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讲点自己也爱听的故事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求婚 2017-09-14 08:20:53

  (短篇小说)

 

汪翔 (美国)

 

九月中旬,他们从泰国度完假之后,直接飞到德国,去见在那里读大学的徐峰的女儿,他的独生女儿。呆了几天后,再次踏上美国的土地,梁娇嫣感觉心里踏实多了。

已经是月底,2010年。离开时,屋前屋后灌木丛里不时传出的幼鸟嘁嘁喳喳的吵闹声,消失了,被悠扬清脆的歌声取代,此起彼伏,像是在对歌,比比谁的更美。

从初夏在树丛枝桠上建立的一个个鸟窝里,飞出一群群的小鸟,代表着新一代的生命开始展翅高飞。一个夏天的成长后,它们已拥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开始储备能量为将来临的严冬,做好生存的准备。

回到家,她站在车库门前呆呆了好一会。看着跳来跳去,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在树杈上戏弄快乐的鸟儿,她此刻的心情,变的五味杂陈。

才三十几岁,她就时不时有种莫名其妙的“中年危机”感。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在为自己的国家做事,却在自己的国家没有安全感?”喜爱色彩的梁娇嫣,此时却像生活在迷雾中,自言自语地唠叨着。

她就职于国安部,在美国配合美国中央情报局调查涉及中国公民参与恐怖活动时,偶遇徐峰。随后是多次的出生入死,相依为命。腐败,已经到了无处不在的地步,国家的安危已经没有几个大人物在乎,就靠我们这些小人物,又能够做什么?

在泰国,他们遭人算计,几乎丢了性命。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孩子总算安全了,也到了上学的年纪。她不想继续的过那种被人追逐,追杀的日子,好想安定下来,做人妻,当人母,哪怕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家庭主妇,也心满意足。

但是,等待的婚姻,却迟迟不见踪影。有几次,她觉得自己已经碰到了它的尾巴,却还是见尾不见首。她猜不透,徐峰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还是丢不下他的安妮?可是,安妮已经死去好几年了,在那次在阿富汗和他一起执行任务时。

一个钟情,执着的男子,有担当,是她喜欢的,但是,担当还得有个限度。今天的她对于他,又算是什么呢?仅仅只是一个异性的爱人?

 

“别想那么多。事情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该轮到老天爷,听天由命吧。下一步,我们该做自己的大事。”是徐峰的安慰。此刻的他,难道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宿命论者,从昔日坚定的无神论者?!她觉得好笑。

徐峰是美国华裔,一名训练有素,颇有思想的资深经济学家。对于中国的未来,却一直比她想的开通一些,过的也更乐观:相信中国人自己的智慧,自己的内部会做出必须的调整,毕竟时代不同了,肆无忌惮的腐败,不可能持久!

对于国家大事,他小时候接受的教育是,“先解放全人类才最后解放自己”,来美国几十年之后,也时不时会思考这种理论的合理性,和提出这种理论的人当时的动机和智慧水准,和他们所面对的听众的思维水准。思考的结果,一次次只是自己笑笑而已:世界文明发展到今天这样的高度,才几十年前的光景,记忆中的二十年前的世界,似乎就是一个几千年之前才有的原始部落。想多了,想累的,觉得太无聊了,久而久之就不再将它当回事,只当是儿时的玩笑和顽童的恶作剧。

最近梁娇嫣时不时提起,又让徐峰不得不时不时的再次回去,思考那些他一度觉得非常无聊、无趣的理论。

“什么大事?” 梁娇嫣有点不明白,心事重重,心不在焉。

他看得出:此时此刻,她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女人的心思呀,既复杂又简单。很多时候还会不由自主的,让些毫无意义的烦扰来困惑自己。自己的世界在于自己的选择,而这种选择又从自己的内心开始。

好多次,他这么开导她,短期有效,长期被忽视。

“今天晚上告诉你。”徐峰有点神神秘秘的,似乎是故意的让她纠缠在自我的困扰之中。她慢慢的转身,看了看站在身旁的他。从他的眼神里,她读出了喜悦,觉得自己应该是猜到了个八九不离十。

突然之间,她的心情就像太阳拨云见雾时的那一瞬间,从压抑到轻松。让女人开心就这么简单,为什么那么多的男人就是那么的榆木疙瘩,脑子转不过来?

 

晚上,他们在一家颇为讲究的日本餐馆吃饭,那里有很地道的日本料理。

“这家老板是中国人,相信吗?”徐峰说。

“中国人开日本餐馆?也看不到什么华裔面孔雇员?”她觉得有点奇怪。

“这是最近几年的新趋势。而且,这些人做的还相当不错。每次看到那些为数众多经营不错的餐馆,我是不服也得服。这里顾客多数是非华裔,自然也没必要雇佣那么多华裔雇员。你看,装修的也非常到位、有品位,不像是中国式的日本店。中国农民也进步快速,只要有环境。”他眼里带着欣赏和佩服。

她明白,这里的农民是什么意思:在美国开的亚洲口味的餐馆,基本上都是中国人,而且,基本上都是来自福建地区的中国人,很多人来之前的身份就是中国的农民!

“有没有日本人开的日本餐馆?”

“或许。现在应该不会很多。二十多年前遇到过一家,还遇到过几位日裔的大厨,他们早已经竞争不过今天的中国福建人。应该是早就灰溜溜的关门。商业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变。日本人在海外的生存空间,越来越被中国人挤压。”他还记得,二十多年前刚来美国时,生意红火的广东人开的堂吃店,十多年前慢慢的都消失了。店老板说,二十五年前,稍微有点档次的中餐馆,很多时候,顾客都得排很长的队等待就餐。今天,那样的光景,已经很难见到,成为记忆。

“为什么?”她觉得奇怪:美国不是一个讲究平等的国家吗?

“在亚洲餐馆这个行当,现在主导的基本上都是中国人,华裔。而且,多数的还是来自南方的新移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福建人。他们刚刚来的时候,很多人连英文都说不好,可是,十来年下来,却可以垄断一个行业。”他自己一度好想开一家有气派的餐馆,最终还是因为勇气不足而放弃。老老实实当个雇员,是很多在美国混的他这样的华裔的选择,标准选择。

“中国人走到哪里,只有机会均等、公平,他们就可以做的不错。你不也是吗?当初你来美国,身价多少来着?”她当然记得他的故事。

“五十美金!”

“你就凭着五十美金也敢来?还真的不敢小瞧你。”

“是五十美金的流动资金。学校还有奖学金作为后备和储备,虽然数量不多。”

“那,你就不怕有意外?”

“顾不了那许多。人穷时也没有多少选择,倒是更为勇敢。记得那时,有一个月的周末没有吃的,只好靠几个苹果度日。当时,每个我们这类的人,过的都不容易,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人还未到,先行到达的动辄就是多少万美金的账户。自己开始时很长时间,都没有在银行开账户的概念。那时,节日寂寞,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

“那时国际长途估计也很贵吧?” 梁娇嫣问。

“当然。我记得,有一次才打了大概十几分钟到中国,月底收到的账单上三十几美元!几乎要了我的命!”

他们就这样,边吃边聊。

 

吃完了正餐,就是随后的甜点。

“你知道,我不吃甜点的,怕长胖。要不,你要点就自己一个人吃。”

“不可以的,至少今天必须破例。再说,也是低糖的水果做的,没有很大影响。”徐峰说话的口气,让她觉得,他像是有什么名堂要搞。

“这个蛋糕是预定的,不能取消。”徐峰加了一句。

“那好,就破例一次。”听到“预定的”这几个字,她来了兴趣。

送来的是一个做工精致的小水果蛋糕,心型的。

上面写着:我爱你!

她看着蛋糕,满脸喜悦,期待着一直想看到的那个时刻的出现。

“这一次,我们得用刀子。”过去他们在一起吃蛋糕时,都是先用刀子切开,再用手拿着吃,虽然吃相难看点,但是却很开心。这次,他要求吃相好看点,像个绅士、淑女。

“行,咱们今天就当一回淑女。”她一边用刀子切着吃蛋糕,一边说。按照原来的计划,这时候的梁娇嫣,应该会很快用刀子发现蛋糕里面的异物。这也是梁娇嫣所期待的时刻:非常的老套,甚至是有点俗气,但是,她会很开心。

“哼,蛋糕有问题!”徐峰想象中,此时的娇嫣会有点惊讶,甚至是夸张的神色说:美国的食品质量?

“不会吧,小心看看。”这是想象中随后徐峰的回答。而结果,则是藏在里面的一颗钻石戒指的暴露。随后,就该是他单下跪,向她求婚!

 

可惜,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让小心翼翼期待之中的梁娇嫣感觉有点失落,甚至是很失落。交往这么多年,大家一直没有提是不是该嫁人和结婚的事情。徐峰不提,梁娇嫣绝对不会要求。男人不主动,最终的结果必然凄惨,这是梁娇嫣的经验。她想看到的是男人的义无反顾,而不是犹豫不决。

吃完晚饭之后,走出餐馆,时间还早。

徐峰提议,想带梁娇嫣去不远处的一个室外靶场玩玩。

说实在的,此时的梁娇嫣情绪很低落,对于靶场的兴趣自然不是很大。这可能就是女人的特殊之处吧:很容易被一个瞬间的情绪,影响自己后续的决策。

徐峰当然看得出来,只是现在装傻,在继续邀请。

虽然她也曾经在靶场花过大量的时间来练习自己的枪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对靶场无法产生像徐峰有的那样的喜爱。她曾经就这个问题和徐峰交流,结果,大家觉得,很可能还是性别差异造成的。在本质上,她还是一个很女人气的女人,只是在骨子里,她的自尊和自爱和自傲,要高于一般的普通女人。

 

最终,碍于面子,她还是接受了他的邀请。

这里的靶场比徐峰开初在州北部玩的那个还要大。这里是几个小山包包围的小凹地,靶场就在这片凹地形成的一片平原上。过去那里估计是一片农场,后来,美国的农业慢慢的不景气,很多农田被人们放弃继续种植。

徐峰曾经来过几次。开车出去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就到了。来之前在车子里,徐峰对这个靶场的好,已经说了不少。实在说,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样的靶场还真的很不错,场地大,开阔,周围的植被又好,再加上现在又是秋天,秋意浓浓,举目四望,满眼就是一幅巨大的水彩画。这里的景色真的很美,美不胜收!但是,如果只是从规模来看,还是远没有梁娇嫣接受训练时的,那个靶场来的旷野。

当年训练梁娇嫣枪法的时候,她被送到内蒙古的一个军事基地,在那里的戈壁沙滩,她可以随心所欲的向任何一个方向射击,都没有人担心子弹落地之后是不是安全。在这里,人们似乎都很小心

她注意到,靶场四周是高高的用木板做成的隔离墙。由于面积巨大,很多人选择在这里来打飞镖。梁娇嫣这时候做了一个不合适的比较:将美国的私人拥有的靶场和中国军方拥有的靶场。她没有机会见识美国军方的靶场是什么样子的。毕竟在中国,靶场只有军方和国家拥有的武装部门,才有资格拥有。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刚好晚霞辉映,天空多彩,淡淡的白云在天空不经意似的慢悠悠的游荡,几颗耐不住寂寞不想再躲藏的星星,也开始若隐若现的露出自己的面容,天空的景象美丽异常。

这样的背景刚好是徐峰所需要的:天作美,也有善解人意之时。

这一次,徐峰要求梁娇嫣和自己一起打一个特殊的飞镖:一个缓缓升起的气球,但是,目标却是气球下面连接的绳子。气球上升速度不快,但是,绳子却很细,打断它是很要水平的。徐峰觉得梁娇嫣可以做到。

他们用的是猎枪,子弹比较大,打出去的命中率要高一些,但是,子弹飞行的距离却相对有限。在徐峰到达时,一切都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梁娇嫣没有注意到这些,还以为这些都是这个靶场很常见的项目之一。

不远处,有人在举枪打飞碟,那种用机器弹射出来的球和碟子,形状和飞行的方向会随机发生变化,而且,弹出的物体还会旋转,借机增加击中的难度。玩打飞碟的人不少,还有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枪法娴熟,命中率还挺高,不难看出是个老手。

梁娇嫣觉得奇怪:在这美国,喝酒和吸烟都有年龄限制,唯独这玩枪,好像是没有这样的约束。虽然时不时能够看到,关于小孩子拿枪误杀他人和自伤的报道。

 

梁娇嫣拿起枪,看了看不远处正在慢慢上升的气球。她目测了一下距离。随后,上膛,举枪,瞄准,非常专业到位,还很美的动作。将在一边玩的很多美国佬的眼球,给吸引了过来:一个年轻漂亮的东方女人,漂亮的枪姿!下一步,大家想看看,这个美人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平常也有不少的女人来这里玩枪,多数的都是五大三粗,看上去就很强悍的女人。今天的梁娇嫣,打扮优雅亮丽,原本就没有计划来靶场的,这样的打扮,反倒让她更加刺眼、夺目。

梁娇嫣拿起枪,深呼吸,让自己安静和平静。接下来,她得试试这支枪的性能。于是,第一枪打出的子弹打偏了,第二枪也是。没有人哄笑,所有人在这时候,几乎都屏住呼吸。来这里的人很多都是内行,不少的还是高手:即使是从打偏的子弹,人们也不难看出这个女人的手段不一般。那么细的线又在微风下飘忽不定,即使是美国海豹突击队的队员,也没有几个人能够轻易打断绳子的。

徐峰知道,梁娇嫣可以做到!

随后梁娇嫣稍微停了一下,先退出已经空的弹壳,再向枪里加装了两颗新的子弹。这种猎枪只能装两发子弹。随后,她再次深呼吸,屏住气,慢慢移动枪口。

就在这时候,她放下枪,看了看四周。徐峰看着觉得有点奇怪:她断然不会因为这点就放弃吧?

她走近附近一个骑着马的中年汉子,那家伙满身的刺青,长相像一个凶神。他也在一直看着面前这个漂亮的美人的每一步。

“嗨,哥们,能不能借用一下?”她对汉子说。

汉子看着她,似乎是明白了她在说什么,将自己手里的枪扔给她:没问题。

“不。”她将枪接住又扔了回去。这一下汉子迷糊了。

她不等汉子回过神来,她已经跳起,骑到马上坐在汉子的后面。那个动作的轻巧和优美,不亚于奥运会上中国女子体操名将的跳马动作,让在场的很多人都看傻了。随即,在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的一瞬间,她又用力踢了一下马,似乎是意识到她的意思,马向前冲去。汉子反应快速,赶紧抓住缰绳,为她把舵。那个男子,曾经在美国海豹突击队干过很多年,配合和默契,已经成为他的潜意识反应。

几乎是在同时,她潇洒的一摔手,单手举起枪,对准目标,前后才几秒钟的功夫。随着一声枪响,绳子断了。

 

徐峰在不远处看着她。晚霞映照下,她聚精会神的样子,在徐峰看来更美:性感、精干,既有外强还有内柔,特别是在一大群五大三粗的美国女人辉映下。

伴随着观众高兴的叫声,梁娇嫣松了口气,纵身跳下马。随即,还记得用手重重的在马屁股上拍了一下。那匹马很听话的向前猛冲过去。骑在马上的男子也是老手,抓住缰绳,顺势向前跑了一百多米才慢了下来。

梁娇嫣跳下马,回转身刚刚站好,原本想自夸一句。还没有等到她找到机会,就看到在场的人都将眼光指向气球,她也跟着看去:飞起的气球下半部随即弹出来一个条幅:梁娇嫣,嫁给我!

还是中文写的,旁边有英文。

同时,又从气球下部掉下一个很小的物件。此时,手里一直拿着一个物件的徐峰,快速的展开,那是一个微型的遥控器。他熟练地拨动遥控器,从气球上掉下来的物件很听话地向徐峰这边飞来。大家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有什么在发生。都睁大眼睛朝这边观看。梁娇嫣也不知所措,手里想放下的枪还握着。她看见那个物件正朝自己这边飞来,她有点紧张却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既然是徐峰让做的,她是不会担心的。那个物件飞着,慢慢的刚好停在梁娇嫣的前面,缓慢的降落,并且同时播出一个爱情曲子:爱你到永远!

“在搞什么名堂?” 梁娇嫣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她意识到应该是徐峰在做什么,而且,他手里的遥控器已经很明显的说明了一切。

在场的人也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候,高音喇叭上也传来了同样的爱情乐曲。

这时,人们才醒悟,口哨声,欢呼声,此起彼伏。

梁娇嫣,嫁给我?!”徐峰快步的走向她,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先行接住正在缓缓降落的小模型直升飞机。他快速的从机身里取出一个小盒子,再从盒子里面拿出一枚戒指。一刹那的功夫,他已经单跪在梁娇嫣面前:嫁给我

 

“嫁了!嫁了!”是大伙的吼叫声。

Yes! 梁娇嫣高兴地说,眼里含着泪珠。

“大声点,大声点!”是大伙继续的吼叫声。

Yes Yes Yes!”是梁娇嫣大声的回答。随即,她丢掉枪,上前抱着徐峰给了他一个幸福的亲吻!徐峰则趁势将她抱了起来。

求婚,随后是订婚。他原本打算,在中国新年的时候,给她一个气派的婚礼,那也是她从十岁时就开始幻想着,期待着的一个时刻。多年前,曾经有过男人在莫斯科承诺过她,结果带给她的除了一个身体有缺陷的孩子,就是遗弃和孤独。

徐峰早就下定决心,要将昔日失去的所有的一切,都给她补回来。孩子的身体早已经没有大碍,她心头最重要的一块石头已经被他搬掉,下面这一步,应该是更容易。

在美国,很多人在订婚之后,还是得等待很多年,才会正式结婚。原因多种多样,美国的规矩和文化、习俗,和中国的还很不同。

只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婚期居然就此遥遥无期!

原本近期就完成婚礼的计划,很快就被变化给搅局了。一个不期而遇的巨大灾难,很快就来临,还是一个接着一个。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2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