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讲点自己也爱听的故事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娇娃偷袭 2017-09-05 06:25:04

第二十二章  娇娃偷袭

 

为了配合钱慧光对艾米的调查,国安部指示久耀智全力协助,她可以直接给他发指示。

自从因为好奇,她私下调查了马哈茂德的背景,惊讶的发现他是个没有任何数据记录的幽灵后,现在她发现,这个在日本的久耀智,也有类似的“问题”。

昔日,只要改改名字,化化妆,做些掩盖,很容易瞒天过海。今天,每个人都一度在数据库里留下了足迹,而这种足迹,从消费习惯,说话、表达的风格,身体外形外貌到身体动作,嘴唇的震动的特色,全部合在一起,通过机器人的精密分析,已经没人能成隐身人!

好奇心特重的钱慧光又开始在这种“幽灵现象”上花心思。

那天,王拱全约了钱慧光一起喝茶,神秘兮兮的告诉她,叫久耀智的已经被派往日本。在回来的路上,她就通知她的私人机器人调查这个久耀智,发现他是个幽灵。

一听说是幽灵,她来了兴趣:继续跟踪和破译,看看他最近一直在和谁发生交集!

很快,机器人获知:孙德彪!

幽灵?孙德彪?王拱全提都没提还有个孙德彪的参与。是他不知道,还是有意隐瞒?如果连他都不知道,又意味着什么?为什么需要孙德彪参与?是以防不测,还是?

这段时间,基于来自不同渠道的信息汇总,再加上机器人的深度分析,她觉得,应该是有一个非常神秘的组织存在,马哈茂德,久耀智,甚至是孙德彪,都应该是它的成员。

于是,她让自己的机器人入侵孙德彪的系统,很快就收到来自孙德彪的信息:悠着点,别太过分!朋友之间,信任最重要!

读到来自德彪的短信,她已经明白很多:她的入侵不仅被德彪识别,而且还被成功的击退。拥有如此敏感和技术能力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她的入侵团队在世界上也是一流的,昔日还没有遇到无法入侵的数据库。即使被保护的再好的,她的团队也能做到在瞬间的入侵成功,而且每次都像高级的小偷,做的人不知鬼不觉。但是这次,才几分钟下来,他德彪就什么都知道了。

她问老久,老久的回答是:这就是他最好的努力。

她明白了,这还是在老久的帮助下做的。老久是她见到的最好之中的极品黑客!

 

就是在这时,她接收到来自王紫鹃的信息,发自瑞典。

王紫鹃的猜测给了她新的着眼点。联系到车祸,再联系到这些极品的出现,她在想:王拱全将一个个的王牌打出来,是不是意味着国家已经面临巨大危机,甚至是走到了危机的边缘?

她深知,表面上的平静,并不意味着危机的不存在。现在打的是智慧战,斗智斗勇。

几天后她又找机会,再次神秘兮兮的和王拱全进行了一次沟通。这次的主题是:你为什么向我隐瞒这样一群幽灵的存在?

出她的意料之外,王拱全还没有意识到马哈茂德和久耀智是幽灵,更没有意识到孙德彪也是。坐在那里,他的眼角稍微收紧了一下,似乎在深思什么。她看着他,在等着他揭开谜底。

说实在的,在心思缜密上,他比不上她!

“我是曾经听说过,有个规模很小的幽灵特战队存在,为的是在最危急时为国献力。随后我也没有怎么注意。久耀智是上级给我派来的,我没有问,有些事也不是我可以问的。”

她知道,他所说的上级,应该就是国安部部长,座山雕,他是一个机器人,是“完美政治结构”之后的产物。他原本是没有名字的,只有一个“国安一号”的代号。这个奇诡的名字是它自己选的。而且,它还基于这个名字,在自己的外形上做了很多工作,现在的他,看上去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土匪座山雕。而所有的这些变化,王拱全他们都不可能知道,因为,没有任何人真正的见识过“国安一号”的真面容!

现在,很多重要部门的一把手都是机器人,为的是防止权力滥用,徇私舞弊和腐败。在理论上,机器人只是按章办事,遵守规矩。中国就此开始,才彻底的结束了数千年来无法终结的“人治”,进入法治社会,并就此成为世界上政治清明的典范。结果却生出来新的危机。

腐败和徇私舞弊,起源于贪婪和情感,机器人没有这些,理论上就应该是清廉的。

 

从宗浩斌处回来,钱慧光又做了些调研。她直觉意识到袁鑫慧不是普通的商人,隐隐约约中她觉得这个女人的背景不简单,应该是和国安部有某种紧密的联系。她觉得王拱全在有意识的向自己隐瞒着。她找到王拱全想当面问问,她也觉得,或许他有他的难处,但是她还是选择了面对面。两个人的见面被安排在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巧遇。

那天,钱慧光带着刚从瑞典回来的王紫鹃,来到先前她们和钱紫溪一起打高尔夫的那个球场。和王拱全一起来的是他的机器人助手。钱慧光让王紫鹃帮忙招呼他的机器人,她和他走在一起,低声但却很严厉的问声,王紫鹃依然能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你在有意的隐瞒。”

“你在说什么?” 王拱全一脸的委屈,看上去不是装出来的。

“在这些车祸背后还有一个神秘的力量。”她很肯定的说。

“能不能稍微详细点?”

“袁鑫慧背后一定有你们国安部的影子。而且在她出第一次车祸时你们一定也调查过,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还有一次车祸?我怎么会不知道?难道是?”他日有所思。

“难道什么?难道还有你不知道的?”她觉得奇怪:你可是国安部的副部长,是直接负责全面工作,具体事务的。还有你不知道的秘密?

“你可以继续查,但必须隐秘,而且不要对任何人讲。只有你觉得必要时才需要对我说。否则,你都可以而且应该避开我。”

“你是为了回避责任,还是?”她有点不解,特别是那个“应该”。

“我只能说这么多,也无法给你提供更多的。”他语气中有一丝的无奈甚至是无助感。

“行。”她没多说。后面的就是开开心心的玩高尔夫,四个人一起。应该说是三个人和一个机器人一起,玩的开心,不像是有其它的事情掺和其中。

 

就在他们在高尔夫球场玩的开心的同时,宗浩斌的住处遇到了武装袭击!

袭击者是三个女人,看上去长的一模一样,走路的姿势,身材,还有脸面的形状。这些人都戴着面具,还是艾米喜欢戴的那种。很明显,娇娃出动了!

或许,她们原本以为,对于这样一个流浪汉的住所,让她们这样训练有素的特工来发动攻击,有点大材小用,小题大做。但是,这些女人轻心了。

在她们接近大楼的时候,次声系统已经给她们传来警告声。这种警告声普通的人听不到,也不是通过耳朵来获知的信息,而是直接联入了她们的大脑,由“直觉”来意识到。实际上是由一种特殊的电磁波产生的幻觉,再传道到这些人的大脑,让她们以为是错觉。

也就是那么一刹那的功夫,这些太过自信的女人,飞快的从几个不同的方向向住所扑去。在这之前,她们已经通过对应的设备,锁定了一男一女在建筑物里的位置:男的一定是宗浩斌,女的必然是袁鑫慧。

就在快接近建筑物的时候,每个人都遇到了一个看上去就是宗浩斌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三对男女就这样,一语不发,对打了起来。开始时女的觉得男的不可能在话下,哪知几招下来,女的一个个力有不逮。继续战下去,不可能会有胜算,三个心有灵通的人一起撤出了战斗!才几分钟,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男的没有追,女的如同见的鬼,落荒而逃,连回头的胆量都没有。

 

这三个男人是宗浩斌特意建造的智慧机器人,他们的对手也是类似的“人类”。

一直站在袁鑫慧身边,看着屏幕上不同方位的格斗进行的宗浩斌,目不转睛,陷入了沉思:还是来了!他在自言自语。

此时的袁鑫慧,则坐在躺椅上,舒适的紧闭着双眼,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她的镇静让他感觉吃惊。他知道,格斗的功夫,她不在自己之下。但是,现在面临的似乎不仅仅只是格斗。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为什么会来,为了什么?

实际上,在紧闭双眼之前,袁鑫慧就已经从身材和动作初步看出,这些人就是艾米的替身,那么,她们就应该是艾米幽灵,她对看上去像艾米的这些特工的统称。再明显不过:她们得继续完成还没有完成的任务。

“难道是她们没有弄到桃花卡?那么,卡还在树林里?或者,她们不知道怎么样打开,需要她的帮助?想劫持她?那么,为什么定位系统无法锁定位置?”

她异常的镇静自有她的理由:她背后还有一个强大无比的“幽灵守卫者”的存在!但是,她无法将这些告诉给他,自己最心爱的人!但愿,这份镇静能够给他足够的信心。

不久之后,获得被攻击消息的钱慧光,借故先行离开,来到宗浩斌的住地。

她仔细的查看了监控系统,看清了三个发动攻击的女人的身影和面具。还有她们出手的动作,很快,机器人基于这些数据,分析出这是日本特战队经常使用的格斗动作,非常标准的。很显然,这些人就是来自日本的特战队队员。为什么必须和艾米拥有类似的外表?还是,日本的女性特战队队员都有规范的身材要求?或者,这些人就是机器人对人的改造?

他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她需要证据证实。

袁鑫慧基本上就没有说几句话,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倒是有问必答。

 

攻击的凶悍和防守的严密,双方都非常的专业,而且还是标准的优等中的优等。钱慧光觉得不可思议:攻击者的目的是什么,是谁干的?这些自然是需要搞清楚的。

另外还有:这个宗浩斌应该也不是普通人。那么,他到底是谁?还是不是自己一直以为的那种人?绕了好大一圈,钱慧光才意识到,自己原本只是一个局外人!不仅将任务下达给自己的王拱全没有真心实意的将自己当做是“自家人”,而且,这些看上去很普通的“流浪汉”们,也一个个的将自己当做外人。他们的心目中无疑有很多的秘密没有和自己分享,估计也没有计划和自己分享。

普通人看到这点,多数会很沮丧,但是,钱慧光却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快感和充实感:似乎是只有到了这种时刻,她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才会被真正的调动起来。

她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凭借女人的直觉和多年来累积的经验,她不觉得这些合作者是在虚情假意,只是觉得,似乎有一层层的迷雾,将大家掩盖在山谷之中,相互之间看得见却又迷迷糊糊的,看的不是十分的清楚。在这些人之中,对她最贴心的还是孙德彪:女人的直觉而已!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或许就是这种直觉,让她对德彪多了点关注,业务之外的关注。于是,她去他那的机会也就慢慢的多了起来。

 

带着一大堆的疑问,离开宗浩斌后,钱慧光来到了他的住地。

孙德彪此时正在做相关的调研,全方位的,协助钱慧光的调查。

在一个不起眼的画面,孙德彪的机器人助手小虎子发现了一个普通人意识不到的现象:一道很微弱的闪光。一直以来,钱慧光和她的团队,一直将这道闪光归因为对手电磁屏蔽的结果。但是,他的小虎子却很固执的认为,这应该是来自外力的作用,目的应该是保护被撞的人。

小虎子随即打开好几个屏幕,都能够看见几乎是一样的画面。在袁鑫慧飙车时见到的最为强烈。小虎子的结论是:这就是几位的保护神。她们得以幸存,或者更为准确的说,她们之所以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就是得益于这个保护神。

“为什么袁鑫慧还是受了伤,几乎丢掉性命?”

“是个迷。”

继续的分析,最终锁定在地球云层高处的同步无人驾驶的飞机上。那些看上去微弱的光,就是来自无人机。这是一种高度机密的新式武器,其威力主要在于对付电磁波。

这让钱慧光感觉极为烦恼:有很多来自更高权威的机密她无法涉猎,这样的调查就像是盲人摸象,甚至是无头的苍蝇在乱撞。如果能够让她接触更多点机密,她觉得,自己很快就会有水落石出的结果。但是,她的请求没有在王拱全那里获得结果:因为,他也不知道!

 

孙德彪是个喜爱收藏破烂的,远近闻名的“破烂王”,他孙德彪的正名几乎被人们忘记。他和孙德虎是双胞胎兄弟,两个人都长的虎背熊腰,一米八的高个。不同的是,德虎看上去非常的壮实,而德彪则看上去有点瘦弱。但这只是外表。他的六块腹肌丝毫不输给德虎,都是从小开始训练的结果。

和得虎爱干净整齐不同,德彪经常将自己搞的胡子拉碴的,远看和当年的爱因斯坦有几分神似。虽然只有三十几岁,但是他所收藏的旧物件却已经占据了整整的一条街。

他的基地在北京当年最繁华的主干道之一,三环线上,他是那个王国当之无愧的国王,他的手下有一只厉害的团队。如果按照百年前建造这条街时的物价计算,他所占据的大楼的价值,估计让他排在当时中国富豪榜的前百名,应该是没有意外。只是今天,这些被人遗弃的大楼已经不再拥有多少价值了,就相当于当年美国纽约那个有名的布朗士区那样的贫民区。

北京的主城区,特别是以天安门为中心的区域,因为历史价值而被有效的保护着,三环之外的那些在二十世纪末期,经济改革之后快速修建的小区,多数成为遗弃物。在地产泡沫破灭之后,中国经济遭受巨大的创伤,久久难以恢复。资金的外逃,高质量人口的移民出走,给中国未来几十年的科技和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人口快速的老龄化,让大量剩余的楼房没有保留的价值。

中国城市构图的变化,和当年纽约布朗士的败落路径如出一撤,历史就是这样,在不经意之中,一再的重复着自己的运行轨迹。很多时候还不是螺旋式上升,而是螺旋式的下降、衰败,最终消失。如果对比来自卫星高度的图片,几十年之间,中国的画面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是先向好的整齐变,再向差的杂乱无章变化。

德彪将他的基地设在北京,他自己说,是因为这里附近还有很多国内最好的大学,他们手里时不时有他需要的“垃圾”,再者,他还可以很容易的在北京找到所需要的几乎是被人白送的物业,来收藏他的宝贝嘎啦。真实的动机远不止这些。

 

远在伽马城的来自伽马大学淘汰的教授机器人,则是他的最爱,他用尽了手段,结果是几乎全部被他收藏。他和普通人的收藏还不同,人家是满足于藏,为的是未来的升值和就此获得的利益。他不仅藏,而且还让他们一个个的动起来。不仅如此,他还自己设计和改良软件,让这些教授们得以与时俱进,确保他们在知识上的不落伍。与此同时,他还试图对若干教授的躯体进行改造。由于科技的发展,人类已经开始生长部分人的器官,于是,他就开始在若干教授身上使用这些生长出来的器官,期望有一天能够打造出一个和人类几乎一样的机器人,更准确的说,是自己生长出一个人来。

他将收藏的机器人教授按照老旧的姓氏“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来命名,“张三、李四、王麻子”都是他的手下。一段时间之后,他又会再次排序改名字。他还一度和这些机器人教授闹出了小小的矛盾: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有名有姓的主,不该随便给他们改名字。他们不了解,新主人就是想将他们的真实身份保密下来。新主人发现这些教授各有专长,虽然淘汰他们时他们本身所携带的软件已经被人完整的删除,但是,他却有办法实现再次挖掘:只要是存在过的记忆,在理论上是不可能被消除的。

就是这样,他慢慢的组建了一只看上去不起眼的团队。

德彪是宗浩斌的朋友,在袁鑫慧的康复事情上,宗浩斌从德彪处得益不少。

虽然在华菱集团康复中心获得的新手臂和手指工作的不错,但是,对于她似乎是在突然之间发生的性情变化,宗浩斌觉得有点蹊跷。他决定暗暗的让德彪帮助查一查。

 

有一日,以到处走走看看老朋友的理由,宗浩斌将她带来了德彪这里。

飞着的汽车停在街道上,他们步行进入德彪总部所在的大楼大门。

德彪为他们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在她们到来之后不到半小时就完全准备就绪。袁鑫慧就得有点奇怪:“你们是不是有客人要来?”

“是。”

“那,他们什么时候到,要不要等等他们?”

“他们已经到了。这不,都在这里。”说到这里,德彪才意识到,袁鑫慧如此发问,是因为他们准备好招待的饭菜太过于快速的原因。于是接着说:“不用担心,都是现做的,厨师已经忙乎了一个多小时了。”

“喔?知道我们要来?”

“当然知道,我们已经恭候多时。”是德彪的监控和预警系统提前发布了预告。来之前,浩斌并没有预先通知。对于此,浩斌似乎不是很敏感。

身边站着好几位她昔日熟悉的教授,都是已经被淘汰的机器人。招待的地方也做了适当的装饰,看上去像是时间飞越,又回到了大学时代。这一切,让袁鑫慧处于心平气和,安稳舒适的状态。这也是德彪想要的,为的还是检测,无形之中,秘密进行的检测。

分析的结果:没有发现明显的异常。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29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