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讲点自己也爱听的故事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在劫难逃 2017-09-11 05:28:53

第二十八章  在劫难逃

 

漆黑一片的会议室里,安安静静的坐着几个人。图片有点模糊的记录片打在墙上,声音已经带有那个时代技术特色的杂音。记录有百多年的历史。今天的图片和图像清晰度,声音的保真度,都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水平,使用的也早已不再是简单的二维投影。

这是当年国内最早的一起关于大脑移植的新闻。准确的说,是一则关于早期人类对于大脑移植,也就是换头可能性的期待。

影片中,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子,在病床前和自己三十来岁的女儿交代自己的后事。时间是2014年,地点在中国的北京。

“孩子,我不想就这样死去。妈妈搞了一辈子的医疗科学研究,一直想搞明白头部移植的可能性,我觉得,至少在理论上头部移植是可能的,只是现在还没有这样的科技条件···”

···

影片放完了。灯光亮了。

在座的是重泽鑫和两个中年男子。

随即站在一旁的机器人开始解释:咋们仓库里冷冻储存着数百具,过去百年来因为脑部伤残和病死的人类躯体。昔日一家家的公司,靠忽悠顾客牟利,结果都是以遗弃为终结,虽然家属为保鲜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些尸体都是好几家公司遗弃后,原本想烧掉被我们收来的。

机器人继续说: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一度在公司的诱惑下,等待未来人类科技的进步,通过大脑移植技术来获得复活。百年过去了,无数新的科技产生和优化。按照现在能预见的技术,换头获得新生不仅没有可能,也没有价值。人类躯体得以运动和获得感觉,靠的是大脑这个中央处理器,同时由于长期的协调,身体其它部分也有形无形之中由于配合而产生感觉、记忆。如果让两个从来就没有配合过的大脑和躯体连接,即使得以复活,也已经完全不同于当初的个体。这里面有很多生物软件所无法解决的问题。···

这些躯体的部件可以产生价值···。

重泽鑫点点头,于是,这些带着当年人们无限期待的尸体,在一刹那变成了类似于汽车零件的部件,他们原本拥有的名字已经不再有丝毫的意义,都快速的被数字代替。经过优选后,很快,不少的部件就被安装在不同的机器人身上。

机器人对于人体肢体的使用,得益于十多年前开发出的一种特殊的液体,在注入这种液体之后,人体部件可以继续保鲜,随后,科学家又用特殊的粒子激活了肢体内部的网络,用特殊的微电磁激活网络的传递功能。外表看上去,手还是手,但是,里面的内容已经大不相同。

袁鑫慧身上嫁接的也是这样的肢体部件。也就是说,在她的身体上,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在运作:一个是靠血液循环来运送能量的人的系统;一个是靠特殊液体流动在微电磁的帮助下运行的“仿造人体”系统。两者既独立运行,有相互协调配合默契。这个液体被称为“机器血”!

这些当年人们花费巨资购买的储存,结果会如此凄凉,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不仅如此,美国一家储存规模更大的躯体公司的库存,也被华菱集团低价购买运回了国内,交给了咋们。

这样一来,他们就有了“海量”的人体部件,足够装备一个常备师人数规模的机器人。只是,这些部件需要继续进行若干甄别和修理后,才会被用在机器人身上。有些部件原本就有病变存在,有的因为长期的库存而部分损坏。这些看上去很费时间的事,在已经建成的流水线上,机器人很容易做好、做完。万事齐备,只欠东风!

重泽鑫觉得,自己在为国家做一件大事,做一件让中国更加富强伟大的事业!感觉是满满的成就!他最在乎这样的感觉。为此,他可以废寝忘食,冲锋陷阵。

同时,这些尸体还给科学家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研究对象,让他们发现,这数百年来不同时期生活人们的不同大脑,在构造上的差异。被深度的网络结构剖析之后,已经以电子信息的形式,放大了很多的倍数,在三维空间中呈现。为了便于理解,我们还用三维打印机打印了几个模型。相隔有些年代的人的大脑之间,有不小的差异。特别是在基于电磁信号进行无线电传输普及之后,人的大脑被改变的严重!

看着重泽鑫有些疑问的眼神,机器人继续说:放心,这些生活在集权时代的躯体,不会有能力让集权的体制起死回生。

 

就是在这之后不久,重泽鑫秘密投资,挂在曾化灵公司名下的肢体公司,被挖了出来。

钱慧光拨通了礼英时的电话,想问问她知不知道重泽鑫还有这样一个秘密公司存在。

答案是否定的!

重泽鑫是礼英时的下属,最重要的干将。如果他在她的背后做什么对她不利的事,对于她的伤害可想而知。对此,礼英时的回答却很肯定:我不相信他会背着我做对不起我的事!

“你为什么会如此的肯定?” 钱慧光觉得奇怪。

“女人的直觉和长期打交道对他为人的理解。他的人品我还是不怀疑的。” 礼英时最后加了一句,为他背书。重泽鑫对自己老板礼英时的追求,已经不再是秘密。她对他的拒绝也是公开的。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爱又爱不起来,离又离不开。

礼英时没有说出来的一句是:人们选择背叛和出卖自己的良心,都是为了某种利益交换。而重泽鑫对于世俗的利益没有丝毫的兴趣。他只在乎自己的研究,只在乎科技的进步和科技对于人类发展的价值。这样的人,没有人能够买通。

礼英时没有说出来的话,很快就被钱慧光的机器人助手,通过对关于重泽鑫历史大数据的分析和解读给破译出。人了解和理解另外一个人,靠的是经验,日久见人心,长期的接触和观察,相互之间就能相互了解。这些说到底,还是数据的累积和对数据的细致分析。就是基于同样的逻辑,机器人在短时间内解读了一个人的人格和个性,还有其中内存的道德底线。

这里使用的,是基于丁伟松开发的用于机器人的情感分析软件,由德虎家里的一个机器人修改后,开发的一个“人格模式分析”软件。在做了大量的测试、调整、修正后,现在分析的准确性已经非常的高,比相互交往十多年的人之间的了解,还深刻。

想着机器人助手得出的结论,钱慧光陷入了沉思: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既然是和曾化灵有关系,对于他的调查自然也是少不了。随后,还是使用大数据,翻箱倒柜的将所有有记录的陈年老账都搬出来,让计算机和具有良好智慧的机器人来分析,寻找蛛丝马迹。一阵倒腾后,也只是发现他是一个“纯粹的商人”,那种只在乎经营企业获得金钱的家伙。该得的得,不该得的不取,是他的做人规则,道德底线。没有发现他有越轨的痕迹。

入侵相关数据库,发现重泽鑫公司还处于准备阶段,没有可以查询的销售记录。

“会不会有销售而不记录的可能性?” 钱慧光在想。

“可以继续跟踪,只要是存在,就不可能不留下痕迹。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那些期待再生的尸体状况如何?有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有没有再生的人?”

“再生在技术上依然不可行。如果动了,也只能是肢体,这样一来,估计后面家属责问起来,会有麻烦。我们会继续跟踪的。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

“那曾尼辣呢?”

“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行,就从重泽鑫开始。” 钱慧光觉得,他身上还是有油水可捞,只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她已经明白,再生的肢体,里面留的是“机器血”,它只能帮助维持运转,没有再生和新陈代谢功能。人体部件随之也变成了机器部件,而且,这样的部件还会折旧消磨,发生某种形式的老化,还是快速的:人体部件的的耐久性能不是很好。

随后几天,一切都很平静。就在钱慧光一筹莫展时,德彪让她去一趟。

在德彪的住地,他向她展示了一个画面:紫色精灵计划

来自日本最机密的情报,也是日本最先进的生物科技。

是由温何达刚刚获得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

 

温何达是一个对于年轻女性很有吸引力的男子。在日本伤好之后,他“偶遇”中年妇女真田柚子。正在如狼似虎年龄的真田柚子被这位满身肌肉,看上去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给迷住了。就在他们认识的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在她的住处有了一场让她终身难忘的翻云覆雨之战。

战后,他们双双进入甜蜜的梦想。

就是在这里,温何达使用了来自王紫鹃的最新成果,入侵梦境!

以前的实验一直没有获得想要的成果。但是这一次,他获得了成功。

在梦境里,她进入了她的梦乡。

远在数千里外的老久接收到了这个信号。老久已经是全天候监控温何达团队的成员,接受德虎的邀请。王紫鹃开发的梦境入侵技术已经有很大的改进,已经可以和钱紫溪的梦境分析无缝对接和融入,随后,又加入了老久和丁宗锐一起开发的技术。机器人再在这些技术的基础上,进行快速的学习和兼容,打造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入侵、分析、解读、破译系统。

画面被三维折射在一个空间里。一片盛开樱花的山岚,慢慢的逼近,这应该是真田柚子的思绪在飞向该地。很快,樱花的颜色慢慢的由多彩多姿,变为单一色的淡紫色。

随即,一个如同蜜蜂一样的飞虫飞来,不一会儿,第二只也飞来。这一对蜜蜂很特别,个头有老鹰那么大。两只蜜蜂一直向前飞,慢慢的速度降了下来,有回转的意思。

此时,机器人模拟画出的来自钱紫溪的梦境,也在旁边展开。开始时的画面非常的类似,不同的是,在钱紫溪梦境里出现的是杜鹃花,机器人模拟出的是一只微型的飞行器。

就在大家在认真的比较两个梦境间差异的时候,来自日本的梦境里,两只蜜蜂突然将翅膀伸展了一倍有余,借助于更强大的飞行力,蜜蜂飞越一个看不见的电磁圈,随即,蜜蜂背部也打开展开一个微型天线,有点像昆虫的触角。

在这之后,平稳的飞行了几秒钟,接收的信号开始变的迷乱。

 

老久用眼睛看了看负责执行的机器人“小老久”:怎么回事。

小老九摇了摇头,意思是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不用担心,因为一切信号都已被记录。只要有信号,就有被破译的可能性。

几分钟后,伴飞的蜜蜂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拉回到无形的电磁圈里。这意味着,他的入侵已经被发现。迟疑了一会,老久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发出了撤离信息。

梦境消失,一切又归于平静。平静中是大家的忐忑不安:都在为温何达的安危担心!

也就是几分钟的功夫,真田柚子的住所就被好几个黑影所包围。

一直也在监视的德彪,眼睛里看着,脸部看不出太大的表情变化。其实,他心里在波涛翻滚,暗暗的佩服:日本同行也不是吃醋的。他们不比我们的战力差,很可能还更强大!他们的反应速度明显的比咋们的快。这几分钟个差异,很可是致命性的。

在温何达意识到危险时,睡在旁边的真田柚子也意识到,只是刚刚从梦境出来,有几秒钟的迟疑。就是这几秒钟给了温何达机会。他快速的在她的一个穴位点了一下,她又继续进入梦乡,不过,这一次应该是常人见过的那种。

温何达快速的翻身下床,快速的套上外套,跳出房间。

就在屋外开始布局的同时,屋内的机器人也开始在轻悄悄的行动。温何达的体内内嵌有识别系统,有点像夜视镜,但是,他能够识别的远不止只是拥有热量的动物和人类,而是能够发出电磁波的所有物件,包括机器人,当然还有人类和动物。

就是靠着这种敏感,他顺利的躲过了室内机器人的堵截。从一扇事先看好的窗户里跳到室外,再从那里向屋顶爬去。这是他一贯的做法:在外面有埋伏的情况下,先向上,再想办法甩掉地面的埋伏。他的那个背翅再次发挥作用。

 

这一次,温何达显然没有上次幸运:他的一举一动,所有的可能选择和机会,似乎都事先被机器人计算出并且破解。上到屋顶,他看不到逃走的机会,只要他再向前挪动一步,他身上将在几秒钟之内被数百发的子弹和激光弹、麻醉弹打穿!他的感应系统比他的双眼敏感的多。现在打的,已经远不是人类的软件感应系统。

他很听话的慢慢的举起双手,打算就此束手就擒:因为实在是没有其它的机会。

就在这时,他意识到一股无形的冲击力让正对准自己的枪口有了偏离。就在这时,他一个翻滚,避开了为数不多的瞄准器,跳到另外一个屋顶,最后毫发无损的逃走了。

原来,在他附近,德彪已经安排了几个预备的援救人员。他们都是被秘密派到日本的幽灵特战队的队员,是在温何达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派去的。即使温何达被捕,即使他意识到有队友在自己身边,即使他想和盘托出,他也做不到。

现在,已经不能再基于个体的意志力和忠诚来断绝“出卖”同志的行为。如果被捕,就招供,说出知道的一切,已经是现在谍报人员的统一“职业道德规范”。因为,即使你想保守秘密也做不到,只是多给自己增加了一份罪受。

德彪颇有大将风度,决胜千里,比当年的诸葛亮还厉害好几分。

 

随后的分析,很快就破译了日本的紫色精灵计划的一部分。

原来,他们期待通过这种方式,在梦境里让礼英时、钱紫溪和袁鑫慧说出她们大脑中的秘密,但是,由于无人机的干扰,目的没有达到。在梦境里,飞行之中的飞行器的翅膀无法第二次延伸,没有这个第二次加倍的延伸,就无法飞出被设定的电磁圈,背后的小翅膀也无法打开,那里才是打开大脑内存信息大门的钥匙。

下面还有很多待打开的谜底:谁提供的行踪情报,难道仅仅只是跟踪的结果?谁在帮助?袁鑫慧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因为肢体更新的原因,还是大脑已经被入侵之缘故?

对袁鑫慧肢体的对接,一直在宗浩斌的监控视野范围内,想玩巧难度很大,但这并不意味着就不可能。事后,他还多次对她的身体进行了监控和测试,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对于袁鑫慧肢体可能问题的调查没有发现问题,却间接的让重泽鑫肢体工厂的活动得以暴露:他在秘密的向国安部供应肢体部件!这种发现,得益于丁伟松。

原来,在对于袁鑫慧身上所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变化一筹莫展时,德虎建议让丁伟松过来看看。丁伟松最近在研究机器人的情感,人类直觉和机器人直觉产生之间的差异。他觉得,直觉的产生不仅仅来自于大脑,还与身体很多部位有关,是长期磨合、影响后协调产生的。

按照这种逻辑,袁鑫慧的肢体变化,对于她的情感形成和直觉产生,也会带来变化。那么,这种变化是什么?会带来什么结果?

于是,丁伟松追踪到了肢体来源,间接的追踪到了其它肢体的去向。

走到这一步,重泽鑫依然否定有出售肢体一事。他得对自己的承诺负责!

最后,还是王拱全亲自出马,让重泽鑫相信,他没有必要继续保密。

原来,他确实是卖出了一批,买者就是国安部!而作为国安部最高人类行政主管的王拱全却完全不知。他秘密的通过自己最信赖的机器人助手询查,同时让德虎追查,很快,德虎查出了眉目:购买者应该就是国安部的“国安一号”!

那么,难道这些机器人,突然想将自己变为人类?

 

在获知这点后不久,德彪将自己身边的机器人进行了部分调整。他最喜欢也是最值得信赖的机器人,小巧玲珑的“蛤蟆”,被他特殊的设定了一项新的也是最高的 “军规” :紧密监视自己的行动,在出现违反常规逻辑的情况下,必须不择手段的制止!

不择手段,意味着可以违反所有的军规,除了 “必须制止” 这一条!

开始时,机器人蛤蟆觉得奇怪:你还需要我来监督和执行这样的军规?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德彪还特别从库存里面找出一个有点老旧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的“智商”相对比较低,他要的就是这种低智商:因为,这样的机器人会无条件的执行他的指令。而这个指令只有一条:就是配合蛤蟆监视自己的行为,在必要的情况下确保第一军规的执行!

最近一段时间,德彪的行为变的很诡异,特别是,温何达在日本的行动一次次出现不应该出现的问题之后。他一定是意识到了什么,预先做了准备,以防万一!他的这些做法,除了他自己和这两个机器人,没有其他人知道。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34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