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解滨  
此处省略1000字  
        http://blog.creaders.net/u/3027/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难忘的1977全国高考(下) 2014-08-22 18:19:37



难忘的1977全国高考(下)


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犯下各种错误。 有的人犯错误不多,一生一帆风顺。 有的人错误不断,一生坎坷。 我就是那种一生错误不断的傻冒。 但是我在一生最关键的几件事上却幸运地做出了正确的抉择,也许这就让我避免了许多不幸或灾难。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抉择,就是参加1977年高考。

正如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描写的那样,虽然“四人帮”在1976年就被粉碎了,但那后来的几年中极左路线的影响还在(也许今天还在),人们还是心有余悸,害怕“四人帮”有朝一日卷土重来,反攻倒算。 中国那几十年翻来覆去的政治风云,确实让很多人后怕。

那一年我虽然义无反顾决定参加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但脑子里还一直挥不去张铁生的阴影。 万一极左路线回来,那可就惨了。 那一年公社的“五七”办公室正式宣布了中央高考改革的文件后,公社的知青们一窝蜂回城参加高考复习去了,但我还是不敢走,每天仍然若无其事地和贫下中农们一起劳动,坚守在生产第一线。 就跟《邓》剧中那个农场场长那样,许多革命干部仍然把持着知青生杀予夺的大权,俺还要悠着点。 所以我白天作出对高考并不积极的样子,但一到晚上我就打开中学课本开始拼命复习功课。

那个时候有少数知青和我一样留在农村复习准备高考。 我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提过的那位曾经和我在一起整党整团的小唐,还有一个酒肉朋友小赵,咱们三人结成了一个复习小组。 我扛去了一袋面粉,小唐弄来一大包粉条,小赵买了两条香烟,每天夜里咱们仨就在小赵那里复习。 先是各自看书,然后每个人和大家讲解看书的内容,咱们互相提问,然后解题、互相抽查。 困了,就抽根烟解困。 饿了,就用小赵的煤油炉下几碗面疙瘩充饥。 要是哪天大家太累了,还会煮一锅粉条汤,汤里放点老姜、酱油、麻油、红椒、大葱什么的,热乎乎地喝下去,立刻打起了精神,继续复习。 等到三个人实在熬不住的时候,天已是黎明,外面的鸡叫声传来,我们就倒头睡在桌旁。 一觉醒来生产队长已在外面吆喝大家下地干活,我们仨揉一揉浮肿的眼眶,赶紧起身,大步跑回各自的生产队,下农田干活,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虽然每天都累的精疲力尽,但仍然顽强地坚持着,因为心中充满了希望。 人生能有几回搏,这就是最关键的一搏。

关于恢复高考究竟是谁的功劳,也许还有一些争议。 但我能够在文革那个动乱年代中学一点东西,那确实要感谢邓小平。 邓小平第二次复出后,全国中学出现了一股良好的学风,我的中学开始走正规,老师们除了教学生读毛主席的书外,也教学生数理化,甚至英文。 那一段时间,我确实学了不少知识。 那个学风后来被张铁生事件搅黄了,中学生们又开始放羊。 不过正是因为我学过的那点知识,我在复习准备高考时还不觉得十分吃力。

《邓》剧中多次提到“老三届”知青。 我认识的其中一位上海知青,初中毕业就插队落户,因为家庭出身问题,8年来一直没有任何上抽的机会。 尽管他个人表现很好,那还是没有用,政审这一关他历来是通不过的。 这一次他也报名参加高考。 虽然他只读了初中,但他的知识基础比我们大家都要好。 而且他在插队落户的岁月中自学了英语等课程,是我们这些人中最拔尖的。 我暗暗替他鼓把劲,希望这一次他能够成功!

小赵那个生产大队还有一个女知青和我们一样留在在乡下复习,她叫冷Hong。 那女孩大大圆圆的眼睛,高高的个头,皮肤晒的黑里透红,说话轻声细语的。 她老爸是军分区司令,但她一点也不娇气,也没有霸气。 好几个早晨看到她肩抗农具下田干活,顺便问她一句:“复习的咋样了?” 她的回答总是“还着早呢,你呢?” “我也差老远呢,加油!”我鼓励她。 她也回答“加油!”

“加油”就是我们那一代的最强音。 无论是当年参加高考,还是后来在大学里为中国女排喝彩,或是大学毕业后参加国家建设,我们都喊出发自肺腑的这两个字:加油!

同学们加油,运动员加油,中国加油! 那就是我们激情燃烧的岁月。

一个多月后高考开始了。 记得那一天公社出动了好多辆拖拉机,把我们公社参加高考的几百名考生拉到县城的考场。 那是县城的一个中学,考场外面站满了人群,都是考生的家长或家属,人们的神情都很严肃。 那个阵势与其说是隆重倒不如说是悲壮。 对于许多考生来说,这也许是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高考的机会了。 对于所有的考生来说,这都是改变命运的最重要的一次机会。

那天上考场的,既有“老三届”的大哥大、大姐大,也有刚插队一年的小弟弟小妹妹,几乎跨越两代人。 也许这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的、特有的一个奇观。 打那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场面了。

我按照准考证上面的教室号码找到教室,排队进入考场。 就在我快要进入教室的那一刹那间,我在考场外黑压压的人群中看到了特地赶来的我老爸,老爸也看到了我。 由于相隔太远没法说几句话,但能看到老爸殷切的眼光。 我朝老爸招了招手,一转头进入了考场。 从此,我的命运转变了。

考试结束后我回到了村里。 那年的冬季挖河工程又开始了,我当天就坐上生产队的马车,奔赴挖河工程,继续抡起大锹,和几万民工一起奋战在水利工地上。

几天后,地区科委和县科委来了两个人,开辆吉普车跑到挖河工地上找到我,要我给他们看看我搞的那个原液喷洒农药的玩意儿。 我照实说那是俺照葫芦画瓢,按照一个杂志上的一个国外产品瞎鼓捣的玩意儿,不是发明。 他们说只要是能够提高效率促进农业生产的,都算是科技成果。 他们说准备推荐我参加省科学大会,然后争取去北京参加全国科学大会。 我说我整的那玩意儿没有进行过任何鉴定,俺哪好意思去科学大会啊。 他们说参加科学大会的是人,不是产品,不需要鉴定,上面说行就行。 我不想出那个风头,怕那件事耽误我上大学,极力推脱。 他们叫我静候通知。

又过了十几天,公社的有线广播里突然发出了一则通知: 以下同学明日请去公社领取体检登记表。 然后就是一长串的名字。 我没有听到那个通知,是村里老乡告诉我的,他们说我的名字在那个名单上。

我考上了!

不但我考上了,小唐也考上了,还有那位老三届上海知青,以及冷Hong,咱们都考上了!!!

去县城体检回来那天,俺从城里买了一条香烟,分给村里老乡们。

1978年一月下旬的某一天,我挨家挨户和全村每家乡亲告别后,生产队专门安排了一驾胶轮马车,用两匹大马拉车,把我一路送到火车站。 路旁的柳树已经发出嫩芽,蔚蓝的天空飘着白云。 我躺在马车上,看着蓝天白云下大片田野里青青的麦苗,看着路旁草屋的袅袅炊烟,看着一个个远去的村落,看着田野里耕作的农民,心中百感交集。 在这广阔天地经历过的那些苦,那些累,那些汗水,那些无奈,那些叹息,那些仇恨,那些愤怒,就跟过电影似的在脑海中一幕幕飘过。 这一切都过去了,新的里程就要开始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那一幕,永远在心间。


浏览(4313) (5) 评论(4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天狱 留言时间:2016-03-31 15:14:07
<p>我是10月12日从广播里知道高考的消息的,12月14日高考开始。前后两个月的复习时间。我没上过高中,初中毕业后去工厂工作,没下过乡。记得那时由于电力紧张,工厂实行12小时“倒电”制。早晨6点上班,下午6点下班,一周4天。这样一周就有三整天念书的时间,我高兴坏了。每天学到1,2点才敢睡觉。每天也就睡4个小时左右。那时候就盼着厂里开大会,一开会就可以睡一觉了。我师傅们对我可好了,班组里最轻最不耽误大家进度的活交给我,结果还都让我都给干错了,特别不好意思。人家自己悄悄改过来,都没批评我。我特别感谢他们。后来,这个工厂在90年代朱镕基改制时消失了,也不知道我师父们都怎么样了。。。所以我对朱镕基砸工人“铁饭碗”,而他儿子女儿都拿着“金饭碗”特别气愤。</p><p>刚考完觉得还不错,但是越琢磨越觉得没底,直到通知书来了才放心。那时谁也不愿意让厂里知道自己要考大学,都是拖到最后才报名。当时我们车间三个人报名,都考上了。一晃就要40年了,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有时做梦还会梦到考试。。。</p>
回复 | 99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4-09-19 08:38:21
您提到了当时农村修水利的事情, 其实从75年毛泽东失去掌控能力之后,小平重复大跃进的做法,把学大寨搞成劳民伤财的笑话,修很多根本没用,也不打算用的水利工程,很多农村积攒20年的家底都毁在那三年当中了, 当然, 这也为后来拆散生产队,分田单干打下了舆论基础。
家乡58年修的灌区尽管年久失修, 设计也不尽合理, 但是蓄水部分珍珠养殖还是坚持下来了, 而邓修的水利会战工程比58年的水坝高10倍不止, 遍地修没有水源的引水渠, 纯粹就是搞破坏,第二年就都被推平或者荒废了。 就当地而言,20年积攒下来,小队引以为骄傲的12辆马车全部损坏,60匹马死的一个不剩,大队唯一的拖拉机也成了废铁,社员不得不集资跑到千里之外的内蒙古买马,勉强凑出两辆车支撑农业生产, 想起来就痛心, 这是我讨厌邓小平的原因, 心太黑。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4-09-19 08:10:48
"我初中毕业的时候,赶上他第二次复出,上高中也要考试。而在这之前,上高中也是推荐的。如果推荐的话,本人绝对没有希望。连高中都上不了的话,即使后来高考恢复了,我也完蛋了。"
疑问:邓复出之前全国中学扩建,高中是免试升学, 因为没有希望高考大家也不认真学。 倒是邓复出的时候裁掉一些基层中学, 让上高中更难了一点。 是不是地区差异?
回复 | 0
作者:passager 留言时间:2014-08-28 14:24:44
俺也是77级的。俺只感谢张玉凤。不是她让老毛减寿,俺现在在工厂看门呢!
回复 | 0
作者:passager 留言时间:2014-08-28 14:24:35
俺也是77级的。俺只感谢张玉凤。不是她让老毛减寿,俺现在在工厂看门呢!
回复 | 0
作者:俺家的瓜最甜 留言时间:2014-08-27 11:29:01
老邓有恩与我,严格说来不光是高考。我初中毕业的时候,赶上他第二次复出,上高中也要考试。而在这之前,上高中也是推荐的。如果推荐的话,本人绝对没有希望。连高中都上不了的话,即使后来高考恢复了,我也完蛋了。

另外,77 年高考,已开始的时候,地方官员还搞什么政审等玩意。后来老邓把这些也淡化了,否则也麻烦大大的。肯定有地方官员会上下起手。现在的年轻一代已经无法理解当时的形势了,竟然也受网上一些人的蛊惑,怀念文革。中国人真是记吃不记打。
回复 | 0
作者:俺家的瓜最甜 留言时间:2014-08-27 11:23:39
呵呵,没有想到这里有这么多的77级的。本人也是。那个高考改变了一大批像我这样的平民老百姓的子女的命运。也加快了中国民运的改变。老邓对本人是有恩的。呵呵。当然他也做了很多让我很不爽的事情。但是,总的来说,恐怕还是贡献大些。有朋友可能说,没有他一样,,,,。但是,如果高考朝后推迟几年,恐怕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就会有完全不同的命运了。人生实在是太短了。
回复 | 0
作者:NI4U 留言时间:2014-08-27 07:22:56
赞同华山:不知感恩的人,看到的都是黑暗,也不知中国历史上有哪个国家领导人能入他们的法目。太追求完美的结果是否定一切。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4-08-26 04:35:42
金相记得清楚,七七级在四五月间又扩招了一些学生,在咱校,先是独立组班,叫扩招班,待秋天78级进校时,他们才被安插到七七各正式班里去的。
回复 | 0
作者:金相 留言时间:2014-08-24 19:02:24
77级于78年3月进校. 但是还有另一批, 是四, 五月进校, 人数不多, 可能每一所大学情况不同, 多是走读生. 第一批落选的, 包括政审不合格者, 有可能第二批被录取.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4-08-24 14:18:48
咱在江苏,77考了两次,第二次是穿着棉衣进的考场。实际上从八月知道可以参加考试,犹犹豫豫报不报名,到初试也只有两个月复习时间,许多课程咱还没学过,急用强记,那真是一场拚搏。没有全国统考,即使在江苏省内,也有不同的试卷。77级政审还是有的,有些所谓需要保密的系要求家庭出身要好。另外已经是共产党员的考生或者大学本校子弟还有照顾。

77与78级是同年进校的。77级的反应敏捷,但专打一书呆子较多。咱是78年三月进的学校,那时最后一批工农兵学员还没离开,大家整天等教材,抢图书,比熬夜,气氛紧张但不热烈。等到秋天78级进校时,吹拉弹唱都来了,气氛就活跃得多,到79级进校时,已恍如隔世。咱们班好几个哥儿娶的都是79美女,都是当辅导老师搭上的。

关于北大77级,北大77级招了些专业,但不多。有些北京中央级的干部子弟77级就先安排到外校学习,等78年北大相应专业恢复后就调去北大,咱校就有这样的学生。

咱感谢邓大人,不仅是恢复高考,而且是及时恢复高考,帮助了一大批青年学子圆了梦。至于不知道感恩为何物的人,也不必责备,也许它们先天性的就缺少这条筋。
回复 | 0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14-08-24 10:33:57
似玉:

谢谢您的批评!

您说的还不够尖锐。 不瞒你说,我还是一个共产党制度的受益者,因为如果没有中共就绝对不可能有我。 但我从来没有因此对共产党感恩戴德。

确实,我是1976年后的一个幸运者。 我无力为千万知青、55万右派和64遇难的学生们鸣冤叫屈,也从不准备成为一个大智大勇的斗士。 我写这个只是从个人的处境的变迁感叹一下在那个时代的经历和内心感受。 比我处境悲惨的人是大多数,并不止您说的“千万知青、55万右派和64遇难的学生们”,而是那个时代中国大多数的农民和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城市贫民。 那些人是永远没人替他们鸣冤叫屈的。

但是人类还是要进步的。 怎么进步? 可以打到共产党,建立民主制度。 要是打不倒咋办? 如果社会出现了小一些的进步,例如改善一点大众的处境,是不是值得那样的努力? 是不是共产党制度如果不推翻,一切免谈?

如果脱离了历史现实去看问题,那么就只有黑白两种颜色。 但世界并不只有这两种颜色。 历史的进步有时是飞跃、跳跃的,有时是一小步、一小步向前的。 我没有“解放全人类”的伟大胸怀,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但我肯定不会去指责历史进程中微小的进步。 因为我不是一个激进的革命者。 革命往往带来的破坏性更大,而且后果难以预料,就跟1949年共产党革命胜利后出现的情况那样。





留言时间:2014-08-23 23:32:05
你只是千万知青中极少数的幸运儿,你在这里感恩邓青天,而绝大多数的没有你那么幸运的同辈千万知青,他们是否应该自认倒霉?因为他们没有像你一样“幸运地做出了正确的抉择”。55万右派和64遇难的学生们,他们也没有幸运地做出正确的抉择。读你的感恩作文就像看一个在邓的“让一些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下发了大财的暴发户在向人们炫耀财富一样令人不耻。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bxie1/user_blog_diary.php?did=189594#sthash.w4kCwCLB.dpuf
回复 | 1
作者:乐维 留言时间:2014-08-24 07:10:01
关于77级校园生活,可以点击下面的连接:
http://blog.creaders.net/Lewei/user_blog_diary_list.php?act=class&cid=11612
一共有八篇。前面的连接只是其中的第一篇。
回复 | 0
作者:啊哎呋唉 留言时间:2014-08-24 04:30:20
几年前一部电影《高考1977》先于《邓小平》率先触及这个绝佳主题,虽拍摄不够尖锐突破受制于时代,但还是在民间引起了一场“泪飞顿作倾盆雨”般的短时期剧烈气象变化。

(俺亲戚导的)
回复 | 0
作者:乐维 留言时间:2014-08-24 04:10:15
谁说北大没有77级?我就是北大化学系77级。看来这个时代发展太快,才三十多年,我们都还健在,竟然就有没有北大77级了。
这里有几点需要澄清:
第一,因为很仓促,77年没有全国统考,是各省自行命题考的。不但考题不一样,考试时间也不一样。所以全国统考是没有77年的纪录。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
第二,没有全国划线的录取分。所以要查77级高考录取分也是没有的。因为各地考卷不同,所以不可能有全国录取分,但各省有自己的划线。录取是各省分配名额,然后按照省内分数进行录取。
第三,77级是78年2月入学,只比9月入学的78级早半年。
第四,北大在各地的录取是按各省考试先后进行。我在的湖南,考得比较晚(12月才考)。北大对临近各省的考试不满意:江西开卷考试,广东,广西题目太简单,高分太多。湖南考得比较难,分数拉开了。所以北大临时在湖南增加了招生名额。由原来只招40名文科生,增加了40多名理科生名额。我没有报北大,因为填了“服从分配”而被北大录取。
第五,也是因为仓促,北大77级很多系没有招生(大约一半的系),比如数学系,生物系。所以很多系没有77级。而总的招生人数也只有一千人,远低于平常招生的人数。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查看我写的有关北大77级和77年高考的博文:
http://blog.creaders.net/Lewei/user_blog_diary.php?did=70839
http://blog.creaders.net/Lewei/user_blog_diary.php?did=13565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4-08-23 23:54:23
你贴的照片让我产生好多回忆。我在77年参加高考,由于没有多少准备,而且由于我在边疆很难找到复习材料,所以没有考上。后来继续准备,加上厂里的同事帮我到全国各地去找复习材料,终于在78年考上大学。后来又读研究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4-08-23 23:23:12
谢大侠

我两位舅舅是旧社会考入国民政府学堂的,为此吃尽苦头,一位舅舅逃到新疆终身不回故乡。

如果把你们这一代放在隋唐至民国任何时代,举人是跑不掉一个的吧?


换句话,是要感谢邓青天把中国恢复到既往千年多的人才选拨体系吗?

还毛时代终身难忘?

我的一位同事老大姐有次说我是富二代,我非常震惊,告诉她我自己赚足钱来美国的

不幸的现实是:毛时代青春的中国人出国,除了卖出去的华工,就是史上最穷的留学生。

晚清、民国、2000年后出国的,谁那么穷酸?多少去打餐馆的?

只能说你们这一代太不幸,和毛一起活着的中国人是不幸的!

无意冒犯,心里话而已。
回复 | 0
作者:谷语草鸣 留言时间:2014-08-23 22:23:57
同感 "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那一幕,永远在心间". 谢谢!!
回复 | 0
作者:一品 留言时间:2014-08-23 21:43:16
怎么不联系共产党了?
回复 | 0
作者:catlovers 留言时间:2014-08-23 21:40:36
好奇问一句,电影里的"鸭子篇"是真的还是艺术夸张阿? 养3只鸭子是社会主义,养4只鸭子是资本主义? 有这么愚蠢的话吗?
回复 | 0
作者:似玉 留言时间:2014-08-23 21:32:05
你只是千万知青中极少数的幸运儿,你在这里感恩邓青天,而绝大多数的没有你那么幸运的同辈千万知青,他们是否应该自认倒霉?因为他们没有像你一样“幸运地做出了正确的抉择”。55万右派和64遇难的学生们,他们也没有幸运地做出正确的抉择。读你的感恩作文就像看一个在邓的“让一些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下发了大财的暴发户在向人们炫耀财富一样令人不耻。
回复 | 0
作者:牛仔 留言时间:2014-08-23 21:24:33
北大应该是有77级的。所有77级都是78年入学的。
回复 | 0
作者:just4look 留言时间:2014-08-23 19:43:29
解滨:谢谢关爱,我只是提供一个事实,作为一段经历,我其实很感恩。
回复 | 0
作者:just4look 留言时间:2014-08-23 19:41:20
零加一中: 北大人都知道北大没有77级,对其他人,google北京大学,然后看wikipedia中的历史部分,结果就在那里。
回复 | 0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14-08-23 19:19:39
牛仔:

考两次应该只是江苏省的做法,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别的省都没有考两次的。 江苏是教育大省,考生多也是好事。
回复 | 0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14-08-23 19:07:35
零加一中:

你是高分,才子啊!
回复 | 0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14-08-23 19:05:24
just4look:

为您的遭遇遗憾。 77级那时是各省分别招生的,有的省就不拿政审当回事,有的省就继续文革中的那一套,直到79级才全面宽松起来。
回复 | 1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14-08-23 19:02:38
乐维:

谢谢留言!

我那个时候十分沉闷,突然有希望了,立即振奋起来、振作起来,拼死一搏。 幸亏博了一次。
回复 | 0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14-08-23 19:00:26
中国喜剧:

你说的那个确实有点普遍现象,大多数人都被那个年代荒废掉了,能够突破的是少数。 记得我们班有个女生没有报到,大学去信打听原来在生孩子,耽误掉了。
回复 | 0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14-08-23 18:57:08
guitarmanzw:

77和78这两级只相差半年,水平应该不相上下。 但77和76级相差了一年半,水平是不可比的。 但我入学时是76级去火车站接车的,很热情也很阳光。 对他们没有歧见。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