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讲点自己也爱听的故事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追踪娇娃 2017-09-07 04:54:51

第二十四章  追踪娇娃

 

在快速的科技进步面前,拥有古老文明的中东国家慢慢的被世界所遗弃。文明的古老和长久随着岁月的流逝,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变成守旧,固执和老化的同义词。昔日为了石油资源,发达国家采用各种办法干预中东,结果带来该地区百年的战乱和贫穷。中东地区因为地下资源的丰富而招引来大量的强盗,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就是这片曾经拥有古文明的地区,在随后的资源掠夺战中被快速发展的世界科技所遗弃。

在石油资源开始对世界的经济发展不再有多少价值之后,中东地区的政治家和宗教界的领导者,却依然抱着传统的理念来制造混乱和满足于科技的落后与经济上的贫穷。结果,它的石油资源被人遗弃,但是它的人类资源却再次被不法之徒看上。

新时代最重要的资源已经从昔日的自然资源变为人脑资源。而且,此时的“人脑”,和已讲了几千年的概念还不同。这里回归了最原始的“人脑”概念,最基本的人的脑袋,不一定是经过良好教育训练过之后的。这个角度,和当年恐怖分子对自杀人肉炸弹的选择,和二战时期日军做垂死挣扎时,“不得不”使用的“玉碎行动”、“自杀式攻击”,走的是一个道道。

几年之间,日本在中东开建了好几家科技公司,在一个对于科技的需求极低的地区搞大规模的低调的投资科技,当然是另有所图。

由于艾米昔日的中东背景,国安部派出的探员还和此前向中东地区,主要对象为日本人在那里开设的几家科技公司,派出的特工进行联合调研。一次次细致的侦查,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又过了些日子。就在钱慧光感觉一团乱麻,不知该怎么办时,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国国安部下属的情报部门,也是外派到日本的特工,发现在日本京都街头出现的袁艾米。

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日本京都街头一家咖啡馆,和艾米在一起喝咖啡的,是日本京都大学的教授康弘鬼善,他是重泽鑫在日本留学时的指导教授山田纯三郎最好的朋友,也是在山田纯三郎的介绍之下,他认识了康弘鬼善,并且成为朋友。

看到从日本传回照片的王拱全,立即就想到了重泽鑫。如果艾米有问题,那么,重泽鑫是不是也有疑问?在照片传回来的同时,图片被送进电子数据库系统进行分析,很快就确定了康弘鬼善的身份,背景,以及所有和他有交集的人员。这些人员又被基于国别进行了分类,同时,还被基于影响力和关键性进行了排序分类。

王拱全想先看看最关键的人中有哪些和他有交集,再看看咋们国内重要级别的人中,又有哪些人和他有交集。结果,重泽鑫的名字一次次出现。

王拱全对重泽鑫再熟悉不过。···

出现在名单里的还有曾尼辣。对曾尼辣的调查最终没有获得想要的收获:她就是一个超级的科技迷,为了她的科技,她似乎什么都不需要。当然,除了那个唯一让她动过心的男人重泽鑫。但是,即使是到了同样的公司,两个人经常有机会在一起聊聊,最终也依然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成为情人,更谈不上婚姻。曾尼辣一直留着一个,在这个时代,在这样的年纪,估计是唯一存在的处女身。

至此,重泽鑫和曾尼辣,被作为日本安排在中国国内的特工嫌疑人进行调查,他们的上级应该就是那个康弘鬼善。具体的联络,王拱全觉得,和自己对温何达(也就是久耀智,在日本活动时使用的名字)的是一个模样。

就此多方面的调查开始。重泽鑫和曾化灵的华菱集团和华菱康复中心的关系,还不在国安部的视野之内,还是钱慧光在私底下调查的对象。

礼英时所拥有的嫦娥太空开发集团也加强了对内的监控,这一切都以外松内紧为要点。

王拱全说:“全面调查艾米在中国国内的活动,看看她有没有在太空旅行的经历,在国内是不是有和任何人的交集,特别是和重泽鑫以及和他相关的人员、业务的交集。再查一查任何在日本留学时和康弘鬼善有交集的中国人和在中国地盘上活动的所有人。康弘鬼善很可能就是我们的突破口。他一个政治学教授,居然和如此之多的中国科技界的精英拥有交集,为什么?难道真的仅仅只是因为对中国人的友好?估计没有那么简单。”

 

一物降一物,图像识别和指纹对比技术早已经被普遍使用,眼珠对比作为添加,也早已成为安检的常规步骤,但是,这一切曾经密不透风的手段,在新的科技面前变的不堪一击。全天候的监控和跟踪,实时的快速电子对比检索,也在今天的高科技面前变成了小儿科。

通过现代科技技术的使用,不久之后,有了一些进展。

昔日被俘获的艾米,在以色列的监狱里,已经被成功的改造成美国和以色列主导的特工,继续投放到中东地区。这是以色列和美国的高级机密之一。艾米的“外逃”只是假象。

几年之后,她成为一个极端势力的骨干成员之一。她也就此成为该势力负责人的性机器,受尽凌辱,又是这种凌辱和对她尊严的长期侵犯,最终唤醒她内心深处对尊严和爱的饥渴感的满足欲望。这种欲望来自人体本身,是上帝造人之时就预埋在人体的基因和要件里面的。有人试图改造这点,先是试图找出这种感觉的来源,以为改造了大脑部分就达到目的。将人的感觉变的“机器化”,以为万事大吉,结果,就是这种盲目的自信,造就了后来的失误。

一次偶然的机会,艾米和默哈马德相遇,默哈马德和艾米小时候就相识,还一起上过同一所学校。中东部分地区已经开始了男女同校不同班的教育制度,算是在性别公平对待方面的一大进步之一。后来,十四岁那年,艾米曾经一度在选择嫁给十七岁的默哈马德,还是执行人肉炸弹计划两者之间纠结过,她最终选择奉献自己。

艾米的消失,对于默哈马德倒是无所谓,充其量只是另外一个女人的消失。在他所接受的教育理论里,女人是不应该被男人太看重的。女人永远只是男人的附属品,就像衣服和家里使用的物件。基于来自宗教的教育,女人是应该没有自我感觉,即使有,也是可以忽视,不重要的。在世界性的男女平等观进入今天的时候,在默哈马德心目中,还是男人为大。

而艾米却不同,她痴迷、执着她的爱。此时的艾米,已经被人体本能的感觉所唤醒,日本人又基于这种唤醒还给她更多的人的感觉,也就是现在开始时髦的“去机器化”。日本算是盗窃了来自美国和以色列的“资产”,也知道艾米的身世和来源。只是,日本人就此装糊涂,和找上门来的艾米做了一笔交易。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个艾米和当年在中国首都制造恐怖袭击的那个艾米长的极为相像。日本特工部的官员,一看到她就觉得“有利可图”。

后来,艾米和默哈马德的偶遇,实际上也是日本特工部有意安排的。日本特工部对于艾米的历史和个性,早就了如指掌。艾米的心思,通过“盗梦”程序,特工部也把握不少。

几年之后再次见到时,默哈马德早已经对艾米没有印象,而艾米心目中的王子却时不时回荡在自己的脑海,记忆清晰。艾米决心改造默哈马德,让他为正义而战,成为一个有人性,负责任,有正义感的男人。

这件事在一次次的变故之中,陷入了停顿。她完成了来自康弘鬼善指示的任务,到中国将若干自动控制驾驶的车子的软件改造,实现小范围的车祸。这之后,她就可以拿到一大笔资金,来完成她计划已久的改造计划。

今天,是她和康弘鬼善的最后一次见面。算是完成合同之后的交接手续。在她看来,所做的事情也就是完成一份委托的合约,对于车祸的受害者,也没有太大的伤害。给她的报酬,康弘鬼善如约的用特殊的电子货币打到了她预先给定的账号。这种账号无法跟踪,使用非常的隐秘,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高端“神秘人”喜欢使用的转移资金的手段之一。

她没有意识到,她所做的事情,对于中国和日本,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也没有在意,这种事情,和日本这个国家会有那么紧密的关联。她更没有想到的是,类似的她,已经在这个世界上被复制出来,为数还不少。

 

日本京都大学附近的一个豪华的教授住宅区。居住在这一片的,是正在京都大学工作或者曾经在那里工作已经退休了的教授们,多数还是名家。

夜深人静之时,一个人影溜进了山田纯三郎的住宅。山田纯三郎是曾尼辣在日本留学时的指导教授和研究合作者。此时的山田纯三郎正在中东地区出差。

在住宅里找了半天的黑影,灰溜溜的离开了,结果一无所获。

中国国内的国安部情报中心也在试图破译山田纯三郎的电邮和通讯系统,结果发现对方有最高级别的加密系统,无法破译。中国国安部有一个“黑客处”,已经存在了两百来年,世界上几个有实力的的大国都有这样的机构,只是数百年来大家都心照不宣,没有人明白说出来而已。在国家层面,很多事情是可做不可说,可说不可做。“虚情假意,假戏真做”,对于政治家们,是比较好用的词汇。对于科技情报系统,特别是数据库的入侵,就是这些黑客者的工作。

而这个黑影,就是来自中国国安部的特工温何达,那个神秘的“绣花针”。温何达觉得自己是个无影之人,比幽灵还幽灵,但是,日本的特工也不是吃醋的。

就在他在室内寻找的功夫,负责对他进行保护和支持的系统给他发来了SOS信号:他遇到了威胁,而且非常的危险!

他快速的跳出了大楼,按照事先看好的一处墙角的流水管,开着身后携带的便携式“背翅”——一种能够帮助他降低下降速度,减轻地球引力的装置。人在下落时会以一定的速度,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下坠。由于速度太快,当高度达到一定之后,下坠会伤害人体器官。这件宝物的作用就是为他降速。原理还是基于传统的反向使力。

当他下降了数米的时候,已经不难看到在下面等着自己的黑影,那是日本特战队的高手。他当然知道,在自己如此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还有人发现自己,那些人当然不可能是普通的人。再者,普通人在这里等着和他过招,是找死。

他随即反向向上走,并且跳到屋顶,沿着屋顶继续前行。这里,他的“背翅”再一次发挥了作用。虽然他反应极快,对方的反应似乎比他还快。很快,几颗子弹就飕飕的飞来,他躲过了前面几颗,最后还是有一颗将他打中,他晃了晃几乎从高空跌落下来。他犹豫了一下,又继续前行,忍着疼痛。他一边反击,一边向前逃。

受伤的温何达在来自国内基于无线网络的指引下,被安排在日本京都一个秘密的地点疗伤,修养,一时半刻不能继续工作。他得以逃脱,还是得益于来自德彪的协助:德彪通过高科技手段发射了电磁弹,短期给追击者制造了障碍,给温何达赢得了一点点富裕的时间。他需要的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时差优势。高手过招,优势和劣势的差异,就在这么一点点上面。

看到这点,王拱全呆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如此机密的行动和如此高级特工行动的执行,都无法获得成功,至少说明一点,这个所谓的“教授”,绝对不可能是一般的人!这至少证实了一些事情,也算有所收获。

到底这家伙是个什么人?在做着对于日本国什么样的重要工作?费了很多力气,也没有查出来一个所以然。越是这样,就越是让国安部的人不安,让王拱全不安:他背后一定蕴藏着一个巨大而又危险的阴谋!

这是他的直觉和潜意识,后来证明是对的!

王拱全是个天才的情报专才和领导者。中国庆幸有他这样的领导者。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47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