心这个样子,迟疑了两分钟,但还是说了。

“他当年,离开了你是不得已而为之。”

“是吗?”蓝心开始怀疑师兄知道点什么?

“当时,乔学的是环境工程 ,他的学术成果 不错,但他感觉国内环境问题的严重程度刻不容缓,于是,义无反顾的休学回国去考察国内环境状况,他不想你牵扯其中,所以决定独自一个人回国,走时,让我好好关照你!” 师兄缓缓的说着,眼中略过一丝苦涩的关怀,“对不起,我也没好好关照你!

“他回国以后,自筹资金 组成 了一个团队,他们深入农村、工厂、企业,对山川、河流、大气进行全方位的考察、分析,为掌握第一手资料呕心力血,却阻力重重,不久,在一次暗防中被人发现,被打成重伤……”

“他受伤了?”

“唉,他受了伤,在医院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他不让我告诉你,不过现在国家很重视环境工程,给予他极大的支持!他申请到了国家重点项目,这次我们再一次见面就是在学术会议上,他的发言很精彩。”

“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他一直都在等你!”师兄刘说话时加重了语气

“他还在等我!”蓝心自言自语,抬头望了望天空,“我也一直在等他!”

“爱一个人,其实很简单 ,只需要一个转身!”师兄笑着说。

当蓝心一转身,乔帅气的站在她身后。

街边的音乐轻轻的开启:

光阴无休止,那些绽放的、飘飞的、消失的,都变成了曾经;

那些快乐的、冷漠的、痛苦的。都化作了生命的滋味。

经年回眸,一些事,不需要捡拾,已在心里;

一些人,不需要回忆,却挥之不去。

……

 

(完)

 

浏览(1179) (3) 评论(7)
发表评论
谁的沧桑?谁的回忆?(27) 2014-12-05 02:31:34

 

              谁的沧桑?谁的回忆?(27)

爷爷总是说:他是那株黄山的送客松,老了,要走了。

老如青松,慢慢的凋零了!这比喻多好!

当麦可去德国高铁公司考察时,蓝心留下来照顾他爷爷,蓝心每天都推着爷爷去花园里晒太阳,麦可爷爷最喜欢的就是蓝心做的中餐美食。

蓝心本没有专攻中华美食,只是凭记忆做一些简单的中餐,这一段时间以来,每看到西餐,爷爷就会发火,蓝心得以有机会尝试着做中餐,餐厅很大,家中那个厨师本只会做西餐,蓝心从网上找了许多资料,舌尖上的文化本来自于舌尖,利用这段时间,几乎大半天都在厨房里研究中华美食,真是天意造人,因这中餐美食拉近了和麦可爷爷的关系。 

当麦可从德国高铁公司返回时,爷爷几乎变成了蓝心的爷爷,那晚,蓝心做了一桌子美食。   

牛肉是七份熟,相当的地道,给爷爷的却很不同。

北京烤鸭,金黄金黄的,香气自射,旁边放了一点百合花瓣,刚从花园中摘的,还带着雨露。

汤,以荷叶熬成,着浅浅的绿,浮着数十颗殷红的樱桃,又飘着七八片粉红色的花瓣,底下衬里仿佛可见嫩笋尖尖,食材有些来自后花园,有些来自中国店。

酒,打开,真正的清香朴鼻,旁边是郁金香的酒杯。

麦可给祖父倒了一杯,他品得很慢。“麦可,你告诉我,是什么好酒?多来两杯!”没想到祖父一看到酒眼睛就发出了光茫,这老爷子年纪这么大了还如此的恋酒,和麦可真有一比。

蓝心给他又到了一杯,爷爷长,爷爷好的,这爷爷也真象变了一个人似的,精神倍增。

“来,蓝心,坐在这里。谢谢你为我做的中餐,真的是太美味了。”

“蓝心 ,爷爷有几样东西给你!”

说着爷爷将一个小包打开,深黄色的真牛皮的外包装,里面是一本日记,打开扉页,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着藏蓝色的旗袍跳入眼帘,上世纪 的美人幻着 淡淡的黄 走来。

“这是玉儿,她临终前交代我,如有家人找来,将这份日记送还她的家人。”这时的爷爷情绪有了一些变化,声音也有些低沉。

在回忆里老人泪光闪闪,“玉儿和婉儿本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父亲是当时中国政府官员,家境较好,姐妹俩有机会随父常年出访各国,能说一口很流利的英文,我的父亲当时因铁路业务和她们的父亲常常有联系,我也才有机缘认识她们,刚认识她们,我就深深的爱上了她们。”

“可想不到的是:姐妹俩同时爱上了一个人,那人出身于画画世家,性情豪放。”

“玉儿是姐姐,婉儿是妹妹,常常我都不知道,她们两谁是谁,有时候象一个人,有时候象两朵一样的花。”

这时蓝心打开手机,外婆年轻时的相片和这着藏蓝色的旗袍少女一模一样,爷爷看到这手机里的相片,不停的感叹:两朵一样的花儿,一样的花儿。

“我不知所措深陷爱情之中不能自拔,家族企业在中国做得风生水起,象蛛丝一样不断的向四周延长、扩大,而我和她们的感情却止步不前。

“这样两三年过去了,我对修建铁路失去了所有的兴趣,几乎和父亲绝交,我决定要带走她们中的一个,因姐妹俩都喜欢油画,在英国时,我就迷过油画,没想到 这时派上了用场,姐姐漂洋过海的跟着我来英国学油画,临出国前,那位画家送给了玉儿两幅画,一幅是《迎客松》,一幅是《送客松》。”

“来英国之后,因我喜欢喝酒,常常喝醉了就醋意大发,玉儿愈愈寡欢,我们常常因为那两幅画而起纷争,有一天,她 什么也没和我说,她独自带着《迎客松》去了拍卖行,一气之下,将那画拍掉了,回来大病一场,我给她请了当时最好的医生,可谁知她大病不起,最后就走了。”老人说到这已经是老泪纵横。

很久很久,爷爷都没有说话,身子时常震憾着。

“后来很长时间,我戒了酒,大部分的时间用于画画,我画的全是玉儿,屋顶那个大房间留下的全是她。

过了大约 一年,当我已经慢慢从痛苦中走出来了,我去了趟中国,我找了他许久,才找到了画家,我告诉了他关于玉儿的一切,画家还没听我说完 扯着我的衣袖将我狠狠的一顿乱打,后来,伤心绝望的画家也不知去向。

爷爷说完慢慢的走到画框前,很轻很轻的抚摸着画框,象是在轻抚玉儿的秀发,然后就回到他自己的房间,暮色里留下苍茫的背影。

浏览(901) (5) 评论(4)
发表评论
源于铁路 (26) 2014-11-25 01:25:53

              

              源于铁路   (26)

英国的乡村是如此的平静温馨,窗外的景致是金黄的秋。

麦可的妈妈是一位极标致的英国妈妈,友善而客气,极尽地主之谊,给蓝心一一介绍他们的房间及设施,时不时的招呼蓝心用茶点,可当遇到那幅画时,他的妈妈辟而不谈,也不知是不喜欢还是不知道.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性家。”

当只有麦可和蓝心时,蓝心问麦可可知道这幅画的来历,麦可笑得很开心,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一段很浪漫的爱情故事,是爷爷和大奶奶的。

蓝心问:”怎么样的浪漫?”

看一眼窗外是黄昏里金色的秋,如夕阳里的新娘,美艳,美艳的。

麦可却只有傻傻的笑,”听爹爹这么说的。”

“爹爹和我妈分开后就去了 德国,现在和我爷爷在一起。

“为了这个浪漫的故事,麦可你陪我去德国!看一看,你爷爷。 ”

麦可正要去德国考察,也想借这个机会带蓝心去法国拉菲酒庄,他以前说过的,想和她对酒当歌。

各有使命,各为其主,没想到一拍即合。

于是蓝心和麦可去了德国,见到了麦可的爷爷及麦可的爹爹,多少年前的往事慢慢的如电影般一一浮现:

当时中国的国门在鸦片战争中被英国以炮舰外交打开后,英国商人david为了向清政府宣传铁路的优越性,在北京宣武门外自資修建了0.5公里長的一小段“展览铁路”。虽然这条小“铁路”仅是展示铁路的原理而无实际用途,可实际上打开了人们对新生事物关注的程度。

而麦可的老祖父就是这支推销铁路队伍中的一个,多年以后,他又 带上了他的儿子,也就是麦可的爷爷去了中国,当时的吴松铁路就是麦可老祖父的公司一手操办而成,虽最后被清政府用近三十万白银赎买而被拆除,可随着洋务运动的推动下,中国的铁路最终还是成燎燃之势。

……

那晚祖父没有说与奶奶的相逢,奶奶是学西洋油画的,一定与这国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蓝心没有多问,她只是希望麦可他爷爷有一天高兴将这一段历史讲出来。

老人慈祥而温和,如夕阳里的那一抹晚霞。

         

 

浏览(707)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6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