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若敏思文的博客  
若水上仁堪养性, 敏思椽笔自陶情  
我的网络日志
若敏:埃及(2):千年一叹金字塔 2020-02-22 15:52:44

《埃及(2):千年一叹金字塔》

若敏

埃及文明的失落最让人震撼的,是人种的失落、血缘的失落,也就是说建造金字塔、女王殿、帝王谷、太阳神庙的英才们,他们的后代都到哪里去了?首都开罗和其他城市主要是阿拉伯人的世界,那是公元七世纪以后征服的结果;第二大城市亚历山大有那么多白人,是欧洲人征服的结果。这些人走在金字塔下,其实也和我们一样是外来人,只不过他们来的比我们早一点。我们对埃及的古代文化陌生,他们也陌生。

--余秋雨

2020年1月26日大年初二,清晨6点在万豪酒店用餐,餐点与五星级酒店相符,品种齐全,营养丰富,从沙拉到水果,从煎蛋、香肠到各式甜点,还有日本寿司和炒米粉,应有尽有。特别满意万豪酒店的餐饮服务。

早餐后集合,在旅游车上,大家找到导游安排好的位置按时出发。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给开罗的清晨染上了一道迷人的色彩。

导游给我们介绍着车窗外的建筑,导游的母校开罗大学(Cairo University)在眼前一闪而过,导游介绍说开罗大学是阿拉伯世界最古老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始建于1908年,前身为1825年建立的埃及大学。拥有工程、医学、理学、文学、法学院等。可谓历史悠久。他还提到当年大学时女生戴头巾不多,如今回到学校,发现女生都戴着头巾。

即将落成的埃及新博物馆,披上一层霞光,若隐若现,导游介绍说日本赞助了很多的建设费用。这座位于金字塔北部2公里处的大埃及博物馆(Grand Egyptian Museum)正在紧张的施工和建设中,从2001年开始筹备,计划在2020年底初步完工并向游人开放的埃及最大博物馆,很让人期待。

8点,来到吉萨金字塔的大门。金字塔刚刚开门,有不少埃及人带着骆驼,行驶在通往金字塔的路上。

站在了胡夫金字塔的前面,抬头仰望,感受到那种来自久远时代的魔力。尽管有心理准备,其磅礴宏大的气势,依然让我惊叹不已,这是五千年前的遗迹,仿佛穿越了时光隧道,来到面前。有着无数的疑问和无形的力量,让我感叹不虚此行。

胡夫金字塔是世界的七大奇迹之一,是古埃及金字塔中最大的金字塔。塔高146.59米,因年久风化,顶端剥落10米,现高136.5米,相当于40层大厦高。塔身是用230万块巨石堆砌而成,大小不等的石料重达1.5吨至50吨,塔的总重量约为684万吨,它的规模是埃及至今发现的110座金字塔中最大的。

它是一座几乎实心的巨石体,据推测,十万多个工匠共用约20年的时间才完成的人类奇迹。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塔身的石块之间,没有任何粘着物,而是一块石头叠在另一块石头上。每块巨石皆经过完美切割、打磨光滑,至今已历时数千年。导游指着巨石说,直到今天,人们也很难把刀片插入石块之间的缝隙。

很多著名的工程师经过反复测量、思考、计算,断定这样的工程技术水平即使放到二十世纪,调动一切最先进的机械参与,也会遇到一大堆惊人的困难。那么,四五千年前的埃及人怎么做到的?

可惜的是,公元前四十七年,凯撒攻占埃及时将亚历山大城图书馆的七十万卷图书付之一炬,包括那部有名的《埃及史》。四百年后,公元三九O年,罗马皇帝禁异教,驱散了惟一能读懂埃及古代文字的祭司阶层,结果所有的古籍、占碑很快就没有人解读了。埃及文明也就这样中断了。

埃及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如今的它,如余秋雨老师所说:只知道它如何衰落,却不知道它如何构建;只知道它如何离开,却不知道它如何到来。

胡夫和他儿子以及孙子的金字塔是大的三座,小的若干座为王后的金字塔。

导游让摄影师为大家拍摄了金子塔前的合影照片,后来,还将照片作为纪念品送给了我们。

来到金字塔前,导游给我们自由活动和拍照的时间。

看过《尼罗河惨案》电影,记得可以从金字塔外侧爬上去,但是这几年都不允许攀爬了,其实应该不允许攀爬,这么伟大的建筑要好好保护,见证人类的古代埃及文明多么稀有。走近看金字塔的石头真得巨大。

(走上石头阶梯)

走上石头台阶,胡夫金字塔可以有一个入口进去,需要额外付费。想着都已经来了,尽管导游一再强调里面除了石棺,什么都没有,还是阻止不了我的好奇心。

进去以后,感觉不通风,很闷,走一会儿就汗如雨下。好在室友刚好有一个多余的口罩给了我,戴上,觉得舒服了一些。楼梯有37度的斜坡,十分狭窄,好长一段路都需要躬着上身前行,一不小心就会撞上头,好容易走到一个可是站直的地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知道当年那些工匠如何将石棺运送上来,又是一个谜。

好容易走到尽头,黑黑的石屋里空空荡荡,环顾四周,除了一个空空的花岗岩石棺,别无他物。匆匆忙忙就走了回头路,下去容易一些。当我终于看到洞口的光亮时,不由地高兴起来,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出来后,还有20分钟才集合,我赶快走到金字塔的另外一面,仔细观看。这时,游人越来越多,我赶快跑回去归队。

旅游车带着我们来到金字塔的观景台,我们付费骑上导游联系好的骆驼。原本我不打算骑骆驼,禁不住在金字塔前拍照的诱惑,还是骑了。

骆驼很高大,不一会就来到拍照地点,牵骆驼的人给我们拍照,然后就返回观景台。当然是要付给小费的。

我匆忙着请路人帮我拍了照片,就跑回旅游车,等待去狮身人面像斯芬克斯。

著名的斯芬克斯(Sphinx) 狮身人面像身长73米,高21米,脸宽5米。据说头像是按照哈夫拉的样子雕成,作为看护金字塔的守护神。它凝视前方,表情肃穆,没有鼻子和胡须。导游说,一种说法是多年风化的结果,强烈的风暴裹挟着大量的砂石,不断地击打,力量很大,频率很高,狮身人面像曾多次被沙漠完全吞没。

数千年来,斯芬克斯一直被沙掩埋至肩部,在撒哈拉沙漠的地平线上露出一个奇异的头颅,1817年,热那亚的探险家乔瓦尼·巴蒂斯塔·卡维利亚上尉带领160人想把石像挖出来,但沙子快速填回挖开的沙坑,这次近现代史上对斯芬克斯的首次挖掘失败了。直到上个世纪30年代末,埃及考古学家萨利姆·哈桑最终将巨像从黄沙中解放出来,这时已经面目全非,鼻子和胡须都没有了,当时《纽约时报》宣称:“斯芬克斯终于从无法穿透的遗忘阴影中走出来,成为地标。”即使如此,斯芬克斯依然威风凛凛,不输他人。

我们在狮身人面像周围徘徊,几乎每个来此的游客都会拍上一张与狮身人面像“接吻”的错位照片。我也不能脱俗。打卡留影。

终于到了告别时刻,竟然有几分不舍,三步一回头,望着黄沙飞舞中的狮身人面像,仿佛他正看着我们,那是几千年前的守望,永恒直到永远。

(感谢为我拍照的团友们)

 



浏览(359) (8) 评论(1)
发表评论
若敏:埃及(1):初见开罗 2020-02-20 09:48:53

《埃及(1):初见开罗》

若敏

1980年医学院读大一,看了《尼罗河惨案》的电影,第一次从银幕上认识了埃及。神秘的金字塔、宏大的太阳神庙、碧波荡漾的尼罗河、法老们的帝王谷、拉美西斯二世、图坦卡蒙等等,一个个名字,在文字里,在银幕上给了我强烈地冲击,这种震撼也一直刻在我的心里,埃及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神秘古国,40年前,我从未设想过会踏上这片土地。

(图片选自网络)

真正让我下定决心的是余秋雨先生的《千年一叹》,他笔下的埃及,让我神往。1999年10月,余秋雨留下这样的文字:

“昨天深夜抵达开罗。在罗马时代,这条路线坐船需花几个月时间,很多载人史册的大恩怨和大征战在此间发生,例如“埃及艳后”克里奥佩屈拉和罗马将军安东尼就在这个茫茫水域间生死仇恋、引颈盼望,被后人称为古代西方历史上最伟大的爱情。

但是,就埃及而言,克里奥佩屈拉还年轻得不值一提。我们为寻找希腊文化的源头而来,在法老面前,连那些长髯飘飘的希腊哲人全都成了毛孩子。从希腊跨越到埃及,也就是把我们的考察重心从两千五百年前回溯到四千七百年前.相当于从中国的东周列国一下子推到传说中的黄帝时代。”

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值得一去。从看到余秋雨先生的文章算起,又过了20年。

埃及安全吗?在我期待了很多年后,2019年终于看到美国旅行社有去埃及的行程。义无反顾地报上名,交了所有的费用,考虑到安全因素,还买了所有的保险。在等待的时候,偶尔会有一些风波,打电话问旅行社,告知保证安全第一,不会安排不安全的区域。

从南极回到亚特兰大仅仅10天,我又踏上了去埃及的旅程。1月23日下午飞抵纽约,看到机场挂着红灯笼,飘着春节的气氛,有几分欣喜,也有几分悲凉。远在万里的武汉,因为冠状病毒肺炎已经封城了,这个年过得悲壮。

 

在机场希尔顿酒店住了一夜,休息得非常好,早餐也十分可口。1月24日除夕中午退房,坐酒店的班车去了机场,下午,登上了飞往开罗的埃及航空公司飞机。

习惯了Delta 飞机的舒适,对埃及航空狭窄的座位有点不适,即使我这样娇小的体型,也都觉得局促,何况身材高大的人。当时旅行社没有其他选项,套票只能选埃及航空。

经过9个小时的飞行,空中俯瞰尼罗河两岸。1月25日春节,中午12点到达开罗机场。Gate-1的工作人员已经举牌子让大家跟着他集合。一手交签证费28美金,一手将签证纸贴在护照上,非常简便。走出机场大门,旅行大巴前后,都有警车和荷枪实弹的警察,去酒店的路上,一辆前面开道,一辆后面紧跟,车上还坐着一位穿便衣的警察,难道埃及这么不安全?有人保护,自然可以放心,在后来的行程里,也慢慢适应了这种VIP的护卫。

虽然早有耳闻,一路上开罗的破旧和脏乱还是让我吃惊。高速公路两旁,很多房子似乎还没有完工,没有屋顶,但是从窗户上晾晒的衣服,告诉我们有人居住。接近旅馆的时候,有不少的高楼大厦,环境也越来越好。

旅馆是尼罗河边五星级的Cairo Marriott Hotel.。导游是Hossam,当天有好几个Gate-1 的团在酒店下榻,酒店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你们很幸运,Hossam是最好的一位。后面的旅程,也验证了这一点。将行李放下,在导游的带领下,参观了这家具有特色的酒店。酒店拥有皇宫和双子塔,皇宫在花园的围绕中熠熠生辉。

El Gezira Palace皇宫是埃及的Khedive Ismail伊斯梅尔于1863年开始建造的。Khedive Ismail伊斯梅尔(1830年12月31日-1895年3月2日)是埃及和蘇丹的瓦利,於1863年成為赫迪夫。1879年被英國廢黜。1895年在开罗离世。

他在位時致力現代化埃及和蘇丹,同時讓國家負債累累。他的理念可見於1879年所說的一句話:“我的國家不會再在非洲長存,我們已經是歐洲的一部分。我們得放棄以前的做法,並採納適應社會狀況的新制度。”他曾留学法国,继位后,伊斯梅爾開始改造關稅制度及郵政、刺激商業發展、創立制糖工業、興建皇宮。他又大大地發展開羅,在開羅西端模仿巴黎建造一座全新的城市,改良亞歷山大港。他開展了浩大的鐵路工程,使埃及和蘇丹從原本的無鐵路成為世界上可居地鐵路覆蓋率最高的地區。他是埃及近代历史上的必须提到的人。

奥地利建筑师Julius Franz和De Curel Del Rosso是设计师,德国(Carl von Diebitsch)是宫殿的室内设计师。

如今,宫殿里许多房间和家具都保存完好,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现在用作酒店婚宴和接待厅,以及休息室。许多地方保存了von Diebitsch的装饰元素,奢华中带着几分优雅。

1869年著名的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开通典礼,(Khedive Ismail)在此招待来访的国际贵宾。当时请来了欧洲的君主们,其中包括拿破仑三世的妻子欧仁妮皇后(Empress Eugenie),这个宫殿也是威尔第歌剧《阿伊达》的首演地点。

1879年,Gezira Palace Hotel由于未偿债务被国家没收。后几经转手。1961年,总统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时期,宫殿被国有化,并成为奥马尔·海亚姆酒店(Omar Khayyam Hotel)。

七十年代,酒店财产移交给了万豪国际集团进行管理。万豪集团恢复了原有的皇宫,为其配备了五星级酒店所需要的所有设施,并在其两侧建有两座拥有1087间客房的现代化双子塔楼,并于1982年开业。

酒店位于開羅(Cairo)的Zamalek區,也是开罗最好的区,我们的房间面对着花园,打开阳台门,一阵花香扑面而来。

酒店的餐廳各具特色,供應日本、意大利、法国和中東風味美食。客人可以在室內和室外用餐。为我们进餐提供了很多选择。

酒店還配有6間供應飲品和點心的咖啡廳和酒吧。酒店里还有银行,可以换一些埃及镑备用。

酒店距離Gabalaya Park公園和水族館(Aquarium)僅有2分鐘步行路程。旁边就是尼罗河,与埃及博物馆也很近,这一带也是当初伊斯梅尔想打造成小巴黎的地方,位置相当好。

我和室友在酒店里小睡片刻,就决定到酒店旁的尼罗河岸边漫步。酒店大门的石狮,历经百年风霜,看尽人间悲凉,依然在门口守望。

已经是下午4点钟,夕阳西下,斜斜地将金色撒在尼罗河上。

河岸边三三两两地坐在一些年轻人,有些是情侣,有些是嬉闹的男孩和女孩。只是路上的车水马龙,卷起了尘埃,尘土飞扬,空气太差,我们就匆忙地走回酒店。埃及与美国有时差,早六小时。

晚上6点是Gate-1 的欢迎会,有茶点和酒招待。导游Hossam今年53岁,1989年毕业于开罗大学历史系,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三个孩子和一条德国狼犬。他对埃及的历史和文明,怀着深深的敬意。他也非常热爱导游工作,他说能够让你们了解埃及的历史和文化,非常高兴。

团员们互相介绍,彼此认识和熟悉,非常有意思,团员都来自美国,加州有一个11人的姐妹团,其余的以夫妻结伴居多,团员里的华裔有来自台湾的退休医生和教授,有来自香港的一对恩爱夫妻,还有来自波士顿的潘哥和玫姐,在后面的行程中结成了好朋友,对我关爱有加,十分感激。

导游还特别强调了一下注意事项:

  1. 小费:埃及是一个处处都需要小费的国家,特别是上卫生间,每次需要5埃及镑,美元与埃及镑的汇率大约是1:16。

  2. 卫生:饮用水一定要瓶装水,每天车上发2瓶水,酒店还提供1瓶水,酒店还有开水壶,基本够用,不能在私人小贩那里买水。饭前洗手,不要吃生菜沙拉,尽量吃煮熟的菜和热菜。

  3. 照相:不能把相机交给陌生人,有安全问题,可能会被抢走。也不能拍他人人像,或者合影,这些都需要付费。不能跟陌生人走。

欢迎会后,华灯初上,走在花园的小径上,已有丝丝凉意,我快步走回房间,洗漱睡觉,舒适的大床,让我很快就进入梦乡。明天的金字塔之旅,十分让人期待。

 



浏览(506) (6) 评论(0)
发表评论
若敏:武汉肺炎, 医院是最危险的地方 2020-01-23 09:13:50

《武汉肺炎,医院是最危险的地方》

若敏

昨天跟武汉的亲友通话,得知一切安好。哥哥作为主任医生,还工作在第一线,十分辛苦。
还有很多同学战斗在第一线,有武汉同济和协和医院的医生,疾控中心的专家,都在日夜地工作。敬佩他们!也希望他们保重自己,严密防护,一切平安。国家专家组的王广发教授,  在严密防护下被感染,  可见病毒人传人很厉害.


医院现在如战场,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如果没有相关病,或者小病,就不要去。医院,最容易感染。现在,人们很害怕,有点感冒,都涌向了医院,希望政府赶快出台相应指南,告知民众,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去,戴口罩,常洗手,如果没有相应症状,在家最安全。

转发校友的最新消息:确定是SARS的进化病毒,致病机理完全相同。病毒进入人体后干扰免疫系统,让免疫系统误认为肺细胞是外来物从而发起进攻。病人是被自己的免疫系统杀死的,目前市面上所有的药物均无效,只有采用与SARS相同的方法:用激素压制免疫系统,但同时,人体会非常脆弱。同时,这个病毒比SARS更聪明:1.潜伏期更长;2.有患者从感染到发病,再到死亡,体温始终是正常的,也就是说,发热不是该病的特征症状,通过体温筛查不能确保完全筛查,这也是封城的原因。3.传播速度更快,目前只获得空气传播的证据,但不能明确日后还有其它途径。校友评论说:几乎是急性爆发性免疫打击,大量细胞因子风暴时,还封闭作为发烧介质IL-1的功能,病毒十分聪明让人体不发烧,自己活得更好。比萨斯更难控制的是,有发烧的,也可以不发烧。

世界卫生组织发表认为,疑似武汉肺炎感染且症状表现轻微者在家中隔离更安全。比如:症状温和(低烧、轻微咳嗽、鼻涕、无征兆的咽痛)且没有慢性疾病(如肺病、心脏疾病,肾功能衰竭。免疫性疾病)的病人,可考虑家中隔离。如果有发热、呼吸道症状症状(如咳嗽严重、呼吸短促或腹泻),就必须马上就医。

从1月12到18号之间,武汉当地几乎没有什么消息,武汉人说,  当时都以为疫情已控制住了。 直到钟南山说出医护人员感染,确定人传人以后,武汉政府和各种官方媒体开始实时通报,整个事件才引起武汉人的重视。

转述校友的话:人类最大的教训就是从不吸取教训,战争和疾病无一不是。武汉肺炎如同2003年穿越一样,重演一遍.

据说已经在建类似小汤山医院的新医院。封城,还要有科普和相应措施。现在这么严重了,希望政府真正重视起来, 以人为本.


(图片来自网络)






浏览(1179) (12) 评论(1)
发表评论
若敏:南极之恋(1):人间仙境 2020-01-17 20:28:54

[南极之恋(1):人间仙境


若敏


自从2017年7月跟着(Quark Expeditions)夸克公司的探险船去了北极,南极成为我的下一个目标,看了各条游轮的信息,我的愿望是去南乔治亚岛看王企鹅,到南极半岛探险加跳水,最后终于找到了时间上符合要求的游览行程和邮轮航线,Seabourn Quest作为豪华邮轮,圣诞和新年的票价也可以接受。

2019年12月18日从亚特兰大出发,飞到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上了Seabourn Quest邮轮,开启了24天的南极节日之旅。我心目中的南极之旅是条件基本,生活艰苦,没想到这次的探险船可以如此豪华,因为与我去北极的探险船相比,条件实在太好了,想到可以在这么美的房间里住上24天,心中暗喜。感恩呀!

终于上路了,途径乌拉圭的Punta del Este,一路向南,经过三天的海上行程,到达南乔治亚岛。

海上行程挺忙,船上准备了各种活动,让你感觉每天的事情很多。起床,吃早餐,听讲座,吃午饭,各种不同类型的活动和讲座,参加晚宴,要雍容华贵一番,接着去剧场看各种演出,回到房间,就想赶快倒在床上,时间不够用。

船上有十八名专业的探险队员,大部分拥有博士学位,从地质学家、海洋学家、鸟类学家、生物学家,皮划艇专家,摄影师等等,他们当中有曾经在南极工作和探险的年长者,更多的是喜欢南极和大自然的年轻人,这些讲座,让我受益匪浅。后来的探险活动中,能到处看到他们的身影,登陆后,不管是有关企鹅品种,生活习性,还是那一对企鹅是不是情侣等,只要提问,他们都会马上给出答案。对于他们的激情和毅力十分钦佩。

12月24号来到心心念念的南乔治亚岛,在Grytviken古利德维肯,王企鹅、海狮、海豹、海象相处和平,欢快地共舞,一派祥和的气氛,只有废弃了的捕鲸站,还遗留着锈迹斑斑的榨鲸鱼油的大型设备,沉没在海湾的捕鲸船,让人感受到一丝丝血腥气。

著名的南极探险家Shackleton 沙克尔顿的墓地就在海湾的山坡上,眺望着南极。1916年,他和同伴从象岛来到这里,穿过危险的冰盖,来到捕鲸站,终于获救。

圣诞节,我们在Salisbury Plain( 索尔兹伯里平原 )与King企鹅亲密接触。这里是王企鹅的第二大栖息地。当我的双脚踏上海滩的那一刻,漫山遍野的王企鹅和海豹,让我惊讶的目瞪口呆。我们要与企鹅保持5米的距离,但是,当你蹲下来,看着它们,它会大大方方地朝你走来,并且不把你放在眼里。

我们穿行在王企鹅的中间,那些无畏无惧的企鹅摇摇摆摆的走来,近距离地面面相对。此刻真有一种在冰雪奇缘童话世界里的感觉。我摊开双臂,企鹅和海豹站在我的身后,幸福之极。

最有趣的是,有些企鹅会跟着我走,还边走边叫。山丘那边,漫山遍野成千上万的王企鹅,密密麻麻的从山坡上一直延伸到海边,犹如整装待发的士兵列队站在那里,可惜我们不能越线到那边去。

12月26日在Cooper Bay(库珀湾)看到了Macaroni 马克罗尼企鹅,这种企鹅很难见到,最显著的特征是头顶上的黄色头须。

在这里还看到企鹅天敌的Leopard Seal 在卧地而睡,我们看到企鹅在它身边走来走去,十分担心,探险队员说,“它已经 吃饱了,肚子里装不下企鹅了。”

随后,经过两天的海上航行,12月29日来到了南极半岛的Hope Bay,温度降至零下,鹅毛大雪中,我们的冲锋艇在湾里环游,看到Adelie阿德里企鹅在水中欢快地起舞跳跃,从山顶到海湾,一群一群的企鹅,声势浩大,让人震撼。

12月30日来到南极的Cuverville island (库夫威尔岛),这里是Gentoo  penguin(金图企鹅,或者叫巴布亚企鹅)的地盘,它们长着桔红色的嘴,有一双漂亮的粉红色脚,从眼睛开始一直延伸到头顶有一个倒三角形白色斑块,特别漂亮。

这一天,我们还参加了皮划艇活动,在集合的时候,一个金图企鹅好奇地上下打量着黄色的划艇,还用嘴巴试了试,觉得不好吃,就离开了。

我和Jack 在宁静的海湾里荡起双桨,在千姿百态的浮冰中穿梭,风一停,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那种无声胜有声的寂静,那种大自然的呢喃低语,让人心生温润和虔诚,时空的切换,圣洁神秘。

12月31日,当我拉开窗帘,被阳台外面的蓝色冰雕城堡惊呆了。这里是Pleneau island ,位于南极65度的海域。巡航与鲸鱼擦肩而过,企鹅在冲锋艇后追逐,我们还看到躺在浮冰上进行日光浴的海豹,这里是动物的天堂。

岸上陡峭的山峰上覆盖着片片白雪,一条条大冰川倾泻而下。邮轮四周被各式各样的浮冰环绕着,阳光普照下的峡湾格外美丽,不仅有人穿裙子拍照,还有人穿着比基尼温水浴。我们也尽情地享受着南极阳光的沐浴。

1月1日,邮轮来到智利的南极科考站Waterboat Point。这里也叫Paradise Bay (著名的天堂湾 )。当天堂湾的峭岭峻峰在缭绕的云雾中慢慢揭开面纱的那一刻,我惊呆了,海面如同蓝色的绸缎,雪山、蓝天、白云和南极的阳光,共同装扮着人间的天堂。偶尔的鸟鸣,让我回过神来,碎冰轻轻地划过水面,冰山的倒影,如梦如幻。

我们登陆,参观了智利的科考站,这里布满了漂亮的金图企鹅,还有不少正在孵蛋,有一位企鹅妈妈在给两个刚刚出生的企鹅喂食。我们还登上了阁楼眺望,在这里驻守真不容易,不仅要耐得寂寞,还要经受风雨的考验。船上邀请驻岛的官兵们到邮轮上共进午餐,看到英俊小伙子们欣喜的模样,敬佩里有着一丝丝地心痛,他们的父母一定也牵挂着远方的儿子。

下午5点,新年南极冰海跳水挑战开始,全船共有61位勇士跳进摄氏1度的冰海里,我和Jack 双双跳水,完成了南极和北极,两次跳水的挑战,并且获得证书,这里要特别感谢摄影师神仙为我们拍下难忘的照片。

1月2日,风云突变,我们原计划是到Dorian Bay ,没想到风浪太大,无法登陆。为了安全起见,船长联系了新的地点。最后来到了美国南极的科考站(Palmer Station)。

南极的所有登陆点和巡航点都需要提前一年时间预订,每个地方到达时间和离开时间都有明文规定,这时经过与在此停靠的一艘私人游艇商议,他们同意我们巡航,也算是一种补救,但是在这里,我们不仅看到很多企鹅和海豹、海象,还看到了好几条鲸鱼。

1月3日,在南极的最后一天,我们来到了Half Moon island(半月湾),半月湾因为形状而得名。这里是Chinstrap Penguins (帽带企鹅)的领地,我们是最后一班登陆的团队,已经到了收工时分,忙碌的企鹅父母,纷纷从海里跳上岸,奔走在高速公路上,它们把鱼虾含在嘴里的食囊里,为嗷嗷待哺的企鹅宝宝带回食物。

几栋阿根廷的木屋闲置在哪里,虽有尘世的痕迹,却只有风声、鸟声和企鹅的耳语,告诉我们这是南极的梦境。

终于要告别南极,将要穿过地球上最深最宽最恐怖的德雷克海峡。大西洋、太平洋在这里交汇,中间没有大陆的遮挡,西风不断,海水流速极快。8到12级的大浪是常态。我提前吃了晕船药,也许是上帝格外开恩,我们遇到难得的好天,不仅没有经受大的风浪,还在日落时分到达Cape Horn (合恩角)环游1小时,十分平顺地仅用一天多的时间按时到达乌兹怀亚。

接着走了智利峡湾,又停靠了四座城市,可谓圆满。1月13日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飞回美国亚特兰大,百感交集,感慨万分。

我酷爱旅行,去之前做功课,回来写游记。旅行对我而言,是对未来世界的探险,不断获取新的人生体验,同时,旅行也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朋友们都知道我, 一去旅行,我就不知疲倦,满心欢喜。

南极,作为世界的尽头,神秘而陌生。这片终年被冰雪覆盖的土地寂静而安宁,也是地球上最后一片净土。船上的探险队有一位研究企鹅的教授来过南极51次,他说,如果我的生命只有2个星期,我会花一个星期从美国来到南极,再花一个星期住在南极。

在南乔治亚岛度过了圣诞节,在南极半岛过新年,2020年新年第一天在南极跳水,值得纪念!在南极,结识了来自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11位华人和两位来自北京的华人,结伴同游,还结识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友人,这一切的一切都大写着两个字,值得!

我觉得人的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是向往的爱情,一次,就是拥抱南极这片净土,因为这里太美,胜过仙境,另外,来到这里太不容易了,时间长加上痛不欲生的晕船经历。我们有一千个来南极的梦想,但是,往往一个理由,就让我们止步不前。

抵达世界尽头,面对南极大陆,内心的震撼和感动,无以言表。当我打开凉台的玻璃门,白雪覆盖的雪山,像极了中国的水墨山水。蓝色通透的浮冰城堡,铺天盖地的冰川,上下跳跃的企鹅,以及鲸鱼深深扎入水中时,挥舞的尾翼,让我感叹人生能来一次南极是多么幸福,热泪盈眶,心存感恩!南极之恋,风光无限,不虚此行,不枉此生。

(如果想了解行程请看Seabourn.com 找Holiday,24天南极和巴塔哥尼亚游,有具体行程和价钱。)

(照片为我和Jack摄影,也感谢摄影师神仙提供部分照片)





浏览(981) (6) 评论(6)
发表评论
若敏:爱与陪伴,老人健康专家讲座纪实 2019-12-12 10:19:37

《爱与陪伴,老人健康专家谈》

--- 《敬生汇》与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公益讲座

若敏

2019年12月7日周六,亚特兰大卡特中心迎来了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 的专家医师团队,他们受岳京生保险事务所的邀请,来亚特兰大联合举办《敬生汇》与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公益讲座。这也是《敬生汇》第一次与大家见面。

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是大型北美华人临床医生组织。以服务联盟会员为主、并积极促进发挥北美华人医生在社区和国际交流中的推动作用。联盟的任务(Mission) 是通过教育,交流知识为北美华人社区提高病人服务水平,提升医生个人生活品质及增加医生职业生涯满意度。北美华人医师联盟为华人社区举办过多场次多系列医学健康公益活动。这次联盟参加公益讲座的医师都是老年医学专科业内的顶尖专家,医师们用最专业的知识介绍如何认识衰老、面对衰老,破解老年化之挑战,并且直接与听众对话,解答问题,特别令人期待。

步入卡特中心,大厅宽阔明亮,人们三五成群地寒暄和交谈,大厅里摆放着专家医师团队的介绍和照片,迎面的墙上是岳京生先生走过25年保险事务的大幅照片,旁边有饮料、茶水和点心,非常周到。

时光荏苒,2019年是岳京生先生进入纽约人寿保险公司服务华人社区25周年。时间,是最好的见证人。25年的保险生涯,岳京生和他的保险事务所与社区建立了深厚的情感,业务也随着社区的发展而成长。时间的节点上,岳京生从业25周年与服务老年客户10周年在此交汇,敬重生命,热爱生活,置身社区繁荣目睹社区发展的感慨油然而生。籍此机会特此推出《敬生汇》讲座品牌。当岳京生和他的保险事务所在划过25年的光阴弧度,就更希望用他自己熟悉的方式来感谢和回馈社区。人们都由衷地赞叹岳京生先生的善举。

听众们陆续到达,有半数以上是年过花甲的老人家。身边就有好几对老人,是儿女看到讲座的消息,特意陪伴父母过来。老年人如何在暮年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如何让自己在走向衰老不会恐慌,有病痛如何面对,如何用药,理解自己生命的有限性,在美国如何养老等问题,都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非常高兴看到专家团队里有两位校友,大家拥抱和问候,合影留念。

讲座开始之前,亚特兰大华人医师协会会长董永恒医师代表协会欢迎远道而来的医生们,并致开幕词。岳京生先生介绍了25年服务华人社区的心路历程和开办《敬生汇》公益讲座的初衷。随后,来自费城的胡宗元医生,作为主持人,将六位专家介绍给大家。随后,开始了正式的讲座。

第一位发言的是何聪医生。何聪 医学博士,新泽西州执业内科医师,老年医学专科、临终关怀/缓和医学专科,擅长老年痴呆症诊治,在单位主管老年医学咨询门诊及临床教学兼任系统内老年痴呆委员会主席。北美华人医师联盟会员。

何聪医生的讲座主题是《认识老年医学,老而不衰,健康自在》,她从人体生理储备机能平衡角度讨论了人从出生,青壮年,一直走向衰老死亡的过程。这一过程,是生理机能平衡不断遭到破坏又不断达到新的平衡的一个过程。每次的破坏与修复都可以引起生理储备的消耗。随着人体逐渐衰老,生理储备量渐行渐少。当生理储备机能不能再达到新的平衡的时候,生命便达到了终点。 衰老过程的开始,程度和速度是因人而异。它是基因和外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的结果。基因禀赋于父母,不可改变。防老抗衰重在改变我们的外环境,包括饮食起居,生活方式,教育程度,社交娱乐,兴趣爱好等等。

第二位发言的是汪策 医生。汪策医师持有美国神经内科与精神科执业证书,美国临床神经电生理(ABPN)专科证书,美国电生理诊断医学证书(ABEM)。汪策医师现任芝加哥北郊的北岸-大学医疗系统神经内科术中神经电生理监护部主任,也是芝加哥大学医学院资深临床医师教育者。汪策医师是北美华人医师联盟发起人之一,现任医师联盟主席。

汪策医生的公益讲座涉及到老年人最常见的三大神经系统疾病:老年性痴呆,中风及帕金森病。要在15钟时间内给听众科普这三个疾病是不容易的。汪策医生用形象生动的语言,亲自演示疾病的症状,着重地介绍了这三种疾病的可以预防的危险因素,让听众努力做好控制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戒烟,饮食与锻练等。

第三位陆芸 药学博士,美国明尼苏达州心血管及抗凝临床药师,明尼苏达大学药学院临床药学副教授,兼任中美多家专业期刊的审稿人和特约评论员。北美华人医师联盟会员。多年来她带领明尼苏达大学的学生为明州华裔社区老年患者提供免费用药咨询,深受老年朋友喜爱。

《老人用药安全 》是陆芸博士讲解的重点, 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要求药品在上市前需要有安全性有效性的临床试验,上市后也有临床监测。在美国上市的药品必须符合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对药品安全的要求。保健品按食品标准处理,与药品安全标准不同。随着人体的自然衰老,老年人用药安全除了与普通人一样,要注意选择对症的药物,正确的剂量,治疗长短,和病人的生活方式对治理的期待外,老人生理随年龄增长有变化,老人一般有多种慢性疾病,多种药物同时使用的情况,有时候还有经济承受力, 报销限制问题, 保健品,中药同时使用困境。

用药的基本原则是:真的有病需要治疗,用药不要用保健品,需要用药时,贵的药不一定是对你最好的,对别人用得好的不一定对你合适,用药贵在少而精,用药巧在精准对症,用药安全除了有爱心还要有专业人士护航,与您携手维护健康。

第四位是徐明旭 医学博士,康复医学,持有美国康复医学、临终关怀等执业证书。他在纽约创立自己的康复医疗诊所,担任主治医师。徐医师在国内曾是肿瘤外科医师,从中国到美国长期从事肿瘤研究。

徐医生的主题是《中老年复健,预防摔倒》,他说:随着医疗的迅速发展,人们的生命也有显著的延长。很多原来意义上的不治之症,现在也成了成人慢性病。那么我们的生活质量,尤其对中老年的日常功能的保持及提高是当今康复医学的主要目标。本次讲座着重谈了老年人的摔倒,预防及治疗。保持每周的常规运动,两次肌肉锻炼,平时多训练平衡运动。在术后治疗过程中,尽早下地运动,预防很多并发症,包括肺炎,感染,深部静脉栓塞等。运动及物理治疗同时还能够减轻压力,调节情绪及提高睡眠质量的作用。

第五位是裴燕明女士,  美国注册护士,经营管理着亚特兰大第一家华人养老机构(Bestcare Senior Home)。对养老机构运作有亲身体验。她的主题是:《老年护理中心的相关规则》,她系统地介绍了佐治亚州的各类养老机构和养老的不同方式,还介绍了在养老机构里遇到的一些实例。

她讲到:提起做公益讲座,多数人是“无心无力”;有些人是“有力(利)无心”我那是“有心无力”.京生是“有心有力”!自我成就而不忘回归社会,实在是难能可贵!借爱因斯坦的话与京生共勉:我们这些总有一死的人的命运多么奇特!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只作一个短暂的逗留;目的何在,却无从知道,尽管有时自以为对此若有所感。但是,不必深思,只要从日常生活就可以明白:人是为别人而生存的──首先是为那样一些人,我们的幸福全部依赖于他们的喜悦和健康;其次是为许多我们所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命运通过同情的纽带同我们密切结合在一起。

第六位是曹青 医学博士,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某医学中心家庭保健与临终关怀部副主任,医学中心医务主任,临终关怀部主任。曹青医师持有美国家庭医学、老年医学、缓和医学/临终关怀等多项执业证书。

她讲座的主题是:《珍爱生命,早做准备》。她着重介绍了缓和医学,临终关怀看重的是怎样在现有的条件和目前的状态下活出自我。作为一临终关怀的医生,觉得需真心对自己,了解自己的所需所求,坦诚地与家人交流你的感觉想法,并尽早地设置在自己的预嘱中,选你最信得过的人为你执行你的预嘱。

缓和医学是针对所有的疾病痛苦,贯穿于整个疾病过程中,是与积极治疗同时进行的,根据病情的发展趋势,缓和治疗占疾病治疗的分量而变化。如果缓和医疗占了疾病治疗中的主导作用,我们需要考虑临终关怀。临终关怀是针对病情很重,已经没有治愈可能的病人。临终关怀是一种综合性的服务,会给病人家属提供最有效的服务治疗,使病人尽少量地遭受精神上的和身体上的痛苦。

讲座之后,听众与专家的交流十分热烈。大家感慨,受益匪浅。在这里分享一下听众的感言:

(1)周六参加了老岳在卡特中心以从业25年而回报社区的呵护老人讲座活动。感受很深,那么多专家、医生讲解了养老、爱老;养生、善终的方方面面,也回答了大家好多日常关注却又不知道从何方能够得到正确答案的问题。

我坐在后排,看着全场多是儿女们带着老父老母一家人一起来听讲座,不由得想起我的父亲母亲,家父84岁过世,胃癌。按说父亲应该是有长寿基因的,因为我爷爷106岁西去;我奶奶90多岁升天……听着专家们的讲解,更让我确信父亲是因为爱吃酱菜而引发胃癌的。我母亲近6~7年一直被老年痴呆症折磨着,要是早些年有机会参加老岳这样的活动,听到这样的专家们早早就要关注并行动,以及呵护晚年的建议多好。时光不倒流,我早早从我做起吧:每周保证两次健身房,一至二次球类运动;饮食嘛,我太爱吃,那要一说就太多了!最后,感谢老岳和专家们的爱心呵护!

(2)人到中年,第一次参加老岳的敬生汇公益讲座,又是他从事保险业25年的周年庆,对于自己即将步入老年,面对自己父母的老年生活,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一次活动。这次老岳请到了六名顶尖的华人医师团队联袂上台,为我们用中文和非常浅显通俗的语言,科普了老年医学领域的方方面面,借这个机会我们也来到了卡特中心会议厅参观,一睹政要名流聚集的场所之一。谢谢老岳!

(3)我和太太参加了岳京生先生和华人医师联盟举办的这个讲座, 聆听了专家医生们的指导, 的确受益匪浅! 随着我们这些50后和60后将步入晚年, 看病吃药也将是常事。如何善待自己, 安排好晚年生活已经是我们不可回避的话题了。陆芸教授讲解了老年人如何遵从医嘱掌握合理用药。何聪医生讲解心血管突发疾病的救治和前期征兆,这不仅针对中老年人, 甚至壮年人都十分有用。汪策医生讲解老年痴呆等疾病的发生和治疗, 更是给年轻人敲响了警钟。其实岳先生举办得这个讲座不仅仅是中老年人受益, 青壮年轻人更应该去听, 你会知道应该注意什么! 谢谢如此精彩的公益讲座。

类似如此的留言非常多,听众反应强烈,纷纷点赞,期待以后会有更多的公益讲座。

通过讲座,听众了解到:

  1.  人的自然衰老,从摔跤开始步入下坡路
    2.面对死亡的可惧比逃避死亡话题更能提高生命质量
    3.人们向往的养老院不是只是一个模式化的组织机构,而是一个家,哪怕是生命最后的病人,他们也需要私人空间和自我尊严
    4.医生的最伟大的目标并不只是救死扶伤,而是让病人重获幸福感,哪怕不能拯救他们的生命,也要让他们享有最后美好的回忆。

岳先生是有名的细致和周到,讲座之前,他邀请亚城戏剧社章小白女士和戏社社长为大家表演了越剧片段。章女士已经73岁了,但一举一动,一招一式,依然干净利落,身姿矫健。12月7日也是她的生日,当岳先生捧着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走上舞台的时候,戏社的代表们都围在章女士旁边,章女士感动得热泪盈眶,全场为她唱生日快乐歌,为她祝福。

这里要特别提到主持人胡宗元医生,胡医生是已退休的病理检验医师,他曾患过中风,做过心脏肿瘤手术和多次腰椎手术,他能够上台主持这次讲座,非常不容易。他提前一天到达亚城,实地考察会场。连续五夜通宵修改、编辑医师讲演用的幻灯片。在主持过程中,记住专家们的演讲要点,提问和串场,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介绍如何康复,如何重新站起来和走路,令人敬佩。胡医生在飞返费城后,由于心绞痛由机场直接送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急救室,他在医院病房发来了微信,并写了一首小诗:人生难预期,有病速就医,服老别玩命,熬夜伤元气。这是他的亲身体会,大家都十分期待胡医生早日康复。

岳京生在给医生们的微信里提到:这两天好评如潮,人们都一个劲地夸讲座的精彩!真的谢谢各位医生朋友,“抛家舍业”不远万里来到亚特兰大,套用那句话:这是什么精神!大家知道我想办这个公益讲座的初衷,我只是想用我自己的方式表达25年来朋友和社区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我希望对过去的25年有一个交代,并且和所有在一个岗位上能干25年的朋友有一个共勉,有一个共同的激励,所以想把这个交代办的有点意义、有一点仪式感。

当知道有联盟这么多医师朋友会来后,非常高兴,我感到办好这次活动的意义就更大了。每一个细节都要注意安排好了,感谢各位(ANACP)联盟的讲员医师朋友,还有坐在观众席上我的伯父伯母们,到场的各位父老乡亲们在一起帮我圆了这个梦。这次的公益讲座,给我的25周年庆添上了精彩的一笔。

华人医师联盟的专家们在亚特兰大




浏览(21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6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