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讲点自己也爱听的故事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爱情无敌 2017-08-30 03:51:33

第十七章  爱情无敌

 

昔日的首都北京早已变的满目疮痍。从空中看,西北部已经被砂石般的褐黄色所湮没,少有绿色。在一阵阵的沙尘暴中,能够隐隐约约看到紧密排列的水泥钢筋丛林,在黄沙之中若隐若现,露出低矮的“头颅”。就像一个个被上帝活埋的钢铁巨人,在黄沙之中曾经期待让自己再生的奇迹,却没有发生。

中国人阻挡沙漠延伸,战胜沙尘南进的努力最终失败,不得不面对败走麦城的结局。

再向东南,能够看见个子越来越高的水泥丛林,像古老的雕塑在那里静静而孤独地耸立着,似乎是在诉说自己昔日的辉煌。有的已经倒塌,有的则像埃菲尔斜塔一样还在坚强的虽歪欲立,似乎是在博最后一口气。围绕它们的,则是大大小小的洞和坑洼。很明显,这些都是由于长期无限度的城市扩张和对地下水的抽取造成的结果。一度自以为能够证明“人定胜天”的伟大创举,动用大量国家资源搞的南水北调,最终被证明是劳民伤财,事半功倍。在苦苦的支撑了几十年,在一次不期而遇的大规模恐怖袭击之后,被迫的放弃。

昔日宽广的四环大道,到处都是裂口,环形的道路已经被浓密的灌木丛掩盖,裂口处长出的树,有些已经有好几层楼高。夕阳辉映之下,昔日傲慢的大楼,像一个个狰狞的怪物,在丛林里半隐半现。很多楼盘的顶层,也长出了大大小小的杂草和小灌木。

由于电子科技的发达,很多昔日需要近距离进行的沟通,已经变的没有必要。更为重要的实际上是法制化的真正实施,让套近乎,拉关系那一套中国特色的人治,在中国变的越来越没有效率和市场。与此同时,法制化又带来政府规模的小型化和行政部门权力的下降,这又让寻租变的越来越不值得。自动化和信息化的实现,很多昔日靠踢皮球获得私利的政府部门慢慢消失。腐败和寻租行为依然存在,但是规模小了很多,也不再有人敢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做了。

在中国保留了千年的“跑部钱进”,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历史。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没有人提起“中国式的人治是不可变的”这样的中国特色“真理”。看来,真理也可以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与时俱进,这也是中国式的特色,或许还是因为真理的时效性和相对性。

 

在北京一个遗弃的鬼城里,两个击剑手正在聚精会神的击剑,一个个子看上去比另外一个小一些,动作的敏捷也差不少。个子大点的,在有意识的让着个子小一点的。

“别让着,冲我来,冲我来!”小个子有点不服气,对此不买账,越战越猛,后来,大个子有点自乱阵脚,节节后退,被逼到墙角不久之后又被迫认输。

大个子的是叫宗浩斌的男子,摘掉头盔的小个子露出漂亮的披肩长发和一个美丽的面孔,她是袁鑫慧。两个人都是三十左右的岁数。

“还没有完全整好,还是悠着点吧。”宗浩斌说。

“咋们还真的有缘,大学那阵你我死不往来,今天,你我死不分离。” 袁鑫慧说。

“别死不死的,难听。我那时就钟情于你,可是你看上的却是重泽鑫,也不知道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到底有什么好?比我好?看不出。还那么老!”

“别小肚子鸡肠了。我这条命都是你给的,向前看,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宁愿选择放弃和远离。我可不想因为这样的原因而拥有。”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原因?”

“心甘情愿,发自内心。我不想让你觉得因为欠我的,要还债。”

“我是心甘情愿,发自内心呀。难道你看不出?”

“哼”,他憨厚的笑了一声:“那就再也不可以说谁欠谁的?两情相悦就是两情相悦!”

“不会是你,偷偷的将我的爱神经给调整了吧?”她嗲声嗲气的用撒娇的口吻,一手拉着他的胳膊,亲热的搀扶着向前走。此时此刻,两个人像个幼稚的孩子!

袁鑫慧是大学时代的冷美人,那时候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内心唯一的爱慕是那个叫重泽鑫的学长。当时的重泽鑫是很多那个年龄段女人心目中的爱神。而重泽鑫,则似乎是一个对女人兴趣不大的人,一门心思的就是专业和专业。感情纠葛这个事有时候就是这么着的纠缠不清,想理还乱。

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一晃就是好几年时光的流逝。

后来,因为一次事故,她成为植物人,右手也失去半截。在医院呆了半年之后,所有的人都选择放弃了她。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医院来联系科研的宗浩斌,听说了有这么一个病人,他如获至宝。在他的一再请求之下,医院将病人转到自己所在的研究所,他要试一试。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病人居然就是她!几年不见,宗浩斌对袁鑫慧已经没有太多的印象,只是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开始时也没有太在意。当年在大学时,也从来就没有近距离接触过。

大学毕业之后进入生物工程研究所工作的宗浩斌,一直在做人体康复和肢体再生的相关研究。他为她生产了生物假肢,基本上能够完成原有的功能,外表还很难看出是假肢。为了安全起见,他让她,这个昔日的击剑高手,用左手击剑。为了配合她的康复,对击剑从来就没有兴趣的他,很快成为不错的击剑高手。

 

用多灾多难来描述袁鑫慧的人生,再恰当不过。车祸之后,她花了半年多的时间获得康复。就是在那半年的时间内,袁鑫慧和宗浩斌才在真正的意义上相识,后来又慢慢的开始产生感情,应该说是袁鑫慧慢慢的开始感觉到,自己对这个关照自己的男人,开始产生某种她从来没有感觉过的感情。在她决定离开他之前的两个月,他们有一场看上去奇奇怪怪的热恋。

她感激他,但是,感激不是爱!

他和她试了试,但是,热情的温度有限。她和他在一起感觉到一定程度的温馨和安全感,但是,这种感觉似乎很不稳定,飘忽不定的感觉时不时的困扰她。最终,她还是选择离开,为了她的事业。

他说:你活着似乎就是为了事业!

她说:没有办法,我实在是无法强迫自己做改变。

他说:强迫的改变没有价值,那也不是我所要的。很可能,咋们之间还是没有缘分,或者是有缘无分。他当然知道,对于男女之间的那股热情,在她身上很难燃烧起来,更别谈火焰的大小。他仔仔细细的观察过,也不觉得她对同姓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最终他选择接受的结论是:这就是个天生性冷淡的女人。

在机器人育种时代,性冷淡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在女性之中。对于男性,不少的人又选择机器人或者是和同性搞感情上和生理上的满足。社会生活形态变化的太多太快。人们也变的越来越宽容和富有理解与同情心。

就是在那之后,袁鑫慧回到自己昔日所在的部门,几年之后,她做出了一个个成绩,最终又是凭借成绩,和她表现出来的杰出的领导才能,坐到了国安部外太空通讯与安全研究院首席科学家的位置上。在随后的岁月里,她那只再造的手腕用的不错。时不时的,断断续续的,她也还和宗浩斌有点联系。维持的,也只是朋友关系而已。

 

这一次,她的整个右手的手臂都需要再造。在医院里,医生给她及时做了必须的手术。这类的手术,在一些医院,已经是属于常规了。

宗浩斌是从一位朋友的嘴里无意之中知道袁鑫慧再次遭遇车祸的消息的。他很快就赶到医院,在费了不少的力气之后,才找到。这次的车祸属于机密,车祸的受害者和所住医院,都属于需要保密的消息。

等到他在医院找到她的时候,袁鑫慧的身体已经开始产生排异反应。宗浩斌说服袁鑫慧,决定将她送到华菱集团康复中心,定制一个新的手,换掉在医院时植入的那只。严格说来是委托对方为她生长出一只手。

随后的预约,和远程测试,一切都完成的很顺利,快捷。

医院说,大概得一个星期的时间,到时候她得亲自去那里,做安装前的最终测试,包括细微的DNA对接和神经系统连接。

又过了一个月的样子。

他和她再次击剑,他觉得她多了好几分的勇猛,他没有在意,觉得应该是那只新手让她用的方便的缘故。随后,她开始变的很凶残,似乎是想招招见血,每一剑都刺向他的要害部位。虽然按照他的理解,自己的剑术应该是比她强很多的,但是,这次她似乎突然变成了击剑高手,倒是让自己感觉有点力不从心。当年她的水平比他高,后来,应该是忙于工作之顾,她练习的不多,而他却天天痴迷于此。几年下来,功力自然就发生了倒挂,他还多次荣获全国业余击剑冠军头衔。

他觉得有点不对头,一阵猛击之后,建议停下来。她接受了。

“你的击剑水准高了很多,我快敌不过了。”一面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一边说。

“嘿嘿”,她只是笑了笑,没有得意也没有自豪,好像他说的不是自己。他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没有太放在心里。

 

宗浩斌的同学赵闲谱是搞金融的,大学毕业之后转行搞投资,在一家投资银行工作。

一直忙乎乎的赵闲谱难得有机会路过,和宗浩斌见上一面。昔日在大学,他们两位是形影不离的好友,在一起打网球,一起外出旅行,甚至是一起追女孩。

好久不见的赵闲谱,突然的登门拜访,看望昔日的老朋友宗浩斌,让宗浩斌有点搞不明白对方到来的真实目的。大学毕业之后,他们之间还有几年的交往,互通有无。随后几年,就慢慢的相互失去了联系。更准确的说是,他们之间由于各自太忙,又是在不同的领域,共同语言越来越少,就慢慢的不怎么交往了。

况且,袁鑫慧在他这里的消息,很少有人知道,他赵闲谱就更不应该知道了。那么,他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偶然, 还是偶然之中的必然?此时的宗浩斌还没有心思去细想。

人就是这样,随着生活环境的变化,兴趣和心情也会随着发生变化。昔日的好友慢慢的变成了陌生人,成为记忆,被新的朋友和友谊所替代。“永远持续的友谊”是不存在的。

闲谈之中,他们谈到网络瘫痪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宗浩斌没有太在意。宗浩斌是搞研究的,对于股市投资,金融那一套是完完全全的外行,也没有了解的兴趣。他对于金钱没有太多的概念,他的收入不错,够花就好,一直是他对金钱的逻辑。在这方面,袁鑫慧和他兴趣相投。

当年在大学的时候,袁鑫慧和赵闲谱、宗浩斌是同一个年级的大学同学,只是不同系科。那时赵闲谱对袁鑫慧也很感兴趣,还曾经勇敢的追过她。好几次,赵闲谱手拿鲜花等在她出没的地方,让她觉得很不自在。她觉得他在跟踪她。结果弄巧成拙,赵闲谱成为在大学时候袁鑫慧最不想见到的人。

宗浩斌也很喜欢袁鑫慧。不过和赵闲谱外向的性格相比,内敛的宗浩斌没有那么狂热,结果也是一无所获。直到后来再次见到,袁鑫慧还不知道在大学时还有这么一位暗恋者存在。

她说:那时不管是谁,她都不会动心!幸亏你知趣,不然的话,结果就会像和赵闲谱一样,弄的大家都不愉快。赵闲谱实际上还是一位不错的人,只是他太急功近利。

原本以为,赵闲谱的到来,会让袁鑫慧觉得尴尬,哪想到,他们之间居然像老朋友一样一见如故。对不起,当年年轻不懂事,得罪了。两个人都说着类似的语言。这几乎是两个人同时发出的道歉声,站在旁边的宗浩斌看着,觉得好笑。

三个人一起喝了点咖啡,聊了一会儿天。直觉告诉宗浩斌,赵闲谱应该就是因为袁鑫慧在这里而来这里的。宗浩斌没有明说,但是,敏感的袁鑫慧却看的清清楚楚。“没想到,你还如此的有醋意?”在送走赵闲谱之后,袁鑫慧对宗浩斌说。她看的出来,宗浩斌对这位他昔日的老朋友的来访,不是很热情。更准确的说,是表面的热情之下,掩盖着若隐若现的冷淡。她觉得,问题应该就出在赵闲谱对自己表示了太多的热情上!但是,她同时觉得,宗浩斌应该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和赵闲谱有什么化学火花的!

“男人估计都这样,缺乏安全感!”她想。

 

袁鑫慧没有看错,但是,她的理解却最多只对了一半。

从来就视金钱如粪土的袁鑫慧,突然之间对金钱、数字的兴趣很浓,问了很多关于金融投资方面的问题。整个会谈期间,多数的时候是她和赵闲谱之间在沟通,让他觉得很嫉妒。但是,碍于礼貌,他没有做声,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

送走赵闲谱之后的那天晚上,宗浩斌在她身上倾注了更大的热情和活力,这更加证实了她自己的判断。热情似火之后,袁鑫慧将头靠着宗浩斌的胳膊,双手抱着他的腰部温柔的说:没有嫉妒的必要。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取代你,甚至没有人有和你竞争的资格!我们之间,情投意合,你就是我这辈子的爱,唯一的!

每当这种时候,宗浩斌的心都会醉:他知道,她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没有丝毫的掺假。只是,人都是感觉的动物,都会受到所处环境的影响。

当年,原本有份很好工作的宗浩斌,就是因为退不去的,对她的那份爱情的受挫,一度过的一蹶不振,几乎丢了工作。对于这段经历,他没有说给她听。

就是在这里,他在机器人的帮助下,开始反醒,戒酒,重新振作起来,生活才又慢慢的走上了正轨。不然的话,今天的他估计还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是一个对于感情执着到狂热甚至是痴呆的那号人。活着似乎就是为了一份爱,而且还是第一次在他心灵深处感觉到的那份,没有第二份!他需要的是原汁原味,独一无二的感觉!

 

注意到紫色梦境之后,钱慧光专门找袁鑫慧单独聊了几次,旁敲侧击的,想知道,袁鑫慧的大脑是不是也出现了类似的梦境。但是,结果让她失望:没有!

在和袁鑫慧交谈之后,钱慧光也意识到袁鑫慧对金融市场的兴趣。

在接手案件之后,她对袁鑫慧的背景和兴趣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从来就没有发现,袁鑫慧会对钱有兴趣。怎么会突然之间想赚大钱?而且讲起来还是头头是道的,对于投资方面,她更像是个资深的专家。后来有一次,钱慧光还特别的请了一位机器人,坐在不远处监视和分析她们的谈话内容。这位机器人是投资领域的专家,也是心理学专家。

对于这种奇怪的变化,钱慧光专门向姐姐请教。姐姐没法给她需要的答案,但是,向她引荐一位伽马大学的脑科学教授。

教授给她的答复是:应该是脑部神经网络的移动,让她某个特殊的区域突然变的活跃。在通常情况下,一个人的爱好不会突然出现巨大的突变。

言下之意:有人动了她的脑神经!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3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