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恩湄  
为了忘却的记忆 也为了记忆的不再忘却  
        http://blog.creaders.net/u/281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皖南古村楹联拾趣 2011-05-20 11:57:48
















   

皖南古村楹联拾趣

    西递,皖南黟县一个古老的村落,凭借其保存良好的明清朝代建筑之传统风貌,和与之相辅相成的石雕、砖雕及木雕的民间艺术,更兼大量珍贵的字画楹联等中国古老文化遗存,上世纪末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成为黄山风景区内自然与文化景观的又一引人入胜的亮点。大诗人李白早在唐朝就对黟县赞美有加:“黟县小桃源,烟霞百里间。地多灵草木,人尚古衣冠。”道出了皖南乡村的田园幽美、民风淳厚之独特意境

    04年全家回国,偕同父母弟妹同游黄山后,走进了这座百年古村西递。村中几小时转瞬即逝,象征性地走家串户,听传说,观古迹,读楹联,赏字画,可惜这一切都只能是浅尝辄止。仅仅六、七年的时光,记忆的碎片却早已丢散的七零八落,很难拼出一幅完整的村景图画。

    印象里残留的只是模糊的滴滴点点 -- 先入为主的村口牌楼,坐在低矮小板凳上看游客的纯朴乡民,临河的青石板巷道,夕阳余辉里写生的一群艺术院校学生。还有南宋大哲学家朱熹造访西递时手书的字体俊秀、耐人寻味的“孝”字,右上部酷似一个抱拳作揖的后生。

    当然忘不了西递村家家户户有着引以为豪的古楹联,尽管记得住内容的楹联只是凤毛麟角。下面这副豪情大气完美无瑕的绝句,至今记忆犹新,却想不起看到此联的场景:

        天为棋盘星为子,何人能下?

        地做琵琶路作弦,哪个敢弹?

    虽不能说每一楹联都是如此的语义完美统一、对仗工整巧妙、韵律优美和谐,但一些品味人生、劝诫后代、富有哲理、雅俗共赏的妙语佳句也层出不穷,比比皆是。

    这副号称西递第一联的别出心裁之作,却原来是副“错”字联,一定要以繁体字写才可看出撰联者的用心良苦:

    快乐每从辛苦得, 便宜多自吃亏来 

    快樂每從辛苦得, 便宜多自吃虧來

    看出来了吗? “辛”字多了一横,“虧”字多了一点;“快”字少了一竖,“多”字少了一点。后两说略微牵强。这联出自一位成功的徽州商人之家,意欲告诫子孙经商之道:少享受点快乐,多付出一份辛苦,多吃些小亏,往往会获得大便宜。

    其后代想必是神领了祖先的意图,将这楹联商品化,红木蓝字,精美包装,换取了多少游人的银子,外人无法知晓,足以告慰祖先的在天之灵了。这是我进村伊始看上的第一副楹联,虽然觉得价格过了点, 经不住房主的“辛苦”忽悠主动愿意“吃亏”打折,憨厚的大弟还是买了送我;等后来看到村里多处有类似玩意出售,且便宜许多,才真正佩服这一家先人后代。也正如小弟调侃,我们太“不自量力”,愿者上钩。

    无独有偶,后来还看到一副错字联,稍稍逊色:

        孝弟传家根本

          诗书经世文章

故意把“悌”写成“弟”,是指兄弟间应和睦相处,相互扶持;而“章”字底部的“早”字一竖写出头,寓意饱读诗书方可早日出人头地。

与此同出一辙,宣扬唯有读书高还有

          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

          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


下面这副楹联唱一出对台戏,逆向思维,合情合理:

          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

          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

 

经商之余,感悟人生,不忘修身养性。何等令人神往的崇高境界:

        忍片刻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事临头三思妙,怒上心一忍为高。


        事能知足心常乐,人到无求品自高。


        能受苦方为志士,肯吃亏不是痴人。


        克己最严须从难处去克,为善以恒勿以小而不为。


        世事让三分天宽地阔,心田存一点子种孙耕。

 

颇见巧思的文字游戏楹联,算不上最好,但能把这十几个同偏旁的字理顺成联,怎不令人敬佩?

       迎送远近通达道,进退迟速逰逍遥。


去看看西递吧,你将会领略到:

        清风明月本无价;

        远水近山皆有情。


 

        


浏览(1182) (1) 评论(14)
发表评论
沼泽地里“走”一回 (下) 2011-04-30 12:46:32








































下篇 -- 大沼泽地国家公园一角

    从沼泽地野生动物园出来,如果沿着它门前的41号公路继续向西开,不到十英里就是大沼泽地国家公园四个游览信息中心之一的 Shark Valley Visitor Center。鬼使神差一般,我们却背道而驰,舍近求远,随着GPS,开进了国家公园里一个极其偏僻的角落。

 Chekeki木桥

    从国家公园保护区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入口进去,一路上五、六英里不见人烟。透过车窗,抬眼望去,除了轮子下的大道,四周是苍野茫茫,荒草萋萋。一瞬间神思恍惚,莫非心仪已久的大草原风光在这沼泽地里不期而遇?只是不如期盼中的生机盎然,只是青草变黄,只是风吹草动不见了牛羊。取而代之的,偶见黑鹰腾空而起,搏击长空,自由翱翔,渐渐消失在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
 



    十几分钟后,终于看到了青青柳色新,如同沙漠绿洲,给人以希望。走上停车场旁边的木架桥步道,入口处的指示牌标明这是一个叫做 Chekika的徒步环道。沿途走过柳树湿地,淡水泥灰岩草原及硬木高地,道边柳枝头,不时见鸟儿俏然傲立,脚下木架桥,蛇与蜥蜴共舞,这里简直就是大沼泽地生态系统的一个缩影。徒步道形状像一只躺倒的大靴子,“靴跟”附近的鳄鱼洞,柳枝倒印水中,绿波粼粼。池边闭目养神的一条鳄鱼被我们的说话声惊醒,防卫般地迅速爬向池中。
说,佛罗里达南部是短吻鳄和美洲鳄共存的唯一天然栖息地;在美国只有那里可以看到美洲鳄这条看起来像吗?




鳄鱼洞(池)边鳄鱼




Crocodile or Alligator?

俏皮的小蜥蜴


    正翻看着刚刚“顺手牵羊”得来的公园地图,准备继续沿着步道前行,注意到不远处野餐区域有俩人,其中一位正朝我们走来。他胸前的Volunteer徽章表明了他的身份,他说看我们翻地图,想必不熟悉此地,过来看是否能帮上忙。真是古道热肠,我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经他指点,才明白我们阴差阳错、误入了一个多数游人通常不会光顾的墼角旮旯,而我们计划要去的公园信息中部还在二十多英里之外呢!都是这GPS的给折腾的,一个美丽的错,让我们有幸见识了沼泽地最原汁原味的天然荒野景观,也算错有所值了。


 欧内斯特·信息中心(Ernest Coe Visitor Center)

    大沼泽地国家公园的信息中部,像我去过的其它国家公园的信息中心一样,借助文字、图片、音像模拟等各种媒介述说着公园的创建发展历史、介绍园内人文景观特性,提供最佳游览线路。除此之外,这里更着重于唤起人们对沼泽地生态系统的保护意识,提醒游客在欣赏这得天独厚的自然荒野美景的同时,不忘那些曾经为拯救与保护这片大沼泽地而奉献的人们。

 







    这块挂在门外的牌匾,大概就是要游客在进入中心浏览任何其它信息之前,先知道这个访问中心是为纪念享有“大沼泽地国家公园之父”称誉的欧内斯特·而建。这一设计真可谓起到了先入为主的作用,出于好奇,回来网上谷歌,才明白为什么欧内斯特·科得到如此高的荣誉。


    作为专业的花园景观设计师,60岁时从康涅狄州移居到迈阿密,倾其后半生致力于佛罗里达沼泽地的拯救工作。经过他自己深入的实地探查,震惊于一些珍稀鸟类被偷猎和一些罕见的兰花物种被从他们的自然生长地移走,担心如果不对此采取有效措施,许多动植物将面临灭绝的下场。1928年,起草了他的关于在沼泽地南部建立国家公园的规划。他还创建了热带沼泽地国家公园协会,并呼吁南佛罗里达知名人士加入。作为此协会的一名会员,科坚持努力以获得地方和国家对建立热带沼泽地公园的支持,并向国家公园服务机构递交了他的沼泽地公园草案
管招致某些立法者和一些土地拥有者的极力反对,科还是实现了他的愿望。1934530日,罗斯福总统签署了的大沼泽地国家公园的授权法案,十三年后,最终获得土地及确定新公园的边界,只是这个边界包围的面积比科最初草案中提议的要小。科感到满足的同时也有点失望,他继续努力,争取公园边界再向外扩展以便能涵盖一个特定部分来保证公园内沼泽地里水的供应,但当时没能成功,尽管多年后他的理念得以认可,那是后话

 皇家棕榈树景区(Royal Palm

    没敢在中心多逗留,听从那里一工作人员的建议,抓紧时间赶赴五英里外的皇家棕榈树景区,被告知那里有一个蛇鸟步道Anhinga Trail),走过去可以近距离观看鳄
一些涉水禽鸟。去皇家棕榈树景区的路上,已经感觉到“公园味”十足,道变宽了,树增多了,草转绿了,天也似乎更蓝了。
  
    皇家棕榈树景区是坐落在一片淡水泥沼裙边的一块高地,那里有着
亚热的季节变化:湿季或干季。夏天五、六月份开始降雨量增多,沼泽地里水位升高,潮湿闷热,动物们都“消失”了;到了冬天,由于降雨量减少,水位急剧下降,那里变得干燥凉爽复苏的鱼类聚集在鳄鱼洞周围,引鳄出
洞,许多涉禽也迁移回到这里,
 
享受着名副其实的生物饲料。我们去时,正值干季,徜徉在蛇鸟步道,有幸看到一些美丽的涉禽,几乎就在伸手可及的距离,不禁喜出望外。


鹭 (grey heron


大蓝鹭 (great blue heron




黑秃鹫 (black vulture


    蛇鸟步道,顾名思义,以蛇鸟最美最多,风姿各异,神态万千。许多时候,蛇鸟都是安详地背对着温暖的阳光,张开翅膀晒太阳。寻食猎物时,他们常常头朝下冲进水里,犹如健美的跳水运动,迅猛而又不失优雅。也因此蛇鸟喜欢并需要深水。步道两侧的池苹果树(Pond Apple)和柳树枝头成了蛇鸟的乐园,他们在此建窝,生儿育女,享受着幸福的鸟生。





蛇鸟风姿


蛇鸟妈妈和她的宝宝


近点看蛇鸟宝宝




 蛇鸟与鳄鱼和平共处


   与这些动物平分秋色的是园区内的树木,皇家棕榈树挺拔伟岸,不可一世,不管与皇室是否关联;长在水里的池苹果树,枝叶茂盛,盘根错节,别有韵味;还有那从西向东海拔高度的细微变化,使原本一马平川的单调平面变得高低有致、丰富多彩了。这温馨的热带气候,造福给栖息于此的生命,也让游人感到神清气爽。


strangler fig




皇家棕榈树






池苹果树(Pond Apple tree)


   

    景区内还有一条丛林步道Gumbo Limbo Trail,那里缠绕的植被藤叶形成了一个天然遮阳棚,九二年的安德鲁飓严重破坏了那里的自然生态。。。但我们没有时间走进深处,只是在入口探头探脑一番,带着遗憾退出来。

    我们不得不去赶飞机了,一轮落日正挂在那棕榈树枝头。那一刻是真真切切体会了李商隐的无奈与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相关文章:

沼泽地里“走”一回 (上)

向往西藏
























浏览(1627) (0) 评论(20)
发表评论
沼泽地里“走”一回 (上) 2011-04-22 22:11:18































沼泽地里“走”一回

    说起沼泽地,浮现在脑海里的是一片几近干沽的池塘,充满了松软潮湿的黑色淤泥,上面七倒八歪地插着高低不一、稀疏枯萎的芦苇杆;整个池塘就像个大陷阱,不小心一脚踩进去,越挣扎会陷得越深,让人难以自拔。这种不知来自于哪本小说还是哪部电影里的片面印象,直到最近一次旅途中附带去佛罗里达南部的大沼泽地(The Everglades)边角走上一回,才被彻底打破。印象里的沼泽地是如此的凄凉与单调,而现实世界的沼泽地生态系统则生机勃勃丰富多彩得多了去了!

    事实上,佛罗里达的大沼泽地是一条浅浅的缓慢流动的河流(While it is often described as a swamp or forested wetland, the Everglades is actually a very slow-moving river ),始于奥兰多附近,流向佛罗里达海湾。锯齿草覆盖的60英里宽的辽阔水域,看似广袤的水上大草原;上万座热带硬木高地,象海中小岛,星星点点洒落于水域间,形成了一种水陆皆宜的两栖生态环境。这种得天独厚的天然栖息地孕育有数百种水生及陆地动物,其中的美洲鳄鱼(American crocodile),海牛(manatee),佛罗里达黑豹(Florida panther)等只是几个上了联邦濒危或受威胁物种花名册的代表,这里还有多种热带和亚热带的植物如棕榈树,松树,橡树,秋葵等;大沼泽地同时也是蛇鸟、鹳、白鹭等三百多个品种鸟类的自由家园

    旅行之前,功课没做足,对此知之甚少,留给大沼泽地的游览时间仅一天,只看到了这个奇妙大千世界里极其微小的一个角落。走马观花游逛了一个家庭经营的野生动物园(Everglades Safari Park),再去大沼泽地国家公园(Everglades National Park)的旅游中心总部附近游转一圈,很多沼泽地土生土长的稀有动植物都没机会看到。不无遗憾之余,更多的则是欣慰,沼泽地里潇洒走一回,经历了一种不曾有过的经历,也算不虚此行。

上篇 -- 沼泽地野生动物园

    坐落在迈阿密41号公路边上的沼泽地野生动物园,先从网上吸引了我们的眼球,又因着它十几英里之外开始的路边广告的频繁煽动诱惑,再加上自己的疏忽而错失了去大沼泽地国家公园的换道出口,天时地利、近水楼台,竟让它喧宾夺主成了我们沼泽地之行的第一个驿站。

    来到所谓的野生动物园,停车场前温馨的热带景致,立刻使我因先前走错路而郁闷的心境开朗起来,一路开车过来印入眼底的荒漠也顿时雾散云消了。蓝天白云倒映之中的一汪碧水池,浮托着葱绿浓密的北美睡莲,荷叶间稀疏点缀着的黄色小荷花随波摇曳;环抱四周的棕榈树,或直得挺拔,或弯得优雅,无不令我舒心养眼;水塘边草地上几个造型各异色彩斑斓的印第安人图腾柱,算不上精工细笔之作,却昭示着这里也曾是印第安人的栖息地。


       池塘荷叶satterdock


    这片延伸至沼泽地深处的荷叶塘,可供观赏之余,更肩负着码头的作用,十多艏载客量不一的平底游船正忙忙碌碌迎来送往着观光的游客。三四辆旅游大巴士的到来,使池塘边刹那间人声鼎沸。一家人随着另外十来个游客,跳上一只小游船,开始了我们见识沼泽地的船游探奇。

    船儿缓缓驶离池塘,水面一点点混浊起来,岸边的绿树也被一些枯枝野草取代之,水道变得很狭窄。舵手兼导游提醒大家注意两边,幸运的化会看到鳄鱼的出现。正当大伙都伸长脖子左顾右盼,感叹自己不走运时,导游叫道,在你的左侧!扭头望去,惊喜之中,一条大鳄鱼正浮游在水面,嘴里似乎还叼着刚捕捉的猎物。庆幸自己终于看到了鳄鱼的同时,不由哀怜起这里的鱼虾,他们可绝对不想看到鳄鱼,若不幸撞上这有着沼泽地之王称谓的鳄鱼之口,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兴奋的一幕过后,小船开始加足马力,全速向沼泽地深处挺进。这种流行于沼泽地的浅水平底船,其驱动螺旋桨和发动机就安装在船体表面,离座位仅几尺之遥,高速时产生的巨大噪音穿过耳塞震动着耳膜,实在感觉不爽。还好持续不长,大约七八分钟后,发动机不再轰鸣,小船停泊在一片幽静宽阔的水域,蔓延四周的水草,从棕色,到浅褐,再到淡绿逐层变化,像一幅信手涂鸦的简笔画,却意境幽远。


水上草原


    导游介绍说,这里的水深不足英尺,一般的船只根本无法在此行驶,只有平底船大显身手了。说话间,几只小鸟扑打着翅膀,低空中自由翱翔;在水一方,一只孤独的白鹭正庸懒地晒着太阳,丝毫不理睬这边游人游船的喧嚣,大概早已习以为常,不受一点惊扰,依旧泰然自若,尽享天赐。融入在如此清新自然的荒野之中,直叫人回肠荡气,留连忘返!



    水上草原(二)


    短暂逗留以后,小船做了个一百八十度的U型 大转弯,踏上回返的旅途,庆幸不再是来时的路。不知不觉中出现在眼前的已经是另一番洞天,刚刚还是无边的水上大草原,这会儿已经到了丛林河谷,下一时刻又见荷花睡莲,领略着这大自然的瞬时变迁,却不记得这其间是如何过渡的了。听河边树林里鸟儿叽叽喳喳,不足为奇,但杂草乱丛间看到一对乳白色野花,傲然绽放,真让我惊叹她们生命力之顽强。


 丛林河谷


    小船在回返的途中继续慢行,更多的鳄鱼悄然出没,用不着那位坐得高看得远的舵手提示,游客自己不停地发现一条又一条,或藏于荷叶下,或歇息河岸旁,赶紧抢入镜头。船正前方,一条横游于河水中央的的大鳄鱼堵住了去路,在一船人的注目礼下,鳄鱼悠哉游哉,从容穿过,让人们看个够,过足了瘾。



    挡道的鳄鱼 悠哉游哉


    他方唱罢我方登场,接下来一只紫鹊鸟的水上芭蕾让我欢欣不已。像一束靓丽的羽毛轻轻飘落在一片绿叶上,也许因踩不着平衡点,紫鹊鸟左右晃动,翅膀微展,在几片荷叶上接二连三地跳跃,带动着黄色荷花也一起舞动,美妙至极!这紫鸟是船游途中看到最漂亮的一只鸟。


紫鹊鸟(purple gallinule



 



   

    三十分钟后,终点又回到起点,小船走过了一个长长的“感叹号轨迹,这感叹号也正是我们沼泽地船游的写照






   

    穿过荷塘上的小桥,来到公园的鳄鱼馆,这里住着只有佛罗里达南部可以看到的美洲鳄鱼。 管理员十几分钟的简单介绍和与鳄鱼交流的表演,深受孩子们的喜爱。离开时亲自抱一抱那只三岁大的鳄鱼宝宝,更是小孩子们不愿错过的经历,我们家那俩大孩子也跟着凑了个热闹。





 

    从鳄鱼馆来到鳄鱼岛,所谓岛,其实也就是几个水塘分散在一块陆地周围。栖息在这里的大多是短吻鳄,想必是不如美洲鳄鱼那么稀有宝贝,才会放生在这野外水塘里吧。其实,能捕捉到水塘里的活鱼自给自养,这野外水塘未必不如鳄鱼馆住着舒服。只是看到有两只鳄鱼不好好呆在水塘里,却在泥泞中“蠢蠢欲动”,实在不可理喻。





    一路溜达,踏上了浓荫密布、九曲十八弯的公园丛林步道。顺道而行,两侧叫不出名子的野花野草在树丛中微笑,可饥肠辘辘的一家人却无心欣赏,转过一段Z字形步道,抄近路朝公园的餐馆奔去。

    品尝了餐馆里的特色鳄鱼餐,味道还不错。野生动物园走一趟,饱了眼福又饱口福,何乐而不为?



丛林步道


 

餐馆门前



  未完待续

沼泽地里“走“一回 (下)























浏览(1409) (1) 评论(12)
发表评论
总共有2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