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不得转载和使用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相聚樱花盛开时(18) 2017-02-16 05:54:32

第十八章

 

清晨,天际已经现出霞光。呆坐在仙人渡山头巨石之上的苍剑陷入了沉思。不远处,是蹦蹦跳跳不知疲惫的小海风。他已经在那里呆呆的坐了好一会。

很多年前的那天晚上,他在北京和美国一家大公司谈判合作事宜。在若干轮中级谈判后,双方派出最高级别的代表在北京相聚,以期敲定细节。第一天,因为一些敏感的关键条件,大家谈的很不愉快。美方气势逼人,对关键技术转让死守不放,却对专利使用费要价极高。苍剑这边,自觉此时全世界都在打中国牌,都在想办法在中国寻找合作者、代表人,借机掘金。天时地利人和,此时此刻都在中国人这边,苍剑选择强硬,逼对方让步。而对方对中国国情的了解远高于苍剑预期,寸步不让,逼他签城下之盟。

业务谈判不顺利,心里原本就很烦,此时的他打电话想和妻聊聊。昔日开始做生意,每当这样时刻,都是妻给自己开导和信心。有时虽只是几句关心和宽慰,由于来自心爱的妻子,效果就是不同。今天,晓婉不仅没有一句安慰,还句句带刺,讥讽和嘲笑,让他烦上加烦。

这几天,欧阳也不在身边,去了美国。苍剑让他去跑跑,摸摸底,再看看是不是能从硅谷挖点有用的华裔回。苍剑估计他此时也会有不少事要操心,不想让他分心。

他独自在家高级酒店的餐厅喝酒,想一个人清静清静。刚才在电话里又和晓婉吵了,他感到孤独、寂寞,烦躁,此时此刻,他好想有个倾听对象,一个陌生人哪怕是个看上去有点感觉的机器人。一直以来,她就是他的避风港,是安抚他心灵的港湾。但是,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避风港早已不再风平浪静。越来越多的时候,他从避风港获得的甚至是更多烦恼。慢慢的,他选择自己独自孤单和寂寞面对生活的不顺。即使如此,在难受的时候,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想听听来自她的安慰,但是,却一次次的失望。

 

一个人喝闷酒?伴随着一阵淡淡清香飘来句优美的英文。苍剑的英文不错,只是口语较重。这纯正地道的英文,伴随着独特的磁性声音,让他觉得就像是曲优美乐曲的开始。

电视里在播放关于奥运会的消息,他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节目。申奥成功的那晚还像昨日。他脑海里在胡思乱想着,没回答也没回头。

奥运会,零的突破。女子继续说。

哼。他礼貌的回了声,自顾自的喝着手中杯里的液体。

2001713。第一次来就喜欢上这。女子继续说,自顾自像个老朋友。

他点点头算是回答。此时此刻,他没有心思和任何人谈话,就想一个人清净会儿喝喝闷酒。但出于礼貌,他还是装作一个好的听众,让她继续讲下去。

父母的家乡在湖南,小时父母带着自己回来过几次,每次都因时间紧,计划中的北京行一次次被取消。可能因为取消,更觉得北京的神秘和对来看看的向往。

湖南妹子。普通话说的不错。他答了句。他听不出丝毫的湖南口音,觉得奇怪:第一次来不可能在北京长大,非北京长大的人多数都有地方口音,但她没有。

过奖了。五湖四海。似乎是答非所问,她继续:后来还想来看看却一次次错失机会。等到父母有时间,自己却由于准备申请大学而没有。上大学后就更忙。当听到有机会来北京,就毫不犹豫的申请,很快就被批准就来了。心想事成,有时就这么容易,有趣吗?

是。他回答,也没扭头看看说话的是谁。他此时此刻没心情也没好奇心,甚至连为什么一个女人,要对一个陌生男人讲这么多自己的故事,都懒得去想。

 

不要太在乎K公司的要求。昔日辉煌无比,今天已江河日下,看看它的股价表现就知道。和这样的公司联手也没什么意思,所以你的坚持是对的。她说的轻描淡写,他听的热乎乎。他心里也是这么想,但是不知为什么,今天这样的时候,他很在乎有一个对自己想法肯定的,来自女性的声音。原本这样的声音在这样的时刻是该来自晓婉之口的,但她让自己失望了。

你还是想乘人之危。我觉得,K公司的嚣张只能是暂时,再坚持一下很可能可以获得你想要的。她继续用轻描淡写的语气。

喔?苍剑这时才意识到身边这个女人非同一般,不是那种在这样的高级酒店随时能看到的,在等着钓鱼的年轻女子。

他转身看了看,眼前一亮:是你?

记起来了?怎么样,那天是不是吐了一房间?

是你送我回去的?他问。是也不是。我有一事不明?她答。她接着问:为什么拒绝G公司的注资要求?他说:你得去问他们,贪得无厌。我不缺资金,缺的是技术。

G公司可以帮你的。他们有人脉关系和经验,对你会有价值。她肯定的口吻。

我能以低得多的代价从国内的公司获得资金和技术。他信心满满。

G公司要的是三到五年十倍以上的回报,你觉得太高了。你知道吗,这个数字就是很多在中国淘金的投资公司的共识。这里的风险和机会,让他们觉得可以获得也必须获得这样的回报。你不给自然会有人给,那时你放弃的就是让自己壮大,投资银行就会扶持你的对手。得不偿失。

那你的意思是?

国情就是这样。策略选择不仅得基于交换条件。竞争对手会拆墙脚,有人甚至还会不惜一切代价。我也看出,很多国内公司喜欢赌,输了损失是国家的,赢了获利的是自己。这是没有成本的豪赌,和这样的人竞争难有优势。所以你得智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你有这样的同伴时,理智中得多点江湖气。

 

他在静静的听着,感觉奇怪:这个美国女人,怎么会这么中国化?

你可以造个双赢局面:给予机会,同时限制在比较可控的层面。有得有失,就看得失间的权衡。这里面就有中国人最擅长的忽悠,只是要看你在忽悠里面又暗含了多少智慧。

她一直就没有正视他的脸,只是对着柜台里架子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瓶瓶罐罐,像他一样。她坐在他旁边的高椅子上,与其说在和他聊天,更像是两个间谍在悄悄的交换情报:看上去则像是两个神经质的人,在对着自己的酒杯自说自话。

她没有看见他的面部表情变化,自顾自的在说,心里在想:你们这些国内精英,似乎没有看出,这些被美国公司雇佣的人可不是吃素的。很多人估计比你中国人还“中国人”。

是为G公司来挖K公司的墙脚?他说出这句又立即觉得不妥:她说的是对的!真真切切是在为自己着想。看来是个美奸,吃着又出卖的家伙。中宣部对华裔的爱国教育,还真的挺成功。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扭头对视。在那一瞬间,她看着他的眼神,觉得猜不透此时他的心态,犹豫了一会接着说:你想从K公司获得的最终会得到。K公司没有很多选择,筹码就那么多,他们所拥有的专利,放在那最终会越来越不值钱。G公司则让你长出翅膀,飞的更高更快。也正因如此,G公司的要价看上去高一点。投资机会的选择,很难说哪个更优,就看你看重的是什么,短期的利益还是长期发展机遇?看得见的实实在在利益,还是潜在的更大机会?

还有一点她没有说:最近几天有不少国人向她行贿,求她搭桥实现和G公司的联手。按专业考量有几家有潜力,但是,那些人的技术实力与专业管理能力和苍剑比,都不在一个数量级。他们却舍得拿国家银行的钱下赌注!对于美国的投资银行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投资回报,至于这些钱是从哪里来,谁会为此买单,那不是也不应该是他们该考虑的。

 

国人嘴里的爱国概念,她从来就没认真思考过。在内心她是美国人,其次才是华裔。但是,当她看到大量的中国人不在乎国家利益,不在意纳税人财富的浪费,而不顾一切的追求自己的个人利益时,从最起码的善良人性考量,她觉得有些不忍。但是,她毕竟只是个雇员,能够做的也不多。像今天这样的机会,能改变游戏结局的可能性,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个女人是冰雪,带着标准的美国东北部特有的英文口音,他心中美国英文的标准版!冰雪很小时随家人一起去,在美国长大。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获得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后,她在美国一家大公司找了份工作。由于她良好的中文,公司将她外派到中国主管中国区业务,先是在上海半年后来到北京,现在是美国大名鼎鼎的投资银行G公司的高级投资顾问。

前面几次,G公司和苍剑公司的谈判,她没有参与,那时她还没有加盟G公司。在加盟之后,老板给她递来的一堆材料里面,她看到了和苍剑公司谈判的情况汇报。此时在G公司高层,已经初步决定放弃和苍剑公司的谈判,让她寻找更好的替代者。

她觉得,苍剑之所以没有接受条件,应该是他没有真正认识到G公司可以给他提供的机会,这个机会和平台实际上比K公司可以给予的要大的多。最终的结果,他可以从和G公司的合作之中获得更大的利益。同时,G公司的人也不太能理解苍剑这样的中国企业家的真正忧虑所在,又无法将自己的真实价值比较信服的传递给对方。她一来,就选择了这样一个大家都觉得不可能的项目,她喜爱挑战,觉得有挑战就意味着更大的收获。

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一见面,她居然喜欢上了这个家伙!

 

苍剑第一次见到冰雪,是在个酒会上。那时,她还在另外一家投行。酒会是她所在的投行为刚刚完成的一笔投资项目开的庆祝酒会。苍剑是作为蹭酒之徒,而且还稀里糊涂的喝的醉醺醺,最后是她在酒店侍应生的帮助下将他弄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那时候,她已经知道苍剑是谁,她们所在的公司,已经对国内稍微有点前途的公司都做了足够的功课,苍剑自然是他们研究的对象之一。知己知彼,美国佬一直做的不错。

那一次他去晚了,一个人兴冲冲的走进一个热闹的酒会。走进会议厅,一股喜气就扑面而来。他随手接过侍应生递来的酒杯,边东张西望寻找自己熟悉的面孔边向前走。里面多了不少的老外,中国人面孔相对是少数。他觉得有点奇怪,也没有太在意。

这时,一位女士走近他:苍剑,来哪?

地道的中文。苍剑看了她一眼,却不认识,也没有太在意。

他们找了个座位坐下来。苍剑继续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你这样喝,会喝醉的。漂亮、性感、气质高雅、充满女人味的女士担心的劝告。

醉了好,好。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他的反应,似乎他自己只是个机器人。

大名鼎鼎,当然知道。对方笑了笑,更美丽动人,恰到好处。

为什么我一个都不认识?苍剑想让对方知道自己还是有点明白。但是,他的掩饰却是弄巧成拙。对方看明白了他的意思:想找个热闹又隐秘的地方一醉方休。

她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睁开眼看着她,眼里带着迷惑。表面看,好像是酒不醉人先醉,可是,她却心里明白,此时的他,应该是大脑和灵魂脱离,无法和运行系统有效对接。

没必要这么悲观。你公司的价值和潜力,会有人认可的。她觉得他应该是因为公司的价值不被认可才这么烦恼。她更知道,最近他在和很多外国公司商谈合作事宜,似乎不很顺利。

认可?为什么不认可?他开始有点语无伦次。

他不记得最后是怎样结束的。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一个人在那里躺着,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好一会,想回忆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觉得,似乎是在梦里见到了一位美丽的女人。想了好一会,也想不出个头绪,摇摇头笑了笑,苦涩:艰苦奋斗这么多年,赢得了财富,却丢了感情。冷冰冰的金钱无法给他带来心灵上的满足感,他深感寂寞和孤独。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27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