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鹭鹭的博客  
活得自在 玩得痛快  
        http://blog.creaders.net/u/301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悄悄的他走了 2009-11-17 14:29:19

Z曾经是我大学时候的朋友。毕业后,他和他女朋友小J一起分回N市,分别进了两家当时还算是热门的国营大企业,结了婚,并很快有了一个女儿,生活还算美满。后来,国营企业不行了,又时逢全民经商的热潮,老Z也头脑一热下了海,跟人成立了贸易公司,倒钢材,倒化肥,好像还做过一两笔进出口买卖,但都没赚到什么钱。像他们那种小倒爷很快就没了市场,所以公司也就跟着散了伙。但老Z 却再也没回原单位,而是继续做他的生意,这那的试了不少,但都草草收场,终究也没闯出个什么名堂。跟当时很多人一样,他大概就是没有早些弄明白,这商又岂是人人都能经得了的?其实,凭他的学历和专业水平,如果留在原单位,等到国企改制竞聘上岗等政策开始实施,能大有一番作为也没准儿。但是造化弄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后来老Z转来转去地就转进了CX的公司,还当上了一个什么部门的经理,而且没过多久CX又把老Z 的老婆小J也调进他的公司当会计。CX是老Z的大学同学,也是同乡。跟很多认识CX的人一样,我对这个人的印象也是挺不错的,有风度,有气质,随和内敛,谈吐幽默,只是看起来城府极深的样子。

究竟小JCX的那段婚外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早已不得而知,但据说老Z两口子在CX的公司里干得还不错,只不过好景不长,小J CX的事被他们公司的人发现并私底下传了出去。于是小J离开了公司,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老Z竟没有拍案而起找CX拼命或愤然离去,而是留在了公司继续做他的经理,并且拒绝了小J 提出的离婚要求。与此同时,CX 的老婆也不肯离婚,所以整件事情就演变成一种僵持的状态。

后来,老Z的女儿入读L市的一所贵族学校,高昂的学费当然是由CX支付,小J也正好借机离开N市,搬到L市陪女儿去了。而老Z则一个人留在N市,仍一如既往地天天到公司上班,直到两年前的一个早上,有人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他早已僵硬的尸体。老Z 服毒自杀了,没有人知道具体的时间,从现场来看,他是喝下了一瓶毒性很高的化学试剂。

Z就这么走了,一句话也没有留下,想必他是觉得没有必要留下什么话给什么人,一切都似乎太过显而易见了。据去参加他追悼会的人讲,追悼会上小J和女儿都很平静,甚至有点冷漠,这让许多在场的人深感悲愤,而且越发地替老Z感到不值。追悼会结束的时候,场面完全失控,老Z的两个姐姐还动手打了小J

很多人都在想着同样的问题,当初他为什么不离婚?他为什么不辞职?他为什么要选择忍气吞声地活着,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死去?但没有人能够确切地回答这些问题。也许他太累了,经过了那些年的苦苦挣扎,已经没有力气再重新整理自己,去面对新的挑战。也许他太绝望了,妻子的背叛和女儿的疏远让他完全丧失了生的愿望,死亡成了最理想的归宿。他之所以走上绝路,或许是因为无法接受被自己所爱的人抛弃的事实,但他却也同样抛弃了许多爱他的人,父母,姐妹,朋友,同事...... 可悲?可叹?可怜?

在我的记忆中,老Z曾经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对朋友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而对于别人的感谢,他总是笑着挥挥手,于是那些能让人铭记一辈子的事,就随着那一挥被他从记忆中轻轻地抹去了。他曾经是个篮球迷,几乎每天晚饭后都要打上一场,经常看到他一个人抱着篮球,在校园里走教室串宿舍,那劲头比“一缺三”老兄四处招呼凑牌局的架势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曾经是个极其随意的人,走在教学楼安静的走廊上也会因一时兴起而引吭高歌,引人侧目却不以为然,倒是让跟他一起的人有些不知所措,不得不用肢体语言跟他稍微划清界线。他曾经手握田径队教练的宿舍钥匙,隔三差五地跑去单身宿舍楼忙碌一番,然后迎着大家热切期待的目光端出他最拿手的鱼香肉丝和辣子鸡丁,无比自豪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被一群人饿狼似地一扫而空。有时候眼看着刚买回来的整箱啤酒在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堆空瓶,让人不禁暗暗为哥几个捏把汗,而他却总是视若无睹,仍旧频频带头举起那640ml的大酒瓶子大喊干了干了...... 记忆的胶片总能不间断地回放,而其中高清的一段还是老Z毕业前夕我在学校最后一次看到他,确切地说,是他们,老Z和小J

那天下午我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抱着书盯着窗外发呆,看到小J和老Z一前一后地出现在图书馆后面的草坪上。虽然是六月天,小J那张漂亮的瓜子脸却冷若冰霜,而老Z也一改平日里的阳光灿烂,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恋爱中的男女,吵架拌嘴那是家常便饭,并不稀奇,可不知为什么,我竟忽然生出一个连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念头,这两人恐难长久。没成想这一切还真的被不幸言中,然而,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那段没能天长地久的姻缘竟是以老Z的生命作为代价的......

 

浏览(1682) (0) 评论(19)
发表评论
我教老爸玩电邮 2009-11-11 14:19:58

每次给家里打电话,爸妈总是说想看孩子们的照片。照片倒是不缺,可往回寄,就得动手写信,太麻烦,发邮件,又只能发给我哥或我姐或外甥或侄儿,总之要费些周折他们才能看到。近来大家工作都忙,外甥去了美利坚,侄儿忙着要高考,老爸老妈轻易见不到旁人的面儿,所以照片发过去,他们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到。

前些日子抽空把孩子们的照片整理了一下,挑了几张还算满意的,心里盘算着怎么给老爸老妈看看。想着想着,不由得灵机一动,何不给他们申请个属于自己的邮箱?说到做到,立刻上网,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申请了一个雅虎邮箱,接着把那几张照片一并发了过去。

一切准备就绪,不禁为自己的突发奇想沾沾自喜了一番。料想到第一次教他们开邮箱收邮件,必定会费点工夫,所以一直等到孩子们都睡下了,才拿起电话。

等把事情原委给老妈解释完了,她的反应远非我预期的那般兴奋。

“能行吗?我跟你爸都没学过什么电邮,不知道怎么收啊!”

“简单着哪,我电话遥控,保证二十分钟之内完成任务。”

于是,爸妈两人到书房去把电脑打开。然后我妈又从书房跑回来,问我下一步怎么办。

“开一个网页。”

“什么网页?”

“随便什么网页都行。”

“怎么开?”

“这都不会,没法儿跟你说了。我爸会,你去告诉他开一个网页。”

一阵登登登的脚步声,老妈又去了书房。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好了吗?开了吗?... 我对着话筒徒劳地喊着。

终于,又一阵登登登的脚步声传来,老妈回来了。

“你爸也不知道开哪个网页。”

“我不是告诉你开任何一个都成吗?”

“噢,”于是听到我妈大喊,“开任何一个都行!”

等待......

“还是不行,什么网页也打不开。”

“打不开?你们那电脑是联网的吧?”

“是啊,一直也没动过。”

“那怎么会打不开呢?”

“我看算了吧,”老妈开始泼冷水,“还是发给你姐吧,等她回来的时候我们再看。”

我看了看表,是他们午饭的时间了,便不情不愿地撂下电话,心里充满了挫折感。十五分钟,连个网页都没打开,怎么可能?自觉事前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看来实际情况远比我想象的要困难得多。

但总还是不服气,这么简单的事情就真的做不成? 不行,无论如何我也得再试一次。捱了一个多钟头,估计他们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就又抄起电话,我就不信今天打不开这个邮箱。

“这孩子倔劲儿又上来了,快快,快去把电脑打开。”老妈永远都是最了解我的。

“你让我爸把书房的电话接上,说话方便。你这么跑来跑去地传话,说不清楚,又耽误工夫。”

两个人被我指挥得团团转。等电话接好了,电脑打开了,我便下达了进一步的指令。

“开一个网页。”

“怎么开?”这次是老爸那充满疑惑的声音。

“不会吧,你不是天天在网上看新闻的吗?”

“我也只是看看百度的。”

“百度不就是个网页吗,真是的。快,就百度吧。”

“咦,百度哪儿去了?本来是有个百度的标志,我只要点一下就成,怎么不见了呢?昨天还在呢。”

好嘛,昨儿个还在,今儿就不见了,成心跟我过不去啊!

“那你就直接开浏览器。”

“浏览器怎么开?”

“嗳,你来这儿的时候我不都教过你了吗?”

“你的电脑跟国内的不太一样。”

哎呦唉,大家用的都是Bill Gates 的东西,能不一样到哪儿去呀!看来一切得从头开始了。

“那好,你找找看,屏幕上的图标里有没有一个蓝色的小写字母e?”

一定会有,一定会有,我在心里念叨着。

“有!”

“好好好,那你把鼠标的箭头指在上面,点两下。”

“打开了,好像是个玩游戏的地方。”

“甭管它什么地方了,你现在要找网页的地址,在最上方,看到没?”

“上面有不少东西,哪个才是地址啊?”

“嗯...... 就是一长串儿英文,http 开头的。”

“看到了。”

“现在把箭头移到这个地址框里,点一下,是不是整个变蓝了?......  好,现在放开鼠标,打几个字母进去。 y-a-h-o-o,打一个点,然后c-n。”我用极其缓慢的速度把网址念出来。

“打完了吗?”

“咦,y 在哪儿呢?”听见我妈在小声嘀咕。

“妈,你不是在老年大学学过打字吗?怎么就这水平?”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早忘没影了。”

看来遗忘是老年人学习新事物掌握新技能过程中最难以逾越的障碍。

“我最近钢琴弹得大有进步,要不我给你弹一首听听!”

“等会儿吧,”又来了,这精力也太容易分散了,“你们先把yahoo.cn打好再说。”

最后我还是不得不助一臂之力,把每个字母在键盘上的坐标给报出来,才算走完了这一步。

“你们的键盘是中文的还是英文的?”

“英文的。”

“那就在主键盘的右手边找entere-n-t-e-r,看到了吗?或者是一个朝左的箭头,尾巴有个向上的拐弯。”

“是不是回车键?”

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老妈真的是在说回车键?

“对对对,太对了,就是回车键。咱可算有了一次共同语言啦!”这辈子从没想过回车键还能变成如此可爱的一个字眼儿。

“出来了,出来了,中国雅虎。”

“是不是温家宝在挖土豆?”

“对,温家宝在挖土豆!”

看来最艰难的一步终于过去了,只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同时也对自己的耐心无比钦佩。

“中国雅虎的右边,有一个邮箱的标志,看到了吗?...... 对,还是把箭头指过去,变成了一小手,点一下......   进到雅虎邮箱了,好,网页右侧有一框,上面写着已拥有雅虎邮箱对不对?”

“可我们没有雅虎邮箱啊?”

“你怎么知道你没有?你有!我刚刚给你申请的。”感觉自己说话越来越蛮不讲理。

“看到光标在邮箱地址框里一闪一闪的了吗?现在把我妈的全名打进去,对,汉语拼音。”

还是按老办法由我把每个字母大致定位,这次倒没费多少事儿就完成了。

“接下来要打那个小圈儿。在主键盘的右下方有一个shift 键,s-h-i-f-t,或者是一个朝上的粗箭头......  看到了,好,按下去,别松手,同时按主键盘上边的数字2。”

“呦,怎么出来这么多圈儿啊?”

“几个圈儿?”

“全都变成圈儿啦,有十好几个呢。”

“唉,忘了告诉你只要轻轻按一下就行了,咱要一个圈儿就足够了。”

“那现在怎么办?”

“把多余的圈儿去掉呗!”

“怎么去?”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把箭头指在最后一个圈儿的后面,点一下......   然后,键盘上有一个带朝左箭头的键,找到没?......  不是回车键,回车键上面的那个,朝左的箭头......  对,按下去。”

“哎,全没了,连你妈的名字也抹掉了。”

“抹掉也好,重新打......   打好了?小圈儿后面,就打刚才的那个网址,y-a-h-o-o,点,c-n。”

邮箱地址终于完成了,接下来是密码。熬到这最后一步真是不易,曙光就在前头。

“邮箱地址下面就是密码,对吧?......   好,把箭头移过去,在框里点一下,看到一闪一闪的光标了?......  现在,打你的名字,汉语拼音。”我发现老爸在键盘上找字母的速度明显地加快了。

“打完了?太好了,现在把箭头指在登录上......  又变成了一小手,这就对了,好,点一下。”

电话里传来“叮”的一声脆响,我那颗刚刚落地的心又随之悬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

“出来一个小框,‘请填写邮箱地址和密码。’”

“你不是都填好了吗?”

“是填好了啊!”

“那又是怎么回事儿啊!不行再试一次?”

于是老爸重新填写,重新登录,结果还是“叮”地一声。到底是哪儿出问题了呢?我感觉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老妈也打了退堂鼓,自个儿睡午觉去了,可老爸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那好吧,你跟着我说的,再走一遍吧。”

邮箱地址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密码打进去了吗? 是不是出现了一串小黑点儿?”

“什么黑点,不是我的名字吗?”

“是啊,你打的是你的名字,可屏幕上显示的是黑点呀!”

“不对啊,屏幕上显示的也是我的名字呀。”

“这怎么可能? 你把名字打哪儿了?”

c-n 的后面啊。”

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你得把密码打到下面的密码框里。”

总算大功告成,好嘞,可以登录了。

“欢迎光临......

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我们成功了......”这边话音未落,那边老爸又发话了。

“怎么回事?怎么全都不见了?”

“什么全都不见了?”

“什么都不见了。”

我已经彻底听糊涂了,弄不清老爸在说什么。

“现在屏幕上是什么?”

“什么都没有,就是刚开机时候的样子。”

得,这最后一哆嗦硬是没成,而且全部归零,白忙活一通。

我无语。

感觉情绪已接近崩溃的边缘,内心复杂的感受也超出了我的语言能力范围,出现了暂时性的表达障碍。

“爸,我要去睡觉了。”过了许久,我才说出这么一句。

“好,你去休息吧,去吧,我自己再试试。”老爸的兴趣倒是给提上来了,在电话的另一边兴致勃勃地说。

我轻轻地放下了电话。

过了几天,又想起那电邮的事,就给家里拨了个电话。电话一接通,老爸就告诉我照片收到了,到底还是等到小侄儿回去给打开的。

“其实前几步都对,就到最后登录,一进邮箱所有的页面就全部消失,原来是被病毒袭击了。后来用杀毒软件强杀了一下,就恢复正常了。”

听着老爸熟练地运用着新近学来的听上去还有点别扭的电脑术语,我不由地笑了起来。还强杀呢,难道还有弱杀? 谁会对电脑病毒心存怜悯,心怀慈悲?!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大功告成了。要不,咱再发几张?”

“好啊,发吧!”回答得那叫个痛快。

十分钟后,打电话一问,全部搞定!

Hurray!!!

浏览(868) (0) 评论(18)
发表评论
中国男人和西装 2009-11-03 12:24:33

中国男人和西装,就像一部悲情电视连续剧,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在我眼前上演,每每悲从中来,却又能奈他如何?直到五年前的一天晚上,一个偶然的机会,它终于以一个意想不到的大团圆结尾而收场。

第一次接触西装,是在八十年代初。老爸要出国考察,单位给发了五百块钱的置装费。我妈给他买了一块据说是上好的毛料,送去了一家据说是数一数二的裁缝店,给我爸量身定做了一套西装。

等西装做好了取回家来穿在他身上,一家人都说好看,除了我之外。揪着老爸又扯又拽了好半天,还是怎么看怎么别扭,但也说不出是哪儿不对劲儿,只感觉这衣服太没有灵气,和它的主人貌合神离,根本无法融为一体,而且魔法一般地把老爸身上原有的儒雅之气也掩盖住了,当真不可思议。后来硬是说服了我妈用余下的钱给老爸买了几件衬衫和夹克,觉得老爸穿其中的任何一件都好过那套西装。

这就是我对西装的第一印象,困惑和失望。也许当时的裁缝师傅对于西装,还只是停留在照着葫芦画瓢的阶段。

随后的几年,我亲眼目睹了西装沦为大路货的悲惨情形。且不说街头巷尾和菜市场,单是那高等学府的校园里,西装也已泛滥成灾。男老师们穿西装上课倒也无可厚非,可基本上没有人能穿得让人赏心悦目。要么袖子太长,双臂垂下时一双手只露出八个手指头,要么裤子太短,各色的尼龙丝袜筒跟着脚脖子四处招摇过市,再不就是身板太小走起路来晃晃悠悠,好像随时都要乘风而去的样子。男生也几乎是人手一件,每天大家身着各色皱皱巴巴的西装齐聚一堂,挽着袖子,卷着裤腿,穿着白色旅游鞋,上面兜里插着钢笔,下面兜里揣着钥匙和零钱,稀里哗啦,绝对堪称一景。西装颜色和面料更是五花八门,好像做内裤的布料都可以拿出来做西装,很多时候那些被人穿在身上的所谓西装,伴着自行车的飞跑,竟能做出如裙裾飘飞般的模样,着实难得,不由地让我联想起电影里汉奸土匪穿的那种绸子大褂。

出来以后,对西装的认识才终于有了质的飞跃。难怪叫西装,看来只有西方人才能将西装穿得韵味十足,不同凡响。西装那种直硬的线条跟西方人面部刀削般的轮廓能够相互辉映,相得益彰。而大多数中国男人的面部轮廓都不是很清晰很鲜明的,也许这就是问题所在。从近几年的男装广告来看,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牌子,画面上出现的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洋面孔,就很能说明问题。然而,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似乎日本人和南韩人的西装都穿得比我们强,这到底又是什么原因呢?

再后来,就到了帮老公拾掇的阶段。老公自觉身材一流,曾经穿上一套他最满意的白色西装让我过目。真是不穿不知道,一穿吓一跳,那西装,穿在身上,从肩膀到裤脚一溜儿下来,把个人整得像根细棍儿一样,要不是头脖子手脚的露在外面,我都看不出这衣服里头还有个大活人。

总想着给他买套好西装,前前后后也买了不下十几套,国内国外的都有,可就没有一套让我觉得真正满意的。到最后也就心灰意冷了,看来中国男人真是跟西装无缘啊。

五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老公在mall里闲逛,走到一家男装店门口,不经意地往里面扫了一眼,看见一件孤零零被挂在一边的西装上衣。我拖着老公走进店里,把衣服拿下来里里外外看了一番,手感不错,款式也合我意,就鼓动老公试一试。老公接过去,先找价格标签,看过之后,说坚决不买,只是一件上衣,就将近四百块钱,不值。怎么不值,我觉得值,我开始跟他争辩。你忘了我从国内给你带回来的那件还两千多人民币呢,跟这件差不多吧,可还不合适呢,你穿都不穿。我觉得这件一定合适,不信你试试看。老公还是不愿意,我也不肯轻易让步。

那时已经快九点了,商店差不多要准备关门了,店里除了我俩,也没有其他的顾客。又争执了一会儿,我看老公心意已决,正准备让步,一位老先生从后面走过来。他看了看那件衣服,又打量了一下我老公,便轻描淡写地问他想不想试一下。原来这件衣服是别人订做的,做好后又不要了,但那人已付了一部分订金,要不然定价还会更高。

老公一向不愿驳人家的面子,当然我是例外,就勉强试穿了一下。我觉得相当不错,至少比以前买的都好。那位老先生也围着他前后左右地看了看,说:你的腿很长,上身和下身的比例跟一般人相差很多,衣服需要放长一点,另外你的胯骨很窄,下摆显得松了一些,你还有点儿驼背,所以后襟有些上翘。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改一下,免费的。

老先生的一番话,听得我目瞪口呆。这哪是一件衣服呀,这简直就是一面照妖镜啊!老公身上的那些个小缺点被它一显无遗。我无话可说了,看着老公,心想你还能有什么话说。那就买了吧,老公终于松口。为了表示诚意,我们当即就付了钱,老先生告诉我们两天后来取。

结果可想而知。几天后,老公穿着他那件西装去上班,他那班从来都没有就他的衣服给过一句评论的同事们,竟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地给予了最高的评价。看来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

我终于明白了,不是我们中国的男人配不上好西装,而是没有任何西装能够完完全全恰到好处地配合我们的身材。不管多么高级的牌子,多么昂贵的价格,毕竟都不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一件西装可能有几百个人试穿却只有一个人穿起来有款有形的原因。所以说,西装讲究的是严丝合缝,丝丝入扣,因而最好是订做的,也可以买了成品以后,找有经验的裁缝师傅看一下,可能极小的改动便可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呢!我不知道国内是否有经验如此老到对西装了解如此透彻的师傅,但在这边一定是不乏其人的。

鹭鹭一向认为中国男人是最优秀的,如果我们在仪容仪表方面能够更进一步的话,那我们的整体形象一定会得到更大幅度的提高。

浏览(1807) (0) 评论(1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