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讲点自己也爱听的故事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导演双簧 2017-09-13 01:46:06

第三十章  导演双簧

 

经国家主席宋冰枚特别批准,钱慧光秘密组建了一个特别的独立调查团队,代号“眼镜蛇”。王拱全负责提供必需的帮助。最重要的是,德彪和他的团队会紧密配合。虽然都是在极为机密的情况下进行,前者还是牌面的,德彪他们则一直就是地底下的潜伏者。

德虎团队基于已经获得的情报,经过他所拥有系统的详细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存在,初步布局业已完成,对手应该在等待一个特别的时机。

现在,他们必须和时间赛跑:在对手发出行动指令前,挖出隐藏着,消除隐患。眼镜蛇出动的目的,就是以毒攻毒,麻痹对方的神经系统。

按照德彪的布局:对手已经在内部订下钉子,很多最终会不知不觉的成为棋子。找出这些人,并且及时消除他们身上携带的指令启动装置。

 

丁宗锐的实验室成为国安局的合作单位。此时,她的工作就是破解人的真伪,找到这些潜伏者。形体、语言和逻辑对比是第一步,接下来就是采用核磁共振成像技术,对于嫌疑人大脑内部结构进行成像处理,再将其数据化送进数据中心进行深入的分析和对比。

今天的潜伏者和传统的非常不同。在以前,人们通过训练再派出,来组建潜伏者。今天更多的是借力打力,利用对对方人员的改造来实现。而且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让被改造者无法察觉,无法抗拒。使他们成为被自己随意调动的“机器人”。所以,识别是最关键的第一步。

这里涉及到两种不同类型的改造:一种是大脑内部“硬件”的改变,还有一种只是“软件”部分的修改。后者更难发现,由德彪负责监控和侦查,前者的识别由丁宗锐来操作。在结合传统办法,和大数据系列分析的同时,她还用上了改造过的核磁共振成像技术,作为补充手段,多方同时验证的步骤之一。有学者认为,人体内的水的分布,就像大地的山川和河流,不同的地区有不同分布状态的水资源。记录下每个人体内的水的分布状态和它的变化,对于识别个体的“真实性”有不错的参考价值。

很早之前科学家就已明白,人体内含有非常丰富的水,不同的人体组织中水的含量也差别不同。人类随后设计了核磁共振成像技术,通过识别水分子中氢原子信号的来源来推测水分子在人体内的分布,进而探测人体内部结构。在鉴定分子结构时,人们通过改变射频场的频率,而这里,改变的是外加磁场的强度。

从技术上说,核磁共振成像仪,是在垂直于主磁场方向提供两个相互垂直的梯度磁场,这样一来,体内磁场的分布就会随着空间位置的变化而变化。同时,每一个位置都会有一个强度和方向各异的磁场。不同部位的氢原子会对不同射频场信号作出反应。通过记录这一反应获得的数据,计算机就可获得水分子在空间中的分布信息,从而获得人体内部结构的图像。

从现有的技术水平来看,预埋的指令发生器,如果想避开普通的X光和放射造影的侦查,很可能只有预埋粒子能够做到。而预埋的粒子,有时也会有意无意影响大脑内部的水布局。

 

国安部和伽马大学无数专家和工作人员数月的艰苦工作,将国内重量级的人员,筛选出一千位进行建档和分析,就此建立了一个数据库,“原生态数据库”,所做的事就是跟踪这些需要跟踪的人,确保他们一直保持着“原生态”,也就是依然是原生态的自己,而不是被人偷偷摸摸置换过的“冒牌货”。在这里,“冒牌货”也有两个含义,“人造物”和“改造体”。

数据库存放在国安部大楼地下室的一个存储设备上,项目的负责人原本定为下田惠子,后来改为王拱全自己,是他主动请缨的结果。具体执行由丁宗锐和老久负责。手下人员由他们在国安部内部和伽马大学年轻的学生中进行挑选。在获得来自国安部背景调查认可后,再被他们所在的单位进行大数据历史序列一贯性分析确认,才被招收。

周静雅是基于太空数据和网络数据进行情报分析的专家。她被任命为这个原生态数据库的管理室主任。宫莉娜是人类复制技术的专家;苏欣鹏则是负责数据库的专家。

最终的结论是:没有发现谁被置换过的痕迹,也就是说,还没有出现“人造替换物”。即使是小的大脑内部改造,也没有发现。有人怀疑丁宗锐是多疑了,无端端的浪费掉不少纳税人的金钱。但是,德彪并不这么认为。

德彪说的很含糊:没有发现,并不意味着就不存在。而且,基于国安部密探的情报,日本人确实是在这方面拥有足够先进的技术,在技术上他们可以做很多事情。

老久,则基于自己的理解,解读为:现在没有发现,最大的可能性是,对方会不会有一个更大的动作,就等着突然巨大的一击?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应该是储备了不少的备份,只等着时机一到,就突然的全部置换原生态。

听到这里,丁宗锐不寒而栗,陷入了沉思。

 

日本和中国,自二战而结仇。日本人一直觉得自己没败,是天皇决策失误的结果。如果一直打下去,在本土和美国领导的联军搞玉碎战,美国最终在面对难以承受的代价面前,除了放弃占领谋求妥协,没有其它选择。当年日本在海外还有数量庞大,实力雄厚的军力。即使本土被攻陷,海外还有一个地域广大的日本领地。即使撇开所有这一切,至少日本人没有败给中国人。

日本人死要面子,既不承认,自然也不赔偿,甚至都没有诚恳的道歉过。中国人则死扛,期望寻找机会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一代代下来,节纠缠节,越搞越复杂。

最近,有几位日本国内学者开始对日本在二战时期的伤亡数字和经验教训进行总结,再回顾:二战中,日军死亡人数是两百一十万,多数是精锐。在中国战场死亡只有五十万,其中被苏联军队消灭三万。日本入侵前后十四年,最高峰时能够调动百万之众的伪军。除此,还造成三百六十万中国军人,数千万中国人的死亡。

再次回味这些数字,他们觉得,应该为自己的先辈感到骄傲和自豪!

对于中国人,皇军是不可战胜的!

但是,日本国毕竟最终还是战败了,并且接下来还承受了百多年的耻辱。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中国和日本间必须再进行一场大战,让日本国证明自己的不可战胜。

中国人则觉得,日本政府顽固不化,几百年来一直不承认自己在中国,在二战中,所犯下的反人类的滔天罪行。即使中国人想原谅,日本人起码得自我、彻底的反省。可是日本人从来就没有表示出自己的诚意。中国人觉得,中日之间必须再有一场大战,让鬼子知道中国的厉害,让其不得不低下头颅,认罪。

国安部的会议室,正在播放一个来自日本的演讲。演讲人为康弘鬼善,日本最权威的国际政治学家,日本政府首席国策顾问。他最擅长的是关于中国的政治与经济研究。

一个国家的国民性,从长远上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发展轨迹。

中国人喜好强调个体利益,看上去很在乎个人的自由,但是,却和美国人对于个人自由的理解非常的不同。中国人骨子里还带有很强的奴性。虚伪,自大,喜欢显摆,实际上就是不自信的表现。于是乎,就拼命的捞钱,想留给后代,却想不到,这样做实际上是在危害后代,因为,人活着的最大意义并不是占有的资源。但是,他不这样做,又没有其它的选择。这和美国的情况相差极大:美国人从制度和国家的层面给了大家相对公平的机会···。

中国人靠着辛苦,将经济折腾到一次水准之后,就觉得自己已经超越对手,发达了,诸不知,为什么经历了两百多年,不仅在基础科技的前沿获得的成功屈指可数,在社会科学领域,基本上就没有成就!中国人在骨子里就像一群被紧箍咒控制住的猴子,每天被一个看不见的枷锁紧紧的勒着脖颈却不自知。一个国家,只有她的社会科学繁荣了,才能被认可为发达和现代。

 

在进入太空时代之前,两个相互不服的国家,都没有找到机会。

日本人发动的对钓鱼岛附近中国军事力量的偷袭,结果让自己丢失了管辖权。不过,日本就此获得了正常国的待遇,觉得赚了。日本人明智,尝到中国军厉害后,觉得胜算渺茫,适时收手,将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中国则表示了自己历来的大度和宽宏,没有深入日本国的腹地。

在中国人看来,在这太空时代,深入腹地已经没有价值,反倒会遭来全世界无谓的反对,得不偿失。可日本却不这么看,他们觉得,中国人就是没有二战前关东军时代,日本军人的那种血气。中国人的软弱和弱智,几百年来还是依旧。

在这点上日本看的很透:原计划是,如果成功,也只是占领台湾和周遭的群岛,获得部分的利益。在太空时代,群岛的价值很大,可以帮助自己隐藏很多太空科技相关的秘密。现在人们已经拥有从水下发射飞行器的能力。

中国早已牢牢控制南中国海诸多的群岛。日本虽是岛国,但在北方,因北方四岛的收复失利,那边能做的,都被俄国人和韩国人看得紧紧,难有作为。西部,则被来自美国的眼睛盯的死死的,也难有作为。原本计划是,柿子找软的捏,从东南部突破。而且,自己在东南部已经成功的拥有大片的海域,如果再将台湾收归旗下,形成一个类似于中国占有的南中国海,那么,在中国和美国之后,就只有日本了。

现在,很多国家为了躲过来自太空的视眼,都在充分的利用海岛的功能,很多飞船的发射,还通过潜艇送到孤岛的海底隧道,再从那里进行。如果有一天发生战争,原来固定的火箭发射场,会在第一时间被敌方摧毁。那时唯一拥有的对付太空飞行物体的武器,就是躲藏在孤岛海底的那些神秘的发射器。

进入太空时代后,日本欲对中国一战的野心不仅没有消失,且变的越来越强烈。两国间你死我活的战争,在大家预料之外情理之中开始。结果也如日本预料的一样。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在得意,满足于自己的胜利。但是,更大的危险也在悄悄的逼近。

 

钱慧光利用周松林和丁宗锐演了一出双簧,认定重泽鑫是赝品。实际上他们知道,如果真的是赝品,和原件的匹配度会有很大的差异,这方面技术水平依然有限。这是德彪的主意:他觉得,有人有意识的想让他们觉得,有这个赝品存在!将计就计,这种来自伽马城警察厅特别调查科的认可,导致了周松林的失踪,也是在钱慧光的意料之中。

她隐隐约约的觉得,情报有泄露,但是一直不知道泄露的来源。为了确保安全,认定重泽鑫是赝品一事,钱慧光按照德彪的要求,神秘兮兮的报告给了王拱全。德彪知道,这样的高密级情报,很快就会传到国安一号那里。只是,国安一号不会就具体的执行发出任何指令。这不在它的权力范围。指挥权在王拱全手里。

结果如德彪所预期的,不久后,周松林被绑架。

在此前,德彪已经秘密的将所有必须软件全部复制好,同时对周松林本身所携带的软件进行了改造:防止泄密,同时防止他最新的研究成果会因失踪而被剽窃。

德彪的驻地防卫森严,任何人的强制性进入,都会留下被追踪的痕迹。对手显然是知道了这点,在德彪带着周松林到自己的哥哥德虎所在的绿荫茶室游玩时,在山上失踪的。

失踪后,他的去向从开始即被钱慧光的手下监控。

这阵子,钱慧光也一直在合计,到底谁是泄密者?难道是那个大胡子的马哈茂德?如果是他,那么专程派他来的王拱全,是不是也有问题?照说不应该,一个堂堂的国安部的副部长,位高权重,不应该也不太可能和这些海外的敌对势力合作。

“问题在哪里?”她自问,也问过德彪。德彪没有发表看法,他却已经有怀疑对象。

 

周松林失踪的当天,钱慧光有模有样的带着几个人,来到了绿荫茶室所在地,对周边现场进行的认真的查看。到现场的人,都是在她请示厅长吴国风后,由后者点将派来的,基本上都是失踪人口督查科的骨干。看来,吴国风不是很清楚周松林的真实背景,只是将他当做普通的人员失踪案件在处理。而她自己的到来,则是为了掩人耳目。她当然知道,对手不会那么轻易上当,要演戏咋们就演的真切,表面功夫和实实在在的内容一起上。

凉亭里,她一个人端坐在那,品着手里德虎亲自给她泡的新茶,陷入沉思。

马哈茂德轻手轻脚走来,坐在她对面,手里也捧着一杯绿茶。服务员来了,他示意对方不要惊动在深思之中的钱慧光。

似看非看远方的景色,呆了好一会,意识到杯子里的水温太低,她转过脸想叫服务员送点开水过来,才看见坐在对面也在聚精会神看风景的马哈茂德。她觉得有点奇怪:这家伙怎么会跟踪到这?难道他真的就是那个奸细?

“不要紧张。自家人。”习惯于不紧不慢说话的马哈茂德,早就意识到钱慧光的反应,只是假装没有发现而已。这更加让她觉得这家伙来者不善。

“自作多情”,她回了一句,有点不着边际。

“我知道你不是很信任我。”

“从何说起?”

“周教授。”

“周教授怎么哪?我正在为这事烦恼。想必你已知道,他不是普普通通的教授。”

“当然。只是没有从你嘴里获得这样的消息,让我失望。我是来配合和协助你,可你却疑心重重,这样,对工作并不好。”

“不明白。”她一边掩盖一边在想,关于周教授如此机密的情报,他怎么会知道的?德虎不可能告诉他吧!?

“信息时代,保密确实很难。不过,你做的很不错。”他在说她在听。但是她听不出这到底是在夸,还是在挖苦。

“真的。很佩服。开始时是不很在乎,现在服了。真诚的开始吧。你可能不知道,我名义上是被王拱全看上派来,实际上,部里没有更合适的人,去要人时我是主动请缨,也谈不上是谁的人。我是我自己的,也是你的。” 马哈茂德的话里带着细微的口音,她秘密的打开了录音系统,并且及时的传给了丁宗锐,让她识别和分析,这种口音来自那种语言,为什么。

“不用费工夫了,有什么疑问只管问就行。”他早就意识到她在玩的小把戏。她一动,他就已经意识到她在做什么和想做什么,这让她更加的吃惊。

“我直说吧。对周松林的识别是有意造假。这一出估计瞒不了多久。下一步呢?这是一步险棋,是不是一步妙棋,结局如何,还得看你后续的手段。最终胜负在于打劫和收官的细腻。” 马哈茂德是围棋高手,他知道面前的这位也是,大学时代曾是全国大学生业余围棋大赛的冠军。他这样说,她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你对我和我们这么了解。而我们对你基本上是一无所知。你能不能说说自己:从哪里来,到底来是为什么?”

“有些话可以说有些不可以。如果你查不出,自然有原因,咋们还是不要在这方面纠结,浪费时间。大目标相同,侧重点有异。我有很多你需要还很有用的资源。我对你的价值,后面会越来越清楚。”

“那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

“有内奸。很可能来自部里面,高层,而不是你们这一级。即使在市一级有,也只能是高层的附庸。我来这里,就是搞明白他是谁,到底是几个人?他们又造成了多大的危害?” 马哈茂德说了这么多,还有更为重要的没有说出来。他觉得,机会还没有到。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认可了钱慧光对国家的忠诚,是可靠的。

“必须在对手意识到是演戏前结束,获得我们需要的。”他接着说。

“你是说,对手明白这个重泽鑫不是赝品,却又想让我们怀疑他。这么做,是在转移注意力,还是是后面有真正的赝品。”

“两种都有,有同时存在的可能性。”

“对第一种,加强真实性识别就显得更重要和紧迫。对后者,动机是什么?”

“你真的很聪明,睿智。”他以欣赏的口吻说,发自内心。

“不是奉承的时候。”她是个自信心满满的人,不在乎也不习惯别人夸她,还是这么赤裸裸、明目张胆。但她内心还是涌出了一丝暖流。

“知道。心有灵通。”

“你也是这么想的?!”她像是在问又像自问,自我肯定。

“如果在等时机,会是什么?如果出手了,意味着主权侵犯,难道不知道做的后果?”

“所以,结果可能比预料中最坏的还坏!”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更应该说是末日决战!因为战事一开,带来的不是谁胜谁败,是双输,甚至是地球自身的毁灭,地球末日的到来!为了防止末日决战的来临,我们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准备。”他没有说出来的一句:我这样身份神秘的人群,就是为这份战事做的准备!

她内心一阵轻微的颤抖,从来就没想过会如此严重。世界文明发展到今天,为什么就不可选择协调,和平共处?几次世界大战的开打都是因经济危机,都起源于人类生存环境的恶劣。现在,这样的大环境已不存在,也不会再现,为什么还有人想来个零和博弈?

然而,世事,还是不以她的意愿在演进。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34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